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6244阅读
  • 7回复

[原创]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禅狂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03-10
早些天,少林寺提出论禅,其中一题为: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近日在参学楞严中有关观世音菩萨的一段,心血来潮,写下此短文以作自谑。

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答:一归空处。
问:空非一耶?
答:一若然是空,何能生出万法,就好像0,0永远也不会生出万法。
问:那么,空归何处?
答:空归灭处。
问:空何以要归于灭处?
答:空若不归于灭处,则必然住空堕空。
问:如何灭空?
答:不住空堕空。
问:那么,灭归何处?
答:灭归于不生不灭处,即寂灭处。
问:何谓寂灭?
答:寂灭即已离一切相,诸有漏不复存在。
问:寂灭非佛果耶?
答:仍未觉行圆满。
问:寂灭归于何处?
答:寂灭归于菩萨行处。
问:寂灭何以要归于菩萨行处?
答:菩萨行若不以寂灭为基础,则与世间法无别。
问:何以与世间法无别?
答:因为未离一切相。
问:菩萨行归于何处?
答:菩萨行归于佛处。
问:佛归于何处?
答:佛若有所归,则不名为佛!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
狐假虎威,一边真来一边妄
--------------------------------
十年赶牛忙耕田,栽种桑麻结网缠,来日成蛾扑火去,唯留茧壳作嫁衫。
离线月儿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3-12
一归无?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禅狂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03-14
所谓一,仍为相对,一与万相对属无,一与本心本性相对属有,可以说一是凡与圣的临界线。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
狐假虎威,一边真来一边妄
--------------------------------
十年赶牛忙耕田,栽种桑麻结网缠,来日成蛾扑火去,唯留茧壳作嫁衫。
离线白头翁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03-15
问好禅兄!
哈哈,来做个非究竟答。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一归于不二。
不二归于何处?
不二归于自在。
自在归于何处?
默。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唯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离线禅狂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03-17
引用第3楼白头翁于2009-3-15 13:05发表的  :
问好禅兄!
哈哈,来做个非究竟答。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一归于不二。
不二归于何处?
.......

白兄好!
兄之所说,不容易让人理解,从字面上看,“一归于不二”让初学不易理解,因为一本身就是不二,一既为不二,一归于不二就容易让人理解成一归于一,而且,一本身也含自在成分。不过,不二若从大乘义去理解,即“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如斯之说,世间学人以及二乘学人有几多人能真正体会呢?这与禅宗祖师的“看山还是山”相契,看来白兄高深莫测啊,哈哈。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
狐假虎威,一边真来一边妄
--------------------------------
十年赶牛忙耕田,栽种桑麻结网缠,来日成蛾扑火去,唯留茧壳作嫁衫。
离线禅狂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03-17
引用第1楼月儿明于2009-3-12 16:49发表的  :
一归无?

所谓无,于究竟处(即果地)来说确实是无,楞严经有云:“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妄有生,因生有灭。生灭名妄,灭妄名真。是称如来,无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转依号。”可是,同样是如斯之无,于现在(即因地)则不可能完全说无,因为众生在因地所处的是有的状态,故将其说成无常、空,方便世人易于理解。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
狐假虎威,一边真来一边妄
--------------------------------
十年赶牛忙耕田,栽种桑麻结网缠,来日成蛾扑火去,唯留茧壳作嫁衫。
离线白头翁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03-19
白兄好!
兄之所说,不容易让人理解,从字面上看,“一归于不二”让初学不易理解,因为一本身就是不二,一既为不二,一归于不二就容易让人理解成一归于一,而且,一本身也含自在成分。不过,不二若从大乘义去理解,即“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如斯之说,世间学人以及二乘学人有几多人能真正体会呢?这与禅宗祖师的“看山还是山”相契,看来白兄高深莫测啊,哈哈。
————————————————————————————————
    哈哈,禅兄呀,我这是跟在兄后面默默的学习呢。说老实话,我一直徘徊在无明中,玩的仅仅是嘴皮子上的工夫,说无常色相容易,说真如实相之究竟处,几乎是不可能的。原因不是嘴巴皮子不行,而实在是根本还在无明中,无觉无悟呀!虽说最后以“默”来做鹦鹉学舌,貌似禅宗,实则并未明了这“默”的真义。我不过是听了说法论道的声音就从心里感到欢喜而已。唉。说个故事吧:
    爱因斯坦受邀去讲他的相对论,多次后,其司机可以将他的讲演内容背下来。一次,他说:爱因斯坦先生,您所讲的这一切,我也会,没有什么高深的。不信的话,我代替您去演讲,也同样会受到热烈欢迎和尊敬的。一向幽默的爱因斯坦答应了。果然,司机的演讲很出色,赢得了满堂喝彩。有趣的事来了,当一位学人就相对论的有关问题请教他时,他傻了。但机敏的他,指着身边的爱因斯坦说:您这如此简单的问题,连我的司机也知道,让我的司机回答您吧。爱因斯坦会心一笑接过了话题。离开会场后,司机说:先生,您的活,我干不了,我还是开我的车吧。
     哈哈,禅兄呀,我便是这学舌的司机,不过是个老实而有所自知的司机而已。虽然对大觉悟者非常向往,但可望而未可及呀。说一千、道一万,最终还是得“自己”有真正的证悟。唉,“行不言之教”,苦行力行而已矣,但这世间最难的事也在这持之以恒的“行”。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唯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离线禅狂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03-28
哈哈,白兄过谦了。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
狐假虎威,一边真来一边妄
--------------------------------
十年赶牛忙耕田,栽种桑麻结网缠,来日成蛾扑火去,唯留茧壳作嫁衫。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