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20932阅读
  • 25回复

[本版公告]原创64集电视集剧本《人。素》第1——64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廖政权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07-20
人素 =)y=39&;/  
$;%dQ!7*  
——六十四集电视连续集剧本 QG=&{-I~[3  
作者:廖政权 -,#LTW<.  
(KxL*gB  
主题歌词 `L=$ ,7`  
《同行》 )pXw 3Fo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nC5  
要珍惜自己。 afMIqQ?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hFjXgpz5  
要为他为己。 oIM]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uv2!][  
要实实际际。 8fdK|l w  
我们在蓝天下,自在; P$)9osr  
我们在地球村,勤快; IrXC/?^h  
我们在人群中,仁爱。 d*1@lmV*  
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 _-Aw`<_*-  
同呼吸,共做人; jjz<V(Sk  
同步走,路好行; RN3w{^Ll  
欢歌笑语,合格公民。 C|W_j&S65  
^C):yxN P  
片尾歌词 =YZp,{T  
《好好过》 -j]r\EVKS  
天长地久,时光在流; g;v{JB  
今生今世的我,把握主流; ,`/!0Wmt  
天高地厚,山高水也流。 t wtGkkC  
你所做一切,百姓记心头。 )@1_Dm@0b  
实实在在地生活,踏踏实实地走过,不要自己折磨。 cdzzS?$)  
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我们一起活。  9<[RXY  
世界中的你,世界中的我, ,!%[CpM3  
我们一起生活。 5>}L3r>a;  
大地有我,我不白过,彼岸的那头,众生开拓。 rS(693kb  
世界中的我,我不白白渡过;朋友哇!来到世界做点什么。 8"8sI  
qUpMq:Uw  
Ms^Y:,;Hi  
'f;+*~*L  
PJA 1/"  
时间:现代。从春至秋。 2+"#  
地点:城乡结合部。 Q6.},o  
人物:鲫鱼 男,二十五岁,1.60米高,短发,朴素,乐观,副食店老板。 M5 Pvc  
国益: 鲫鱼的妻子,二十二岁,瓜子脸,1.65米高,黑黑的头发常扎在一起。 G'{4ec0<{  
余哥:鲫鱼朋友,市育才小学校长。 Sfh\4h$H  
其余人物见集中。   g%RL9-z  
事件:本剧以鲫鱼对为人之正道的探索为线索,收录了鲫鱼在城乡结合部当副食店老板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其中大大小小的故事,或幽默或沉重,都透露着鲫鱼这一个普通生意人的正直、诚实、乐观的处世态度和谦虚好学的学习态度,乐在人间。 j6IWdqXe  
构思:我是将我几十年所看到的,把它写下来,我想的是一个二十五岁的人,应该具有的本色。我在社会上遇到很多事,我要去回想,也是一个人对人生经历地总结。所以我以记录片的手法,按春天播种,秋天丰收的时间段反映出来。目的是能使人们踏踏实实生活,做一点有意义的事,不为世人讨厌,快快乐乐的渡过自己有意义的一生,有回味无穷之感。更有醒世作用。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场次我都印象深刻。虽然我写的顺序有点和其它集本有所不同,我想的是这样要自然点。全部使用新演员,口齿要清楚,在其它影视集中,总有观众听不清楚的句段。要使其中的每一个故事,观众看了后有一个真实感,而不是戏言,一切处于自然,可信度就高,社会效益就更好,这才是我的初衷。主人公俩口子晚上在家的戏多了一点,我主要是突出一家人晚上是怎样地生活,当今晚上的俩口子是晚上到处各找刺激。使之家庭矛盾多。每一个故事我都有一个影子,所以有真是感。我用第一人称的写法,把自己融入在其中来写,更增加故事的真实感和可信度,对观众有一点帮助。有晚上睡觉,心静悄悄。天亮起床,人间天亮。家家和谐,大地风流的内心实在。整个内容是我内心要表达的。有四成是我的经历,五成是我所见,一成是我想到的。 I.q nA  
编排: 我作为一个电视观众时,认为在看电视地休闲中,轻松地获得一点什么。所以我写的就没有场次切换,一个镜头摄到底。传统的电视是在平凡切换场次,观众没有闲心来等你那个悬念,还有可能骂你两句就换台了。我在构思上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我是以一个记录片的顺序来创作的。每一场都是主人公经历的,真实感更强,观众的认可度就更高。 F!'b_ gmz  
故事梗概:主人公鲫鱼小时候生活在农村,高中毕业后进城做零工,由于自己诚实,被一个私立学校老板余哥发现,对鲫鱼来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在余哥的帮助下鲫鱼在城里安了家,买了个二手房,结了一个比自己更漂亮的妻子周国益,还是国家干部的女儿,婚后开副食品店,送货下乡的所见所闻。 )Hl;9  
重点就是鲫鱼在开副食品店所接触到的各类人和事,鲫鱼都是风趣幽默、谨慎的面对。面对女色地诱惑他幽默,萍萍多次诱惑要鲫鱼陪她,鲫鱼用“赔”来跟她说:“你去买个人生意外保险,才能得到赔(陪)你。面对杀人犯他谨慎,以智取胜,晚上三个杀人犯闯入鲫鱼的小店,要食品而逃,鲫鱼用一个接完电话的机会顺便播了110,把手机放在上衣口袋里,一边给杀人犯拿食品,一边介绍自己,其实是说给110听,几分钟就被抓。面对其它犯法、违法者他风趣幽默使之改邪归正。更为和谐的是一个60多岁的廖政明不孝90岁的妈而非常人性化地“修理”他,使之痛改前非。廖正明恶骂母亲被鲫鱼听到了,鲫鱼说:“廖正明你帮我个忙,我为了得到煅炼,你坐一下被告,目的是为了使我得到煅炼”。廖正明信以为真,在廖正明家鲫鱼说要廖正明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廖正明不信,鲫鱼的理由是通过网络发布你的恶言,可能网上一天就有10万人说要杀你,虽然法律没有那一条,恶言骂母亲要在监狱里待一辈子,但法官不可能不听一点百姓的呼声,廖正明服了。  面对百姓他和蔼可亲。有鲫鱼在,别人有矛盾都会幽默化,有时不说一句话,就是一个动作也能使在场人开怀大笑,化解矛盾。总是以向别人学习的心态面对周围人,更有咬文嚼字的乐趣。 J%3S3C2*m  
鲫鱼好学,在和别人的谈话中总想学到点什么,听说乡下有两位老前辈算仁者,鲫鱼去请教,得到了什么是道,什么是德,悟出了“净纸以行”用一张干净的纸,写出每一行干净的人生。 &[qL l  
鲫鱼在跟余哥交往中,深谈做人、教与育、求学与引导,在这里提出了一些实际的观点,有助家长、教育界参考。 e!G I<  
在与黄医生接触时,要告诉观众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使两者相互理解。 F}2U8O  
在与农民兄弟交往中,看到的是纯朴,田间地劳动人民能感受到江山如此多娇。刻画出常老辈还具有世界专利的发明。 t<~riFs]  
给贪得无厌者降温——人无横财不负,(一切负面影响),减少我们生活中的矛盾心理,踏实才能快乐一生。我们生活在一个温保的社会里,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更好的为社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使我们生活在一个勤快、自在、仁爱的人群中。学海无崖乐在中。 GkaIqBS  
由于鲫鱼不贪,各种骗局都能使他破解。在卷入高水平、高层次地传销旋涡中,油头粉面的吕平女士,讲出了一翻哲理(洗脑词):“商务院院长杨仙和四个研究生,研究出来的科究成果,在我们公司发杨光大。美国在二战期用这种几何倍增法,扭转了它长大十年的经济危机,你就是一个蠢才进了我们公司,我们也把你顶升为天才,要你享受荣华富贵”。都被鲫鱼平时好学所掌握的知识驳倒。鲫鱼听完第一堂课就打 010114和010110查,没有一个商务院,鲫鱼心中就有数了,美国这几十年为什么不用几何倍增法,它要去搞科研,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进入你们么司,每一个都享受荣华富贵?鲫鱼坚信要吃饭就得插秧,你们那个叫游戏,有两个口的吕平溜了,参加传销的人醒了。 n=L;(jp<j  
后来鲫鱼的妈在农村做50岁生日时,妻子当成了一个普通的亲戚,给了一百元钱,这时鲫鱼才回想到婆媳关系难相处,闹出了一个大笑话。在余哥理解的语言中,使他们退一步,终于海阔天空。 -Ufd+(   
总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个提醒,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给人一种回味感。 kHm1aE<  
本剧是我人生经历地回忆,生活气息浓厚,也是表达我的思想,四成发生在我身上,五成发生在我身边,一成是我想到的。我抛出的是——人的本色。使观众看后更有仁爱之心。 DIkD6n?V  
每一个人物、场景我都历历在目。 fw|r{#d  
每一集的开头: D0~WK stl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s7D_fv4e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LZj6'  
[旁白]  故事就在你身边,也可能就在你身上。 "z=A=~~<{  
每一集的结尾: xQk]a1  
[旁白]  呵呵!你是屏幕上的哪一位?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个“玉”了吧! Ys+Dw-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搭”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of(,p   
[旁白]  下集屏幕上出现的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Y H 2i V  
知 道: 歌词曲,安排在每一集开头结尾的镜头、字幕、旁白中。 UacN'Rat  
Xd)ba9{  
知 道 V*=cNj  
┃:1  2  3  4  | 5  6  7  ⅰ| ⅰ  7  6  5 | 4  3  2  1:| C: kl/9M@  
   东  南  西  北   上  下   左  右   天  上   地  下  人  群  中  哦! )N)ziAy}  
$#]?\psf  
哦:表示领会、醒悟。所有的人都明白了。 k{c~  
:e+GtN?  
T2Y`q'  
第 1 集 (g7nMrE$j  
歌词曲 《知道》 7Mo O2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JSGUl4N  
[字幕] 作者:廖政权 &RROra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P92:}" )*>  
[远景] 晴空万里,阳光旭立。万物复苏,铁树开花。清晨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金色的光辉照耀着大地。一条蜿蜒曲折的水泥公路,无限遥远,两旁青山绿水。工厂里,工人紧张工作,机声轰鸣。田野里农民在繁忙地劳动,一幅丰收景象。 jU4Ir {f  
[近景] 一条两百米长的新街,属城乡结合部。在白色的一块3.6米长,1.0米宽的广告牌上,用红色宋体字写的《佳营副食品店》,挂在我的门面上。30平米的店内整洁,各种副食品整齐的摆放。 Uj!L:u2b  
二手房,第三层楼,两室一厅,客厅里,沙发前是透明玻璃茶几;对面是电视机,墙上白纸黑字写的“仁爱之心爱人”。窗前写字台上白纸,墨汁、毛笔。进门醒目的位置挂着“道德”,卧室里挂着“悟道”。 Qz$.t>@V=  
[画外音] 我叫郑权,出自农村的一个贫穷山沟。高中毕业后未考上大学,我五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人抚养我。根据我的具体情况,我选择进城做工。认识了不少的人,还交了些朋友,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更了解了这座城市。我也有点长大了的感觉。 ko, u  
朋友们习惯叫我鲫鱼——一个最普通的男人,今年二十五岁,我得到了朋友的大力帮助,尤其余哥在经济上给我大力支持,精神上给我帮助,并支持我开个副食品店。据我的情况,定为我婚后的春天开业。 .0a$E`V=D  
我的妻子叫周国益,多数时叫她国益,今年二十二岁,她在城里长大,初中文化,父母亲都是国家干部。对我而言,知足了。开业时我没有搞仪式——放鞭炮不安全。只要我心中有客户,只要客户满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有了这种思想观念去经营,我想会有好结果。我想将我的人生经历记录下来。哎!要是能“净纸以行”在干净的纸上、每一行字都能记录下我干干净净的一生。故事可能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l[.pI];T  
?VzST }  
001《佳营副食品店》 # 0#yo\McZ  
我刚到店门前,老爸(岳父,不到50岁,中等个儿,短发,长脸)来了。我忙说:“老爸好!走,去吃早饭,国益都还在吃。” qQ|v~^  
老爸:“我吃了。” qvab >U`  
我把家里的钥匙给老爸:“您在家里看电视嘛!”老爸接个钥匙,我就去开店门。来了一位高个子老大爷,背着一个筐,笑着对我说:“你好哦!鲫鱼你生意还做得不错。” ikofJl]9  
我笑了笑:“不正读‘歪’。不好读‘孬’。不错读什么。”我和老人都开心地笑了。我点点头,右手示意老人坐。 P [gqv3V  
老人也用手比划了一下:“我随便看看。”买货人陆续来了。 O@EpRg1  
国益买米回到店里:“买了三十斤大米,我想多买点怕拿不动。” \E0Uj>9+[  
我看她放下来,像没有三十斤,我说:“你称一下。” b~cN#w #  
国益一称:“怎么才二十斤呢?我看见他称的三十斤。没事,我去找他。” qL3*H\9N  
我忙说:“算了算了算了,以后注意点就是。”这时坐机电话响了“您好!我鲫鱼,请讲。” 347p2sK>  
“你鲫鱼吗?我是国生。” MSsboSxA  
我说:“好!我是鲫鱼,请讲。” ?r#e  
国生:“过两天我妈满六十岁,有三十五桌人,你应该知道需要些什么东西。” 9>\s81^  
我说:“知道,就是烟、酒、糖、饮料、各种作料,白酒拿个五十瓶,啤酒二十件。都拿中等的嘛!” 9:IVSD&"Rf  
国生:“不关事,你看着办就是。” q:+,'&<D  
我问:“嗨!你怎知道我的电话呢?” c54oQ1Q&"  
国生:“是余老师给我说的。” aI{Ehbf=  
我说:“哦——,今天晚点我给你送来,‘大房子’好吗?” c-(,%0G0  
国生:“好!麻烦你。” 4siNY4i"  
我说:“不麻烦,不麻烦。” I6,'o)l{_  
国生:“就这样,再见。”  yl0&|Ub  
我说:“好!再见?”我放下电话。我自语:“好像对我还放心。我具体咋办呢?” D6=Z%h\*  
国益:“你给他熟不熟?” >RZ]t[)y  
我说:“我就是不熟,所以我暗示他,我把货送到大房子。我不那样说,未必我去说,我不认识你,你是哪个。” uLX5khQ  
国益:“有可能,除非三岁小孩。” %{ WZ  
我想了想:“嗯! 有了,我给他多拿点去,什么都可以多拿点去,他要不完我可以卖给其他人。我知道是个大房子,有几十户人,货都送上门了,方便,我们又不会卖他的高价,万一卖不完,拿回来就是,反正自己有三轮车。好,就这样,下午清点货。” <Z GEmQ  
老大爷看了看我的货后:“鲫鱼!你还卖得多齐全,你摆得整整齐齐,又干干净净,我都不好意思动手拿你的来看。” -e0C Bp  
我怕老人听不清,我慢慢地说:“老人家! 敬请光临,还请老前辈多多指点,俗话说得好,——凡事要好,需问三老。” (WZKqt)S"o  
老大爷:“鲫鱼!我看你像个老板,你还年青,好好干,实实在在地干,你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我们老百姓就是喜欢实实在在的人。” ]k~Vh[[  
我玩笑道:“我就该明明白白地做事?” O92a*)  
老人笑了笑,指着我说:“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4  
我微笑着慢说:“谢老人的经言。” yem*g1  
老人笑着,指着白糖: “五斤。” !#cZ!  
我拿了一袋十斤的白糖,放在称上:“国益称一下,我要去买菜。”我又对老大爷说“老大爷,国益称给你,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q Z"W6&&  
老大爷:“没事,你去忙你的。” <<F#Al  
我给国益说:“老爸来了,在家看电视,我去买菜。”我说的普通话。 9D74/3b*  
国益笑着 ‘打’ 了我一下:“哎呀! 老爸来了,你都不早点给我说。” w`XwW#!}@$  
我瞪着国益,小声地说:“这是店子里,别动手。” -x )(2|  
n0:+D R  
002 农贸市场 # Z5~dU{XsT  
我走到鱼池旁,有人在问,也有人在看,也有人在买。在我跟前,有一位女性,蹲着在鱼池边选鱼,左手腕挂一个塑料包装袋编的提篼。我问卖鱼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老板!鱼有多重一个。” Y1AbG1n|  
小伙子:“有两斤多。” 9Vk61x6  
我说:“我称一个。多少钱斤?” &:L8; m  
小伙子:“三元。” pPCxa#OV  
我忙说:“谢谢你!称一个给我。” ;3\F b3d  
小伙说:“你选!” uW;Uq=UN  
我说:“有什么选的,每一个都能吃,你随便称一个都好。”我在包里拿钱出来时,看到蹲着那位女性,放了一条鱼在提篼里。提着就走了。我看着她,她戴着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不过三十岁,烫的长发,比我还高一点。我真是认真的瞧着她走了二三十米远。 [k-7Kq  
鱼老板带开玩笑:“嗯! 别看到心里去了,看到别人漂亮就不眨眼。来,你这条鱼,两斤半。” (#c5Q&  
我只是感到好笑,鱼老板看到我笑,他也跟着笑。我想到不是一条鱼的事,我又感到可笑。鱼老板看到我笑的样子他更加好笑。 ScGmft3A  
我将钱递给小伙子,我点头:“你好!” 我又去买了大葱,排骨, 刮了一个兔。 Kox~k?JK  
[画外音] 是怎么回事,她戴着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还把自己打扮得那么亮眼,居然拿别人一条鱼,几元钱至于吗?* idO3/>R [  
tY# F8a&  
003店里 # w5|@vB/pj  
我买菜回到店里给国益:“我卖了排骨,做糖醋排骨嘛!”我去拿白糖 “嗯! 你又卖了五斤?” )0}obPp  
国益:“没有,就是你先卖给老大爷那五斤。” *DNH_8m  
我说:“还有五斤呢? 我拿的一袋里是十斤。” cuKgO{.GH  
国益:“啊? 我以为是五斤,我都给他了。” X4/r#<Da  
我说:“我都放在称上了,你都没有称一下?” O/-OW: 03  
国益:“没事,我去找他,可能他还没有走多远。” X@D3  
我说:“不不不,算了。 以后注意点就是。” \Fe5<G'v  
国益:“他拿一张五十地给我,我补了他四十,白糖我一下都给他了。” :- 5Mn3*  
我说:“算了,你把菜拿回去。老爸在屋里,差不多该做饭啦。” Ud9\;Qse  
国益:“好!我回去做饭,今天第一天做生意,可能人不是太多。”国益走了。 o. _^  
我个人乐着自言:“我今天第一天,就有电话订货,我得问心无愧,使人家满意。” h}d7M55#|  
先买白糖的老大爷回来:“鲫鱼,你的白糖有错。” Jzj~uz  
我忙说:“对不起,老人家……” kO#`m ]  
老人:“背起感到重了些,我去称了一下,有十斤重,钱,你又收的我十元,所以我觉得你少收了我的钱。” ,jWd?-NH  
我说:“谢谢老大爷! 称白糖给您那个是我的爱人, 工作还不熟练。 谢谢老人家的谅解。” w\ :b(I  
老人家又拿十元钱给我:“十斤也行,反正都要吃。” ? `KOW  
我问:“老人家, 你住在哪里。” 1`t?5|s>  
老人说:“我就住在大房子村。”进来一位40来岁的帅男,在看货,想买什么的样子。 57>ne)51  
[画外音] 其实我知道您住在大房子,要不然您咋知道我叫鲫鱼。我是想找一句话来说,加深点我们的印象,不是我们就更亲切呐。* \7/_+)0}'  
我说:“对不起, 请老人家谅解。” m #QI*R XP  
老人说:“没事!才开业,业务还不熟,多一段时间就对了。好!我走了。”老人点头后走了。 >G2-kL_  
我说:“欢迎老人随时来耍。”老人回头一笑。 S$52KOo  
进来一位60开外的老大爷,招呼帅男:“贵申!你儿子回来呐?” v s|6w w  
贵申一看:“嗨!周姨父?走了一个星期呐!” "v!HKnDT  
姨父:“你没有去找他,初中该毕业了吧?” hX%v`8  
贵申:“是!初中毕业了,他们男男女女的一起出去耍。” h<ctW>6v  
姨父:“还男女?这些要大不小的孩子出去给你闯点祸回来你咋办。” !9LAXM  
贵申乐意:“不关事!我喂的是儿,不会吃亏。”姨父傻了眼,贵申愣着周姨父“咋啦?”姨父转身就走了。贵申自言:“什么呀,姨父?你管得周到,我没有给你说清楚嘛?我喂的是儿,吃不了亏。我还没有给你说好,我马上就要升官了,你真是的。我就要买瓶酒回去高兴一下。” 买了一瓶走了。 `Mn{bd  
[画外音] 什么意思,你说这话也是人说的,你喂的是儿,不会吃亏。我想你也是离我店不远的人,我总还有可能见到你。* 7WfirRM  
我看时间,十二点十分,下着零星小雨, 我自言:“今天中午就关门,回家吃午饭,时间差不多了。这半天还可以,我能做一个销售员。”笑嘻嘻地回家吃午饭。 zHc4e   
$CwTNm?  
004我家里 # V<NsmC=g  
我一进家门,老爸一个人在看电视,我说:“老爸好!” M|E2&ht  
老爸点点头:“好!” nh&J3b}B!  
我看厨房,国益不在,饭也没有做,我买的菜也没有做。我问:“老爸! 国益呢?” ~iR!3+yg4  
老爸:“国益拿着雨伞出去买菜了。” v!{'23`87  
[画外音] 我只好等一下,不知道国益是怎样安排的。我给老爸倒杯水。 * hzuMTKH9  
不一会, 国益提着一袋菜回来了。她先问我:“你做了饭没有。” @F(3*5c_Y  
我一想:“还做什么饭,出去吃馆饭。” ; LF)u2x=  
国益眉头一纵:“哎呀! 我先去买菜, 把伞搞忘了,没有拿回来,我去拿。 哦!我去拿雨伞,我去拿雨伞。” XC/]u%n8](  
我说:“算了算了算了,把饭吃了再说。是!不下雨了就容易忘记。”我看着老爸“走!老爸出去吃馆饭。” 1y)$[e   
L`HH);Ozw  
005餐馆里 # z7@(uIl=X  
一进餐馆,国益还真有点当家作主的气质和当老板的风范:“服务员,把菜谱拿来。”国益拿过菜谱“一包烟、三个凉菜、三个炒菜、 一个蒸菜、一瓶好酒,沏三杯茶。” x8pbO[_|  
吃饭时,老爸:“有的烟利润还是很高的,吸烟的人不一定识货,区别也不大,有的烟利润可对翻,这个烟,就是很难说真假,假烟也可能合一部份人的口味,只要合了他的口味,他就说你的烟是真的,你们多做一段时间就熟悉了。高档烟多数都是买给别人吸。有些酒的利润也很可观。你们要了解更多的行情。”我害羞的听。 StdS$XW  
[画外音] 我从小就少父爱, 现有岳父大人关心我,我感之不尽。但我听了两句话,使我得睁大眼睛好好地看你一眼,使我多少对这位国家干部的岳父大人,还有点……我该怎么说呢?我感受不到高利润的喜悦。* D8@n kSP  
我眼看餐馆里的每一个角落,仰起头看天,又俯视地面,我拿起酒杯,满上酒:“老爸!我年幼,在以后的工作中,我这个缺少父爱的幼子,请老爸多多指点,我衷心感谢。” jsNH`"  
老爸:“社会上的事情相当复杂,你一辈子都学不完。不关事,都到了这一步,我会慢慢地教你。”我们边吃边聊。 qLQ <1>u  
我说:“那我就谢谢老爸了,来!我敬你一杯。”举起酒杯“这一杯干了。”一口干了“来老爸我再给您满上。我就对不起了,我不能喝了,下午我还要去出车,送货下乡,希老爸理解。” T}L^CU0  
老爸:“不对哟,怎么也得喝三杯。” ,67"C2Y  
我说:“我们是一家人。自家人,能喝多少喝多少,长辈应该理解我才是。我下午出车走乡村公路,应该叫我不喝。” ADv^eJJ|  
国益挟着菜,看着我:“鲫鱼!” di6B!YQP  
我忙站起来,拿过酒瓶:“那好吧。我再敬您一杯,我再敬您一杯,敬你老人的酒是我这一辈子应该的。”我举起酒杯“干了。”这杯酒干了,我有点控制不了我的嘴:“酒吃人情肉吃味,我考虑问题简单,只要把工作干好,那才是对的。其实我看到社会上有的人‘人而不仁’,举起酒杯称兄道弟,敬字在前,其实各有各的目的,把对方灌醉了,然后把不平等的合同签了,其实就是不仁。以后是什么结果?面对公堂。不折不扣地把工作干好,才是主体,跟多喝一杯酒没有关系。”老爸没有做声“我要跟对方签订协议、合同,要使双方都把问题想到一个最好的结果和最不好的结果。大家都口服心服。总会有以后,以后会合作得更好?起别人的心少,就少烦恼。免得最后去麻烦人民法院。我听有人说这样一句话,有意思,叫做——河中间淹死会水匠,会打官司坐牢房。就是爱耍小聪明的人,最后吃了官司,输了一切。嗯,老爸! 我考虑问题简单,请赐教。” q,[k7&HS  
老爸:“这个问题我也简单地回答你,一个大道理,你把这个问题反过来想就对了。” a}:A,t<6  
我微笑着:“老爸! 我也是人,我能想到。一年,两年,十年,八年去做哪些,想干别人强事的人,结果呢?一辈子都在研究怎样才能赚到别人更多的钱,搞一次活动能赚多少,到了白头,他会是什么结果。我,我的条件说不上好不好,但我堂堂正正地做事,社会也容纳了我,我觉得我生活得很好,我去进货全通过正规渠道,进价拾元,卖拾壹元心情舒畅,我就得赚我心安理得的那么一小块。晚上睡心里静悄悄,天亮起床,看到的是人间天堂。何必去耍那小聪明呢?” ?Bo?JMV  
老爸:“你是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你还要老实地学……” YEzU{J  
我抢词:“嗯,老爸! 有句话不是叫——越是真理,越明了。在我们生活中越是高级的家电,使用起来就越简单。” 国益看一眼我,又看一眼爸。老爸没有说话。 MkwU<ae AB  
我没有管好我的嘴:“老爸!还得请教您一个问题。我有个同学的堂哥,在一家单位搞销售,后来当上了销售经理,一年的任务,他提前了半年完成,算他有能力,正进人民币四十万。后来他又因拿了四十万公款被通缉。难道他能因此而心情舒畅,笑口常开?人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晚上躺在床他就没有恶梦?我的意思是他通过正规途径都工作得好,能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何必呢?未必他非要用这笔钱去买一个地球,世人会公认他。要不给他戴上手铐,入狱之后,再来忏悔。到那时去怪鬼老二。” R{HV]o|qk  
老爸:“问题很复杂,我以后慢慢给你讲。”我看着老爸“我这样给你说嘛!吃得进的钱我为啥不吃,你刚才说那个是他本来就吃不去的钱。” 8p&kLo&  
我傻着眼:“我的认为是,只要不是自己正规的劳动所得,都是吃不进的,我也不去想,我懒得去想。”国益带有点我不该这样说的眼光看了我一眼“那好!以后慢慢的请教您老人家。”我想了想“老爸!像你们是吃财政饭,你为老百姓办事那是天经地义,而且还有服务于百姓之乐。你们不可能还有要老百姓的财物……”老爸有点不高兴。 tJNIr5o  
我给国益比划了一下,国益:“服务员,结账。” kY"KD22a  
服务员:“一百八。” ,MQVE  
[画外音] 剩余的菜比吃了的菜还更多,我还是虚伪,没有打包。岳父大人更应该比我更知道勤俭。我并不是要讲什么勤俭,难道我们不能吃多少买多少?即心痛又脸红。 * v?%LQKO  
7{e=="#*  
006店里 # 6.5wZN9<|  
一个中年男士背着一个包进来:“老板好!” =wG+Ao  
我微笑着:“我,就是老板。” tnz+bX26  
中年人伸手跟我相握:“你好!” t\4[``t  
我说:“你好!”我手示意他坐。 >9H@|[C  
中年人从包里拿出一瓶酒:“这个酒销售好,能卖到五六十一瓶。”我没有看他的“酒是好酒,我们给你的价只有10元。” t<j^q`;@v  
我说:“我才开业不久。”我也坐下。 e:w &(is  
中年人:“这个不关事,只要你摆在货架上就有人买。” /) 4GSC}Gg  
我说:“我不要。” ccFn.($p?,  
中年人:“你安心要我还可以少点。” Sh6JF574T  
我说:“我不安心要。” N2'qpxOLI  
中年人:“你卖了再给钱,该要得。” #oeG!<Mn  
我说:“要不得。” _@mRb^  
中年人:“你卖五六十元一瓶这个利润都还不可观呀?” {5r0v#;  
我说:“你还可以说你给我五十,喊我拿去卖五百。” <ljI;xE  
中年人:“是呀!只要你卖得掉。” 99$ 5`R;  
我说:“我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这样的傻子来买我的,就算碰到了一个又怎样,我都只赚了四百五,我一辈子要赚无数的四百五。” " 96yp4v@  
中年人:“做生意就是这样,总有一部份人是买贵的不买好的,不买实用的,所以你摆在货架上就肯定有人买,同样的商品你写个价十元摆在那里,人家就看不起你的货,你写一个价五十,人家就还说差不多,给你买了,做生意就应该这样。 uw\2qU3gk  
我说:“做生意是这样,我还没有想到我是在做生意,我不去玩那些游戏。” iGB_{F~t4}  
中年人:“你开着店子,摆这么多商品不叫做做生意叫什么?” r`)L ~/  
我说:“我是没有事干在这里干起好玩。” UnVm1ZWZ  
中年人:“你总要找钱吃饭噻。” $^u}a   
我说:“找钱不找钱都要吃饭。” l3N I$Z u  
中年人:“我给你少拿点来,一个月结帐。” v]__%_  
我说:“我吃多了,我脑壳不好用?” u?s VcD[  
中年人:“你说个价和结帐方法。” (98Nzgxgx}  
我一笑:“真要我说?” 29XL$v],  
中年人:“你说了就上算。” xkOpa,=FI  
我微笑着:“那我就说了?” Qp`gswvE  
中年人:“好好好!你说,我们初次见面当交个朋友。” jD7NblX  
我说:“通过这几句谈话,我地总结是,要说交朋友可以,要说你的酒,我、不、要。” ah~Y eJp  
中年人:“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站起来背朝着他,他也只好走。 '=P7""mN5  
我边做生意边熟悉价格,国益一直没事做,要么看着过路的行人,要么哼两句,要么又望着过路的车辆。五点钟。我跟国益说:“我开始装货在三轮车上,给大房子的客户送货,多拿点,或多或少都能卖一部份,只要能卖掉,我都有个进字。” 1yqJwy;X  
国益:“鲫鱼!你的头发留长点,人就要显得高一点。” 'w1YFdW  
我说:“我懒得去梳洗。再说,人越高越好?” z3uW)GQ.  
国益:“你是懒,懒得梳洗。” UT="2*3gz  
我说:“就算是嘛!国益,你把地扫了就下班,该同志来清点货。”我一个人清点定货。 a+Ac[>  
国益:“我不帮你清点呀?” !>1@HH?I\/  
我说:“谢了!我自清心中才更有数,给客户才更说得清楚。” AFAAuFE"  
国益扫地与众不同,只扫了多数的纸,看到地上有一角钱也不捡,我摇摇头:“得了,等会我来扫。” \eFR(gO+  
国益把扫帚一扔:“等一会我给你做拜拜。” [KxF'mz9  
我勉强的说:“说得乖,说得乖。” hvaSH69*m  
 E@b(1@  
007 送货路上  # }B1!gz$YNO  
太阳开始下山,天空下着小雨。我驾驶着三轮车,第一次送货,心里还有点老板地感觉。风吹着公路两边的玉米苗、秧苗绿油油的,一派希望的景象。 w.TuoWo>  
我的手机响了,我减慢车速顺手把手机一关。自言:“对不起!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暂时没有时间,等会我给你打过来。开车接电话的级别我才有哦,只不过是谈话的内容有可能会影响到我的思路。” ~W-PD  
[歌词曲] 《知道》 Nb'''W-iu  
[旁白] 呵呵!是你你会接这个电话嘛?我抛了砖,该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d$x.in  
[镜头] 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YF>m$?;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Tq[kl'_  
字数统计  6836 DrY:9[LP  
场次:远景—— 007 (G;l x  
/YMj-S_b~  
第2集 {YAJBIvHV  
歌词曲:《知道》 QLvHQtzwX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WrxP  
[字幕] 作者:廖政权 qG?Qc (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4+ &-ms  
ODNM+#}`  
007 送货路上  #   aQ?/%\>  
我的手机响了,我减慢车速顺手把手机一关。自言:“对不起!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暂时没有时间,等会我给你打过来。开车接电话的级别我才有哦,只不过是谈话的内容有可能会影响到我地思路。嗨!未必还有十万火计要我去处理,对不起,等几分钟。” oTU!R ,  
8=B|C'>  
008 张大爷小店前  # ?26I,:;  
我驾驶到村公路时。我要卸货做两次送。我停在公路边的一个小卖店前,一个少了几颗门牙,高个儿,老大爷看着我。我忙说:“老大爷您好!” 8ndYV>{f  
老大爷看着我,慢慢地说出:“你好哦!” ?*[N_'2W+  
我乐着:“老人家!庄前庄后下细雨,我路过你庄前要把雨躲。” ,X[kt z  
老人说:“路上提诗(我在)屋内联,小伙路过(我)家门前。说,要我做啥?” &oP +$;Y  
我好笑地问:“老大爷贵姓?” Pu7_ v  
老大爷看着我:“姓张。” e}D3d=6`  
我说:“张大爷!我怕下大雨,我下点货暂放在您这里一下,我想做成两次送。” #ZJ _T`l  
老大爷:“要得,你做事好小事哦。” (n*^4@"2  
货就下在老大爷小卖店的亮圆里,老大爷伸手来帮我下,我笑着说:“别别别,老人家!这个就谢了。”我们边下边聊。 sNj)ZWgd>  
老大爷把手缩回去:“呵!你别说,我这把骨头还拿它得动。” txJr;  
我说:“老大爷!有七十岁高寿了吧?” ge,H-8'Z  
老大爷:“我是七十好几了哦!” )jU)_To  
我说:“看您不出来,您再活三十年都没问题。” #Vl 0.l3  
老大爷:“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医生。” AuUd e$l_  
我说:“咋啦?” B\<Q ;RI2;  
老大爷:“我还从来就没有照顾过他。” NS9B[*"Jl  
我说:“您再活三十,仍然不照顾他。”老人好笑“您有您的养生之道噻。” )!Jc3%(B  
老大爷:“啥养生之道哟!‘活着就好’。”我瞧着老大爷点点头。 t2EHrji~  
[画外音] 哎哟,老人家!你这‘活、着、就、好’四个字有多重,该站在哪一个角度去理解,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贫、富、名利者,不同的人可理解不一样,凭您这种心态,您再活三十年没有问题,这么即简单又普通的四个字,现在我想起咋就那么大的意义呢? * l=]cy-H  
货下了一半,我点点头:“谢谢张大爷。” @'YS1N<  
张大爷:“没事我给你带个眼睛就是。” "XB[|#&  
(]b!{kS  
009 去国生家的路上 # I*LknU@  
乡村小公路上,路面差,我没注意,三轮车弄坏了菜农地里两窝菜。 UjaK&K+M?  
[画外音] 这条乡村公路是还有点陌生。* ]x\-$~E  
一位中年妇女在公路边的一块地里大声说:“你占什么势哦!你说什么狠话,你不就是这两年男人找了两个钱吗?要有命上有,拿了别人的钱肚子不痛,何必才大气粗,盛气凌人,一辈子的时间很长, 一根田埂三节烂, 还不知道哪颗谷子塞你。”周围的地里都有人。 t0z!DOODZP  
[画外音] 要吵架,其实这不叫愿人穷不愿人富,往往是富了的人,过于自傲,目中无人,令人讨厌。我愿天下人都比我富有。* h]og*(  
我把车停在这位中年妇女面前,我喊:“老大姐。”她没反应过来,我乐着“大姐姐,啊啊姨,你好!”这位中年妇女抬头看着我,我做出一副和她很熟悉地样子,我亲切“嘿!是你,你好!我要到国生那里去一下,我不知道还有多远,他在哪个房子。” SxdE?uCUS  
老大姐不高兴:“你去噻!你找不到就不去。” 8CnRi  
我笑着:“是我不会问,要是我会问的话,你肯定才是会给我说,‘你年幼不会说话’。哎!大姐看到小弟无知,有得罪的地方,可怜的小弟先给你说声对不起.,我第一次问你……” Sl-v W  
老大姐:“你说的哪个呢?” 6:q"l\n>  
我笑着:“大姐姐,国生。” Y|8:;u'  
老大姐:“往前走,公路就经过他的晒坝。” [[>wB[w  
我微笑::“我满分感谢你!” bHg,1y)UC  
老大姐:“不谢,问个路有啥嘛!” N@O8\oQG  
我笑着:“要谢要谢!说一个谢谢多好。”老大姐也微笑着我点点头。 SV v;q?jZ  
我又开了几十米远,自言:“嗨, 人嘛! 也不一定就是要把别人怎么样,就是要把那两句话说了,心里才舒服。老大姐不骂人了,我就是要有意的这样问你一下,打断了你的思路,你也不再骂了,骂了两,气也消了。呵呵!看我这种方法多灵。” Z^]|o<.<I  
x9x E&  
010 国生家门口  # &v"3*.org@  
我第一车货送到,国生看到我的三轮车就招手:“鲫鱼!就是这里。”乡村公路经过他家门前的晒坝。 2gzou|Y  
我看有十多个人在那里玩,我玩笑着:“哦!同志们好!”我自豪得以为我好伟大。 ynw5-aS3  
他们:“你好你好你好!你服务真周道,这叫你把副食品店开到了我们家。” -S$1Yn  
我说:“这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是你们勤劳,修了乡村路,就有了福的生命线。”我唱着,“方便我,也方便你,幸福的道路在哪理……” [74F6Qp  
他们乐着:“在我们这里噻!哈哈哈……” b8%C *r7  
他们热情地帮着下货,几个小伙子也来帮忙。他们闲聊:“我打牌又赢了三千多,打牌就是要比种庄稼强多了。” Hew d4k  
货下完了,我说:“谢谢大家,我还要去拉一车。” fx@j?*Qb  
lip[n;Ir>  
011 我反回张大爷小店的路上 #  P\]B<  
当我回张大爷那里拉第二车货时,我还未到弄坏两菜农的地,一位农妇大声道:“我不喊他赔才怪,农民种一窝菜便宜?给我弄坏了就走了,那么好的事,我不喊他赔我的损失才怪,这个道理哪个不懂,他跑得脱。” M:P0m6ie  
另有两位女性在看,其中一位短发妇女说:“是该赔。” 0QvT   
我把车停在这位农家户主面前,她四十来岁,中等个子,手里拿一根扁担,旁边是两个水桶,我在车上伸出头微笑着:“大姐姐!” %?aS#4jI  
农妇看着我:“是你给我弄坏了的?”  PlYm&  
我一边下车一边说:“是,是!” y7S4d~&  
农妇忙:“你损坏了我的东西走了就是噻?” cpt<WK}  
我说:“没有没有,我不是来了嘛!” *jMk/9oa<N  
农妇:“我以为你走脱呐?” JlKM+UE :  
我微笑着:“我那里走得脱,经常就在这几平方公里转。”我瞪着眼,笑着“在这公里生活的人要算是邻居噻,哦不!要算是自家人。” [TF8'jI0  
农妇:“就是!你往哪里走。农民种一窝菜要出多少汗水?” cL8#S>>u.  
我微笑着:“我知道!我经常都说农民老大哥好,你老大姐辛苦了,种菜给我们吃,我代表吃菜的人们谢谢你。”我给农妇点了个头。 {F N;'Uc  
短发女走到我身边:“她姓戴。” 'SLE;_TD  
农妇:“谢谢,辛苦?辛苦是汗水……” .bf<<+'o  
我忙微笑:“哎呀!戴大姐姐,戴阿姨!我损坏了你的菜我也心痛,我也是农民的儿子,要靠你们种出的米面来喂养。”我看着农妇“只有你戴大姐姐,戴阿姨种出了粮食,种出了蔬菜我们才能使口富。才能使小孩茁壮成长。”我乐着“要不然,找钱的人就把钱塞进口,钢铁工人就把钢铁塞进口里吃。”她们笑了起来“戴大姐姐,戴阿姨!你开个口就上算,你,你们才是我尊敬的人,是我依靠的父母。” yB LUNIr  
农妇:“算了算了!它会长,它自己会长起来。” /?"8-0d  
我乐着去拿她手里的扁担:“那我去担两挑水来喂它一下。” {OT:3SS7  
农妇拦着我:“别别别!你那里会担水。” G>T')A  
我微笑着:“我在新街开了一个《佳营副食品店》敬请光临,我一定倒一杯热热的茶,双手递给你。” <XQ.A3SG!  
农妇:“你走,你快走,你忙你的。” !- ~ X?s~L  
我笑着点头,去把车起动,头伸出窗外:“戴大姐姐,你是一个很好的戴阿姨。” H D/5!d  
农妇:“你贫嘴。” n l/UdgI  
我大声:“戴大姐姐好。”我笑着把车开走了。 WXUkuO  
(L69{n  
012 国生家门口 # 2z2`  
我第二车拉到了国生家门口 k khE}qSD  
他们又帮我下货。 其中一位高个,头发光亮,有几分气质二十多岁的男士对着我:“喂,师傅,你好!你叫什么?” BnEdv8\,&s  
我点着回答:“哦! 我叫鲫鱼,就在新街《佳营副食品店》。” LdWc X`K  
“嘿嘿! 你叫鲫鱼,我叫地主。” pC^[[5A  
我说:“我得谢谢你地主,帮我下了货。我多拿了一点来,乡亲们要的话方便。” 3V-6)V{KaE  
地主:“没事!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i)AS0?d  
一个黑脸堂, 眉毛浓重的年青壮汉:“反正都要用,尤其是酒,也不可能垮价,在所有的食品里, 只有它没有失效期。”在场的人都哈哈一笑。地主跟我吆喝:“来来来,豆油麦醋香辣酱, 花椒大料牛奶糖。反正要吃,反正要用。最方便的是洗衣粉,每天要用,用钱用在点子上,用在每天都离不了的生活用品上。”我拿去的货,当地村民全都买了。 BED@?:U#h  
|Ylg$?,9*  
013 在客户国生家 # *<dHqK`?C  
国生在清点我送去的货。地主:“鲫鱼! 我今天我有心请你,今晚在此玩会小牌——推三公。” {G.jB/  
我说:“我从来都不玩牌。天下要做的事多得很,何必要去玩牌。” T9y768%  
地主:“一个人本来都是从不会到会,你不去尝试怎么能会呢?今天晚上,我们来玩小耍。 推三公。”货主在慢慢地看我给他的各类副食品。 cuMc*i$w!  
我笑着:“我是谁,小耍,三公?我们升级了……”  2$)mC9  
地主忙笑着:“那我们就玩大点。” oB}K[3uB:t  
我振作精神说:“我们是从三公玩到了四公。” Yg|"-  
地主正经:“真的,我前天都赢了三千多块钱。” Mb~~A5  
[画外音] 你赢了三千多,就有人输三千多,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k_BSY=$e*D  
我看着地主说:“输了那个人又会怎么说呢?有什么值得高兴?呵呵!我只好不输不赢。” bu_/R~&3{  
有几个围观者哈哈一笑:“你不玩,你当然不输不鸁。其实推三公很简单,就只有三张扑克牌,一会就学会,一看就会。” 3]!h{_:u  
我笑着认真地说:“玩牌真地好耍吗?” qT"drgpi3  
地主:“玩牌有瘾,玩起了牌不知道饿,不知道蚊子咬,还没有瞌睡。” j6RJC  
[画外音] 大家还很亲切,我还跟你们聊一聊。* ^4RO  
我微笑着:“你们说的这些是人们生活中的优点还是缺点?” fYb KmB  
地主:“鲫鱼,借五百给我,你看我们是怎样玩的。这点面子都不给!” V[4(~,9  
我一瞪眼,看着微笑的地主点点头:“你这叫玩、人、民、币、游、戏。你不是说你赢了三千?” mgk64}K[n  
地主羞涩:“对呀! 后来又输了。” UENYJ*tnP  
我点点头:“地主呀地主,你活得累不累。借五百,在你的心中,就是说这五百元就有可能输掉?” ;Gjv9:hUn  
地主:“玩牌嘛! 要的就是一个快乐。好玩,好耍,好心情。” zG& WWc`K  
货主在一边:“鲫鱼,你的货还不错,余老师给我说的电话号码。余老师什么人,跟好人就学好人。跟端公念鬼神。”围观者哈哈大笑,人越来越多 。 |U8>:DEl  
[画外音] 看样子他们是想要我赌钱。* 43UJ#rF  
我一个深呼吸,乐观起来:“盘古初开混沌人,日月星斗照乾坤;自从仙人传教我,万古留名到如今。请教各位,从古直今‘谁’是靠赌钱而有作为的。我们来这个世界干嘛?不成了来时欢喜,去时悲。哈哈……嗯,空在人间走一回,不如不来不回去,还也无欢喜也无悲。你今天赢了钱,欢喜。明天输了钱,悲伤。你活得累不累!”我看到他们还被这几句话打着了。围观者没有说话“嗯…… !我有一个办法,想了很久,一直没有说出来。地主,这样,你不是要借五百?因为这五百就有可能输掉,我借三百给你,你先就赚了两百元,你再拿三百元钱,明天到集市场口上,见到一位老人,或者你自己定目标,就给他十元,或二十元,你可以去体会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他们会说一大堆的好话,你从来没有得到的,别人给你这样的祝福,一个来自内心的良好祝愿。 你五百都不在乎,那么你拿三百去试一下,这种良好的信息回馈。有了这种良好的信息输入到了你的机体内,会使你地主健康、长寿。” E#yCcC!wMY  
地主和周围的人相互瞪着眼,人越来越多。我没有管住我的嘴:“其实,你们的钱也来得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左有妻子,右有亲戚。干点实实在在的多好,你这次赢了三千,后来又输了,你活着就是干这些工作。不觉得闲而无聊?今天还没有钱,借来赌,是什么后果? 你们有多少赌龄和多高的赌技,我不需要了解。总之是你今天赢了,觉得钱来得便宜,——捡来的孩子用脚踢。有了钱,财大气粗,任何人你都有可能不放在眼里。还有可能用手中来得便宜的钱,去做损害老百姓的事。输了呢?更要去做伤天害民的事。自己辛辛苦苦,生你养你的父母,你拿过五百块钱给他?”围观者都木了“一分钱都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呢……? 所以,你们不要有侥幸心理。” @ef//G+Z"  
围观者有三十多人,没有人反对我,我椭圆的口一开,对地主说:“你左右看一下,哪个是通过赌钱来成就自己。就说那些有钱、有权的人士,权力在我手上,我手里有那么多的项目,我拿给谁?你就得贿赂我呀! 有了钱当然财大气粗,说点话也要带点官僚,妻儿出门都盛气凌人,结果呢?全家入狱的,大、有、人、在。还有一句不文明的话,叫男人一旦入了狱,老婆到哪家尿桶去撒尿都还不知道。”围观者哈哈地大笑。 h$#4ebp  
我说:“嗯! 俗话说得好——愿跟行家提鞋,都不跟空口同财。是这个理嘛! 不知道你们是哪行与哪家。一生怎样?银子何曾带几块?葬期一到往外抬, 一鼓臭气出棺外,只有儿女站过来。等到明年清明再见你,是坟头高挂钱纸飞哟。”地主突然跪下,我忙:“嗯嗯嗯,咋呢?” Yke<Wy1  
我左右一看,满屋的人。我感到不好意思。 自言:“哦……?我多嘴了,我多嘴了。” +iZ@.LI  
地主跪在地下,一边流泪一边说:“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今天鲫鱼还要说什么我知道,我也懂,我就是做不到。我地主今年二十八岁了,第一次下跪,我不跪我脑子里印象不深,我还会去赌。所以今天是跪在鲫鱼面前,也是跪在在场的每一位面前,哪怕是几岁的小孩。使我终身自责,我说了几次要金盆洗手,痛改前非,都没有改掉,还渴望各位监督我。只求大家以后看到我玩牌,不管在什么地方,请你们说一声,下个跪的人,还要赌钱,不过我敢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赌钱了。捡狗粪也得肥窝菜,确实,赌钱是低俗。” HnH2u;  
又有两个二十多岁的汉子跪下,高个子伤心地说:“其实你说这些,我们都知道,我都二十好几了,没有正式工作,挣点钱就是想去赢,结果越输越多。”更伤心、流着泪“媳妇都改嫁了我都只好认,还把儿子给我带走了。” P~b%;*m}8  
我说:“可是你都仍然要去赌。” 8&`T<ECq>  
跪着的矮个子汉子:“我就觉得我不是人,可我戒不掉哇。”拉着我的手“鲫鱼大哥,今天你这几句话打动了我。”又拿出左手指给我看“鲫鱼你看我为了不赌,我把手指都宰了两根,我当着大家的面说,我宁愿自己跳河,也再不成为社会的垃圾。”我看他的左手是没有中指和食指。 %Pt[3>  
我吃惊:“你这两支手指是你自己宰了的?”这位汉子点点头,流下了泪水。 N|^!"/  
[画外音] 嗯——?我没有说什么,就是随便一说,这是咋回事?我还是赶紧脱身,我跟这群人还不很熟。 * B=nx8s  
我接着:“好好好以后我们相互监督。”周围的人都没有说话,我把三位扶起来。 S+E3;' H  
三人说:“鲫鱼哥! 以后我们向你好好学习,找一个事做,那怕就是二十块钱天。” 5D q{"@E  
我站起来:“今天不早了,我们下次好好地谈。 你们三个那怕是做小工,找二十块钱天,也是个进字。把田里,土里的草除干净点,也能多收粮食。好,我走了我走了,以后我愿跟不赌的哥门们结成真心朋友。”我挠挠头发“对了,我们的前辈知道——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们都是站在巨人的肩上起步走,我们不能掉队,我们生活在世间上,时间是宝贵的。我有时听到有人说——没事我们去玩牌、混时间。你们也可能说过这句话,有人说时间比黄金更贵,有人说没事干混时间,那不成了等死队的人?”我看了一下围观者多数在点头。 :fMM-?s]  
有一位中年人乐观者进来,鼓了一个掌就说:“说得好,说得好!唤醒一下我们的年青人,变成了一个人哪里没有事干嘛?捡到一把柴,即把饭煮好,还能肥一窝菜。问题是我说了,你们也给了我的回答,把手指宰了,还是照赌不误,还说没得事干,混时间。” )-6[ Bw  
我对这位中年男士点头后。我眉头一皱:“嗯?我看到一本书,其中有这样一个意思,它说宇宙的构成,是多维的,我们常人直观到的就是长、宽、高,长嘛就是一根线,宽嘛就是一个平面,有了高,就成了一个立体。这就是我们肉眼能观察到的,好理解。另外它就提出了一个时间和速度,就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做任何事都离不开时间、速度,就离不开这五维。也就是说我们做某一件事,需要宝贵的时间、还需要速度才能完成,就是要在多长的时间内才能把事情做好,这才叫充分说明了时间的重要性。我这个年龄要么都听到有人说,我去混时间。”我微笑着,“这么宝贵的时间,咋说混呢?在漫长的宇宙中,我们只能生活几十年,应该做点什么有利于我们大家的事,这样不是更有意义?我们才没有白来一次美好的人间。” !&<Wc^PG  
中年男士说:“你这才叫一篇论文。”指着三位赌者“从现在起你都还要赌的话,最好背块石板去跳河,这样就好了,你没有扬名千古,余臭万年也好呀!因为你这种行为可以提醒后来人。”三位感到惭愧。 -ZMl[;OM  
先我傻着眼,后又微笑着说:“汉子们!过去虚度年华,咱们年青力壮,应该有所作为。我的话多,老前辈的经验——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嗯,人家残疾人都能自立,咱们不少胳膊不少腿。唉!你们如果把你们的聪明才智用到为人民服务中去,历史将永远记住你。”掌声突然响起。更多的人从大门挤进来“我今天是话多了,咱们后会有期。”我忍俊不禁地说:“我,我,我这一下我才是真地走了,真地走了。”我边说边走。 os0"haOI9h  
国生忙:“吃了晚饭走,吃了晚饭。咱们乡下的晚饭要晚一点。” .M#>@~XR  
我边跑边:“以后来吃,来日方长。” >!WBl Sy  
T"jDq1C/,E  
014  晚上开着货三轮回家   #     .*..pf|/  
[画外音] 我说什么啦,不就是随便吹而言,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想说。他们至于吗?反而使我的话没有说完。哎,管他的,我反正没有恶意。我算什么人?去说那些。我要是真有得罪的,我给他们道歉就是。嗨嗨!把货送去,收了钱,开车回家,我还有点老板的感觉,自己又在城里安了家,真是得了福地。* z[I/ AORl  
我哼着:“幸福的花儿处处开放,美丽的国益来到我身旁。”我自然地笑了起来。 3B]+]e~  
Q#AHEm{9;s  
015 我家晚上 # A ba%Gh  
我一开门,看见国益在化妆。她急忙来到我面前,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你看我漂不漂亮?” G(,~{N||  
我一愣:“漂亮漂亮。”抱着国益转了两圈“不过,我觉得你不化妆更美,更可爱,那才是自然的美。”我瞪着眼“嘿! 我鲫鱼的妻子不化妆,随便穿一件衣服——满分。还更有家的温暖,因为是家,而不是戏台。” +m},c-,=$w  
国益:“是吗?” QxL FN(d  
我点点头:“是!”我一边点头一边倒开水“嗯,没有开水?” - C]a2  
国益:“是没有了,我刚倒来用了,我马上去烧。” =&xoyF  
我说:“算了,吃饭。” +Enff0 =+  
国益恍然大悟:“我去做。”我瞪着双眼看了下墙上的时间,九点五十分。 |`/uS;O  
[画外音] 还没有做饭啊。* B\yq% m  
国益急到厨房。我说:“先烧两杯水用了来。” K@hUif|([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时能欣赏到,正对沙发的墙,我写的“仁爱之心爱人”。作为我的座右铭。十分钟有了,我去倒开水。一看:“哇——。” B/}>UHM  
歌词曲:《知道》 Awh)@iTL  
[旁白] 呵呵!你遇到过这样的事没有。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i/z7a%$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f_8~b0`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1,,-R*x  
数统计: 6896 rf@81Ds  
场次: 007 —— 015     p20Nk$.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7-26
第3集 x\*5A,w{c]  
歌词曲:《知道》 z# y<QH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D1!0  
[字幕] 作者:廖政权 KT3[{lr  
[旁白] 故事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n1H*][CK  
2W}RXqV<  
015 我家晚上  # I!bG7;=_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仁爱之心爱人”。自言:“这个为什么不可以作为我的座右铭。”我看了国益一眼,我去倒开水。一看:“哇——。” Lg'z%pi  
[画外音] 哎呀?天然气都没有开,满满的一壶水。哎,你先烧两杯水用了来嘛! 骂你一顿又有什么用。国益呀国益,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完成不好,你脑子里装的啥子?当年你不是这样的。* %cBJ haR{(  
国益:“你吃什么。” u\6:Txqq  
好像她一瞬间能做出一顿饭。 我自言:“不应该,是早就把饭做好了?哪里有晚快十点,才开始做饭的道理。况且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在家。”我非常平静地看了看厨房里的餐具,我一点看不出来,她已经把饭做好了。  M*%iMz  
[画外音] 嘿!放在一边,想给我开个夫妻玩笑,给我一个惊喜。不,是没有做,连开水都没有烧,还谈什么做饭。  * S_C+1e  
我说:“你不管,我来做。哎,男人嘛!我来做‘一回’。” 我把水壶更多的水到了,剩了有两杯水,把天然气打开,转身去洗手间,看到眼前一幕,使我感到对她有点不满,冲洗了脚把祙子放在洗手池里。 e;,D!  
[画外音] 哎? 国益,爱妻,两分钟就完成的事,你就放着不做,你原来不是挺勤快的一个人嘛! * ~fEgrF d  
国益感到点什么:“鲫鱼你在叫我。什么事?”并到洗手间,双手搭在我肩上,要我吻她。 |R DPx6!V  
我说:“你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就是说我们并肩战斗。” 7@5}WNr  
国益点点头,闭上双眼。我实在发不出满分的诚意来跟她一个吻。我只有八分的表现之后说:“你去看电视。” 我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愣着双眼发呆。水开了,我一边冲豆奶,一边烧水煮面条。我先放作料,把做好的面给国益。她又向面里加了三两熟油。 ?(4 =:o  
[画外音] 四两面,加三两多熟油你能吃下吗? * C8%q?.nH=  
我细心地观察她,结果,面吃了,油仍然在碗里。我看她要随手倒掉。我忙说:“你把碗放在那里,我来洗。”我想把碗里的油救活。手机响了,我接电话。国益把碗里的油倒了,碗放在一边。 JT#jJ/^  
[画外音] 我肯定能洗碗,以后的路还长,理解理解。(在卧室里)睡觉我爱一人睡一头,有人说是大自然中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有人说,注意力在脚,对方的头还不易得高血压。* uPQ:}zL2  
016 我家早晨 # yY_Zq\   
我起床后,做了稀饭和咸蛋。国益还睡得香,我没有叫醒她,我吃了。她起来:“鲫鱼,我的衣服呢?” +twl`Z3n  
我把衣服给她:“早上好!” 0N>NX?r  
m[n=t5~  
017 在我店  # n<q1itjD  
我刚开店一会,国益来说:“我去吃羊肉汤。” 6)=`&>9  
我没介意做了几个小生意。其中一个二十岁出头,烫发,化着浓妆的女人,站在我的座机电话前,买了我十八元钱的货。她给我二十元,我补她两元。她说:“不补了。”我看她一眼,她回头就走。 t?1 b(oJ  
我的高中同学,陈青,女,中等个儿,长发,一口洁白的牙。她在做服装生意,自己做了五年,对一个女人来说,实在算女中能人,她来我店里。 Wdk]>w 'L  
国益回到店里,看见我跟同龄女性说话,表情有点不自如。我急忙介绍:“国益这是我高中的同学陈青。” @tT2o@2Y^  
陈青朝国益点点头:“你好!” v_|k:l  
我笑着对陈青:“这是我的爱人,国益。” -#Bk  
陈青伸手相握:“你好。” rSa=NpFxLu  
国益:“你还挺漂亮。”转过身就“我去买点小菜。” mWUkkR(/  
陈青:“鲫鱼,我走了。” ^ 0.`1$  
国益有点吃醋地说:“不走!我去买菜。” |b4f3n  
陈青:“我还要去办点事。” fHODS9HQ  
我点头:“好!”陈青走了。 J#gG*(  
国益:“办点事,算什么,我以为你有很多事哟?” 8VtRRtl  
座机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对方忙:“你好,我叫萍萍。请问你是鲫鱼吗?” nDS\2  
我说:“对!你有什么事。” aL*}@|JL"  
萍萍:“哎呀!果然是你鲫鱼帅哥的电话,我都说嘛! 这个电话我怎会打错呢?我们是有缘份的。” *aJO5&w<T  
我说:“嗯! 你有什么事吗?” xs&xcR R"  
[画外音] 是哪个?未必是她。 * NG`Y{QT6N  
[回放镜头] 萍萍进店买东西,站在座机电话前,看我的座机电话号码的一幕。* (S4HU_,88  
萍萍:“我明天想找一个地方耍一天,你陪我去,这个要求不过分? 帅哥。” XUKlgl!+.  
我说:“你既然知道我的电话,说明你就了解我,你应该知道我的作息时间,实在对不起。” ~ g-(  
萍萍:“帅哥,时间总会有的,你定一个时间该可以了吧!要不就算我陪你一天嘛?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1354741……” 6)p8BUft  
我忙说:“别别别!” tGgDS)  
萍萍:“帅哥,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6^t#sEff]  
我说:“是这样的,我这个手机卡有点不适合我,我今天要去换一个卡号。” P3]K'*Dyd  
萍萍:“帅哥,你换了卡,就及时地打我刚才这个号。萍萍等你,等你!” Lui6;NY  
[画外音] 听得别扭,这就叫恶心。* *;9H\%  
我说:“我要跟你说一下,我不帅,我从来都不去想帅不帅,天生我就是这样子,我珍惜我的模样。人不只帅和不帅,再说我也不是艺术品,也不是给别人看的。我叫鲫鱼,如果你不介意,你就叫我鲫鱼好了。”我微笑着。 A_\Jb}J1<  
萍萍乐着:“哎呀!你还是个纯男,不关事,我下次再给你联系,我一定把你拿下。”我还没有回答她,她吻的一声“再见!” Jz>P[LcB  
我放下电话,自言:“什么人?没有搞懂。嗨,我也没必要搞懂。” >qB`0 3>  
中午饭和国益在店里吃,饭菜是在馆子里拿的,我感觉到国益的另一面。她吃青笋肉片时,她只吃肉片还说:“鲫鱼!你吃青笋嘛,还有这么多,青笋还是好吃。宁愿胀出病,都不要剩。” #7Q9^rG  
吃蘑菇肉片汤,她急吃肉片:“鲫鱼!吃磨姑嘛,磨姑好吃。”国益作得别扭,满盘反复地找。 q[VQ?b~9  
我说:“有人说,吃东西是哄嘴吧,好吃的不一定是你身体需要。应该是缺什么,补什么;缺多少补多少。我不知道缺什么,所以我什么都吃。再说,一个营养师也不一定能活一百岁。 今天的百岁老人,知道一天要填三次肚子,大米饭是最好的。他们不知道鸡蛋里含蛋白质,红萝卜里含维生素。他们更不知道人体内需要糖、蛋白质、维生素和碳水化合物。就是用今天的话来说,多吃植物少吃肉。” A r~/KRK  
国益:“为什么?” `Wjq$*  
我说:“据本人所知,有两种说法。” kVM*[<k  
国益:“第一。” Cj3Xp~  
我说:“植物不含胆固醇。” 5OGwOZAj52  
国益:“第二。” U&B(uk(2  
我说:“是养生知道之一的气功界认为,植物能发放出氧气,动物正好需要。多吃肉类有可能跟你争氧。不好意思,我知道的就只有这点。” {`2 0'  
国益:“不错了。鲫鱼! 你洗碗,我去洗个头。” &f'Lll  
我说:“嗯! 最好回家洗,饭后不洗头。” i`CNgScF>  
国益:“为什么?” :+_H%4+  
我说:“饭后热能增加,血管扩张。家里的(我给她比划,盆子、帕子、 洗发膏等等等等。)家里的是专用,不存在感染、传染,等等等等。 知道了嘛?再说饭后不洗头。” %:l\Vhhz  
国益:“好好好, 要得,要得。”后又补一句,“你还多关心我。” <Vyl*a{%  
我笑着:“可防者尽量防。”(防传染)。我瞪着眼,“可防尽量防也。”(防女流) +)( "!@  
一位中年男士,急忽忽地来到店门口,先打了一个喷嚏,后咳嗽一声吐痰在地。我忙说:“嗯,你好!……” O'~^wu.  
男士眼睛一瞪:“哇!”看一眼地上的痰,又看一眼我哇,“对不起!” ^?0WE   
我说:“不关事,我这里有消毒液。”我转身拿一瓶消毒液。倒在痰里。 .#e?[xxk  
男士:“对不起,不好意思。” `@ Ont+  
我说:“不关事,它有毒,我们把它消(这样的事)了就是。” kvt"7;(  
男士:“麻烦了你。” _3Q8R}  
我说:“不麻烦。其实我对你这两句话还很感动。” tj!~7lo  
男士:“咋了?” nR$Q~`  
我说:“是因为有的人认为是无所谓。”我笑着,“至少(你)有这个意识,你这点举动对我都是很大的帮助。” cLnvb!g'#  
男士:“哎——,对不起!我拿瓶矿泉水。”指着烟,“拿包这个烟。” lW YgIpw  
我说:“好好好!” ib)AC,LT  
sv?Lk4_  
018 批发市场  # w[wrZ:[  
自选各类商品,我选了一些副食品后,指着手中的计划单,问电脑组制票的一位女性:“这个酒在哪里。” 07L 1 "  
女士指着一边的现场办公区:“搬到那里去了。”我回头一看,办公区周围的货柜上都摆放的好酒。 nE3'm[)  
我走到办公区,一位烫发的中年女士,在埋头吃蛋糕,我刚一笑,中年女士抬头说:“你干麻?” xui.63/  
我好笑地说:“我笑一下可以吗?” A<VNttgG  
中年女士忙:“可可以,可以。” Q,mmHw.`J  
我微笑着:“我拿一件摆放在你办公区的高当酒,可以嘛?” D^knN-nZ*  
中年女士忙拿起一件:“这个有点沉,我帮你拿过去。” .'y]Ea  
我微笑着:“谢了!这是你的办公区,离开了这个区域就算你离岗。有多少人羡慕你这个岗位,别因为我这点小事,影响了你的工作,我会惭愧一辈子。” 2?9SM@nAY  
我拿回到电脑组制票,一位小妹:“她都可以吃东西,我们吃就要罚伍元,她吃该罚拾元。她自己都做不到,管什么别人嘛!我该记录下来告她。” =W6AUN/%p  
我微笑:“小妹!你长大了。” q89#Ftkt  
`[<j5(T  
019我店下午 # _yq"F#,*  
下午两点钟,大太阳。我一人在店里,坐着双手趴在办公桌上,有点困倦。进来两位男士,一高一矮,年龄二十来岁。我知道他们一伙是黑社会性质的人,他们在农贸市场和一些街道,收保护费,两位是有备而来。 5G@z l  
他俩进店门,高个子直言:“老板你好! 请交保护费。” rzH*|B0g  
我说:“保、护、费?” fZ2>%IxG}  
高个子说:“对! 交了就没有人找你的麻烦。” b{|Ha3;w  
我说:“没有人,找麻烦?” `+[e]dH  
高个子说:“对,如果有人找你的麻烦,我们给你摆平。不会要你受一点损失。” p2N;-  
矮个子说:“这个钱你出得着,比你交保险更好,更划算。你交保险公司,去办手续都麻烦。我们,一个电话,五分钟就到,三五分钟就摆平。再说知道你交了保护费给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人敢动你。你是明智的,左右两边,街头,街尾都交了。你交保险公司,你还得去学保险法,还不一定全赔你;你交给我们,损失了你多少我们赔你多少,其它问题你一切不管,你安安心心地做你的生意。” byl#8=?  
我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摆在我的办公桌上,但我没有松手,我心平气和的、诚恳地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我自小就是保护别人的命。当年我考大学,想的就是考武装警察学校。我要一辈子保护别人。钱也好,费也罢……”这时我把手缩了回来,钱放在桌上“我可以说每一次,不管大街小巷,我只要看到有残疾的、少胳膊腿的、失去劳动力的、我都给他们的钱,哪怕我身上只有一分钱,过去做了,我,今后还要做,我要一辈子做下去。 哎! 保护别人也好,被别人保护也罢。 今天也好,明天也罢,你二位看着办。”两人相互对着眼。我自言:“对?你们有本事,你三分钟可以挑起世界大战,你两分钟就能使世界太平。” l+BJh1^  
高个子:“这样,这样,这样嘛! 你的下一次来再说,以后再说,我们走。” 7iCH$}  
我微笑着:“好! 慢走。我目送你。” b/IT8Cm3  
pPt7M'uL"  
020  我家晚上 # XQAdb"`  
饭后我们地生活习惯是,每顿吃饭后各人自己洗碗,把碗洗干净后,顺便就喝两口水漱口。 @/i;/$\  
我在卫生间做清洁,国益在厨房大声说:“鲫鱼!你那个豆油瓶是还要呀?” B{'x2I#,  
我说:“啊!” zlC|Spaf  
国益:“你那个装了豆油的塑料空瓶子,你放得好好的,我问你是不是还要。” rb_ cm  
我到厨房一看:“要,要要,我把底子的一小部份留下,做香皂盒。” &9b sTm  
国益瞪着我:“哎呀,鲫鱼!我看你不出来,你那么……你那么……那么有本事。” 4%wP}Zj#  
我看着国益,微笑:“你就说它能不能装香皂?” ,4$ZB(\  
国益傻着眼点头:“能,能。这是你的发明。” iB#xUSkS  
我说:“这点事也值得一提。”我笑了起来。 Zt: .+.dV  
国益:“你笑什么?” XO sPKq  
我笑着:“我真地是笑你,笑你说——看我不出来,我该咋理解你那句话。” nNNs3h(Ss  
国益:“我说了吗?看一个人该咋看,你要去深思这句话,我还不知道该咋说了。” yPG,+uQ$.  
我说:“喂,国益你好!我想到我的小学老师,张老师那里去一下。” 8Jnb/A}  
国益:“哪个张老师,该不是你高中的同学陈青那里去?” ;&mefaFlWp  
我看着国益:“哎呀! 那些话是随便说的嘛?” 1?:/8l%V  
国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怎么一下就说出来了。” b CWSh~  
我说:“是张永之张老师,他现在当校长了,我真羡慕他的字写得好。张老师说,永之是他读初中时为了写好字,自己改名永之。因为永之两个字是最难写好,他算做到了,把永之两个字写好了。他的字在我们市教育系统都要算写得好的。” \F`%vZrKR  
国益微笑:“刚才说是什么意思?你想去,意思是你个人去?你走哪里都不喜欢带我去,怕我丑到了你。” )"W__U0  
我一边做清洁一边说:“这话不能在说了,这话只能作为朋友之间玩笑而已,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是随便都能走在一起的嘛?走在一起不容易,总有我们的缘份和福份,到了今天,我们是平等的,这一点就不能用算数的方法来算,也就是说你的心加上我的心,要等于一个心。决不能1+1=2。我们相互要信得过。”我微笑地站起来看着国益“我刚认识你时都敞开了胸怀,给你谈了这些。” 90R z#qrI*  
国益羞涩:“是!我不晓得是咋回事。”一个深呼吸。“嗯!我就是怕你跑了。” . W ~&d_n  
我说:“从今以后,不要再说这些。既然我们都走在起了,就不要有一点横想,从今以后一条心看我们的未来。看我们潇洒在人间,快乐在世面。” 4MM /i}  
国益:“你去嘛!” 0Y|"Bo9k  
我说:“是这样的,现在他当校长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当年的心态来看待学生,或者说看待我。他就住在顺城街。我的意思,如果他认可我,我下次再带你去 你看怎样?” ;RR\ Hwix  
国益:“啥子怎样哦! 我的鲫鱼说话就是好听。你去嘛!我在家里看电视,尽量早点回来。” o5h*sQ9  
我说:“OK。”扔下抹布,抱着妻子转了两转,“谢谢你对我的理解。” s~i 73Qk/  
u{J\X$]  
021  我晚上在公交车站牌  # As>-9p>v  
我在公交车站牌前等车。一个中年骑两轮的师傅,把车急停在我面前,招乎我:“师兄,等车?赶两轮嘛! 差不多。” {3@"}Eh  
我瞧他:“你的安全帽呢?” $ ?*XPzZ  
师傅:“现在又没有交警,戴啥安全帽。” w,zm$s^  
我感到好笑:“戴安全帽是戴跟交警看的?是为了交警的安全嘛?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自己的生命都不顾。嗯! 你开了多少年车?” 'GF<_3I2l  
师傅:“十多年。你还认为我是新手。” vSv:!5*  
我笑着:“喂! 安全帽是为了交警的安全?” jRBKy8?[C  
师傅自豪:“是呀! 现在没有交警,就没有人管。就是交警看到了有时还没有管。嗨! 交警逮到了算我的。” A 6j>KTU  
我笑着:“跌倒了算随的。” K*aGz8N  
师傅:“当然算我的啥。” G|LcTV  
我说:“摔了一根手指你咋算?这就不是钱的问题。”我很严肃:“师傅!安全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是对自己的小命负责,跟交警没关系,那里是戴给交警看?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 s}Q*zy  
公交车来了,一位妇女,三十来岁,带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我先让她上车。 FQO>%=&4  
xf 4`+[  
022  晚公交车上  # .WpvDDUK3  
车上,只有三个人。这位妇女先是反复看了整个车上的情况,把小男孩安排在她后面的一个单人座位上。我坐在她右边的双座位旁。我瞧了她一眼。 ky{-NrK  
[画外音] 你为什么不抱着孩子,你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为了多占一个座位,万一急停车你不哭,孩子要哭。 * {U7A&e0eW  
我摇摇头。车突然急停,女司机大声:“你想死!” )NCSO b  
我摇晃后看车前公路两旁的人,都盯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你咋横穿公路呢?司机停慢一点你就死定了。” +i6XCN1=  
车上的小孩头上碰了一个大包,大声哭。 D?@e,e  
我多言:“这一下只好麻烦你自己,抱他进医院。” z!/ MBM  
这位妇女抱着小孩下车念道:“是咋的嘛,咋开的车?” ) \|Bghui  
下一站。 上了一群人,一个小伙子比我高,光亮的头发,雪白的衬衣。拿着一支刚点燃的烟,女司机:“请把烟灭了。”小伙子反而吸了一口。 (#%R'9R v  
女司机:“请把烟灭了。” 6d# V  
我看着吸烟的小伙子,是一笑一点头:“师兄你好! 我见过你,我感到我们好熟。” M~#% [?iU  
小伙不知所措:“好,好,好!是,是,是。” DV">9{"5']  
我说:“那就别见外,算个朋友嘛。”小伙点头,我右手指着他手里的烟,又指着我自己,反复来回的指(意思是我没烟,要买他那支烟,)我左手在裤兜里,似要摸钱给他买,又不摸出来,使他感到我要拿钱给他买(烟)的意思:“这个你拿到,我反正都给你。” -)2sR>`A%  
小伙子以为我是要吸烟,身上没带,要给他买一支烟来吸,忙从包里拿出烟来:“这里这里这里。” T($6L7 j9  
我忙挡着他,不要去摸:“不不不,我是想……”我指着他手里已吸的那支烟,我一笑“哈哈,是这个意思。”小伙感到是我在说他不该在车上吸烟。   jQLiqi`  
小伙:“哦! 我扔了就是,对不起,对不起。”小伙子想将烟随手扔出窗外。 XK7$Xbd  
我说:“哎!”的一声。 小伙又将手缩了回来,用自己的手将烟灭在手里。 :?.RZKXQF  
我笑着:“别别别,别啊。”我笑着,左手又在裤兜里摸了两下又没摸出来“这个你要拿到。” 意思是我要拿钱或要拿东西给他。 TUaW'  
小伙感动:“对不起,我以后不吸了。” OKH4n/pq  
我说:“没别的意思,我还是补你点,这样你的印象深一点,以后……” 7^|,l  
小伙不好意思羞涩:“以后我不再在在车上吸烟了。” '8|y^\  
我说:“你看,你的印象还是不深,不是不在车上吸,而是不在公共场所吸,我们才是乖朋友。”一车的人突然大笑“哈……” f;w7YO+$p9  
一位乘客:“他的印象够深了。” And|T 6u  
又一位乘客笑着:“终身难忘,终身难忘。” EGKj1_ml  
小伙子脸红了:“我不吸了,我一辈子在什么地方都不吸了。” <e s>FD  
我微笑:“你只是说说而已,我得拿点什么给你,(我又摸了两下裤兜,小伙忙挡着我的手)我想的是为了加深你的印象,我们两个都来作一次乖朋友。所以,就算我求你,收下我的。” hLZ<h7:  
小伙可怜:“我错了,对不起,我认错还不行吗?” */|Vyp-  
司机笑着大声:“鼓掌! 车上响起热烈掌声。” H</Mh*Fl2G  
G9/5KW}-  
023  张校长家 晚# vu&%e\gM  
高个子短发的张校长,醉醺醺的,跟从前一起教书的,黑脸膛矮个子在一起,我进屋看这一目我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傻着站在一边。张校长对黑脸膛说:“你是对的,当年民师没有转正,你一个妹子大学,一个儿子技师。你现在还当老板,一家人和睦。俗话说得好,前人强不比后人强,我羡慕你这样的人,有所作为,我这一辈子完了。” b&y"[1`  
我看了张一眼,跟黑脸膛点了个头,悄悄的坐在沙发上。四处观看了一下,麻将几副,扑克一大堆、各类烟酒,空酒瓶几大堆。 HywT  
[画外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崇拜的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有意外的地方。哟,麻将几副,扑克牌一大堆,各类酒烟,空酒瓶几大堆——不像一个老师的家。我不知道该称呼老师,还是校长。 * PjH[8:,  
张校长坐在沙发上,拿着酒瓶,喝了一大口:“我当年就是想踏踏实实的教好我的每一个学生。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教师,结果呢?结果说我工作干得好,能当一校之长。当了,我变了。原来的我骑自行车,后面坐着我的儿子。去校、回家,一路跟儿子组词、背课文、讲成语故事、即兴写作文,一路谈笑风生,真是天伦之乐。” t Z_ni}  
歌词曲: 《知道》 BVKr 2v  
[旁白] 呵呵!故事简单,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M  `QYrH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VD&MJO=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B8jSdlvz  
统计字数: 6880 K3jPTAw=#  
场次 :015 —— 023 Wc}opp  
*%G$[=  
第4集 ISQC{K']J  
歌词曲:《知道》 FmfPi .;1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R^%uEP  
[字幕] 作者:廖政权 .g CC$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的身边。* 0D;MW  
"W_C%elg  
023 张校长家晚   # A#s`!SNv  
张校长:“一路谈笑风生,真是天伦之乐。那时的儿子对我的评价是—— 爸爸伟大!” +39Vxe:Oy  
中等身材、瓜子脸洁白牙齿的师母,对矮个子说:“张老师是对的,张校长变了。”矮个子老师没有做声。 ^ <Z^3c>/  
张校长又喝了一口:“如今的我变了,不知不觉变成了人渣,造大粪的机器!”瞪着眼“我的儿子为什么离家出走?唉! 离家出走是什么概念?可以想一下,一家人到了什么地步,才会离家出走?我第一印象是,我应该自我反思,孩子是无辜的。当法官的儿就应该是法官,我的儿子应该是个文化人。我当年想过,邓亚萍不是一个天生打乒乓的人,而是由于她父母从事乒乓球教练工作。反过来,如果邓亚萍的父母是从事围棋教练、羽毛球教练呢?她仍然有所作为,世上无人敢比。因为她有一种不断进取的精神——认真打好每一个球,不管胜负。认真打好每一个球,就是邓亚萍精神。横扫乒坛,无人敢比。我作为教书育人者,无地自容。当了校长,反而晕了头。再当大一点的官,我会怎样?哎,别说! 肯定高血压,心脏病。三高哦?”                             1Aq*|JSk(  
老实的黑脸膛:“张校长,你能认识到,还是不错。有的人是在戴上手铐时,才认识到,有的人是一辈子都没有认识到。” <B]\&  
张校长感到我在他眼前,汹汹的一声:“鲫鱼! 我原来不喝酒?”我点点头“我原来不吸烟吗?”我点点头“我原来不赌?”我点点头。 "ei*iUBN:  
[画外音] 说——得——对,说——得——好。这几年的你,变了。* 15Vb`Vf`N  
张校长拿起他面前的一包烟:“吸了这玩意儿我一身都不舒服,这是什么?是虚为,讲风度,讲气派!现在我是烂酒。喝了酒就好受吗?胃子难受,心一样难受。你们看,一进门见到的是酒瓶子,是麻将,是扑克牌!喝了酒,‘好伟大’!马上又去吃解酒药。然后,然后,然后杨老师 (对黑脸膛说)你,你说。” } d / 5_X  
杨老师:“又去吃胃痛药。” Q)\7(n  
[画外音] 哇!这位是老师,姓杨。* ?PNG@OK  
师母只是站在一边无言。我实在感到出乎我的意料。 LTu cs }  
张校长又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成天酒醉肉饱,吃香、喝辣,然后又去吃解酒药、吃助消化药又去吃止痛药。这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跟我的肚子过不去。原来我从不进馆子,现在我常常进馆子,好过点官瘾。喝点酒,打点官腔,官僚官僚。喝什么酒,吃什么菜,什么都我说了算,我多有气派,多风度,多有地位!钱还得别人来开。人民的勤务员和当官有什么不同?在我当官前,为什么不要我写一篇这样的论文和给我一个演讲的机会。然后再给我戴官帽。呸! 我虚伪到了什么程度。” ]=p@1  
师母:“孩子过两天就会回来,孩子回来了就对啦。” gnmKh>0@6o  
张校长自己都感到可笑:“对的,对的都像杨兄那样,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嗯?我是说得很客气,至少后人比你强。一代比一代强,社会才有栋梁。鲫鱼,你说我是校长,我是人吗?” PL/as3O^A  
我说:“我没有体会,我还体会不到。何必非要去摧残自己,还是把自己看成一个普通的自然人为好。” 5T;M,w6DV  
张校长:“是呀!我不知荣耻,还觉得自己伟大的样子。我四十岁的人了,成了社会的渣子。我打什么牌哟,就是赌钱,未必我比赵匡胤更聪明?” ghm5g/  
[画外音] 我真的感到奇怪,嗨!还感到新鲜。* T;jp2 #  
张校长:“要赢钱找我的兵,我的兵要找我,在这个圈内占点便宜,我还想占点便宜。所以我当然要找我的下级。我的上级找我我就只有输,输了我又回来找我的下级赌,我再赢回来。出去寻欢作乐,那是无所谓的事,可我心里舒畅吗?我一点不舒畅;怕?我还是有一张脸;怕?领导;怕?长辈;怕?最好的朋友看不起我;怕?成为孩子敌人;怕?老婆离开我。怕?老百姓。我还是个人,我害羞呀?心里的不痛快是不能与钱相比,有了钱又找胃肠道的麻烦。我一生咱就干这些无聊的事。 我、是、——废物。”师母诚恳:“孩子离家出走,一家人都这样了,你的老人在农村,我们一直都没有回去看过。还不说我的老人,就是你的老人你都不回去看一眼。现在我们都乱成一锅粥了,我没有计较你出去寻欢作乐的事。” `m?%{ \  
张校长跪在妻子面前:“我们现在咋办。” ]kq{9b';  
师母:“老张,你快起来,你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呀!你千万不能倒下。过去的事我们不提了,现在我们一家人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看到这种场面,上下左右张望。 ^D\1F$AjC  
[画外音] 嗨嗨嗨! 该不是在拍戏哟?* Ql a'vcT  
我冒出一句:“张老师!您是我很敬佩的老师,今天我特来向您问个好。” #pP4\n-~hU  
张校长:“鲫鱼。 你是我的学生,在我家家丑不外传,我就是要你外传,看天下升了官,当了官的人是不是像我这样。一个教师的孩子,认为父亲伟大;一个校长的儿子,离家出走了,表示抗议,是我教育孩子,还是孩子教育我?我是家长,是孩子的表帅;我是教师,要教育好受教育者;我是校长,应该带领我的队伍,不折不扣的,保质保量的,全心人意的为受教育者服务。我怎么呢?我这几年是不是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K[0.4+  
[画外音] 反省,认真反省自己,及早地发现问题,还要把具体的问题解决了才是对的。* QQUeY2}  
醉张:“鲫鱼,你是我的学生,今天你痛快地大骂我一顿。” :+{G|goZ*  
[画外音] 您心里难受,我说啥好呢?* )9F-h8 &"  
我站起来,向张校长鞠了一躬:“张校长,您是我最崇拜的老师,您给我们上课不多,但我爱模仿您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您当年作为人民教师的那种本来的性质,我们所有的同学都非常敬佩您。今天我也是专程来拜望当年的张老师、师母,今天的张校长和师母。” _+PiaJ&'  
杨老师:“鲫鱼,你坐下,坐下。是这样的,你的张老师,当教师时的确不错,当校长就的确变了,不客气地说,官僚、官腔。当年我教书是最差的,才离开了教师队伍,我哪里有资格说他呢?”点点头“现在的张校长在家里,要么赌钱,要么饮酒到深夜;不仅没有帮助孩子,反而干扰了孩子的学习,深夜了给孩子放十元钱,写一张条子——明日早餐费。孩子早餐两元钱,剩八元都进游戏厅连学校都不去了。张校长还以为自己是最好的父亲。因为一顿早餐都给了十元。这是可以用钱来交换吗?其实跟钱没有关系,张校长先还认为是孩子不听话,孩子听你的什么,你自己说的什么,做的什么,你的一言一行让孩子咋认可你,他不离家出走才怪。你当老师真的是对,当校长就变了,”看着张喊道“校长大人是该好好找个答案啦。” ^hq+ L^$^  
张校长在沙发上睡着了。我说:“尊敬的校长,我崇拜的老师,我有时间又来拜望您,再来向您学习,请教。”我跟师母,杨老师点头“我走了。” a(AKVk\  
ZoX24C'  
024  我夜步行在大街 # D![42H+-Qd  
街道上路灯通明,我一路上琢磨。 yg({g "  
[画外音]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样呢?我以为当了校长,给了他一个平台,一定会有新的突破,把各项工作干得更好,使老师满意,学生满意,咋跟我想的不一样?他是该带着自己的队伍,在教育战线上有新的起色。应该使受教育者,更轻松的学习,在快乐的童年获得更多、更全面的知识。学生们会感到更加的快乐。前途是很光明的嘛。(风,雨,雷电来了,我仍然在路灯通明的大街上漫步琢磨) 过一段时间,再见到他,杨张,张杨,其中总有一个更有道理。哎……有的人,只管自己寻欢作乐,顺利就晕头;有的人,把孩子当宠物,不择手段的找钱来给后人留下一笔。怎样才算管孩子?每一个人都说自己是合格的父亲,孝顺的儿子,要给孩子一座金山,又横眉冷对。有人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怎么理解?有的人,上骗国家,对下又抠了工人,中间受贿,该有钱了。嗨! 反而负债累累的大有人在。这些人未必只有半个脑袋。空在人间走一回?我觉得还是有人在引导孩子,处处作孩子的表帅,给后人搭平台,要后人去经受磨练,真金就会出现在眼前。呵呵! * j("$qp v  
aD)$aK  
025 我家晚上 ## 3On IAk3  
我在门口自言:“我想现在怎样去面对国益呢?”我拍了两下脸,摇了两下头,才开门进屋。 NUxOU>f  
国益:“怎么样。哇! 一身都湿透了,没有打的?” 5zk<s`h  
我说:“去打什么的哟,收获不小,受益匪浅。”我换了衣服,站在凳子上,去弄空调的水管拿进屋里。 FHztF$Z  
国益:“你干嘛!” )1CYs4lp  
我说:“这个水管的水要滴在家里,拿一个桶来接它。滴在外面讨厌。” > L5fc".  
国益:“我的鲫鱼同志,随便哪家的出水管都是在外面。你不怕麻烦。” L >* F8|g  
我说:“呵呵!我不怕麻烦,以后用了空调我来倒这个水,我想接那点水来冲马桶也好。” F4P=Wz]  
国益一笑:“你会发财。” yQP!Vt^  
我说:“我会发财。我会发财?我本来就是发了财的人,你看不出来,感觉不到。” w@K4u{|  
国益:“没劲。” Z.Otci>J  
我躺在床上,双眼注视着眼前墙上的“悟道”二字。 M-#OPj*  
E1 | >O  
026 店里的上午 # mYU7b8x_  
[画外音] 从我进城做零工开始,我都觉得我长大了,所以我快乐,我不为穿衣吃饭发愁。我们市早都是小康生活的市了。 * Z.4 vKO[<  
一位30 来岁的中等个子男性,右手拿着钱,左手拿着手机在我店门口打电话:“我先给你打电话是吗?” U{ZE|b. ?b  
对方:“是!就是你先给我打了电话,所以我现在打电话来问你。” rE&` G[(b  
中等个子说:“对不起你现在给我的黄金价我都不卖给你。” /Zzb7bHLK  
对方忙说:“为什么呀”店里的顾客增多。 dy }O6  
中等个子:“这还要问为什么,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那公司的一员。” $] gwaJ:  
对方忙:“我是公司的业务主办郑光林。” 5qe6/E@  
中等个子:“你光临?我先还没有把话说完你就把机关了。你连起码地接电话的知识都没有,还不说你要尊重别人,我第一次接电话的第一句说的就是向对方问好,我还没有要别人教 ,你在上岗前没有培训过?说严重点是对我的侮辱,那不是断线嘛?这,就是我回答你的为什么。” ,k9@%{4 l  
对方说:“对不起,对不起!” 1"hd5a  
中等个子:“我能回答你的为什么,我已经够了。再见。”微笑着把钱递给我,指着他买的烟“来,你好!我买包这个烟。” &'mq).I2  
我微笑着:“你好!”把烟给了他,他走了。 ]N& Y25oT5  
国益买菜回来:“有一个人在跳楼,鲫鱼!有一个人在跳楼。围了很多人,119、120,还有公安、武警,有好多人在看。”我没有介意。 #s}cK  
店里有顾客十来人。有一位花甲老太婆:“现在的人算幸福,不愁吃,不愁穿,现在是比过去的地主吃得好,有的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44A#0)B'l  
一位中年男士:“是呀!有的一家,一个月用三五百,有的一家用三五万,有的一个人一个月要消费上十万,你说他消费得累不累。”点头“用钱还是很费心神。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才是最开心的。” c1wP/?|.>  
另一位中年男士:“嗨! 你把用三五百的那户人家,去用三五万,他会感到累,心烦。”大家“哈哈哈……” Uc[ @]  
一位老大爷:“有钱的人,存酒才好。酒存放的时间越长,就越值钱。你存10吨、100吨,存过10年,那是要比你存银行的利高得多,且稳。” Nr(t5TP^  
我笑着:“就是,还是以个人心情舒畅为准。所以我就感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只要我们努力去做,都有收获。” W74Y.zQ  
进来一位瘦高的小伙:“哎呀! 有一个人在西街跳楼。 哎呀! 有很多人在看,消防的119的一直在现场,那个人也是,30来岁的人,寻什么死路嘛! 公安武警,动用了那么多人。120都在,他这一闹,那么大的一个场面该要用多少钱。” d siQ~ [   
我双眼盯着小伙子:“他为什么跳楼?” YPU*T&~  
小伙子道:“他生了二胎,又做了阑尾手术,现在他爱人要做什么手术,家底薄,现在是负债累累。” iu$:_W_  
我眉毛一扬:“至于嘛?哦,国益买菜回来都说了。嗯! 西街跳楼,想上西天?”我看着国益“国益,你看一会店子,本小伙要去看热闹。” R2` -*PZ_  
{)5tov1  
027 跳楼现场 # -L6YLe%w  
[画外音] 哇! 这么大的场面,真是警察集会。*  d  H ;  
跳楼者在五楼的房顶上,围观者在议论:“都半天了,电都停了,怕他跳下时摔在高压线上。”有的说:“是呀! 公安的也做到了仁至义尽。我是公安我都做不到。” ^lP;JT?  
有围观者:“好话都给他说尽了。他一看到警察靠近,他就要跳。怎么说他都听不进。所以警察根本不敢靠近他。” $eU oFa5A  
我挤到了一个能看清跳楼者的位置。惊讶的溜出:“哇! 是我本村的志强。”我忙找警察,“警察您好! 跳楼这个是我们村的,我去试一下。哦,我叫郑权。” e{6I-5`|,#  
警察看了我一眼:“你去,试,怎么试?” 3I.0jA#T&/  
我忙:“因为我认识他,他认识我。如果他真的要死,他早就跳啦,他一个人悄悄地到一个地方死了你还不知道,说明他留恋这个世界,可能是要人帮助。”我自信地说“你给我介绍一下他的情况,他是我们一个村的,我出来几年了,对他现在的情况不了解。但我有办法说服他。再说我是一个普通人,我随便说,他也不会因我说得不投机而跳下,您给我十分钟。” {^V9?^?d (  
警察在一边议论,我换了一个围观者最普通的衣服,裤子,一双拖鞋,把灰尘抹在脸上的汗水上。警察跟我说了基本情况。我自信地走上楼顶,离中等个儿,胡子拉碴的志强有30米。我诚恳:“志强! 我们是哥们,本村的鲫鱼来向您问好,有话我们好好说。” {Q~HMe`,  
志强失去理智:“你滚!我现在走投无路,你来看我笑话,你敢向前走一步,我立即跳下!”志强一边说,一边跨了一个脚在女儿墙外悬着。我泪水自然流下。 jxdX7aik  
[画外音] 一个人的生命,一瞬间就有可能结束,我心里没底,我失败了。我现在给他10万,8万又如何呢?我想穿一身朴素的衣服,会使他感到我是接近他生活的人。 * - U Elu4n&  
我心急:“你意志坚强,坚强个屁!我自幼没有父亲,把你当成偶像,我都羡慕你!(我把衣服脱来扔了)今天你有了一点困难,就抬不起头了。你睁大双眼看看,你看一看,有多少人在关心你,帮助你?你就是个木头,感受不到党和政府给你的温暧? (志强的心稳了) 你有困难,你找过政府吗?你是个人,你就是该大大方方的走进我们自己的政府。政府是干什么的?你还是我的偶像,你白活了三十多岁!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就是包括你、我,是我们自己的政府,就是为你、我服务的,为我们排忧解难的。今天还在这里为你保驾。外国人,我们都要去帮助他们,世界各国都相互帮助。你有困难,你今天的行为,政府动用了消防、医院、就怕你万一。 你居然感受不到政府对你的关爱。公安干警,公安干警是干什么的?就是保国民平安的。公安来阻挡你,来救你,政府给了你无微不至的关怀,你却麻木了。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我都羡慕你有两个活宝,(我流下泪水)他们是祖国的未来。我真想揍你一顿。再说,你跳下去都不得死,下面有气垫,电都停了的。你是个爷们,自己过来,我陪你去找政府。” 1a]QNl_x  
志强跪下,哭着:“兄弟! 我是走投无路,家不像个家,家里一无所有,我是无脸见妻儿。” i38`2  
警察刚向前,我伸手拦下。我忙:“什么?无脸面对?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知道小康是什么概念吗?我们地区温饱早就达到了。你这样的困难户时不时就有出现。老前辈不是说过吗?一个人是三穷三富不到老。怎么办呢?就是要我们的政府来协调,要不然我们的政府机构设来干嘛!” E2i'lO\P  
志强:“兄弟! 我听你的。” 我喘着气,警察才突然去抱住他。 e5$S2o~JF  
(Tv~$\=  
028 我店上午 # {NUI8AL46A  
一个花甲老大娘,有气无力,精神欠佳,在我门前站了一会进来:“我买一个面包。” 9GtVcucN  
我刚给了她,一个面包,20多岁的高个小伙子,头发光亮,冲了过来,直视着老人:“哎? 你还敢在这里来偷买吃的,鲫鱼!不卖给她,鲫鱼你说,她没有给我在城里买套房子,我结婚后,她更是当了老太婆,家务事不干,每天做饭都要我喊,一个小孙儿,她都不管。我的那个儿子可聪明了,是一个干大事的人才,少都是个科学家,我妈她就是不带。人家说奶奶是最疼孙子,人家的妈不像她。昨天,我们俩口子在打牌,我的手刚顺,这个老娘好大的胆子!鲫鱼,(我瞪着他)你就做不出来。嗨,她居然不要我打牌,把牌都给老子抓了!在打牌的人中,哪个的妈像她?(又指着妈) 我是你的儿,你带一下你的孙儿有那么难嘛?我问你!我老婆原来都背着孩子打牌,想到这些我都要哭,你有良心?你的儿媳妇不认你,我当儿的早都不想认你了。你有万罐家产,当儿的不要,上次你有钱,我喊你借,是你把借给我,儿会整你?您的儿又不是傻的,我都给你说了,是因为那几个人不会赌,十赌九输,我把他们约好了,才求你把钱借给,你借给我肯定赢,我错过了很多赢钱发财的机会,都怪你。你还好意思说——我买头痛粉吃都没有钱。” 老人一言不发,我在一边做听傻了。 #<DS-^W!  
一个花甲普通老大爷来买烟,在背后听到两句指了指他,又握了握拳头。我摆了摆头。老大爷买烟后回头把小伙撞倒在地。小伙毫不计较,站起来指着自己的妈:“哪一点我对不起你?哪年我都喊你不要土地,给你说肥肉吃了不好,上了年纪,多吃瘦肉,半斤,四两你去买,有钱无钱你拿起走,卖肉的会问我要钱,你自己不,我跟你说个没有嘛! 你还多对,你还怪了。我越说越发火。” pEq }b+-  
我一眼盯着老大娘,一眼盯着小伙子。我点头一笑,给二位各倒了一杯水,老人拿到手里,我微笑着:“来!小伙子,喝口水,你们是母子,什么话都好说。”国益递了一张凳子给老人坐,老人闭着嘴一动不动。 O,Ej m<nt  
我想了一句话来说:“嗯! 小伙子,我对你还有点面熟。” H,EGB8E2  
小伙:“是呀! 这个所谓的妈……” 8'M:uI  
我忙说:“嗨! 打住,你这一说,还使我——眼前一亮,不得不问一下你的名和姓。” ^s\T<;  
小伙说:“哦! 我姓何,名知礼。叫何知礼。” 1 %8JMq\  
我一笑:“嗨! 是和气的和,知道的知,道礼的礼。” BS3{TGn  
小伙说:“是人旁一个可,知道、知识的知,礼貌、礼仪、礼节,的礼,‘何知礼’。” B.:1fT7lI  
我说:“那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你这个名字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老妈没做声,走了。 {DZ xK(  
国益在一边不高兴:“莫名其妙。” QD-`jV3  
何知礼:“你走,你去死,你去死了尸我都不要。 鲫鱼!你信不信。”我感到可笑,双眼瞪着他。 i,t!17M:  
国益在一边念:“你,给鲫鱼当孙子都不得要你。”我只是一笑。 2.vmZaKP  
何知礼:“我们家很简单,就只有我俩娘母,难道还相处不好?这个老娘她不会享福,我走了。”我点点头,走了两步“嗯!你有什么麻烦,我给你摆平,我还没有遇到我摆不平的事,这些地方红的黑的我都喊得响。” DP;:%L}  
我感到可笑地说:“我见识少,我看到过无耻的人,我还没有看到个你……这样的。” p{:y?0pGN  
何知礼微笑:“没事!你有事找我就是。” jT!?lqr(Rb  
国益:“这个样子,也叫人,说的是人话?” eoXbZ  
歌词曲: 《知道》 M2c7 |  
[旁白] 呵呵!这样的故事你见过嘛?可能没有去总结。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M< .1U?_#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n>7aZ1Qa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D  a  
统计字数:  6964 0FY-e~xr  
场次 :23 —— 28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07-26
第5集 mfaU_Vo&  
歌词曲 《知道》 &JqaIJh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0q pgl|  
作者 :廖政权 Cp"7R&s  
[旁白] 我要说个一二三,亲眼看到这一天;表面看他还不错,实在得罪老祖先。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qx[c0X!  
U].]K   
028  我店上午  # 3S7"P$q  
国益:“这个样子,也叫人话,说的是人话? ufL<L;Z\;  
我说:“别!别背着人家说闲话。” h7UNmwj  
先走了那位老大爷又回来了:“嗯!那个人走了?” LD}~]  
我点点头一笑:“走了!” *(F`NJ 3  
国益:“鲫鱼,这就叫莫名其妙,这也叫人。” 4 V')FGB$  
我说:“嗯! 妇人有时还是有见识。国益,他这种人,就是给他一座金山,这个兔崽子都不满足。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孝子,哪怕十年喊老人吃了一顿饭,他都会说,我每次吃好吃的,都喊了我的老人吃。” TmQIpeych  
老大爷对我说:“小伙子,你说的还是实话,你年龄不大,你都知道这些……” e"nm<&  
我说:“我不懂,刚才这个人我还没有想通,只是感到好笑,可笑。” 1`&`y%c?B  
老大爷说:“人上一百,五业齐全。你进城,随便去点一百个人,在这一百个人中,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tJ\ $%  
笑了一下:“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而笑之,不笑不以为道!” 我瞪着老人说:“老人家!你讲的就是大道之理。” ;A*SuFbV  
老人说:“是呀!天长地久,时光在流。小伙子,还是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我顺手递了一张凳子,右手示意老人坐。 m9 h '!X<  
我忙冒出一句:“国益!沏杯好茶。”我对老人说“俗话说得好——凡事要好,须问三老。现在我得好好请教你老人家,老前辈启示一下晚辈,晚辈终身感谢。”我拆开一包烟给老人。 C0wtMD:G  
老人说:“吸烟要看地点,不是什么地方都吸。”我笑着。国益沏好一杯茶。 a+w2cN'  
我微笑着:“对!老人高尚。” DX s an  
老人挥挥手:“天地之所以能长久,就是因为它不是为自己而生存,所以它才能长久生存。你看‘圣人’都是把自身放在众人的后面,反而能赢得众人的拥护,被推为领导。你看,哪个地区出现困难,领导者就出现在那个地区。”老人笑着。“而且!而且是把光荣属于祖国,成绩属于人民。这句话你表面看没什么,实际呢!不是任何人随便都能感受到的,‘心’,一定要在他思想上得到了深化,才能说得出来,而且有威力,能感染一大批人,这种能量从何而来!所以能够以珍重自身生命去珍重天下人生命的人,才有可能当好一个领导者,被人尊重。以爱惜自己生命去爱惜所有的人,所有的人才会把他推为领导者,他才有那个无穷大的能量和号召力。”我点点头,伸了一个大拇指在老人眼前。“就是想看看百岁老人的生活点滴。” ;qshd'?*  
我听傻了:“老人家,您刚才这一点,滋润了我的心,我这种草民,也能得到你这样的教诲,感之不尽。” {w@qFE'b  
老人乐着:“小伙子,好好做人,做人好,做个好人。”我点点头,深思着“小伙子!我走了。” $%bSRvA  
我忙说:“感谢老人家!感谢老人家!你这番话我都得消化一段时间。”老人微笑着,点点头走了。 UcRP/LR%C  
国益:“这个老人是个干啥子的,能讲出这些大道理来。” t R^f]+Up  
我说:“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哪里是以貌取人。你看先那个小伙子,还有点帅,按有的人的话说,还迷得了一些人,呵呵?” e4z`:%vy  
何知礼急急忙忙的来跟我:“你在城里更熟,帮我个忙,我一定感谢你,有你一份。”微笑着“嗨嗨! 那个老娘碰死了,你说好笑人。” w"hd_8cO  
我看他笑嘻嘻的,我还未反应过来:“哪个老娘?” +VIA@`4  
何知礼乐道:“就是先我在这里骂她那个。” )Z7Vm2a  
我有意地问:“她跟你什么关系?” Kz HYh  
何知礼:“哈哈!什么关系,就算是我妈。” rXx#<7`  
我说:“嗨!这句话我听到有点新鲜。什么就算是我妈?她现在碰死了,就算的妈碰死了,与你有多大的关系?”我幽默他“嗯!这个城市我喊得响哦,任凭你说哪个部门。衙门向我开,大事小事,小事大事请进来。” a5*r1,  
何知礼手一拍:“嗨!太好了,现在我至少要拿到几十万,哈哈……” [F-R*}&x  
我自言:“笑,老子为你脸红。” `v*HH}aDO  
[画外音] 我还想观注一下。* mixsJ}e  
我说:“嗯!何知礼同志,如果你这个‘就算’的妈,生病要医几十元钱,你肯定要出。” M2Q,&>M   
何知礼:“我肯定不出,任何人都不得想随便出一分钱。” 10S I&O  
我忙:“买头痛粉五元呢?” Giyh( DL  
何知礼:“不买。” G6p gG+w  
我又有意地问:“嗯!你姓啥子?” :nx+(xgw  
何知礼:“我姓何。” +?J  N_aR  
我说:“我知道你姓何,我也晕了头,我是要问你叫何什么名字。” "OLg2O^  
何知礼:“知礼,知道的知,礼仪、礼貌的礼。” O#)1 zD}  
我突然:“哈哈……”我从口袋里拿出镜子给他“你先照照你自己。要不,你还不知道你的模样。” UT;%I_i!'  
何知礼拿过镜子照着:“我这个模样还不错。靠我这个模样都能骗到些人,她们都认为我帅。我这个人骗女人的时间少。”说时挺自豪。 ?UsCSJ1V  
我冷言:“你像个人?” 2Qe&FeT  
何知礼照着镜子:“我咋看咋有几分帅气。” JC cYFtW  
我说:“嗯,我刚才问你,如果你妈生病要医药费,你不出是吗?” m!ZY]:)$  
何知礼:“我凭啥子给她出?我不是不出,我是肯定不出!” lie,A  
我说:“你妈碰死了,你要得一笔钱,你很高兴?” T\9[PX<  
何知礼:“鲫鱼,我又不是傻子,进钱,三岁小孩都高兴。我最小的时候,我妈教我认的就是钱。” X):7#x@uy  
我点点头:“你看,我都想不到这些。我还只有跟你一路去看看,增加点见识。先我都说我见个无耻的人,还没有见个你这样无耻的人;现在我还找不到一个词语来说你才合适,我的语文水平咋这么差呢?” 4s 7 RB  
何知礼微笑着:“别说那些。走!” <&m50pq  
我跟国益:“国益,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Ah1 9#0  
国益不高兴:“要得,我看到他我就恶心。这种人喊你,你都要去。” ktrIi5B  
e@vtJaSu  
029去何知礼的妈碰死现场的路上 # v82wnP-~7  
何知礼:“我们赶个两轮快点。” 3aq'JVq   
我说:“不行,两轮不能搭两个人。” ] :;x,$k  
何知礼:“没事,我们一人一个两轮,小事一桩。” &1Ndi<Y^  
我与何知礼各自招呼到两轮,我拿到安全帽。 bq E'9GI  
[画外音] 不急,我不知道你这安全帽是不是合格的。嗨!口袋里的卫生纸填塞安全帽里,多少也能增加点安全系数。* OPNRBMD  
何知礼高兴又心急:“请!你走前面。到十字口。” FY'0?CT$  
我说:“要得。”我坐上两轮:“师傅走。” E /H%q|q  
[画外音] 嗨!这个何知礼,还是很懂理嘛,考虑问题还是很细致,谁能说他是一个不认母亲的人呢?  * w80X~  
我的两轮在前面,我跟司机:“不急,安全第一。” "\@J0 |ppb  
司机:“没事,我的驾驶证,是通过正规考试获得的。”我们刚转过一个弯道,有三个穿制服的,我没有想起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把我的两轮拦下来,把司机叫在一边说话。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A`&-nc=  
两位穿制服的又走到我面前,满不在乎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iAH,f5T  
我乐着:“我当然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未必我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 }K)A jZ  
两轮司机在一边乐道:“我们走,我们两个两轮是一路的。” 三个穿制服的没有做声。我们走了。 ~+'f[!^  
[画外音] 嗨!我还感到有点新鲜。我还是年幼。* OFr"RGW"  
我又赶着两轮走了。在车上我问司机:“他们三个是干什么的?” ^!B]V>L-  
司机:“管出租的,他们就是在逮两轮载客。” nN&dtjoF  
我说:“哦!没有给他们打过交道。不过他咋问我叫啥名字?我可以不给他说啥,未必哪个人问我我都跟他说。” OF*E1B M  
司机:“你叫什么名字,他们是该问。只不过他首先应该介绍自己。他们检察的车多了,有时就懒介绍自己。只不过他们今天又碰到了你和他较劲。” Gu{1%bb#kL  
我说:“嗯嗯嗯!我不是给他们较劲,是因为突然,我还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JBt qpo2  
司机:“是呀!你凭什么问人家叫什么名字。” `!X8Cn  
我说:“管他的就算我跟他开了一大玩笑吧!” F'wG%  
pQZ`dS\  
030 何知礼的妈,碰死的现场 # uQ ]ZMc  
人碰死在街道中,围观者有一两百人,交警在现场堪测,多人在论:“是她自己去碰死的,这个桑塔纳车没有责任。这个车是公安局的,可能赔不到钱。自己去碰的,搞不好还会说她阻挡交通都有可能。” A]%*ye"NT  
何知礼突然跑去抱着死去的妈哭:“妈呀!您死得好惨,您死得好惨!您一辈子吃了很多苦。儿子长大了,该您妈享福的时候了。老爸又死得早,大哥死了十多年,您一个人把我带大。妈呀,您咋这样就死了,走了!司机呀,司机呀!你是咋开的车呀。妈呀,娘呀!你累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您现在有吃有穿,在享福的时候司机咋就把您老人碰死呐……” oG hMO  
哭了半天,流了几滴泪水的何知礼:“尸体不准拿起走,把司机喊来,拿50万,拿50万才了事。” O|Y`:xvc  
我看到老人死的一幕,实在很惨。 M`iE'x  
[画外音] 我搞不明白这人是多了根筋,还是少了块皮。根据一小时前在我店对你妈的态度,我还真没想到,老人来碰死了,你又这样。畜牲都不会那样对自己的母亲,羊有跪乳之恩,鸟有抚母之情,它们都要报答母亲的恩。妈去碰死了,现在他认是妈,而且是以一个孝子的身份出现在人群中,什么意思?* (bpxj3@R  
交警问哭着叫妈的:“喂!你是死者的什么人?” `Um-Y'KE  
“我叫何知礼,是死者的亲生儿。碰死的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从小就心痛我妈。现在我长大了,我非常孝顺我妈。我是独生子,我们的邻居都说我是最孝顺的儿子。交警同志,不,交警大爷,这条命能赔50万嘛?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不赔50万我也只有去死了。” m.gv?  
[画外音] 真是知礼!何知礼,你在一瞬间,什么样的话你都说得出,哭笑无常。外表看你还不错,还是个人。哎!这种人,没脸,没皮,口念阿弥陀,眼睛到处睃。* k5}Qx'/l  
^@Qc!(P  
031 在我店门口  # *k?y+}E_f  
我跟国益说:“何知礼怕拿不到钱,还是在两块眼皮中挤出了泪水哟。”我摇摇头,溜出一句“没良心,没良心。” OeZ"WO  
国益:“没良心,没良心。嗯!良心能值几个钱。” q}z`Z/`/  
我忙:“良心是金钱能买到的吗?良心是无价之宝,无价之宝是什么概念?三岁小孩都知道良心,不、欺、负、别、人。一个成人,稍去思一下,想一下,答案就出来了。(国益双眼瞪着我)首先你要是一个有‘人’性的人,有‘人’的本色,有了‘人’的烙印,然后去前思后想,左思右想。X加我就等于良心。我加X也等于良心,这么简单都回答不上。感到好笑的国益:“鲫鱼,什么X都扯出来了,你怕要成一个数学家。” _~F 0i?  
我说:“不,X代表天下所有的人,把我加在一起,就等于良心。这套理论就叫鲫鱼理论。嗯!这是报刊杂志没有发表过的哟。我首先向你发表这个无价之宝。” cz|?j  
国益:“哈哈哈哈……我不打你两下。”国益举起手来。 1<*U:W $g  
我哼着歌:“年青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国益‘打’了我两下。“嗯咋不看地头,这是店子里,是你爱的人、该你爱的、值得你爱,也要加一个‘但’字。” !aL=R)G&e  
国益心里乐兹兹地,跺了两下脚:“等一会我不收拾你。” 8Kk41=  
我一本正经:“你收拾我是理所当然的,你收拾我可以用任何方法,目的要你达到心情舒畅,以这个作为标准。但你还是要把良心搞清楚。” HIC!:|  
国益:“你再说一遍,你说得那么复杂。” 18Ju]U  
我说:“我这样跟你说,你就清楚了。”我说了这样一段: 5Z6MQ`(k  
世人加我就等于良心, qPN9Put  
世人加良心就等于我; +%u3% }  
我加世人就等于良心, n${k^e-=  
我加良心就等于世人; +oq<}CNr{  
良心加我就等于世人 UxzF5V5  
良心加世人就等于我。 "42/P4:  
我就是我, p'1/J:EnV  
我就是良心; f17E2^(I(}  
我就是世人。 -OlrA{=c_  
世人就是世人, ,.>9$(s  
世人就是我; {L%JDJ  
世人就是良心, ]$r]GVeN}H  
良心就是良心; &'W7-Z\j-  
良心就是我, Et N,  
良心就是世人。 aj;x:UqpJ  
笑来喘不过气的国益:“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突然说了一个绕口令,我听了那么多的相声,都没有你这一段,你心情好,你把它记下来。我看,鲫鱼,一万年以后会有你的创造。” _D{A`z  
我想起何知礼的事,摆摆头:“别别别!这些是人之常情的事。”我在门口伸腰,摆头。店子右侧隔壁,黄氏诊所的吕护士,矮个,20来岁的女子,穿的工作服,站在诊所门口:“鲫鱼!你去看热闹了?” $ uTrM8  
我说:“对!你说得对,你说得正确。(我双手捏着拳头,左右摆手来调整心情)今天我去看到了另一种人,他那种人不孝的程度,我还没有找到一个词来形容。妈因为压力大,觉得走投无路,去碰死了。这时,儿子想到的是——他、发、财、的、机、会、来、了。” ,gQl_Amvz  
-8qCCV&1i  
032  黄氏诊所  # -yqgs>R(d  
吕护士用手示意我,里面坐。我跟黄医生点了个头,接着讲何知礼与其母的故事。(回放现场镜头)。在谈的过程中,发现有个人在输液,一看:“嗯!是黄二娘,您在这里输液。” 0C :8X   
中年,中等个的黄医生:“她是我姑妈,你们认识。” a 4ViVy  
我说:“是您的姑妈?她很能干,我读初中就要经过她家,所以我认识她。”我忙回到店里拿了一袋豆奶。 c~(61Sn]  
[画外音] 那么能干的女性,值得学习。 =OF hM7  
奄奄一息的黄二娘:“我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当了几十年的干部,我都干得好。” f>6{tI 5X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读初中就走您的门前过,我们附近的村社都只有您一个女性当了那么多年的社长。村的工作您也干了不少,算是女中能人,值得佩服。”(没有其他人在场)我问:“您老伴呢?” OD~Q|I(j  
黄二娘有气无力:“哎,小兄弟!他说我早点死了,他早好。” [z!m  
我说:“您老伴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他可能没有说清。他本来的意思是说,您不死才好。不关事,输了液就好了。” }i^M<A O  
黄二娘:“我当了几十年的干部,没有打过针,吃过药,没有向组织报过一次药费。哎,今天还要来输液。” ]CNPy$>*  
我玩笑道:“老人家!您看,当年的康熙爷都没有输过液,所以说我们这代人是幸福的。百姓得了病,都能得到好的治疗。老人家,需要我帮忙说一声就是,您应该认识我噻,我就在隔壁。” dCM &Yf}K  
黄二娘:“认识你,小时候你背个书包,在我们那里,跑上跑下。” Q^va +O  
我说:“是!我现在就在隔壁。”我看着黄医生和吕护士“黄医生!就麻烦您二位天使。” H HX q_-V  
黄医生笑着:“你鲫鱼说点话,就是说得那么的乖。” qGN> a[D  
我笑:“乖,您把我当小孩。嗯!请教二位天使,一个人爱说、爱笑,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去工作、生活,是不是会多长几个良好细胞?有了更多的良好细胞,又再来为社会服务。” tkm@&e=e%  
两位天使指着我笑,黄医生:“这样,这样我们的社会才更加美好。” LtwfL^#  
我说“嗯!您两位天使是行家,笑什么嘛。我呀,我希望天下人没烦恼,一说一笑,阎王不要;人间生活,大家快乐。”大家一笑。 qYVeFSS  
A>Qu`%g*  
033  我店 快下班时 # +-TEB  
一个身材不高,头发乱,脸不洁,穿一身不净的衣服,还有口吃的中年妇女:“大大大、大哥,我,我,我斤,蛋糕。你你你给我,有钱我。” 9X1vL  
我瞪着她:“您,您买蛋糕来干嘛?” 9' H\-  
妇女:“我,我买,我婆妈吃,七十,七,别的咬不动,(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零钱)你你看我的钱够不够。” Ln+.$ C  
我未看,忙点头:“够够够。” |z@AvS[  
[画外音] 一个弱智都能知道,给自己的婆妈买能吃的蛋糕,可能是因为老人牙不好。人,因为您是人,就有人性。何知礼呀何知礼,是你都不去坐两年牢的话,就得被五雷打。大姐,我得瞧瞧您,您真美。不过我敢说您连天日都不知,我来问问您。* /UR;,ts  
我笑着:“喂!大姐,今天是好久。” eAQ-r\h'2  
大姐:“久,久。” ]}&HvrOld  
我说:“您!您多少岁了。” vMJ_n=Vf  
大姐:“岁了,岁岁。”国益好笑。 @!!5el {  
我说:“您哪天的生日。您生是哪一天。” ).tTDZ   
大姐:“我,我我,我是早谷子生,生。收早谷子那天就生。” cw_B^f8^  
[回放镜头] 何知礼骂他的妈,与他妈碰死的现场。* $P #KL//  
[画外音] 父母把我带在这个世界,我应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何况我今天还生活在一个有温饱的世界里,更应该有点仁爱之心,实实在在地生活。世界是喜欢我的,我喜欢这个世界。我能感受到,世界有我而美好,我更离不开这个世界。如果我就是到了讨口的地步,讨来哪怕只有一口饭,我一定是给我的父母吃,饿死的一定是我。* x_(K%0+Ca  
我转过身拿了两斤蛋糕和一盒中老年的豆奶,给大姐比划了一个二,我给她两个包。她笑着把钱给我,我在她手中拿了三角钱:“您看,就是这么多。”国益看了我一眼。 _Qb ].~  
Z|3[Y@c \  
034  我家晚上  # |Fx~M,Pzg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写在墙上粘的“仁爱之心爱人”。 w)>/fG|;  
[画外音] 我们普通的人与人都要仁爱,那对自己的亲人呢?…… * &i *e&{L7  
国益:“那个人还叫知礼,我说肯自己去碰死了算啦,免得人家骂死他,看他表面还是个人,外表还有点帅。男人,成了马粪——皮面光。你看人家那个妇女,连天日都不知,人家都知道给自己的老人买点吃的。这才叫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嗨!鲫鱼,你也有卖错的时候,我就是想看你卖错一回。” Ai`0Ud,M@  
我的手机响起了短信声。我一看是无关的事就删了。 UrdSo"%  
国益:“你都把短息看了。” 1L4v X  
我说“没看完。删了。” D\z`+TyJ  
国益:“你没看完你都删了,你知道人家说的什么。” 3Io7!:+  
我说:“垃圾东西,我为什么要知道他说的啥。” W"5VqN6v  
国益:“如果是你的朋友呢?” f}Uf* Bp  
我说:“废话,别打岔,是朋友得开门见山。发短信的是谁我都不知道,我何必去看。国益,刚才说这个女的,是不是个弱智。” e^-CxHwA-  
国益:“是呀!” "Pzh#rYY~W  
我说:“天啦!弱智都知道孝敬父母,去碰车死的那个老人是怎么回事!我敢说买蛋糕这个大姐,她不懂什么孝道,她天日都不知,连自己的生日都不晓得,她懂什么孝道。” 6Vu)  
国益:“看人家都晓得给她妈卖吃的。” b}Xh|0`b+  
我说:“她知道是,自、己、男、人、的、妈,只要有一颗糖,这个弱智大姐,想的就是拿给老人吃。她尊重别人。只要是人,都该尊重别人。电视里讲的礼规礼仪,在百姓中实用,但都是人之常情,到今天为止,我们国家有个有20亿资产的人,原来做过乞食者,我想他没有时间去学习四年的礼仪,但他就是尊重别人,有一颗事实求是的心,就有人跟他合作。如果要说他成功,就是他为人真实,他有作为一个人的人性。哎,那个何知礼的表面,仪表堂堂,气质不凡。别人还以为他是那个档次的干部、知识分子。国益你没有看到老人碰死的现场!还何知礼,他跟我说他的妈去碰死是最明智的选择。” mIv}%hD  
国益忙:“什么,他妈碰死了他还高兴,为什么呀?” x,TnYqT^  
我说:“嗨呀!他起止是高兴哦,他说他妈去碰死了,他要车方付50万。他现在有钱,不仅可以放心地去打牌,还可以……哎,不是人话。国益,碰死那个老人在买面包时,她那个儿子说的话,是人话吗?我现在再看见他,就都想揍他一顿。” NF'<8{~  
歌词曲 :《知道》 @]dv   
[旁白] 呵呵!这样的故事你见过。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u=7 #_ZC9L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wxy@XN"/i+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nZe.z-%6  
字数统计: 6722         b(t8TR#-  
场次 : 028 —— 034 S_38U  
"bz]5c~  
第6集 03"FK"2S  
歌词曲:《知道》 Z/d {v:)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v Ov"^X  
作者:廖政权 @FF80U4'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S*]JZ1  
`?SC.KT  
034  我家晚上  # :jC$$oC].  
我说:“我现在看见他,就想揍他一顿。” Z?V vFEt%  
国益:“他又不是人,何必去跟他两个说。” fjY:u,5V_  
我说:“我的见识太少了,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些事。国益!我,惭愧,惭愧。” g^7zDU&'  
国益:“嗯!他不是叫你去,给他打官司。” Zg0nsNA   
我说:“官司?他去碰死了,才少了个祸害!世上咋有这种人?国益,我说一个作家都构思不出这种人物。” -$Kc"rX  
国益点头:“嗯!我要信。这必定是我们亲眼看到的事。鲫鱼!你学雷锋学得好。” /-t!)_zvw  
我看着国益:“这咋又和雷锋扯上了?” 9a_UxF+6/  
国益:“我们就是要学雷锋做好事嘛!你拿了那么多东西给她,你才收她三角钱,这不叫做做好事,叫什么?” TTbJ9O<43  
我说:“国益!我知道雷锋,雷锋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也鼓舞了一代人,具体到我,我没有必要去学雷锋。我遇到、碰上了,别人实在需要帮助,我会无条件的力所能尽地帮助别人,在我看来都是一个人应该做的,是一个人的本能,未必我要去说成是我学雷锋,我是学了雷锋才这样做。当今社会比雷锋做得好的人多,我们得学更多人的优点嘛!在我的眼前没有雷锋这个榜样,我仍然要去做。”我点点头:“嗨,国益!什么叫好事?” #W l^!)#j?  
国益:“你咋这样问我呢?哪个像你那样子,一天到晚,一年到头,春夏秋冬无忧无虑哟!”  vILB$%I  
我乐着:“未必你不想过无忧无虑的日子?” (Q ^=^s|  
国益:“我呀!我还是粘了气味。” ygX!'evY  
我说:“粘了气味。好事就是不要别人知道,别人知道了就不叫好事。所以人家进庙子放在公德箱里的钱,是不要别人看的。” c,ct=m.|6A  
国益:“为什么?” -]Mk} z$  
我说:“宗教界的意思是,这样才是修阴功。别人知道了就没有意义,你看在生活中,有很多帮了别人,为别人做了点什么,人家就不留姓名,不宣扬。” '%:E4oI  
国益:“你这一说我还得……” ;j(*:Nt1  
我乐着:“慢!现在是在家里,我任凭你收拾。”国益一下向我赴来…… Do^yer~  
0tMzVx S  
035 黄氏诊所  # /^&$ma\  
我看到奄奄一息的黄二娘,她说话困难。我附耳后,联听带猜:“小兄弟,你是对的,我当了几十年的干部,我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oW(8bd)  
[画外音] 您当然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儿时都知道,干农村基层工作,您要算是一个能人。* X\<a|/{V A  
我说:“老人家!现在您安心休养,慢慢的会好。” X&K,,C  
黄医生沉重:“还没有找到病因,只能补充点能量。但体质直线下降,做辅助检查都没有目标。” ~i}/  
一个小伙站在一边:“黄医生!麻烦你给我打一下这个针。”小伙子把针药放在黄医生的桌上。 HI)U6.'  
黄医生一看:“青霉素?是你前两天开的吗?” 7G_lGV_  
小伙:“是!那天在你这里打了一针,我本说拿回去打,我把你开给我的处方搞掉了,他们不给我打,只是把药吃了,要好一点了,我想把这针药打了,可能就好了。” dBW#PRg  
黄医生感到好笑:“我咋和你说呢!这个抗菌素的使用,是有规律、疗程、配方、给药的途径是有技巧,你把它当成了吃零食。你那天打了一针,现在打,增加一半的药量都没有先你连续的给药效果好。” D/WzYc2h]  
小伙:“咋会那样呢?” It^_?oiK  
黄医生:“你咋不说国家为什么抗菌素的使用要医生处方?现在是成了人人都是‘医生’自己想咋服就咋服。” 0 f"M-x  
小伙:“那怎么办?” HM\gOz  
黄医生:“你信我我就给你开点吃药,这个针药就不打了。” HC ?XNR&  
小伙:“要得,好好好!”  \R<OT%8  
我说:“很多人就有这种想法。” mdHC{sp  
黄医生:“是呀!都把吃药当成了吃零食,这个小伙子还认可,多数的是说我愿意。” sQe>LNp,G  
lL:J:  
036 在我店  # Au/n|15->C  
有几个人进来,都忙着要买东西走。臭臭突然出现在店门前。臭臭,男,17岁,一个白脸小伙,瓜子脸,一副整齐洁白的牙齿。高 1.75米,五官端正,帅气十足。我喊:“臭臭,哪里走?过来,今天星期天。” <kmn3w,vi  
臭臭:“嗯——!是鲫鱼叔叔,您好!您在这里,当老板啦!” Ofg-gCF8  
我说:“一个小小的店子。” U{o0Posg  
臭臭笑嘻嘻的走到我面前:“对呀!当老板啦!” Ij}RlYQz  
我说:“臭臭,你这个老板的观念不要太浓。你这个年龄段是求学,不得偏离这根航线。” igsJa1F  
臭臭:“呵呵!没事,鲫鱼叔叔。我现在越学越想学,越学越轻松。我觉得学习是很快乐的,还有废寝忘食之感。” 2, ` =i  
我严肃地讲:“这就对了,我什么都不说了。我还是在高中阶段驰骋过,虽然我没有成就,但,我有感想,书到用时方才少。比如,写个申请,写个报告,说起来人人都会写,但有的单位写十次报告,都不中用,这时有一个人一次就打重,这就是人才。在一个单位,三五个人干不好的工作,你一个人就干好了,这就是能力。以后我写不好时,我就来请教你,要你助我一支笔的力。你进大学时我来给当书同,那时我助你一臂之力。你有什么事,我尽全力。哈哈!世界好语书说尽,(我拍拍臭臭)就看这位天之骄子的作为。嗨!你要考什么专业我都知道。” _{6QvD3kg.  
臭臭惊奇:“您知道我考什么专业?” V 3-5:z  
我说:“你以为我鲫鱼叔叔是吃素?要不,你叫我叔叔,不是不够格吗?” Bls\)$  
臭臭笑了笑,亲切:“鲫鱼叔叔您真好。” x5k6yHn  
我说:“我现在应该跟你臭臭讲一点,我在你现在这所学校生活了三年,那里有我的脚印,所以你的老师我熟,所以你不敢调皮。你的老师每表扬你一次,你每次获奖,我都知道。” RiF~-;v&  
臭臭笑着:“是吗!” `(<XdlOj  
我严肃:“还是吗,我就是想当一个合格的叔叔。你说,什么条件?” @!&\Z[",  
臭臭:“有你这样的叔叔,骂我一顿我都高兴。” "d>{hP  
我说:“我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过来的,能想到些,心理学,人人都懂点,小偷对心理学最有研究。一岁小孩都能观察别人的脸色。不过,我觉得你很了不起,你要有一种放眼世界的眼光,来看整个世界。你才更有所作为。” |S|0'C*  
(EGsw o  
037 我店门口 #   3'8B rK  
一位二十多男士抱着一岁多的小孩,未进门把小孩放下:“我买条烟,两瓶水。”小孩忙往街中跑。 -$J\BkI  
我忙说:“您的孩子跑了。” xGCW-YR9  
后面的一位年青女性:“不关事,我们买了保险的。”臭臭在一边好笑,摇摇头。 G < Z)y#  
我忙说:“孩子,孩子,跑到街中去了。” 国益在一边卖东西。 Qyvn A|&  
这位男士不高兴地看了我一眼。女性:“不关事,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是买了保险的。” (+ q#kKR  
我说:“我是说怕车子。” *F0O*n*7W  
男士说:“车子应该看到前面有个小孩噻,我买了保险的,我不怕。你还不一定给你的孩子买保险。” 国益把他要的货递给他,收钱。 ^F2 OTz4n  
[画外音] 嗨!保险嘛,是对您的经济补偿噻。能保您命不死?这个人才真是个棒锤。* mW~t/$Y$  
   qNb|6/DG  
038  店里   # z\64Qpfm  
我倒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臭臭。 BCnf'0q  
臭臭:“谢谢叔叔对我的关心。” w\(LG_n|  
我的兴趣又上来了,微笑着:“谢谢叔叔关心,多懂事的臭臭呀!我还真想给你疏导疏导。祖国的未来,臭臭同学。不介意嘛?”臭臭双眼注视着我,听着“在你未到达彼岸之前,有很多因素干扰你,你现在的人生坐标就相当好,你是否一往无前,你是否能冷静处理好香花与毒草。” $E=t6WvA  
臭臭:“我解释一下,我……” \)?mIwo7~  
我说:“停。我们不辩论,你一定不要回头,持之以诚,就是要诚心、诚意。重在坚持。贵在微妙。坚持确保你的作息时间不动摇。微妙是在求学中,一个符号,一个步骤,一个细节的变化,你得清楚,要深思,要为,为学有所用而感到欢乐。更重要的是每次考试,千万不能作弊。你去研究作弊的时间,不如去研究一篇文章、一个公式的运用。把你的聪明、智慧用在学习中去,用在为人民服中去。有的人把聪明用在了幻想上,去研究如何作弊,如何作贼。我们没有能力治理天下的贼,但我们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平时考试都作弊,高考呢?高考你作弊通过了,大学你能毕业吗?在今后的实际工作中又咋办。今天送你一张大学毕业证,你都能干好那个工作。所以说,一个肯学习的人,要想学一点东西,就得从不自满开始。家鸡有米刀汤净,天空之鸟,才任你飞。” >;E[XG^  
臭臭感动地说:“你这一说,我得改口了,不知您答不答应 。” ,H{ /@|RW  
我说:“我认准了你,你一定是一个有道、有德的人,仁爱的人。我答应你。我的话是不是多了点。如果有一句或一个词,对你有所帮助,更多的废话当我没说。” WIwbf|\  
臭臭点头:“我以后叫您就少说两个字,一个字叫两下,直接叫您‘叔叔’。” uO$ujbWZ  
我笑着:“好哇!需要什么说一声。好嘛!” `92 D]^g  
臭臭点点头:“好!我走了。”臭臭站了起来,刚开步。 {d$S~  
我玩笑道:“嗨!我们还是握个手噻。”我们笑着握手,国益也在一边笑,臭臭走了。 PiB)pUYj  
国益对我说:“你呀?……” Fc}wu W  
我说:“国益!我知道,你今天工作不错,我去吹牛,你一个人忙了这么长时间。等会吃饭我给你添,吃菜我给你拈。还希望得到你的信任,我能把地打扫干净。” Vm8;{Sq  
笑着的国益:“我的鲫鱼就是说得那么好听。其实每天的地,都是你扫的。你的意思是我还是得扫地。” },a|WL3^  
我说:“我是锻炼身体,活动筋骨,顺便把地扫了。这叫两全其美,一举两得,还双管齐下。” |[34<tIN  
国益:“怪不得你每天扫地都用左手,吃饭你又用右手。” =r0!-[XCa  
我说:“懂起了嘛!这就叫锻炼,一石二鸟。两个手都锻炼,公平。” G|O"Kv6  
国益:“你不至于把左右人家、店门前都去扫干净噻,街中你都去扫,像一个清洁工。” 8%xtb6#7M  
我忙:“嗯!清洁哪点不好,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环境的美。你住在一个干净的城市,你就应该想到,是由于环卫工人的辛苦。你住在一个垃圾成堆,臭气熏人的地方,你会想到什么?难道你去想,你的钱比别人多?” gSe{ S  
国益:“我的钱比别人多不好嘛?” YJL=|v  
我说:“当你有更多的钱,却改变不了你的生活环境时,你又会咋想?(国益摇摇头)保护好环境,咱们生活在一个空气清新的环境时,难道你不赞扬我们这些清洁工嘛?”国益点点头,我玩笑着“还不快表扬我一下。”都一笑。 `fV$'u  
国益:“鲫鱼你讲的是大道理,我这种小女子,只想当好你的妻子,做一个好妻子就行了。今天的地该我扫。”我们哈哈一笑。 5(|ud)v  
进来一位中年男士。我说:“您好!”顾客直往里走。我又说:“您需要点什么,请随便选。敬请光临。” SYwNx">Bq  
男士一会他拿一袋100g的茶叶说:“这袋茶叶多少钱。” Fo=6A[J  
我说:“九元。” h:NXO'  
男士:“哦!太贵了。” }+J@;:  
我热情:“请问你觉得多少钱一袋才合适。” -EaZ<d[|0  
男士:“卖个八元,差不多。” 9iCud6H,h  
我说:“好!提得好,这个问题我给物价部门和厂方,提出您的意见,但愿您下次来,这个价会下调。” "r"An"  
男士:“算了嘛,我买一袋。” o7XRa]O  
我说:“买了?” vP NZFi-(  
男士:“买了。” [F[<2{FQF  
我说:“谢谢合作。”男士拿出一张拾元的钱。 ?Hxgx  
我喊:“国益拿一元来,补。” |0R%!v(,  
男士:“算了算了算了,不补,不补。”转身就走。 B5H&DqWzr  
我说:“谢了!” (Cd{#j<  
国益:“他咋这样呢?” 1 u_2 4  
我说:“他这样是自己有风格,让了我一块钱。如果我们要卖十元给他,那时他是认为我们凶了他一块钱。人嘛!就是这点的心里不平。” "zIq)PY  
chMc(.cN0  
039  我家夜  # ~z _](HKoS  
吃了晚饭,我在客厅写字台上,一边写字,一边跟看电视的国益聊:“国益!今天有个话我还没有说完,我还想说,你不介意嘛?” kAB+28A  
国益:“不介意,不介意。你慢慢陈述。” H1%[\X?=  
我说:“目前我们是生意人,劳动锻炼的时间本来就少,所以我把扫地当成了锻炼身体。我知道你要说别人在健身房去锻炼,但对我们来说没有时间。再说我更喜欢在大自然,大自然中去锻炼。只不过我认为劳动是最光荣的。你看,我们不去多想,看到我们的党旗,就应该知道劳动者的伟大与光荣。” rx6-~0!eI=  
国益:“哦!有道理,继续说。”不知国益是讽我,还是随便一说。 [l':G]  
我不介意地说:“就是由工人和农民这些劳动者组成的队伍,就在这个党组织的领导下,活跃着十多亿人口,的确伟大。可惜……” Z%+BWS3YqY  
国益忙:“可惜什么?” JYwyR++uo  
我说:“可惜我不是党员,我离党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bR`rT4.F  
国益:“鲫鱼,你这种思想,你这一说,我还有点明白。原来我看你扫店门、扫大街、路人看你就像一个清洁工,我都没有面子。” 4L5o\'X  
我说:“面子,什么面子?那些糟蹋别人劳动成果的人,就有面子?把别人的财物占为己有,把国家的钱,人民的财,弄进了自己腰包算有面子。嗨!在接受人民的审判时,这些人有面子?他还说:‘我法律意识淡簿’。这是人话嘛?我给你说,我小时候,我妈去给邻居借个鸡蛋,后来拿去还,我妈把我家的十多个鸡蛋,拿出来反复地选,要在其中找一个最大地来还别人。要特别跟你说明一下的是,我妈是文盲。” ,Z>wbMJig  
国益:“我听出了个因为所以,鲫鱼,我发觉你是个什么人?” Z-)[1+Hs  
我说:“什么人,有五脏六腑的一个臭皮囊。” rdO@X9z  
国益连连点头:“今天我洗衣服,等一会我要问你个问题。” P7z:3o.  
[画外音] 哎呀!你洗衣服,我终于可以敲一次、二郎腿了。哇!坐在沙发上,好好地享受一下这种福,欣赏着我书法的《仁爱之心爱人》。每天去悟,每天就有新的收获。* m$,,YKhh  
国益从厨房来到客厅:“鲫鱼,你今天给那个什么呢?哦!臭臭,谈得那么投机。你左个臭臭,右个臭臭地叫别人,我都睃了你两眼,你都感觉不到。” ~z5@V5 z  
我说:“什么感觉不到,我觉得我跟臭臭谈得挺好。” d/S+(<g  
国益:“还臭臭……” Nsn~@.UuSW  
我说:“嗯!他是叫臭臭呀。”国益:“别人都读高中了,你叫人家臭臭来,臭臭去的,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你这样叫人家,我在一边都不好意思。” DR@1z9 a  
我说:“是呀!不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你根本不知道他小时候叫什么,他是什么情况。” Fnb2.R'+  
国益:“什么意思?” 'eyJS`  
我放下笔,我带着难过的心情:“当年他爸有权力那天,今天的臭臭,当年叫星星。他爸是从学校进的单位,能力还可以,后来成为了国家干部。手中有权了,捧他的人多,头晕了,自己站不稳了。其实越捧你的人,反过来对你的害处越大。因为他们这种捧,是建立在经济利益的基础之上。自己要利用别人来达到自己的欲望,就用钱来作媒介,其实得钱的人是受害者。” O> c$sL0g  
国益:“为什么?” /(?@mnq_  
我说:“很简单,我给你一万块钱,我要获得的至少有十万。我得这十万,有可能是合法,得了一万那个人,肯定是犯法的。我为了要达到我的目的,我就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你,行贿你,你就被我利用了,最后有可能妻离子散。”国益:“这样还多对。”我惊讶:“还多对?”国益幼稚:“对呀!好看点新闻。” *hdC?m. _  
我说:“幼稚不是,后来那个臭臭的爸就是这样被告啦?。”国益:“怎会那样呢?” V&ot3- Rf  
我说:“贪,有人就是要无止地贪,吃电线他们都不嫌长,后来被判刑。我先说那个,法律意识淡薄,就是臭臭的爸被宣判后,记者问他时,从他爸口中说的屁话。” Pc_VY>Ty  
国益:“有意思,原来是这样。” feX^~gM  
我说:“哎!当年臭臭他妈,用在脸上的化妆品钱,一个月都要上万。这种人活着也不愁累。” l=}~v  
国益:“后来呢?” a%vrt)Gx  
我说:“后来,臭臭的老爸入狱。家产收了,房产拍卖,母亲改嫁。哎,有了权力,反而把握不好,人而不仁,妻离子散。所以出世时叫星星,老爸一抓,周围人一下就改口,叫臭臭。可贵的是,臭臭认可别人这样叫他。他的想法是有点幼稚,但我们也不能说他的想法全错。”  n_nl{  
国益:“他想什么,你知道。跟他爸划清界线。” :G5uocVk  
我说:“他想通过学习,考上最好的法律专业,学成后,来改变这种局面。”国益:“他能改变?”我说:“不是能不能的问题,是要努力地去做。” 13hE}g;.  
国益:“他的学习费用,咋办?” I@#;nyAj"  
我说:“现在是他爷爷负责一部分——他爷爷是退休工人。学费学校免了。他的成绩一直在全年级靠前,综合素质也不错,学校也给了一些照顾。学校不愧为育人之家。我们这种差生,现在回到学校,学校都很热情地关心我们现在的所作。” M<PIeKIEB  
国益:“嗯!靠前是什么概念?” 2 {Vcb  
我说:“应该能上个靠前的211工程院校。所以要学法律。哎,他要一辈子别人叫他臭臭,使世人引以为戒。用自己的法律知识,来改变这种现状。现在他的生活费,他自己计划30元内,一星期。” ?S$i?\Qh  
国益:“30元?” 66x?A0P  
我说“是呀,他自己泡咸菜吃。但他在学校的表现,仍然被同学、老师认可。他这种心理,我都不知道如何帮他。所以你看我跟他的谈话,我都说得有点含蓄。臭臭现在悟到的,不是今天越用得多钱,明天这个人就越有作为。为社会做的贡献做得多的人,不一定都是很有钱的人,他不相信是成正比。当然正正规规的企业那又是一回事。的确,高中生,一个月有用上千元的。” 5tjP6Z`!9`  
国益:“怎么样?人家有钱。” J^R=dT!  
我说:“什么怎么样?这跟钱没有关系。一个人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怎样去消费,怎样去攀比了,还有什么时间来想做正事?我买了一双名牌鞋,全校几千人,我天天都去观看,只有我的鞋是最好的,你说他的精力都用哪里去了,他哪里有时间,有精力去研究xy,yx哦。这种人的学习成绩还需要问嘛?臭臭的父亲,为欢乐一时,痛苦一生。前两天那个买蛋糕的弱智大姐,都知道这些道理。这个人也是,留着一生的欢乐、幸福不享,父子之天伦之乐不去享,去贪图一时之乐。开会作报告讲得好:‘一个人所作,要上对得起苍天与祖先;下对得起妻子与儿女。’(我大声说)国益!手拿电筒照别人,来到人间留臭名。” Hbv6_H  
国益:“一个人活得复杂。” bR@p<;G|  
[画外音] 我现在再看墙上的 “仁爱之心爱人”,嗨嗨!又有新的收获。* >pUtwIP  
国益:“鲫鱼,晚安。” Ft}@ 1w5  
.\>v0Du  
040  店里  # |sJSN.8  
我刚开门,电话响了。我拿着电话:“喂!您好……” *}P~P$q%  
对方忙回答:“我是萍萍。” HTG%t/S  
[画外音] 又是那女人。* B {>7-0  
萍萍细声:“帅哥,你老婆在店里吗?……” q.;u?,|E/  
我急把电话筒放在一边:“什么老婆哦,(大声说)国益,电话。” m;,N)<~  
国益:“你斯文点,那么大声,是谁呀?(国益接过电话),喂,您好!请讲。喂,你好!请讲。没有声音,是谁呀?鲫鱼,是谁?” uLV#SQ=bZN  
我说:“我不知道是谁,像个女人的声音,她问你,我就喊你接电话。不管她,有事她会打来。” aht[4(XH5  
一中年男女,来我店。男士对我说:“你好!听说黄二娘是你们老家的人?”  tVN  
我说“是啊!请坐。” !2f[}.6+  
男士:“黄二娘跟我们是亲戚。她这个人,不好说。其实她没有病,但现在我看她是离死都不远了。黄医生跟我是老俵,他说你是我二娘老家的人。她咋会这样呢?” u7>],<  
歌词曲:《知道》 +nFu|qM}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感兴趣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c(xrP/yOwi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SU8)T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DEKP5?]  
字数统计  6826   spH7 /5}  
场次  034 —— 040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08-18
第7集 4SxX3Fw  
歌词曲:《知道》 z43M] P<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ITI)soa~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EW OVx*l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A?P_DA  
\~$#1D1f  
040  店里  # ^hM4j{|&M  
男士:“黄医生跟我是老表,他说你是我二娘老家的人。她咋会这样呢?” %P|/A+Mg"  
我说:“嗯!黄二娘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女人中的强人。”我给他们两人各沏了一杯茶。 3XV/Fb}!(i  
男士说:“是呀,就是今天,我才敢说。今年社里有几笔钱,社员一人有两百多元,她没有及时拿出来分,社员在她家闹了两个晚上,她才拿出来分。后来只好向村上申请不当社长。通过三番五次的申请,社员对她的意见也大,社长不得不改写。后来她成天在家,跟小儿、小儿媳妇过不去。人家每走一步,她都要去管,而且说话的口气,都像作报告。时间长了,谁都心烦。后来儿、儿媳妇就分家,连房子都不要她的,出去租房住。后来我二娘就在老头子面前作报告。本来老头子就是个老实人,平时不多说话。就说了一句,你早点死了早点好,她就去睡了,一天两天的睡,后来都起不来。我们也没有介意。才几天的事,昨天听说她不行了,所以我跟我爱人今天来看她,我看她像一个没有气的皮球,动不起来。两天作了两次CT, 没有说出一个病来。都长了一个小碗大的褥疮,我看她没有两天的命,你看一个病人到了这一步,大医院查不出个病来,一个人好像在思想上,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你什么仪器也难查出。今天就要弄回去办后事。”我一直在认真听。 fuySN!s  
我说:“我十年前就认识她,知道她是一个能干人。怎么会这样呢?”跟男士一路的女性说他的男人:“你还是嘴多。”我想听他嘴怎么个多法,我忙:“两位请喝茶。”我微笑着给他们又把茶冲上。男士说:“我是不该说那些,(我笑了一笑)就是她儿媳回娘家去投娘家,把娘家人喊来,她又去把村干部请来,她说了两个多小时,说了个够。我的观点跟她不一样,我知道后说她,我宁愿跟儿、儿媳妇认输,我不要你哪个来参予我的家务事?是噻,我宁愿给我儿、儿媳妇磕头,我都不得要哪个来解决我的家务事。谁能说出个结果来?理剥层层,层层是理,这才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时她说她说我不赢我。家务事,一个锅里吃饭怎么非要去说个输赢嘛?” }o`76rDN  
[画外音] 谢谢你跟我讲这一切,一个当了几十年的老社长,是这样的结果,难道她得的是一种郁结疾?还想吃点钱,后来社员知到道了。嗨!哪里有人家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事太简单了,你不去做不是就没事?农民老大哥说得好,你不摸虫,虫不咬手。钱又没有吃到,社员又把她看扁了。自己无脸见人,就在家里过官瘾,来掩盖自己的小角落。儿子的认可就是底线,老头子又捅她一句,一个受伤的皮球,再捅一刀,就没气了。是这样的吗?这种人也有。对,有人说得好,世间上的事,就如下棋——局局新。嗨!我这个人,生活简单,就是一根筋。通过我的正常劳动,都能生活得好,再说我又买了养老保险。老有所养,算是无后顾之忧了。我真诚地面对生活,哈哈哈哈哈。* C~/a-  
oUlVI*~ND  
041  我家早晨  # _H@DLhH|=  
我先起床,国益也醒了,我在阳台上活动了几下,我在给花钵的花浇水,花钵放在一个大的花盘里。楼上人家在给花钵里浇水,水直往楼下滴。我看了看。 Lr pM\}t  
[画外音] 放花钵就要像我这样,好字还要加个最,最好。浇的水不漏在楼下,影响他人,更能保持花钵里泥土的湿度,水是万物之源。呵呵!看我的花长得满分好。* =7UsVn#o  
我注意到底楼后的小院的空地,长满了杂草,我突然想起:“国益,底楼的空地里,我明年去种两窝丝瓜。” ~wdGd+ez  
国益:“你吃多了,那个地盘又不是你的,应该属于大家的,你去种?”国益起床。 [nh>vqum  
我说:“嗨!我去种,也不是我一个人吃,大家吃,我种两窝,举手之劳,就是我不吃,随便哪个摘来吃,也无所谓。” vP,n(reM  
国益:“你最好算了,别去种。” ,#K'PB4E  
我说:“不,我是想到这些地该利用起来,虽然只有几个平方,不应该荒了每一寸土地。” +cRn%ioVi  
国益走到阳台:“听你说那句话就是农民的味。” _VXN#@y  
我说:“我就觉得农民伟大,人都要吃粮食,全是农民兄弟姐妹种出来的。”我微笑着,“你国益种不出来嘛?” K,UMqAmk  
国益:“我种不出来。” )`}:8y?  
我说:“科学家还没有搞出人工合成大米、面粉嘛?” L0]_X#s>#  
国益:“没有。” $ulOp;~A%  
我微笑着:“你还不表扬一下我们的农民兄弟姐妹。” P>6{&(  
国益:“该表扬。哎?你看电视里报道,空起、荒起的土地,多得很,一个单位征的土地,征后又不用,几年还荒着。” c"xK`%e  
我感到好笑:“亲爱的国益,你咋去跟那些人两个比。有成千成万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利益,牺牲了。”我瞪着眼,“是事是吗?我们生活在现在的社会里 就是泡在蜜罐里。不奇怪,生在福中的人,就不知道福。所以老天爷有时要提醒一下,普天下的人们,有时会给你一点刺激。” KG5>]_GH  
国益看着我:“什么刺激?” bYPKh  
我说:“呵呵!天灾。” a@*\o+Su  
国益:“好好好,你去种,你去种。” ofv)SCjd  
我说:“嗨!我就是要找种子,我明年就是要去种。” :08,JL{  
国益:“你当时买这个花盘我就有意见,现在我看还是要好一点。” ]P?vdgEM&  
我说:“第一个好处,水一滴也不洒在楼下,影响他人。” j^2wb+`  
国益:“你有第二吗?” vOpK Np  
我说:“当然有呐。弟二就是使花钵里的泥土,更好的保持一定的湿度,它就好自由的生长,你看我培育的花就是比别人的更好。”我笑着“还包括你。” RuVGG)  
国益:“去你的哟!我是想给你……” 76h ,]xi  
我忙说:“一个吻。” ]*[ 2$  
国益乐着:“应该。”我们哈哈一笑。国益‘打’一下“去你的。” 0Y{yKL  
hxd`OG<gF  
042   店里  # ]i ,{  
我个人先去开店门,电话响了。我非常热情的:“喂,你好!我是鲫鱼。” I%X6T@P  
“哟,帅哥,我今天听道第一句话是,你帅哥向我问好,你这一问,使我肉麻。” lC("y' ::  
我眉头一纵:“是吗,那我就是个木头。你麻了,我木了,我们就麻木。开个玩笑,你打错了电话?” 8\ +T8(m  
“帅哥,没有没有,我是萍萍,你没有听出我的声音?” l7259Ro~  
我笑:“可我不是安安呀!” *_{j=sd  
萍萍:“帅哥我没有别的意思……” bv9]\qC]T<  
我笑着忙:“我有别的意思……” v ~?qz5:K~  
萍萍忙:“帅哥帅哥,你有别的意思我满足你。”  O67W&nz  
我说:“嗨!一个人有了贪心与纵欲,就无法满足,永远满足不了。” =/+-<px  
萍萍:“我当然能满足你。” m@F`!qY~Y\  
我说:“你怎样满足我?” ]BZA:dd.G  
萍萍:“我陪你呀。” 7\[@ m3s  
我说:“哪个赔(陪)?” EhvX)s  
萍萍:“帅哥,我没有别的意,我看见一套衣服,你穿上肯定很漂亮。我想你……我想你来试一下。你穿上肯定很漂亮。” 6=/F$|  
我哈哈一笑:“对对对,我自己都经常说,我漂亮。有时我觉得,我随便穿一件烂衣服都很漂亮,我小时候哭,我妈都说我乖,还不说我笑。” D|p9qe5%  
萍萍:“你的笑声,我在电话里都听到了。嗯!我说的是真的老实话。” IdYt\^@>  
我说:“哦?你不了解我……” lU\ [aNs  
萍萍忙:“我没必要了解你,我认定了你,是我给你买一套衣服,你穿上最合适,最漂亮的衣服,这点面子都不给,不合适吧,帅哥。” 7U"g3 a)=  
我说:“所以所以我说你不了解我嘛。我是一个餐风饮露的人。餐风饮露,你该明白。我实在不好跟你说得太清。嗯,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懂起了嘛。不关事,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人还是人,猪还是猪。喂你在听吗?喂喂,嗨,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嘛。讲什么面子。” j2[+z tG  
萍萍哭泣:“你陪我一次。我陪你一次好吗?” ]Q1yNtN  
我说:“对不起,我在电话里,能听出你是一个女人,你说我聪不聪明,我没有看到你我就知道了。我可以问一下你多少岁了嘛?” s 5Qcl;}  
萍萍哭着:“帅哥,我快满20了,人家都说我长得漂亮,你看不起我。” l|[N42+  
我幽默道:“天下的没一个人我都看得起。天下无比多的人,用两把尺子漂亮与不漂亮,就完了。你也是人,我也是人,人是能赔(陪)的吗?我哪里赔你一条人嘛。我对这些没有研究,我也不去研究。我知道一个人出现意外,给别人用的叫经济补偿。喂!你去买个人生意外保险,去咨询一下,心理医生,法律专家。喂喂!你在听嘛?挂了。(我拿着座电话的话筒)嗨,我今天就是想跟你聊,你挂了,生气了,这就麻木不仁了。”放下电话自言:“我是帅哥?我就是丑娃,我都一样潇洒。” {S)6;|ua'  
[画外音] 未必是一支杜鹃飞到了我的屋檐下——?嗨!未必是一朵杜鹃开在了我的窗前——?她就是满山红(满山遍野的女)我又怎样呢?我还觉得我是一个即不聪明,又不笨的人;我不需要这样的福,也不闯你这些的祸。哎呀!都是个馅陷,是馅饼我不要,是陷我阱不跳,我就是这种人。顺便骂你一句,吃了饭,没事干。* Nai2W<,  
我转身看挂历。 /,yd+wcW#  
[画外音] 哇!我做生意有一个月了,用空于时间盘存一下,就知道一个月的效益。其是,我更注意的是,社会效益。消费者能为我打几分。对我一个新手,有何感想?* 4+8@`f>s  
 =:pJ  
043  我家晚上 # #X1ND  
国益:“鲫鱼,我看你在清点货,效益如何?我们每天的工作量还是不少。” 4tBYR9|  
我说:“是这样的,余哥的钱我们掌握了一部份,他也放心,存折给我后,他从来不问。我们的进货情况还可以,不看物价变动,就有六千,我把价压得偏低,还是比作零工强点。我们的优势是有三轮车送货,有余哥的关系,大房子几个社,大部份都要我的货。附近农村的红、白喜事,现在基本上是我送。我想,我们的服务,跟消费者的要求没有多大的差别。我要买的,就是我用的。” j\M?~=*w  
国益:“什么意思?” \9T7A&  
我说:“就是我们卖的豆油,必定我们家就是用的这个豆油。我心中才更有数。” ]Y&VT7+Z  
国益:“我没有想过那些。” >A"(KSNL  
我说:“以后我们的业务,有可能还要好一点。” dM@1l1h/  
国益狠狠的吻我:“鲫鱼,你真伟大!”脸上一副天真可爱的笑容。 8z\xrY  
我看着国益:“爱人有像你这样爱的吗?” U6s[`H3I{  
高兴的国益:“你再说,你再说,我不吻你个够。”我们开心的乐。 2 yz _  
我振作精神,哈哈一笑,唱了两句:“假如不是你,给我志气和鼓励……” 8q7b_Pq1U  
我们玩到:“哈哈哈……呵呵呵……” \l3h0R  
我们躺在床上,国益:“我妈的工资比我爸多,我爸的外水又要多一点。” +ck}l2&#  
我说:“哦,知道了。研究找外水的人是不是更多?” T[j,UkgGo  
国益:“不跟你两个说了,我睡。” vr^qWn  
我看着“悟道”二字发愣。 W@!S%Y9  
[画外音] 一个月我们两个有四千,都可以了。我们卖的价偏低,我们进的货还偏高。我没有做过生意,我把这些看得松。我想至少不会亏本。该说我们的效益会偏低,怎么会比那些老手的效益还要好一点?他们未必没有跟我说实话。管他们的,我工作量是大了点。其实没什么,有句话农民老大哥说得好,气力用了还在。嗨,我也把它当成锻炼身体嘛。(我自然地笑了)我不是经济师,我也没有系统地学过经济学,国家有一套完整的从生产,到销售,到消费者的管理办法,我操什么心。对我这种懒人就是好,进货10元,卖11元,这么简单的事,动什么脑筋嘛。我就是这样一根筋,把问题看得简单。我做了一个月的生意,悟道:“诚信,不要言语多;实在,才会更快乐。”* N}YkMJy  
我乐着入睡。 s"?3]P  
     SK.: Q5:  
044  我家早晨   # h`.&f  
我和国益一起起床,国益:“鲫鱼,你去开门,我把饭做好了给你送下来。” ^y4Z+Gu[  
我说:“就谢了。谢谢!”我有点享福之感。乐着,我同往天一样,起床后把被子拿到阳台上去阳光照晒。 pcI uN  
国益洗着脸对我:“哦!昨晚上我听到你的手机响了两次,你看一下嘛。” ?@ $r  
我一边晒被子一边说:“我怕是总统,有十万火急找我处理。” 8kDp_s i  
国益:“你看一下嘛!万一是哪个朋友呢!” dN[\xVcj  
我说:“这个电话可能是个陌生电话。” H~z`]5CN  
国益走到我面前:“你咋知道呢?” J`1rJ  
我说:“这种情况我才不会上当。” fw{gx  
国益:“垃圾短信,专家指点,他给你发短信不是有个号吗?你就举报他这个号。” 'F#KM1s  
我说:“下一步呢?” GYUn6P  
国益:“下一步就是把号给他注销了噻。” C/6V9;U  
我说:“我也有一招,短信你看前三个字,如果和你没关系,请按删除。看我都不看,我还去举报,一天你收一百个,删一百个,你去理解,你去想你就中了他的计,他就有市场。” ?zHPJLv|Y  
国益瞪着:“不理他他就没有市场?” Jidwt$1l(  
我说:“对呀!” ):_\;.L  
国益:“懒人说的话。” (uZ&V7l  
我看着国益:“对呀,对呀!” NDlF0f  
国益不高兴:“是电话你也不回?” # ,_u_'C*!  
我说:“不回!他真的有事他还会给我打来,一个陌生电话我吃多了我去管它。” dj7hx"BI  
国益:“是你的手机号换了呢?” vV6I0  
我说:“我接而不打。你搞没有搞错,我的手机号换了,那么是我要告诉别人,而不是要别人来回我的电话,是其一。其二是我要发短信给别人,前三个字,我鲫鱼。”我点点头“懂起了嘛!国益。” `W:%mJd9  
国益把双手搭在我肩上:“其实有很多短信,一句话不对的,我还是没有看完都删了。” +HeTtFo{M  
我微笑:“国益乖。” @}OL9Ch  
P8>d6;o($  
045  店里 # qT"Q1xU[  
九点钟,国益拿一个烧穿了底的铝锅来:“看嘛,锅底都烧了个洞。我想的是煮稀饭,我去梳头,后来就成这样。” %D8ZO0J7H  
我说:“水烧干了,糊味你没有闻出来?” 9h%?QC  
国益摇头:“没有。” pT1[<X!<s  
这时,我妈50岁,1.64米高、中等个子,有一副完好洁白整齐的牙齿。向我店里走来,我激动得还没有说出话来。国益忙:“妈!您来干啥子?” -gas?^`  
我看了一眼国益忙:“妈!您老人家好,好请坐。来,儿子倒杯热茶跟您喝。”先拿凳,后倒茶。 6"t;gSt 4  
贵申进来:“我再拿上次那个酒,还可以,喝酒还很有个学问,我慢慢来学。” :%AL\ n  
我说:“是呀!酒有酒文化,茶有茶文化。喝酒不烂酒。” pge++Di  
贵申:“你卖酒你就不那样说噻,你那样说你不少卖点酒。” fr}Eaa-{^  
我说:“未必天天喝,喝成了酒精肝、酒性脑病、误了事还更好。” Xy5s^82?  
贵申:“那是他自己的事。” u=NS sTP&  
我好笑“我知道,你的观点叫鲫鱼,怎么样做生意。” 1b>C<\  
贵申:“我叫贵申,干到点事,有点权,我就住在这栋楼。”我收了酒钱,点了个头。 MfBdNdox7  
我妈对我说:“你姨妈在住院,说要手术。” @l(vYJ:f  
国益忙:“这跟我们没有关系。”我给妈眨了一眼,不介意别介意国益的话。 a!c[!  
我说:“妈!姨妈在我小时候,对我们的帮助不少,栽秧打谷就像一个男人。姨妈在我心目中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 p'?w2YN/  
电话响了:“喂,您好!我鲫鱼,请讲。” GfyX'(ge  
“我是大房子的夏大,我母亲下星期天祝寿,有30桌人,具体的副食品,你都知道噻。你安排一下就是,电话里我都不多说了,我们都是老交道。我提前跟你打电话,就是使你好安排时间。我们这个大房子的都信任你。” gCVryB@z2  
我说:“好!谢谢你提前联系,这样我更好安排时间。好呐?谢谢!” {-63/z  
[画外音] 现在我每次送货,我都多拿点去,这户人不要,那户人都要。* {lzG*4?  
我说:“妈!不关事,我今天再忙都要去看她。既然医生说要手术,那手术了就好啦。” EH+~].PJd  
国益:“您在这里吃中午饭,我去买菜。”国益出去了。 ~j,TVY  
妈说:“不添你们的麻烦,我要到医院去。”我妈详细地看了我摆放的货,也看到我的人气不错:“儿子你做这么大的生意,欠了多少债?我是无能。你做生意一定要一老一实,要不然妈没脸到你这里来。我们本来在农村都有一份地,都能生活。现在政策好了,还可以到城里来做生意,又有一份收入。儿子能收一分就收一分,不要作假,骗人。秤要称够,一辈子都不要去做那些缺德的事。我们这个家族都没有一个人有污点,这些你都知道。我们六社那个,当年在我们村,他家里的家产最多,也风光。不到一年成了无产者,反而下一辈人都抬不起头。现在村里的人都说,当灭九族。我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反正我看到的有的人一辈子都小偷小摸,到处称王称霸,到头来没有一个什么好的结果,你生意不好就回来种地。” IB7tAG8  
我说:“妈您说得对,我们本来有一份土地,都能生活,我在这里找的钱都应该是额外收入了。所以我做生意没有看得那么重。但我上个月的效益还是可以。” )hL^+Nn bR  
妈说:“儿子,你随时回来,妈都欢迎你。” 12r` )  
我诚恳地对妈说:“儿子在城里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做人。我交的朋友,都是有道有德的人,我自小受您的教育。妈!您有句话说得最好,愿给行家提鞋,不和空口同财。我更要分清的是,什么是行家,什么是空口。社会上要比山沟复杂得多。老妈您一万个放心,儿子讨口也不得去做不仁的事。你每次来,我就在这里,绝对不可能在公安机关。” h1%y:[_  
妈深叹一口气:“儿子,你出来几年,还不错,比妈强。就是,人家说前人强不比后人强,我看你比我强,我就放心,你老爸也该放心了。” hrlCKL&  
我说:“妈!您打我一顿!” ;2W2MZ!TF  
妈眉毛一扬,瞪着我:“你干了什么事?” rAatJc"0  
我说:“没有没有,我自小你都没有打过我,有什么事你总是轻言细语跟我讲道理,使我心理要明白。要是老爸在,哪怕他无理地打我两次,我都值。” F9D"kG;Dk  
妈说:“打人的人,往往是把人打了,也没有把道理讲清楚。一生气,就只是打人,打了半天,道理也没有讲。把道理讲清才是目的。人与人之间,心平气和,哪点不好,轻轻说话不费力。要不然别人说你大人都鲁莽,小孩有错是应该理解,大人要会面对小孩的错,大人犯的错还比小孩更幼稚。” w2<*$~C]  
我笑着:“妈!您还是文盲,我发觉您说话很有道理。老妈您真伟大。我这里理顺了,您就在城里来,最多一年。您把家里的土地安排一下。” tYI]=:  
国益买菜回来:“哎,没得什么菜买,我买了四块豆腐,两斤白菜,豆腐的营养很好。” W.GN0(uG  
妈说:“我要到医院去,医院里要人。国益我去了。” V?WMj $l<  
我妈刚走,国益将我妈坐了的凳子扔了。我忙去捡回来,擦干净,放在原位:“还可以坐,有八成新。” OUKj@~T  
<X9T-b"$h  
046  黄氏诊所   # mKMGdN~  
我在诊所玩,病床上有人在输液,进来二位女性,一个20多岁,用篾篼背着一个一岁小孩。另一位不足20岁的烫发小妹,拿着一块雪糕在不停的喂小孩。背小孩的女性:“黄医生!我儿子拉稀,一直拉,拉了两个多月。到处看,打针、吃药、灌肠、助消化、消炎、都没有效。您看我这个儿子好瘦,营养不良。听说您看小孩得行,人家介绍我来。” S@;&U1@h  
黄医生用听诊器听了胸腹,捏着小孩腹部的皮肤:“你这个小孩都脱水了,皮肤没有张力。” </2,2AV4q*  
孩子妈:“最先就是输液,一点效果都没有。仍然每天拉七八次。”小妹又将剩余的一点雪糕拿在小孩手里。 QJniM"8v  
黄医生:“你小孩每天都要吃雪糕嘛?” LJ:mJ#  
小孩妈:“每天三五块。只不过大人要吃一部分。” m7weR>aS4  
黄医生:“小孩胃肠道的病,都跟吃饮食有关。一岁的小孩,不必要给他雪糕吃。” M^!C?(Hx^x  
小妹忙:“人家稀奇,人家稀奇孩子才买给他吃。”小孩妈:“他要吃。小孩就是要多吃,要多吃身体才长得好。你是医生你该懂得这些噻?” 8T!fGzHx  
歌词曲 :《知道》 3Qm t]q  
[旁白]  呵呵!是发生在你的身边吗?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59YfC<f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BXKlO(7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有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wh7i G8jCz  
字数统计 6938 `% #zMS  
场次 040 —— 046  ?fqkM  
w;h\Y+Myyk  
第8集 hBYh90]  
歌词曲 :《知道》 sQ3ayB`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07G*M ]  
[字幕] 作者:廖政权 0o^#Fmuz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GzK:4L  
(Q p] 0  
046 黄氏诊所  # 576-X _a,  
小孩妈:“小孩就是要多吃,要多吃身体才长得好。你是医生你该懂这些噻?” zZjLt1  
黄医生看了她俩一眼:“小孩本来不知道什么能吃。是你大人要给他吃什么,吃多少,孩子饮食定时定量。你现在是母乳喂养吗?” yp/V 8C  
小孩妈:“是!我原来每天蒸一个蛋,现在营养不良,我现在上午一个,晚上一个,是定时定量。医生,我这个孩子,是不是有老饮食。” GbrPtu2{@V  
黄医生:“一岁的小孩哪来什么老饮食。你这个孩子,营养过盛,胃消化不好,肠道吸收不好。首先是调整喂养方法,以母乳喂为主,适当增加普食。” vz_g2.7l\  
孩子妈忙:“那,喂啥?” i}{Q\#=#  
黄医生:“我说的你没有听懂,未必前面的医生没有跟你讲过?” 3&Zx*:  
小妹娇气:“人家稀奇,人家稀奇你的孩子才买给他吃。” 8PVs!?Nne  
[画外音] 话不投机,话不投机半句多。* UNLNY,P/!)  
孩子妈:“对,黄医生,你会医老饮食吗?” >}(*s^!k  
黄医生:“我要咋跟你说你才懂呢?” *(.^$Iq4  
小孩妈:“你就说你会不会医小孩子的老饮食。医,多少钱就完呐。”黄医生摇摇头。 rX d2[pp  
小妹:“走,我们走,他不会医病,看他样子都不会医小孩。人家稀奇,人家稀奇嘛。”二人走了。 t[ocp;Q  
黄医生自言:“我不会医病,我外行,行了吧?” q)i(wEdUZ  
3`q`W9  
047  店里  # a-5$GvG  
没有顾客,我说:“国益,我5点钟就去送货。晚上去看姨妈。” Ik)Q0_<a  
国益答应得勉强:“可以。” #<3\}*/  
一个中年人站在我店门口,回头看着大街,自言:“这种娃儿,逮去还不是吃两年长饭。” g"f^YEQ_  
我看着他说:“啥子哟?那个娃儿逮了。” $sJfxh r  
中年人:“你看嘛!刚逮上警车。” X9wi:  
我到门外一看,离我有几十米远。我看见贵申在那里站着,另有一些人。我说:“你早都不喊我。我还没有看到逮的哪个。” wl9icrR>  
中年人:“像是个小娃儿,最多初中毕业。” Cv33?l-8%_  
我说:“贵申站在那里发呆,该不是……” ^<-SW]x  
中年人:“你知道是哪个?” XlPy(>  
我说:“不知道。” pm+[,u!i  
中年人拿出10元钱:“我拿包烟就是。”我把烟给了他, ; V8 =B8w  
我傻着眼,想起了我姨妈对我们家的帮助,栽秧、打谷地劳动场面。 e!#:h4I  
[画外音] 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五岁。每年农忙我姨妈都帮助我们。(回忆镜头,我姨妈在田里插秧、收割稻谷,土里挑水、挖土,像一个男子汉。)我心里真还有点难受。姨妈这么能干,咱会得这种病。哎,没事,姨妈!您很快都会好。* CAfG3;  
K2JS2Y]  
048 我家晚上  # 6Y=)12T  
我回到家里,晚7.30分,我说:“吃饭嘛!”我一边说,一边到洗手间洗手。(我洗完手,要用双手捧两次刚流出来的自来水,去淋、冲洗两次水龙头的开关,再用洗干净的手去关自来水。) +m_quQ/ys  
国益在看电视,有点不高兴:“哦。” 8WMC ~  
我洗了手后,到厨房一看,没有做饭的样子,我点了点头:“算了,下点面吃。” ?(Nls.c  
[画外音] 我一直都想,国益跟我一路去医院,我咋不好开口?夫妻之间还是有不好开口的时候。* /J^yOR9  
[画面] 饭吃了,碗洗了,我有一个习惯,饭后自己洗碗,然后用清水漱一下口,不一定每一次都用牙涮。这个习惯很好,我都不知道是怎样养成的。* (fC [Y  
我提示国益:“医院。我,我说,我想,去医院……” $%LjIeVA5  
国益忙:“你去嘛。要早点回来。” WSL_Dc  
[画外音 ] 嗨! 嗨……!还是要得。* 99vm7"5hQ  
k/Z}nz   
049 去医院的路上 晚  # C*=#=.~~{  
一路灯火通明,我大踏步地走,乐着自言:“我大踏步的走,干工作也要大踏步的向前走。哎?我要是有更多的为别人服务的本事才好。” pno]B ld'z  
看着夜色美景高兴地想: f3h^R20qmO  
[画外音]  咱们老百姓,大家好!您需要我吗?我愿热忱为您服务。我是大山沟里的鲫鱼小仔。* #}3$n/  
半路上一位朴素老大娘,个子不高,在捡废纸,我第一句话:“劳动者!光荣噻。”老人抬头看着我。我忍不住招呼到:“老人家,您好!您还不下班啦?” >8\EdN59{  
老大娘微笑着:“哎呀!小伙子,我下啥班哦?”老人还感到好笑。 ] X%T^3%G  
[画外音] 嗨嗨,老人还真乐观。* ~RgO9p(dY  
我把我跟前的废纸捡到老人的篾篼里,老人笑着:“谢谢你,小伙子。” vau0Jn%=ck  
我感兴趣:“老人家! 您是在变废为宝,您一天捡来卖多少钱?” _\uyS',  
老人高兴:“我上星期捡来卖了拾元钱。” 0<(F 8  
我说:“哇!您天天都捡嘛?” [Tmpj9! q  
老人:“我们没有事做,时间就浪费了。我天天都捡。就算是活动身体。” NFxs4:] RT  
我说:“哇!您一星期卖拾元。嗯,老人家,您身体好吗?在大自然中锻炼。” 33/aYy  
老人:“嗨!感谢上天,我78岁,还没有吃过药,没有去看过医生。” vMT:j  
[画外音] 哎呀!是一个有点名气、有点地位的人,会请别人来伺候你。一个有一百岁的人能伺候别人不是很好。总比七十岁不能自理生活要好得多吧?* y<#?z 8P  
我笑着:“该医生看您,您老人为我们城市做了贡献噻。”我一边走,一边说。左手不假思索的伸到了裤兜里,把钱拿出来,跟前又正好有一个烟盒。我捡起来,放上拾元,我回头递给老大娘。我走了两步后,再回跟老大娘:“唉!我发觉烟盒里有什么东西。”我看见老大娘去掏时,老人笑了。我转身就走。 5yC$G{yV  
我手机短信声,一看:“二十岁的我想……啥子哟。”删了。 d`M]>EDXp  
Ws_R S%  
050  医院住院部病房 夜 # Lbo8> L(  
护士在给姨妈液体里加药。中等个子,短发的姨父,心里有点难过:“咋会得个这种病?”病房里的几个亲戚都有点紧张。 w>RBth^p  
我问姨父:“姨父!诊断是明确的吗?” W>ZL[BQ  
姨父:“明确了,意外的事谁都不敢保证。所有辅助检查都做了。今晚就动刀,字我都签了。”  ppwjr +  
我说:“诊断明确就好,不是一个疑难杂症。病灶一切,很快都会恢复。人生难免要得病,所以人们要办医院。我们没病的时候,就好好工作。得了病,也不怨,短时间,很快都会过去。” _;8aiZt|u  
姨父:“也是那个理,一个人一生……” ]Bp db'  
我说:“姨父,医生说大概要多少钱?” \ 2cI=Qf  
姨父:“五千。” 6usy0g D  
我说:“有困难吗?” iSm5k:7  
姨父心里难过:“这个钱我还有,不知会不会有意外。术后恢复期还要一部分。” (thDv rT@2  
我拿出200元钱,是5元和10元的。我说:“姨父这点零钱您拿去用,要方便点。” /+FZDRf!r  
姨父:“不要不要。恢复期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c$<7&{Pb  
我把钱放在病床头柜上。我一笑:“恢复期就是往好的方面发展噻,就像稻谷样,成熟了。您这个就是病灶切除了,养老伤口、恢复元气就是。” Ivw+U-Mz  
姨父有了一点笑意:“是那样才好哦。” yIS.'mK  
我说:“到时候钱不够,我有。一切从治好、调理好病人出发。在医院一切听医嘱,遵医嘱。术后医生还是能预计到结果。医生是内行,更复杂,更难的病医生都有办法。医生也会为医好一个疑难病而感到更有意义。” @IaK:  
亲戚们议论:“七天,七天拆了线就慢慢的就好了。” Zi+>#kDV  
[画外音] 我还是应该在这里熬一夜,等到手术的结束。年龄比我大的老辈子,都在等待,我义不容辞。我打个电话给国益。* X&^8[,"  
我到医院人行道里,给国益打电话,国益忙:“你马上回来,鲫鱼,我都要跟你打电话了,赶紧回。”挂了。 k~ZwHx(%S  
我自言:“挂了,我还没有开口。家里有事,有什么事呀,有什么事哟?” ~o:lh],~  
我回到病房内疚:“姨父!对不起。我有点事。” _oxc~v\<  
焦心的姨父盯着我:“你有事,你去嘛。” zosJ=$L  
我说:“要得,您有事打电话给我就是,我明天再来。” #vJDb |z  
tP2hU[7Z  
051  我家晚上   # t?9F2rh  
我忙开门,国益在开心地看电视。我问:“有什么事吗?” XW6Ewrm=vT  
国益看到我回来了,做出一副非常爱我的样子。双手搭在我双肩上:“我是不要你离开我,我要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6sb,*uSn%  
我说:“哎。我不是在你身边,这里走到医院,不足20分钟。” I,D24W4l  
国益:“她今晚要手术。我,我是想不要你在那里熬夜,等待手术结果。你在那里还不是帮不上忙,空担心。不管什么结果,你也不能改变。(我心里有点不高兴,在屋里转了两圈。)好了好了好了,我明天去,我亲自去看她。好了嘛!” 1]#qxjZ~  
;1}~(I#Y  
052  店里   # ]+Yd#<j(u  
地主笑嘻嘻地向我店走来,手里拿着公文包,还未到我店门:“鲫鱼大哥,您好!” Z8tQ#Pu{  
我一看,笑着:“地主,地主,你还真是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眼前。现在有份工作啦,用金盆洗了手?请坐!” D%kY  
地主坐下:“嗨,哎,大哥!您那天一说,就把我改变啦。今天就不给你下跪了。(我一笑)现在我在志明硫酸厂,有千多一个月。我是什么工作我都干喽,除了干好我的本职工作外,有时间其它工序我也干,反正你不干还不是耍过了,干了还学到点技术。打扫环境卫生,是调整心情的最好方法。别人又没有收我的师父钱。星期天,我把厂区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老板说给我考勤,我说不考,举手之劳,没事。要不然还不是耍过了。难道去打球才是锻炼身体?我去把周围的环境打扫干净,还不是在活动身体,锻炼身体。我经常都想您跟我说的话,我感觉到说话像一门艺术,同样的文字,经过不同的人说出来,它的效果,我感觉不一样。还有,如果我从前进去两年、三年,也不一定都真正改变了我的思想。思想问题没有解决,就是进去个10年、8年也就等于零。现在都有人称我是君子,正人君子。哎,我也不懂怎样才算一个君子,反正我就是实实在在,把工作干好。我付出了劳动,我现在身体强壮,多劳动点时间,无所谓,我还觉得我身体更好了,心情舒畅。把环境卫生打扫干净了,自己就有一种喜悦感。” ECqcK~h#E  
我说:“你现在就身心健康哦!” Xu $_%+46  
地主乐道:“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劳动者,心情舒畅,没有压力。其实这种日子才是我过的,至少我这种人是您教育了我。我们真有缘,是我的福份。现在我要珍惜噻。我都还不珍惜的话,我不太傻了。您上次跟我讲的,我记住了一半,我实不好意思,请您跟我再讲一遍。今天是老板安排我半天时间去办个业务,几分钟都办好了,所以我就来拜访您。哎!您看我这个人,一激动都说了这么多。”   _3DRCNvh  
我看着地主,点点头:“对的,好!好样的!” 5xL%HX[S  
地主:“您不是说跟我交朋友嘛!我离您交朋友的条件,还有一点点距离,我会努力争取,我肯定还有不少的缺点和陋习。但我愿意改正。我改正了一个缺点,我也感到快乐,心情舒畅。只不过我自己的缺点和陋习,自己有时看不到。我现在也很佩服我的老板,他有一句话,我很感动——要全面提高每一个员工的素质。我住在厂里,晚上我还写点日记,写点感想,有时我都自觉的发笑。这种笑才自然,才美。您第一次给我讲的,我完全重新反复的回忆,越想越有意思。我现在有点感想的就是,的确有的人聪明,但没有把这种聪明才能用在事业中去,为老百姓做点什么好事。结果入了狱,妻离子散。嗨!前面有那么多的例子,现在仍然有人偏要地狱无门他要去闯。我这种人都有所感悟。哎,我就是没有文化,要是我会写的话,我硬是好好地写一篇文章,必定是我人生的变化,一定会有教育意义。我能在别人的教诲中回头。嗨!我还是有点自乐。哎,您看这就是我的缺点,哗哗哗地说了这么多。不过我现在觉得有点人味。我现在就是去打扫大街,打扫厕所我敢说我比别人更打扫得干净。” Dz;^'   
激动的地主长篇大论一番,我始终盯着他,点头。 v`evuJ\3  
[画外音] 我听你的这段演讲,觉得你不是从前的地主,现在倒是个人样。嗨!我那天随便一吹,你还乖了。反过来,我得好好地想一下,怎样做一个人,又怎样教育一个人。嗯!我还长大了?我还可以教别人。哈哈。 * 4HEp}Y"}V  
我说:“地主,我们通过正常劳动,都能生活,何必要在赌桌上,把钱转来转去,玩这种钱游戏……” tep_g4CQR_  
地主忙:“不务正业。赌钱的人,每一个人的心都黑,都想赢。这次赢,下次输,赢了就纵欲,输了就诈别人。这种无聊而低级的钱游戏,仍然有人在玩。既然是误乐,就不能带有赌的思想。朋友在一起,不打牌赌钱就没事干?总有不赌钱的人,人家又是怎样过的那一天,这就是我专职玩了几年的总结。其实朋友间玩的方法多,可以做体育运动、讨论养生之道,谈个人的成功与不足,(地主笑着)还可以像您样,书法书法,写点毛笔字。买十块钱的纸笔能写到心乐之处,行家们说叫陶冶情操。什么叫陶冶情操,我不懂。总之,写好了心情舒畅。是自己内心的满足,这种满足才是不能用金钱来比。哇!真巧,遇上了您,我就醒了过来。我现在感到惭愧的是,我还没有想到咋谢您。” i2`i5&*  
我比划着:“嗯嗯,嗯!你现在有那么点意思,我还感到欣慰。我那天一高兴,就话多。你能有所启发,也是对我的鞭策。你要事业有成噻,才有我酒一杯哟!” 8 St`,Tq)  
地主:“我还没有目标。” c-8Pc ]+g  
我说:“嘿!你咋没有目标?地主就是你的目标,你将来也会成为一个地主品牌。地主嘛,就是比一般人的资本要大一点。” wQiRj.  
地主激动:“我没有去想过,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地干一点工作,心情舒畅。把那么一点工作,干得比别人好,比别人细,干得完美,心里踏实。” W _(  
我乐着:“你现在,现在首先该想到的是什么。” sxcpWSGA^  
地主:“哦,我该走了,我该回去给老板汇报工作。好,我下次再来,请多多指教。”我乐着。地主走了。 b489sa  
[画外音] 这个地主,真是用金盆洗了手。立地成佛了?嗯!这就是人生之乐趣。 * PEZ~og:w  
国益回到店里:“没什么,昨晚手术顺利。医生说的手术及时。姨父说没什么,喊你不过去都要得,有什么他给你打电话过来。哎,我看他们可怜,我拿了50给他们,我就去了城南商场。我看到一套衣服,只要两百元,我看它面料和做工都不错。”我点点头,没介意。 T. nY>Q8  
一个高大魁梧,光亮长发,油头粉面,30来岁的男子,路过我店,招呼:“鲫鱼你好。我叫周大贵,过两天我来请教你。你老兄是个人才。” pcIJija:  
我随口:“你好,欢迎光临。” .} <$2.  
周大贵:“我过两天就来。嗯,我有时间都来。” _/0vmgQ&  
我说:“好,欢迎。”周大贵转身就走。 Oi# F  
国益感到奇怪:“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来找麻烦。看他那个地痞样。” v:0.  
我说:“嘿!人嘛,只有找快乐的,哪里有找麻烦的哟!”  meQ>mW  
一个中年人乐着进店。我玩笑道:“捡到了金子?” .|x\6 jf  
中年人说:“我是个体,通知我们去学习,我们交了学习费,主讲上台说:‘大家要安静,我的皮气不好。’这时大家一轰,把他轰出去了,(笑着)哦,算我们素质底。来我拿包烟。”我点头看着他走了。 aq/'2U 7  
   /.!ytHw8  
053  我家晚上  # yu8xTh$:  
我说:“下星期工商部门组织学习有关的法律法规。嗨呀!我以为我走出了学校就没有机会学习喽,看来还是有,以后可能参加学习的机会还多。” q)S70M_1  
国益:“去学什么哟?还不是照着读一遍。” .~J}80a/  
我说:“就是读,从不同的人口中出来,也不一样,你去读一遍。” bvVEV  
国益:“我今天在城南商场,看到一套衣服,你穿上肯定漂亮。” jhs('n,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仁爱之心爱人”在深思。 R+}x#  
国益:“鲫鱼你听到了吗?” Vaj4p""\F  
我忙转过神来,边想边说:“听到了,听到了。我嘛!哎,国益女士的丈夫,随便穿什么都漂亮,天生我就是这个模样,所以我穿烂的都漂亮。如果我非要穿一套特定的颜色和特定样式的衣服才好看的话,那我还不是有什么缺陷?(我自信)我认为我是一个完美的人。再说,那么多的衣服是谁买了的,我的标准大众化。再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又不是给别人看的,去哄别人的眼睛。”(国益双眼盯着我)“我这样回答,不知我亲爱的国益女士、是否、满意。” g.3 . C?  
国益惊奇:“女士?” !Db 0r/_:G  
我说:“对呀!女士。就是对女性普通、文雅、高尚的称呼。我的理解就是,在女人世界里,有一定作为,有一定地位的女性。我也想有一定的作为,所以我到这个世界,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我更不是艺术品,要别人来欣赏我。(国益双眼盯着我连眼都不眨)哎!你瞪着我干麻?我,鲫鱼,随便穿一件烂的衣服,我都很美,很漂亮。嗨!我跟你讲个大道理。天生我在这个世界里,是要做点什么有用的事,要不咱们来到人间干嘛?” v4X\LsOP  
国益收回目光:“你说大话不是?” bf~gWzA  
我瞪着国益:“嗯!国益。有一种说法,曾经有一种说法……” NF/@'QRT  
国益:“什么说法?你还有点认真的样子,讲了一堆的大道理。” *k&yD3br-V  
我说:“不是我认真,是这样说的,武则天幼年时,有人想把她杀了,后来想杀武则天的这个人,看了一本书,翻到武则天有帝王之气,他当然就不敢杀噻,后来武则天真就有那么一天。我都翻过那本书,那本书的中心思想是说,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有多少粮,多少鱼,多少烟、酒、和多少布匹等等。总的数是给你定好了,你如果过于奢侈,三年、两年用完了,你就该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信多少是你的事,这只是民间的一种说法。” H@!\?5I  
国益哈哈大笑。我自语:“你愿意笑就笑嘛,我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w!~%v #  
国益笑了一会。我说:“嗯,今年余哥满四十岁,你看着办。” 6EHYIN^D  
国益:“他说了请我们吗?” 2`D1cX  
我说:“还请,我们?别开玩笑。我以前都跟你说过,你应该知道我跟余哥的关系。我最初出来做零工,余哥是一个小学教师。我非常敬佩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在我的眼里,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他处处看照我。他为什么要照看我,我想是我们平时说话交流,比较投机吧。所以就成了好朋友。只有他帮我,我却无力帮他。后来他给了我一切一切的支持,我才有了认识你的机会,我才有了今天。他现在自己办了一所民办小学。嗯!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X D.'S  
国益无所谓地:“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记它干嘛?(我傻着眼看着国益,国益改变了态度。)以前,你,拿的多少礼?” 4$j7DJ8dj  
我说:“这句话你问得好,我们平时没有分过你我,这次不一样,十年如一日,要在千以上。” pzkl;"gK  
国益忙:“那么多呀?五百可以了吗?” 0^5*@vt  
我严肃:“不要开玩笑。其实,这不是钱的问题,他对我的帮助……哎!我都还没有去想,以后怎样感谢他。不是我每走一步得到他的帮助,而是他给了我一步一个台阶。我在建筑工地做零工,是余哥把台阶给我,让我达到了这一步。有人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是红。我和余歌有两千日了,我想人与人的相处,很多人是有目的,有贪图之心,还有附加条件。” *.4VO+^  
国益:“你敢说你不和余哥两个反脸。” M_<? <>|  
我说:“没有什么反脸的,语言上有不对的,我想能说清,经济上就更简单了,我全部给他我就无所谓,我就当只有这个命,我不会去恨他,我又是一个锻炼,多好。” 4pYscB  
国益:“真的?” ws^ 7J/8  
我说:“没有必要去深思这些问题。我们要好好地安排一下,这一个月我们的效益还有可能上升。我们的服务时间开长一点,方便群众。门面费反正是以月计算。” T-;|E^  
国益高兴:“好,好呀!鲫鱼,好,我们努力吧!哈哈。我早就说,我们不要孩子,过几年我们去大城市做生意。哎,经济都全球化了,我们伟大祖国,早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以后成立一个世界贸易协会,我们鲫鱼去当会长。” VL[}  
我也狂了起来,唱到:“一定按照你的指示,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向前进。”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Vo G`@^s  
"8BZj;yS  
054  店里下午   # eG\|E3Cb9  
周大贵来了,他直言:“鲫鱼老板,你好!我叫周大贵。今天晚上我请你到绿岛娱乐城玩。我听说鲫鱼兄能力不小,我也是生意人,我跟老兄合作合作。” Z7$"0%  
我乐道:“可以,就在这里说嘛!” P { 8d.  
周大贵:“绿岛娱乐城的小姐更有特色。” gf]k@-)  
我笑着:“那你说跟我合作的事,与小姐有关嘛?” S0zk<S  
周大贵:“呃……没关,有关。”我给他倒了一杯茶。 `#Yv(a2TY  
我心中有数,表现诚恳:“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合作的中心思想?” aN,.pLe;  
歌词曲:《知道》 xBevf&tP  
[旁白] 呵呵!是发生在你的身边哟?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吧! `{ 6K~(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8h=Rfa9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z}sBx 9;  
字数统计  7230                                                                                                               O&( @Ka  
场次  046 —— 054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08-18
第9集 h jCkj(b  
歌词曲:《知道》 zK P{A Sk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PU\?eA  
[字幕] 作者:廖政权 AdWLab;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uoIvFcb^  
 @o g&l;  
054 我店下午  # lg(*:To3B  
我心中有数,表现诚恳:“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合作的中心思想? h dw~AGO#  
周大贵感到有希望:“可以,对!我就喜欢你这种人,直爽。首先我不要你出一分钱本钱,你先吃下这颗定心丸。我有进货通道。我们都生活在社会里,都要靠朋友,发展到现在,我还是有几个子儿(钱)。我不是贪得无厌,我的目标就是上个亿,我就来享受我的后半生。做生意难免要两三个人,不同程度地合作,你就帮我办点事就是,不要你投资一分钱。看你进个两成还是三成。效益是可观,做过两次,你都能进个百十万,是其一;其二,我的目标达到了,你也熟悉了这个行道,你再做两三次,也跟我一样。懂起我的意思了噻?” /tu+L6  
我感到好奇:“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人,也没有机会去学习深造。我只知道要吃大米饭,就必须插秧。请问你们那个工作叫插秧吗?” I`~ofq?r  
周大贵感到我的见识少:“老兄,你应该跳出农门,放眼世界。不要认为,不喂猪就没有猪肉吃。看来我还得要培训你一段时间,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把你顶升为天才。” ?0{8fGM4  
我还是感好笑:“我知道有的人,一辈子没有搞懂自己栽的是秧还是稗,都白头翁了。” I1IuvH6  
周大贵忙:“嗨!什么秧子,稗子?我给你一副金筷子,使你快乐一辈子。” ^ RS?y8  
我哈哈一笑:“有那个机会极好。但不知道 我是不是木命。” E&}@P0^  
周大贵:“什么意思?” gCVgL]jj(  
我一笑:“金克木呀!” U]aH4 N  
周大贵一本正经:“嗯!你想别人一生都找不到那么多钱,两年你就找到了,而且你就可以用你这一生剩余的时间来享受。” yXuF<+CJ  
我感到好笑:“我听了你这话,我感到的是,你像当了钱的奴隶。(周没有回答我)嗯!什么叫享受?” Rh[%UNl  
周大贵有点惊奇:“嘿!吃、喝、玩、乐、玩女人,有了钱那就是心想事就成。因为你有用不完的钱。这样嘛!今天我也高兴,借兄弟的宝地,(拿起茶杯)以茶代酒,我敬你一杯。” tAI<[M@  
我说:“别。等一下,茶就是茶,我们可以说以茶会友,做一个永远而真诚的朋友。何必要把茶说成是酒呢?我,还觉得你,活得很累,是既累心,又累身,还麻烦了胃和肠道。” XLog+F$`  
周大贵双眼看着我:“怎么讲?” TJ&Z/k3-  
我说:“今天研究吃好的,明天去研究吃减肥的,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成天给你胃肠道过不去。你何必非要增加胃肠道的负担。我,去跟一个104岁老人,谈长寿问题。我问她爱吃什么,你猜她怎么回答。” o7qZy |\4S  
周大贵:“我哪里猜得到?” uxxS."~  
我说:“她说‘哄嘴巴’。你想活104岁吗?” MPexc5_  
周大贵忙:“傻儿才不想活104岁。”我笑了笑。周大贵诚恳地对我说“一个人,一生没有几次机遇。机遇一旦来了,就得抓住。我们是举手之劳,又不要你挑,又不要你抬,就是用我的钱去找钱。我要一个帮手,你就帮我联系点业务,跑点路就是。这个机遇难得。我们最多用个一年的时间,就找你现在这样做生意一辈子的钱。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太明白了。你不可能不想发财嘛。” _&U5 u  
我说:“钱这问题咋说呢?钱多买不到一个人心安。我从小都惦记着钱。嘿!只不过我今天己经发了财。还有,照你的意思,我在一两年时间内,把一生的钱都找完了,那我剩余几十年干嘛!等死?还有。其实一个人挑一下、抬一下没什么不好,工作也干了,身体也锻炼了,比进健身房锻炼更自然。” 2l8TX#K  
周大贵忙:“你不可能说你不需要钱嘛!美味当前,你不动心?” 8,5H^Bi  
我一边想,一边回答:“每,位,当前,动心。(我去拿起纸笔,一边说,一边写)你说的是这个‘每’,这个‘位’,是吗?” uTX0lu;  
周大贵:“不是,你的语文水平真差,社会经验不少。我还得好好带你一段时间。我说的美味是指吃,最好的味道,叫美味。我是把它引申为找大钱的意思,懂起了?” :epjJ1mW  
我感到好笑:“哦!我理解成了,每一位人在社会上的地位——‘每位’。在两万多种物种中,在n种动物中,人的地位是最高的。所以,我时时都在为人动心。(我说了一句周大贵感到意外的话,)我现在的钱,我都用不完。” ;'|Mt)\  
周大贵激动:“是吗?你拿十万跟我。” opQ d ym  
我忙道:“不可能。” `4&a"`&$  
周大贵:“你不是说你有用不完的钱?” =>_k;x  
我平心静气:“因为你不少胳膊不少腿,你能通过你的劳动而生活。我的钱可以交给国防建设。吃喝玩乐,是一种脑力劳动,就算你心里暂时踏实,但总会出现魂不守舍,作噩梦。中医学有一个说法,叫贪,贪吃,贪玩,贪乐得身心之疾;为你,为我,为他获天地之共融。老兄,我出生在上世纪末,我回想我的过去,就是在蜜罐里长大,没有少过穿吃,有时我都还在想过一段时间那种缺衣少食的生活,找点乾隆私访时的感觉。老兄,说到这里,一个人把精力用在研究吃,为穿吃在烦恼,说明你的生活压力‘太大了’,好像你怕明天没有穿吃。我们这个地区,早都达到了小康生活水平。现在的百岁老人多了,你说,他们在我现在这个年龄的生活点滴。” dp&bcR&#)  
周大贵:“嘿!你来到这个社会,不是为了穿吃,是为了啥?我还真想请教你。” gA&+<SK(  
我说:“真想听我说?” w^.^XK4v.  
周大贵瞪着我:“我诚心请您赐教。” +Y:L4`  
我说:“哈哈……我有时说的话还是有道理,我这个人有时真的话多。” kH)JBx.  
周大贵:“请赐教,请赐教!” >-~2:d\M3  
我忍不住:“未存生我,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到了那天,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来到了这样一个世界,生活还过得去。如果一个人的眼光远一点,再如果,你我的眼光远一点,能放眼世界的话,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这个拳头大的心,才踏实。眼光能够远到为人类做点贡献的话,那就是一个高尚的人。这个人我想的是,他不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历史将永远的记住他。至少,一个人干点实实在在的东西,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多好啊!世间上总有人,偏要自找苦吃,自找罪受。我敢说你的身心,还不如普通的劳动人民。在他们这个群体里,可能文化水平不高,法律知识更少。但他们心中有一个标准,就是不多占别人的财物,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种好一亩三分地。这山吆喝那山唱,嘻嘻哈哈放牛羊;满山遍野歌声嘹亮,无忧无虑身心健康。这种快乐生活。怎么样?” bwo{ Lw~  
周大贵:“鲫鱼兄,我完全是一片好心。你才是完全该出去,放眼一下世界。你去看一下人家那些有钱人。人不出门身不贵,火不烧山地不肥。我看你是在坐井观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Qoj}]jve  
我乐着说:“我出过门,我坐在天津的轻轨列车上,感到的是——伟大祖国,前程似锦。(周大贵看着我)嗨!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地球也只有这么大。” Se o3a6o  
周大贵:“你所知道的只是不种粮食,就没有饭吃,天下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种粮人。你老兄很聪明,懂些道理。现在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人都有理想,你的理想和愿望是什么?” r "^ {?0  
我说:“哈哈……我先回答你一个回题,每一个人就应该是种粮人。不过我还不好回答答你第二个问题?(我眉头一皱)嗨!我呀,理想,有有,我的理想和愿望是,了解浩瀚的宇宙跟我们的生存关系,使你我大富大贵的人,在地球村多住两天。只不过我是幻想。” )8c`o  
周大贵有点惊叹:“那你就没有更高的理想,为自己做点什么?比如,先存一笔钱。这也是口里有粮心不慌,手里有钱,心不慌。” &h7q=-XU   
我说:“嗨!我要为我做的,在我初中时都想过。就是世界上,目前发达的国家在研究,中国人独有的,而世界各国羡慕的……” '~-Lxvf'  
周大贵:“什么呀?” Jmb [d\ /D  
我说:“嗯!说明你以前不了解,今天你知道了。” 9T47U; _)  
周大贵:“什么呀?” Ae,-. xJ  
我说:“中国人的,世界认可的伟大创举,每一寸我都要去重走一遍。踏着他们的血迹。” 6 ^X$;  
周大贵:“什么意思?什么呀?” "(}xIsy  
我说:“我要一个人单独地走一遍,上世纪三十年代,咱们英勇的先辈们走过的,二万五千里那千山万水,那一草一木。” B$k<F8!%  
周大贵琢磨了一阵:“那,那,那……” wTFM:N  
我笑道:“不要那了,你吃喝玩乐了几年,你的体质不一定比我好。我这个人有时有点心多。” &0Zn21q  
周大贵:“你说。” @EzSosmF  
我说:“比如一个人,一年能不择手段,找很多钱,又没有人起诉他,的确算有本事。我有点多心的是,如果一个人,一年他只吃了两千元,而身体健康,我也认为这种人有本事。另一个人,他一年吃了几万,真的就健康啦?能长寿啦?胃肠道都愿意为它超负荷的、长时间地工作?我们是不是多想一点,身、心两位伙计的健康。(周大贵有点听晕了)嗯,我问你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你有老妻子吗?” KyW6[WA9  
周大贵“有。” 3ik  
我说:“我在收音机里,听到一个故事,你想听嘛?” m;{_%oQ;  
周大贵瞪着眼,点头:“你说。” m8H|cQ@Uu  
我说:“说的是一个局长,身体很好,家庭和谐。不久,局长当上了副县长。在这个位置的他,就经常陪别人,吃喝玩乐。不到两年,这位副县长,是吐血而亡。医生到不客气地说这是跟平时的生活习惯有关。守寡的妻子想去告状,惭愧的是,连被告都不知道是谁。这个故事,我说的基本上是原话。不知周老兄有何感想。” _n_lO8mK  
激动的周大贵:“不说那些。这样子,今天晚上,给我个面子,绿岛娱乐城见,我系统地跟你讲一下。这点面子要给噻!” st ( l85  
我心平气和:“这样子,有话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说,显得自然而真实。非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说,反而显得别扭。如果话不投机,心里反而还,——久久不能平静。” ?ltTJ(Po  
有点不满的周大贵,低声道:“你考虑一下,过两天我再来找你谈,反正我包你发大财。老兄,人无横财不富,马不喂夜草不肥。” q=ZLSBZ  
我说:“嘿!我们本来就是富人。哦,我本来就是富人,我本来就是肥人。嘿!你还没有看出来?我都发了很多年的财了,要说具体点,就要从我的父辈算起,1949年。所以……” rOw""mE  
更生气的周大贵忙:“好好好——” 8s pGDg\g  
我平静的心情抢说:“对了!好就对了,你想通了,所以你连声说,好好好,使我都更加感动。 P0S ;aE  
周大贵头一扬,转身就直走。走在门外站了一会又回来坐着,看着我。我微笑地看着他,点了一个头。他说:“我该咋办呢?你这一说我该咋办。(我微笑地看着他)我给你说,我就是在贩毒,想跟你合作,你这一说把我的思路打乱了。” CFAz/x@%  
我把先那杯茶递给他:“最好是消毒。” S9}P 5;u  
周大贵:“我该咋作为好?” DtG><g}[]  
我说:“这么大一个世界,条条是道。” .cN\x@3-j  
周大贵:“我是把这个计划得完美无误……” ;H /*%2  
我一笑:“计划、完美、无误。何必那么累,累心、累身、费神,咱们普通百姓,顺其自然多好。” v' .:?9  
周大贵:“我还只放弃?” 1s8v E f  
我瞪着他:“嗯——!这才是你最大地收获。——财富。” 6|wi Zw  
周大贵:“收获,收获。还财富?” wO&`3Q3~$  
我说:“这种收获首先是精神上的满足。物质上的就不值一提,谁还去为那半斤大米饭和那一碗天然菜发愁。” DZ5%-  
周大贵:“好好好!我过两天再跟你两个说。” Wk"4mq  
我说:“不说啦?”他转身就走了。我自言:“我还安心跟你慢慢聊。” B =@BYqiY  
5n! V^ !  
055  晚在公交车上  # xZW6Hk _  
路灯通明,我上了3 路公交车,我坐在最后一排,车上有10来人。车刚起动,一个高个子男人,头发光亮,雪白的衬衣,打着领带,30来岁,帅气十足。色迷迷的先盯住两位女性。哇,手伸到了一个中等个,将军肚的裤兜里,车上有几位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没反应,我一激,大声:“师傅师傅,停车停车。”司机急停!我趁这个机会,插到了小偷与被偷者之间。我忙:“对不起,对不起!这是3路车嘛?” 7;RhA5M  
司机看了我一眼,乘客知道是跟小偷有关,乘客:“嗨嗨嗨!是3路车,是3 路车。”乘客们笑了起来,司机看到乘客们在笑,自己也笑了起来,把车开走了。被偷者仍然没有感觉到。生气的小偷,在下一站下了车。 n_\V G[f  
这时一个中年大男人,称出大拇指:“小伙子,小兄弟,做得对,做得对。”又急忙跟被偷者说“刚下车那个穿白衬衣的,是个小偷,把手都伸到了你的裤兜里,不是这个小兄弟,你的包就没有了。我在车上经常都看到小偷,把钱偷了还好,把别人的证件偷了才麻烦。” sG`||Kb;n  
车上的人都议论:“我们看到他的手伸到你的兜里,我们就吓到了。” wU,{ 5w  
[画外音] 你们当时咋不出面呢?你们的年龄比我大,难道你们无法治止?我是第一次,这样的一幕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实在没有招。* ?#?[6t  
被偷者从兜里把包拿出来,看了看:“哦!钱,证都在,谢谢你!小兄弟!我的身份证、驾驶证、技术等级证、职业证、还有我的电话本和我有业务的地址。哎!这些给我拿了我才麻烦。”被偷者对我说“嗯!你比我更小,我叫你个小兄弟,钱你看,这里一下有千多点,我都给你,我就留我的证件,你看好不好?”下一站到了。 !]1X0wo\  
我说:“谢了!”车一停我就下了车。自言:“我愿走一站。” W$LaXytmak  
被偷者还在喊:“喂!喂!” #~?Q?"  
0STtwfTr:  
056 我在大街上慢步  # ~$XbYR-  
[画外音] 我本来还有一站,就是想下车,一个人散散步。在公共场合,还有几个人看见,都不做声。嗨?把自己打扮得帅气,把手伸到别人兜里,也不脸红,是自己的职业嘛?我是那个小偷,我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人民政府设的就业局,身强力壮的大男人,难道没有你干的工作?就业局应该是属政府机关吧?它不是就业公司,这个世界就多了你一个人?嘿!我就是去捡垃圾,也是为城市环保做贡献。有多少人能感受到,把自己的手伸到别人兜里,拿东西的感受。我知道过去有个说法叫,穷,除非讨口。穿着雪白的衬衣,打着领带的人是个讨口命?我是一个农民,如果我没有别的门路,就把祖祖辈辈种的、能生长万物的土地种好了,生活一样充满阳光。哎!我算啥子,未必所有的人都要跟我一样。* sFvu@Wm'7W  
突然旁边一声:“叔叔您好!” h !yu. v  
我抬起头一看:“臭臭,是臭臭。你这个时间段在这里干嘛!” vzr?#FG  
臭臭:“学校搞一个社会调查,我要把它做到最好,能产生社会效益。” sb]{05:  
我说:“你个人一路?一个人把工作干好了,觉得自己更有能力。是吧?” h W<fu  
臭臭笑着:“本来一个人都能干的工作,何必要两个人干呢?” kzK4i!}  
我说:“你小子要认认真真地完成你这个年龄段该完成的任务。国家有专门研究哪个年龄段,该掌握多少知识。应该说从胎教到博士后。你看国家为了培养你们,也用尽了心思。所以你得不折不扣的,在求学路上,学习国家教育部门,给你提供的知识。只要你上课认真专心、用心的听,作业认真完成。掌握个百分之七、八十的知识是应该。” {D6E@a  
臭臭:“是!谢谢叔叔对我的关心。” 5*q!:$ W  
我说:“哎?叔叔给你说啊,今天的叔叔是个小小的老板,不管你有……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SO?UIWp  
臭臭:“好!谢谢叔叔。” "<#-#j  
我说:“你去嘛!” udEJo~u  
[画外音] 我还真想当好这个叔叔。 * \o&\r)FX  
\z~wm&  
057 余哥家 夜  # Y<x;-8)*  
我一敲门,余哥开门:“是你,我也刚回来。嗯,鲫鱼!你走我这里东西都不买点。”我站着不知所措地看着余哥“玩笑了,玩笑的,你请坐。就是要这样,君子相交淡如水。不管我是不是君子,我们是不是君子,我们相交就要这样平淡,不要有小气感。”我看余哥有心事,我没有说话,余哥给我倒了一杯水“我信得过你。我刚从一个朋友那里回来,他是个国家干部,刚升官,有点权,别人送他两万元,他为这两万感到头痛。” p4Wy2.&Q  
我讽刺地一说:“嗯!好呀,我一辈子都感受不到别人送我两万元的滋味。” 我看余哥严肃。我收回了讽刺的笑容“我作为旁观者,把问题看得简单,交给财政。有多少,收多少;收多少,交多少,写上他的名字。只要有人给,拒绝不了就收来交给财政,我懒得去动这些脑筋。以后的工作该咋干还咋干。我老早就想到一个问题,你送我两万,反过来你要得到的是要更多。你得了更多的,可能是合法的,我收了你两万是违法的。是这个理?”余哥点点头,在思索。我又慢慢地说出我的想法“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呢?当然别人不想得到更多,他也不会送。所以这些人活得累不累哟,搞这种钱游戏。这种结果,对双方有害。旱涝保收的人,何必搞这些钱游戏?表面看对双方有利,实际上是两败俱伤。人都是国家的,还别去说钱。 FLb Q#c\  
余哥:“这样发展下去,是害了两个家庭。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们。人家夫妻双双把书读、夫妻双双把军参,生活在自由快乐的社会里。我看有的是夫妻双双把牢坐。送钱这个人我们也是有点熟的。” s`Y8 &e.Yr  
我忙道:“这样噻,如果他是要项目而送钱,我把它交给财政,注明是某人,为某项目而交,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结果,就看财政部门如何处理。嗯?你说那两个不是财政部门的吗?”余哥摇摇头“如果行贿人,是想调换工作,我就把钱一起上报,他要调换工作,我就向上级交清了。上级咋办是上级的事,我一点都不感到头痛,头晕。” 8Hdm(>  
余哥看着我:“……那,那就这个意思。” ,>AA2@6zMT  
我说:“不。如果是我,我就这样。我想一个人都应当去尝试一下,撑船或抬轿。如果一个人一生都在坐轿,而不去抬一下,以后总会觉得自己的一生,过得不完美,还缺少点什么。我自小都有饭吃,有衣穿,所以我都应该,帮助一些要帮助的人。我生活简单,生活简单好,少很多烦恼。何必要把一个普通的生活,搞得那么复杂。一个经常闻香水的人,时间长了就觉得它就不香。如果我们要么去闻一次臭味,反过来再去闻香水,就更香。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人就活得更有意义。国家要提升干部,往往要找在基层干出成绩的。其实,我们吃饭也是一样,凯吃山珍海味,久了也不好吃。还是以五谷杂粮为主好些。老前辈总结得好,穿死的棉布衣,吃死的大米饭。”余哥听着点头。 )zKZ<;#y  
[画外音] 哇!我在余哥面前说这些。* ++d%D9*V<  
余哥看着我:“可惜了。我早认识你,我一定送你上大学。”我笑着点头,余哥想了想又说“嗯,有的人偏要去想些无聊的事来干。就说做生,有的人他一年就是要做两次生,就是想收到更多的钱。反过来有了钱又去赌。你说这些人的人际关系,真的好?有可能人家转身就骂他。这些人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干一些,超级无聊的事。” w]% |^:  
我说:“嗨嗨!余哥!您才是可以利用您这次生日,实实在在的把您地办学思想宣传出去。大家相互交流,就算抛砖引玉嘛,对整个教育系统也有帮助。这样嘛,我给您讲一件事,我平时都在反复琢磨。”我一笑“说不定就有n多可取之处。”  t=6[FK  
歌词曲:《知道》 "Q[rM1R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你没有碰到,有可能看到。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e=).0S`*F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nvm>u~[Hq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 9 vS  
字数统计   6926 ]rY3bG'&  
场次  054——057 (U GmbRf&  
;V:Cf/@@R  
第10集 wvu h   
歌词曲:《知道》 Q*c |!< &e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y1t;yU.L  
[字幕] 作者:廖政权 ,TdL-a5  
[旁的]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uJX(s6["=  
DX$zzf  
057 余哥家 夜   # Ov5 *&*P  
我一笑:“说不定就有n多可取之处。” ktMUTL(B  
余哥诚恳:“你说。” 5csqu^/y  
我心一激,想说的劲头来了:“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亲戚,他大学毕业后去澳大利亚工作了两年。他帮的是一家私企,那个老板在八十年代初,就有六十多个亿的资产。在他满六十岁生日时,请了各界人士跟同行,他所招待来宾的,就只是一瓶矿泉水。” e[ 8AdE  
余哥惊讶:“只是一瓶矿泉水?” V`7^v:  
我说:“对!只是一瓶矿泉水。我的那个亲戚也好奇,特地去打听了一下,用一瓶矿泉水来招待,还算是用钱最多的。” PilV5Gg  
余哥右手一举:“那……那他请人家来干啥?” ji|`S\u#b  
我忙:“这就是人家的可贵之处,人家是对世界地感知不一样。人在世界里干嘛?我为什么来到这世界?就是要做一点对人民有益的事,使咱们人类不断地进步。老板请来的人,跟不请自来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听老板地演讲。老板要讲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自身是什么样子,现在做到了什么样子,自己主张什么东西。在事业方面,有哪些技术,有哪些项目,有多大的能力。作为一个来宾,今后能不能跟老板合作,这点才是主要的。能不能用较少的钱,办好较多的事,把事办到最佳处。我是越想越可贵。不像我们有的人,好吃都还好一点,毕竟是他吃了。往往是有的人,眼睛大,肚皮小,剩余的要倒掉,这样才有面子。客人吃饱了,吃好了,桌上还要有满满一桌丰盛的菜,才显得我是有气派。最后还要把这一桌丰盛的菜倒掉,我才有‘面子’,气派。哪怕是负债累累,仍然是打肿了脸来充胖子。宁愿吃出病,都要去比,好像是吃得越多,就越伟大。还醉,醉死醉活地醉。” mR? } gR  
余哥:“在我们现在的年代,是不愁穿吃。经济少一点的,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安排得很好。我家的生活费每月都在千元内。但社会上有奢侈的人。病从口入,有很多病都是吃出来的。城市跟农村的医药费之比,农村要少几倍……” d/Z258  
我说:“就是跟胃肠道过不去。电视里报道的人,一个月要消费上十万。其实他们是不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哦?这种不用多细想;这种生活是伤身,伤神还伤心。难道他过的是‘神仙’日子?” V`n;W6Q17  
余哥不满:“这种人,活得累。成天想的就是整别人或被别人整了。这种人,四处碰壁后他又怎么想?人家是明知山有虎;就不上虎山去。有的人,是要耍点小聪明,是明知山有虎,他偏上虎山行。” `y2 6OYo  
我的口又溜了出来:“在吃这个问题上,发达国家就是不一样,在上一个月听说我们镇的羽绒公司,来了两位日本商人,听说他跟很多国家有业务往来。他们进的是普通馆子,剩下的要打包带走,下一顿吃。您说他是没有钱?他这样就要生病?就要少活两天?我不是要崇洋迷外,但是,别人实在的东西,我们还是可以学点。嗨!这一点我们还没有跟世界接轨哟!”余哥笑了“余哥!您这次生日的客人,是农村的多还是城市的多?” kJJUu  
余哥:“这个应该这样说,在城里生活五年以上的,有绝大部份。” u7e g:0Y  
我自信:“我来安排两个菜。新颖,或者说他们没有吃过,且经济,天然绿色食品。在您安排的菜中,您让我这一点权力嘛!”我自然地露出了微笑。 0RLyAC|  
余哥点点头:“好哇!鲫鱼,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跟你交朋友的,或者说我还主动的帮助你?” y1JxAj  
我感到惊奇:“这一点我还的确不知道。对我来说就是天上掉馅饼,今生今世我们是在以弟兄相称,但在我心里,是把您当成长辈。” ::y+|V/  
余哥严肃:“嗯,别。我经过你上班的建筑工地时,是上午十一点钟,那天不知什么原因,其他人都下班走了,你就是不走。我听你说你要做到十二点。我听别人叫你鲫鱼,我就把你记下了。后来那个工地的项目经理,要我谈事,我就喊他把你叫上。” .qyk[O  
我说:“余哥!我想的是有人无人管,我都是一样地干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活,不应该提前走。难道提前走了都占了很大一个便宜,心里就高兴极了?我住在城里,就是多干一会也无所谓,这没什么。” {(7D=\eU  
余哥:“好你个没什么,在你原来工地的人中,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人?没有吧!所以不管以后你有无成就,我都交你这个朋友。” e!wS"[,  
我说:“谢谢余哥对我的关照。”感到好笑“余哥!我又想起一件事。” ,`/J1(\ nd  
余哥:“你说。” *'+OA6  
我笑道:“在您生日那天上午,10:30分以前,多安排几个服务员倒茶,并写点标语,欢迎客人多交流,有的客人都相互不认识,不要去想着打牌的事。提示一下10:30分您有演讲,把您的教育思想、教育观念,畅所欲言地演讲一下。我们不是打广告,也不是说咱们去探天、探地、探宇宙的大道之理。对受教育者来说,有求学、求乐、求做人之本能。探讨一些教与育,提出您的观点,使更多的有识之士,来关心教与育的那么一点微妙的不一样。世界各国都搞教育,但结果是有所不一,就是重视那么一点的不同。 4-`C !q  
余哥笑:“你还谈了个微、重。” J!,5HJh1  
我说:“使受教育者,印象更深,德、智、体有一点启发。或者说,是开发他们的潜能,开发他们的智慧。我说的体育,是培养锻炼自己的身体,使之强壮,增强体质,减少疾病,延年益寿。不是,不是今天搞的那种名利之战。” @]Ye36v0#L  
余哥:“嗯?哎,鲫鱼,看来我还小看了你,我以后还离不开你,当了我一个很好的参谋。” 06I'#:]  
我说:“别别别!12:00钟午餐。关键是下午,我想下午,我们组织会乐曲的人士来,如果没有我们出钱请。下午我们全体来宾,尽情欢。这样的欢聚会,使这个集体更团结,通过彼此交流,这个集体会更亲切。当然主要是我不喜欢打牌,反对赌钱。既然是赌,就有人要输,我们又不去想赢,耗费了这些人的精力,有点两头不是人。”我乐着“这种人是不是过的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要是把这种精力,用在为老百姓、为社会服务中去,他们会感受到历史会记住他们的乐趣。” w%cd $"EH  
余哥:“好嘛!你的想法很好,可以考虑。”余哥看着我“嗯?鲫鱼,你还不错嘛!我原来认为你老实。今天我又看到你聪明。”我们都感到好笑。 -p`hevRr  
我说:“余哥!过奖了。只不过我不好好地做人,就辜负了您对我的栽培。” .:c^G[CQ^9  
058  新街副食  # |sHIT<=m  
乌云密布,在我店正对面,右侧第五间店子是《新街副食》。有十多人在围观,听到吵闹声:“你不是偷,把东西都给我拿到大街上去了,还不叫偷。”我想去学学。 [i.2lt#]  
一位朴素、中等个子的中年男人:“我就是这个郊区的人,本地人,我会来拿你一瓶醋?两三块钱。” V@<tIui$  
四十多岁的老板娘,中等个子,烫长发:“你们大家看,他把一瓶醋都偷到了大街,还不算偷!” GDP@M)~6*  
拿着醋的中年人解释:“我叫熊明生,我视力不好,我是把醋拿到外面光线好的地方,看一下生产日期、有效期。我刚赶一个熟人的车过来耍……” vn~DtTp/  
从出租车里下来一个气势汹汹的高个子中年男人。老板娘喊到:“老公,郭大。”指着熊明生“他偷我的东西。” # SV*6  
郭大走到熊明生面前就是两耳光:“这条街老子说了算,这条街的天上地下都我管,敢在这条街跟我作对的人还没有出世!”又打了两下。 i 4lR$]@  
刚到的围观者:“别打,别打了。”并对熊明生说:“你也是,说一声对不起,把钱拿了就算啦,你何必拿别人一瓶醋嘛?哎,你身上有钱吗?” =:v\}/  
熊明生没有转过神来,盯着围观者。 d"uR1 rTk  
郭大:“偷我的东西,罚款!要不然你走不脱。假货到了我手里,都要变成金砖。” GKH 7Xx(  
老板娘:“对!罚款,要不然还便宜了你。你人大面大的敢来偷东西。” k]`I 3>/L  
又刚到的围观者:“把钱拿了快走。”有的人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况且你本来都拿了人家的东西。” qxG @Zd  
熊明生从兜里把钱摸出来,面上是壹百元一张的,里面还有一些零钱,一起拿给郭大,转身就走。 |L.QIr,jCC  
郭大一笑:“这还差不多,对的,我都说你是个明智的人嘛。” Ra&HzK?  
有的围观者:“干了事,一瓶醋管了壹百多元。” B<xBuW  
熊明生走了老远。郭大数了数了手中的钱,大声:“喂!醋,你不要啦。哈哈……哪里才百多哦,三百元整!” HY~\e|o  
[画外音] 这事就这么简单,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吧?这事未必就是这个结果?罚款,罚款这个说法不对哟,可能要县以上,或者是市以上人民政府才可以制定罚款条文。是一个店子都可以制定罚款条文?嘿嘿,笑话。* MM3X! tq  
(zwxrOS  
059 我家晚上  ## [a53H$`\5  
我坐在沙发上,愣着眼。 T|GRkxd,E3  
国益一声:“嗯,鲫鱼,你入定啦?去开了会回来,还没有把文件精神领悟到?还是挨了批评没有想通?” y-cRqIM  
这时把我从大脑一片空白中,提醒过来:“今天跟我们讲的法律知识,那个讲法律的讲师,他主要是使我们每一个纳税人,遵纪守法,照章纳税。嘿!违了法,法律是无情的。”  e-sMU  
国益:“对呀!法律是无情?电视里有时还不是那么说,法律是无情的。” =SA@3)kHH  
我说:“我咋就想不通呢?你也那么认为。法律是维护国家的权益,人民的权益。犯了法,受到法律条文的制裁,应该是天经地义。怎么把法律说成是无情的呢?一个故意杀死多人的罪犯,我们人民法院判出他死刑后,难道你说法律是无情的,所以要判他死刑?嗨!未必只有我个人说判处死刑是天经地义?法律条文的制定。据我所知,是要通过国家的最高权利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咋说法律是无情的呢?法律它应该是还受害者的一个公道。” k?0yH$)'t  
国益:“哦!这个问题我不懂,你可以问一下余哥。哎?我是搞不懂,我感觉到还是多哪样的人就那样说。” (5]<t&M  
我说:“我怕去问余哥,人家说你神经稀稀的。对我们老百姓来说,只要我们的幸福不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要求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我觉得基本上就没有违法。上半夜想自己,下半夜想别人,不存害人之心。嗯!我等两天去进货。” }o0R`15dA  
国益:“那你去做好准备。” YQ}Rg5 o  
我说:“嗨!我出门,两分钟就可以出发。” ~cbq5||  
国益一本正经地表演:“不,你现在要做好心理准备,调整一下心理,至少你应该对我,哈哈,笑一个噻。” AWsO? |YT  
我看着国益认真的样子,我,我们哈哈地笑…… #56}RV1  
高兴了一会后我又傻了。国益:“鲫鱼!你有啥子心事?” =kH7   
我说:“我今天算是骂了一个人。” ~CIA6&  
国益一笑:“你骂人,你有脾气?” 4*'5EBa1  
我说:“是我的同学刘宁,干部家庭的的儿子。” <^q4^Q[  
国益:“你骂人家干嘛?” iU"jV*P]  
我说:“他妻子刚带了小孩,他还挺得意的要跟妻子离婚。我说他脑壳晕。” l/0"'o_0v#  
国益:“你又不知道人家啥子原因。”  2f>G   
我说:“有什么原因,一会好上了天,一会一点都不好。再结一个又不合心,再结十个还是要不得,自己是天下最好的人,对方是咋都不对,有什么问题说,就是大吵一架把心里话吵出来,大家对对方就了解了噻。咋会那么幼稚离婚,有事就说事,既然都成了夫妻,相互帮助算是应该吧。嗨嗨!我们小学时,同学之间有点意见,老师说多做自我批评,这种办法未必我们成人用不上?”国益看着我,我扬头瞪眼加微笑地看着国益。国益娇气地投入我的怀抱。 I/4:SNha  
u~SvR~OE  
060  我在十字路口  ## EGpN@  
我在十字路口望着对街,一辆中巴开过来,擦倒了我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周围有几十人,中巴司机没有介意,开走了。妇女晕倒在地,我看周围人,视而不见,我忙招呼一辆出租的士:“师傅!来,到医院,快!”我把这妇女弄上的士,在车上我抱着妇女自言“我一点不信这个中巴车就逃得脱。” ]^aOYtKX  
中年男士司机:“这个是你什么人。” iA*^`NMaT  
我说:“素不相识的路人。” Iw@ou  
司机好笑:“你还是少管为好,”司机从车内的反光镜里看到我反对他的眼神“算了,我不要你的钱。” i/Zv@GF  
我有点急:“我拿拾块钱给你嘛!” yg}zK>j^vC  
司机:“算了算了,我不要你的,我送你到医院,这事就跟我没关系了,我也不会给你当什么证人。” 2pr#qh8  
我还不兴:“有那么严重?我谢谢你送我。” P:lmQHls+  
]|H`?L  
c<k=8P   
`EBI$;!  
ol[sX=5 *  
061  医院里  # DPWt=IFU  
我给医生说了情况,医生检查后先输液,输上液体,妇女有点清醒:“没什么?我原来也学过医,我觉得我是好的,没有哪里不舒服。” 6D\$K  
忙进来两个男士:“妈!就是他呀?”好以为我是肇事者。 21T#NYfew  
妈说:“你说什么?” 7Mj:bm&9  
两男士没有听他妈说的,对我说:“就是你,咋说?你怎么开的车,有证嘛?报了警没有。” >iV2>o_  
我惊奇:“我怎么开的车?是一个中巴,开往‘山顶场’的一个中巴车,就在我面前,我急忙喊了个的士,送来的。” o#Viz:  
中年妇女也在不停地说:“是个中巴车,是个中巴车……” gTQc=,3l3  
一号男士:“是不是你开的中巴?” K%g_e*"$  
我好笑:“我没有证,我开不来中巴。” 3^,p$D<T:,  
二号男士:“你就是非法开车,罪加一等。” Y_FQB K U  
我说:“是我开的,那就是罪加一等。” o&)v{q  
一号男士:“周围都只有你个人?” i3vg7V.  
我说:“你说那个围,围好大,几米还是几十米。” (7C$'T-ZK  
妇女大声:“给你说是一个中巴车,这个小兄弟送我来的。” XZ"oOE0=  
我说:“这话不是我有法术,要她这样说的。” \rY\wa  
一号男士问二号男士:“咋办?” L>pSE'}  
二号男士问我:“你先说的是开往哪里的中巴呢?” S[CWrPaDQ  
我说:“我不说了,你本就不听我说,不听你妈说,进来就把矛头指向我。” g` ,(O  
妇女:“我没有注意,我只看到是一个中巴。” .:/X~{  
一号男士:“哦!是开往山顶场的。”对二号男士“去追,你在这里看着他。” E8o9ufj3  
我说:“看着我?你以为我要跑。” $-)y59w"  
一号男士:“我去追到后我们再说。”摸了一下兜里的钱“我去了。”我感到好笑的点头。 ^N~Jm&I  
妇女:“就是一个中巴车,刚擦着我我一下就晕了。” %;G!gJeE  
我说:“我喊那个出租车,那个人就说他不会来当证人,钱他就没有要。” +'I8COoiv%  
二号男士:“他凭什么?” 9a_(_g>S  
我说:“你问我?”我不高兴地看了二号男士一眼“在出租车上我就说‘我不信那个中巴车跑得掉’。”我突然想起“嗨!说不定有射像头,电子眼。” *'(dcy9  
在走廊里,进来两个女人是儿媳妇和女儿,有二十多岁,看到我是陌生人。女儿有点文气地问我:“你这下脱不了手,我妈要作全面的检查,全面的治疗,这个医院不行,就送到上级医院,先把人医好了再说赔偿的事。我先给你说一下,你好有个准备。” `P4qEsZE>`  
我说:“你给我说呀?” QX~*aqS3s8  
女儿:“我当然是给你说,我不给你说你不知道这个过程。” C5RDP~au  
我有点好笑:“哦!谢谢你。病人需要检查,我需要检讨。” NV-9C$<n2!  
女儿:“对!是那个意思。” ZJ[ Uz_%W  
我说:“我一定好好检讨检讨。我咋会闯这样的祸?” D[#\Y+N  
女儿:“既然闯了就要承担责任。” TQ2Tt "  
我说:“是!闯了祸是必须承担一切所有的责任。” tQ}gBE63  
女儿:“你的家在那里?” -?'CUm*Od  
我说:“本市,新街。” DRIv<=Bt  
女儿:“你在做什么?” 5xHiq &d.E  
我说:“我是一个老板。” D=>^m=?0  
女儿:“对的!你还是通情达理。” 5!zvoX9  
我说:“说不上,只能说我会做自己该做的那一点事。” MGz F+ln^U  
女儿去喊了一声:“妈!怎么样?” I)6Sbt JV^  
妈说:“没什么,就是当时一下就晕了。” 0s""%MhFI  
女儿:“妈!要全面地检查,怕有后遗症。” vGwD~R  
我说:“听病人的要求,听、医、嘱。” ;sR6dT)  
女儿给妈说我:“这个人还是通情大理的。” |;9 A{#zM  
妈说:“是!他是个好人。” A1QI4.K  
女儿对我说:“事不出都出了,看咋办更好。” 20l_ay  
我说:“要以你方满意为准,你是受害者,这点事没有必要在法庭上见。法庭的裁判很多时候也来自双方的协商。我觉得人都是懂理的,有的人是明明知道这个事就是那样的,但就是要去编找点理由,来说一番,显得自己有能力,能说赢别人,上了法庭那怕是输了,自己也挺自豪,我是见个场合的,法庭上的来龙去脉我都知道。”我点头一笑“反过来想,还是能锻炼人。” M_!u@\  
女儿:“听你的口气你还能干事的人,有几百万吧?” jemx ky  
我点点头:“差不多。” 9eGCBVW:*  
女儿:“我还是见个世面的,大部份的大城市我都去过。” MOP]\ypn  
我说:“我惭愧,本市有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 B:O+*3j  
女儿:“一看你就像干大事的,不去计较一些支节。男人嘛,以事业为重。” VLh%XoQx[  
我说:“一个人就是要有一点眼光,要看好事情的本质,才好选准目标。” ;JOD!|  
女儿:“你还年青,步子走稳了就不易倒。” $Hp.{jw  
我说:“以后还得多多的向你学习。” KU+( YF$1  
女儿:“哪里哪里。” 7}<Sg  
我说:“一个人以学的心态去面对他人,其乐无穷。” hgj CXl  
女儿:“你家人应该很不错噻?” '#H&:Htm;L  
我说:“我一小家人,一大家人,一个家族,都还可以。” !@( M_Z'  
女儿:“我是说你的老婆。” 0"TgLd  
我说:“老,老婆。”我一笑“哦!可以。” ):S!Nl  
女儿:“可以到什么分上。” z<t>hzl 7  
我微笑:“99分。人嘛,人无完人。” >zFD $  
[画外音] 我的意思是你跟我较,我还有点轻视你。* hD*(AJ  
女儿:“你们俩的关系还好嘛?” >%l:Dw\A:  
我说:“这个俩它就包含有、只有、唯有、独有。” *t]v}ZV*  
女儿:“你好!我们大家就是明白人,我们今后好好合作。” /e(W8aszi  
我说:“是!我今后奋起千钧棒。” dWUUxKC  
一号男士把中巴车司机带回来对我说:“是这个中巴车司机,他承认了。这个来回的车费去了五十,我们一个一半。” h;nQxmJ9  
我说:“无所谓,拾拾块钱,说得那么严重。” /?U!y?t&@  
一号男士:“就这样一个一半。” &(7$&Q  
女儿:“要得,一个一半。” 6]ZO'Nwo  
我微笑:“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五十元钱中,我要出一半。” }LQ\a8]<  
他一家人围过来说:“是!要得。” ^/<|f,2  
我一笑:“要是这个事——,要是能告诉天下的人——的话,我,再拿五十给你,怎么样。”我瞪着一号男士。他们先瞪着我,然后他们又相互对视。僵持了一会。我冷眼瞧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了。 H`gb}?9R  
q<EEb  
062  我店里  # V]m^7^m3  
国益:“鲫鱼!有时间我还是要练写字,字写好点自己都要高兴点。” z'*ml ?  
我说:“凭你这句话你写不好字。” wx./"m.M  
国益:“为什么?” ey*,StT5a  
我说:“因为你说的是有时间要写字,我说的是你要写好字,就肯定有时间。” RW)k_#%=  
贵申慢步进来,我忙说:“你好!”微笑着。“欢迎光临!” il7 !}  
贵申眉头一皱:“哟?我干啥呢?我就忘了。” h%u? lW  
我说:“研究酒文化。”国益在写字。 \/pVcR  
贵申:“我研究啥酒文化,我儿子把我的家产都搞干净了。” VB}PNg  
我说:“干净了啥意思,你喂的是儿子,不会吃亏?” WReYF+Uen  
贵申:“还不吃亏,可能要关两年。” lrM.RM96  
我说:“关两年,现在很多学校就是封备式教学。送孩子求学是要钱,要获得别人的东西,也该出钱。” Tey,N^=ek  
贵申:“我那个是去造死,被公安机关逮了。” _:/Cl9~  
我忙:“你不是还有权力嘛?” NXC~#oG  
贵申:“我那点权力还无能为力。不过我会努力找关系,要说的话都是孩子,女方也有责任。关系我还是有。我想我能摆平。” bqf]$}/8k  
我去拿了一瓶他上次买的那种酒给他:“这点事你就明白了,这瓶酒你拿去研究研究。你儿哇子这点事,小事一滴。我,鲫鱼都摆得平这点小事算啥。” -Ihn<<uE?  
贵申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哎?”走了,酒没拿。 !$ J)  
我摇摇头,双手一撒开,憋着声音自言:“我喂的是儿,吃不了亏。” s\3Z?zm8  
歌词曲:《知道》 "cz]bCr8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S|u1QGB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dn%KMo2r  
[旁白] 下一集是我记录的,可能就发生在你的身上。 JXa%TpI: E  
字数统计  6907   %+OPas8C  
场次:057 —— 062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08-18
第11集 <&Xq`i/(  
*lO+^\HXD  
歌词曲:《知道》 S6X<3L`FfH  
EBLoRW=8ld  
[镜头] 一个大处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KL`>mJo$  
*[n^6)  
[字幕] 作者:廖政权 Km-B=6*QY  
6 -}gqkR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2Mda'T8  
($kwlj~c  
o[ 6hUX0tN  
fVM%.`  
062 我店里  # IjNm/${$  
fh~&&f}6  
我摇摇头,双手撒开,憋着气自言:“我喂的是儿,吃不了亏。” ld $`5!Z  
&[YG\8sxWa  
国益对我说:“你摆得平,你有啥关系?” g5 E]o)  
uk1IT4+  
我说:“你没搞懂不是。” T>c;q%A/  
iz'8P-]K>  
国益:“我咋没有搞懂,为了不判刑,找关系放出来,是这个意思吧!你能摆平啥?” }{lOsZA  
|6&"r&  
我说:“我能使他的孩子多教育两年,教育好为止。要不然出来又进去,出来又进去,人家公安部门还难得给他立案。” >V]> h&`  
>6aCBS?2  
国益:“你是个怪人,这种十多岁的哇儿,判几年什么概念?” s6qe5[  
{2V=BDS|?K  
我说:“思想问题不解决,流在社会什么概念。再说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国家不该不制订那方面的法律。” wv1?v_4  
[V1gj9t=,  
_Jx?m  
jP+4'O!s[  
063 新街副食  # );=JoRQ{  
1a%*X UT  
我站在我的店门口,又听见《新街副食》有人在吵:“嗨!我又去学学。”我跑到《新街副食》店前,是熊明生一人闯进店里,将店里的瓶装酒打烂,其它食品也弄倒在地 Xst&QKU  
CVu'uyy  
熊明生:“我50岁的人,我来偷你一瓶醋?我是小偷?你今天还要多少钱?” =L&_6lb  
eeuAo&L&  
郭大看到熊明生气势汹汹,有备而来。在一边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Hy"5gUA  
7!Fu.Ps >  
熊明生气愤:“昨天,你们诈了我的钱,今天你算一下,要多少,我拿得起!”说道从兜里摸出一沓钱,全是壹百元一张给大家看“我是小偷?我50岁了,变成了一个小偷!老子整个家族都没有一个小偷,都没有一个人蹲监的,我来偷你两三块钱的东西,嗯!大家看,我手里拿的是草纸!”  M3u[E  
r+\it&cW+  
来了一辆警车。司机:“把他弄上来就是。”从车上下来两个大男人,从我面前经过,没有说话,在熊明生左右,牵着他就上了警车。有十多个人在看。 u V=rLDY  
vk.Y2 :  
[画外音] 唉!这两个人,像喝了酒哦,话也不说,一个脸绯红。走我面前过是那种味?还是有种杀气哟?(吆喝)嘿!嘿嘿!同志们,有戏看。总有一天要见面。* A#LK2II^  
Sr%~ 5Q[W  
u;1#eP\;  
oKzV!~{0M;  
064  我店下午   # (#\3XBG  
/xj'Pq((}p  
我中午进货回来,小解放车拉了一车。国益忙着下货,干起了劲,干出了精神,货下完了。我看她那股劲,我高兴:“谁说女子不如男呀!我看人类发展到今天,女性不只是顶半边天,这句话迟早要改写。” 2!{CNt.-  
*N< 22w  
我跟国益都在认真清理货。工商所的一群人出现在我眼前,急忙拿出证件,检查我的货。我说:“你们好,欢迎光临。”他们勉强地点了一个头。我拿出进货发票给他们看:“你好,我这里是今天的发票,过去的我们都存着。”他们不说话,忙着看。 |hOqz2|  
l$)pCo  
[画外音] 哦?哦,可能他们在哪里受了委屈。哎!他们的工作还是不容易,为了百姓的权益不受到伤害。不容易,不容易。是我,我没有那个才。我还想提几个问题,算了,不麻烦他们。嗨!我先该说领好,欢迎加光临,不知是否能使他们一乐。 * Im+<oZ  
7MZBU~,r  
执法者:“你,要注意到,不能销售假冒伪劣商品,食品是人命关天。” B?`Gs^Y {z  
:Gsh  
我说:“对!我都不好意思说,太麻烦你们。我做生意不久,望你们多多光临,提高我识别的真假能力。我有假货一定能找到源头。” c3W9"  
brx 7hI  
检查者检查完后:“我们走了,要注意点,要有防假意识。” }:<`L\8q\  
XP'<\  
我诚恳地说:“谢谢!以后请多关照。好!慢走。” 'APtY;x^{  
-< D7  
国益不高兴:“嘿!注意点,什么意思?我觉得他们该培训我们经商者,如果一个经商者不能识别真假,他注意什么,怎么注意?拿双眼盯着它?废话。” PxfWO1S(  
x-27rGN  
我说:“嗨!国益,你说这点还不错,应该有个部门负责。其实也不难,他来查我们,多来几回,我们就学会了噻。要我们每一个店都不进假货,假货就没有市场。” [bM$n m  
Ao?y2 [sE  
国益热情的给我倒杯茶:“来来来,鲫鱼,你喝茶。”我心理乐了“我跟你讲个故事。上午有俩口子,就在我们门口打架,你说是为什么?” mnzB90<  
CgT5sk}  
我说:“我咋知道是为什么呢?” EBQ,Ypv  
?uAq goCl  
国益积极热情:“我给你说!天下居然有这样的道理。这个媳妇居然不认他的老人,婆妈来了,男人去买了两根猪蹄回来,媳妇不高兴,就打起来了。我看到男的好凶哦。那个女的也凶,他们真的下得了手?不过那个女的也真是,你还不是看上她养的那个儿子,儿子都看上了,把妈当成了仇人,实在不该。” k'6x_ G  
JnE\z*NB  
我说:“后来呢?” aM5Hp>'nI  
/OD@Xl];K  
国益:“后来110来了,你又不在,我就没有时间去看。” Zjkg"  
MA,7 |s  
我来回走了两步,向国益请示:“国益呀!你好!我想今天晚点去看一下,我原来认识的一位老前辈,姓徐。他快90岁了,他的文化之高。他那个年龄的老人,不只是国内,就是其它很多国家的历史,他都说来条条是道。他所看了的书,要一间屋来放。” Oa-(Xp,n#  
4+B&/}FDLo  
国益:“好嘛!去了回来又跟我讲一遍你的感想。” AA XQ+!  
!NO)|N>  
我说:“是呀!他还会日语、英语,还会武术、气功,在我心中的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老人。这是中旬,天气又好,晚上应该是大月亮。国益,当年我好想认他作师父。” z3p TdUt  
D[0g0>K  
国益:“好哇! 能与一个自己尊敬钦佩的人多相处,学点别人一技之长。鲫鱼你有出息。”我感到好笑“唉!大月亮,是小路,有多远?” 7v V~O@JP  
!@T5](zV  
我说:“多远?三公里路该有吧。在农村。” _F`RwBOjs  
aa&\HDh*  
国益:“那你现在都去,嗯,要不你明天去嘛!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己经很累了。还是要给老人一点东西。嗨!你如果今天去,就早点,现在就去。” r:5u(2  
H'?dsc  
我说:“这个老前辈,我每次见他,我都有新的收获,他总会讲一些人生哲理。他说了个——人生在世为何因,只为调合气与神;开天劈地人长在,一生一世宇宙存。”我乐着“你看人家这种心胸,洒潇人间。” _)MbvF  
Ja{[T  
国益:“我是说你去。” :,Mg1Zf  
]SG(YrF  
我轻轻地唱道:“谢谢你,给我的爱,没有一点你不关怀……” ?U(`x6\:  
M5c~-}Ay  
来一位中年妇女,中等个,短发,提一个大包,站在我门口微笑地张望。我说:“请问需要点什么?” &'oZ]}^ 0  
XG01g3  
中年妇女:“我,我要买点零药。” l@`Do[  
Fm4)|5  
我说:“哦,就在隔壁,”我笑着,“来,我带你去。”我把她带到了黄氏诊所。 Z^O_7I<5E  
tWaM+W  
4#lOAzDtv  
0YO/G1O&  
065 黄氏诊所 ## !z2KQ 4C  
Pzte!]B  
我一进门,一个近二十岁的女子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你的脾气怪,我的脾气还更怪,你有好怪呀!在怪的我都见过。” DC(u,iW%6  
3gs!ojG  
黄医生:“好好好!听你的,吃一天的药。” 四十多岁的男人只看了女儿一眼。 #j4RX:T*[  
dO4J f9)  
我为了缓解一下气分:“黄医生好!” ?H!QV;ku  
(?1/\r  
黄医生:“嗨,请坐!”黄医生开了一张处方给吕护士。 b<j*;n.  
v9"03 =h  
我说:“谢坐!” BG/RNem  
:{%~L4$HI  
四十多岁的男人出了钱把药拿走了。女儿:“我不吃,你怪得很。你怪,我比你更怪。”气冲冲地走了。 :kvQ3E0  
84/#,X!=s  
我问黄医生:“他们是父女俩。”黄医生点头一笑。 rC6@ ]  
*d:$vaL  
中年妇女:“我还是要坐一下。” aX? tnDv  
cG{  
我玩笑到:“你看,你在我那里,我都没有喊你坐,真对不起。” @4$la'XSx  
5YLc4z*  
吕护士倒了一杯水给中年妇女:“你喝水!” -fOBM 4  
}O2P>Z?V  
中年妇女乐着:“谢谢!”叹了一口气。 m`n#Q#6  
ON"p^o>/_?  
我看着她的大包,玩笑到:“嗨!你出征了,带那么多东西?” |Rz}bsrZ  
=69sWcC8  
中年妇女:“对!我解放了,今天跟儿,儿媳妇说好了,我每个月出500块钱,他们请人带孩子,我这个老娘带不好,他们要科学喂养,我出500快钱给他请人带孩子,老头负责给儿媳妇买养老保险。”我瞪着她“管他们的,我们反正都不对,我老俩口过我老俩口的生活。” r9p ((ir  
F <{k~   
我说:“你儿媳妇现在生活呢?” =-avzuy#  
W>u{JgY  
中年妇女:“人家靠男人,我儿有两千多一个月。我们只管自己。” rpEN\S%7P  
L#fK ,r8  
我好笑的对黄医生说:“嗯?当年的貂婵、西施是靠什么生活?” w,t !<i  
v=DC3oh-  
黄医生:“没有去研究过。”我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就离开了。 K1p.{  
;_0frX  
nuw7pEW@?  
X2{Aa T*M  
066 《新街副食》  # 3E}j*lo  
c=aZ[  
《新街副食》又围着一群人。熊明生拿着一张字纸在读:“郭大老板,对不起,我偷了您的醋,还摔碎了您的酒和其它东西,我认赔,请你原谅我。我从此不再来闹事。求您、求你们、求大家原谅我。检讨人,熊明生。” V6B[eV$D  
uc LDl  
老板娘忙:“你以为我们是那么好欺负,我老公都说了,这条街的天上地下都是我们说了算。” Oq(FV[N7t  
'-#gQxIpD  
仍然是上次的警车,上次那位司机,胸有成竹:“郭老板,损失了多少?” aHPx'R  
5U*${  
郭老板显得稳重:“给我摔碎了的货有一半,损坏了的货有一半,我完全有清单。受损的货堆一起,影响了我营业。还有汽车运输费,人工费,墙体污染还要处理一下。共计是二万五。” (unJwh{7Q  
0JhUncx  
熊明生:“我,我的那两千多呢?” O[ ^zQA  
KYFkO~N  
开警车的那个司机说:“上交国库。” ?^: xNRE$j  
=7U 8`]WA  
我旁边一个人,30来岁,矮个子,瘦小,短发,穿一件旧的军干服和一双烂的解放鞋,没有穿袜子,牙齿上敷满了残留的食物,说话时鼻音重。这个人在自语:“上交国库,明生大哥,你怎么了?你犯了哪家的王法?” oJEjg>%n  
2<5s0GT'/  
我忙招呼“嗯!老兄,你贵姓?我都看了三次了。” 2qUC@d<K  
q9c:,k  
30来岁的矮个子瞧了我一眼:“哦!我叫宋明富。他们都闹了三次呐?” h+h`0(z  
-kd_gbnr3  
熊明生叹息:“我认账,没法了,我出,我想办法拿。” 9 &~Rj 9  
xI7; (o"  
宋明富双眼盯着熊明生,在自言:“大哥,你还是流的我们宋家的血,虽然前辈把你带出去了,我们平时没有来往,这事我还是要管一管。” T7=~l)I  
"7pd(p *C  
熊明生叹气:“我三天内给你拿来。” 5/v@VUzH  
el*C8TWlw  
宋明富自言:“还只好我来管一下这个事。” KF|<A@V  
vb-L "S?kC  
[画外音] 哈哈!济公?* +1 H.5|  
L\8 tqy.  
rHu  #  
9N|O*h1;u  
067 去徐成华老前辈家的路上  # `Y-uNJ'.N  
KL!k'4JNY  
我一路上自乐,我快步走过一个弯弯的农村小路,我哼着:“我想唱歌就不敢唱,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高三啦还有闲情唱,妈妈听了准会这么讲。高三成天都闷声不想,难道这样才是考大学的模样……”乐着低声高呼“徐老前辈人,您好!” eP-q[U?$n  
4_J* 0=U  
画外突然传来:“抓住他,抓住他。” EXg\a#4['  
 mQBq-;  
我抬头看没人。回头看,两个高大魁梧的壮男,离我不足一百米,在使劲地向我要走的路跑来。我再往远处看,离我一百多米远,有两位男士,一边追,一边喊:“入室杀死两人,抓住他!”我瞪着追者,他们没有警服。又从追者口中传来“不站住我开枪啦!”‘啪!’一声枪响。我左右一看,没有其他人啊? (1%u`#5n-N  
"0+_P{w+  
我自语:“真警察,真的敢杀人,别是在拍戏哟?哎!我要是有功夫才好。”在我前面十多米的路中,有很多拳头大的石子。二犯晃着刀,指着我。我跑到石子处,站在路中间。我眼一眨,他向我扑来,我往下一蹲,第一位高大魁梧的壮犯,从我头上飞了过去,扑在地上。第二位又猛地跑到,我只是右脚往前一伸,吐出一句:“我算什么?”两位都被绊到在地。我站起来。 +?[TH?2c+  
 W *0XV  
[画外音] 嗯?你二位起来,是我就只有拼命跑。  * #IA[erf:  
.6+j&{WNo!  
我看他们一动不动,我说:“对不起。嗨?难道我是替天行道?”我看他们起不来了“怪了。” k/=J<?h0  
m:d P,  
第一位追者到了,喘着气,先对我伸大拇指。随后拿出警察证给我看。我说:“谢谢!” ZwB< {?  
%N7b XKDP  
喘着气的警察:“谢我干啥……” )~v`dwKj;  
F$ShhZgi  
我说:“谢您为民除害。” Z,)4(#b =  
ExeD3Zj  
第二位警察喘着气‘拍’我:“你行!” p:Ry F4{b2  
C]414Ibi  
我看二犯扑在地不动,我对警察说:“你们二位中等个子,追他们难。我矮个子更追不上。” o}$uP5M8q  
$9+|_[ ]v.  
一位警察拿出手铐,另一位警察:“给他铐上。” mSLA4[4{  
S&/,+x'c|  
警察抓住一犯起来,犯者带有胡须的脸上,满脸是血,下颌骨扑断开了。警察看了我一眼。又抓另一位起来,满脸又是血,额头中间一个洞。警察又看了我一眼:“带走。”陆续来了十多位群众,看热闹。 ezimQ  
@)#EZQix  
我又向徐老前辈家走去,自言:“我怕啥?未必我还有错?懒得管它。”又到了一个山坳。一位老人,中等个子,花白头发,挑一挑大粪。我说:“老人家,我很少挑,我挑一下好吗?” i<0_sxfUD  
= N&5]Z  
老人:“不!挺脏。小伙子,你哪里去?” GO?hB4 9T  
W#)X@TlE  
我说:“我还要走两里路,到徐成华家。老人家您70岁了吗?” Ur]/kij  
LSo*JO6  
老人放下担子,哈哈一笑:“我76了。” r<'DS9m  
<#J5.I 1  
我说:“来,我给您挑一段。我会挑,不会给您弄掉。”我挑了一段,满头是汗,放下了。 ^GAJ9AF@(  
(ix.  
[画外音] 哎!对不起,我真想给您挑到终点。哎,我的气力还不如古来稀的老人。 * qx b]UV,R  
i4,p\rE0  
老人吆喝到:“手里拿起扁担嘛,嗨哟嗨!” R`cP%7K  
d]] z )  
我哈哈一笑:“老人家,您真潇洒。” )Xjn:  
 f\<r1  
老人说:“谢谢你,小伙子。”老人又轻轻的挑起大粪走了。 IC0L&;En  
 l(?B0  
[画外音]  哇!如果他是一位财主。如果他是一位人民赋予了权利的人,有76岁,是个什么样的身体,还很难说。能生活到76岁,还能挑50公斤,能生活在大自然中,潇潇洒洒,值!如果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到处游玩,不自立,要人伺候,又怎样呢?嗨!也好理解。一个是认为是享福,玩资格。另一位是在大自然中,自由的潇洒,快乐着。千金难买身心健在,有钱难得自身安乐。(自乐地笑声。)老人家我羡慕您,再有20年您还能挑。  * W[8Kia-OD  
q-JTGCFl  
^[?y 2A:  
]01`r/->\  
068  徐成华老前辈家   # ?:;;0kSk  
X=sE1RB  
我走在徐成华家门口喊:“老前辈,徐老前辈。”没人应,我慢慢地进屋,老前辈躺在一间不卫生,简陋的房间里输液,一位30来岁中等个子的女性在看着他。我说:“医生好!我是徐老前辈的朋友,他怎么呢?” n8,%<!F^  
YgEd%Z%4  
女性:“输点液。”  Q6 *n'6  
uI,*&bP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徐老辈说:“徐老辈我鲫鱼。”老人眼皮动了一下,没有睁开眼睛。我也高兴,他能听出我的声音“对!对!我是鲫鱼。老前辈!不关事,输了液,慢慢地就会好。” %jAc8~vW?  
P0UR{tK  
老人有气无力:“倒茶,倒茶。” (F'~K,0  
#8d#Jw  
我说:“老前辈!倒了,倒好了。”我小声对那位女性说:“您是医生,这家里人呢?” 4gZR!J  
QKk7"2t|  
医生:“四叔一早就出去打牌……” Xk^<}Ep)c  
j1JdG<n  
我一急:“那个牌你去打它干嘛?” ,|O|gh$s  
m]++ !  
医生:“不是打它,是去玩,玩麻将。” 9&4z4@on  
_K>YB>W}7  
我说:“哦哦哦……” Pu|3_3^  
u"1Zv!  
医生:“幺叔我一直没有看见。” ZncJ  
gCY%@?YyN  
我感到有点奇怪:“那大叔呢?” g/6>>p`J  
^6(Nu|6\@  
医生:“大叔说工作忙,没有时间。” ic(`Ev  
qzt.k^'-^  
我自言:“未必教授工作的时间都更长?嗨,教授都没有父母?未必他的老人没有留恋的地方,是怎么回事?” vle`#c.  
a*(,ydF|L  
医生:“我上午就来的,家里没有一个人。” >#Ue`)d`aY  
6O0CF}B*  
我有点吃惊:“啊!有个万一呢?您,输了几天液?” $;VY`n  
9AP."RV  
医生:“就只有今天一天,我是这个村的护士。是幺娘来卫生站说,躺了一个星期,不吃不喝都三天啦。我们站长来看的。农村的医疗工作,是有很多具体问题,按规定是不能这样输液。一是医疗条件,二是病人的治疗意识。尤其是老年人,打两天针,吃两天药,不见好转就有放弃的意思。所以在这种简陋的房间里输液,是不规范,但我们也只好具体情况具体处理。”小声“不用点药又怕家门亲戚说闲话,又怕死在外面不好。” >e M> Y@8=  
@ebSM#F?  
我说:“病人需要辅助检查嘛?” we&D"V  
RfQ*`^D  
护士:“我来就把大小便和血,送到市医院他大儿子那里了。不过,一会送去的人带了个信回来,大叔说的不必要。” =-E%vnU  
k]=lo'bF4  
我说:“不必要?哎!大叔是主任医师,正教授级哦?” I78Q8W(5  
 :X 9_~  
护士:“是呀!起病都给他说了,一直没回来。一大家人,四个儿,我连病史都问不清楚。我也没法,只好输点能量,补充点电解质。” l*b0uF  
:'Tq5kE  
我说:“是万一拜了,家里人都没有。”  Sr+ &  
|`O210B@  
护士:“是呀!” 1 Ay.^f  
UxvT|~"  
我心理难受:“好,辛苦您了!” Dj{=Y`Tw  
|\N))K-2D  
一会大叔回来了,他天庭开阔,地下方圆,戴着眼镜,咋看都是一个当官相。他跟四叔、幺叔一路进屋,坐在离病危的父亲一墙之隔坐着聊。 h 2C9p2.  
G,XUMZ  
四叔:“我今天有两盘都只差一张牌,就自摸三翻。那两盘我自摸的话,我得赢好几十元。明天我一定把这几十块钱赢回来。”我傻在一边。  8s>OO&  
$rH}2  
[画外音]  哇!四叔您每天、盼天、成天都在干这么‘伟大’的事啊?在为几块钱奋斗,在为几十块钱高呼?您一星期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打扫一下屋就万难嘛? * h F *c  
8Oo16LPD  
大叔:“昨天,一个老板,请我去钓鱼。我每一次出去至少都要钓30斤。昨天我都钓了30斤。我屋顶上的大池子,就是修来养鱼的。我最喜欢吃鱼。出去钓鱼的时间都很紧,上午钓鱼,下午,哎呀!老板都要安排两个人来陪陪。我今天就是挤出时间回来看这个老太爷。” n!%'%%o2v  
OLyl.#J  
[画外音] 这些话我听到好别扭哦?咋就不像一个教授?嗯!您在市医疗行业是很有名气的人,但听您这两句话不像是人话。我敢说您最多坐半小时,您就要走,而且您不会去跟您病危的父亲看病。我看您能去喊一声都谢天谢地。  * nBGcf(BE.$  
c_FnJ_++f  
矮小不讲卫生的幺娘,从另一间屋过来:“大哥您回来真不容易,老汉起病倒床一星期,都三天没有喝口水。有事问大哥,长哥当父。” 0'~Iv\s  
wUcp_)aE|  
大哥自豪:“我知道这几天老太爷难过,很痛苦。我知道,今天早上,我上班一开门我就写了一首藏头诗,在我办公桌的台历上。嗯! uZ8^"  W  
G2 !J`}  
‘老汉疾病儿心头,’老汉得了病我们当儿子的,心头肯定难受噻,尤其是我老大,很多事我要晓得,我们都希望老汉长命百岁噻。 C}Ucyzfr,p  
?OF9{$m3?  
‘太多疾病无法收;’哈哈! 九十岁的人,各器官都有可能出问题,只要有一个器官出问题,可想而知,治疗起来难度之大。 _BHEK  
E_T!|Q.  
‘爷子一生多快乐,’老爷子这一生值,他那个脑壳,两个人都给不了他,装了好多东西哦,国外的历史他都知道得不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2B"&WKk  
\IZY\WU}2  
‘好到阴间更自由。’咱们当儿的就放心了。阎王老爷都欢迎噻,你看我随便一写,就是一首藏头诗。‘老太爷好。’哈哈!我们给老汉的全是良好祝愿。” w|c200Is}e  
BhhFij4  
四叔:“哈哈!你看这些东西,大哥完全知道。” 3OFI> x,h  
-iKoQkHt  
大叔:“所以你们送来的大小便和血,没有必要查。”四叔点头“今天上午有老板请我吃饭,我都没有去,还真对不起人家,没有给人家的面子。其实吃什么东西哟?要送我点礼才是真。我明年退休,我给我儿子买了两套房子,哪里来钱? 都是收来的。我儿子再有几天就要从戒毒所出来,我就把我给他存的一笔钱给他。这次我儿子才是彻底地戒了。前两次他决心不大,这一次是彻底地戒。我这个当爸的任务就完成了。等到我动不了的时候,我的儿子就该伺候我了。我们就是要有长期打算。” HQ]mDo  
;dPaWS1D  
[画外音] 我要重新打开我地听力,使之听得最清楚,使大脑记得更牢。我要重新打开我的眼睛,使之看得明,都储存在我脑子里。打开我的嗅觉,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能嗅出你的味。惭愧。  * eh> |m> JY  
:9av]Yv&  
大叔自豪:“这样吧!我走了,有什么下次再谈。”大叔起来转身就走。我像双眼放出毒一样地直射他。他一步一步地走了,没回头。 K4jHha  
i@.Tv.NZ  
[画外音] 大叔!您回来干嘛!您为什么不看一眼,躺在您坐位一墙之隔,90岁,生命危在旦夕的父亲,问一声父亲好?喊一声farthev (父亲)您会少块肉?您给儿子买了两套房子,受贿或敲诈来的钱,又给儿子吸毒。还从戒毒所出来!大叔呀!您90岁那天会是什么结果,您能活到90 岁嘛?还教授。一个弱智媳妇,在平时都还知道给婆婆妈蛋糕吃。这一大家人是怎么回事?我也没必要给他们的钱。  * %~PcJhz  
\ c4jGJ  
我握着徐老前辈的手:“老前辈,我是鲫鱼,我走了。”奄奄一息的老前辈,睁了一下眼,流出了一滴泪水,闭上眼睛。 Mq)]2>"v  
m..ajYSQ  
[画外音] 我搞不懂这一切。我看了这一切该如何去想,向他们学习,学习哪一点呢?我怎么没有看出他们的优点来。如何去做……世上还有这种人。 * 5m 0\ls\  
z1Bi#/i  
iibG$?(  
Jx.f DVJ  
069  从徐家返回的夜晚   # SUUNC06V  
Z&n[6aV'F  
在满天星星的陪伴下,我一路在思索,走在一个农村无人的山坳,自然的停下了脚步,两块嘴皮嘣的一声:“同志们!仔细听。……” LIcc0w3  
L\2"1%8Wj  
歌词曲:《知道》 .]vb\NBK7  
Ku ,wI86  
[旁白] 呵呵!怎么样,该是发生在你的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A]|w1nq  
Vg NB^w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gq?7O<  
@R5^J{T  
[旁白] 下一集是我记录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jZtm  
 tKV,  
场次62——69 }<^mUG  
-FJ3;fP&  
第12集 F%6wdM W  
7su2A>Ix  
歌词曲:《知道》 O]tR~a  
56)!&MF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I#2$CSJ  
VZt%cq  
[字幕] 作者:廖政权 F- -g?Q^  
h,$CJdDY]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XByY5  
=H)]HxEEM  
q7lC}'2fu  
B6dU6"  
069 从徐家返回的夜晚  # =W7-;&  
xF{%@t  
我大声道:“同志们!仔细听,尊老爱幼记在心。教青年,有良心,长大要供父母亲。积钱粮,造新房,连忙为儿说新娘。这家问,那家访,……嘿!”我瞪着眼自语:“嗨,我在吆喝啥哟?”我又不自主的边走边唠叨着:“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在心窝里。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在心窝里……” sAc1t`  
>bWpj8Kv  
070 《新街副食》  # w#)u+^-  
564L.^$@|  
鞭炮响起,我又去学习学习。郭大老板拿着一张纸,红着脸在读:“各位顾客,各位邻居,各位朋友!上次熊明生先生,在我店,确实是拿一瓶醋在我店外看有效期。一是那天乌云密布光线差,二是熊明生先生视力不好。因为店外光线要好一点,所以熊先生就拿到了店外去看。是我没有把事情弄清,就出手打了他。现在我当众为熊先生道歉,请求熊先生谅解。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我在这里放鞭炮,是向熊先生诚心道歉。我原来收了他两千捌百多元,现在退还,并对他造成的经济损失等,给予补偿伍千元。请求熊先生原谅。我向熊先生鞠躬谢意。”郭大老板向熊鞠了一躬,又向几十名围观者鞠了一躬。 "0%K3d+  
MOh&1]2j5  
宋明富,仍然是穿的是上一次的衣服,指着郭大老板:“是,是打他呀?你,你那个‘他’是指的谁?” &I=o1F2B)  
:vIJ>6lIR  
郭大老板:“对不起,我打了熊先生。我错了、我对不起、我道歉、我补偿。” ' *XIp:  
$k )K}U  
宋明富:“你,你收了别人什么钱,给,给大家说清楚?” DM v;\E~D  
du }HTrsC  
郭老板:“我收的是熊先生的钱,是违法的钱。求熊先生原谅我,原谅我。” w5y.kc;  
> .}G[C  
宋明富:“你要当众道歉,说清楚,不,不然还说我们欺负你。” 82r{V:NCK)  
@G#`uoD  
郭老板:“不是不是不是,是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我道歉。” H/[(T%]o  
S9[Up}`  
熊明生还感到有点过了火:“不说这些,不说了你们把我的钱退了就是,我不要你们的补偿。” K4NzI9@  
p8F$vx4,  
老板娘提着二袋有烟、酒、茶之类的东西忙:“熊大哥!请您原谅,那天是我不好,以后您要什么来我这里来拿就是。这包您拿上,就是我们给您道歉。” ss|n7  
A1zV5-E/  
[画外音] 哈哈这是演的什么戏?有意思!比电视集都好看。 * ;''S} ;  
W89J]#v)k  
熊明生:“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东西。只不过那天是我赶一个朋友的车,才进的城,要不然我买一瓶醋需要走这么远?” : SD3  
EX3;|z@5;  
老板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不好,是我不好。” c*> SZ'T\  
f=MR.\  
熊明生:“那天光线不好,我买一瓶醋也没必要拿眼镜出门。所以我就拿在外面光线好的地方来看一下有效期。” 5adB5)`  
h<2O+"^  
老板娘:“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您。请熊大哥原谅。以后您需要什么,到妹子这里来拿就是。” .hXdXY  
F{aM6I  
熊明生:“这事就这样了,不再说。我在这里要影响你的生意,我走了。” ;yH1vX  
DV/P/1E  
AiO29<  
^dR5fAS  
071  离开《新街副食》到街道散步  # `jb?6;15  
B/Lx,  
宋明富:“大哥!我们就这样原谅他小子呐?”我就无意地跟在了他哥俩后面。 Bk 1Q.Un  
56m|gZcC  
熊明生:“我看他多可怜。” Dg@>d0FW  
CV 4r31w  
宋明富:“大哥!虽然当年大叔死,大娘把你带到了熊家,你不还是流的我们宋家的血?平时我们少来往,今天你这种事我都不管嘛?那天我给表姐打电话,我也是实话实说,喊她了解一下情况。我们宋家祖上都没有一个偷东西的人。就算是偷了一瓶醋,他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一直认为那天的公安是私人行为。他开警车来,把你带走,收了你的钱。晚上表姐回电话,的确是私人行为。你那两千块钱做了好事。” +aV>$Y  
a$FELlMv  
熊明生:“我是很生气,我们宋家、熊家就没有一个人有污点。轮到我五十了,我还去偷一瓶醋?” @B~/0 9  
#Qy*zU#9  
宋明富:“他收了你两千块钱,性质就变了。他们没有上交,如果我们这次不原谅他,嘿!三个小子的工作,就给他搞掉。表姐是市法院的中层干部,表姐哥是市司法的中层干部。嗨,我再笨,未必我打一个电话都难得到我?这件事是我跟郭大商量的,这个结果是最好的,有社会效应。不照我的意思办,他三小子的工作就要搞掉。他不知道恶人更有恶人收,恶人也怕王法磨。嗨!这个办法最好,我们百姓就是要亲眼看到,这种社会效应。” L$@^EENS  
VA)3=82n  
[画外音] 嘿!恶人还有恶人收,恶人更有王法磨。好好,好。 * $[[6N0}*:  
y^hpmTB3"  
@"kA&=0;|J  
Cr4shdN34  
072  在我店里    # PFG):i-?  
&.=d,XKN  
国益给我一张订单微笑道:“亲爱的鲫鱼先生,请你送货到大房子村,常幺叔收。” vp4!p~C{  
RE oFP;H~  
我笑:“国益,你今天高兴到了极点,是吗?未必获得了你的人生之道,养生之道?” KTBsH;6  
#R305  
国益微笑:“不是!刚才打来的电话,称你是先生。他听到是我的声音,他又忙说,你是国益女士?这个人话说声音大,精神好。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叫我女士。” ` B : Ydf  
Q++lgVh)E  
我说:“是呀!称你是女士,说明你是在你们女人的世界里,你还有一席之地,更好的为人做点事。是一个有作为有成就的人。这个称乎才是对女性最好,最完美的,说明这个人的文化非常高,非常有修养的一个老前辈。” /]F3t]FlC  
="d}:Jl  
国益忙:“人家都称小姐。” |M)'@s:  
#)GL%{Oa  
我说:“什么思想?”我只好一笑。 Br`Xw^S  
a+uSCs[C  
国益:“哦!请鲫鱼先生给他送40桌人的副食品。” QPg QM6  
brl(7_ 2  
我一想:“夏天,生日前一天,后一天。啤酒要30件,现在农村有事生活都做得很不错。嘿!国益,这个人是一个万年宽,我得请教请教他。” E<:XHjm  
blpX_N  
隔壁店子的龙大姐,中等身材,披着长头发,织着毛衣,站在我店门口:“国益,那两个进屋偷别人的东西,还杀死了人家母女俩的那两个凶手抓到了。” f7Y0L8D  
` .|JTm[  
国益:“该枪毙他两次!进屋偷人家的东西,都该定罪,还杀死人。是不是该枪毙两次,是不是龙大姐?这种犯了死罪还有余的人,应该对他的直属有点约束,他在犯法时才有所收敛点,减轻放纵的程度。以前还灭九族。” N7Kq$G2O  
V(I!HT5.W  
龙大姐:“这种杀人是为了灭口。” hiq7e*Nsb  
[EI~/#;  
国益:“那种事,一万个都不会有一个成功,我说这种人不是鬼迷心窍,而是傻。这种人在社会就不可能有他的藏身之处。龙大姐,还是我们女人好,我们女人坐牢的就少。” Q&+Jeji  
4<}!+X7m  
龙大姐:“就是嘛!报纸上说两个被抓到了。我听说有一个的牙齿都给他打落了;有一个的额头被打了个洞,住在医院里。” E Q 'L"  
= og>& K  
我一惊:“哪个说的?” SnIH6k0T_  
7 ~b=G  
龙大姐:“报纸上登的。” bn 7"!6  
x,wXR=H  
我忙:“你看到报纸吗?” 26M:D&|ZB  
su$IXI#R-&  
龙大姐:“很多人都在说。” 1Kjqs)p^  
SFu]*II;{  
我说:“他们说是谁打的?” tJG+k)EE  
 /!#A'#Z  
龙大姐:“报纸上登的,两个凶手被抓到。听说的是凶手现在在医院,有武警看管。” z''ejq  
4#Xz-5v  
国益:“这种人,还医啥哟,该当场枪毙,还减少点办案经费。”我瞪了国益一眼“是呀,反正他就是死罪。” M }! qH.W  
`;=-71Gn~  
我转过身,背朝着她俩。 n $lVmQ6  
NQGa=kXeJ  
[画外音] 这事跟我有关,我闯了大祸。会不会有劳狱之灾?咋办呢?  * 0h~{K  
}= wor~  
我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余哥的手机,我没有敢开口,余哥:“你好鲫鱼!你在哪里。嘿!鲫鱼咋了,不好说?” gKY6S?  
mr2Mu  
我说:“余哥!我……?” n=PfV3B  
@ze2'56F}  
余哥:“不好说吗?” +I-BqA9  
o ^ \+Ua  
我说:“余哥!您在学校吗?” /Wcx%P  
zfE8=d8U  
余哥:“对!” wPm  
$.kJBRgV*  
我说:“我现在就到学校来。” v*qbzW`  
c ?EvrtND  
余哥:“好!” M-@X&b m,S  
%b<W]HwA  
我说:“再见!”挂了。 7+hF1eoI  
o.A:29KoU  
国益:“你在余哥那里去?” ?..BA&zRk  
[UZ r|F  
我没做声,走出门后,回头:“是!” Dk^AnMx%_  
I{g.V|+ x  
国益笑:“你走了,我要偷吃东西哟!”我回到店里,开了一瓶饮料,放在货柜上就走了。 vJ65F6=G  
e6j1Fa9  
国益:“生气了,我说笑的嘛!” "Bf8mEmp  
F1@Po1VTD  
ct3i^,i  
}Kgi!$<aQx  
073  育才小学大门  # X#&5?oq`  
et 1HbX  
我刚到校门,余哥从门卫出来:“上面坐。” Ww-x+U\l  
~JL qh  
我点头:“余哥好!” lm4A%4-db  
Bo "9;F  
E"E(<a  
=cl#aS}e8  
074 二楼校长办公室   # =~O3j:<6  
+DSbr5"VlB  
走进校长办公室,余哥给我沏了杯茶:“咋了?坐噻。” ?:vg`m!*  
(1S9+H>g  
我带着怕字坐下,深呼吸一口气:“余哥!我闯了祸。可能是大祸……” :D}?H@(69  
LkeYzQH/l  
余哥忙伸出左手挡住我(不忙说下去)。余哥瞪着眼,眉头一皱,想了一会。舌头从上下口皮中露了出来。瞪着疲劳的眼睛一眨:“说嘛,什么事?” 4cm~oZ  
S-6i5H"B&  
我说:“前天下午,我到乡下去看一个老前辈,半路上听到后面在喊,抓住他。我听到响了一枪,两个凶犯离我不足一百米。那两个都高大,拿着刀。我哪里能治服他们?我看到前面几步远,地面上就有很多拳头大的石块,我忙跑到那里。第一位猛地向我冲来,我不知所措往下一蹲,他从我头上飞了过去。第二位又跟着冲过来,因为我蹲起在,就来不去想,脚就一侧伸,又把第二位绊扑在地。当时警察到,满头大汗,喘着气,先就给了我一个大拇指,拿了警察证给我看。后来把扑倒在地的两个凶犯抓起来,才看到他满脸是血,一个下颌骨扑断,另一个额头扑了个洞,都扑到了石块上。” %AgCE"!  
sYTToanA$?  
余哥拿起电话,拨了两个号,又轻轻放下了:“你这个事,不算什么,警察找你谈了话没有?” z\IZ5'  
(5^SL Y  
我说:“没有,听说报纸上登了,那两个现在在医院里。骨头断了,他当然要住在医院里。嗯,警察鸣了枪。” t9kqX(!  
P?U}@U~9  
余哥:“就这个事?” X=b]Whuv  
DC%H(2  
我瞪着眼:“是啊!就是鸣了枪,才激发我闯了这个祸。当时我还觉得自己挺能。” Gj([S17\0:  
<oWoJP`G  
余哥:“鲫鱼,你这没什么,退一万步,就是治了你的罪,我一样认你这个兄弟。难道我还分不清是非。但我乐观地说,你没事。这种现场对警察而言,是家常便饭。他们亲眼在场,如果你有过失,当时你就走不了。哦,两个警察什么年龄?” _~E&?zR2>"  
{r!X W  
我说:“我看他们都有四十岁了吧!” OW12m{  
y8KJoVP iM  
余哥:“对了,这个年龄的警察,难道他亲眼看到的,他还认不清是非?” RJ%~=D  
!5}Ibb  
我说:“警察把他们带走时,看了我一眼,试着想说什么,后来他也没有说出来。我没有看出警察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余哥,我是有意干的。” h{]l?6`  
6ZVJ2xs[%  
余哥一笑:“今天的中国人,都是毛泽东的后代,当然要用小米与步枪来战胜飞机与大炮。只不过最难的是要分清,什么是敌人、与人民为敌的人。‘警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要擒拿他,当然是有意。他拿刀,又高又大,是该有意噻。鲫鱼,我敢说,如果不是你在场,警察会直接向他们开枪。他们是怕万一伤到你,警察的工作跟医生一样,不能有失误,在他们头脑里一生都不能有一次失误。” S >uzW #  
8p7Uvn+m*  
我说:“余哥,问题是我现在想来,我在原地都可以绊他扑地。” b IcLMG s  
~d 7!)c`z  
余哥:“你是现在认为嘛,当时如果你不狠狠地打击他,不把他制倒,他倒地后仍能反抗,侧身捅你一刀。就算是一对一,他有凶器,你都没法。这里有一个法律尺度。”余哥微笑说“鲫鱼!你聪明,你聪明!你就掌握好了这个尺度。你可能并不懂这个尺度,但你把握好了,你真是无师自通。” S[{#AX=0  
myFj w@  
[画外音] 这样一说,我应该没罪?嘿嘿,管他那么多,自己先笑一笑。  * S-npJh 6  
0Oc' .E9  
余哥:“这样嘛,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事要么我都在想。是我小时候的事。一个60多岁的老头,住在自家的楼上。一天深夜,他晃到一个影子。他狠狠地一剑给它捅了过去。然后老头去跟村长说:‘我在家里刺倒了一个鬼,鬼还哎哟了一声。所以我就来给村长说一下。’ q[nX<tO  
mrX3/e  
村长说:‘你深更半夜,把我叫起来说鬼话,你喝了多少酒?’老头说:‘我喝酒从来就没有用秤称过,我不听到哎哟一声,我不会深更半夜来找您。哦……现在是……不忙我想一下……哦!我想起了现在是算深更半夜。村长,村长大人,您要把时间记好。’村长:‘你说的酒话。’老头走了。等一会老头又去叫村长:‘人命关天,麻烦村长去看一下,我不敢回家。’村长到现场一看,是本村的贯偷,已经没气了。马上上报派出所。你说老头他为什么先要无所谓地说给村长听。” 81fpeoNO  
WLQm|C,  
我忙:“为了延长时间。” J4#t1P@Na  
s"#JBw\7  
余哥:“对,就是延长时间,等小偷死在他屋里。你说老头给派出所咋说?” r t@Jw]az  
uo;aC$US  
我摆头:“想不到。” o^hI\9  
T+ey>[  
余哥:“老头说‘我起来小便,晃着一个鬼影,是鬼,谁都怕。我顺手拿起剑,有武松酒后打虎的劲,刺了一剑,哎哟一声后,我才想到是鬼也要哎哟,难道鬼也知道痛?我信不信都只有找村长大人’。” =r=[e}&9  
}#}IR5`=E  
我说:“是这样。” vFz%#zk>  
+p6cG\Gp  
余哥:“派出所问老头,你没有开灯?” Vj?{T(K1[  
c@u)m}V  
我认真地听,我想不到这个结果。 &4M0 S+.  
&1O[N*$e  
余哥看我听得认真,笑了笑:“老头还说,‘我刚起来晃到一个人影,尿我都吓回去了,我才急中一计,尿我现在都还没有撒。’这事传开后,全村拍手叫好。” gb 6 gIFq;  
,ry2J,IT7  
我说:“后来呢?” ':yE5j  
T 1m097  
余哥:“我关注了这件事很长一短时间。公安局多次问过老头。反正最后没有定老头的罪。二十年有多了吧?嗯,我不是要你狡辩,是所做要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要得民意、顺民意心,路就宽。否则是无路可走。这个道理很简单噻。日本侵略中国时,老百姓都知道舍身救国,呵呵,重兵在手,有飞机大炮的老蒋,却没有这个意识。一个无产者的毛泽东,唤起工农,把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使之埋葬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qA:CV(Z  
M`HXUA4  
[画外音] 余哥,到底是余哥,您这一说我轻松哪。真是广泛求师学,学问凭车载。* VR5$[-E3  
pgT{#[=>  
我说:“我能听到您这些道理,当然好哦!” ohusL9D  
|{cdXbr  
余哥:“你看那些把国家、人民的钱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的人,一家人搞臭了嘛?我老家有一个,能力比我强,当上了中层干部。后来起了贼心,把国家的钱拿起跑了,他以为天没有边。这种人的眼光也那么的浅。” ?qYw9XQYL  
"Q'#V!  
我说:“我要说的是他后来……” Hkg^  
*RUB`tEL  
余哥:“嘿!后来是妻离子散。我们既然都知道,‘人’,有七情六欲,我们就该把握好,给自己留根底线。明知山有虎,你真的就敢上虎山去?”微笑“我们人聪明,知道了人有七情六欲,那么我们就多一点众人喜的事,少制造一点忧不好嘛!” D4G*K*z,w4  
G{}E~jDi?  
我忙:“就是,一个人自由地活在世界。世界能容纳你,有劳动的机会,也有那么一点回报。自由,自在,加上一点仁爱多好!”我和余哥笑了。 )FT~gl%  
G%;XJsFGp  
[画外音] 这就叫,话投机;心情爽。* *'`ByS  
K:z|1V  
余哥:“妻离,还子散。二十年后他会感到值吗?有这么多经验告诉我们,仍然有人重犯。” KArf:d  
50rCW)[#  
我说:“余哥!就是把这件事公布于世,人人皆知,仍然有人重犯。” ~ bL(mq  
"@Ra>qb  
余哥:“是呀?嗯!你知道我这点家底,是怎样来的吗?” .ZxSJ"Rk  
DvF`KHsy  
我摆头:“不知道。” igOjlg_Q  
 L/%3_,  
余哥:“鲫鱼,你是我的知心朋友,我还没有给你说,我的家底是怎么来的。你应该知道。是呀,一个普通教师,从哪里来钱办一个学校?我的生财知道是—— 当时一个乡镇企业的砖厂要卖,亲戚朋友支持我凑了点钱买下。企业嘛,还在人家的地盘上,后来商量分期付款。一年后另一个老板要来买,正好又不准我们办企业。我就赚了二十多万。后来我又把钱投入到县上一家企业,一年多就倒闭,没有钱给我,就拿房子抵账。房子到手后我卖,又赚了几十万。我的钱就是这样来的。每一分钱都能查。我无所谓,我买了养老保险,到时候我全部交给国家。” n/p M[gI  
q_g'4VZv  
我忙:“不给儿子?” pA!+;Y!ZB<  
?fnJ`^|-r  
余哥:“儿子?养儿不如我,我养他干什么?我只能给儿子搭平台,学习深造的费用,家产我不会留给他,有能力自己创。一个没有能力自立的人,我送他百万,他也无法生活下去。”余哥乐道“别想那么多,走,出去参观我的学校。” *Mg=IEu-6[  
:QUZ7^u  
我忙:“好嘛!学习学习!” M7eO5  
cGsP0LkHC  
余哥:“啥学习哟,还客气客气。” 9V.)=*0hp  
v_{`O'#j^  
我们从办公室出来,遇上两位年青女性,都手拿书本招呼:“校长好!”余哥点头:“你好!” -g IuL  
S'Yg!KwX  
我忙:“您的队伍很不错吗?” #mk#&i3"k  
.N_0rPO,Kw  
余哥:“哦,来了一年。我对她们的要求是责任心。” aNn< NW  
pSE"] N  
8@6:UR.)  
~S"G~a(&j  
075  我跟余哥散步在育才小学操场   # J%j#gyTU  
\w^U<_zq  
一中等个子二十出头的女性教师,在给小朋友上体育课。口哨一响,有力,口齿清楚:“立正。解散。集合。立正……” LtejLCf/  
#(ANyU(#e  
我说:“余哥这就是你的队伍?我看像军训。咋安排一个女性教师上体育课,是体校毕业的?” 1swh7  
=!{}:An1$  
余哥:“上体育课就是要有那鼓精、气、神。要不,还什么体育哟,不白废了时间?在我的队伍里,没有小姐之称,女性更应该有气质。小姐,她是旧社会官僚,地主家里的仆人称主人未嫁的女儿。只是生儿育女,靠别人伺候过日子的女人。至少是没有其它能力,不是事业性的女人。现在外交上有这种称呼。” t8]u#bx"?  
uW Q`  
我说:“什么意思?” Zu&trxnNf[  
7dV^35 KP  
余哥:“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Q`r1pO  
5'+g'9  
我笑:“他们可能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词来用。国际上有时还是要闹笑话,因为他们也是人。” FY#`]124*  
RoJ&dK  
余哥:“是嘛!女士,就是一个很好的词!” -pg7>vOq  
>A2& Mjo  
我忙:“可能小姐这个词,在有的人听来要洋气一点。” 0qR;Z{k  
DrMcE31  
余哥:“是,如果我是女性,别人叫我小姐,那是对我的侮辱。” u7a4taM$d  
ce+\D'q[  
我说:“哦?原来如此。嗯?我看您的女士们这个天气都没有穿裙子。” mYa0_P%^  
1s!hl{n<~  
余哥:“在校不穿,出了校门我不管。” 2psI\7UjA]  
xx9qi^  
我说:“其它学校可能没有这个规定,女人是要爱美一点。” 0YIvE\-  
Pf@8C{I  
余哥:“哈哈?什么是美。要露出胳膊、露出腿才算美。穿裙子的人,不可能自始至终都给周围的人处在一个平面上,人的走动是全方位,在不同的角度,难免跑光,小朋友有好奇心。在我学校,我就要管她们的一点难免。” )v ['p  
Ybd){Je"z  
我说“嗨!您得尽可能的安排女教师上体育课?” yfuvU2nVH  
0W]Wu[k  
余哥:“是呀!小学教育的那点书本知识,就是那点123, 321。古人说读无字之书。我们要如何开发小朋友的智慧,引导小朋友们开动大脑。所以我爱重识小朋友们书本之外地启发。反过来,我们引导者也在其中找到乐趣,我都感到有了童心,自觉得年青了。我干这个工作,找钱不找钱,我都得多活二十年。” 6RzTSb  
(Dc dR:/=  
我说:“余哥!您干这个工作,是干到了相当高的一个档次哦。” uOm fpgO  
M|Z] B<_x  
余哥:“鲫鱼!世事如棋局局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我的体育课是考察每一位教师教学的重要一关。我尽可能地安排每一位教师都要上体育课,都要认真地上体育课。一个教师,每上一节课,你没有找到乐趣,你这节课白上了。我要我的女性教师,成为女强人,而不是一个弱女子。要有保护别人的胆量与气质,而不是要被别人保护。” :@YZ6?hf  
sA}=o.\j:  
我高兴:“您的思路就是要比别人高一个档次吗!有的学校的体育课就是放小朋友去玩。您的教师没有意见?” _(oJ8h(  
-C.eXR{s  
余哥:“我这样是即锻炼了我的教师,又培养了我的学生,人的身体是需要养育、锻炼。嗯!什么叫体育?” MPNBA1s  
X8?|5$Ey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这一问,我还回答不上。” .B>|>W O  
Mt-y{*6!k  
余哥:“我的理解,体就是身体,育就是养育、抚育、还有培育,用一些物理方法把身体调理好。把自己的身体通过体育锻炼,成为一个强壮的机体。这就是我的体育。至于那些以名利之战而自身摧残的人不在我解释之例……” cUS2* 7h  
+ ZGOv,l  
我忙:“您会成立自己地体育体系?” 7.akp  
QT^( oog=  
歌词曲:《知道》 H${Ym BG  
Gs*ea'T)  
[旁白] 呵呵!你是屏幕的哪位。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哪块玉了吧! C|z`hNp  
Ig$5Ui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I+u=H2][2  
azOp53zR  
[旁白] 下一集是我记录的,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_);1dcnR  
%>24.i"l  
数字统计:  6757 sH+]lTSX6{  
:%!SzI?  
场次:069 —— 075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08-18
第13集 ly^F?.e-  
hW|t~|j#_  
歌词曲:《知道》 3mBr nq]j>  
yV`!Fq 1k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TuX#;!p6  
a Y{E'K=  
[字幕] 作者:廖政权 xorFz{  
ZPMX19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H:0-.a^ZS  
C \}m_`MR  
*h]qh20t  
fzw6VGTf  
075 我跟余哥散步在育才小学的操场  # ~L4"t_-  
I80.|KIv  
余哥:“那些以名利之战而自身摧残的人不在我地解释之例。体育也好,运动也罢都不应该把摧残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人都残了,为了名利还得继续干。我想物极必反。今天的体育、运动、奥运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是不是在强我体魄?总有一天,有人能改变这个现状。在我的队伍里,据我的观察我的教师工作认真,责任心强。不仅自己取得了经验,而且小朋友茁壮成长,我们当然有成就感。” m*["  
ZXr]V'Q?  
我说:“对!人就是在反复用大脑,眼睛往什么方向看,脚就自然往什么方向迈步。” Nz$O D_]  
z RsA[F#  
余哥:“我要人,要什么,就是要责任心。那书本知识谁不会,一个中师都熟。有一个问题,就是责任心。是不是一个人天生就有用?既然你要干这个工作,就得把它当成自己的私事来干,干出成绩,别人满意,还有自乐感。那才是万寿无疆。” t7-sCC0  
u,oxUySeG  
我感到学了不少,从内心发出了笑声。我微笑着。 P,wFib^1  
w.0.||C O  
余哥看看我,又点点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用的人,会不会用人?不是别人是不是人才,是你会不会用人才。”余哥又挺自豪“走,去参观一下我的小朋友宿舍。” )bcMKZ   
*nC<1.JW  
我说:“好嘛!余哥,我觉得您的环境与众不同。” SQt$-<>4\  
h eh! cDK  
余哥:“我觉得有些问题还值得深思。我发觉在人的视野里,颜色跟人有一定的关系,不应该像书本黑白,墙体黑白,但我没有一个理论依据,应该有一个什么颜色的墙体。” $~ `(!pa:  
E+3~w?1  
我说:“我看到您教室里的墙体都有各种颜色。” e`_3= kI  
X0=R @_KY  
余哥:“对!那个我只是随便搞了点。” ~#j `+  
=+"XV8Fi,  
 $hN!DHz  
"5YsBih  
076  学生宿舍   # 4frZ .r;V  
4b<:67 %  
一位中年妇女在门口招呼:“校长好!” ?Dfgyz  
g:*yjj  
余哥点头:“您好!开下宿舍门,我看一下。”余哥侧身“能看到点什么,指点指点。” )qxL@w.  
4f/8APA  
我笑着说:“至少我能学到点噻。 跟您每一次见面我都有长进。”余哥微笑着指了我两下。 Cx@,J\rsQ  
3L;)asF  
一进门余哥:“好嘛。你是当过建筑工人的,有很大的建议权。欢迎光临。请指导工作。” iveWau292  
4w\')@`[jk  
我笑着:“余哥!您褒我呀?嗯!我有时还真爱挑点刺。” WSh+5](:  
G<>`O;i  
余哥:“好哇!这就叫指导工作。”我俩哈哈一笑。 5{j1<4zxR  
~6E `6;`  
我说:“您点三盏灯,不可以少点一个盏?” jsH7EhF{'  
yB,$4:C  
余哥:“我这个是低压电,安全电压,就算一万年有一次小朋友触到了,也不会造成伤害。灯的光亮度要差一点,我就多安装一个。” x^xlH!Sc  
7c5+8k3  
我说:“您的风扇呢?” 2mRm.e9?  
NI,i)OSEN  
余哥:“哦!我的风扇,由我们的生活老师负责使用。嗯,我的风扇晚上是放在室外。晚上室外的温度更低,就是把室外的空气往室内灌,把室内的热空气排出去,能达到自然风的效果,小朋友不会伤风。” U9[QdC  
R6eKI,y\"  
我说:“您的办法好,考虑得周到。所以我说在您这个范围内,什么东西就要高别人一筹。”我看到屋顶“嗯,余哥!您的屋顶太简单了嘛,用纸帖上就是。” .FYxVF.  
t}6QU  
余哥:“哈哈。简单?我这个要帖得相当好,不能有一丝缝,里面不能有蚊子、小虫。” .=G ?Zd  
g A+p^`;[  
我忙:“那么严重?” T"IDCT'z  
zy'e|92aO  
余哥:“我里面是自来水管,有很多孔,小虫去给我堵了咋办。” ^tF lA)  
(l+0*o,(  
我说:“您安来干嘛,起到空调的作用?” `(uN_zvH  
Og-v][  
余哥:“不不不。是这样的,一间宿舍,一万年发生一次火情,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失败。因为我怕,也因为我想到了,所以我就要去做,要做到我心中万无一失。办事情就是这样,你重视它,你所有的付出都值。其实一些高档超市和一些重要部门,都可以用这个办法。本来火警的专用水管就安到了家门口,是我愿意把它安装成这样,一旦出现火情,阀门一开全自动喷水。等你火警到,十有八九我的战斗就结束。这才是叫把损失降到了最低。嗯?上次电视报道,哪里的什么气罐四个,先燃了一个,随后三个燃起发生爆炸。” |mQC-=6t;Y  
qTz5P  
我说:“是,想起都有点可怕,这些我们也能想到,也能做到。他们是没有想到,还是有种侥幸心理,或者说这种意识欠佳。” Q k2*=BVh  
,&iEn}xG7i  
余哥:“是呀!我这里一分钟搞定。第一间宿舍安装好了,我们试了一下,火燃得最旺时,打开阀门,一分钟就搞定。上面我当然用纸来遮挡,供水时纸就没有用了,水能喷射到这间屋的每一个角落。阀门在外面,学校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开。” Ip0`R+8  
~zoZ{YqP  
我说:“这个是不是该消防员专用?” -n:;/ere7-  
NftR2  
余哥:“对我来说,我想到了没有做,叫思想僵化。一切要从实际出发。我跟消防部门说,它就同意了,就是它不同意,我用自来水管道也比不用好。” ^3C%&  
#TIlM]5%  
我说:“哇!要增加多少费用?” Y+C6+I<3  
FXbalQ?^  
余哥:“只要你重视,就有这笔经费。一万年发生一次,都不应该。要未雨绸缪,在生活中有很多事故都是可以避免的。但往往都要等到事故发生之后去说,是经验教训。” :+ AqY(Gz  
dLw,dg  
我突然玩笑:“不不不,您这叫未火筹雨。未火,筹雨。”我跟余哥都笑了起来。 Gx-tPW}  
7;NvR4P%  
余哥:“未火筹雨?没这个成语。” -;U3$[T,J7  
S.NLxb/  
我说:“嗯,只要能表明那个意思,别人能听懂就是,何必非要跟成语联系起来。” <{Ir',;  
.{LJ  
余哥:“我的意思是你有头脑,能从实际出发。嗯,你别说,我把我的想法跟自来水公司一说,你说他们什么反应。” yX;v   
cdfvc0  
我说:“支持噻。” jaI mO  
MPmsW &  
余哥:“他们岂止是支持,室内的水管送我,免费安装。公司的小学学龄儿童,都送在我这里。我当然得好好地给人家的孩子做引导者,他们知道我是私立学校,学费人家全交。没有一点副加条件。” G6L /Ny3>_  
s`:-6{E  
我忙:“余哥这是叫锦上添花,如虎添翼。”我们又笑了起来“所以人家有超前意识的人办事,就是万无一失,更有作为。” HrZ\=1RB  
s]=s|  
余哥:“你别拍我。你把工作都当成自己的私事来办,有了责任这根弦,它总会弹出人们满意的乐曲。” )TBG-<wt  
/ ` 7p'i  
我说:“余哥,虽然我们以弟兄相称。今天这一谈,我觉得巴您不上了。我这种没有作为的人,跟您称兄道弟,降低了您的档次。” O0{M3-  
'[fo  
余哥:“你又拍我。” 7B$iM,}.b  
-i@1sNx&'  
我说:“不是。是真的。我在这里还看到一大特点。” TE4{W4I  
(z0S5#g ,x  
余哥:“什么特点?” D L_{q6ZK  
}u&.n pc  
我说:“您的墙也是各种颜色,自起来有点大自然之感。” K*Zf^g m  
w: ~66 TCI  
余哥:“眼里看到的黑白时间多,我是想眼睛感受点其它颜色。” [y| "iSD  
mc;Z#"kf  
我说:“嗯!全世界的书本可能都是白纸黑字嘛?” W~+ ] 7<  
nVV>;e[  
余哥:“我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出过国门。” x):cirwkl  
EV| 6._Z(D  
我说:“对!先我一直没有想通,是该有一个五彩缤纷的感觉。所以我说您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MZ o\1tU-i  
0P^RciC f  
6gV-u~j[#  
+<7~yZ[Z8  
077 我和余哥在育才小学操场散步  # {J;[ Hf5  
"vI:B}  
气温28度,艳阳高照。 !qk+>6~A,  
 @v &hr  
余哥:“鲫鱼,据我对历史的了解和自己的经验告诉你,说大一点,不违背客观规律,自己的所做,要有利于人民,有利于社会。说具体点,不要总是和别人过不去,你走的路就越走越宽。吸收别人的优点,没有必要把别人都变成给自己一样。还得要宽容别人。” C$?gt-tJ'  
8h"Val|qP  
我认真听后点头:“是!余哥,不需扬鞭,我会好好消化您的观点。” `o|Y5wQ@  
b)ytm=7ha  
余哥:“今天我的话就多了,你要跳出自己的小圈子,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人的立场来想问题。要站在国家、个人、不同的人群来思考。具体到你,还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消费者的眼光经营,这个结果就更全面,更客观,更可信。自己也感到有可贵之处,自己更自信。一个人心踏实了,心情才更舒畅,人的疾病就少了一半。” y,&'nk}  
'N aNh0y  
我说:“是,我做小工时,楼上的中医老师上课就聊这些,心病没有了,剩下的就是身病,我们要的就是身、心健康。” 6g fn5G  
vbA<=V*P  
余哥:“心底无私才天地宽。” Zc!rL0T  
90"&KDh  
我笑着:“我们尽量做到,其实我们生活在一个温饱的社会里,我们应该做到。我都知道,有的老人自己还在吃低保,还每天去捡柴来烧开水给路人喝。” we("#s1=  
6y+_x'  
余哥:“嗯!你做生意就是要站在顾客的角度去买货。” b)+;=o%  
{ 1eW*9  
我点点头:“是!您支持我做生意时,您就是那样给我说的。就是您那样给我说了我才有信心开这个小店。心也踏实,睡觉也安稳。心里的疾病就少。” ('~}$%C  
F$j?}  
余哥:“我目前社会关系也有一些,原则之外的事不是不会钻,别人送你一万块钱,得了心里不踏实。得了别人的钱,就得办原则之外的事,心里又不踏实,这种不踏实,岂止是用钱来比。”余哥点点头,笑着“鲫鱼,说实话,我现在没有理由,就是给你一千块钱,你今晚就睡不好,我托人送你一万块钱,你很长一段时间会提心吊胆。” cC*H.N  
1EMud,,:  
我忙:“坐卧都不安。” C"QB`f:  
FN/siw(?3  
余哥:“这就是心里的不踏实,是不能用钱来比。” ^kK% 8 u  
N/zP!%L  
我微笑:“余哥!我今天受益匪浅,我会好好做人。欢歌笑语,合格公民嘛!” OtbPr F5  
H*P[tyz$  
余哥:“生意还行?” Q ZC\%X8j  
T!I3.  
我说:“还可以。” fRT4>So   
M?AKJE j5  
余哥:“我说的‘行’是包括两个意思。一是经济效益,还有更重要的社会效益。不要让人家买你一次东西就骂你一辈子。你老老实实地做生意,要少很多麻烦,不要去耍小聪明,把别人当成傻子。我给你说一个,我一个五年级的小朋友,一天他到我办公室,不高兴地喊到我,激动地说刘老师不公平。我说你慢慢说,我给你做主。小朋友说刘老师从来都不表扬我,也不抽我回答问题我的成绩一直都在班上前三名。这说明小朋友聪明,有胆量,有辩理的能力。我解释道,因为老师没有看到你进步,其他同学原来的成绩80 分,现在90分,别人进步了,值得表扬。你的文化课在老师眼里本来就是最好的,没有必要表扬你,你本来就是最好的。我说你应该在体育、美术、音乐、团结同学、帮助同学方面发展,你在这方面进步了,我来表扬你。我还给她说了一个故事,我们可以说上世纪初日本非常强大,而不谈我们自己。要谈日本是如何战败时,我们会实实在在地说,它怎么会打赢中国人呢!这话是什么意思?” 5,4m_fBoW  
~ToU._  
我回答不上而感到抱歉:“我不知道呀?” >_\[C?8  
1Vx5tOq  
余哥:“这就是我的学生,是她要学习,要进步,而不是教师强压她好学习,人是生命,有思想,不是机器,所以要有一颗仁爱的心,更不是我们引导者拉着走。后来她自己主动地去帮助两个同学,一个月后,成绩上来了,我当然表扬她。毕业前去参加区上运动会,她的表现我还比较满意。我在全校表扬她,小朋友们都很有智慧,只要我们有一颗爱孩子们的心,就能激发他们进步,说理论点是开发他们的潜能、开发他们的智慧。”余哥微笑“这里有其它因素,有时间我们来好好聊,一谈到孩子们的话题,我的话就多。” rLE+t(x(0  
[ [w |  
我说:“余哥!我还得慢慢地消化您的思想。今天听您一说我又长大了一点,我肯定还要来请教您。” OScqf]H  
I{r*Y9  
余哥:“今天聊得不系统,不过你也不必要系统了解。” 6 Bdxdx*zt  
6_])(F3+w.  
下课铃响了,学生们从教室里出来,一个有近1.6米高女生,把衣服围在腰上往操场跑,余哥看到了,左右一看,喊了身边的一位学生“你去把六年级二班的班主任,陈晓琳老师给我喊来。” _@!vF,Wcf  
FZ ?eX`,  
余哥自语:“不关心学生,责任心差,首先是老师的问题。” /\# f@Sg  
$b1>,d'oz  
中等个子,女性,二十出头的陈晓琳,笑嘻嘻的跑到余哥面前:“校长好!您叫我?” wCg7JW#  
4n6AK`E  
余哥指着在一边玩、1.6米高、衣服围在腰上的女生,摆了一下头:“她是你的学生吗?” GHd1?$  
3kC|y[.&  
陈晓琳觉得是学生顽皮,忙说:“我去训她。”说道陈就转身走。 7)jN:+4N  
bKM*4M=k  
余哥忙:“站住。你训她什么?她为什么这样打扮?你的第一印象就是训她,是你的学生,你就不首先找点自己的原因?”陈老师无言“我看问题是在你,要是问题在女学生我叫你干嘛?我直接喊学生就是。你教了快一年了,你还是关心学生不够。” |YROxY"ML  
rIcgf1v70  
陈老师红着脸,不知所措。我在一边多言:“请校长给你支一招,不关事,不关事,拜校长为师。”陈老师红着的脸又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IxCesh  
Y,0Z&6 <  
余哥:“这很有可能就是生理因素,她不可能一天就呆在教室里,所以她就想到这个办法。我都为你的学生聪明而感到高兴,但我为你关心学生不够而有点失望。” 07:V[@'  
G7"(,L` 5  
上课铃响了,陈老师忙说:“校长!我错了,我明天交一份检讨和我下一步的教学计划给您。” uOzoE_i  
(+(@P*c1  
余哥:“你去嘛。” $L0sBW&  
ZAfuW^r  
我说:“余哥!在小学这个层次里,也应该有专家这个称呼才对,就是一个小学教育的专家嘛。一个大学里的教授,喊他来教小学生,他不一定就教得好。” AA[1[  
`ZEFH7P  
余哥:“为什么呀?” T2Z$*;,>T  
m]U  
我说:“有可能他没有童心。” Wtu-g**KN  
`TO Xkt j  
余哥点头微笑:“也是。我想得多的是跟小朋友相处好。”  j7_,V?5z  
`_LQs9J0J  
我说:“我都碰上一个大二的学生,我说现在安排教授给你们上课哪,是您们的福份。他说,‘对呀,我们的写作课就是教授上,但是,是讲得最差的一个。’” IW n G@!  
nO`[C=|  
余哥:“有的人只适宜搞科研,不适宜教学。有的人又适宜教学,而不适宜科研。还有就是一个人固定那项工作,干的时间长了,换一样就不行。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问题是要应用好自己的长处就有点难。能写好文章的人,不一定能教好学生写好文章。我就是爱去想,小朋们在想什么,他们需要什么,如果我是一个小学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老师。我就是要把他们这个年龄段该获得的知识和所需要的东西,传授给他们。如果我还认为我自己还有一点智慧的话,就用来激发小朋友们的潜能,开发他们的智慧,使他们能成为社会认可的人,我就心满意足了。”笑着“同样的文字,面对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说出来地口气是不一样的。” yAGQD[ih  
@ajdO/?(Y  
我说:“余哥!我发觉到一个问题,总有一部份家长是把希望给别人、老师、哥们儿。作为第一任老师的家长、应该作表帅的家长、有时就是出钱为公道,你把孩子给我看好。我的意思是像少了一点父爱。”余哥点头一笑。我自言:“ 唉?管他的哟!”我伸手和余哥相握,我伸出右手“余哥!感谢您今天给我的疏导和教诲。感谢!” XkW@"pf&Fh  
TFbF^Kd#:d  
余哥:“你何必那么客气。” u91  
k'[\r>T  
我说:“是呀,不过我。哎,我还是想去医院看一下那两个人。” LR17ilaa'  
cja-MljD  
余哥:“这事你自己做主最好,每一个人的想法不一样,目的不一样,思想观念不一样,收获也各不一样。我们教师带着不同的思想观念走进教室,对学生的影响很大,所以我们教师的一言一行,行站坐,都要有一个表帅的思想观验。哎,今天我的话多了,不过你说的那件事,我认为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好事。” lzZ=!dG  
-_Iuvw  
我玩笑道:“好好好!谢谢!谢谢!谢谢!再见!再见!再见!” SVyJUd_  
jLf87  
[画外音] 余哥!我崇拜您,我只是草民一个,达尔文、老子、今天的比尔•盖茨,这种伟人都离我太远太远。但是您以自身的行动让我切身地感受到了崇高和伟大。* -`ykVH gg  
IsCJdgG  
Cx/duod p  
T't^pO-`  
078  在我店    # HF\L`dJX?  
 Phgn|  
我乐着在把货搬在三轮车上。国益:“鲫鱼,我看你今天心情最好,你乐什么?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请说出来跟我一起分享。” ?j0blXl  
d) o<R;F  
我乐着:“我要诚心去请教、拜访你说称我是先生,称你是女士的那一位常老前辈。我现在预计这个常老辈是一个农民,一个有自己的人生观,是一个高素质的农民老大哥。如果是的话,我得和他好好聊一聊,我回来就得晚一点,你放心就是。” xZhD6'Zzz  
R&alq  
国益笑着:“我才放心哦,天下都只有我才看得起你,你还认为你很不得了。” S2s-TpjB<  
i-=ff  
我乐着:“是是是!是唯一,唯一,独一无二。(我唱着)谢谢你给我的爱,没有一点你不关怀。嗨!” %N  
{.OoOqq9  
一个长安面包车突然停在我门前,忙出来一位20来岁,漂亮潇洒的女司机:“我拿20 瓶矿泉水。” A m1W<`  
P0(~~z&%[  
我说:“好!” * SMPHWH[c  
-*fYR#VQQB  
女司机:“麻烦你给我拿到车上。” )V/lRR&  
ls7A5 <  
我说:“好!”我拿到车上。嗨?车上在出烟。 Rw\C0'  
C{hcK 1-K  
帮着打开一瓶瓶的矿泉,往出烟处倒,我看着她两下倒完了,她说:“麻烦你!再给我拿20瓶来。” ,#bb8+z&p  
)jk1S  
我说:“我那里有自来水,一分钟就把管子接好,直充就是。” wt}%2x} x  
Vm~qk  
女司机:“不不不,你给我再拿20瓶就是,我会给你的钱。” ^kn ^CI6  
=&A!C"qK4[  
我去拿时自言:“这不是钱的问题。哦!是你有钱的问题。” v6s\Z\v)Q`  
i S%  
女司机在打电话:“喂哥!你来把车开回去,在新街《佳营副食品店》门口。”我给她拿了20瓶去,她把钱付了。 zJ9v%.e  
(}Sr08m  
我说:“你,需要人帮忙嘛?” Ekv89swl`i  
+t98 @  
女司机:“谢啦!谢谢你啊?” jd 1jG2=f  
,_jC$  
我笑着:“不谢,不啊。” ~6`iY@)  
W @.Ji B  
C&+6>L@  
O^Q ,-=tA\  
079  在常老辈家   # _{4^|{>Pv  
DY\J[l<<  
我拉着一车副食品,问到常老辈的家,正在乡村公路边,我乐道:“常老辈 ,常老前辈,喜事到。” NX[4PKJ0C  
,ho3  
矮个子,花白短发的老头从土墙屋里出来:“唉!你好你好你好!” 58 bCUh#uw  
 asHxL!  
我忙:“请问您是常老辈嘛?” .8(OT./  
V#REjsf,t-  
由于常老辈不认识我,又看我拉了一车货,忙:“你是,季老板,季先生。” _g%TSumvq<  
~5FW [_  
我笑着:“我是鲫鱼小弟,水里游的。常老辈您好,您好!” wLK07e(  
hn#1%p6t  
[画外音]  哇!这么简陋的房子,能办四十桌人的酒席?* ~e6Brq  
*98$dQR$  
常老辈热情:“请!来来来,请!屋里坐,屋里坐。” .l.a(_R  
6i1LjLB  
我走进常老辈的屋,屋里的清洁有点一尘不染的感觉,收拾得井井有条。常老辈跟我沏了一杯茶,精神爽爽地乐道:“我俩口和我母亲就住在这个老屋里,我两个儿子住在那边,他俩小子修的都是一样的楼上楼下,一个180多个平米,全新。一个搞了十万多一点,又把我给他们的家具拿给我,他们能办更新式的家具,我高兴;能修那么宽的楼房,比我更有能力。他们的家电我还用不来。管他们的哟,至少我现在是没有能力来管他们。我六十好几呐,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我的妈至少再活三年。” zAiXo__x  
ZzSz%z_sE  
我看着常老辈乐观的样子:“常老辈,您这个人才叫精神愉快。” >Wv;R2|  
sG F aL  
常老辈:“我前段时间才想到一个问题。我到市医务科讲了我的情况,医院派人带着家伙,到我家给我妈作了一次检查,还没有其它疾病。我妈今年97岁,在床上躺了十七年。” vkri+:S3  
H" 3fT0  
我站在他屋里的另一个小门口,看到那间屋有一个单人床,床上的衣物应该是常老辈一个人的,我开玩笑地说:“哈哈,常老辈,您老俩口睡一个单人床,过的什么夫妻生活?” H _zo1AW  
rWR}Stc@]  
常老辈精神:“说起来人家都要笑话我,我是有妻子的光棍,我妈在床上躺了十七年,我爱人就跟我妈睡了十七年,我就成了这样的光棍。”常老辈挺自豪。 >I-RGW'A  
}HFN3cq;C  
常老辈的爱人也矮小,还有点口吃:“晚晚,晚上老人一人在在……在床上,我我实在不放心,我我我不跟她睡在一起,死死了还不晓得。她她老人多活一年,我我们就多多好一年。她她是生我们老常,养养我们老常的妈,有了她老人,才才有我们老常,我更要照照照顾好老妈。大大道理我不懂,我我知道没有老妈,就就没有我们老常。”又笑着“我我们老常还还是不反对我跟老妈两两个睡。” 5B3G @KR  
l rlgz[  
[画外音] 什么算孝子?我不知道孝子的标准。这种媳妇算孝子嘛?常老辈您老两口我投一票。  * ?PeJlpYzV  
ayR-\mZ  
我笑道:“常老辈,我问您一个问题,您老辈子不介意嘛?” `2("gUCm  
sJL&:!}V>  
常老辈:“不介意,不介意。我们这种最普通的人,随便说,随便说,我没有隐私。” ry`Ho8N  
#xsE3Wj-X  
我说:“你们几弟兄?” Ta ZmRL  
\FQRNj?'_  
常老辈乐道:“我们五弟兄,都吃得起饭,要说经济,我手里的钱还要少一点,我还觉得我生活得很好。我还不存在我生活不起走。” !,wIQy_e4  
b6 cBg  
歌词曲:《知道》 e>} s;H,  
-o ^7r@6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Rho_mq#  
1T"`v tR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w#ZoZZ wh  
tIWmp30S  
[旁白] 下集是我记录的,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hCi60%g/n  
8EZ$g<}  
字数统计: 6919 i[O& )N,c  
us1Hu)  
场次:073 —— 079 evya7^,F  
Yz'K]M_Dq  
u0}vWkn\4  
e+=y*OmQ  
第14集 O;+ maY^l  
GiJ *Wp  
[歌词曲] 《知道》 v|Pv 03%?7  
g6y B6vk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RH;OE,A  
M#ZcY  
[字幕] 作者:廖政权 ;Y)w@bNt@  
uY0lR:|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 cQeJ  
evenq$ H  
XWn VgY s  
}~2LW" 1'  
079 在常老辈家 # Y2|#V#  
H[m:0eF'5  
常老辈乐道:“我还不存在我生活不起走。嗯!我喂的牲畜没有卖过。一年喂十多个鸡,十多个兔、鸭子,更别说蔬菜,自种、自吃。每天要吃时才到土里去择回来下锅。哎,我吃的全是新鲜绿色食品哦!我就觉得农民好,自种自吃,自养自吃。我,农民都能感受到 江山如此多娇。” ,NOsFO-`<  
RW|`nL  
我突然大笑起来:“唉,您老辈,您老辈,真潇洒,我也感觉到您老辈,生活充满阳光。” [I0:=yJ+  
H[{F'c[e  
常老辈:“嗨!就是上次那个医生说我妈没有其它病,我才想到,我得给我妈做个生日。想到这些我还很对不起我妈。我妈下星期满97岁,我给她请40桌人,一个都不少。”  >d*iD  
&?W0mW(  
我有点惊讶:“您一人操办?” 1Y/s%L  
c(J!~7  
常老辈忙道:“40桌人,一万块钱多点。我三哥说他拿两个猪来杀,我说算了算了。一个老母亲我都安排不好的话,我才叫无能,我咋会要你来出。嗨!我这点能力都没得,我才是操得太差了。我还要做98 、99、100岁。我要给我妈做了100岁,心里才踏实。我的哥子,侄儿,他们的工作忙,我是算自由惯了,我来做更合适。” ,eOB(?Ku  
B&\IGWG(  
我玩笑:“万一您哥子要主办呢?” "k/;[ Wt]  
!LggIk1  
常老辈:“这不矛盾,他要做他做,50桌、60桌他做他的,他有他的亲戚朋友,他提前做我就缩后,一点不矛盾。” Kw -gojZ  
u2[ iMd  
我说:“常老辈!您这个人真潇洒,真会过日子。” ]gmexa=(i  
)T';qm0w  
常老辈:“嗨,我是一个不发火的人,我没有必要去发火骂别人一次。个人打米,个人做饭,人家又不在你家里舀饭吃,你生什么气?什么人跟我都能说话。上个月我们邻居喂的鸭子,没有回家,他说跟我的鸭子一起到了我家。我说你自己去看,是你的你捉。其实那个人很对,他头天捉去了,隔了一天,他又给我捉来,他还说对不起,他的鸭子又回来了。” =x!2Ak/)  
9S-Z& 2L  
我是:“哈哈哈……” Y<mej][  
&{>cZh}\  
常老辈:“是呀,当时我不要他捉,就会吵架,就是四个鸭子嘛,人家的确是少了四个鸭子。我要跟他吵一架,谁来证明?黑毛猪儿家家有,我跟他吵一架,对我的自身损害大于四个鸭子。” PE~G=1x3  
.C&ktU4  
我说:“他还您的鸭子,您的确是哈哈大笑?” ZkAU17f  
L%Ow#.[C2  
常老辈:“当然了,我们又没有吵架,我们仍然和气。这种开心是演得出来的嘛?不过那个人的确是对,多好一个人,既然我同意他捉,未必我还要他还!就是他的鸭子回来了,他仍然不还我,我也不会计较,我也不会去问他要。” Rniq(FA x  
r.#t63Rb  
我笑:“您这个人真心宽,能容纳百川,我看您是身心健康,万寿无疆哦。” 7 qj9&bEy  
j:E<p_T  
常老辈:“我六十多还没有吃过药。嗯?鲫鱼,接电话那个是你的爱人国益女士吧?” Td G!&:>  
L+CyQq  
我感到常老辈有意思,我笑着:“是国益女士。” ox%9Ph  
8Goh4T H  
常老辈:“我怕弄错了,鲫鱼老弟的爱人,绝对称得上女士。不只是生儿育女,不要别人伺候的人。”我说:“您老辈很会说话嘛,先生,女士,小姐。”常老辈:“小姐什么意思哦,现在我们这些地方称呼卖淫女叫小姐。你称呼别人是女士咋都没错。” ' 4E R00  
I(9R~q  
我说:“我羡慕您,两个儿子不错噻,能修那么宽的房子,都有一技之长。” k<cgO[m   
ZvUC I8  
常老辈:“嘿嘿!对自己的老人是无条件敬养,对自己的儿子是无条件的关爱……” @c ~)W8  
efD)S92  
我打断话:“嗯!您就是成了君子哦,您虽然没有治国平天下,但您能修身齐家,上对得起父母,下对得起妻儿。而且邻居无理地到您家来捉您的鸭子,您还觉得无所谓。” /'hCi]b@v  
#_B-4sm  
常老辈:“当然无所谓呀!杀人一万,自损三千。” cS.-7  
$46{<4.  
我说:“嗯!常老辈,有人说一个人活着是为了一口气,往往就是为了赌一口气而闯大锅。” <jS~ WI@  
'<R>E:5  
常老辈:“对呀,人都只有一口气,就要珍惜这口气,就不要去伤了这口气,更要保存好这口气,更不要去赌这口气。”又双眼盯着我“嗯,人?一个人要的是脸哟。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如果我去做了一点伤害别人的事,那我才没有脸面,只有钻地缝。”抠抠头“嗯,应该说,一个人就是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在世几十年,人和人好好相处,也就不存在赌气一说。老弟你在考我呀?” {T'GQz+R"  
cE iu)2*e  
我说:“常老辈,您后面说这个理,用今天的话说该叫居高临下。您像悟了道的人,所以您身心健康、潇洒、快乐,我得好好向您学习学习。” +Ug/rtK4   
#,(sAj  
常老辈:“人就像一个机器,要使它正常、长时间地工作,要延长它的工作年限,就要做好机器的保养。” <As9>5|%  
IgL_5A  
我说:“所以您有颗平常的心。” O)R(==P26P  
iF+RnWX\  
常老辈:“是呀,我们这些草民,只要把自己管好了,把自家人管好了,我看都不错。嗯,有个什么说法呢?” H/~?@CE(YC  
{Z{o"56f  
我笑着:“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少不了这最小的一部份。” $<)Yyi>6E  
farDaS[\VY  
常老辈:“对呀。嗨,儿子的问题简单噻,小就送他读书,教他尊重别人,不打骂别人,不拿别人一针一线。你读书,读多高的书我都无条件地出钱,做好后勤保障。如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小子偏要去闯。那好,老汉送你进去,当判你三年,我得给你奏一案,不判你五年才怪。” ySN V^+  
M7y|EB))  
我自语:“我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 X1J;1hRUP  
I ,FqN}  
[画外音] 这个常老辈真是与众不同。* s^C;>  
F,Fo}YQX  
常老辈:“你不进去过一个春夏秋冬,你就不知道人在世间是干啥子的。你进去学到了怎样做人,我再来接你回来。要不今天去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明天又不务正业,总认为别人不知道,别人真的都比你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个人只要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迟早别人都知道。坛口是可以封的,人口封不了。再说我们一家人有吃有穿,过着平平常常的生活多好,一家大小多逍遥,穿的就是新棉袄,戴的又是博士帽。”我哈哈地笑“何必要去找刺激,结果去闯一个祸,害得你一家人三五年都不安宁。” )bW<8f2  
Ol cP(  
我听常老辈说得条条是道,我只是点头一笑。 5~xeO@%I  
b>=7B6 Aw  
常老辈接着说:“我没有文化,前辈们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什么东西都要报。我们生活已经很好了,比从前的地主都要好多少倍。一个人要知足,一个人嘛,穿吃解决了,又只是力所能尽地做点事,一点都不去偷能过一生吧?问题是有的人三百块钱能生活得好,有的报应(人)一万也不够。” [:pl-_.C  
AQn[*  
我乐着:“能,能过一生您说的是这个情况。我们算是两代人,说话还能投机。” ohTd'+Lm  
y*|L:!   
常老辈忙:“嗯,兄弟,有的人贪吃,还是要吃出病的哟。还有的人,去贪玩乐,也玩出了祸,乐出了灾。”我点点头,常老辈盯着我“小兄弟,你会吃饭吗?” ]c,l5u}A$  
NCxn^$/+>9  
我突然感到好笑:“我,我会吃饭,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往嘴里塞。” 5"e+& zU~f  
,-!2 5G  
常老辈摆头:“未必,小兄弟,你未必会吃饭。” |thad!?  
M-vC>u3Y  
我是眼睛几眨眨,眉头一皱,瞪着常老辈:“不会吃饭?” -S7RRh'p  
{GAsFnZk  
常老辈:“我拿个东西给你看,任何一个人每天都要用到的。” 常老辈去拿。 3V"dG1?  
}WA<=9e  
我自言:“ 常老辈,吃一个饭,一日三餐,您还有妙招?”* D\n>*x  
b8eDD+ulk  
常老辈拿来一个碗:“这个是碗,你知道是一个碗,但你不一定会用,世上卖的碗少了一点东西。我不跟别人讨论这个问题,不过我今天跟你谈话,谈得高兴。” [SKP|`I>I  
`MN&(!&C*  
我诚恳:“请老前辈指教。” Ej-=y2j{g  
MBnK&GS  
常拿着碗:“这个碗,我用漆在碗口上打了一个记号,应该说碗厂要在碗口上做一个缺。我就是要在拿碗吃饭喝水时,手的大拇指自始至终要放在一个位置,这个记号,就是放手指的地方。一个人吃一顿要拿碗多次,手还有可能接触别的东西,反过来又去拿碗吃饭,反反复复地就不卫生了。尤其是‘享福’的人,爱托别人添饭的人,不是把别人手上的脏东西吃了嘛?还多有身份的人,我观察他们就是这样。他看不起我们,我也不习惯他们的生活方式。我这个生活习惯,该值得推广嘛!”我点点头“我不是科学家,但我这个生活习惯是有益无害。只要我们稍微留意一下就是,又不要你多出一分钱,不多耽误你的时间。我们的卫生专家们吃饭是怎样吃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市场上销售的碗、盘都应该着个记号,使所有的人在吃饭时都养成这个习惯。碗上这个点,按我们石匠的话说叫参照点。” gt].rwo"  
eH"qI2A  
我听傻了,说出:“老人家您可以,您可以申请世界专利了。哎呀!全世界的人吃了几千年的饭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 wJ3AqNC?  
X#f+m) S  
常老辈:“我大字写不起一个,我哪里申请什么专利哟!” Y;~~?[6  
Sm*Jysy`  
我笑着:“真的,满腹经文的人、世界卫生专家都想不到这些。农民老大哥,文盲老大爷就有这点过人之处。”我拿出手机给“老辈我不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独友。”国益发一个短信:——国益!你心中的、眼里的独有的郑权要笑。 TCEXa?,L  
uZ=UBir  
[画外音] 我真的感到此人可尊。此人可尊也。  * &ttv4BC^r  
kUaGok?  
我说:“常老辈您想问题全面,在您的启发下我又想到一个事,也可能是您已经想到。” k,*#I<($  
0@FM^ejA#  
常老辈:“我想啥!我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 g0:4zeL  
:kiO  
我说:“我在前两天,在我哥们那里学到的,我不知用在这里恰不恰当。” iZq@W3GL C  
`TlUJ]d)  
常老辈:“小兄弟还客气了,我跟你初谈,我还觉得你实在。你们的世界,向我们农民老大哥的世界注入点营养、新鲜血液,我说的应该是精神食粮,我感之不尽。” PSQ:'  
U1HD~  
我笑着:“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在我哥们那里,他说我们考虑问题不要有失误。就暗说明书,明知道有可能发生的事故,而且是能够避免的,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最后酿成大祸。” hYUV9k:  
rWfurB5f  
常老辈:“对!有这种事,这种事还多,有的是不知道而造成的。” [O+^eE6h  
f<sPh>n  
我忙:“不知道的就不说了。但,我知道一点,能供您母亲的生日宴会,做参考。” ,Ve@=<  
10 H!  
常乐道:“参考?指教,指教就是。” yi;t  
UBHQzc+,  
我说:“我现在想到一个事,就是把事情办得更完美,您母亲的生日有近400人进餐,我想可以考虑一个卫生员,主要是食品安全。每一个菜的做法,厨师们都熟,问题是头天买回来的菜如何存放,剩余的菜如何处理。10度,20度,30多度的气温,我们不懂什么菜在什么条件下易变质。” .%Q Ea_\  
emPm^M5/K  
常点头瞪着眼:“哎,有道理,有道理,这个办法好。具体我该怎办呢?” K61os&K  
qDd/wR,44  
我说:“这个问题农村没有先列吧!” ]sAD5<;  
PzDgl6C  
常老辈:“没有先列,我们不管它,只要我能想到,能办到,有易无害就办。” Uk\U*\.  
G3?z.5 ,Q  
我说:“我想我读小学时,开运动会二三百人,学校都要请一个卫生员。要办几百人的宴席,一旦出现食物问题了,那后果严重。我们知道了要下雨,但还没有下,我们该把雨伞带好。如果我们不知道要下雨又是另一回事。” 5K{h)* *5  
>`'9V| 1  
常老辈:“你具体说我怎办,我照办就是。” EA.U>5Fq  
_wCSL.  
我说:“您先找一下镇卫生院,它有人专管防疫。我今天来找您就是预防。您先把您妈做生的情兄跟它讲一下,最后就是请他来个人,全程指导,这40桌人前前后后的食品卫生安全。” $hio (   
~\P.gSiz  
常老辈:“这个办法好,你这个办法好哇!”  >pKI'  
@kw=0  
我说:“至于它收多少费那又是一回事。我还觉得出得着,万一出现肠道疾患就麻烦了,我们既然想到了……” i&Ea@b  
qcqf9g  
常老辈:“这个办法好,我还觉得这样的宴席办来要高一个档次。照办!” fOfp.`n  
||qW'kNWM  
我乐着:“照办,准奏哦!” SLW1]ZaG  
t^q/'9Ai&J  
常老辈乐到:“对对对,准奏,准奏。” @ ~PL|Pp_  
G*ecM`Bl  
我们乐了一阵后,我说:“我觉得镇卫生院会支持您,服务于人民嘛!如果我是镇卫生院的话,我得向全镇推广。因为医院它和其它行业不一样。我们的生活在你的辖区内,传染病的发病率越低,说明你的工作干得越好。而不是说你们多得病,我们的收入越高才好。”笑着“这只是我说的外行话。” zT.qNtU%  
;as B@Q  
常老辈:“要说理,应该是这样才对。我明天就去请教他们。”常乐着“唉!你这个人还有点来头。这才叫聪明。今天要在我这里吃顿便饭。” LXr nAt  
K%O%#Kk  
我说:“嗯嗯嗯!谢了,今天和您老前辈谈话,我已经足了,受意匪浅,我给您送二次送货再来请教您。” uPhFBD7  
"k[-eFz/@M  
常忙拿出一沓钱:“拿着,下次来接帐。” n=qN@u;Fi#  
V(u#8M  
;r'y/ Y'?  
ML eo3  
080  我家夜   # kHMD5Q  
'OEh'\d+x  
吃晚饭,我去拿碗吃饭,自言:“碗迹。”我一看,有一个碗有一个米大的缺,我不由自主的把另一支碗碰了一个小缺。 /xS4>@hn  
,q_'l?Pn  
国益:“你在干嘛?” xbTvv>'U  
6Wn"h|S  
我说:“一大发明。”我把碗给国益看“我们今后吃饭,要养成这样一个习惯,自始至终把拇指放在这个碗的迹号上。” )NjxKSiU@  
bP+b~!3  
国益:“为什么?” rzk-_AFR  
v:xfGA nP  
我说:“不绝对卫生的拇指,接触了碗口,就有可能直接接触人口,而有可能增加病从口入的一个途径。我们是先悟道者之一。嗨嗨!我们在吃饭时还是流一一点,有意无害。” k6(9Rw8bCk  
;*AK eI2  
国益:“之一,还有其它人哟?” ? 3'O  
id=:J7!QU  
我笑着:“今天都记这点,多了记不住。就这样我们以后吃饭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um}%<Cy[  
56JvF*hP  
吃饭时国益:“没什么,好!我能做到。” )B1gX>J\8  
:IB@@5r1  
我说:“良好的习惯一下也能养成。” *41 2)zEy  
S9@2-Oc  
国益:“你说这个还有点理,当然一下就养。” <{"Jy)Uf  
\]$TBN dJ4  
吃好饭,我在练书法,国益看电视。我说:“国益!我长大了。” [/'=M h  
{DVu* %|  
国益:“你以为你才三岁?” F4$N:J kl  
ouO<un  
我说:“我今天和常老辈谈得好开心哦!” WiBO8N,%`  
:^92B?q  
国益:“没有谈够下次又去谈,我准你半天假。” /_g-w93   
"oc&uj  
我说“那我就九分感谢了。嗯,国益!其实我又发觉了你一个优点。” . v L4@_  
6^vseVx  
国益:“什么优点,我的优点多。” ytkV"^1^  
$22_>OsA  
我忙:“你的优点当然多呀?缺点只有一小小部份。要不然怎么会使我一步三点头,成为走马转角楼中的独友、唯一的友好人呢?” 0[SJ7k19  
|y T-N3H@  
国益:“鲫鱼你逗哦,你说的是一个爱字,你以为我不知道。” w!8xZu  
}g@5%DI]  
我忙:“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 R:=zGDV  
B"9/+Yj  
国益:“就是爱字我的意思。” $u`v k|\R  
lN<,<'&^.  
我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国益也忍不住来‘打’我。我说:“你这叫爱吗?” Ki"o0u  
cnrS.s=  
国益:“对!我们女人爱人就是这样。” N0D)d  
jf_0IE  
我唱:“难道就是这么样,难道就是这么样。难道真是这么样。” ae)0Yu`*G7  
rt7Ma2tK  
国益:“真是这么样,我不打你两下,你老欺负我。” q+MV@8w  
_.xT :b36  
我又唱:“‘打’我的人是你是你还是你。” 9.KOrg5}L  
*E<%db C2  
国益:“好哇!你还要欺负我。” h1.]Nl C  
tT}*%A  
我说:“好了好了好了,我认错还不行嘛!” y4aSf2   
=6b^j]1  
国益指着我:“你还敢不敢欺负(我忙说,吻)我”。‘气’得国益跺脚,娇气“你还是欺负了我。” \2#>@6Sqrl  
ahNpHTPa  
我说:“这那里是欺负你呢?不就是我一步三点头,走马转角楼中的独友嘛?” Zr,:i MPZ  
oJJ2y  
国益:“你说是一个爱字,我又没有反对你。” M<oIo 036  
t<5 $85Y~  
我说:“是呀!只不过我还是有不同的看法,严格来说爱而不是一个爱字,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国益捏着拳头,向我冲来,我一侧身她冲到我的怀里。 S%zn {1F  
Vvk1 D(  
*;7~aM  
yO\ .dp  
081  店里     # tnL$v2e6q  
V0 70oZ  
做了两个生意后国益说:“鲫鱼,我们跟其它做生意的比,他们能比我们好多少?” <k59Ni9  
 S9\_ODv  
我说:“我吃多了,我去跟别人比,这些东西有什么比的。” z)AZ:^!O  
/:S&1'=  
国益:“要知已知彼,才百战不殆。这点你就不懂。” !i4/#H  
qnO>F^itF  
我说:“我们这样做生意知足了,实实在在,用一半的精力想自己,再用一半的精力去想消费者,足也。我去想别人,一百个人,有一千种回答。” p)&Yr  
PS:"mP7n  
国益:“你是个怪人。” _48@o^{  
fUKi@*^ZUa  
我说:“嘿!我去研究那些干嘛?别人比你多一块钱,你会心里难过;你比别人多一块钱你又高兴,下个月呢?再下个月呢?明年呢?后年呢?我知道,我们何必要去计较同行。哎呀!世间上的事,如下棋,局局新。” O[<YYL 0  
~q,Wj!>Ob  
突然一个30来岁的高个子男士,背着一个人头被布裹着老人,直跑,我速出门一看送到了黄氏诊所。 /D~MHO{  
_t-e.2a v  
2]'cj  
3R?6{.  
082  黄氏诊所   # j}aU*p~N  
k`=&m"&#  
男士:“快快快,头上有条口,流了很多血。” 5-! Zm]  
;R*tT%Z,  
黄医生:“来!放在床上,(一看)哎?脸色那么不好,小吕!建立一根静脉通道,先给20ml生脉。”吕护士忙着输液,黄医生跺了一下脚“哎?”又忙着作好理发,消毒,缝合的准备。黄医生刚把头上的布拆,病人的手一松,头一偏,我的眼睛一瞪。 LNOz.2fr>  
Rd ,5 &X$  
[画外音] 哇?没气了。 2+}hsGnp  
d#u*NwY}  
男士:“你妈哟!老汉,你就这样走了,我就抓着你的头在墙上碰了一下,你就这样走了?” W3]?>sLE*  
9e0t  
我瞪了这位男士一眼,黄医生放着的麻药未打,就看到头上的血牵线一样的往下滴,黄医生给小吕说:“30ml生脉,鲫鱼消毒液倒在他头上和我手上。”黄医生没有戴手套无需几秒钟,逢合了五针,把血止了,两寸长的伤口没有流血了。病人仍然人事不醒“小吕再推30ml生脉。”我不由自主的去把血压器拿过来,黄医生接了过去,察后摆摆头。 6a4-VX5  
.aD=d\  
我去弄了一下病人的眼睛:“嘿!像比先要好点。” \!s0H_RJY  
\) vI-  
黄医生在剪病人的头发和伤口再次消毒,并对男士说:“喂!你这个病人马上要转走,看你转哪个医院。” H\<^p",`  
 9t_N 9@  
男士:“你不是处理好了吗,还转什么?” oh.8WlI  
/rZ`e'}  
黄医生:“我只是临时处里,下一步的事还多得很,伤口的恢复,身体的恢复,感染的控制,更重要的是骨头有没有损伤,骨头里面有没有出血。” aT20FEZ;  
Q4QF_um  
我自语:“哇!哪么复杂。” ;SVAar4r  
$x|4cW2  
男士:“我就抓着我老汉的头在墙头上碰了一下,会伤到脑壳里面。” Ry4`Q$=:  
wxIWh>pZa  
黄医生:“就是不知道,才要到上级医院做进一步的处里。”说道黄医生在一边打了电话。 HYWKx><   
]] Jg%}o  
吕护士检血压后:“70的40。” XTPf~Te,=  
'X{J~fEI!  
男士:“我不转呢?” t $yt8#Tk  
UYW{A G2C  
黄医生:“人命关天,咋会不转?” iZbY@-3fc  
f1}am<  
男士:“人不是更好了嘛,我看他就是比先有所好转,现在的血压是70的40你先检是多少?”  q{*4BL'  
uBXl ltU  
黄医生:“先的血压是40的20.” '4J];Nj0  
+o7Np| Ou  
男士忙:“对了!我为什么还要转院?” JE$aYs<(TF  
]l.qp5eQ  
黄医生:“我先跟你说了这只是临时处里,我不是专业的外科医生,我看老人要落气了,冒险在进我一个医生的责任,自始至终,只要病人有意外,我这一辈子就惨了。我写一个病历跟上级医院。”黄医生写病历去了。 ?-g/hXx;  
!qjIhZi  
我问男士:“病人是你的什么人?” l(CMP!mY  
\k69 S/O  
男士:“是我的父亲。” YgN:$+g5  
R zOs,  
我一笑:“这就好说,打架离不了亲兄弟,上阵就离不开父子兵,替父亲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说的。医生是为了你好,我们又不是医疗行业人事,我们是外行。”120车来了,我忙看了病人一眼,神态要好一点。120的急救医生拿来担架,把病人、病历和输液瓶一起上了急救车。车走了。 #Oeb3U  
[K\Vc9  
黄医生:“叹,这些就是一个医生最难把握的。” i Sm .E  
94>EA/+Ek  
我微笑:“嗨!黄医生,我看你很不错嘛,是不假思索三下两下,处里得有条不紊。这才是技术、能力。” C[Ap&S  
8%@![$q<g  
黄医生:“这个病人,先前那种情况,管不管我又怎样,我都有可能是错。” %z0;77[1I  
b.LMJ'1  
我有点好奇:“哪理,您不是处里得好好的吗?我感觉得这个病如果骨头没有问题,您完全可以处里。” _V jfH2Y  
JJHfg)  
黄医生:“是呀!完全可以处里,诊断明确,头皮下的骨头完全暴露,消毒液充洗时都 能看见,没有骨折,就是一个失血性休克。就是止血,补充血容量,升高血压。” <r@w`G  
o4^|n1vN  
我忙:“那您不是完全可以处里了嘛?” 3Uy48ue  
KE~l#=S  
一个中年男士,扶着一位中年女士进来。黄医生手示意她坐。男士说:“我爱人吃到了鱼剌,卡着了喉。” 9GV1@'<Y]  
xpO'.xEs  
黄医生去拿着手电筒、压舌板,一看:“坐好。给着我说,啊……”黄医生用夹子挟了一颗两公分长的鱼剌出来“你紧张了一下,稍坐一会。” &P0jRT3e#Y  
pkKcTY1Fx  
歌词曲:《知道》 4ZX6=-u^  
`xq/<U;i  
[旁白] 呵呵!这故事真实。我抛出的专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6z'3e\x  
[gybdI5wur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引出一块玉。 }ZKG-~  
us7t>EMmB  
[旁白] 下一集是我的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f =MP1q[  
Q ^{XM  
字数统计 6837 53<.Knw5a  
h3rVa6cxM  
场次  079 —— 082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08-29
我们观众想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作品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9-09-04
第15集 f?TS#jG4}  
B%5"B} nG  
歌词曲 《知道》 qfRrX"  
DPCQqV|7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Bd'\:F/q  
$LG.rJ/*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pD }b$  
.EvP%A m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bR$5G  
EfkBo5@Qi  
y<#Hq1  
e@& 2q{Gi=  
082 黄氏诊所  # uKB V`I  
}uO2 x@  
黄医生:“你紧张了一下,稍坐一会。” /b6j<]H  
Eh[NKgYL  
我说:“哇!医生真立竿见影。” `qZ@eGZ z  
k_Lv\'Ok  
黄医生摇摇头:“问题我是内科医生,这个是外科疾病,五官科疾病,两回事。” n.o_._mu2  
lvUWs  
我说:“哇!这叫隔行如隔山。我以为你心中有数,能治疗就行喽。 cQ0+kX<  
xI~c~KC  
黄医生:“今天的问题,我不处里不对,我处里就错了,如果我不处里这个病人死在我这里,我又错了,说我见死不救,应该做应急处理。鲫鱼你要去细看,每一个行业都有难点。” [Fr <tKtB  
i\{fM}~W$  
我说:“未必刚才您挟这颗鱼剌,您也错了?” <"LA70Hkk  
kX:8sbZ##4  
黄医生:“严格说,错。” s18A  
#LG<o3An  
我说:“为什么呀?” GUsJF;;V  
YU1z\pK  
黄医生:“因为是外科疾病和五官科疾病。” DcZ,a E]  
f_ > lz  
我点点头:“嗨!你这一说,还把我说湖涂了。” vi0nJ -Xg  
Us8nOr>5  
黄医生:“出血那个老头,如果死在我这里,我就是非法,因为我是内科医生。如果说是应急处理中死了,人一旦一死,不管你什么原因,死者的一方就是弱者可以说所有的人都会为他说话。别人可以说我没有资格,咋应急处理,就是我们的上级主管部门都很难说,它会怎么说。一个医生,医一万个人就不能有一个失误。如果说我是应急处理不成立,我还有牢狱之灾,我不处理,世人骂我缺德,没心。法律条文和百姓的不一样。下一次遇到这种事我不干了。” )dI  `yf  
(/Dr=D{ `  
被挟刺的那个女士:“每一位医生都是好,都是为了病人好。” RL1cx|  
bJ9K!6s??`  
黄医生:“人家不一定那样认为。人一旦一死,说什么的都有。你医生费尽了心血去抢救一个人,没抢救过来,人家也有可能把死者的一方当成弱者。这根线一画,医生就被动。” 4$jb-Aw  
CqbPUcK  
我侧身看国益在门口。我喊:“国益!有事吗?”我还没等国益开口就走了。 t5jZ8&M5]  
,xsFBNCC  
<hSrx7o  
COk;z.Kn  
083  我家晚上  # ffqz :6  
@,{', =L6  
我洗手,国益忙着给我添饭,我说:“国益,你好!” 46cd5SLK  
kxp, ZP  
国益给我挟菜:“我当然好呀!”我微笑着,国益把汤放在我面前。 RiX~YL eM  
R|Lr@k{6+r  
我看着国益说:“国益。你好!” c{dge/2yb  
:7w^2/ZGo  
国益:“我好,现在呀!是要吃得饭才好。” )Uv lEG']  
&Q85Bq  
我边吃边说:“每天我出一身的汗,每顿得吃四两饭,还得多喝水。” !e}LB%zf  
cnUYhxE+s  
国益把碗一放,捡一个吃完了菜的碗来重上,看着我:“慢慢吃,吃好。” $:#{Y;d  
kXmnLxhS/  
我说:“你这样我只好说,我说个好了。”我把碗放下,国益忙把菜碗捡去洗。 uz(3ml^S  
S+mZ.aFS0z  
[画外音] 国益今天最主动,有进步。* TsPx"+>7`  
\,-t]$9  
我去洗我的碗和漱口。回到客厅:“国益!摇空板呢?” s&<6{AU(id  
)%4%Uo_Xm  
国益漱着口说:“等一下。” _I$\O5  
[jPUAr}  
我走到我的写字台前,点点头,欣赏着我书写的毛笔字。国益:“鲫鱼!给我走老爸那里去一下。” t% -"h|  
8 JOfx  
我顺口回答:“是!”国益看着我“是!” 3?x4+ b  
W'3&\}  
国益:“你咋不问我去干啥?” {o2pCH  
(8M^|z}q  
我说:“还要问吗!本来经常都该去看二位老人,本来都有报歉之心……” aNZJs<3;'D  
oV4+w_rrLc  
国益梳着头:“鲫鱼我还看你不出来。” "qL4D4  
0_Gi1)  
我说:“还有几十年,不急,慢慢看,再说你要对我说的话,就是实实际际的话,我有必要在反过来来问你嘛!我只有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地照办,还得感谢你对我的信认,我还得找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加深一点我在你心里的印象。”我点点头笑着,“怎么样?” S@AHI!"h=V  
'4gi*8Y  
国益微笑着:“怎么样,我给你打痛。”说道,拍了我一下,“走!” ~vD7BO`  
vn n4  
我笑着:“这一下的印象就更深了啦!” =NyN.^bwT  
SHw%u~[hu  
国益:“为什么?” Am~ NBQ7  
wH&Rjn  
我说:“因为你给我打痛了。” w7Nb+/,sg  
HjTK/x'_'L  
国益娇气地说:“鲫鱼!我要收拾你。” Ij>x3L\-  
iqCKVo7:M  
我说:“你不收拾我好嘛!我现在要去看岳父大人。” a pqzf  
#3maT*JY  
国益给我一个吻:“这下‘够’了吗?” q4vu r>m6  
LH.. 8nfl  
我说:“只是——好!你刚才这一招,对我儿言,一辈子我都不会感觉到‘够’,我真惜一辈子。”国益激动得流泪,我瞪她一眼,她泪水在眼眶里又笑了起来。 Y4`MgP8t  
jJl6H~ "q  
O z%K*  
&V1N a1`  
084 在岳父楼下 晚 # PaV[{ CD  
6BVV2j)zl:  
国益牵着我:“鲫鱼!老爸咋天输了四万多块钱,心情不好。我给你说一下。”我闭着嘴,点了个头。 KgVit+4u/  
|8&AsQd  
\^;Gv%E  
*]z.BZI:  
085  岳父家 晚 # 7E Y~5U/4  
k}ps-w6:  
国益挽着我的手,按了下门铃,没有反应,国益看了一下我,忙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岳父坐在客厅沙发上,傻着眼。国益愣了,走进母亲的卧室,我在门缝里看见岳母躺在床上,国益:“妈你吃了饭没有?”四处一看“妈我看你是像没有吃饭。是咋的嘛?不管怎样,饭要吃,是咋回事,我今天下午才听说。” 2@08 V|  
@kvp2P+O  
我看岳父呆着,眼也不眨一下,我去倒了一杯水放在岳父面前,我坐在岳父的一边。 X&wK<  
~%#?;hJ  
岳母对国益说:“把门关好。”国益把进卧室的门关了。 3M%EK2,  
1c}'o*K_%  
我在客厅听到: (vI7qD_  
JQtH },T r  
岳母:“女儿!我们家完了。” sW]n~kTt'  
fC-^[Af)  
国益吃惊又小声地说:“啊。咋啦?” kDz.{Ih  
]lo1Kw  
岳母:“你爸输了10万多。” t#q> U%!  
Zb 2  
国益:“啊?” m@@QT<  
@>]3xHE6#=  
岳母:“把家里的钱都输干了,这以后咋过。” &w0=/G/T=~  
fO^6q1a  
国益:“我听说是四万多。” bFezTl{M  
;6nZ  
岳母有气无力:“女儿!8、9、10,10万多。”我是听之认知。 ]A$^ l,  
xeM':hD.o  
国益:“妈!不关事,赌钱就有输赢,下一次赢它过百万。”我只是瞪着眼。 w2N3+Tkg  
cbCE $  
岳母:“是那样才好哦!” LlA`QLe  
2&gVZz  
国益:“有机会报这个酬。妈30年河东,30年河西,我要他们百倍的还回来。不关事,妈。”国益开门出来站在我的一边对我说“说!” QypiF*fSU  
UN*dU  
我没有反应,国益牵了一下我的衣服,我台起头看着她,她给了我一个眼神,(意思是要我劝爸,)小声说:“说!” ti{H(;;@  
+q #Xy0u  
我站起来:“说好了,那我们走。”回头对老爸说“老爸我们走了。”我牵着国益就走。 1H&?UP4=(  
:]B% >*;}  
fa!3/X+  
93Mdp9v+i  
086 我家晚  # S2J#b"Y  
cT/3yf  
从岳父家回到我家,国益一进门就问我:“你是咋跟老爸说的。”我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国益“老爸也是输了那么多钱,我听别人,我还听成了四万,其实是8、9、10,10万。” xK$}QZ)  
^g9}f  
我无所谓地点点头:“哦!” |kId8WtA  
\ 0D$Mie  
国益:“我问你,你是咋跟老爸说的。” ]K7`-p~T  
Z #EvRC  
我说:“说什么?” V7P6zAJy  
L7m`HVCt&  
国益:“啊,你没跟老爸说呀?老爸生气,气得来饭都没有吃。” Z9xR  
lj*8mS/;h  
我说:“他气,气啥?如果明知道是要生气的事,还得看他可不可以避免,情况我都不知道我说啥,你在说‘说’我就以为你能说好?” E`tQe5K  
@89I#t6A.  
国益:“你跟老爸说了些啥?” xZyeX34{M;  
Ft) lp>3gv  
我说:“啥?啥都没有说。” ec?V[v  
Y\p $SN  
国益激动:“鲫鱼!我对你很不高兴。” k2p'G')H  
VFSz-<L  
我说:“明天来说可以嘛?今天都这么晚了。” !5UfWk\G  
etyCrQ ?U  
国益:“我不!我就要你现在说。” CCqT tp  
DMZ`Sx  
我说:“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不说出来、或者你骂我、骂出来我才知道,我有错我一定虔心改正。”我还微笑着,“多简单的事。” <o0~H  
q*8lnk  
国益:“老爸输了10万多?” Rj6|Y"gq9  
ue0s&WF|  
我无所谓:“我不输不赢。” R1%y]]*-P  
Gvx[ 8I  
国益忙:“输了10万你不气嘛?” i@zY9,b  
*<9$D  
我说:“不气,知道气的人都不会输,这是成正比的。”国益激着流泪,我瞧了她一眼后,“我说哪个,我去说,劝说老爸?我说的他全都知道,我怎么劝说他,打人不倒是气力小;劝人不到是道理少,我都不懂不知道,这个理,我咋去劝说别人。如果反过来讲就简单。要是我鲫鱼去输了一万块钱,老爸一定会来劝我、说我、帮助我,我是傻子,因为我把钱输了,就算我是捡来的钱,在玩钱游戏,老爸也得说我两句,你说老爸又会怎样说我。那时的大道理小道理是说来条条是道,你说他什么道理他不懂,我一个晚辈,去劝说一个长辈,且是多年的干部,我是从来没有去想过,我见识少,来得突然了点,所以是你把我看高了点,或者说我的心态还没有调整过来。” KCtX $XGL  
q#[`KOPV  
国益擦了一下泪水:“你这也不完全是理由,你说那个地主,你说地主呢?” w~+aW(2  
.j?kEN?w  
我说:“我亲爱的国益”我钩了一下腰(鞠躬)“地主,地主给我是什么关系,是社会上的朋友,是——扁担挑水平班人,谁便说。就是跟一个社会上的老前辈闲聊,我也带有几分尊重,明明白白的把话说清楚。” V4K'R2t  
[Z<Z;=t  
国益:“你都不能说爸两句,你居然去了一句话都没说。” jk7 0u[\  
5%i:4sMx *  
我诚意地说:“国益!在我眼里的岳父大人是神圣的,你知道我自小就没有同父亲交谈过,加上我面对的是一个国家干部的岳父大人,我有什么语言去劝说他。我年幼,我不懂事,我在他面前都是一颗幼苗,嫩得很,我还去说他一句。”我看了一眼国益“嗨!如果是换过位,或者说多年以后,我处于老爸今天的一个地步,我不知道我是无地自容还是……” Yl({)qK{  
1oY^]OD]W  
国益:“你说他输了那么多钱咋办?” T|){<  
<$i4?)f(  
我说:“要我说是属不应该,我在这个家里,关好了门,请问你国益一个问题。”国益看着我,“老爸那么多钱从那里来,他的工资还不够他消费。” p EusTP  
W!la-n  
国益看着我:“具体我咋说得清楚他的。” a. %LHb  
ERz;H!pU8  
我说:“嗨!活、得、累心、费神,过于的消费,伤神;比过于劳动都可怕,劳动人民过于劳动了,放心地睡一个安稳觉,第二天起来就身体恢复了。人家心里无私,所以人家是晚上睡觉,静悄悄,天亮起床,看到的就是人间天堂。我发觉总有人自找苦吃、自找烦恼、自找罪受。又要想去得点别人的小恩小惠,费神。得到以后往往又是用得不正当,伤神。一生就干这些无聊的事。我一辈子都不去得这些钱,也就不去这样用钱,我自认为我懒。” c$H+g,7xQ-  
hv)8K'u  
国益:“我说老爸这事现在咋办?” Jfhk@27T  
CboLH0Fa  
我说:“他肯定会处里好噻,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过去了。” j;nb?;  
}SfbCa)UO  
国益:“那输了的钱呢?” _t>"5s&i  
l|`^*%W@u6  
我说:“哦!又扯到了一个钱字上,哎呀!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该咋说呢?” sfD5!Z9#1  
5]Da{Wmgs  
国益:“咋说?一家人,手弯子往臂里弯。”  #@.-B,]  
v syWm.E  
我说:“往屋里弯,我说给他一座金山,可能嘛?” 8G^<[`.@j  
v1G"3fy9  
国益:“我说的现在这个问题。” ?? qq:`s  
Fzq41jiS  
我说:“你说的是现在,我一直说的是根。好嘛!钱已经输了,不可能去喊别人还,只有……” AG6K daJ  
e( X|3h|  
国益一笑:“只有什么?我就要你说那个只有。” bO5k6i  
d(`AXyw  
我说:“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样。” Ey[On^$  
^D^JzEy'?C  
国益:“不关事,你说。” ykg#{9+  
`Pn[tuIO  
我说:“立志!金盆洗手,不去索取别人的财物,没有了不义之财就不去赌,虔心为百姓服务,身心健康,多好。就用国家给他的工资,不能生活嘛?还是双职工。” #:x4DvDkR  
bAk&~4Y_"  
国益:“这就是你说的根。” ''OfS D_g  
X6+qpp  
我说:“yes  (是的)!没有不横财,少了纵欲。”我哈哈“我说叫自找烦恼,不会过日子。” J/!cGr( B~  
;!< Znw  
国益:“他帮人家做了事,别人该给他。” 8.=\GV  
HpEQEIvt  
我忙说:“错了,你进了工资,得了纳税人的钱,你的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不离群众,上传下答,他咋成了跟我们相比。我们是没有工资,国家准我们经商,我买去了10元,我卖11元,我心安理德。老爸是万民所养。我都为他老人家担心。” 8mLP5s!7  
, B&fFis  
国益:“担心啥?” j6~nE'sQ  
~1m2#>  
我说:“他本来没有多大的权利,我是说怕他去暗示别人,使别人给他一些钱,最后搞臭了。” gw`B"c|  
<D&)OxEn\  
国益瞪着眼:“那该咋帮?” m|=Ecu  
k *R<,  
我说:“帮他,严格说叫教育他。帮助他如何去把输了的钱再去赢回来?”我敢到好笑,“国益,我始终发觉有的人,是要碰得头破血流才回头。”我笑了笑“国益,我现在想到有人说的一句话,我从前没有去想过,你想听嘛?” P^MOx4  
'`Bm'Dd  
国益:“我当然想听。” vN4Qdpdb  
p <eC<dtu  
我说:“‘有人说穷不过三代人’。这话好理解。又说‘福不过三代’。这一下我有点明白了。” nI*/Mhx  
lcON+j  
国益:“你说清楚点?” X u"R^  
;E~4)^  
我说:“就说小偷嘛,他今天偷了1万,没有知道,他如果不再偷还也可能过去了。但是他会骂?他不会,一定会一再偷,认为自己有经验,别人是傻的,偷进了大狱,那时他才会想到这那多年我去偷那点不值,我通过正规劳动都能获得那么一部份。是呀?几年的时间在偷到,几年的时间在大牢。一生就这样?”我笑着,“要是我们晚辈去劝说一个长辈,我还觉得有点笑话。”我看了一眼国益“再说,我知道入了狱的亲人往往要说这样一句话,‘他都说这次干了不干呐,是最后一次,到哪一次是最后一次?结果就在就最后一回,被抓到了’。哎呀!一个人有了横想纵欲那根线,它就无限地延长。” v]2S`ffP  
A]`El8_t"  
国益:“嗯!就是,不管他。”我想起好笑,“你笑什么?” u{&B^s)k.  
w&Dv8Wv+Oq  
我说:“我不笑什么,我不笑就是。” fkfZ>D^1  
p\wJD1s  
/4=-b_2Y~  
1,2EhfX|s  
087 在我店里 # ${~|+zdB  
h4&;?T S  
国益买买菜回来,一个30 来岁的女子先进店子就坐在凳子上:“我拿包烟。” n[xkSF^)  
jX=lAs~6  
我看了她一眼:“请问买一包什么烟?” Zp`T  
tgFJZA  
女子从包里拿一把钱出来:“最好的。”她手机响了“喂,喂!你要过来?我没钱了,我在打针,给我拿五百过来。……什么?你不想过来,随便你。要是老子喊你过来搞事的话,你给老子跑得非,你不过来就算了,你还说你喜欢我。”关了手机自言“你还说你喜欢我。” ( `' 8Ww  
R zR?&J  
我把烟给她:“你的先生当然喜欢你。”国益在店里清理货,背朝着我们。 Dk)}|GJ()"  
i S p  
女子:“是个嫖客,他说他喜欢我。” R"xp%:li  
/0==pLa4  
我说:“你正漂亮个个都喜欢你。” 4,1oU|fz  
X-Ycz 5?  
女子:“哎?别说,你有表示嘛?” 1kFjas `g  
,b' 4CF  
我笑:“我表示?我地表示往往不能被别人感动。” U"5q;9#q  
v]bAWo  
女子:“嗨!你不试一下咋咋知道。” 8~5|KO >F  
{wu!6\:<??  
我笑着:“我试过,我咋没有试过。” v MWC(m  
M(S{1|,V  
女子:“什么感觉?” y''V"Be  
m/N(%oMWB=  
我说:“不同的规格,结果都一样。” ^z?=?%{  
qid1b b  
女子:“我离了婚,我老公不同意,我就把家产全部给他,我现在还要找钱买房子。” B C&^]M  
lHRK'? Q  
我说:“你活得累不累。”笑了笑,“你真地快乐吗?” U@MOvW)  
H==X0  
女子:“我快乐才怪。” puk4D  
vjY);aQ  
我说:“你又要做不快乐的事。” GXGN;,7EV  
}C9VTJs|  
女子:“我给你说了,我离了婚要找钱买房。” f4qS OVv  
pRb+'v&_k  
我说:“你不离婚不是多好。”我笑了起来。 j@!BOL~?  
23.y3t_?  
女子:“你笑我呀?” Q7OnhGA  
FN8=YUYK%  
我说:“不不不,你这样也好,能解决一些人暂时的困难,他们会说谢谢你。”我伸了一个腰“哎?我就没这个‘福’。” .jrR4@  
071E%u,  
国益:“你来看一下这个是啥子。” n+A'XBHk  
d >wmg*J  
我忙回答:“这才是实实在在的谢谢老婆地呼唤。”我忙到国益身边。 odn97,A  
{ "@b`  
国益小声地说:“你说人家干嘛?” PU/Br;2A  
^J}$y7  
我说:“我看她们过的是一个什么世界。” 0)]C&;}_M  
+` Y ?-  
女子:“帅哥!我走了。”我瞪了一下眼。 elHarey`f  
xS\QKnG.  
国益:“你没事干。” R{Kd%Y:2Y  
 |ukdn2Q  
我笑着:“这种人,见到任何一个人,都喊帅哥,这就是她的职业。” 我看着国益“我时刻听从你的召换。” C05{,w?  
<UHWy&+z&  
国益:“那个跟你耍凭嘴。据上次你送的那个常幺叔来电,请鲫鱼先生安排时间给他送货。本来他知道你给他送货,他要给你打电话,他可能是想你。” Iybpk?,M+  
^V,/4u  
我说:“你看这就是你的指示,我照办就是,下一步我清理货物。今天我去向常老辈学习。他想我,我还想他呢!” eKti+n.  
Wq&c,H  
r_Yl/WW  
s/0FSv x  
088 送货路上  # %= ;K>D  
rX}==`#\  
经过一个农村小店,它是我的客户,我停下车去看一下,小店主60 来岁,招呼我:“鲫鱼,送货呀!” m 4LM10  
ToM*tXj  
我笑道:“是的!你生意不错噻。” /! G0 g%k  
5LH ]B  
小店主:“不好!” W4a20KM2  
j'n= Xh  
我说:“咱们农民老大哥,有一份土地,庄稼照种,牲畜照养。顺带做点小生意也有一点收入噻。” (Cd `~*5  
CB)#; |aDB  
店主:“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 Jd)Z  
 1qF.0  
一位老大娘路过,一辆小车停在她面前,出来几个人,有一个拿着射影机,一位拿着话筒的女士:“老大娘!您现在生活怎么样?”我走了过去。 D%v yO_k  
@hPbD?)M  
老大娘:“享毛主席的福,有饭吃,有衣穿,比过去的地主就过得好,丰衣足食。不要忘了本,有多少人流血流汗,才有今天,我们要晓得点吃,晓得点穿。我生在旧社会,没有读过书,没有出过门,说起来都惭愧,我没有能力来感谢毛主席,我都没有用,没有为国家做点什么。” % e(,PL  
o hCPNm  
女士:“好,谢谢老大娘!”老大娘看着他们在一边说了点什么就走了。小车又开进了村庄。 x4K5  
[B[J%?NS  
我问店主:“他们是干啥的?” JcP'+@X"  
jn[a23;G)  
店主:“是搞农村经济调查的。” m`|Z1CT  
s-*XAn ot  
我乐着:“嗨!她又不问我,我还是接受一次调查嘛!”  LCG<  
(Cq-8**dY  
店主:“有可能,男女老少他们都调查。” l20q(lb  
h3:,Gbyap  
我说:“喂!那个老大娘是……” PyoLk  
j}|6k6t  
店主:“廖王氏。” 5t PmrWZ  
7yc:=^ )  
我自言:“廖王氏,嗨。” h$k(|/+  
iZ58;`  
Fm@GU  
=#W{&Te;  
089 常老辈家  # {c$W-t):U|  
;[|x5o /<  
还是在上次那间屋里,常一边沏茶一边说:“来来来!我们慢慢的谈。” { u;ntDr  
U$-FQRM4K  
我说:“上次的货你老辈清点了?” *z(.D\{%  
pIh@!C  
常老辈:“清点了,不会有错,烟酒我都尝了一下,可以。鲫鱼这个不应该有假,太简单了,一进口就尝出来了,何必要去做假呢?我们消费者,一是要质量,二才是要价格。” d+/d)cu  
al^ yCoB  
我说:“是,我这个人就是懒,只知道到正规渠道进货,加过一个百分点就是,我把这个问题看得简单,不要把一个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了。” y<5s)OehG  
2Qn%p[#n  
常老辈:“我也是,把自己的事情搞好了,社会都要少很多麻烦。嗨!我是没有见识的人说话哟。” `f b}cJUa  
{lqnn n3  
我说:“嘿!常老辈,‘各人打扫门前雪,那管他人瓦上霜’。真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把自己门前的雪,打扫干净了,大家门前就没有霜了。不能打扫的只是极少数。所以我进货就是怕进到假货,找来一系列的麻烦,何必?我实实际际的做生意,都生活得很好。” Mj[ v _&N  
V}3.K\7  
常老辈乐着:“对了,镇卫生院那个事,他们还把我看神了,以为我多高的觉悟,我跟他们谈了我的想法,他们全力支持,还不收钱,可惜。” /SZsXaC '  
E@t^IGD r  
我忙:“可惜什么?” ,p0R 4gi  
4km=KOx[  
常老辈:“在两年前,卫生部门都出了一个这方面的文件,只不过具不了体。” fok OjTE  
mJ[LmQ<:  
我说:“哦!是这样。” Peh( *D{  
,RDxu7iT  
常老辈:“这种是形势性的文件,我还感到好笑。” WSKG8JT^|  
-9\O$I-3  
我说:“您笑什么?” 9c46|  
n +`(R]Q  
常老辈:“我们大老粗想的都和上面的人想的是稳合的。” *.~hn5Y|?  
DbH{; Fb  
我说:“人嘛!都有共性,只不过往往就是受私、七情、六欲干扰了。” g*AnrQ}P  
Cx} Yp-  
常老辈 :“院长说向上级和新闻单位联系,全镇以后农村上了5桌人,都要派卫生防疫人员来,镇卫生要堵决这种传染病的发生。” W#8qhmt  
?k<wI)JR  
我哈哈一笑:“我们这种草民还唤醒了一些人,又助使了一些人。看来我不是小孩了。” Z=L' [6  
@lc1Ipfk"  
常老辈:“你这个想法好,我都要向你好好学习。” FJ!N)`[  
S2*-UluG  
我忙:“我要向您学习的地方多得很。”我想了想“嗯!您两个儿子就很不错,即有架外线的本事又有开车的技术。” RIC'JLWQ  
@>ONp|}@qI  
常老辈:“儿子的事好说,读书不行,那就学技术。嘿!他两小子去学一个外线安装,又学会了开车,还可以,他两个走的还是正道。目前我也过得去,没有要他们的钱,我也不管他们的收支。” q~;P^i<Y  
kFw3'OZ,  
我说:“您老辈子要算一个真孝子,又有您的养子之道。” mu=u!by.E  
dn:g_!]p  
常老辈:“算不到,算不到,我有一个想法,我母亲满100岁,把全村两千多人都请上。因为当年我母亲跟很多不和的人,有了矛盾的都来找我妈。只要是来找我妈的家庭,喜欢和我妈在一起的人,家庭都是和好的。就连一些村社干部家里吵架都来找我妈。嘿!我妈还是文盲。” ",#rI+ el  
=y0!-y  
我说:“嗯!您说到这里,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为人处事不一定要文化。嗨!别说文盲,就是聋哑人的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会使别人感到亲切,秉性纯朴。一个人可能有先天因素,要是这个因素成立的话,那每一个人的先天因素都不同,所以才‘有一娘生九子,九子不一样’的说法,常老辈是,是这样的吗?” C/<fR:`c  
&|n*&@fF  
常老辈:“一娘生九子,九子不一样这个说法有,道理我说不来。” BL]!j#''KE  
G U0zlG] C  
我说:“这一点人们能认可的话,我就想到一个‘修’字,那就说我们,或者说更多的人要修,有修炼这一说,就有修炼、修正、修身、修道、修行,还有养性的一说。我在您老辈的启发下,现在的认为是,大多数人都有一点不活情理的个性,咋办呢?就要‘修’。首先要知道对与错,一个人能处处分清是非还是很难。知道那么一点,就修那么一点,知道多少修多少,我觉得都是很不错的人了。能修去自身的邪,不是就正了!”我们笑了起来。 |Ro\2uSr  
S9U9;>g  
常老辈:“我没有文化,我就说不来你那些。我都不知道那些要来找我妈的人,矛盾是各种各样的。 C\$7C5/  
zh*NRN  
歌词曲《知道》 KXicy_@DC`  
N{|N_}X`Y  
[旁白] 呵呵!见到过这种故事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w y:USS?  
BO/2kL8*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j[  
g>VkQos5"  
[旁白] 下集是我的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边。* (nvSB}?  
15Yy&9D  
字数统计  6989 auL?Hb  
s{< rc>  
场次 082 —— 089 `,\WhJ?9  
Q$V xm+  
s^3t18m&1  
_%Mu{Ni&  
第16集 .^P^lQT]>  
7d'4"c;*;  
歌词曲 《知首》 |K/#2y~  
-v>BeVF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dpJi5fN  
uyjZmT/-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k_O"bsI)  
K<Ct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 Ldir'FW  
+u25>pX  
+".&A#wU  
r \=p.cw<  
089 常老辈家  # #Kn7 xn[  
V!FzVl=G  
常老辈说:“我都不知道那些要来找我妈的人,矛盾是各种各样的,各种各样的矛盾我妈都能说服他们,到现在我妈躺了十七年,经常都有人来看她。” s/ZOA[Yux  
8|7Tk[X1j  
我说:“这位老人就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X  
@ju-cv+  
常老辈:“是呀!所以她满100岁,我请全村两千多人,我还有点困难,现在我还没有招。” &V$'{  
q{ctHsQ(9  
我说:“您们村的每一个社都通了公路。” "Ny_RF  
7Uj[0Awn  
常老辈:“通了只要不下大雨就能通车。” SXod r}  
EG9S? $  
我说:“常老辈!您妈满100岁,您要请全村有什么难处?” VUNQ@{ST|1  
VVe>}  
常老辈:“唉,两千多人我烧开水都烧不出来喝。” M#|TQa N  
0kiW629o  
我说:“只要您安心要做,就能做成。唉,您们村有100岁老人吗?” {) .=G  
h.7 1O"N  
常老辈 :“没有,没有,可能我们镇都没有。” l YZHM,"  
[I^SKvM  
我狂道:“几万人的一个镇都没有。我有办法呀!100岁老人,是人间羡慕的,您尽力了,别人理解,不一定要吃唐僧肉,人好吃水都甜。我们可以请村长、和政府,我们也不给政府添麻烦,政府为100岁老人出过面,生活就在各社办,给您母亲戴朵大红花,到各社去和社员见一个面,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再说人民的政府为人民办事也是应该的,在它的范围内有100岁老人,它也感到光荣。要办得有声有色,不要浪费。我想的为什么要为这位老人办呢!就是要使更多的人,感觉到老人的本色,当年她就有那个一颗和谐可亲的心,渡人于幸福快乐之中,使大家和睦相处。多好的事。” ^ #Wf  
Qe4  
常想了想:“要去麻烦政府怕不好吧?” @lj  
xw=B4u'z  
我说:“到时候再说,有了这种想法都可以了。我得好好地学习学习您的乐观思想。100岁老人是人间羡慕的,说不定政府还会来主动帮您筹办。” rVN|OLh  
P/ y-K0u  
常老辈:“我给认何人都没有矛盾,各打米各烧锅。你有你吃,我有我吃,别人有困难你利所尽地拿点,没什么。我们一大家人都没有和别人吵过架,我们一家人还是活得好好的,没有少一块肉。我还觉得我们一大家人生活得可以。” _>aesp%  
=-q)I[4#  
我说:“哎,常老辈!我想起一个问题,我还是前两天在我一个哥们那里学到的。我不知用在这里洽不洽当。” PNKmI  
Og&2,`Jb  
常老辈:“小兄弟,还客气了,我跟你初谈,我还觉得你实在,您们的世界向我们农民老大哥的世界,注入点营养、新鲜血液,提高点我们的文化素质,提高点文明成度。今天的劳动人民也有更高的追求。要缩小城乡差别,是要提高劳动人民的文化素质,能够使用好种子、农药、化肥都不错。一个社能看懂说明书的不多。城市在高速发展,我们不能说城市发展慢一点,等着我们。而是我们要有一点精神食粮,使我们自由自在的手,勤快起来。这里我要说的就我们还相当一部份劳动力闲着,我想过,如果都利用起来,我们这个地区的粮食,每一亩要增加一百斤。所以千百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 一生之计在于勤。” 2GD%=rP2]  
'WOW m$2  
我笑着:“您一家人勤快,首先是您锻炼好了身体,又获得了一部份,所以您身心健康,我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您,您都该万寿无疆。”我们又笑了起来。 o2.! G  
*&U9npN  
常老辈:“对对对!咱们万寿无疆,万寿无疆!跟你两个说话真开心。”看着我“嗨嗨!什么营养?睡觉才营养。” I{2e0  
p\,lbrv  
我说:“对呀!晚上睡觉,心静悄悄;天亮起床,看到的是人间天堂。所以我要向您老前辈学习,好好过日子。”我笑了。 >!oN+8[~  
{6KU.'#iF  
[画外音] 可能万寿无疆是什么意思您都不一定知道,只要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C f+O7Y`^  
sC}/?^q  
常老辈:“我们农民,常常谈的就是自己看到的小世界。” IMrB!bo r  
5 )C~L]  
我一笑:“小世界里一样有大文章,你说说。” 3 C[ ;2  
]>:>":<:  
常老辈:“有的人是爱管别人的闲事,对人家的事爱说三倒四,自己家的事又搞不好。嗨!你看,有的人总想在别人身上干点强事,而且是所有的强事他个人都要干完,包括说句话,最后酿成点大锅,实在不该,我们又到哪里去找后悔药呢!” y"]> Rr  
6s uc0  
我说:“对!有这种事,这种事还多,古人也有说法,叫不见棺材,不流泪。”我看着常老辈点点着“嗨嗨!对不起,我又想问你个问题,还有点不好意思问。” EYQ!ELuF  
zZy>XHR H  
常老辈:“请随便问,随便说,我这个人没有隐私,更没有小角落。” 1H ZexV  
9hq7:  
我不好意思:“您家的经济来源……” (kSk bwu  
63~i6  
常说:“哦,是这样的,我是石匠,一年无所谓地干,有三四千块钱。我们的鱼塘是没人包,我才去包的,我鱼塘里的水花鱼,就是养鱼苗,一年是好几千,上万,搞鱼苗我又是行家。其它人他们不去动脑壳。我不包这口池塘,我种菜,我一年不少五千块钱,问题是有的人就是不干,懒,没有想到我实实在在的做点什么,割草不要钱嘛?你割草喂兔该可以嘛?有的人就是不干。我养母猪是五千多。嗨!农民就是好,钱就在地里,一亩地有人能种出一万来,有的人只能种出几百,咋说。我觉得农民好,自由、自做、自吃,既卫生又环保,我吃的是不折不扣的绿色食品,自种,自养。随便买件衣服都要穿十年,我们家的人还没有开支过药费,我们家一年的生活开支就只有用五六千块钱,除了作料、烟酒外,吃的是自产自吃。嗨!农村的沼气池,一年去他二十个劳动力,当你们用的天然气。有人就是不干。我妈百年归寿的钱我十七年前都存好了。我现在觉得,我管的是生,每天我都给我妈抹两次澡,老年人皮肤干燥。唉!人总是要死的,我妈死了我是想得最简单,她这个年龄的人,就是土葬,喊两个兄弟抬出去就完了,死了还说什么。老人再世时你是否做得无微不至,何必死了后去用更多的钱。”想了想“嗨!鲫鱼,我们家族还没有人打过掉针。我们家族有80多人。我就成天锻炼在田间地头,有与大自然同存之感。” Zs4N0N{  
0lEIj/u  
我好笑:“您这一说我都听傻了,我还接受不过来。哎!您刚才说有种人,他想的是不管生,只管死,死了埋一个好地,请多个阴阳来看,好要发我,我才好在人间好吃又懒做。” R{WG>c  
xOt|j4  
常老辈:“这个我不去研究,这是一门悬学,未必哪个是行家,我还是讲究实际。把我的老人在世时伺候好。我不会把现在躺在床上,疾危不安的老人不去管,把精力用在死后,死了你去用上十万,告诉世人我是孝子?死人都不瞑目,活人还在为他精雕细作墓地。” #\"5:.H Oz  
S2Wxf>b t2  
我说:“对呀!未必有行家。我听一个老前辈说,是福人才能葬富地,坐地等花开。”我笑着“心属都不正嘛,去研究什么葬地。我躺在床上危在旦夕的话,我的后人,我周围的人应该管我眼前。” NTn-4iJy  
3n,F5?! m  
常老辈:“我着重现实,我妈在一天,我不依赖认何人,不折不扣的把我妈伺候好。”乐观道“这就是我的任务。人听到的都是祝别人身体健康,我还要祝我自己心理健康。” ^c/.D*J[I  
@ UX'(W  
我笑着:“常老辈!您天生就这样乐观吗?对的,我们就是要身心健康,我们也要祝别人身心健康。嗨!哪些搞文学工作的人咋没有这样一个简单的词,出现在报张杂志上。常老辈说到这里,我觉得一个人有了那种素质,或者说本能,或者说修得了一身的正气,有些精连的语言它自然者会产生。历史上有的经言不全是出自文人之口。常老辈呀!您这个身心健康,会取代人们常说的身体健康。” EQMn'>  
h>q& X4-  
[画外音] 嗯!我也说个身心健康,一个人应该身心健康呀?咋从常老辈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呢?我感到从常老辈口中说出来好有亲切感,好真实哦。未必这就是‘凡事要好,经过三老的道理’。* l7nc8K  
&KmV tj  
常老辈:“我不懂那些,是我觉得怎样说得实际一点就怎样说。不过,我是越活越乐观,说个实在的话,有的人少年死了,少年残了,我们同情。有的人臭名远扬,有的人自找刺激而摧残身体,就有点不值得别人同情。我不比别人有钱,我还喜欢过我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我过的是幸福生活。我明天如果去获得了500百万奖,我认然过我现在这种生活。我没有文化,不会说话,说的就是土头土老的,不中听。” 9-5H~<}fF  
0NL~2Qf_4  
我玩笑到:“中听,我还喜欢听。哎!您得了500万,您怎么安排。” Zi/ tax9C  
}>]V_}h  
常老辈:“嘿!就是把这一里多乡村公路,修成水泥路。余者,国家也。”我与常是哈哈大笑,随后常点点头:“我是自私了点。” '"qTmo!  
|Tv}leJF  
我说:“本来就是您的钱,至少本村人民要感谢您。不自私,您想到的是村民又不是您自己,不自私。” 4} .PQ{  
UI2TW)^2  
常笑着:“我想到的是村民?我想都没有想,我懒去想得。” OEi u,Y|@l  
yxk:5L \A  
我说:“那您就更高尚。” }uR[H2D`L  
NMs 8^O|0  
常老辈:“要说这种钱该交给国家,由国家来安排才是没有自私。” pq"Z,9,F%  
|l CS^bA3  
我说:“能够做到您这一点都不错,很多人都想不到,你已经算是圣人了。” 常老辈眉头一皱“ 常老辈您要说什么?” Ko|m<;LX  
$-)T  
常老辈:“算了,我不好开口。” ))%f"=:wt  
3+l8VX&u!  
我说:“什么都可以说呀。我还是一个很快乐的人,和您一样,没有隐私,那来那么多的隐私。嗯!如果您不闲气的话,我和我家人,在老人满97岁那天,我来享受一次。” a&Qr7tT Y"  
GrUpATIx  
常忙:“别别别!别说来享受。我双手恭迎,双手恭迎就是。” #<~oR5ddlb  
H:EK&$sU  
我说:“我能参加97岁老人的生日,是我的福份。” h3bQ<?m  
yEMM@5W)8  
常想了想:“哎?哎呀!我是写不起字,我写得起的话,我都把他写下来。” d U*$V7  
:f:&B8  
我突然笑了起来:“我能写,我来写,我给您写下来,我就把您勤俭持家、乐观在世给您记下来,至少对我们不是有一点启发。要是能找上一个导演给您导出来,您这种真实的故事能感染一些人,有些话语还有醒世作用。” $vK,Gugcx  
& kVa*O  
常老辈:“我是说笑的,你别当真。” $0x+b!_l@  
lxCAZa\  
我笑着:“您看,您随便一说都能使别人一笑,您随便一说,还没有想都能获得世界专利,您随便一说都带有个笑孝二字。您随便一说都能感染、醒世别人。我是要好好的给您记录下来。” ~ o2Z5,H  
mR|5$1[b  
常老辈抬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说:“人生在世有何难,我只能顶半边天;大家相处好过日,一生实在更为仙。” !Y r9N4  
<"6\\#}VG  
我感到有点吃惊,点了点头,微笑着。 D vvi)/<  
]" e'z  
[ `1` E1X  
%7 yQ0'P  
090  我家夜  # `p9N| V  
Q W,:'\G  
我笑嘻嘻地开门进屋,国益:“余哥生日,我们不是要关半天门?” ilVi  
D@9 +yu=S  
我说:“不,一天我们就要早点去服务、帮忙。虽然是包席,还是有些接待工作。我明天还要安排时间去看一下姨妈。” EV Z1Z  
S'qT+pP  
国益:“你去嘛!你早点回来就是。哎,那个常幺叔是个什么人?你又去和他吹了半天。” '" %0UflJS  
]i6* $qgma  
我乐着:“我这样跟你说嘛!那一大家人尚可、潇洒、乐观。人家是知足常乐。嗨!他是一生乐于其中。神农皇帝都要尝百草,60多岁的常老辈居然就没有尝过药。” J;>~PXB  
6Y\TVRR  
国益:“难道他感冒都没有得过,什么没有吃过药,神仙?” 7bO>[RQB  
Rzs u 7w  
我点点头:“不,他感冒,他感冒,他对大家感冒、对大自然感冒、对自己的生活感冒。” H c>yZ:c;  
<XDnAv0t  
国益:“你说的啥子哟?” oLX[!0M^  
>jmHe^rH  
我说:“他是一个文盲,他能感觉到,感悟到江山如此多娇。我们生活在地球村应该勤快。哎!你说他是什么人?别人的鸭子没有回家,问在不在他家,常老辈说你自己去看,是你就自己捉。那个人就捉了他四鸭子。隔了一天那个人的鸭子回来了,才把常老辈的四个鸭子捉来还他,你说常老咋说。” d(^HO~p  
B-KMlHe  
国益:“臭骂他一顿。” 73'AQ")UJ  
U" 3L  
我笑着:“常老辈说那个人还多对,把四个鸭子又给他送回来了,他还谢谢别人。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不还我我还不是算了’。国益你看我又遇到一个好人,嗯!这种人要算什么,算不算圣人?” D8~\*0->  
C<9GdN  
国益:“不是你遇到了好人,是你爱和这种人聊。” - uO(qUa#  
^["D>@yIR  
我说:“国益,去把字典拿来找一个什么词才恰当。” 3w p@OF_  
$gYGnh_,Q  
国益:“亲爱的,你那个是字典,而不是词典,你说的那个是一个词,要在词典中才能查到。懂起了嘛。” 1/ j >|  
AEWrrE  
我说:“哎!我们还得好好学习哟。国益我给你说,他那个人具有正常人的感性、理性。他有思想,他能想到我们吃饭的碗要在碗口上做一个记号。”我笑了笑“在石匠的行业里也称参照物,在吃饭时,拿碗的手的拇指自始至终都要放在那一点上,口才能自始至终的自然的接住一个部位,这才叫卫生。怎么样,亲爱的。” @~7au9.V=X  
KdZ=g ZSH  
国益:“有道理。” "9Q_lVI|Q  
pV:44  
我说:“所以我说喊他去申请世界专利。” 5BLBcw\;  
=)iAU/*N  
国益:“世界专利咋申请。” ,}>b\(Lk  
A+\rGVNH'S  
我说:“我咋知道。哎!他具有人的本色、‘本来’的素质。哎?” J=O_nup6C  
*9F{+)A  
国益:“你哎什么?” ,^v_gc  
M4d4b  
我说:“我的书、文化水平不够,我现在才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 RO'b)J:j9  
1u }2}c|  
国益:“就是,在教室里读书,总觉得读来没什么用,把成绩好的都看成书呆子。” u+pZ<Bb  
`yRt?UQRS  
我说:“所以要到大自然中去接受一个个困难地考验,去经风雨,见世面,千锤又百炼。” wu} Zu  
Fa X3@Sd!  
国益:“一生就只有这几十年。”笑着,“等你还没有到一千锤就白头翁了。” Z =*h9,MY  
v dU)  
我说:“嗨!所以就是要我们把有生的精力用在学习中去,不断的进取,自己才活得更多的真知灼见。” !qs3fe<uh"  
CE I.*Iywu  
[画外音]  未必常老辈是这种人?有一种良好的心太,就聚积能量,所以没有病,嗨!不是病的问题,而是身心健康。未必这种人才算是有道、有理、有德的人。这就叫心底无私天宽,容纳了百川?嘿!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干了几十年,居然感受到了江山如此多娇,你知道这句话是气吞山河的开国之君说的嘛?常老辈我敬佩您,哈……  * 90a!_8o  
N >];xb>  
我说:“嗯!他没有吃过药,有可能。我得好好的感悟一下人生,要不然我不白来这个世界,你以为只有名利。哎!我们自己祝自己晚安?” kclZ+E  
)p 8P\Rl  
国益忙:“哇!我还没有洗澡。鲫鱼,我的衣服呢?给我拿来。”国益去洗澡了。 A1aN<!ehB  
&v/R-pz  
我自语:“拿衣服成了我的任务,这不太合适吧?哎!男人咋知道女人的心呢?没事,这算什么,一家人,爱人,你爱的人是我,我给你拿衣服是我的福份,也是你国益的福份,这样想,这样做不是就好了嘛。”我一边拿衣服一边说。 u 236a\:  
?l ](RI  
L=kETJ:g  
.;%`I  
091 去医院的路上 夜 # UZ7ukn-  
+Sg+% 8T  
一个中年人在接电话:“哦!是王主任,您好您好您好!…… 你说明天星期天见,有几个哥们…… 哦,我这几天要陪我妈,我妈在住院,我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哇,这点面子都不给?…… 我妈,在住院,我现在已经快到医院了…… 这点面子都给?喂!您说的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是嘛?…… 还对,您没面子?我多大个人那,我不来您就没面子,王主任,我有那么伟大嘛?您那些朋友都来了未必我不来,你就小了个人…… 我目前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在医院……什么不观事有医生?……哦,朋友?朋起来才算朋友,看来我们是朋不起来哟…… 好了,你去乐。嗨!我不跟你两个朋,我不要发财,我能饿死在草丛?你去走你的阳光道,我不和你做朋友。”这个人把手机关了自言:“我要跟你做朋友,我的妈我都不要了。嘿?我为啥要给你的面子,你有权我不惹你。我连轻重都不知,面子,鬼子。我不把我的妈伺候好,我才是没有面子。滚你过祖先。”我看了他一眼。 J''lOj(@  
1cd3m  
6'jgjWEe3&  
.!_^<c6  
092  市医院   夜 # 5YQJNP  
@g1T??h   
我提着两盒营养品,在医院门口水果摊前徘徊。 &IkHP/  
[q(}~0{"-  
[画外音]  我怎么不敢买呢?这么点小事我还作不了主?嘿!这不是国益说是我的姨妈和她没关系嘛!没什么,买。   * L+0O=zJF  
QX+&[G!DZH  
我走进病房。看到姨妈坐在床上,挺精神,在和医生交谈,我一下就轻松了,我对医生说:“医生您好!谢谢您对我姨妈的精心医治。” 2.&%mSN  
G[Jz(/yNH  
医生说:“谢谢的话就不说,这是我的工作,我得了纳税人的月薪,我就应该无条件的,不折不扣的为每一位病人服好务。再说,一个家庭得了一个这样的病,也要一两年的收入。” l!%V&HJV  
Lg+cHaA  
我说:“好好,医生说得好,做得好。” +aRHMH  
+=(@=PJ6  
医生给我一张处方:“还得巩固一段时间,增强体质。” >;k~B  
{0Ej *%  
我看了处方后问:“医生,麻烦您,您这个是写的q12h吗?什么意思?” ^Rmrre`uU  
420cbD3a  
医生:“是12小时,给一次药,不同的药在体内作用的时间不一样,这个药可以在人体内作用12小时,所以12小时护士会来给您用一次。” lsB.>NlU  
8iN@n8O  
我忙问:“您这个小写的h是表示的小时?” +!<{80w  
luV_  
医生:“是。” juBzpQYj  
60%EmX ;  
我不好意思的请问医生:“这种表示方法是全国通用嘛?” RUlJP  
r;OE6}L>  
医生:“世界上就是这样表示。” i@`T_&6l  
qGc>+!y  
我说:“实在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H1g"09?h6o  
-YP>mwSN?  
医生:“您们提出的问题,我们必须正面回答。如果您满意您可以告诉您的亲戚朋友,如果您不满意您也可以告诉您的亲戚朋友。” } ~#^FFe  
 a7UfRG  
我说:“满意,满意,我没有住过院,不知医生这么亲切,就像亲人。”我对姨妈说“住在这里应像家里一样嘛!” _GK3]F0  
=K2mR}n\;  
姨妈:“对对对,是是是。住在这里就像自己家里一样。” U:.  
;9hi2_luV  
医生:“没什么,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随时都可以向我们的医护人员提,我们要全心全意的为患者服务。我们最开心的就是病人步出医院的大门。” ] 7, mo  
2I#4jy/g  
我乐着自言:“哇,天堂!” }'KVi=qnHb  
XACbDKyS  
医生:“您们谈。” :A,V<Es}I"  
nL+*-R!R  
我说:“好好,您忙。”我们点头。医生转身走了“嗨,医生还是跟我们很亲切嘛!” }TZ5/zn.Dw  
%($qg-x  
姨妈:“鲫鱼!你都很忙,不来都要得,打个电话都可以了。” /(w:XTO<  
:".:Wd  
我微笑:“在忙这点时间还有。哎呀!姨妈我都做得很不够,我还是年幼了,现在想的话我小时候您疼我,我还是该在姨妈面前做点表现。” ,9q=2V[GP  
Z&=K+P  
姨妈:“表现,我还是不放心,你别闯祸就是,你别今天找了一百万,明天又入狱,还不把你妈气死。” VuwBnQ.2k  
j3VM !/  
我说:“嗨!姨妈,我小时候您都说我多乖。” ={b/s31H:  
BD,JBu]  
姨妈:“对呀!你小时候乖,要做到一辈子乖。”我看着姨妈不好意思地笑了。 e%N\Pshgv  
3j0/&ON  
我说:“姨妈!我不会去做伤天害人的事,退一万步说,我生意做不好,回农村种地,其实种地还是好,能观察到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还是很有乐趣。从前您帮了我们不少,我不会忘。” 4XQv  
(iGk]Rtzt  
姨妈:“什么?你小时候我帮了你不少,你的意思是你今天长大了,在我姨妈眼里,你还是小朋友。” XYWGX;.=  
<X j:c2@  
我笑道:“是……” v%/_*69a  
v/8K?$"q  
Z5[ t/  
jbn{5af  
093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夜    # ~ra2Xyl  
PsEm(.z  
我一边走一边用手机:“余哥您好!生日筹备好了吗?要给我安排一个工作,锻炼一下我,这也算一个机会。” 5sM-E>8G^{  
X{9D fgW  
余哥的电话声:“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9&g//JlD  
rfkk3oy  
我说:“我去医院看了我姨妈,现在步行在回家的路上。” { e<J}-/?  
zM|d9TS  
余哥:“哦!在和平宾馆,二十桌人。” .YYiUA-i9n  
;'`T  
我高兴:“好嘛!我当天早上八点钟到,您安排一下,我和国益都八点钟到。” HN7(-ml=B  
}9/30  
余哥:“谢谢!” h1z[ElEeoP  
N|O/3:P<,U  
我乐观:“我谢谢您给我一个学习和锻炼的机会。” *TfXMN ?w  
7"yA~e,l  
这时我正走到一个十字口,有一群男女在笑,我一看,他们在笑一个女性,二十出头,蹲在一个水果地摊前选水果。屁股沟露出来了,一个两轮车慢慢地开过来,停在那位女性跟前。诚恳:“小姐!你的屁股沟都露出来了。” 3 q^3znt  
8L`J](y  
女子忙站起来,这时我才看清了她是一个化浓妆的中等个子的女性,急忙给两轮司机一耳光:“你臭流氓。” a x4V(  
,j>A[e&.  
旁边人哈哈大笑。有几个人开口说:“自己就是个女流,还说别人。” cK%Sty'8+  
Jz(wXp  
两轮司机气急了,一双眼睛盯着她,指着自己:“我流氓,还臭?”我四处看了一下,走了。 T}d% XMXq  
O W`yv  
[画外音] 干啥子哟,在拍戏呀? * D]X&Va  
p?F%a;V3  
余哥电话里:“谢谢你!” Zpc R   
&(&5ao)5  
我一笑:“哎呀!余哥,还要说个谢谢!” QE8;Jk-  
mtfEK3?2*  
余哥:“好嘛!下次再聊。” DVC<P}/  
%#gHa  
我说:“再见!”关机。 v fnVN@ 5  
znVao %b  
@-d0 ~.S  
P%%[_6<%M  
094 我家晚上   # vH`m W`=  
PR{y84$  
我用钥匙开门进屋,国益在看电视,有点不高兴:“你姨妈好了?” M?yWFqFt9m  
wlY6h4c  
歌词曲 《知道》 hhZU E]  
eqFOPK5q  
[旁白]  呵呵!故事该是发生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wmNc)P4  
KAg<s}gQJ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7%@2Zo  
F:/R'0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E/_c;  
NgKbf vt  
字数统计  7024 TJ9,c2d+  
 ]{OEU]I@  
场次  089 —— 094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9-09-16
第17集 W\U zw,vI  
Di*+Cz;gK  
歌词曲  《知道》 6{azzk8  
z8Dn<h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mu"]B]  
(= !_ 5l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d5"<`<^o  
7vj[ AOq3l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zdeRJ  
'E&K%/d  
.9^;? Ts  
rk. UW  
    094 我家晚上  # ^@19cU?q  
[KE4wz+s{  
国益在年电视,有点不高兴:“你姨妈好了?” <Q kfvK]Q  
NkJ^ecn%)  
我说:“哈哈,明天出院。我看到你有点不高兴。” 5;Z~+$1  
i :$g1  
国益:“你看出来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 d{m0uX56  
4<Y?#bm'  
我玩笑道:“我看出来了,我不高兴地样子你还不是看得出来。我不去了。” ^v'Lu!\f  
S=2,jPX2r  
国益:“余哥做生日寿晏定了吗?” gc=e)j@  
'n no)kQ"  
我说:“哦!我们要早点去帮忙。余哥和我们的交往不一般,我们结婚他送了些东西,简单说没有余哥,我今天还在做小工。我才做几个月的小工,我都不知道,我们那个项目经理跟我说,余老师喊我,那时我还认不了他。”我看着国益一笑“我出门就是想做一辈子小工,这个工作还是要人做。” \) ;rOqh  
]@>|y2  
国益理解:“一个人在外面当然要靠朋友,且余哥帮助我们那么多。” %8Z,t+'  
f<wgZM  
我说:“是呀!要不是余哥的话,我现在仍然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嗯!余哥,余哥这家人,在你认识余哥的这段时间里,也应该知道余哥的人品和为人。” ^U}0D^jDeE  
7,TWCVap  
国益:“我对我们这段时间的生意还觉得可以。” <Xx\F56zp  
.TC `\mV  
我走到写字台前,一边练毛笔字,一边说:“对!知足者乐也,是比我们开业时想的要好一点,我们是不可能去读四年的经济学,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再来做生意。嘿!只不过有更多的人来照顾我们,我们就更应该有清醒的头脑,不要被顺利晕了头,在我心里,对每位客户都一样,只要我们实在,客户会理解你。当然也有客户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价格,只要你一说个价,他都说高了。其实他也不知道值多少钱。这个商品有时用琳琅满目、有时又可以用五花八门来形容。有四百克一袋、有四百五十克一袋、有五百克一袋,批零差又大,商家自主掌握。作为消费者,往往买了一样东西都觉得自己吃了亏。卖东西的人认为,只有错买,而没有错卖。我们不管那么多,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是。” h>:RCpC  
SWpUVZyd  
国益吃着零食:“嗨!鲫鱼,我愿来不知道买卖,我们做了这段时间的生意,我还对买卖有点了解,最先喊我个人做我肯定不敢。” Bq@wS\W>b}  
rz{'X d  
我说:“国益你有进了,我也有步,我们相互提一点不足,自己的缺点,一是自己看不到,二是知道了也难改。” DWQQ615i  
2 pa3}6P+  
国益:“嗯!我还没有发觉你有缺点。” 86fK= G:>  
NLZZMr  
我一笑:“我要是现在打你一顿,我的缺点就一大堆了。” )S};k=kG  
Yz-JI=  
国益:“是嘛?” ]]=fA 4(  
k l!?/M  
我笑着:“我发觉你有缺点,可以提吗?” MATgJ`lsy  
&^7uv0M<y  
国益:“可以可以。” Y62u%':X  
O}MZ-/z=o~  
我说:“就是——就是你吃零食的时间多了点,胃子得不到休息,你一直吃,它一直工作,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VX;zZ`BJ  
B:?#l=FL  
国益:“哈哈…… 鲫鱼你还挺关心我嘛!真好,有关心我的人。嗨!鲫鱼,你咋知道这些道理。” 7|QGY7Tf  
\E$1lc  
我说:“我还觉得这是人之常情,你试一段时间嘛。” -DP8NTl"  
[d4,gEx`Q\  
国益:“我老爸都爱吃。”我有点瞧不起的眼光看了国益一眼“我们的生意还比较好,老爸表扬我们还能做生意。” oGm1d{_-O  
g4N%PV8  
我忙:“我是一个生意人?我更是一个建筑工地做小工的小伙子。我只知道把好进货关,进成壹元钱,我们卖壹元壹角钱,完了,我的大脑就这么简单。嗯!有一个什么说法呢?意思是在一个人一生中,做事情都会遇到高峰和低谷,在高峰时就要抓住机遇,把你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争取延长高峰的时间,同时要清醒地知道下一步就是低谷。低谷来了就应该把你的损失降到最小,同时也要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次新的高峰的到来。” Gn]d;5P=  
`Kh]x9Z  
国益:“哇!你懂得那么多,有点道理,知识面宽。从现在起家务事,我来做,你好好学习,说不定以后还会当个状元。”说道就把电视关了。 {Q)dU-\  
!:(C"}5wM  
我说:“你咋把电视关了。” Uz 0W <u3v  
-'6<   
国益:“我听你说呀!” Va7c#P?  
B/mYoK  
我说:“其实这种思想有两千多年了,今天的人都比我更清楚,就是偏不信,要耍点小聪明。偏要踩在别人头上,结果是越上得高,就越把握不好,越把握不好就越摔得痛。比如别人送你十万块钱,你高兴,是好事,也不去问为什么。反过来摔跤者大有人在。嘿!这种思想还可以用在其它领域,就是当一个人顺的那段时间,就应该多做一点有意的事。在不顺时你应该清醒的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都会过去,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同时要准备下一次高峰的到来。有了这种思想,一生心情好。” }!8nO;  
bDDqaO ,8  
国益:“鲫鱼!你什么道理你都懂。” f^p^Y F+  
.k@^KY  
我说:“总有一部份人是无止的、无耻地争,争钱、争前,结果是用猴子拿玉米的故事来用在这种人身上是恰到好处。我给你说一个我见到个的事,在我们农村,爱去一年争一点、一年争一点土地的人,他争到了,确反而使自己的正土面积没有种好。哎呀!跟贪钱的人,一个道理。” TQf L%JT  
mu[Op*)  
国益傻着眼:“鲫鱼!你咋什么道理你都懂。” zrRFn `B  
R,t$"bOd  
我说:“我懂吗?你知道农民的儿子,三起三落的故事吗?” J;}3t!  
!_~UvxM+  
国益:“不知道。” tY+$$GSQj  
jlqv2V7=/  
我说:“当他每一次走进低谷时,他就利用这个时间去系统的研究《资本论》,研究安邦治国,辅佐朝政。这就是他在低谷时做的工作。在下一步高峰来临时,他就大显身手。CHINA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穿衣吃饭的问题如何解决?改革开放。使一些人先福起来。结果呢?中国的变化举世瞩目。” Lrd[O v  
Y32 "N[yw  
国益有点惊讶:“嗯!人家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我天天看到你都还不知道你有那么高的境界。佩服佩服。” #8XL :I  
T-_"|-k}P%  
我说:“嗯!人,这个人啦,就是有两个字在作怪。”我写了私、情“私就不说了噻,就是自私。贪,贪得无厌的贪。嗯!贪,今天是宝贝,明天就是罪人。” Q~{H@D`<  
-n80 &  
国益:“为什么?” G<|8?6bq#  
(xHf4[[u  
我说:“嗨!贪的最后两笔构成了个人,这个人有一个匡匡把他匡住,把这个人压到最底层。国益我今天去干了坏事,你都没脸,就连岳父大人说话就要小声点。” Zwz&rIQpT  
t3(]YgF  
国益:“你敢做任何不正当的事我都得揍你一顿。” u! "t!2I  
)E@A0W  
我玩笑到:“你揍我一顿就严重了噻,就犯法了噻?” qlL`jWJ  
^*P%=>zO  
国益没转过神来:“什么法?” O8B\{T1  
h }B% /U  
我说:“家法呀!” vI>>\ .ED  
"rx-_uK*  
国益乐着,娇气的‘打’了我几下“说!还有情呢?” _d5QbTe  
$<}$DH_Y  
我翘着嘴:“你不打我差不多。” Yt;MV)  
vSEuk}pk  
国益跺了两下脚:“鲫鱼,你多笑人。” 1q7|OWFT  
~E17L]ete  
我说:“是吗?那你没嫁错人。我能使别人笑,还多笑人,说明我的本事不小。” Z?h~{Mg  
l9{hq/V  
国益更加娇气,咬着齿,弯着腰:“鲫鱼…… ” rNXQf'*I  
^aItoJq  
我忙补充:“爱你!”国益哭笑无常。“这下我没有错噻。”国益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我要给你说两个字,我才说一个,你看我多乖。” f%][}NN)Xr  
xQ7l~O b  
国益:“你行,你跟我记着。” "q3ZWNS'w  
1+_`^|eK  
我说:“你未必还要收拾我。” 94'&b=5+  
Kg{+T`  
国益深呼吸:“我输了。” Y`~Ut:fZ  
wW Lj?;bx  
我还带有点惊讶:“输了,你输给谁啦?” jk;j2YNPw  
/4yo`  
国益闭着眼大声:“我输给你呐!” lt/1f{v[:  
l5~os>  
我乐着:“哦!是这样的,那我还得给你谈点情。” m&d|t>3<  
\UA[  
国益:“你说吗,我没有力啦。”国益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 z1k-&!  
_T60;ZI+^  
我说:“我想我一说到情你又有气了,嘿!我一说到情字你的力又上来了”我笑着“你看这不是有气有力了吗?” ,KH#NY]  
PrqlTT}Px  
国益:“你说。”国益坐在沙发上闭着眼。 L;z?a Z7n  
70?\ugxA  
我说:“我说的情,是指的情绪,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话,没有说好是我的水平问题。就是比如我的岳父大人、工作能力有、工作经验有、在单位是一个实干者吧?” #^0R&) T  
LBeF&sb6  
国益:“对呀!” ELoDd&d8  
-m zIT4  
我说:“为什么单位不重用他,还在单位当过听用。就是一有点事,就闹情绪,好像每一件事都得先要合他的心。否则在言语中就露出一些无聊、唠骚、讽刺、挖苦的话,使人反感。你绝对不能把所有的人都变成跟你一样。只要使更多的人和谐就够了。” Evq IcZ  
C3f' {}  
国益:“鲫鱼!难道我爸不懂这些?” (S5R!lpO  
wU36sCo  
我说:“不不不,他老人家比我懂,但是知道的人未必做得到,简单的说一个懂法的人,他不一定不犯法;一个文盲法盲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不一定违法。” F,F4nw<W  
Rok7n1gW  
国益:“对。未必监牢里的犯人全是法盲,我看懂法的人还多。” -0 a/$h  
bo>*fNqAIy  
我说:“一个百姓,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也为别人着想一点,就有了一个做人的基本标准。用老子的话说叫利他利己。你看我们的祖先,都是把自己放在众人的后面,把自己放在最低的位置。嗨!一个人有同情、爱护、帮助人的思想感情,内心踏实,心情舒畅,我有时都能体会到。不说融纳百川,反正一、个、自、大、的人就‘臭’。这些要在我们生活中去悟。乐,就在其中。一个人总会有意无意的学到些东西,闻到些东西,悟到些东西。”我笑着又自豪“所以我们要有堂堂正正的做人,一生之计还在于勤,否则…… 。” =:Fc;n>c<K  
,4e:I.b  
国益忙幼稚:“否则就不是人。” jXx<`I+]  
-UEZ#Q  
我盯着国益点头:“不,只能说自己会遇到很多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K`WywH3-  
Jy:Qlx`  
国益微笑的看着我:“这次进货我去,以前我们一起去进了几次,还不是那么大回事,进什么货自己去选,要看厂家、生产日期、有效期、注意防伪。制票、付款。它负责装好上车,然后给车一起回来,就这么简单。你再想一下反正我也去了那么多次,没问题。鲫鱼你放心这点事都办不好的话,我还配做你的妻子嘛?” =pO^7g  
Egp/f|y  
我点点头,好像还对,有点不放心地说:“好嘛!你能把货进回来,就增加了我半壁江山了,那我把计划写给你,心里好有一个准备。”我看了一下时间“哇!我们第一次耍这么晚。嗨!我们自己说一次自己晚安怎么样。”我做了个飞吻。 61>.vT8P  
NZLxHD]mp  
国益从沙发上站起来‘打’我一下乐着:“去你的。” ,{u yG:  
}<v@01  
我们睡在床上,一人一头,我入睡了,突然一声笑声传来,我睁开眼睛,又一声笑声传来,我起来坐在床上把小灯打开,看着国益闭着眼在笑,我也露出笑容看着国益,她又是一个响亮地笑。 EzM ?Nft  
|`2RShu  
我乐着摇摇头,自言:“这才叫睡着了都在笑。”我轻轻地捎了一下床头柜,国益没反应,我又关、开了一下灯,国益还在笑,我重重地掀了一下床头柜。国益把眼睛睁开。我说:“我看你睡着了都在笑。” 30#s aGV  
WdH$JTk1  
国益娇气:“好哇鲫鱼!你在偷看我。” a od-3"7[  
B dj!ia;H  
我忙双手比画着:“没有…… 我没有……” Xv5wJlc!d  
mA}TJz  
国益从床上起来抱着我:“我要笑…… 。” O'p9u@kc  
r ,8 [O  
    095 我家早晨   # ,hm\   
vFzRg5lH  
我跟国益起床了,我伸伸臂,起来看着窗外:“哇!又是一个早上。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金色的光辉照跃着大地。”我起来像往常一样,把床单、被子拿到阳台上晒。这是我的生活习惯。 xf\C|@i  
ehGLk7@7&  
国益收拾好了,拿着去进货的包:“拜拜。” '2A)}uR  
'6nA F  
我点点头:“乖!” fh&nu"&  
wyH[x!QX  
p%up)]?0  
np|Sy;:  
    096  在我店里   # 0Uz"^xO["  
i'<[DjMDlm  
座机电话响了。我接:“喂,您好!我鲫鱼。”对方‘吭’了一声。我接着:“喂,您好!我鲫鱼,请讲。” 1 &jc/*Z"  
c1(RuP:S  
电话里传来惊讶的声音:“啊,你是鲫鱼?啊,你是哪个呢?” VcE:G#]5  
](]i 'fE>  
我说:“我,新街《佳营副食品店》的鲫鱼。讲问有什么事吗?” )2KF}{  
un"Gozmt5  
电话里传来:“有有有,你要办我一个大招待。”  #4NaL  
ij`w} V  
我无所谓:“喂,您好!我随时都可以办您的招待,随时都欢迎您来耍,敬请光临。” vkV0On  
:uS\3toj  
[画外音] 您是谁?我还没有搞清楚,您说话那么急,那么大声。 *   a$OE0zn`  
<oV(7  
对方在电话里大声:“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嘛?” !>&o01i  
 skViMo  
我说:“不知道。” wKxtre(v  
b5vC'B-!  
“你爱人在家吗?” IfAZn_  
aP+X}r  
我大吃一惊。我将电话转到左手,左耳听,我一边拿出手机给国益打电话。将手机放在右耳。 _op}1   
c9 _ rmz8  
[画外音] 国益出事了?不过对方乐意的要我办招待,应该是逢凶化吉了。应该没有啥哟,  是怎么会事呢?* "_NN3lD)X  
g@!V3V  
我一边回答对方:“我爱人有事出去了。”右耳的语音提示:“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vwb\azVD  
#f]SK[nR  
对方忙:“她拿的一个什么颜色的包?” SZ'R59Ee<  
}9OC,Y8?D  
[画外音] 未必真的出事了?   * N S[l/0F&  
s9DYi~/,  
我说:“紫色。” M-Y_ Wb3  
$}<e|3_  
对方大声道:“老子说她和你两个闹了架,把你的钱都拿跑了。” ]2qo+yB  
8$Y9ORs4  
我说:“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吵架。” 6?c7$Y  
3AN/ H  
对方大声的带有点乐观:“你给老子不要走,我马上到你店子来。”对方挂了。 gp.^~p]x  
.eVG:tl\  
我又拨国益的手机号,语音提示:“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激了,再用座机打,语音:“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瞪着眼。 :eVq#3}  
l2Rb\4  
[画外音]  她关机,什么意思,怎么回事。嗨!先打电话那个人,我该问他在什么地方,看是不是在国益去进货的路线上。 * [.wYdv35  
$qj2w"'  
我还在想这事,看了一下座机上的号码,突然一辆出租的士,急停在我店前,司机笑嘻嘻地下车,拿着国益那个紫色包,提了一下裤子,笑嘻嘻地向我走来。年龄和我相当,中等个子。我瞪着司机还没有转过神来,他笑道:“鲫鱼,你要办我一个大招待。” Qzw;i8n{  
{"KMs[M  
不知所措的我顺手给这位司机一包烟,司机把烟放在一边,又笑嘻嘻地拍了我一下:“你爱人拿的什么包。” 7B66]3v  
4^o^F-k'  
我忙:“紫色,该有二十公分宽,三十多公分长,有点半圆形。” wN~_v-~*Q  
7WzxA=*#  
司机:“你爱人到哪里去。” _7_Y={4=`  
5'u<iSmBo  
我说:“她去进货。” cQ}{[YO  
}4X0epPp;:  
司机忙:“难怪,里面全是宝。”这时司机把包拿到我眼前“你看是这个吗。” B&"Q\'c  
2y1Sne=<Kb  
我说:“像!” "Z+k=~(  
n~Lt\K:  
司机:“我打开来看了,看到一个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我用的公用电话。”忍不着笑。“你看我用黑色的鞋油,在我的脸上打了三颗大痣,就是不要公用电话的老板认着我。哎呀。要不是你的包,就难说了。嗯!里面的东西我没有动。”司机把包递给我。 1Ai^cf:S  
|JsZJ9W+J  
我忙:“谢谢你。”我看了一下包里的东西“是,这个包,是我爱人国益的,电话本算是一个证据。嗯!国益人呢?” 1k^oS$UT  
&#i"=\d  
司机:“哦!她搭我的车,到公共车站,正好车出来,就忙着上车了。” ksm~<;td  
)LCHy^'  
我叹息道:“嗨!这个人,我打她的手机她又关机。”我一边和司机说话,一边给司机拿两条烟、两瓶酒、两袋茶叶、两袋糖,打了一大包。我一边说:“不管她 她会回来。” c+GG\:gM  
c1gQ cqF  
[画外音] 这个包就算是我的见面礼,至于他是怎么想到报酬的,我都任。  * 7x8  yxE  
rW#T vUn  
我把礼包拿给司机:“来,师傅,你好!谢谢你,咱们来日方长,你先把这个拿着。” .o}v#W+st  
&Hnz8Or!  
司机眉毛一扬:“嗯!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鲫鱼在这个城里,很多人都知道你对,都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情我领了,礼物免。” N4HqLh23H  
A+?`?pOm&  
我说:“那我怎么好意思,怎么谢谢呢?” /z$ u]X  
|(^PS8wG  
司机自豪道:“我不是说了嘛!情我领了噻。嗯,感谢!你都说了无数的呐。我要去跑生意了,你忙。”司机转身就走了。 Jj%K=sw  
he hFEyx  
我忙:“后会有期,来日方长。”我自言:“我在城里,我在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土包子。”我又忙打国益的手机,语音:“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做了几个生意。 3"\lu?-E  
^pk7"l4Xm  
国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瞪着国益,国益用手在我眼前一晃:“嗨!” @U}1EC{A  
W `}Rf\g  
我说:“你昨关机呢?” du^J2m{f  
i K? w6  
国益得意的一坐,漫步经心:“哎!我手机没电了,今天我起码走了三公里,累死我。” ?6Y?a2 |  
V "h +L7T  
我怕她生气,哄着她:“没事,别人不是把包送回来了!”我把包给她。 b SU~XGPB  
n7-6- #  
她把包放在一边:“哎!我至少走了三公里,步行回来的。手机,手机没电了我把所有的钱都放在了包里,身无分文,包放在出租车上。” ?.;c$'  
j8lb~0JD  
我盯了她一眼,给她倒了一杯水:“你今天辛苦了,就是你打的的那个师傅送来的。嗯!我当时忙着和他说话,还没有问他姓啥!” @6T/Tdz  
~FG]wNgS  
国益:“你这个人,办事就是粗心。” HCC#j9UN6  
b B3powy9  
我点点头:“是我粗心,我怎么就粗心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怎么说,这个师傅我看到他我一定认识。”我又平静“我们对任何人都要真诚,因为呀,因为有的人是我们认识他,有的人我们不认识他,但是别人可能非常信得过我们,以免误会。我们的货一定要进好,不能有侥幸心理。只要做了一次假货,不管赚了多少钱,一辈子心里都不舒服,这种心病是没有药来调理。我们正正经经的做都能生活,知足了。嗨!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好好地工作都能生活得好,有的人是为了耍个小聪明。我们进成十元的货,卖十一元,我们不亏本,那只是利润多少的事。俗话说得好,整人的事不长久,长久的都不整人,我不信我这样会做不够那么点饭钱,真做不够我还有份土地。只是亏了余哥的钱,就对不起了。至少我心中没有冷病。”我好笑“哪怕吃西瓜哟?吃冰糕我都不怕。” n8ZZ#}Nhg  
Fyatd  
国益:“看工商的人,还是要来查你。” +}os&[S  
K} X&AJ5A  
我说:“上次来查我我无所谓,我没有关门,来了几个检查的人,看了一番,没说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有的关门,有的罚款。有的人问我为什么不关门,我说我为什么要关门,我们为什么要去过那种提心掉胆的日子。我下一次还得咨询他们点问题,哎呀!拜他们为师嘛!总的来说我还是有点自信,我们的行为还是有人认可,要不然这次别人就不可能给你送来。”国益的心情不好,坐在一边不想说话。 y,,dCca  
HJ[cM6$2  
a![{M<Y~  
Zaf:fsj>  
     097  黄氏诊所    # l'E*=Rn  
\\H}`0m:  
黄医生在给一位中等个子、烫发,偏胖的中年妇女看病,我在一边耍。中年女性:“医生!我有高血压,脑血管硬化,肝功能不好,我小时候得过肾炎,血糖也有点偏高。现在我口干,口苦,又不想喝水,我一天三顿还吃不到二两饭。” `w7v*h|P  
SaAFz&WRl  
黄医生:“你吃其它嘛?” li'YDtMKCY  
r|fL&dtr  
中年妇女:“我吃菜噻,吃肉、鱼、海鲜,早晚牛奶,多一天不吃肉我都不好意思,像没有面子,所以我都不吃小菜,别人看见我吃小菜我多没面子。这些饮食习惯就是我当年工作时养成的。咋好买小菜来提到手上嘛!” RYQR(v  
i$:*Pb3mV  
黄医生:“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gx8ouOh  
?GoR^p #p  
中年女性哈哈一笑:“我45岁都退休了,现在在社保拿钱,算我聪明,有头脑,现在我耍,进一千多,拿到90岁,医生我就是想活到90 岁。所以我现在就休息好点,每天是耍半天,打半天牌,每个月拿几百块钱来输无所谓。只要我能活到90岁就够了。医生!这个要求不高吗?” Ic"ybj`  
6S'yZQ |b  
黄医生看着她点点头自言:“世界上还有你这样的人,你过的幸福生活,还是自找苦吃?你活90 岁,我看你再活9岁都难。你有头脑,你聪明。聪明过于了,就是傻儿。” \:# L)   
7 S#J>*  
中年妇女得意:“我听别人说黄医生医术高明,今天我来请黄医生给我开一天的药。” 我在一边点点头。 U3ADsdn  
Zw 26  
黄医生眼睛一眨:“开一天药?” RVnjNy;O`  
r_)' Ps  
中年妇女:“对!你先开一天给我吃了来,好了我又来拿。嗯!我是不打针哦,吃中药苦,西药大颗的我吞不下,你给我开两颗小药就是。” !1jBC.G1  
[N-Di"  
黄医生:“你还是去找专家开药好一点,我只是一个普通医生,我也没有那个级别什么病都能看。” {g'(~ qv  
i^/T  
中年妇女:“我找过专家,他们一开药就是一个星期,我哪里能吃那么多药嘛!” /H[=5  
]{;gw<T  
黄医生:“你很少时间吃药?” U45e2~1!O  
rP'me2 B  
中年妇女:“我经常都吃药,这个医生的药吃一天不好,那个医生的药吃一天还是不好。” `_6C {<O  
"syI#U{  
这时吕护士在准备给一个一岁左右的小朋友打针。油头粉面的中年女性抱着小朋友:“医生会轻轻地给你打,一点都不会痛。” 8:q1~`?5"b  
!@5 9)  
旁边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宝贝!真乖,不怕,一点都不痛。” ,10=  
]|#+zx|/D  
吕护士小心意意地注射后小朋友哭了。 I2XU(pYU  
{.`vs;U  
油头粉面的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心痛:“来,我们骂她,我们骂她,把我的宝贝打痛了。哦…… 不哭。我们骂她。” D#aDv0b  
j\yjc/m  
歌词曲  《知道》 /*~EO{o  
+D6YR$_<  
[旁白]  呵呵!该是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Xxj- 6i  
UsG~row:!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2y\E[jA  
^S<Y>Nm]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6`)M{*}  
CZe ]kXNv  
字数统计  6894   h8j.(  
PNhe  
场次  094 —— 097 LP^$AAy  
:VBV&l` [  
g/_5unI}u  
!n!*/[}X  
wm@@$  
@{e}4s?7od  
第18集 <=&`ZH   
xH,a=8&9  
歌词曲  《知道》 8W7J3{d  
(,2S XV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玉。 2tO,dx  
>R_&Ouh: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_{\9O,3  
@HCVmg: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r6qj7}\  
eByz-,{P  
T -2t.Xs  
}0z)5c  
097 黄氏诊所  # q9_OGd|P  
x;d6vBTUb  
油头粉面的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心痛:“我们骂她,我们骂她。”我摇头一笑。 T8g$uFo  
HZge!Yp<  
二十出头的女性感到奇怪的样子:“护士你昨打的哟,就把我的宝宝打哭了?你昨护的哟?你昨打的哟?你会不会打错哟?” o+'6`g'8  
WsB?C&>x  
吕护士轻轻:“我不会打错。” WyiQoN'q  
Bzf^ivT3L  
油头粉面的女性,抱着小朋友:“你妈哟,昨子打的针?把我的小宝贝打哭了。妈哟。我们走,我们不相信她,在也不找她了。”走时嘀咕“我的宝贝二天是要拿诺贝尔奖的。” ;xTpE2 -~  
:3 mh@[V  
吕护士背朝着她们。黄医生盯了她们一眼。我作为旁观者是感到好笑。 omx=  
!4!~L k=  
医病的中年妇女:“黄医生!我包给你医,你说多少钱?” (8OsGn  
1Y,Z %d  
黄医生:“你,另、请、高、明。”  \=o-  
V]^$S"Tv  
病者摇头:“看来没有一个好点的医生。”起来走了。 d;>QhoiL  
=~gvZV-<  
gG uO  
(k P9hcV  
098 市批发中心的早餐点  # zm#  ?W  
H/Jbk*Q  
店里几张桌子都有人吃,有一老大爷长长的胡须,左手有伤,抱扎着。老板是中年人,中等个子;老板娘个子不高,体胖。我坐在靠墙的桌子忙着吃,老板娘对老板说:“去,喊你老汉拿钱,去喊你老汉拿钱。” O&&~NXI\  
9JwPSAo;  
老板:“拿什么钱。” "jCu6Rjd  
DNi+"[~&P  
老板娘:“什么钱,吃了不该拿吗?” ]'S^]  
'q.!|G2U  
老板:“拿啥子哟!老汉一年还来不到一次。” jdBLsy@  
0IpmRH/  
老板娘:“来不到一次也该拿,这不是在我家里,我是在这里租店子做生意,你懂不懂。” 1eKT^bgM  
 3CJwj  
老板:“什么懂不懂,一顿早餐两块钱嘛!你何必那个样子。” ])!*_  
*`U~?q}  
老板娘大声说:“啊?我什么样子,吃饭拿钱天经地义,我啥样子,我啥样子?” =#\:}@J5I  
{8OCXus3m  
老板:“你的家门亲戚来吃了还没有拿钱我也没有说过。我老汉的手受了伤,来换药,有好大个事?” =Uh$&m  
OY d !v`<  
老板娘把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摔在地下:“你还要说我不对,你越来越怪了,敢说我不对。”走到老板面前,指着老板。“你要干啥子,你想敢啥子。”我看了他们一眼。 (?c-iKGc  
R8 T x[CJ5  
老板不高兴说:“我没有干啥子,我也不干啥子,我在你、你面前敢干啥子,啥子我都不敢干,一辈子都只有老老实实,你说一我敢说二呀!” /mMV{[  
74u&%Rj  
老板娘:“好!你去喊你老汉拿钱,要不然我跟你离婚。”老大爷拿出兜里的几块钱,放了两元钱在桌上就走了。 \lY_~*J  
DqPw#<"H  
老板瞪着自己的老汉,沉着气说:“要得!” FlQGg VN  
0a7Ppntb@  
老板娘忙去把那两元钱收捡了,钱拿在手里,回头对老板说:“我说的是我要跟离婚。” Y@v>FlqI{  
yVfC-Z   
老板冷言对她:“我听到了。” *Ly6`HZ9  
e.%nRhSs3  
老板娘:“你咋办?” pCDmXB  
f<_Cq <q"  
老板:“你咋说就咋办。” c L]1f  
?< />Z)  
老板娘:“离婚。” M:8R -c#![  
9x8fhAy}4  
老板忙:“要得。” eRYK3W  
p?!/+  
老板娘指着老板:“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还敢答应我要得。”把手里的钱往地一摔。“你究竟要干啥子?”吃饭的人都走了,我背靠在墙壁看。其它吃饭的人在门口看一下就走。 ]'}L 1r  
Za9qjBH   
老板:“我是男人,我每天干好我的本质工作,要为我自己服责;现在我要为生养我的父母服责;我还要为我的子女服责。” qna8|3eP  
8=l%5r^cq  
老板娘:“我呢?” a9gLg &  
$i&zex{\  
老板冷眼瞧了她一眼:“我呢?” )8AXm  
+>,I1{u%&  
老板娘:“你给老子越不越怪了,分不清谁轻谁重,你妈哟!老子要给你离婚。” TH;hO).u  
1Mzmg[L8  
老板点点头:“还妈,还老子!” M%HU4pTW#o  
Ui~>SN>s  
老板娘把桌子一推翻:“我就是骂了你的妈,骂了你的老汉你又干怎么样?” [n@] r2g)3  
( .:e,l{U%  
老板心平气和地说:“不怎么样,家庭暴力是怎样产生的?” aE8VZ8tvq  
sJZ iI}Xc  
老板娘气冲冲地说:“什么?你还敢打老子。” 5P2K5,o|n~  
E .h*g8bXe  
老板胸有成竹地点头:“对不起哟!” xT8?&Bx  
?6!LL5a.  
老板娘向老板蹦去:“你打嘛?……” TeQV?ZQ#}  
!k%#R4*>  
老板一掌打老板娘在地下,左手封着老板娘的喉,右手在老板娘肉最多的屁股上,用尽力的打:“你的妈,你的老汉;二十年了我还没有发过火,你就以为我怕你,你就可以任意地欺负我,我不给你打痛,你认识不到,我妈老汉来你不欢喜,你的老家任来一个人你就捧上了天。”我拱在桌子上,老板娘没做声“你还是不经打,你一身的肉,我看你哭都没有泪水。你还好意思说离婚,你还以为你多伟大,我少不了你,我打光棍都心甘情愿,没有你我会死嘛?我看是有了你我妈老汉更早死,二十年了,我们没有拿过一分钱给我的老的,今天来吃了一顿早饭两块钱你都要问他要,只有你才下得了这个心。”老板松手站起来。“不打你了,你经不起我打。” 5f/`Q   
+"(jjxJm  
进来一位中年男士看了老板一眼:“你们咋会打架呢?”忙把老板娘扶起来。 zzz3Bq~  
6RM/GM  
老板对这位中年男士说:“她说要离婚,我答应,我错了,我不答应她又错了,你说我该咋样回答她。我怕什么,这就是家庭暴力,全世界的人知道最好。你提出的问题,我答应你,我还错了。” s(^mZ -i  
Bf:Q2slqI  
我抬起头,中年男士对我说:“你咋看着他们打不管呢?” Mq8L0%j  
>Se,;cB'/]  
我说:“哦!我是不对,他们两个都是中年人啦,我还在想向他们中的哪个学,他们两个中有一个是对的。” .m AjfP*  
:ivf/x n  
中年男士给我挥手:“不说了,你走。”我走了。 eY\y E"3  
'=6\v!  
老板沉着气:“你要去找市妇联,也可以找法院,要不然还有下一次。 `V3Fx{  
|B2+{@R  
- FlzEZ  
^Js9 s8?$  
099  市批发中心   # rI-%be==  
[bNx^VP*  
在电脑组刚把票制好,制票的一个小伙子:“你是《佳营副食品店》的老板,季鱼?” 1,!(0 5H  
{9aE5kR  
我点头:“对!” &wE%<"aRAl  
o/Q;f@  
小伙子:“你给我来一下,我们主任找你。” [>%xd)8.c  
m~d]a$KQ5-  
我自言:“主任找我。”我们一边说一边走。 _JE"{ ;  
\GZM&Zd  
走进主任办公室,小伙子:“主任好,这就是季老板。” _FVcx7l!u  
L3--r  
一个中等个子,中年人,打领带,油头粉面,对小伙说:“好你下去!”主任对我说“季老板请坐。一边说一边给我沏了一杯茶。 db6b-Y{   
S=nzw-(I  
我说好:“谢坐,谢茶!” pxf$ 1  
: b~6i%b  
主任坐在办公的位置:“季老板,生意人,工作忙,时间紧,开门见山。你在社会上给我找一个哥门,做点事,你也是社会上的人,开个价就是。” RYl>  
-'BA{#e}L  
[画外音] 开个价,做点事,社会上的人?  * ez!C?  
JEgx@};O  
我说:“有多大的难度,做到什么程度?” |7pR)KH3  
U*P. :BvG  
主任:“做到生与死之间。” _ _>.,gL7  
Z0>DNmH*  
我说:“主任!我本人肯定是不行。” 1I}b|6 `  
_ZAchzV  
主任:“你在黑道上比我更熟,不管怎样有你那一份。” P~FUS%39"o  
:;!\vfZbU  
我说:“非要走这一步?” s/1 #DM"  
7nHTlI1 b  
主任:“这你就不管。” qSO*$1i  
-0,4eg j3  
[画外音] 我就是跟他说,给我两天时间,考虑一下再说。嗨!何必,就给他明说。* F1A1@{8bN  
A'"-m)1P  
我说:“这事是做得越隐蔽越好?” t]TyXAr~  
&`PbO  
主任:“对!这就是要强调的。” `D)S-7BR  
gDhl-  
我说:“这就没有把事情办好,你都已经没有隐蔽好。”主任看着我“一、制票的小伙是个人,有思维,他会想。二、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就不应该知道。我现在只能把你刚才说的话,当成一个玩笑,幸好我不知道前后左右,对我而言到此为止最好。要不然就没有做到隐蔽。每个人做事都想做到万无一失,往往是还没有做都已经失了。咱们都是人,都有思维,小燕子不会背诗,但有是还会作诗。”主任发愣了。“主任今天喊到我,是瞧得起我,我是一个不合格的高中生,我也没有完全学懂的一个问题,事物是对立的,像人与人的相处,可不可以说情有好深的人,下一步仇就深。仇深的人,总有一天反过来情又会深,这个情和仇它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我读书成绩不好没有搞懂。所以我和谁都好朋友,那怕他给了我的特大帮助,我只做一个普通朋友,要不然某件事没对,反过来就成仇人。再说认何人和我都是朋友,天下哪么多人没必要去与某个人作对,人与人的相处,是相互的。一件事没有想通时,会感到要气死人,想通了就哈哈大笑。像是一个人一瞬间就可成仁,一瞬间也可成鬼样。我是一个懒人,所以没有去想过那些,说的都是费话,望主任见谅。”主任闷着听。 sWW\bK0B4  
q"p#H8  
主任:“老弟是这样的。” x/[8Wi,yB  
6e&g$ R v  
[画外音] 哎呀!你不给我说都要得。* Mf#2.TR  
THb A(SM  
主任:“是我的战友,我恨不得把他做了,我们一起去当兵,一起回来。快二十年了,当时他修房子我借了五千块钱给他,前一段时间我满五十岁,本来我都没什么,五千块钱,二十年,是个什么概念,我都没有一点怨,我生日他来了,后回去,孙儿淹死了,他现在要在法院告我,说我不请他,他的孙儿不会淹死。天下有这个理嘛?他还说那五千块钱不还了。” (=6P]~,  
LqMe'z  
我说:“法院昨说。” =]8f"wAh*  
F Bd+=bx,Z  
主任:“他找了几次法院,法院还没有受理。” \JF57t}Zk  
d!a2[2Us  
我说:“就这个事呀!” Qe' PAN=B  
T`0`]z!~  
主任点点头:“所以我想了很久,把他做了。” PhI{3B/  
ZS 7)(j$.  
我说:“如果,话说果断点,是他有一点疾妒你。他是男人,我想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他哭过。” ]'z ^Kt5S  
 I$sm5oL  
主任:“怎么回事?” P+ h<{%:*  
97@?QI}  
我说:“因为他觉得和你的差别大,五千块钱快二十年了都还不上,他内心也惭愧,他未必还挺自豪哇。我想他就是不还你的五千元,他的经济可能比你差得远。” $/sZYsN~T  
m##z  
主任:“这个是事实。其实我还在帮他。” wtick~)  
tTxo:+xg  
我说:“我想…… 我说…… 是我的话…… ” I z@x^s  
enepAu-="p  
主任:“你说不关事,我遇到这事脑壳就大了,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bhT]zsBK  
Darkj>$\  
我忙:“不不不,换一个思路,可能就会柳暗花明。” 351'l7F\  
7Kjq1zl;  
主任忙:“嗯!快说。” \x}UjHYIc&  
bHM .&4G  
我说:“我说的你不会认可。” $G[##j2  
(XQG"G%U6W  
主任:“你说看,我是在没招就是想要他立急消失。” x,+zw9  
"F&uk~ b$  
我说:“如果他还是有一点勤劳,经济欠佳。如果你现在还过得去,再送他个五千,以后就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他要昨作是他的事。” fXN;N&I  
I?=Q *og  
主任:“啊!我还送他五千?” <B)lV'!Bd  
\ZA%"F){  
我说:“对呀!我是说你能拿出的话,按我们农村人说的 ——这种人发不起级。你再送他五千在他的有生之年也不一定都有多大个出息。反过来对你而言得到的是心理的安稳,要不然吃亏的更是你,你的钱出得更多,后果、难、预。到那时才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们是战友,你做到仁至义尽,他昨想是他的事。如果是这个结果的话,你以后再想这事,再诚心地去看他,他任然比你穷,你一样生活幸福美满的家庭中。还少出钱,得来的是你一生安宁。”我点点头“谢谢主任对我的信任。” 9s}--_k?F2  
r8mE   
主任:“我还得想一下嘛!” 419t"1b  
) +{'p0  
我说:“我就谢茶了。”我站起来走时。 |[gnWNdR$M  
98x(2fCvF(  
主任忙:“嗯嗯嗯!吃了午饭走。” *8Gx_$t&  
\ ddbqg?`  
我笑道:“我,生意人,时间重要,谢了。” HdLVXaD/  
,_p_p^Ar\4  
主任:“好!下次来。” 8xlj:5;(w  
R:zjEhH )  
我有点惊奇:“嗨嗨!嗯——?这种事是只能跟最知心的人说。”主任傻着眼看着我“那么我就是您最知心的人,您闷了二十年,今天说出来了,气就消了噻、心里认可了噻。对!是这个理、是这个理,主任!您好聪明,您好聪明哦!” 8&B{bS  
'3aDvV0  
- TSn_XE  
:^%My]>T  
100 在我店门口    # &CG3_s<2  
hT#[[md"  
我从解放小卡车上下来:“国益下货。” zH.DyD5T;  
o'?Y0Wt  
国益从店里出来对我说:“你得行,下次进货还是你去。” 12315的执法车就来了,我招呼道:“你们好,欢迎光临。我刚进的货,请给我指点指点。” W -8<sv$b  
r\.1=c#"bP  
执法者拿了一个证给我看说:“没事,我们随便看看,你别紧张。” D: NBb!   
&&\ h%-Jc  
我说:“我不看(证),任何一个自然人都可以监督我。” dP=1*  
bN`oQ.Z 4  
[画外音] 嘿!我紧张了嘛?我有什么紧张的,难道是有人举报我有假货,现在才一点钟,不是上班时间,还是直接来查我。嘿!你们慢慢的查,我去喝茶。  * `(vgBz`e[  
N6S0(%  
国益看着他们,我在喝茶。他们不做声,仔细的查看每一种商品。他们穿的制服,我都不好意思看他们的摸样。他们看完了,一位男士拿一张字条:“哪位是店主。” MUh )  
" ;_bB"q*  
我平静地说:“我。” "^u  
=G]} L<  
检查:““你签个字。” []/=!?5B  
kbJ/7  
我说:“为什么?”国益在一边不高兴。 8+{WH/}y8  
(C*G)Aj7  
检查:“是表示对你这批货进行了检查。” wUHuykF  
fqZqPcT0  
我奇怪:“没……” !yU!ta Q  
u:& gp  
其它执法者在一边:“我们查过了。” Zm& X $U  
5jD2%"YUV  
我忙:“哦!我签字是对你们工作的肯定。那你也应该给我说这批货没有假的。”我忙拿起味精、豆油、醋、饮料和酒:“我请你们给我讲一下怎样识别真假,我开店的时间不长,没有经验,你们今天来了,就用一点点你们宝贵的时间,给我讲一下。如果不是你们的工作职责,就算是我私下请教你们。” 8X!^ 2B}J  
fvK):eCo  
治法者相互看了一眼后就和我讲了起来…… 。之后我才转个神来,拿起笔笑着:“嗨!叫做签上我的名字。”大家都高兴起来。我写下了郑权。 n,}\;Bp  
p9rnhqH6  
他们走了,我和国益在把货搬到店里 。国益:“应该先组织我们去学习。”我看了国益一眼“鲫鱼!前两天我不高兴你。” )!J0e-T-8O  
Z~)Bh~^A  
我看了国益一眼:“对!我看出来了。” %_C!3kKv~  
21i?$ uU  
国益:“你看出来了咋没有反应。”  V9\g?w  
\`3YE~7J/  
我说:“我有反应,我没有反应我不成了持钝者。” iV<4#aBg  
#mu3`,9V  
国益:“我没有看出来。” _Q&O#f  
"Z xM,kI  
我说:“你没有看出来那就是反应。” AcC'hr.N+  
tR`'( *wh  
国益:“什么反应?” tzl`|UwF  
`8 Q3=^)3  
我说:“保持沉默。多两天,你看我们不是笑脸相迎。” <<Zt.!hS  
z x e6M~+  
国益:“沉默,还是反应哪?” Os1o!w:m5  
^ W/,Z`  
我说:“我跟你对着干,叫赌气;我要是哄你,又怕话不投机;多两天就好了,我今天看到的你就是笑眯眯的多好。笑一笑就少一少。嗨!在你不高兴的时候,只要我一开口你就会大骂我一通,我不怕你骂,哦!不对不对,我怕你骂,就是怕你生气,我本来就是被你骂的,我是你的什么人嘛!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受了委屈就骂我一顿,到你开心为止。我是你的什么人嘛?你不骂我你骂哪个。”我们慢慢的搬,慢慢地聊。 [1Os.G2  
HizMjJ|  
国益:“你呢?你受了委屈?” ,{KjVv<  
zAr@vBfC%  
我说:“我有什么委屈?” b[mAkm?9+1  
S6J7^'h  
国益:“人家有的单位都还有委屈奖。” <Z8I#IPl  
3jH8pO^  
我说:“那是单位,我是个体。” ;M<jQntqS{  
~"oxytJ  
国益:“人生本来苦恼就多。” Z+zx*(X  
B&tU~  
我说:“是你要去把它当成苦恼,你换一种心态去面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去看那个问题,把它把握好了,从长远的眼光去看,其中也有好事的成分。”我笑“嗨!将计就计是不是在三十六计中?”我一笑“人家说你国益咋嫁一个那么丑的男人,你一定会说,要是帅的话你给我抢了咋办,所以你我喜欢这样的专用品。”我一点头“怎么样!这种回答,这种心态。”国益一笑“你这一笑不是就没有烦恼!” FfDe&/,/  
t)y WQV  
国益一笑:“我不知道,我又没有看个那些书。不管你咋说,一个人一生不可能没有委屈的时候,菩萨还有委屈呢?” V b=Oz  
|@J:A!  
我说:“第一个问题,即使我遇到了,没事,我数一二三,多两天,风雨过后,看到的是彩虹。第二个问题,是菩萨就没有委屈,即使它是菩萨,任何人骂它,任凭怎样骂它,它都不会介意,反而它应该自责,我是菩萨我为啥没有渡他为仁。因为咱们是凡人。书上写的这些,是文学家笔下的形像化地描写,看神化作品,你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凡人才会生气。” '.n0[2>  
jQAK ?7':=  
我的手机一响,国益:“你的手机响了。” k<mfBNvuo  
 !,rp|  
我接:“我……” LwpO_/qV  
_f9XY  
对方一个中年人的声音:“120送来一个病人,现在在我们医院病危,我们是在他兜里找到的这个号码。” ),#%jc2_^  
D4e*Wwk  
我一笑:“你说。” {+CW_ce  
'CE3 |x\%K  
对方说:“他现在病危。”我心里有数了。 vM_UF{a$=  
2=P.$Kx  
我东他:“是二十来岁一个男孩。” S8 +GM  
8SV.giG;  
对方说:“是,现在情况很不好。” k!9LJ%Xh  
Ie12d@  
我说:“是个高个子多帅。” _J|cJ %F>%  
O r {9?;G  
对方:“是!像个学生。” E{):z g  
=_\+6\_  
我说:“是我的儿子,麻烦你们全力抢救。”国益在一边瞪着我,我给国益摆手。 D%WgE&wtM  
|z]O@@j$  
对方:“我们组织了专家组正尽全力抢救。你要把钱打到我们的帐号。” /:<.Cn>-  
$<]G#&F   
我说:“你的帐号是多少。” D09/(%4j  
wM2[i  
对方:“我发短息给你。” LKEf#mp  
|k3^ eeLk  
我说:“我先暂时给你10 万。”国益瞪着我,我给国益摆手。 /c>@^  
[ q% Rx!L  
对方:“他现在情况很不好,我们把最先进的技术设备都用上了。希望还是有,你可能还得要准钱。” ^1b/Y8&8A  
`F^~*FnR,B  
我说:“麻烦你说个大概。” .wb[cCUQ  
REj<2Lo  
对说:“你再准备个那么多。” NhgzU+)+  
.Z0$KQ'iy  
我说:“嗯!是120送来的?” l5*sCp*Z  
2l YA% n  
对方:“是!” n_qDg  
jb5nL`(j$  
我说:“你们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 *GMs>" C  
"\:ZH[j  
对方停顿了一下:“我们是国家办的医院。” Z\)emps  
+TR#  
我说:“哦?你是国家办的。”  1aAYBV<3  
2yFXX9!@  
对方:“是!我们是国家办的。”  ?2g\y@  
@'K+   
我一笑:“我咋说呢?” #nL&x3  
/CtR|~wL  
对方:“我们专家组正在全力抢救,你把钱打到我给你发来的帐号里就是,好了吗?我们现在挺忙。” -P09u82  
/\-qz$  
我一笑:“你的意思,想要命就得出钱;我的意思,想要钱难。”我笑着“你骗人都不会骗,你说我咋听出了你的破绽?” g/b_\__A  
!"2nL%PW~  
对方:“什么破绽?” G J=<~S"  
3jIi$X06  
我说:“还要我解释?” W is_N3M  
_D:#M  
对方:“你的儿子现在病危……” U7d%*g  
d:C-   
我说:“是是是!同志!你以后不要吃这碗饭了,我都能识破你,还别说其它人……”对方挂了“哦挂了。” n.]K"$230  
U2z1HIs  
国益:“什么意思?” p ASNiH698  
@Y+YN;57  
我好笑:“一个骗子。” 6KPM4#61o  
lR[[]Yn  
国益:“你跟他说那么多?” )*@n G$i99  
-(9>{!",J  
我说:“我东他的。” ;0DT f  
d-Vttxa6  
国益:“你咋知道他是一个骗子?” h[~JCYA  
3cfJ(%'X  
我说:“他诱导我说出,我家有一个人不在家。我就有意的说我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给我是什么关系,然后他就说钱的事。再说,出现这种情况,别说是120送到公利医院,就算是私利医院它都有责任向上级公利医院陪同转送。公利医院是无条件医治,不可能等到家属拿钱才抢救。这种情况叫应急处理。” n;&08M5an}  
+tOmKY  
国益:“真有那种事医院不呢?” =' %r"_`}  
akR+QZ,)  
我说:“不?别说是一个医院,就是一个旁观者都还要出一分力。” E2.@zY|:  
^7b[s pqE  
国益:“他这样骗得了谁呀?” p~v rr 5  
v w.rkAGY  
我说:“他打十个电话骗不到,不一定打一百个电话都骗不到,总有一个人遇巧,一个月能骗到一个也不错。”我瞪着国益“人上一百,什么人都有。”我一笑“他听不出来我的年龄,我的儿子二十岁了。” )Z/L  
d:<</ah  
8*bEsc|  
w;OvZo|  
101  我家晚上   # 5R%4fzr&g  
$[6]Ly(F)  
刚吃好晚饭,各人洗碗,各人涮口,不用牙刷。国益:“你今晚咋才吃那点,……”  %>z)Q  
ls,;ozU  
我说:“哦!还有一个高兴的事我没有跟你讲,今天不是去参加法律法规培训嘛!我坐在第二排,认真的,聚精会神地听。嗨!跟上次的感受就不一样。” \\(3gB.Gd  
grZ?F~P8  
国益:“那么认真,句句是真理?” ~ \3j{pr  
P~9y}7Q\0  
我说:“我觉得本来就是去学习,我还觉得自己很自豪,我步入社会,居然还有学习的机会。道不是句句是真理,我要聚精会神地听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说得对的我当然得点头。” @mm~i~~KA  
1 R,?kUa  
国益:“他还有说得不对的,没有说法律是无情的了?”我们回到客厅,慢聊。 t(r}jU=qw  
y8/+kn +  
我说:“我说的是口头语和书面语,还是有很多字词句值得我学习,要不然我不白去了一次,中午李科长把我喊到,和他一人我们两个去吃的馆饭,他开的饭钱。要是他都说法律是无情的话,我才是会慢慢的请教他。嗨!想着都好笑,你犯了法,就应该接受人民执定的法律条文,这是天经地义的。有人要去说成法律是无情的我搞不懂。未必人们会制定无情的法律?” C~q&  
Eq/oq\(/6  
国益:“为啥?嗯!探讨点这些还是好,比晚上出去逛街吃灰尘好。我父母亲就爱晚上出去打牌。” rls\3 R(jt  
NhF<2[mt  
我说:“20多岁的李科长说他这次培训讲得最好,他找到了如何讲、说的技巧。” -I*NS6  
M.0N`NmS  
国益:“跟你有啥关?” 2'5u}G9  
H-5h-p k  
我说:“他说往次讲纪律不好,一直注意全场的情况,看到有人不认真听他心里就不舒服,就是这个不舒服严重影响他讲课的心情,所以就成了他讲得费力,听者效果不好。这次是他首先发觉我听得认真,听得那么地投入,反而使他一直注意到我一人,他的心情就好,讲来就有条不紊。他说我一个眼神能提试他在那里要细讲。我一直都在注意他讲的哪一句话有水平,所以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我想,他也是在跟我一个人讲。” hhcO ]*  
3"p'WZ>  
国益:“这说明什么?” W:V.\  
c%5Suu( J6  
我说:“说明由于我的因素使他找到了在跟众多人讲课时,把n个人当成一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噻!” uQO\vRh0  
<Xb$YB-c  
歌词曲  《知道》 3h**y %^  
_`+2e-  
[旁白]  呵呵!该是你身边的事,我抛出的专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5q _n 69b  
U?A3>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6//'bO:%  
%a|m[6+O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u1ahAk7  
G<Y}QhFU  
字数统计  6862   jbp?6GW  
nIGElt]  
场次  097 —— 101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