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11405阅读
  • 15回复

剑之在左,刀之在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盲剑客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8-11-07
— 本帖被 月儿明 从 直心通禅 移动到本区(2008-11-07) —
伤痕(一) Ne1Oz}  
*v+l,z4n  
    我虽然是一个刀手,可是我最喜欢的不是刀,而是女人。因为我只是刀手,并没有出家。 ]EX6Y  
cQj`W *  
    当然,我也不是贾宝玉和西门大官人。虽然西门大官人是我的偶像,他太有钱了,我如果也象他那么有钱的话,我应该不止金、瓶、梅这三个女人了。 p|t" 4HQ  
|VWT4*K  
    名驹,美人,酒。 |NZi2Bu  
i"0Bc{cQ  
    离开这些,那么长亭,西风,论坛,断桥,大漠就未免显得过于冷峭,比我的刀还要冷。很久前,我曾经遇上一个人,她喜欢我的刀,却不喜欢我的江湖。后来,她离开我,去追寻她自己的飘泊。她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忽然之间很想喝酒,有时候,有些事,人是没有办法选择的。 ~{/M_ =  
#XDgvX >  
hT X[W%K  
    所以,那次我醉得很厉害。 51q|-d  
%;k Hnl  
    后来我也碰到过很多女人,可是,没有一个再喜欢我的刀。 ~i5YqH0  
+twoUn{#  
    我虽然很失望,但也明白人应该向前看,过去是再也回不去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却经常想起她。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想一想,就算可以一起闯荡江湖可能也没有什么分别呢。 d2`g,~d  
mQ:{>`  
    因为有些事,会变的。 W7qh1}_%  
M,]|L ch  
    遇上她之前,我过着另一种生活,我一直以为爱情离我的生活很远,比论坛到火星的距离更远。我有没有后悔认识她,如果没有她我的生命会是什么样子,到现在我仍然没想明白,我告诉自己,那样也许我的刀法会更好,但一定很平淡。 |:1{B1sqA  
G tI )O}  
p@Y=6Bw  
    我对那个故事的结局早有预料。 1D*=ZkA)  
UY< PiP  
    因为没有女人只喜欢刀的,她们更喜欢——-----银票。 |"gL {De  
AoS7B:T;!  
    她离开之后,我就又过着另外一种生活,赌钱、喝酒和玩漂亮的女人才是大侠们一直推崇的生活,所以我又有了很多女人,不过,她们大多数都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我相信爱情是那些无聊的读书人吃饱了没事,编出来消遣人的。我是刀手,不是秀才,不应该相信那些鬼话。 I%3[aBz4  
 ? }M81  
    可是,我的刀温柔地划过她的长发,却成为让我在江湖里辗转飘落时候的一个梦。 &zEQbHK6  
wh8';LZ>R  
    更重要地是,我经常做同一个梦。 L^sjV/\oW  
5'} V`?S  
    我认识一个大师,他是和尚,我把我的梦讲给他听,他告诉我俯爱河而利涉,靡顿牛行,又说大执真无利,多情岂自由。 ``-N2U5  
BO[:=x`  
    他说的什么意思,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 BX >L7n  
vY4sU@+V  
    有一次,我从睡梦中醒来,听见百合花瓣在悄悄绽放,露珠在轻轻地落下,我静静地躺了很久,想出了一些新的招数。虽然我想刀并不能解决所有事情,可是当我试试我的新招的时候,一朵苍白的花被我削了下来。 %_OjmXOfe  
gQn%RPMh  
    我的刀穿过徘徊的思绪和记忆,留下了一道多情的伤痕。 EwP2,$;  
<`}P  
    我知道我的刀又快了,因为那一刀过后,刀锋上只有一颗露珠,象泪。
;k<dp7^  
dHnCSOM<  
uz8LF47@:-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8-11-07
百合(二) e5L+NPeM6v  
{:X'9NEE  
    我到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离开他的那夜,月亮非常明亮。 A  6(`  
"zEl2Xn28_  
    比他的刀要亮很多。 mqSVd^  
WtM%(8Y[]  
    一个人受到挫折,多多少少总会找些借口掩饰自己。他一直说,我喜欢他的刀,我看着地上淡淡的月光象雾一样轻轻拂过,只是轻轻地笑。我只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喜欢刀。 ~1G^IZ6  
'HA{6v,y  
    他以前虽然是一个落泊的刀手,不可否认,他曾经强烈的吸引着我。 ;UdM8+^/V]  
)G P;KUVae  
    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我就知道我这一生已经有了他的影子,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也有那种感觉,甚至更强烈。可是生活不能只依靠一把刀,当然爱情也是。 At7!Pas#@g  
Y=S0|!u  
    以后的日子里,月光离我越来越远了。 wkg4I.  
@6 he!wW  
    一个女人需要的是温柔体贴,低声下气的安慰,需要男人风雅斯文,懂得女人的小性儿,需要男人会说笑,会调情。最初和他对面而坐,相顾一笑,不用言语,他便知我想去看月下的百合了。可是,随着他对刀法的痴迷,他越来越沉默寡言,整天板著脸。 +R'8$  
DUOoTl p  
    我开始从心底里厌憎刀,我甚至开始嫉妒他的刀。 UHl3/m7g  
Iiy5;:CX:q  
    最初想不管他,渐渐地也就不想迁就他了。 .$U,bE  
h&"9v~  
    有一次,那天的枫林秋风正起,漫天地卷起枫叶,我用红叶在素绢上绣了一个错字。他练完刀过来的时候,我问他,好看吗,他说,好看个鸟。那一次我整整三天都没有理他。 osp~)icun  
0=ws)@[I  
h:Pfiw]  
    他老是一声不吭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J8'"vc}=  
WjV Bz   
    我以前也很骄傲,现在想一想,也许会有另外一个结局呢。有人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他去比较,我也不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爱情是一件经不起推敲的事,就算曾经发生,你也永远搞不清楚下一秒的状况。 @Q1!xA^S  
m6Dm1'+  
    在这个问题上,我比他更象一个哲学家。 @@Ib^sB%  
yR$_ZXsd  
    元宵节的时候,我问他,你爱我吗。 1*O|[W  
*byUqY3(  
    他想了很久才告诉我说,我不知道,不过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喔,我应该去练刀了。 )%C.IZ_s2  
 A 3 V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因为我们之间已经漂浮着一层薄薄的雾气。那天,我很失望,看着他在月下练刀,我忽然感觉非常寂寞,比那朵苍白的夜合更冷清。 L>Y+}]~  
[@i:qB>B  
    我走的时候,那朵苍白的花仍在静静地绽放。 _zj^k$ j  
P(T-2Ux6  
    别以为一个女人能够很容易地做出决定,那些我们慢慢堆积起来的情愫,即使慢慢地消融,也是不肯轻易化去的。很久以后,我的心里还有一种酸楚的痛。我知道他的刀,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pGie!2T E  
{B$CqsvJ  
    离开他以后,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开始另一种生活。 6,t6~Uo/  
fJFNS y  
    没有事的时候,我经常向月光尽头处那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望去。 :Xw|v2z%3  
D]~K-[V?l  
    寂静的夜晚,孤独就如同那迷雾一样慢慢地升起来,而且愈来愈浓。 <) * U/r  
UyGo0POW  
    可是我从来没有再看过百合。因为它美丽得脆弱,就象我曾经心底的那滴清泪。一定要去触动它的话,会痛的。[/
size]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8-11-07
心痛(三) U[wx){[|  
*OLqr/ yb  
    我一直不爱读书。 j_JY[sex  
REW[`MBQ  
    因为我觉得读了书的人都变得神经质。可是我却娶了一个神经质很严重的女人,或者你也可以说她很有文化。 & ijz'Sg3  
=x<N+vjXY  
    我娶她之前没有发现这一点,这对我和她来说,可能都是一件坏事。那天我在酒楼喝得大醉,不小心撞到一个女人。她看上去很美,这是一个老套路,本来不需要特别说明的,我只是强调从我喝醉的眼睛里看出去是这样。 \_Bj"K  
BqNsW (+  
    那段时间一定还发生过其他的事情,但我做了些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来。现在想想,喝醉酒、看漂亮女人和中了迷药也没什么分别。 c}(H*VY2n  
x9YQd69  
    我家财万贯,又有当官的亲戚,本来不应该这么早娶妻的,可是一个人总是会在一些关键的时候犯错误,我也不例外。 ^ oi']O  
3E*|^*  
    我想我一直都不了解她,可能她也不是很了解我。 K1@ Pt}  
]PS`"o,pF$  
    她经常会有一些很无聊的想法。 &jJu=6 U B  
wv9HiHz8gD  
    我才懒得管她,上她的时候,她在我身下发出让我愉快的声音,这就够了。渐渐地和吃饭睡觉一样,她也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床上的表现很普通,身材也开始变胖,但我却感觉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女人。 PYCN3s#Gi  
zj7ta[<tr  
    很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任何一件事,当它成为习惯,你就很难改变。 U}w'/:H  
@j\:K<sk  
    直到我搭上另外一个女人。 AR [m+E  
\V-N~_-H  
    我有一些生意,因为有当 官的亲戚照料,每年都带给我很多雪白的银子。我搭上的另外一个女人是一个很骚的女人,但是我知道她只喜欢我的银子。那有甚么关系,我不在乎,我有钱。 p!pf2}6Fd  
4aHogheg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就这样慢慢地过着,日子象我的俊马一样飞快的消失。 zxn|]P bS  
|Y uf/G%/  
    有一次,我的女人问我,是不是爱过她。 A|ZT ;\  
Rzd`MIHDp  
    我很奇怪这个世界还有人问这样奇怪的问题,看来不读书是对的。 :9hGL  
W\l&wR  
    我家财万贯,什么样的女人和爱情买不到,这个世界荆棘豺狼,遍地机关哪来什么鸡 巴爱呀恨的,读书人总是很神经质。当然我明白,女人都喜欢听这样奇怪的话,所以我回答她,很爱,非常爱而且只爱她一个。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又上了她一次。 \OW:-  
qPPe)IM'Sc  
    上她的时候,我发现她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虚空,眼里隐约有滴泪。 k!Yc_ZB:*l  
72, m c  
    这让我很不爽。 ]Q"T8drL  
lsax.uG5x  
    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在乎,可是一些以往细小的疼痛却慢慢地被聚拢汇集起来,像刀一样在心头来回地割。 "W(D0oy  
h7#\]2U$[5  
    我知道她以前有个情人,是练刀的,妈的,那又怎么样。我的保镖里也有几个是出名的刀手和剑客,据说有一个还是少林寺出来的,很有名。可是每到初一发工钱的时候,他还不是一样在帐房里陪着笑等我。 ov+{<0Q  
]o'o v  
    这是个无情无义的江湖,山贼和黑心强盗的出没之地,讲究的是实力。看着她满足的睡去,我忍不住叹了一声,想世事如此,你视若珍宝,它一毫不予,这就是他 妈的爱情。 ,[;O'g?,g  
~:Rbd9IB  
    有段时间,我看见她经常拿着一朵白花玩弄,问了问下人,他们说那叫百合,有百年好合的意思。 FtTq*[a  
mOJdx-q?r  
    我知道那朵花不是给我的,因为我都不认识那花呢,心里一痛,像有什么东西被刀刺穿了。 v]cw})l  
c 4AJ`f.5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8-11-07
戒色(四) mP*$wE9b,:  
:Fhk$?/r  
    第一次见到刀手那个年轻人,是很多年前的一个下午。 #;8)UNc)}  
v(;yy{>8"  
    那天满山风起,落叶纷飞。 [.>=> KJ_  
x=H{Rv  
    无名的山,无名的寺,无名的水,野花,野草,鱼吞池水,鸟鸣虫唱,一池碎萍,便是和尚戒色的生活之处。有的香客叫我大师,也有的施主叫我长老,我们寺里的年轻沙弥叫我师傅,其实叫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是个无名的和尚。这些都只是别人对我的一个称呼而已。 .iV=ybMT  
HsYzIQLL  
    刀手叫什么,我也没去管他,因为那不重要,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自己,那他叫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oU )(/  
&/[MWQ  
    那天他和我说了很久他的故事,当然也有他的梦和他的刀。他好象读过一些书,自己的事也想的很透澈,说故事的时候他的目光也一直很温和。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内心里究竟要找寻些什么,但我很同情他。 "iEnsP@'Wg  
s 4rva G@a  
    因为即便是莲藕内心真空之所,也有根根柔丝穿过。 >h%>s4W  
Vl+UC1M}B>  
    有时候,有一些事情确实很奇怪,即使在同一个角度望过去,未必心里的感受是一样的,也许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他说了很多以前的看法和现在的看法,竟然有很大的差别。 |-6`S1.  
>e;jGk?-  
    其实每个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我也不例外,我只好把从经书上看来的东西告诉他,也不知道他明白没有。因为关于女人,爱情,我的认识都是很久前我那已经圆寂的师傅告诉我的,她们是————老虎。 egsP\ '  
5$+7Q$Gw  
    人们经常尊敬的称我大德高僧,所以我也不是很好意思告诉他是在问道于盲。我虽然叫戒色,但和李安也并不熟悉。 wDi/oH/H  
 pF6u3]  
    接下来,他向我谈起刀法和人心。刀法我不懂,不过关于人心,我还是告诉他很多真言。 jy0aKSn8  
\\EX'L  
    比如周旋红尘,辗转江湖,却不能明断人情,须守志清白。又比如身在丛林,不闻雷音,要明心修己等等。他很是不解,略思,少倾,似悟或没悟,他望向山下的景色,脸上微有愁容,眼里有一丝冷漠的笑意。 )-X8RRw'  
.}F 39TS2  
    那段时间,他经常来找我说话。直到有一次他对我说,听你说法感觉很无聊,好象什么都说清楚了,仔细一想,又好象什么都没有说。 Btznms'  
,>#\aO1n  
    我大笑,问他,那你还做梦么。他说,他的梦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追忆,一种思念,一种情绪,而且已经不记得那些遥远的细节,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喜欢月光下盛开的百合,不过他的刀法有了更高的境界。   >]_6|Wfl  
kT   
    其实他不明白,他的梦和刀并没有变过,可是他变了。 x]YzVJ=Y  
i5(qJ/u  
    一个人如果太多情,他的心思是不自由的,他的刀法很难有多高的境地。 !DA4q3-U>>  
w)J-e gc  
    可是一个人如果不多情,那他也很难明白那惊艳一刀的风情。 V %[t'uh  
:!Z|_y{b  
   也许,回忆只能作为一种珍藏,那些具体的情节,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去仔细打量。我想起从佛经上看来的一句话,大致的意思是说,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目的,而在于过程当中所遇见的。 ^+%bh/2_W  
5X3JQ"z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走的时候,一路长笑而出,可是他真的能砍出那一刀吗,我感觉到风在身畔盘旋,却感觉不到吹来的方向。 z z]~IxQ  
>l-u{([B  
    很久以后,有一天,我在水池边看见一朵百合,纯雅,清丽,孤独。 5fs,UH  
S7j(4@  
    还有一点淡淡的忧郁,我知道,他会的。 _Cf:\Xs m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8-11-07
切痕(五) tpzh  
r4K_Wp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像是宝剑的双锋。----------------你要去伤害别人时,自己也往往会同样受到伤害,有时候自己受到的伤害甚至比对方更重。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也是选择用刀的。因为刀,只有一个刃口,可是那也并不表示不带来伤害。 $M,Q"QL  
F&CvqPI  
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已经很习惯用刀了,而习惯,通常是最难改变的。 55`p~:&VQ  
$B9?>a|{A  
作为江湖里一名用刀的过客,当然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刀手这个人和他的刀。有人说,他的刀法来自于一个女人,也有人说,他的刀法是有高手传给他的,甚至有次我听人说,他曾经远渡扶桑学来了刀法。这些传闻当然没什么可相信的,刀法一定是练出来的。 2ER_?y  
%#EzZD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的刀法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U7fNA7#x"  
u46Z}~xfb  
练刀是一个很寂寞的过程。当然,你也可能其实不是那最寂寞的一个。只不过,最好的那一刀,一定是在思想中寻找磨练出来的。而真正的思考都是深刻而且沉重的,甚至是痛苦的。 2S:B%cj9m  
f `b6E J  
所以,我很了解刀手为了那一刀所忍受的折磨。 3,!IV"_  
0%|)=T3Slu  
他和那个女人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多这样的故事了。世事其实就是这样,你自己认为了不得的,在旁人眼里,也可能没那么特别。 grI#'x  
PktnjdFV  
然而他那一刀可以带人进入一种静的状态,一种寂灭的涅媻。轻盈,多采多姿,富有诗意,你甚至可以听见刀锋划过露珠的声音。 ,T ^A?t  
L*p7|rq$"  
事实上,我并没有见过他那一刀,我只是见过他留在花枝上的切痕。 ]A\qI>,  
lR F5/  
从那个切痕里,我看到了永恒与和谐,已经接近本初的纯真状态,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我很仰慕这样的刀法。 GVf[H2%H  
q)@;8Z=_c  
其实刀法的境界和很多事情的道理是一样的。 SEu:31k{o  
wvxqgXnB\  
每一个阶段我们就在某一个状态里活着,舞着;并且尝试着去突破。有的人,一生也没有成功过一次,而有的人选择了放弃,转而去练剑或者枪等等,只有最智慧和最疯狂的人,他们会坚持下去,可是,那也并不能代表他一定会成功。要突破,一定有段寂寞的时光。曾经有一位智者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可恨最痛苦的事就是寂寞。刀手能够使出那一刀,说明他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K0@bh/i/^  
*.A-UoHa  
那个女人后来的故事,我没有去关心。 39~WP$GM  
2>J;P C[;  
有时候多情,岂非也是无情。 Du-Q~I6  
/7a3*a  
我相信,刀手既然能使出那一刀来,他也一定不会去打听的。 ulEtZ#O{_  
nc.P  
因为他已经颠覆了自己,同时也在颠覆别人。 5yW}#W>  
\f]w'qiW5  
有一次,我在江边看到很多的卵石,都是相同的质地,但握在你手中的,却决不会找到相同的一个。很多年过去了,我在江湖里漂流的时候,依然不时听到关于刀手关于那一刀的故事。既然是故事,那当然有各种版本和各式各样的说法和结局。 >*|Eyv_  
w8KxEV=  
这些都不重要,我所知道的,关于那一刀,其实是个与寂寞有关的故事。 ;s4e8![o3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8-11-07
桃花(六) CZCVC (/u  
S2=x,c$  
我叫盲剑客。 Vl:M6d1  
H .sfM   
当然,我是用剑的,不过一个江湖里互相知道的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人,那么,我当然听说过刀手和他的那一刀。 r6+IJxUd  
$bk_%R}s  
他的故事我并不关心,我只关心他的那一刀。因为,不久前,有人带给我一份手信,那是刀手约我比试的战书。 ><)fK5x  
ZgzYXh2  
在出发的那天,我喝醉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洒脱,其实不是的,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不到最后,你真的不会明白。 L%.=Sb mS  
ve*6WDK,H  
因为有人曾经告诉我:相思与桃花浸在一起,就成了“醉生梦死”,那是一种可以遗忘的酒 。 >>>MTV f  
x=1Sbs w{  
所以,我从来不喝酒。 k%LsjN.S  
K$ |!IXs  
沙漠里是没有桃花的,但相思却越来越浓。 \&s$?r  
2AjP2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家乡的桃花?也许我从来都不曾看见过桃花盛放的烂漫。 vLcOZ^iK  
\H/}| ^+@  
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因为没有得到的太多。 i# Fe`Z ~J  
,,V uvn  
那只是一场花开罢了。或许燃烧过后除了灰烬我什么都没有,又或许花开得太短暂,短暂到我无法触摸。 tkhEjTZ  
(/J %Huy  
每晚我都会点一盏油灯,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只因季候的错误,所以桃花才成了风景。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回到家乡,宁肯让那一抹艳若云霞的红在心头徘徊,因为我选择的是放弃。 I]N!cEr;@-  
i th!,jY*i  
桃花也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喝完酒以后,我应该能够忘记她了。 S!~p/bB[+I  
Hd~fSXFl  
今天黄历上写着初六日,惊蛰,却是我一生中的冬天。一些难以忘记的某些人或事,渐渐地依稀朦胧,也许我真的快要失明了。 9!vimu)  
4_vJ_H-mO,  
在沙漠里,我曾经又认识了一个女人,她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我没有告诉她答案。有时想想,也许我应该偶尔喝一点酒的。既然放弃,那么遗忘可能是唯一的正确选择。但是我没有做到。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这样做,我不能控制自己。即使有梦,醒来时也无非是叹息,那么,我宁愿相信梦里我家乡的桃花开了。 hmtDw,j  
N|s8PIcSp  
那些桃花夭夭的嫣红日子,经过时间的漂洗,红颜褪尽,已经快要成为灰烬了。那是我最后的宿命,家乡的桃花是我梦想所在的地方,可以无限靠近却永远无法看见。 RS  Vt  
L(kW]  
我知道我的剑很快,但是我斩不断自己的结局。一个剑客,哪怕他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他应该还能看见自己的剑。 d>1#|  
unkA%x{W;  
离开的时候,我没打算回来。 VN<baK%]  
-<q@0IYyi  
所以,我喝光了那种可以遗忘的酒。其实,有没有桃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生命里已经落尽了桃花。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8-11-07
盲剑(七) U-:_4[  
lIL{*q(  
自从我会使出那一刀后,我去过很多地方,也认识过很多人,但很少有人能看到我的刀,我的刀不是给人看的。 "]{"4qV1=  
pNR69/wGi  
很久以前,我就听说沙漠里住着一个剑客,人们叫他盲剑客,他的剑也很快。 $;%dQ!7*  
+S>}<OE  
于是,我给他带去一份手信。 X~Vr}  
]gGCy '*)  
沙漠里是最好的练剑的地方,因为很沉静。 qfzT8-Y  
-}2e+DyAy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坏的环境,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有好的一面。所以,我想,盲剑的剑,一定很快。不过,我很想知道经过岁月的沉淀,他的剑究竟可以快到什么程度。我曾经找人打听过,他为什么叫盲剑客这个名字。很多人曾经告诉过我,说他真的是个失明的人,但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怎么相信。我读过一些书,阮籍的故事也知道一点,所以我猜想他应该是个很寂寞的人。 o+Kh2;$)  
A4uDuB;;ZQ  
一颗淹没在泥沙中的珍珠,总是寂寞的。 cxQ8/0^  
4$!iw3N(  
一个住在沙漠里练剑的人,通常也是孤寂的人,只有最不愿意放弃的人,才能选择在沙漠里练剑。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告诉过我他自己的体验:刀是越练越寂寞的,越寂寞越练。所以,盲剑的剑一定是比雨后的新月还要冷寂的剑法。 0Ku%9wh-  
"ZyWU f  
虽然我知道他的剑很快,但以我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的,更何况他和我一样也是江湖里很执迷的人。 :-kXZe  
c;e2= A  
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由于自己的兵器而存在。 hq^@t6!C\m  
z~BrKdS  
因为一个刀手,刀,就是他的价值。 : Gz#4k  
R'q:Fc  
我想,他应该不会反对我的说法。 ~:%rg H  
grhwPnKl  
坏的刀法使人枯燥,好的剑法使人寂寞,因为赢别人不容易,胜自己更难。我明白,一把刀的锐利坚硬程度取决于对手。自从我砍出过那一刀过后,有的江湖人士称我的刀只是在虚晃,他们不明白,出刀是需要机会和对手的。在没有机会出刀的时候,我会不停挥舞,希望他可以更快更安全。 \o j#*aL^  
?=uw0~O[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来看是浪费时间,他自己却觉得很重要。 x@]pUA1  
d>Z{TFY  
所以,当盲剑在沙漠里仰着头,对着冷冷的月亮的时候,他一定是在心里练剑。 KD~F5aS`[  
nJ4CXSdE  
我听说他不怎么喝酒。住在沙漠里而不喜欢喝酒,那表示他一定很缜密很专注很深刻,当然,这没什么情趣,我不大喜欢他这一点。 %8V/QimHU  
Vhww-A  
我还听说他喜欢桃花。沙漠里是没有桃花的,那么,他一定是因为某个缘故,想在回忆里试图抓住一种模糊的印象。 0F<O \  
),-4\!7  
今天黄历上写着:初四日,立春,东风解冻。 $W8  
*S.2p*Vd  
就是说我应该出发去找他了,因为我们约会的那个地方,要经过————沙漠。 M,Px.@tw.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8-11-07
沙漠(八) "_C^Bc  
;X\>oV3#  
;P _`4w3  
沙漠里没有水。 P!m~tu}B  
"31GC7  
这是常识,但很多人往往忽略到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我在去赴刀手约会的路上就碰到这样一个过客。看着他因为自己的疏忽而痛苦,我只得将我的水分了一半给他。我并不是可怜他,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往往都会犯下在他人看来愚不可及的错误。 ;'pEzz?k"  
o)?"P;UhJX  
而沙漠当然会将这样的错误进行放大。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沙漠里独自行走。 slHlfWHq  
R6)p4#|i  
很多时候,你也许会以为这只是一个过程的结束,却不知道在沙丘的背后,会有另一个更大的沙漠在等着你。而你只有不停地跋涉下去,哪怕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沙漠。 7 s5?^^  
C|W_j&S65  
在沙漠里,真正的危险,在于分不清楚方向。 'oEFNC9V  
q?Q"Ab  
我住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曾经很多次看到过那些旅者围着自己的脚印打转。 !HqIi@>8  
2X)E3V/*  
他自己认为已经走了很远,其实还在原地,他的处境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Yg K]IxD  
=YZp,{T  
沙子是很渺小的,无数的沙子却很强大,世事就是这样,你不可能清楚他的任何特性,因为,变化。 r em&F'x0V  
8+ B.x  
我也已经走了很久,感觉到一点疲惫。 0wZLkU_(  
yi# Nrc5B  
而且,我很担心我行进的方向,毕竟,我的眼睛不大好。可是,就算是一个智者,我想,他也不大可能完全清楚自己的方向。有时候,一点探索和冒险是必要的。觉得对,就去做,走完一步再看下一步,这是大多数人的方法,而大多数人的方法通常都是正确的方法。 m3 (fr  
YIfPE{,  
我的剑当然在我身边。 HC4ad0Gs+{  
 O\]CfzR  
平时它很重要,但当我不需要用它的时候,就成了一个累赘。幸好,还可以用来做拐杖。我知道有的剑客很爱惜自己的剑,甚至造座房子来把剑高高供着。有一次,我还听说有一个剑客给自己的剑写了首诗,也镶嵌了很多的珠宝,还用一些鲜花来做陪衬,他要用剑的时候也得斋戒沐浴熏香。 zmf5!77  
U`<EpO{j|  
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s+=v!  
2;[75(l6|}  
我的剑是我的朋友。晚上,在沙漠蓝黑的天空下,我讲自己的故事给他听。有时候,我也会用他来削脚皮或者砍柴火,必要的时候,他可以被我用来做任何可以为我做的事情。昨天,我甚至用他杀了一只蜥蜴来做晚餐。 V)Z*X88:Tv  
N_q7ip%z  
沙漠里的日子是很无趣的,还好,这一次,我的行进很有目的。 YV{^S6M  
n?Gm 5##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苦旅,我感觉到我快要走出这个沙漠了。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8-11-07
长街(九) V%e'H>EC  
HOykmx6$  
世间最大的幸福,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而是不再寂寞。 S 5m1~fz  
$vGl Z<3g  
沙漠当然是个让人很寂寞的地方。 K Qub%`n  
t4h05i  
我走出沙漠,进入了一个城市。 w`>xK sKW>  
"~d)$]+  
虽然,在那里,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隐藏着一把刀。 lmr {Ib2a  
R8o9$&4_  
不过,我还是喜欢看长街上面形形色色的人,人构成了街上最美的风景,一代接一代鲜活或老去的面孔。 ;EF s2-{K  
mqq~&nI  
刻满岁月沧桑的老人,灿烂笑容的学生,微笑间露出小虎牙的美女,涂抹着鲜红嘴唇的恐龙,退隐的高手以及夹杂在人群中的乞丐,自己认为高贵优雅的高人名士和就着蒜头吃肥肉喝劣酒自称流氓的流氓。长街,是城市最敏感的下丘体部位,有很多人,是我喜欢它的唯一理由。 iKp4@6an  
0p Lb<&  
我虽然仍很寂寞,不过在混杂的空气里,还是感到了一丁点的热气。 C+y:<oo)  
t&0n"4$d'  
我仔细包裹好我的剑。 \zj8| +  
N<N!it  
这把剑虽然是别人眼中的传奇,却是我心头沉重的负担。很多年以前,随着一瓣桃花无声的坠落,剑的青芒从此隐离起来,连我都很少看见过。 I!# 42~\  
$ZQPf  
当然,那也可能是我的眼睛不大好的缘故。 R['qBHQ?  
wk8XD(&  
街上没有人注意我,因为我离开已经太久。 LAMTf"a  
KS(s<ip|  
有人在建功立业,有人在踌躇志满,有人在花前月下,有人在锱珠必较,有人在颠沛流离,这个世界太忙了,不能容下一颗孤寂的心和一个遥远的传说。 G9Xrwk<g4  
mKxQ U0`  
那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来赴刀手的约会。 lXv{+ic  
F5+f?B~?R?  
城外,十里,长亭。 5p=T*Y  
n!3_%K0!r&  
就是我的目的。 B[cZEFo\  
EVRg/ {X  
我应该比刀手先到那个地方。因为,对于沙漠,我比他更熟悉。不过,我可以等。在他没有来的时候,我可以看清风掠过树梢,听鸟叫的声音渗入石头,感觉细草生长的拨节,让露珠渐渐地凝上发际,看白云在天空不断地变化。 'H*S-d6V  
o1I{^7/  
就象我在沙漠里练剑的时候一样。 oEKLuy  
'y;[ fwo7  
看着长街上人头攒动,我觉得和沙漠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虽然我更喜欢这里。 mQJRq??P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离线盲剑客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8-11-07
神器(十) u -CY-  
8cR4@Hqx  
人到了某个年纪,总有些事情不愿意再去面对,总有些回忆不想再提起。唯恐它们会揭开心头那几道长长的疤痕,露出已经愈合的伤口,但伸手去轻轻抚摸却会立刻浑身颤抖。 IqcPml{\  
Q[`_Y3@j  
我来到沙漠的时候,想得最多的,却偏偏是百合花,这让我很不舒服。 [ o3}K  
GfL}f9  
看着遍地的黄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去想,也许,记忆成了一些碎片,散落在心底那些隐蔽的角落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就悄悄地溜出来。 \7*9l%  
rc 9 \  
传说上古时候有一种神器,它轻盈而锋利,一刀下去会毫无察觉,可用力摇动的时候,被削到的地方就会断裂。 (lS&P"Xi  
ak0KrVF  
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好象那把杀人无声的利器一样。你以为它没有伤害到你或者伤害也并不严重,实际上,你却怎么也逃不出它所造成的伤口。 "%-HZw%X  
w*$nG$  
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我终于明白盲剑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练剑了。 :}e*3={4  
"2N3L8?k  
因为这里的生活是在时间的横切面上,就象我留在花枝上的切痕一样,冷漠、孤独以及疏离。一种简单而坚硬的意向。可能,这里是把自己和过去隔绝的最好地方。 |W`1#sP>  
76mQ$ze  
当然,更可能是他在这里放逐了自己。 %L<VnY#%u  
+%$!sp?  
我不大清楚他的故事。 +cQ4u4  
o @~XX@5l  
因为,那些应该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 Y'%sA~g  
E;| q  
来到这里之前,我觉得我的那一刀应该很快,可是到了这里之后,我觉得,盲剑的剑也许比我的快很多。在遥远的天际,我有一盘未下完却已经预感到了结局的棋在等着。所以,我只有继续向沙漠深处前行。 >bEH&7+@_'  
#B;`T[  
我来之前,有个朋友问过我:你为什么要去找盲剑客比试。 P[% W[E<  
b4S7 Q"g  
这个问题虽然无聊,不过我还是回答了他,我用的语言和理由当然很多,也很光明和正大。其实,只有我自己明白 ,我是在逃避和印证自己。包括我所使出的那一刀,也未尝不是我逃避的一个壳子。 )=[K$>0k  
Uk6Y6mU V  
唉,没有了百合花,这沙漠显得是如此的荒凉,我不喜欢这里。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