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3787阅读
  • 1回复

[短篇小说]归墟,方尽欢[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月儿明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06-10
文/风尘之上 1xd6p  
R$hIgw+p[  
~Yi4?B<  
#eOHe4Vt  
P@ew' JL%  
梳头的时候,小祺问:“昨晚睡得可还好?” Ovk=s,a)K  
x0J W  
\DS*G7.A+&  
他说:“好。”想了想又说:“你不来叫我,我还不醒呢。” 7)jN:+4N  
+5*bU1}O  
7WS$fUBi  
那孩子便急了,梳子扔在案上,碰翻了他最心爱的乌深木笔筒,又赶忙伸手去扶正:“早知道这样,便不叫你。难得安稳睡一日……” By8SRWs  
=EFh*sp  
uq s   
1m"WrTen  
他笑:“叫舅舅听见你这么说,一定揭了皮去风干。哪有撺掇主子不上朝的道理?”说罢起身,自往殿外走去,一众人等慌忙忙跟上。跨出门外时头又晕沉了一下,却被突如其来的风吹得激灵灵地醒。“好凉风,果然秋深了些。”他想,“等到虫儿们都不叫了,大概当真能睡得好,不用这么一日日说话诓骗小祺。” eZ(ThA*2=t  
z~vcwiYAP  
iZy>V$Aq  
02t({>`  
五更二刻,朝官宣仪。殿上南来北往的折子,他听着,又似乎没听着。十岁登基,于今已近八年。他们跪在自己面前恭敬参奏的,其实向来与自己无关。阶下一人,蟒袍玉带,舅父摄政早在遗诏里宣示天下,他才是帝国威仪堂堂的掌权者。自己需要做的,不过是坐在这里,听,或者不听。保持表情专注,末了诚恳微笑:“烦请摄政王裁夺。” 2H.g!( Oza  
=h vPq@C%  
GxD`M2  
AH&RabH2  
摄政王也笑:“陛下明年就该亲政了,倒要跟着学学这些军政事务才好。” )m;*d7l~p  
R;Dj70g  
v[ML=pL  
G3^<l0?S  
他再笑:“有摄政王在,朕多偷得一日安闲,也是好的。” (J5} 1Q<K  
|D-[M_T5  
XjL3Ar*  
1qNO$M  
今日的朝会格外漫长,为了关外驻防加饷之事,兵户两部的人吵得地覆天翻。更觉头晕了些。及至散朝,彷佛四肢百骸都散开了,只强自收敛心神,慢慢走回自己的寝宫去。 EB!ne)X  
kHhp;<  
_?O'A"  
rz_W]/G-P  
乏得很呢。 *V',@NH#Os  
1-E6ACq  
5GScqY,aB  
b)'CP Cu*  
小祺一心要讨他欢喜,洗笔研磨铺纸忙乎一通,过来笑烂着一张脸:“人人都来求我,要你的画儿。你倒好,多久不动了?你说我收人家这么多金子银子,回头交不出画儿来,那些尚书啊翰林啊,还不要了我这条狗命么?主子啊,好歹看在我五岁进宫服侍您到现在,可帮我打点些个……” o]&q'>Rf  
l,h`YIy  
td7(444]  
})^eaLBR4  
他笑笑,把自己支起来,走到案前,伸手从乌深木笔筒里取出一只来,却又抬头看见墙上挂着那幅画,轻叹一口气,把笔放下了。小祺一张脸顿时煞黑:“做什么又不画了?” xP'0a  
'qT;Eht5  
d)-ZL*o  
xK_UkB-$i  
“你看散宜生这幅《四时归墟》,早把天下景致,人间情致写入骨髓,我再怎么画,也追不上他半点尘埃。又何苦恼了自己?” I"czo9Yspd  
:'Gn?dv|  
}O~D3z4l0  
?aTH<  
小祺于是只剩下哀嚎:“你跟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老头子比,才叫何苦!” (LTu=1  
qc,EazmU  
S\N l|U[  
ZVH 9je  
他离开书案,走到窗边,看见廊下宫人们正将新收的芙蓉花瓣一片片摆在青玉盘中,再用薄纱在上面浅浅罩了一层,单等着在秋日凉风里晾干,做成枕芯。便想了想,回头对小祺说:“咱们今日不画画,出去玩玩可好?” bgE]Wk0  
@ xo8"kl  
@Un/,-ck  
PH%t#a!j3/  
“啥?” x/{-U05  
>b\|%=(x!*  
cG0)F%?X?  
A*0X ~6W  
prS%lg>  
_)vX_gCi  
/xgC`]-  
0c"9C_7^g  
米颜大摇大摆在街上晃荡了一圈,甚是无趣。这承平天下,尽是繁华安乐景象,也没跳出个把强抢民女的恶少来给自己教训一番。只得收拾起一腔锄强扶弱的侠义心肠,摸一把开始咕噜作响的肚子,闯进一间看起来甚是好生意的酒肆。 oVk!C a  
'g<{l&u  
v,Kum<oi?  
5);"()g32  
居中占了一张大桌子,坐下,想一想,觉得不对。连忙把一只脚高高翘在凳子上,吼:“小二,把一盏酒来吃吃!牛肉花生米要多多地!” oAN,_1v)  
p?Ux1S  
i88 5T '  
!4^Lv{1QZ  
不多时,笑容可掬的小二便拿着两个精致磁盘,一壶一杯送上来:“姑娘,这是本店自产的桂花酿,最是温润醇厚,不醉人的。姑娘慢用。” bp8sZK"z  
|a[" ^ 2  
5<GeAW8ns]  
2PPb  
米颜丧气地把脑袋垂在桌上——为什么是个人就看出姑娘我是女扮男装! cc=_KYZ1k  
@CR<&^s5V  
"6WJj3h N  
#.]W>hN8\  
那少年走进来时,她眼都直了。“呀——真好看真好看。”她想。她就这么盯着他,带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径直走到临窗的地方坐了。叫了两三样小菜,一壶茶,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两个人散淡自在地聊着什么,听不真切,只是那少年浅浅微笑的模样,当真地好看。 fUq}dAs*K  
wuCZz{c7  
b+AxTe("  
@/01MBs;  
米颜知道自己着实发了花痴。 DKlHXEt>  
D@{m  
2,|@a\H  
&8%^o9sH  
米颜忘了自己的桂花酿花生米,人家却谈笑着吃完了一顿饭。小二过去结账,却见那小厮顿时涨红了脸,看了小二半晌,又转头对着他家少爷艰难地咧开一个笑:“那个,公子,您老人家有没有带银子出来?” y </i1qM  
oe9S$C;$'  
/3"S_KE1@+  
zZ<~yi3A9  
然后米颜看见那少年白生生一张面皮,一点点地红上来。呀呀,这是遇到吃白食的了。她想。若在原先的设想里,必定是要跳出去教训这二人一番,替店家寻回公道。此时却是心念陡转,起身叫道:“小二,那桌客人的帐,我来结。” -%VFC^'5  
S[rfcL"  
T(qHi?Y  
,5sv;  
一场尴尬化解,小二滴水不漏地恭敬着退开。那二人对着她走过来,米颜只觉得自己心头跳荡着些什么东西,高兴又难受着。那少年开口道:“多谢姑娘相助。” b` 9Zin  
#)6 bfyi-  
6~k qU4lL  
SYOU &*  
呀,他也看出来我是女的呢。米颜想。却不知道说什么,嘴一秃噜,却出来一句:“江湖儿女何必如此拘泥。”然后悔得只想抽自己的嘴巴:对面这位连出门吃饭都不晓得带银子的,哪里能是他娘的什么江湖儿女? %N<>3c<8P  
0g@*N4  
} M\G  
_..5G7%#%  
少年道:“出门匆忙,不曾带得钱物,叫姑娘笑话了。这里是我自小身边带着的一枚玉佩,姑娘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495(V(+5  
t2%gS" [  
,!^w  
vf_pEkx*wD  
米颜想不起来要拒绝,只傻傻地将那块系着明黄丝绦的玉佩接在掌心,一点点沁凉过后,手心又生出淡淡的温来。恍然收神,才发现那少年并那小厮,已走得远了。 dU"C=c(w\  
'8Lc}-M4  
Yf^/YLLS  
k Nw3Qr  
“哎——你叫什么?” B.[5N;c  
<Xj ,>2m;  
[$GQ]Y  
GEf[k OQ  
那人回过头来,对着她一笑:“方尽欢。” z0&I>PG^  
WN?meZ/N/  
nnO@$T  
('px X+  
她想,哦,方尽欢。真好听的名字。生当尽欢。 O/R>&8R$  
#3u471bp  
OECXNx  
4) nQBFX  
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那个十岁登基的小皇帝叫什么名字,比如某一位一心想做侠女的姑娘。她甚至有时候想不起来自己叫做米颜。 DV~1gr,\  
[f'DxZF-  
jNNl5.  
WH$ Ls('  
uy;3s=03^  
ZvO:!u0+"  
ARu^hz=  
G:rM_q9\u  
第一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小祺终于逮着一个机会,在太医正那里撒泼打滚逼出来那些老苍头原本抵死也不敢对他说的话,然后寻到御花园无人的角落,大哭了一场。哭够了,再狠狠抹掉眼泪,直挺挺往那人寝殿中奔去。 jWW2&cBm\  
F'#e]/V1  
qQ6NxhQo  
&4DV]9+g  
黎明的时刻,再去叫他。这会子已经不用上朝了,每天睡着的时候,倒比醒着的时候多出两倍。只是每日五更,他必定要挣起来,从乌深木笔筒里抽出小祺每日洗好的笔,临摹那幅《四时归墟》。秋尽冬来的时候,四时已得三季。小祺便看着彷佛天地重生一般的春和景明、盛夏繁花、萧瑟秋声,在宣纸上逐日晕染、点点绽放,只觉得胆战心惊。 8`qw1dF  
_H8)O2mJ  
}Gz"og*8  
X>|.BvY|  
这人,是要耗尽些什么?又留待些什么? )-a_,3x%j  
3G8uXB_`}  
M3F8@|2  
y9)l,@D  
然后,便是久久地停在宣纸最后几分的空白上,日复一日,不曾落笔。 ]-fZeyY$  
0 q3<RX>M%  
kx UGd)S  
cW GU?cv}  
“怎么不画呢?” " ^eq5?L  
Ol%*3To  
v}Aw!Dv/  
bo -Gh`  
“不想糟蹋了,还不敢呢……恩,没想好。” gCm?nb)  
9vj:=,TNu  
!eTS PM  
IkZ_N#m  
朝中事务,早就抛下了。如今连过场都不须去走。反正这么些年,有摄政王在。他文韬武略雄奇,胸中沟壑万千。帝国昌明景象,全在他掌握之中。有时候就想,果然该是他坐在那个椅子上,才对。 p.}[!!m P  
G[^G~U\+!  
bn(Scl#@K  
&4%J35~  
今日又是拿着笔看了半天,依然点墨未落。小祺待要催他上床去躺着,却听见那人说:“梳梳头吧,今日舅舅要来。” aKUr":z  
:cEe4a  
gdZVc9 _  
lKD@2  
于是细细帮他梳头。又问:“昨夜睡得好吗?” Gehl/i-  
H.mG0x`M"E  
1G;Ns] u  
yy74>K  
依然是那个微笑的回答:“好。” :&-}S>pC  
V<pqc&f .  
JT9<kB/07  
614/wI8(  
摄政王来时,小祺小心地服侍过,再知趣地推出门去,把一干宫人轰得干干净净,自己一屁股坐在门口,放肆了胆子,听。 7jbm w<d)9  
QX=;,tr  
HXHPz 4  
.8!0b iS  
“身子尚需调理,就不要再画了吧。” }x1IFTa!  
\>`$x:  
o#) !b:/  
ejY5n2V#=  
“那年舅舅把这幅画送给我做生日礼物,我一见之下,就欢喜得很。想着若有一日自己能把它临摹下来,哪怕万千神韵只得毫厘,也是好的。从前不敢动,怕腌臜了它。现在……说不得,再不动,怕是来不及了。” f4T0Y["QA  
MEnHC'nI  
\X.=3lc&  
"4hpU]4j  
“这话如何说起?” 5l/l]  
o>-v?Ug  
*b{lL5  
cu`J2vm3  
“呵呵。舅舅,这个乌深木的笔筒,是在这画之前一年,舅舅送我的另一件礼物。您说过,这乌深木,千年难得一见,本是安神养性的神器。” Z"|P(]A  
7jH`_58  
Cj 2 Xl  
{3(.c, q@  
“你自小身子就弱,我只盼着笔筒真如他们所说功效非凡,于你有所补益。” 0s9z @>2  
q VdC?A|  
RL Zf{Q>  
*/^2RZg|W  
“再说这画吧,《四时归墟》。前朝散宜生遭逢大变,隐居归墟,临死前将山中四季,尽皆入画,人只道他笔端精妙,这画倒比归墟实景更美。我却从旧书堆里无意读来,说是散宜生生前极爱一种丹宁草研磨所得的颜料,其色红如鲜血,灿烂夺目,以之入画,非一般丹砂可比。更奇特的是,丹宁草本身,又是一味益气养血的绝佳药材。” k\#-6evT  
mHEf-6|C`  
@fH&(@  
Kxl,] |e>  
“你且好生休息吧,这些掌故,改日身子大好了,再一一说给舅舅听。” "8muMa8Q%  
CFJjh^ ~=  
#xP!!.DF(  
Xs>s|_T  
“是。舅舅走好。” ~` \9Q  
SE^b0ZV*x  
q^N0abzgP  
PyMVTP4  
*F szGn<  
wt}%2x} x  
!)%>AH'  
$Pd|6  
小祺睁着眼睛看到黎明,听见屋外雪落的声音。他想自己真是越来越奇怪了,竟连这样细微的声音也听得清楚。隐隐听到里头轻微的咳嗽声,估摸着那人又要爬起来,拿着笔发上一阵子呆,赶忙从被窝里钻出来,披上中衣推门进去。  L%WME8PB  
t$K@%yU2  
GOf`Z'\xt  
|"R_-U  
却狠狠地吓了一跳。 >I4p9y(u  
qX5yN| A4  
(T|TEt  
6 u-$  
那人双目紧闭,脸色紫金,双手撑在书案上,似乎随时要倒下去。狼毫撇在地上,衣角也沾染了墨汁。赶忙抢步过去,却看见那原来一直留着白的左半边宣纸,不知何时添了数枝殷红夺目的红梅,在白茫茫一片的雪地里,几欲从纸上喷薄而出。刹那间心神恍惚,竟然不敢多看。 dn ZzA  
WR/o @$/  
}bf=Ntk  
7}4'dW.  
那人睁开眼睛,疲倦地对着他一笑:“画完了。” jzs.+dAg  
bLgL0}=n  
H8@8MFz\  
e74zR6  
心疼得刀绞一般,只想骂:“你是皇帝诶,就这般作践自己!” T><{ze  
AF^T~?t  
g(aZT#ii=  
/+V Iw`E  
却对上一个抱歉的眼神。那人费劲力气,将案上乌深木笔筒操在手里:“这是神器。乌深木。” vUNisVA  
M`GP^Ta  
w |_GV}#_  
*5'.!g('  
小祺点头:“我知道……你上床去躺着吧。” h#i\iK&A  
W wuZ(>|  
}e 9!xA  
W>B^S  
那人又指指墙上的画:“那个也是,丹宁草。” Jf7frzw  
$I@GUtzjp  
z{:-!oF&CB  
xCWz\-;  
小祺说:“是。天下人都知道。” B^fT>1P  
q$[n`w-  
nnwJ YEi  
22 &'@C>  
那人突然眨一眨眼,唇角又牵起浅淡的笑来,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对他说:“小祺,告诉你个秘密……有一天我无意中翻书看来,说是乌深木,遇上丹宁草,这两大神器合在一处,却能生成天下至毒,一点一点,沁入心脾,三五年后,大罗金仙,也救他不得……” 3JO]f5  
ACg;CTB b  
zI^]esX!2_  
xzsdG?P  
小祺呆在当地,却看见那少年清淡淡地笑给他看,仿佛无比畅快,彷佛刚才所说的,是一个至美的梦,而梦的全部,尽皆为他所有。 ,zhJY ?sk  
!^w E/  
P(,?#+]-  
_V2xA88  
旋即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直往后倒去。小祺心胆俱都散乱,只能张皇着将他紧紧搂住,伸手想去擦他嘴角领口的血迹,却又不敢。再颤抖着手伸向那画,在那红得惊心的梅花瓣上用指头一点,又放入舌尖轻舔,整个人几乎立时碎裂当场,只剩下一声嘶吼,几乎连心肺都要喷将出去: *27*>W1  
k()$:-V  
ml6u1+v5  
d$t40+v  
“来人啦——” ",yc0 2<  
MSw$_d  
M f~}/h  
EON:B>2a  
"%qzj93>  
KC`q#&dt  
eJ0?=u!x  
mN |r)4{`  
清晨的时候,米颜又偷偷溜出家门,去喝那一碗想了很久的糊辣汤。然后听见杂沓的马蹄声响,甲胄外罩了白纱的军士们骑在马上,将两旁路人挥鞭驱走。然后白幡素衣的浩荡仪仗经过身旁。就在那纷乱的场景里,她却分明听见自己胸前一直挂着的那块玉佩叮地一声掉在地上,等她惶急低头看去,却只看见万千坚硬的碎屑,散在众人的屐履之下。 Djq!P  
#bX9Tu0  
(wRgus  
Fqy\CMC  
她哇地一声哭出来,跪下身子试图捡拾,却又似乎在泪光中瞥见仪仗最后一辆车上,那个面容淡漠的年轻人,似有似无投来的目光。她恍惚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 !|ak^GE:(%  
]:>,A@7  
f| _u7"OX  
Rk!X]-`=  
又恍惚想起,似乎,还见过另一个人。 WHXj8*]6  
Ar*^ ;/  
tgA |Vwwk  
*7ro [  
腊月十三,皇帝薨。此时,距离他可以亲政的日子,不过三月。 m kf{_!TK  
0*x?  
(SA*9%  
RhmVHhj  
遗诏中,传位于摄政王。这一点,大家都想到了。遗诏又说,不葬皇陵,只要乌深木笔筒和两幅《四时归墟》,随葬于归墟顶,前朝画师散宜生的墓旁。这一点,大家都没有想到。 {?hjx+v[  
X-F HJ4  
?='9YM  
Ngnjr7Q={T  
小祺自请前往归墟守陵。新皇恩准。封了他浩大一个官衔,小祺三呼万岁,叩头谢恩,自顾下殿而去。 [F EQ@  
=C)1NJx&~  
Din)5CxFX  
Y\sjm]_  
新皇看着他直挺挺走过金阶逐渐远去的背影,恍惚想起十年前,他进宫去陪自己做了皇后的妹子喝茶闲话,经过一个小小的庭院时,瞧见山石上睡得正香的一个小太监,脸上却画了墨痕尚新的一只王八。他笑笑,抬头,看见远处一个慌慌张张的小小身影,手上的画笔犹在滴墨。那时阳光灿灿地铺下来,铺在那奔跑的孩子披散的发上。他在阳光下慌不择路地跑远,那阳光就一路追着他,追着他闪着金色光泽的发。 90}B*3x  
KL4/"$l]  
    他跑得多远,那阳光,就跟去多远。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月儿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6-10
风尘祭 SLW1]ZaG  
不求明月弦三弄 =Oy,SX  
但为风尘酒一杯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