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6967阅读
  • 1回复

【转贴】诗词粹语拾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月儿明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8-07-27
诗词粹语拾零(一)

(一)
《有为》诗须有为而后作,当以故为新,以俗为雅。如好奇而新,则诗之病也。

《枯淡》诗凡枯淡者,则贵于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若中边皆枯,则淡也不足道也。有云:诗当
言如食蜜,中边皆甜;又云:如人食五味,知其甘苦,是能分别其中边者。

《清空》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味。当如野云孤非,去留无迹;若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则折碎下来,不成片断。

《句法》词中句法须要平妥精粹。一曲之中不可能句句高妙,只要相答衬副得去,于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工,不可轻放过。读之使人击节。

《字面》句法中有字面。凡词中有生硬自则用不得,须是深加锻炼,字字敲打得响。歌颂妥溜,方为本色语。字面也是词中之起眼处,不可不留意。

《意趣》词以意为主,要不蹈袭前人语。如苏东坡“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王荆公《桂枝香》词“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潜力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姜白石《赋梅》词“旧时月色,算儿番照我,梅边吹笛”等句,皆在清空中有意趣。

《用事》词中用事最难,要紧着题,融化不涩。如苏东坡《永遇乐》云:“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白石《疏影》云: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哩,飞尽蛾绿”等句,皆用句不为所使。

《咏物》诗难于用物,词为尤难。体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摹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在结尾,斯为绝妙。

《赋情》簸风弄月,陶写性情,词婉于诗。盖声出莺吭燕舌之间,稍近乎情可也。故词宜景中带情,而存骚雅。如此不致生涩呆板。但凡晏酣之乐,别离之愁,当情寓于词,并摒去浮艳,乐而不淫。

《词讲四贵》词,命意贵远,用字贵便,造语贵新,炼字贵响。古人诗有翻案法,词亦如此。词不达意不用雕刻,刻则伤气,务在自然。

《血脉贯穿》制词须布置停匀,血脉贯穿,过片不可断意,有如长山之蛇,救首救尾。

《宽工相宜》词之语句太宽,则容易,太工则苦涩。如起头八字相对,都须用工,可着一字眼,如诗眼一样。若八字既工,下句便宜少宽,庶不窒塞。约摸太容易,便又是着一二句,则显精粹。

《词不强和》词不可强和人韵。若倡者曲韵宽平,庶可酬和。倘韵险,又为人所先,而欲牵强附和,则句意安能融贯?未尽苦思,未见有全妥溜者。

《词字不闲》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一首词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末句更当留意,须有“有余不尽”之意。

《小词慎展》大词之料,可敛为小词。小词之料,亦可展为大词。若展大,必然一句引为三句,或以他意入来。如是捏合成章,则定无一唱三叹之绝。故小词若展为大词,须慎之。

《三忌三倡》三忌:闭门造车,孤芳自赏,自我陶醉。三倡:身临其境,不耻下问,逢友拜师。此三忌三倡,诗词信者均当记之。

(二)
《诗有四不》气高而不怒,怒则失于风流;力动而不露,露而伤于斤斧;情多而不暗,暗则蹶于拙钝;才赡而不疏,疏则损于盘脉。

《诗有四深》气象氤 ◎,由深于体势;意度盘礴,由深于作用;用律不滞,由不得深于声对;用事不直,由不得深于义类。

《诗有四离》虽期道情,而离深僻;虽用经史,而离书生;虽尚高逸,而离遇远;虽欲飞动,而离轻
浮。

《诗有六迷》以虚诞而为好古;以缓漫而为冲 ◎;以错用意而为独善;以诡怪而为新奇;以烂熟而为稳约;以气少力弱而为容易。

《诗有六至》至险而不僻;至奇而不差;至丽而自然;至苦而无迹;至近而意远;至放而不遇。

《诗有七德》一识理,二高古,三典丽,四风流,五精神,六挂干,七体裁。

《诗有五格》不用事第一,作用事第二,直用事第三,有事无事第四,有事无事情格俱下第五。

《二要二度》要力全而不苦涩,要气足而不怒张。虽欲废巧尚直,而思致不得置;虽欲废词尚意,而典丽不得遗。

《诗之辩体》高:风韵切畅曰高;逸:体格闲放曰逸;
贞:放词正直曰贞;忠:临危不变曰忠;
节:持节不改曰节;志:立志不改曰志;
气:风情耿耿曰气;情:缘情不尽曰情;
思:气多含蓄曰思;德:词温而下曰德;
诚:检束防闲曰诚;闲:性情疏野曰闲;
达:心迹旷诞曰达;怨:词理凄切曰怨;
力:体裁劲健曰力;悲:伤甚曰悲;意:立言曰意;
静:非如松风不动,林鸟未鸣,乃为意中之静;
远:非为森森望水,杳杳看山,乃为意中之远;

《诗之比兴》诗人皆以◎古用事,实不必尽然也。现略论比兴:取象曰比,取义曰兴。义即象下之意,凡禽鱼.草木.人物.名数,万象之中,义类同音,尽入比兴。如以“孤立”比“贫士”,以“直”比“朱丝”,以“清”比“玉壶”。时久,则称“比”为“用事”,称“用事”为“比”。

《诗之取境》取境之时,须至难.至险,始见奇句。成篇至后,观其气貌,有似等闲,不思而得。有时意境神王,佳句纵横,若不可◎,宛若神助。此情盖由先积精思,而得神王。

《诗之四俗》越俗:其道如黄鹤临风,貌逸神王,杳不可羁。骇俗:其道如楚有接舆,鲁有原壤,外示惊俗之貌,内藏达人之度。淡俗:此道如夏娃当垆,似荡而贞;采吴越之风,然俗而正。戏俗:汉书云:“匡鼎来,解人颐”,此说诗。此俗非雅作,足为谈笑之资。

《诗之三偷》偷语:最为钝贼,不就为。如“日月光天德”偷为“日月光太清”,上三字同,下二字意同。
偷意:事虽可罔,情不可原。如“小池浅暑退,高树早凉归”,偷为“太液沧波起,长杨高树秋”。
偷势:才巧意精,若五朕迹。如“手携双鲤鱼,目送千里雁”,偷为“目送孤鸿,手挥五弦”。

(三)
《诗之明势》高手述作,如登高览盛,萦回盘礴.千变万态;或极天高峙,气胜势飞;或修江耿耿,万里无波。

《诗明作用》作者措意,虽有声律,不妨作用,如壶公瓢中自有天地日月,时时抛◎掷线,似断而复续,此为诗中之仙。拘忌之徒,非可企及矣。

《诗明四声》乐章有宫商五音之说,不闻四声。若宫商畅于诗体,轻重低昂之节,韵合情高,此未损文格。如古裁八病,碎用四声,则风雅殆尽。

《诗之对句》上句偶然孤发,其意未全,更资下句引之方了。其对语一句便显,不假下句。此少相敌,功夫稍殊。如天尊.地卑,君臣.父子,盖天地自然之数。若斤斧迹存,不合自然,则非作者之意。又如诗语二句相须,如鸟有翅,若惟擅工一句,虽奇且丽,何异于鸳鸯五色,只翼尴飞。

《二十四诗品》
雄浑: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廖廖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非强,来之无穷。

冲淡: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稀。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纤襛: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毗邻。乘之愈往,识之愈。如将不尽,与古为新。

沉著: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高古:畸人乘真,手把芙蓉。汛彼浩劫,窅然空踪。月出东斗,好风相从。太华夜碧,人闻清钟。虚伫神素,脱然畦封。黄唐在独,落落玄宗。

典雅: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雪时。

缜密:是有真迹,如不可知。意象欲生,造化已奇。水流花开,清露未晞。要路愈远,幽行为迟。语不欲犯,思不欲痴。犹春欲绿,明月雪时。

疏野:惟性所宅,真取不羁。控物自富,与率为期。筑室松下,脱帽看诗。但知旦暮,不辩何时。倘然失意,岂必有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

清奇: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履寻幽。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

委曲:登彼太行,翠绕羊肠。杳霭流玉,悠悠花香。力之于时,声之于羌。似往已回,如幽匪藏。水理漩洄,鹏风翱翔。道不自器,与之圆方。

实境:取语甚直,计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见道心。清涧之曲,碧松之阴。一客荷樵,一客听琴。性情所至,妙不自寻。迂之自天,冷然希音。

悲概:大风卷水,林木为摧。适苦欲死,招憩不来。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丧,若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台。

形容 :绝伫灵素,少回清真。如觅水影,如写阳春。风云变态,花草精神。海之波澜,山为嶙峋。俱是大道,妙契同尘。离形得似,庶儿斯人。

洗炼:如矿出金,如铅出银。超心炼冶,绝爱缁磷。空潭泻春,古镜照神,体素储洁,乘月返真。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劲健: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边风。饮真茹强,蓄素守中。喻彼行健,是谓存雄。天地与立,神化修同。其之以实,御之以终。

绮丽:神存富贵,始轻黄金。浓尽必枯,淡者屡深。雾余水畔,红杏在林。月明华屋,画桥碧阴。金尊酒满,倦客弹琴,取之自足,良殚美襟。

自然: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著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真与不夺,强得易贫。幽人空山,过雨采苹。薄言情悟,悠悠天钧。

含蓄: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是有真宰,与之沉浮。如满绿酒,花时反秋。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豪放:观花匪襟,吞吐大荒。由道反气,处得以狂。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满,万象在旁。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鼇,濯足扶桑。

精神:欲反不尽,相期欲来。明漪绝底,奇花初胎。青春鹦鹉,杨柳楼台。碧山人来,清酒深杯。生气远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

超诣:匪神之录,匪儿之微。如将白云,清风与归。远引若至,临之已非。少有道契,终与俗违。乱山乔木,碧台芳晖。诵之思之,其声愈稀。

飘逸:落落欲往,矫矫不群。缑山之鹤,华顶之云。高人画中,令色絪緼。御风蓬叶,泛彼无垠。如不可执,如将有闻。识者已领,期之愈分。

旷达: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樽酒,日往烟萝。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藜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流动:若纳水涫,如转九珠。夫岂可道,假体如愚。荒荒坤轴,悠悠天枢。载要其端,载同其符。超超神明,返返冥无。来往千载,是之谓乐。

《白石道人三十说》
一说: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俗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二说: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多见人前面有余,后面不足;前面极工,后面草草。不可不知也。

三说:诗之不工,吸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为。

四说:雕刻伤气,敷衍露骨。若鄙而不精巧,是不雕刻之过;拙而无委曲,是不敷衍之故。

五说: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

六说:花必用柳时,是儿曹语;若其不切,亦病也。

七说:难说处一语而尽,易说处莫便放过。僻事实用,熟事虚用。说理要简切,说事要圆活,说景要
微妙。多看自知,多作自好也。

八说:小诗精深,短章蕴藉,大篇有开阖,乃妙。

九说:喜词锐,怒词戾,哀词伤,乐词荒,爱词结,恶词绝,欲词屑。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其惟关睢乎!

十说:学有余而约以用之,善用事者也。意有余而约以尽之,善措词不达意者也。乍叙事而闲以理言,得活法者也。

十一说:不知诗病何由能诗?不观诗法,何由知病?名家者各有一病,大醇小疵,差可耳。

十二说:篇中出人意表,或反终篇之意,皆妙。

十三说:守法度曰诗,载始末曰引,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悲如蛩 曰吟,通乎理俗曰谣,委曲尽情曰曲。

十四说:诗有出于《风》者,出于《雅》者,出于《颂》者。屈宋之文,为《风》出也,韩、柳之诗,为《雅》出也,杜子美独能兼之。

十五说:《三百篇》美刺 怨皆无迹,当以心会心。

十六说:陶渊明天资既高,趣谐又远,故其诗散而庄,澹而腴,断不容作邯郸步也。

十七说:语贵含蓄。东坡云: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言出。山谷尤谨于此。清庙之瑟,一唱三叹,远矣哉!后之学诗者,可不务乎?若句中无余字,篇 幅中无长语,非善之善者也。句中不余味,篇中有余意,善之善于者也。

十八说:体物不欲寒气。

十九说:意中有景,景中有意。

二十余:思有窒碍,涵养未至也,当益以学。

二十一说:岁寒知松柏,难处见作者。

二十二说:波澜开合,如在江湖中,一波未平,一波一作。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是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级,而法度不可乱。

二十三说:文以文为工,不以文而妙。然舍文无妙圣处,要自悟。

二十四说:意出于格,先得格也;格出于意,先得意也。吟咏情性,如印印泥;止乎礼义,贵涵养
也。

二十五说:沉着痛快,天也。自然与学到其为天一也。

二十六说:意格欲意,句法欲响,只求工于句字,亦未矣。故于意格,成于句字。句深欲深、欲远,句调欲清、俗古、俗和,是为作者。

二十七说:诗有四种高妙:一曰理高妙,二曰意高妙,三曰想高妙,四曰自然高妙。碍而实通,高妙;出事意外,曰意高妙;写出幽微,如清潭见底,曰想高妙;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曰自然高妙。

二十八说:一篇全在尾句,如截奔马,词意俱尽;如临水送将归,意尽而词不尽。所谓词意小麦尽者,急流中截后语,非谓词穷理尽者也。所谓意尽词不尽者,意如词尽意不尽者,非遗意也,词 中已仿佛可见矣。词意俱不尽者,不尽之中,固已深尽之矣。

二十九说:一家之语,自有一定之风味。如乐之二十四调,各有韵声,乃是归宿处,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鸡林其可欺哉!

三十说:诗说之作,非为能诗者作也,为不能诗者作,而使之能诗;能诗而后能尽吾之说,是也为能诗者作也。

《沧浪诗法二十说》
一说: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

二说:有语忌,不语病。语病易除,语忌难除。语病古人亦有,惟语忌则不可有。

三说:须是本色,须是当行。

四说:对句对,可得;结句好,难得;以句好,尤难得。

五说:以端忌作举止,收拾贵在出场。

六说:不必太着题,不必多用事。

七说:押韵不必有出处,用事不必拘来历。

八说:下字贵响,造语贵圆。

九说:意贵透彻,不可隔靴搔痒。

十说:语贵脱洒,不可拖泥带水。

十一说:最忌骨董,最忌衬贴。

十二说:语忌直,意忌浅,脉忌露,味忌短,间韵忌散缓,亦忌迫促。

十三说:诗难处,在结果,譬如番刀,须用北人结果,若南人便非本色。

十四说:须参活句,勿参死句。

十五说:词气可颉颃,不可乖戾。

十六说:律诗难于古诗,绝句难于八句,七言难于五言律诗,五言绝句难于七言绝句。

十七说:学诗有三节:其初不识好恶,连篇累牍,肆笔而成,既识羞愧,始生畏缩,成之三级难;得其透彻,则七纵八横,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也。

十八说:看诗须着金刚眼睛,庶不眩于旁门小法。

十九说:辩家数如辩苍白,试以己诗置之古人诗中,与识者观之而不能辩,其真古人矣。


《诗辩五说》
一说:诗之五法:体制、格力、气象、兴趣、音节。

二说:诗之九品:高、古、深、远、长、雄浑、飘逸、悲壮、凄婉。

三说:用功有三:起结、句法、字眼。

四说:大概有二:优游不迫,沉着痛快。

五说:极致有一:入神。

《作诗准绳九说》
立音:要高古浑厚,有气慨,要沉着。忌卑弱浅陋。

炼句:要雄伟清健,有金石声。

琢对:要宁粗勿弱,宁拙勿巧,宁朴勿华,忌俗野。

写景:景中含意,事中瞰景,要细密清淡,忌庸腐雕巧。

写意:要意中带景,议论发明。

书事:大而国事,小而家事、身事、心事。

用事:陈古讽今,因彼证此,不可著迹,只使影子可也。虽死事亦当活用。

押韵:押韵稳健,则一句有一精神,如柱磉欲其坚牢也。

下字:或在腰,或在膝、在足,最要精思,宜的当。

《律诗要法杂论》
起承转合:破题——或对景兴起,或比起,或引事起,或题起。要突兀高远,如狂风卷浪,势欲滔天。颔联——或写意,或写景,或书事、用事引证。此联要接破题。要如骊龙之珠,抱而不脱。颈联——或写意、写景、书事,用事引证,与前联之意相应相避。要变化,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结句——或就题结,或开一步,或缴前联之意,或用事,必放一句作散场。如“剡溪”之棹,自去自回,言有尽而无穷。

语句之法:七言——声响,雄浑,铿锵,伟健,高远,五言——沉静,深远,细致。五言、七言,句语虽殊,法律则一。起句先须阔占地步,要高远,不可苟且。中间两联,句法或四字截,或两字截,须要血脉贯通,音韵相应,对偶相停上下匀称。有两句共一意者,有各意者。若上联已共意,则下联须各意。前联既咏状,后联须说大事。两联最忌同律。颈联转达意要变化,须多下实字。字实则自然响亮,而句法健。其尾联要能开一步,别运生意结之,然亦有合起意者,亦妙。

诗中字眼:诗句中有字眼,两眼者妙,三眼者非,且二联用联绵字,不可一般,中腰虚活字,亦须回避。五方字眼多在第三字,或第二字,或第四字,或第五字。字眼在第三字者: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晓山。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字眼在第二字者: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蓉。碧如湖外草,红见海东云。字眼在第五字者:两行秦树直,万点蜀山尖。香雾云寰湿,清辉玉臂寒。
字眼在第二、五者:地坼江帆隐,天清木叶闻。野润烟光薄,沙暄日色迟。

藏字藏意:七言律难于五言律,七言下字较粗突,五言下字较细嫩。七言若可截作五方,便不成诗,须字去不得方是。所以句要藏字,字要藏意,如珠联不断,方妙。

《古诗要法杂说》
古诗要法:凡作古诗,体格、句法俱要苍古,且先立大意,铺叙既定,然后下笔,则文脉贯通,意无断续,整然可观。

五古要法:五言古诗,或兴起,或比兴,或赋起,则须要寓意深远,托词温厚,反复优游,雍容不迫。或感古怀今,或怀人伤己,或潇洒闲适。写景要雅淡,推人心之至情,写感慨之微意,悲欢含蓄而不伤,美刺婉曲而不露,要有三百篇之遗意方是。

七古要法:七言古诗,先要铺叙,要有开合,要有风度,要迢递险怪,雄俊铿锵,忌庸俗软腐。须波澜开合,如江海之波,一波未平,一波复起。又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为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极。

绝句要法:绝句之法,要婉曲回环,删芜就简,句绝而意不绝,多以第三句为主,而第四句以之。有实接,有虚接,承接之间,开与合相关,反与正相依,顺与逆相应,一呼一吸,宫商自谐。大抵起承二句固难,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从容承之为是。至如宛转变化工夫,全在第三句。若于此转变得好,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

《诗法总论杂说》
诗不可凿空强作:诗不可凿空强作,待境而生自工。或感古怀今,或伤今思古,或因事说景,或因物寄意,一篇之中,先立大意,起承转结,三致意焉,则工字致矣。结体、命意、炼句、用字,此作者之四事也。体者,如作一题,须自斟酌,或骚、或选 、或唐、或江西。骚不可杂以选,选不可杂以唐,唐不可杂以江西,须要首尾浑全,不可一句似骚,一句似选。

诗要铺叙正:诗要铺叙正,波澜阔,用意深,琢句雅,使字当,下字响。观诗之法,亦当如此求之。凡作诗,气象欲其浑厚,体面欲其宏阔,血脉欲其贯串,风度欲其飘逸,音韵欲其铿锵。若凋刻伤气,敷衍露骨,此涵养未至也,当益以学。

诗要首尾相应:诗要首尾相应,多见人中间一联,尽有奇特,全篇凑合,如出二手,便不应家数。此一句一字,必须着意联合也,大概要沉著痛快,优游不迫而已。

长律妙在铺叙:长律妙在铺叙,时将一联挑转,又平平说去,如此转换数匝,将数语收拾,妙矣。
语贵含蓄:语含蓄,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言也,如清庙之瑟,一倡三叹,而有遗音者也。

诗有内外意:诗有内外意,内意欲尽其理,外意俗尽其象,内意含蓄,方妙。

诗结尤难:诗结尤难,无好结句,可见其人终无成也。诗中有事,僻事实用,熟事虚用。说理要简易,说意国圆活,说景要微妙。讥人不可露,使人不沉觉。

语不同众:人所多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则自不俗。
作诗要正大雄壮:作诗要正大雄壮,纯为国事。夸富耀贵伤亡悼屈一身者,诗人下品。

诗要苦思:诗之不工,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虽多亦奚以为?古人苦心终身,日炼月煅,常“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生精力尽于诗”。

《各类诗体诗作要法》
荣遇:荣遇之诗,要富贵尊严,典度雅温厚。写意要闲雅,美丽清细,气格雄深,句意严整,如工商迭奏,意韵铿锵,真麟游灵沼,凤鸣朝阳也。

讽谏:讽谏之诗,要感事陈词,忠厚恳恻。讽谕甚切,而有失情性之正,触物感伤,而无怨怼之词。虽美实刺,此方为有益之言也。古人凡欲讽谏,多借此以喻彼,臣不得于君,多借妻以思其夫,或托物件陈喻,以通其意。

登临:登临之诗,不过感今怀古,写景叹时,思国怀乡,潇洒游适,或讥刺归美,有一定之法律也。中间宜写四面所见山川之景,庶几移不动。第一联指所题之处,宜叙说起。第二联合用景物实说。第三联合说人事,或感叹古今,或议论,却不可硬事。或前联先说事感叹,则此联写景亦可,但不可两联相同。第四联题生意发感叹,缴前二句,或说何时再来。

征行:征行之诗要发出凄怆之意,哀而不伤,怨而不乱。要发兴以感其事,而不失情性之正。或悲时感事,触事寓情方可。若伤亡悼屈,一切哀怨,吾无取焉。

赠别:赠别之诗,当写不忍之情,方见襟怀之厚。然亦有数等,如别征戌,则写死别,而勉之努力效忠;送人远游,则写不忍别,而勉之及时早回;送人仕宦,则写嘉别,而勉之忧国恤民,或诉己穷居而望其荐助。凡送人多托以酒将意,写一时之景以兴怀,寓相勉之词以致意。第一联叙题意起,第二联合说人事,或叙别或议论。第三联说景,或带思慕之情,或说事。第四联合说何时再会,或嘱咐或希望。于中二联,或何乱前说亦可,但不可重复,须要次第。档末联要有规警,意味渊永为佳。

咏物:咏物之诗,要托物以伸意。要二句咏状写生,忌极雕巧。第一联须合直说题目,明白物之出处方是。第二联合咏物之体。第三联合说物之用,或说意,或议论,说人事,或用事同,或将外物体证。第四联就是题外生意,或亦本意结之。

赞美:赞美之诗,多以庆喜颂祷期望为意,贵乎典雅浑厚,用事宜的当亲切。第一联要平直,或随事命意叙起。第二联或相承,或用事,必须实说本题之事。第三联转说要变化,或前联不曾用事,此正宜用引证,盖有事料则诗不空疏。结句多期望之意,大抵颂德贵乎实,若裹之大过,则近乎谀,赞美不及,则不合人情,而有浅陋之失矣。

赓和:赓和之诗,当观原诗之意如何。以其意和之,则更新奇。要选一两句雄健壮丽之语,方能压倒元白。若又随元诗脚下走,则无光彩,不足观。其结句当归著其人方得体。有亦中联归著者亦可。

哭挽:哭挽之诗,要情真事实。与其人情义深厚则哭之,无什情分则挽之而矣。当随人行实作,要切题,使人开口读之,便见是哭某人方好。中间要隐然有伤感之意。

诗不厌改:作诗填词,看是什题目,先择其名,然后命意。命意即了,思其头何如处,尾何如结。然后选韵,然后述词,注意不要断了词意,须要承上接下。诗即成,恐前后不相应,或有重叠句意,又恐字画俗疏,即为修改,改毕净写一本,展之几案,或贴之于壁,少顷再现,必有未稳处。如此改之又改,方成无瑕之玉。若急于脱稿,倦事修择,岂能无病?不惟不能全美,抑且未谐间声。

词有虚字:词与诗不同,词之句语有两字、三字、四字,至七、八字者。若惟叠实字,读之且不贯通,合用虚字呼唤。一字如“正”“但”,两如“莫是”“又还”,三字如“更能消”“最无端”等。此等虚字,却要用之得其所。若用虚字自语自话,必不质实,观者无掩卷之诮。
单字集虚:任、看、正、待、乍、怕、纵、问、爱、奈、似、但、料、想、更、况、算、怅、怏、恨、早、尽、嗟、凭、叹、方、将、未、已、应、若、莫、念、甚、怎、最、愿、却、再、须、数、笑、忆、劝、弄、教、竟、漫、伴、有、幸、为、是、欲、引、盼、且、仰、喜、倩、对、代、仗

词眼选萃:燕娇莺姹、绿肥红瘦、宠柳娇花、笼灯燃月、醉云醒月、桃云研雪、翠阴香远、玉娇得远、渔烟鸥雨、翠颦红妒、愁烟恨粉、联诗换酒、选歌试舞、燕窥莺认、愁罗恨绮

奇对选翠:
断碧分山、空帘剩月。 沙净划枯,水平天远。接叶巢莺,平波卷絮。
睛光转树,晓气分岚。鹤翔天高,水流花净。 云映山辉,柳分溪影。
乱雨敲春,深烟带晚。 香寻古字,谱掐歌声。行歌趁月,唤酒延秋。
穿花觅路,傍柳寻邻。断浦沉云,空山挂雨。 画里移舟,诗边就梦。
暗雨敲花,柔风过柳。 烟横山腹,雁点秋容。虚阁笼寒,小帘通月。
扫花寻径,拔月通池。荷衣销翠,蕙带余香。 因花整帽,借柳维船。

惊句选萃:
闷心弹鹊又搅碎一帘花影。 雁足不来,马蹄难驻,门掩一庭芳景。
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相思无处说相思,笑把画小扇觅春词。
墙头换酒,谁问询、城南诗额。高柳晚蝉,说西风消息。
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 花开犹是十年前,人不似、十年前俊。
花深深处,柳阴处,一片笙笛。一室秋灯,一庭秋雨,更一声秋雁。
冷香飞上诗句。 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春风不暖垂杨柳,吹却紫云多少。
雁风吹裂云痕,小楼一缕斜阳影。 断云过雨,花前歌扇,梅边酒盏。
不妨彩笔云笺,翠尊冰酝,自管领一庭秋色。恰是断魂江上柳,越春深越瘦。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风清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8-07-28
收藏了!

http://www.zhuliguan.com/index.php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