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6189阅读
  • 7回复

朋友、舞弊及其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散宜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7-06-13
— 本帖被 月儿明 从 小说故事 移动到本区(2008-03-25) —
朋友、舞弊及其他
           

      向来不喜读清代的诗词,总以为在文字狱的捕风捉影之下,更多的是隐晦和艰涩,不常见太多的真性情.纳兰一类的贵介公子虽然词风绮丽。然偏于糜废,对时代不能深刻的介入,也缺乏实际的体验。汉人或者攀龙附凤,极尽阿谀,如钱谦益牧斋之流,或者吟风弄月,不谈政事,如纪昀尔烈等人。即使是感怀先朝的文字,常常也是西风残照,六朝如梦之类,有隔靴挠痒之嫌。当然,好的也有,如梅村先生之“痛苦六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毕竟是少之又少了。近日闲来翻书,忽见《金缕曲》二首,以书信体写词,不事雕琢,却感人肺腑,不禁拍案叫绝。察其出处,竟发现是清人所作,其人名曰顾贞观,寄赠从军发配的“江左三凤”之一的吴兆骞。详读之后,感受多多,夜起披衣,竟不能罢笔。联想当代俗事,成此一文,翻了我心中清词的案,也算对自己忘寝有个交代。

      其一曰: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翻云覆雨手。冰与雪,周旋久。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比是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乘一诺,盼乌头马脚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其二曰: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试看杜陵穷瘦,曾不减,夜郎僝愁。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从君剖。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浦柳。辞赋从今需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整首词,绝无精雕细刻苦心经营之痕迹,连典故也只用了包胥一诺一个。但普通家常之语,感人至深。连“置此札,君怀袖”,“兄生辛未吾丁丑”,“言不尽,观顿首”都入了词,却不嫌浅白。当是时也,顾贞观孑然一身,在京师奔走,一为自身生存,一为救友回乡,落得身无长物,才有“问人生到此凄凉否”的感慨。其所赠词的对象吴兆骞,当时因受顺治十四年江南科考案所牵连,抛母别子,远放宁古塔,在苦寒之地,受尽熬煎。顾氏为了朋友,四处奔走,求告无门,与康熙十五年发此浩叹。此时吴氏被流放已经二十多年了,顾氏依然没忘记自己的约定,才有“廿载包胥承一诺”的说法。顾贞观一面告诉朋友,自己还没有放弃努力,一面安慰朋友,你虽然不幸,身边有妻(比是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远方有友。词后的故事据说是这样:宰相明珠的儿子纳兰性德看到此词,声泪俱下,说:五年以后我一定要让他回来(人寿几何,请以五载为期)。五年后,吴兆骞以半百之年,得以返家。后来还有很多故事,据说吴氏返京后,有一次与顾氏有了矛盾,顾氏也不争辩。一日,明珠邀吴氏饮酒,见粉壁上写着:顾某为吴汉槎屈膝处。吴氏大惭。


      朋友情谊,是从古至今的话题。大抵是因为人总是要寻找自己的知音,以使自己不再寂寞。历来也有很多写朋友的,但愚以为桃园三兄弟太过于势利(刚结拜,就有备居中而坐,关张垂首侍立),伯牙叔齐太过矫情(好端端的摔什么琴),象顾贞观这样能为朋友二十五年如一日的奔走,是难之又难的。中国也有古训: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见好朋友的难得。所以才有人号称“孤傲人生”,号称“必须保持灵魂的孤独”,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看看现在的所谓朋友,在这浮躁的世界上,全民皆商的氛围里,能有几人保持纯洁的交友心态?尔虞我诈,成了彼此交往的信条。以至于有人抛出“朋友就是用来利用的”的谬论,居然有一大堆“有学之士”交口称赞。比一下这对朋友,你们不觉得脸红么?朋友情谊,在大部分人那里已经成了空话。更不要说像顾贞观那样不惜屈膝以求的人了。如果,我们数十年的江湖浪荡,社会奔走,最后竟然落得“结客四方知己遍,相逢先问有仇无”的悲惨境地,竟然必须在这尔虞我诈中努力挣来破灭而且寂廖的生存,而后在青灯夜雨下独自检点残酒中深藏的疲倦,这是怎样的讽刺如骨的无可奈何?“知己”二字,在我们今日这多苍白,多瘦弱,多典雅甚至是多冷静的时代里很难见到了。尽管还有少数人在孜孜以求。不是说我们的内心不愿意有知己,而是都存了防人之心,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是什么了。

   
      不由得又想到现在流行的“网友”一词。“网友”是朋友吗?很多人会说:当然是。这是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以后的新兴产物,也是交心的一种新的方式。可是真正以心相交的又有多少呢?君不见,昨日还称兄道弟称姐道妹的网络挚友,转眼间就变成了陌路人,甚至以刀笔伐之。本人就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所以一向信奉交友必须长时间考验的信条,当然,象我这样没甚么私隐的人,也不用太防着别人。一个网友对我说,她有一个没见面的网络朋友。这个网友是开文学板块的,她说,无论何时,她的那个网友都追随她,无条件的信任她,甚至在她的板块最困难的时候,在她被指责为抄袭的时候。我说:你的朋友很难得,你只能珍惜,别破坏这种信任。朋友,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闹闹哄哄称姐道妹,不是在灯红酒绿下互相恭维,而是交心。我并不企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像顾贞观一样,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各自摘下自己的面具,在自己的心灵里留一点空间,一点没有设防的,不含铜臭的空间。很多人都在谈论网络时代的爱情,可谈论网络时代的友情的人又有多少呢?


      关于交朋友的话题,就说这么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交友方式,强求也是求不来的。再来谈谈作弊的话题。作弊的问题,古今中外都有,但以中国为最,不记得在那里看到被称为“中国第五大发明”了。现在大学都有规则说,作弊被捉到以后会如何如何,可见风气使然。之所以想到这里,是因为吴兆骞之所以被贬,是因了丁酉江南科场案。顺治十四年,吴兆骞参加江南乡试并大获成功。然而据称此江南乡试有黑幕,龙心大怒。顺治十五年,皇上亲自组织复试,大部分人都过了关,而吴兆骞竟交了白卷,因此被充军宁古塔。吴兆骞为什么交白卷,以后再论。但毫无疑问,他的大好前程就被一些舞弊者毁了。这次科场案,不过是士风日下所造成的恶果。因为科举考试固然很正规,但总有人不信邪,走人情关系,贿赂考官,舞弊赢名。各种方式,防不胜防。虽然上有政策,下一定有对策。很多读书人,并不想着怎么样提高自己,而是一味的想捷径。所以明朝人陆容才说:“国初是国家对不起读书人,现在是读书人对不起国家”。这句话其实放在现在也一样适用。在这种情况下,顺治也只好开杀戒了。其实满人进关以后,给了汉人士子很大的生存权,有名的“满不点元”政策就是其中之一。满人因为有很多其他的做官门路,所以朝廷就不许他们在去抢汉人升官的唯一途径:科举。可惜,士人们并不想这些。我不想再花篇幅讨论当时的作弊情况,只是想到了现在。大学里明令禁止作弊,学生们依然屡教不改。想想,你们在大学不过四年,长一点的也就五年。时间不多,为什么不把时间用到好好学习上,而偏偏靠作弊来解决问题。且不说对不对的起国家,总要考虑一下对不对的起父母,对不对的起自己的青春年华。不光是大学,每年到高考的时候,国家都如临大敌,密封,回避,几套试题,甚至软禁。但依然会漏题。甚至每年都有重大新闻,说XX因为舞弊被处罚。不是我们的制度不严谨,而是国人关于作弊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主观题免不了贿赂考官,客观题也可以打小抄,雇枪手。科技发展到今天,便有人利用手机来作弊。人情观念之浓,也可以消解考试的严肃性。不是有报道说监考老师亲自把风让考生抄袭么?这林林总总,不是读书人对不起国家又是什么呢?我们可以说高考一分害死人,那么你对国家是否也负了责呢?列位看官,如果你们考试的时候,有作弊的机会,会不会利用呢?难保说大家都不利用。天理良心,我就真的没做过弊。


      不得不佩服国人的陋习传承的能力。吴兆骞时代文人为了切磋八股互相结社,而今的人也学会了这一招。就说说前一段时间美国取消中国考生GRE机考成绩的事情。时代发展了,计算机的方便性使得机考成为可能。这种考试,不需要固定时间,一年内你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状态好的时候,这很方便,在欧美也可以广泛的推行。但到了中国就有了问题,因为机考最大的问题是他的题都来自题库,随机抽取。不可能每月更新题库一次。所以我国的考生们就利用网络,将近期的考题彼此交换,好像大家都没有私心,因为是免费的。但这确实对社会不负责任。这样得来的成绩,不能代表你的真实水平。以至于美国取消了在中国的机考。关于这一点,我举双手赞成。说到底,这是自找的。至于考公务员的营私舞弊,提拔官员的幕后交易,我就不敢再说了。免得惹祸上身。呵呵,但有一点,很多事情是搬不上台面的。读书人,你对国家负责了吗?

      人总要对自己有个估计,不能高估自己,可也不能不相信自己的实力。自己是骆驼,就要相信不会卖个驴的价钱。你骨子里有东西,还怕挺不起腰来?所谓山岳峥嵘,必有烟霞缭绕。我就不明白,吴兆骞既然位列“江左三凤”,“少有俊才”,自己也敢说对吴中名士汪婉说“江东无我,卿当独步”,当然不用舞弊,那么他怎么会在复试的时候交白卷呢?据说是被当时考场的恐怖气氛吓破了胆。复试的时候,廊下是有武士,黄铜,夹棍。但别人为什么不害怕?后来成为名相的张玉书,也是通过了那场复试的。如此看来,充军发配就是咎由自取了。你既然有那么大的才学,那么大的底气,怎么会心理不成熟到如此地步?这样的人,就是真正做了官,恐怕也无甚成就。因为你不自信。一个连自己的心理都不能掌控的人,就象一个书呆子,你让他在人际复杂的社会里游刃有余,可能么?有了骨子里的东西,你应该能做到,谦虚的时候不至于虚伪,骄傲的时候不至于骄横。天才是靠不住的,你的有好的心性。总的有那样的人,你才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而心性,少半是靠天赋,多半是靠修炼。吴兆骞就是修炼不够的体现。而且,在处境艰难时,吴兆骞没有修炼自己,只是怨天尤人,那是最没有出息的体现。金钱,荣誉,权力,人们总愿独吞,而苦难,却想与他人分分。夫子厄于陈蔡之间,仍旧抚琴而歌,心性使然。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感慨顾贞观的义气,却瞧不起吴兆骞的为人。


      吴兆骞之所以心理脆弱到交白卷的另一个可能,是因为他对官太过企望,以至于迷失了自己。换句话说,也就是太有求了,对得失看得太重了。这样很不好,我觉得一个人,凡事要本其自然。只要我努力去做了,就够了。至于结果,就不要太考虑了。当然,说说容易,做起来难。科举毕竟是作官的唯一途径。有几个人能真的象陶潜那样忘情于山水呢?追求自然,忘却自己于物外,你的才能就会体现。

      拉拉杂杂的说了这么多,把乱七八糟的一堆想法都放在一起,也不管他是不是相关。就到这里,就到这里吧。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端庄的人道就是如水的天命
离线月儿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06-13
顾贞观的两首词写得的确不错,自然而不矫情.

对于相交好的网友,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心灵可以产生共鸣的朋友,至于口诛笔伐的,那肯定不是真朋友,是真朋友断然舍不得这么做的.

网络时代,即便捷了知识的交流,也方便了众人不去动脑子思考了:)

散宜生这文写得不错,三个主题放在一起,虽然互不搭界,但显见作文是认真的:)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云烟深处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7-06-13
一直都很喜爱清代的诗词,

朋友,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闹闹哄哄称姐道妹,不是在灯红酒绿下互相恭维,而是交心。
同意!

楼主的文字厉害滴说!!!
离线居无竹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7-06-16
    好一篇随笔!不事雕琢,随手拈来,都是心中语腑中言,不吐不快,一吐大快!!!读来拍案击节,肯首畅怀!!
    余也不喜读清代的诗词,顾贞观的两首词写得的确不错,但仍不能改吾之偏见.
    再读!

离线散宜生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7-06-17
多谢!
端庄的人道就是如水的天命
离线孤寂冷剑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7-06-19
欣赏楼主的文章!
只喜欢一种武器-----青铜利剑,只钟情一首抒情调,其中不断重复一句叠韵,摆好你们的队伍!拿起武器!公民们!
离线茶茶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7-06-24
“而心性,少半是靠天赋,多半是靠修炼。”

说得真好!
离线江中无水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7-07-10
清代的诗词从笔力\格律上来说皆到极至
但最重要的精气神已然衰落
所以.........................................
人生之味
倚树而读
随风而荡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