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25407阅读
  • 25回复

[本版公告]原创64集电视集剧本《人。素》第1——64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09-09-16
第19集 B@ -|b  
L e*`r2  
歌词曲   《知道》 SOVj Eo4'3  
wHx}U M"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X9AG6K1  
6N"m?g*Z d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H4t)+(:D'  
d$pYo)8o({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8qn 9|  
>-b&v$  
0; 7#ji  
`19qq]  
101  我家晚上    # yE#g5V&  
Tr~sieL  
我说:“把n个人当成一个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 I?B,sl_w  
ML=eL*}l  
国益:“就是这点,就白吃了别人一顿?” wTxbDT@H5  
d PsLZ"I  
我说:“有些事对一个人事说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但对另一个人可能就是非常非常大的事,所以说一个人要从不自满。” S_6g~PHsr  
Nb0Ik/:<  
国益:“你还真是把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都当成了学习。” C8ZL*9U  
I7~|~<  
我说:“嗨!你别说,我觉得我就是处处在向别人学习,当我有一点收获的时候,我内心就充沛。”微笑“又觉得自己长大了一点,或者说这一下我才成熟了。” [@//#}5v  
!}_b|  
国益笑着:“成熟?你以为你才三岁。” z`4c 4h]I  
V^WU8x  
我说:“你还别说,说话是一门艺术。你看!同样的文字,在不同人口里出来它的效果就是不一样,有的人就是布不了那个阵,控制不了那个局面,不能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吸收听众的注意力,不能使听众在他所渡之例。你看!有的人上台,还没开口,听众就坐好了,不说话,等讲课的人开口。”我笑“只要去想的话还是有意思。” e4DMO*6  
8f|98T"  
国益:“所以你就不去玩牌。” l-<`m#/v  
V7EQ4Om:It  
我玩笑道:“讨厌,你讨厌。那个麻将1到9数不累。老年人又是一回事,年青人,你说是不是有点无聊。”我们一笑。 +y/55VLq  
,beS0U]  
国益:“你慢慢地去研究嘛!” `rlk|&T1  
A|L'ih/  
我笑着:“研究啥哟!说严重了,只能说有点感想。”我们一笑。 V^TbP.  
{]^O:i"  
ygzxCn|#  
1Ipfw  
102 我店下午    ### D<>@ %"%  
I-kWS 4  
店里有几个人,一位大房子面熟的老大娘,高个。说起话来像一个男人。买了我两大包东西。 !X]8dyW  
V%*b@zv  
我说:“大娘您买这么多有点沉,如果不急用,信得过我,我明天送货给您带过来。今天我要送其它地方。” ~E)fpGJ  
F'FP0t!S  
老大娘笑着:“大哥!信得过,信得过。就是我的儿媳不像话,在家又不做家务事,就只上班,有一点时间就去打牌,好朋友,很少买菜,全是我儿买,她买就是买点小菜,星期天吃好的都是我儿买,她还给你带几个朋友来。” C h19h8M  
'#.#$8l  
我说:“嗯!老人家,您儿子是在教书吗?我还是有点印象。” qtMD CXZ^n  
.UQE{.?  
大娘:“我的儿子教书快二十年了,当的教导主任,工作忙,事多,儿媳妇的钱没有拿出来过。” <CZgQ\Mt  
e2cP *J  
我笑着:“老人家,一家人都不说两家话,媳妇的钱也是儿的钱,儿的钱也是媳妇的钱,儿媳妇的钱就是您老人家的钱,是一家人嘛!一道门进出,一锅吃饭何必分那么清!” `XKVr  
e<cM[6H'D  
大娘:“大哥!你不知道,我那个儿媳妇,在家又不做家务事,不做饭,不洗衣服,自己穿的都不洗,还是个女人吗?我就是给我儿说给她离婚。” 5Qh?>n>*  
eOI (6U!  
我又笑着说:“离婚?老人家,这两个字不能随便说,您要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当然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要做点事,是应该的。” rsXq- Pq*  
5d\q-d  
大娘:“不关事,离了我儿子接一个就是,我的儿子很优秀,再说我的儿子还多帅气。” 5ZY<JA3  
>e,mg8u6$  
我忙:“嗯——。老人家,这和帅气没有关系。”我笑着“老人家如果您的儿子再接一个又是那种人呢?除了您以外天下的女人都是那么样呢?再说,您老人家都几十岁了,您听谁说过自己儿女的丑话。自己的都是金子,别人的就是草包。人家女方的父母还不是说自己的女是掌上明珠。老人家,我说的话别放在心上,我年幼,对家事了解不多。” &--ej|n  
UVQ7L9%?f  
大娘:“不多心,不多心,大哥!你说得对,我还是看到现在多数女人在家都懒,都是男人惯的。” kgi>} %  
 ._O  
我看到大娘说得那么认真,我笑着:“不不不,只能说她们没有您老人家能干,这应该是叫男女平等,一家和气,家和万事兴,您儿子他们就过得好,您何必去参加意见,一家人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不是很好嘛?国家与国家有分歧都要通过谈话来解决问题,思想问题没有解决,打一仗还有可能把事情搞得更糟,最后还是要通过谈、交流、理解。嗯!老人家,人就是怪,两只眼睛生在前面都是看别人,连自己的模样都看不清,是吧!既然都把别人看清了,组成了家庭,相互理解,您的理由是要充分点,您的儿子说过离婚嘛?” w= P 9FxB  
Iw<i@=V  
大娘:“没有,我的儿子老实,就是被她欺负。” *%/~mSx  
W ~f(::  
我一笑:“哈哈!老人家,我觉得您儿,儿媳妇,生活得很好,只是他们生活的过程不合您意。” k%]=!5F  
9ZXlR?GA  
大娘:“是呀!我就是看不惯。” :GpDg  
NKb1LbnZ*y  
我说:“老人家!只要他们生活得好,没少您那一份,您应该感到高兴、快乐、开心,是您的福份才对,您的意思是他们每走一步,每一件事都要活你的心,给您请示回报。老人家您 60岁多了吧?” %ru;;h  
 Q6'x\  
大娘:“我两个六了。” XxIHoX&  
{ FZ=olZ  
我乐观:“对了,我的意思是减少点您的矛盾心理,何不用一种良好的心态、愉快的心情去面对。其实女人在我的心里是伟大的,我认为我母亲伟大,我会好好的孝顺我的母亲。我也认为我的妻子伟大,我现在都没有要孩子,女人生儿育女,十月怀胎,上天赐她来为男人传宗接代,这一点我作为男人都应该用一生的付出来报达女人。老人家,您知道的,一生之计在于勤,一家之计在于和。算了,人家说忍气家不败,您老人家这种情况是本来就没有生气,如果您仍有…… ,那就自找气受。”老人没有吭声,有点认可的意思。我又乐着:“哎呀!老人家您今天回家笑咪咪地喊一声,儿媳妇好,好儿媳妇,您儿子们过着甜蜜的生活。您所享受的是天伦之乐。” Z_1U9 +,  
V-'K6mn;  
国益在旁边感到好笑。 W6H,6v  
X4l@woh%  
大娘悟道:“哦!是这样的,大哥,我是说你不赢,你是读过书的人,你们才是知书懂理的人吗,谢了!”老人拿着沉重的东西走了。 ~vlype3/EF  
$Iv2j">3)  
国益:“嗨!你是一个心理学家,还是一个谈判专家。” a<}#HfC;'  
b306&ZVEk  
我说:“我什么都不是,现在准备去送货。” >{\7&}gz  
%NL^WG:  
一个中年瘦个子男士,急匆匆低着头从我门前经过,我忙瞪眼喊到:“周华!”周华站了下来,“你有什么事呀?我看你急得那个样子。” _=CZR7:O  
^WBuMCe  
周华激动地说:“我老妈肺部感染。” w?kJ+lmOQy  
sBrI}[oyx  
我忙说:“肺部感染简单噻,各种抗菌素用就是。” ZaNQpH.  
J{^RkGF  
周华:“我不知道有那么严重,我去找我一个亲戚,就在这楼上,他不在,我又没有他的电话。” b[V^86X^  
s(X;Eha  
我说:“你就是要钱的事吗?” |$5[(6T|  
a7N!B'y  
周华:“是!我今天下午才送到医院,我要明天才回去拿钱。” da)NK!  
@v}/zS  
我说:“要多少。” \=_{na_  
6k#Jpmmr  
周华:“医生说少都要三千。” y!!2WHvE  
S)D nPjN{  
我说:“国益!拿三千给我这位老乡。” +TXX$)3%  
)7h$G-fe  
周华:“不!你借一千给我就可以,我明天回去拿就有了。” 6{txm+U  
)"pF R4  
我说:“不关事,你拿到,你反正都要交,反正都要还我。你一次交了医院还少开一张收据。”国益把钱给我,我递给周华,“给!你数一下。”我笑着“我怕她多数给了你。” S~|T4q(  
pR~U`r5z  
周华:“今天碰上了你。”周华在数钱。 CHz+814  
ocs+d\  
我说:“不关事,你走了医院没有人照看,你多用几天都可以。” -Z's@'*  
D*lKn62  
周华:“谢谢,谢谢!”忙走又回头,“这是你开的店子?” cFJY^A  
vh$%9ed  
我说:“是,是我开的小店。你需要我帮忙,你说一声就是。” Dd\jHF>u  
>3Eo@J,?d  
周华:“我的意思是我还你就送在这里?” ( SvWv m  
A,a.8!*}vd  
我说:“我不在你拿给我爱人就是。”我指着了一下国益。 , N)/w1?I  
:5{wf Am  
周华:“好!谢谢,谢谢!”就走了。 pS:4CNI{  
<*qnY7c&N;  
我自言:“谢啥子嘛?” B8}Nvz /  
@<elq'2  
国益微笑着:“鲫鱼!反过来,如果你遇到他今天这种情况呢?” yPal<c  
U[ 0=L`0e  
我忙冒出一句:“我当然要说谢谢呀!”国益一笑。我一回想也笑了起来。我回头看见我侄子14岁,有点狼狈地站在我面前,我傻着眼看着他。 jEZMUqGY!  
Eq j_m|@  
侄子说:“叔叔!我借拾元钱。” `9BROZnq  
~GZY5HF  
我说:“你一个人?” rp ;b" q  
i uF*.hc,%  
侄子:“是!我回家。” y#3j`. $3p  
`)_dS&_\  
我说:“你哪天出来的?” N(Fp0  
'ZDp5pCC;  
侄子:“昨天。” AT2nVakL  
=\H!GT  
我说:“你咋这个样呢?”侄子流泪“好好好,我送你,好了。”我对国益说“你看到一下店子,我送他一下,一会就回来。”我把侄子带过了公路。 |Uc_G13Y{D  
e4>_v('  
,g2ij  
NTYg[VTr  
103 送货路上    # ?#}N1k\S  
e&&53?  
在大公路上,有三个小伙子在散步,拦下我的三轮车,一个高个子走到我车门前,恨着我:“下来。” B><d9d  
]&lY%"U$i  
我看了他一眼,我还有点紧张,一边下车,一边:“有什么事好说,咱们都是人。”我一下车,高个子举手想给我一耳光,我出手挡着:“慢!”他居然把手停了。我问他:“你用手还是用脚?” )b)-ZS7  
n>BkTaI  
另一位同伙过来恨着我:“你什么意思?” zh8nc%X{  
[XEkz#{  
我说:“对不起!我是外行,不懂什么,有得罪的地方,咱们好说,刚才出手这个老哥我想的是他出手还是出脚。” 21K>`d\  
1_PoqD!q  
这位同伙说:“你什么意思?” <G|(|E1  
u{['<r;I  
我说:“我什么意思,我的见识少,我以为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我看他是出的手,所以初次见面是我不懂规矩,我就是想问一下。” 9]f!'d!5  
0i!uUF  
[画外音] 只要缓一句话我就不怕了。 * |}BL F  
bDL,S?@  
另一个同伙:“你想死是不是?” ,JAx ?Xb  
pwL ;A3$|  
我说:“对不起,你们要打我每天都可以打,今天不行,今天你打了我我的任务就完不成。” QbkLdM,S*  
[q?<Qe  
高个子:“你说那么多干啥,我老婆说的,你给她有问题?” ;z}i-cNae  
o<BOYrS  
我自言:“什么?” YIoQL}pX  
e7Xeo+/  
他的两个同伙说:“拿钱,说那么多干啥。”有几个路人围观。 ,(d) Qg  
7}f}$1   
我自语:“我给你老婆有问题。”我问高个:“你老婆呢?你把她喊来,我任凭你言。” TC!Yb_H}gN  
_aGOb;h  
他的同伙:“拿五千块钱走人。” l?Udn0F  
eKE#Yr d=x  
我忙:“五千,是我的老婆要五万。”他们一下看着我“不过我还真想要一个老婆。这个事好办,我多数时间都要走这里过,你们随时都可以找我。”同伙袖口里装着一把刀,在我眼前晃“事实就摆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具体措施。” l=S35og  
r e/@D@%  
同伙:“不拿钱都走得脱?” \F1_lq;K  
k1w_[w [  
高个子:“你怎么不明智,拿五千,你走。” 4|buk]9  
F U_jGwD  
同伙对围观说:“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 [#-b8Cu  
}\tdcTMgS  
我忙:“我现在拿五千给你,你还是要你的老婆。我的意思你把你的老婆喊来,她点个头跟着你我拿五千块钱。万一她,她跟着我、我就出五十万。”围观者突然笑了起来“我就是这个意思。” [ey:e6,T9  
SQBa;hvgM  
高个子咬着牙齿指着:“你小子给我记住。”我双眼盯着他,他走了。 8ja$g,  
k;K)xb[w|  
围观者:“他们走了。” "+kL )]  
z:8eEq3w  
我转过神来:“他今天不能打我,打了我的话,我的货哪个来送。” <sWprR  
qaiNz S@q  
围观者:“他们是想敲诈你。” |L%Z,:yO  
/Y9>8XSc  
我说:“他为什么要敲诈我。” 0Vlk;fIh  
aZ2!i  
围观者:“这种人,他诈得到就诈,诈不到就走。” /1"(cQ%?  
.>= (' -  
我说:“你们说他有老婆嘛?” o< |cA5f\  
XC4X-j3  
围观者:“不知道。” Ov 5"  
^V?<K.F  
我说:“我都没有老婆,只有一个爱人。” UJD 0K]s  
v25R_""~  
围观者玩笑道:“他随便去找一个女人来,喊你拿五十万,你怎办?” ;nep5!s;<  
N >FKy'.gk  
我也玩笑道:“我就发了噻。五十万买个活宝伴值。”我把车发燃,开走了。 f%SZg!+t  
JLnH&(O  
>"|B9Woc  
\n$u)Xj~6^  
104 在我店      # `b Fff %_  
dCE0$3'5  
国益在店里,我在店门口伸腰,几个二流二流的小伙子,走进我店里一坐,围在一起。在商量:“准备一百辆辆轮,去把他摆平就是。” 1;C+$  
@W s*QTlV  
有人说:“弄到什么程度?” i*|\KM?P  
N*"p|yhd]  
有人说:“还是把家伙带上。”我在一边不高兴的看了他们一眼。 j}%ja_9S  
d6'{rje(  
有人说:“还是要给他留点痕迹噻。” *AG#316  
KV]X@7`@  
有人说:“如果他报警呢?我们这种队伍可能还没到,就有可能别人都报警了,在三五分钟警察就到。” 5"CZh.J  
3Ndq>  
有人说:“速战,几分钟就拿下。” y+X2Pl  
[0(B>a3J  
有人说:“我想的是怕还没有拿下,就…… ” % W=b? :  
Xnz3p"  
有人说:“要不还是等两天,大哥回来再说。”我在一边又看了他们一眼。 W ?qmp|YD  
a2dnbfSWa[  
坐着的人站起来说:“走,到时候在说。” =8t]\Y?  
T V<'8 L  
他们走时,经过我跟前,一张一百元的钱,突然拿到我手里:“借用了你的地盘。”急急忙忙地走了。 Rtb7|  
f({Ei`|  
我看着他们自言:“我就是收下,又怎样?你又做得了一个啥哟,你以为你是韭芽菜老壳,割了又长。” !qv ea,vw  
zfc'=ODX  
国益:“他们是干啥子的?” :ctu5{"UJ  
[#l*_0  
我说:“做得了个啥子。”  Q?nN!e T  
qu-B| MuOa  
国益:“你把你的侄子送到哪里去了?” )CuZDf@  
$* AYcy7  
我说:“派出所。” -&3hEv5  
-n=^U  
国益惊讶:“啊?你拿拾块钱给他就是,以后他不恨你一辈子。” `}(b2Hc>  
<g1hxfKx5  
我说:“那不叫做我对错误行为不加制止而任其发展。”国益看着我“还支持他,不对嘛?” F$ #U5}Q  
p^Ak1qm~e  
rf>0H^r  
_JHd9)[  
105  我家夜   ## ## # `+o 2DA)#(  
5_- (<B  
吃饭,我挟着菜放在嘴里时,怕菜接触到口唇,在反复做这个动作。国益忍不着大笑。我说:“我试一下这个动作。” `Gn50-@  
"t (p&;d  
国益:“你不要做了,那么笑人,什么动作?” (Dw,DY9  
>33=<~#n  
我说:“就是你们女人吃饭时,怕菜接融到口红,是这样的吗?” 8zRP (+&W  
)/pU.Z/  
国益:“不要做了。” np8gKV D  
#73F} tZ^  
我说:“不做了,我今天差点去五十万,买个老婆。” Nd$W0YN:  
d/[; `ZD+  
国益:“你啥子意思哦?” ~\Hc,5G  
<kGU,@6PF  
我说:“我今下午在大公路上有三个人拦着我,说我和他老婆有问题,喊我拿五千。” K_RjX>q%N  
sE:M@`2L  
国益瞪着我:“是是,是咋的,是敲诈哟?” _H j!2 '  
2w["aVr =  
我说:“我喊他把他的老婆喊来对正,我很理解他,我说你的老婆仍然跟着你,我就出五千,万一他老婆不跟着你,要跟着我,我就出五十万。” Nv(9N-9r  
XZ^^%*ew  
国益:“结果呢?” v2B0q4*BS?  
p-Kz-+A[  
我说:“结果他生气走了。” ti I.W  
GBRa.;Kk  
国益:“鲫鱼!你那样说要气死很多人。” R)QC)U  
~GL] wF2#  
我忙:“你不得气,我又没有把他买回来。” aqj@Cjk4Z  
(NF~Ck$#q  
国益:“嗯!你出门不小心点嘛!” )N7Y^CN~  
sj HrPs e  
我说:“我天天出门,天天小心,时间长了就不小心了。” L)@?e?9  
? }kG`q  
国益:“他们没有打你。” YVHm{A1b0  
C -\S/yd  
我说:“他就是要打我,我说你们天天都可以打我,我天天都要走这里过,今天不能打我。” y CVI\y\B  
D/vOs[X o,  
国益:“为什么?” 8B\2Zfe  
.k%[4:Fe  
我说:“他们打了我、我那车货怎办。” Qo;zHZ'  
Rb%8)t x  
国益:“反正你小心点。” 56zL"TF`  
B?'#4J  
我说:“国益!他头上长的韭菜脑壳,割了还要长。” {L/tst#C  
A v2 08}Y  
国益:“我没有你那个胆量,我还有点事心里不舒服。” 0n;< ge&~R  
]G5 w6&d  
我严肃:“心里有病还是挺严重的哟?你说说看,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帮你。”  %oZ6l*  
\s=t|Wpu2  
国益:“你已为你是哪个,孙悟空呀!” 7UVzp v  
_B/ dWA,P  
我说:“我是孙悟空,我只是一个——弼马温。” f !I[>&n  
>8WP0 Qx/  
国益有点娇气:“鲫鱼!你你你调皮。” IC1NKn<k  
%s|}Fz->  
我说:“我改还不行嘛!给我一个立功的机会好吗?” RS)tO0  
K 1 a\b"  
国益忙:“干什么?” 5ni~Q 9b  
6p?,(  
我羞答答:“我洗碗还不行嘛?”国益忍不着笑。我又重新站着羞答答:“我洗碗还不行嘛?” d1AioQ9  
YwDbPX  
国益是笑个不停:“看你那个样子。” ++6`sMJ  
\;qW 3~  
在客厅,我坐在沙发上,国益走进客厅:“不看电视,我给你说个正事。我在想上两次工商所来查,也是来查我们,这次又是,左右两边都不查,是不是有人在举报我们。” jQ2Ot<  
x=b7':nQ  
我说:“嘿!我请都请不到,他们不是还给我讲了一遍识别真假嘛?假的商品市场有,我们要去识别,不然我们自己买到了都不知道,他们来给我们讲一番,那点不好,是对我们的帮助,我们应该说的是感谢,你想我们没有做生意前,什么都不懂,说个三无产品都不知道是哪三无。” [N7{WSZ&  
F`gi_; c  
国益:“嗨,是呀!我们的鲫鱼就是那么的会处理事,按你的意思,我们是免费得到了培训,我们赢了,不仅我们进不了假货,我们去买其它商品心中也有数了。” /{+y2.{j  
95 ;x=ju  
我补充一句:“哪点不好,一个人总要往好处想。” M?Dfu .t  
QZ6D7t Uc8  
国益一笑:“哪点不好。” _FH`pv  
`|{-+m  
我说:“其实,我现在想来,我一进城都是想的给每一个人学习,取他们的优点,不去计较别人的不是。所以我和别人谈话都是畅开思路。” "e.jZcN*  
DJ'zz&K  
国益忍不着笑:“你畅开思路,畅开思路。你的老婆给我、我拿五十万…… ” Fq |Ni$  
41`n1:-]  
我严肃认真:“我当然是畅开思路,我本来就没有冷病,我怕吃什么西瓜。他敢喊他老婆来对证嘛?” LAB=Vp1y3[  
ii T"5`KY  
国益:“他随便喊一个来你怎办。” * @ 3Ag(  
em,u(#)&  
我说:“不咋办,实事当中去求是。” fmU {  
a1EOJ^}0  
国益:“他那种人是要和你讲实事求是的嘛?” t;W0"ci9  
`[f*Zv w  
我忙:“他讲不讲,我又管不着他,他不讲,我要讲,就算我请教他,他也得说出个因为所以。我还不怕出钱,我就是想他要把我说服,话投了机,心情就舒畅。你先说了个会处理事,应该说事情本来就是那样。本来,如来,就是如愿来。呵呵!如来佛——如愿来。” ?9e_gV{&;  
1eS&&J5  
国益:“他真的捅你一刀呢?” e?0l"  
4!Fo$9  
我说:“有可能,他先就是举手想给我一掌,只不过没有打下来。” '@o;-'b  
) i;1*jK  
国益:“怎的!” +"rDT1^V  
_Gn2o2T  
我说:“打下来了都不好,我痛,他的手也痛,大家都不好。捅下来对大家就更不好。” )eUh=eW  
^uKwB;@  
国益:“你呀!就是歪理、邪理。” wxKX{Bs  
f.D?sHAn  
我坐在沙发上,愣着我写的仁爱知心爱人。 TrlZ9?3#D  
;&9)I8Us  
国益:“嗯!你怎么不说话?”我没做声,国益玩笑道“我是不是要打你两下。”说道就‘打’了我几下。 /s x@$cvW  
,]|#[8  
看着国益我。我回过神来:“下次出现类事者按惊驾论处。”在我们地笑声中国益又‘打’了我几下“这就是男人,惨。” |,S+@"0#  
>")Tf6zw&  
国益补充到:“这是你的福份。” Nv#t:J9f  
LhA*F[6$M  
我说:“好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国益你说我身体强壮吗?” v[ . cd*b  
GZEc l'h*  
国益:“说那么多干嘛!就说一个字,‘好’就得了。” } df W%{  
^]H5h]U '  
我严肃:“我亲爱的国益,我想去献血。” y&6FybIz  
B^1>PE  
国益:“——啊!你不想活了?”国益惊讶。 !\-{D$E?H  
:0Bq^G"ge  
我说:“嗯!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还包括献骨髓。这个血呀,我想要么抽一次,对身体有好处……” t)~"4]{*}D  
tI`Q/a5@  
国益:“有天大的好处我也不要你去。”国益反对的口气。 *1 uKr9  
vmU@^2JSJ  
我平心静气:“你听我说完,一个人的造血系统,我听医生说。它就像我们找钱,今天掉了一千元,它已经掉了,没法了。那我们就勤快点,把它找回来。就是造血系统造血,要不然造血系统还不是偷懒。再说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人,血液里难免有点垃圾,抽血把垃圾也抽走了。它用在病人体内,是通过分类处理再用到病人体内。人的造血系统不会造出垃圾。所以我说每年抽一次血对人有好处。你想世界各国都在搞,且搞了那么多年,如果有负面影响,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敢做,他没有必要,害一个人,救一个人。” @3) (BpFe  
J1,9kCO  
国益:“哦!是这样的,我没有语言,只有认了,就算你把我说服了。” E%yNa]\P  
2y//'3[  
我说:“是那个理,我打听过,对我而言,就是有点麻烦。主要是当过我的时间。别人也不可能到我店里来采血。国益这事今天就说到这里,大脑里有这根弦,可能的话我就去,怎么样。” 0]'7_vDs|  
WYHQ?  
国益:“我不管你。” q8FTi^=Kb  
7S-ys+  
我玩笑起来:“嗯!什么,什么意思?你不管我,你不是上天安排你来管我的嘛?你不要失职哦,亲爱的。” G/k2Pe{SL  
Nkjza:f{  
国益哭笑不得的咬牙:“鲫鱼!你看我不把你打痛。”说道国益的手就来了。 {o)Lc6T8s  
:G [|CPm-  
我也咬牙微笑:“这是你的福份。”国益双眼一瞪。 VyXKZ%\dQ/  
&:;:"{t}Do  
我慢慢的用《妹妹坐船头》的调唱:“我就让你打个够,我就让你吻个够。”国益扑在我怀里,我乐着站起来,抱着国益转了两转。 U\ ig:  
)SaGH3~*C  
[glLre^  
5-|:^hU9  
106 黄氏诊所     # ,g%0`SO  
6w*dKInG[-  
来了两个小孩,五六岁,两个顽皮哭着进了黄医生的诊所,其中一个的额头上在出血,黄医生急忙认真的把伤口处理了, QCD .YFM  
? }Z1bH  
[画外音] 黄医生不错,没有大人,没有钱一样给孩子处理。 * K`yRr`pW  
6o!!=}'E[  
国益跟着过来看:“现在的不孩越来越聪明。” -Y1e8H ='  
c>,'Y)8   
我一边回到自己店里的一边对国益说:“嗯!我们还是要往那个方向努力。” ~,d,#)VE2q  
. S!mf  
不好意思的国益:“鲫鱼!你多笑人。” g$":D  
&Q%zl9g(g  
我说:“你说聪明……” + @A  
c%^7!FSg  
国益:“不和你耍凭嘴,去送货。” 0Be< X  
6|K5!2  
怕老婆的我说:“我去,我去,我现在就去还不行吗?” 0m7Y>0wC6T  
9?A)n4b;  
5<iV2Hx  
}Q)#[#e  
107  送货在乡村公路上   # XpIklL7  
IrR7"`.i  
我从大公路刚开进小公路,有10 多人围着一辆红色桑塔纳,我的三轮车过不去,我停了下来。在这些围观者中,还有我认识的当地村民。桑塔纳司机30来岁,高个子,油头粉面,穿一件雪白的衬衣,非常自豪的说:“我的车要管几十万,你们给我损坏了,你们赔不起。” @y e4q.m  
V("{)0~O  
围观者幺喝着:“你们赔不起,你们赔不起哟!哈哈哈……” @*F"Q1 wI  
~9?cn  
一位70 来岁的老大爷,矮个子皮肤又黄又黑,勾着腰对桑塔纳司机:“我6 块钱,是我种了一季白菜的钱,都半年了,你拿给我吗!我买盐都要吃半年。” a:+{f&  
efSM`!%j  
司机眉毛一扬:“我这辆车,管几十万,6块钱你都要问我,真是伤我的面子。” w4_ U0 n3  
$[9%QQk5<L  
[画外音] 这位司机还有面子吗?这个老人种了一季菜来的钱,你有几十万的车,几块钱你都不拿,还有什么是面子。嗨!我走到司机跟前去看看热闹。  * ZufR {^W  
1da@3xaF  
认识我的人大声玩笑道:“鲫鱼!你开过去,你开过去噻。哈哈哈……” ];}Wfl  
A]y`7jJ  
歌词曲  《知道》 &d9{k5/+\  
rJd,Rdt.  
[旁白]  呵呵!该是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zqd@EF6/bz  
sI43@[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6T>mW#E&  
H1 2Fw'2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2^XGGB0  
fTzvmC:g7  
字数统计  7131   `{4i)n%e&  
z _g~  
场次  101 —— 107 3sc+3-TF  
T} `x-  
Ulhk$CPA  
m%rd0=}57  
第20集 ,9?BcD1  
>PB4L_1  
歌词曲  《知道》 QU#w%|  
#1J &7F1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2qFY 5H  
/{|EAd{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6e\0~  
Z/Eb: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tM2)k+fg  
+nUy,S?43  
8m5p_\&  
$ oTdfb  
107  送货在乡村公路上   # SH3|sXH<  
-8'C\R|J+  
认识我的人大声玩笑到:“鲫鱼!你开过去,你开过去噻。哈哈哈……” aHlcfh9|  
Cv }Qwy  
我笑道:“没事没事,我休息一会。”司机盯了我一眼,我感到可笑地点了个头。 Z.d 7U~_  
- *F(7$  
一个矮小普通的中年农妇叹息道:“司傅,6块钱你都拿给他嘛!老人就是有病的人,还能活几天?他都70岁的人了,比你老汉的年龄都大,当得了你的一个叔叔嘛!。你抽一包烟也不只6 块钱。并且你确是买了他的菜。一个开桑塔纳的老板,年青有为6块钱,无所谓。”笑着说“喂!你真有面子,你就拿一张拾块的给老人家,而且还说不要补,这样子的话你这个老板才有气派,才有面子。”  R=.4  
dG@"!!,  
围观者说:“对的!这样你才有面子。”围观者在增多。 ()tp>  
$4-$pL6"  
[画外音] 这个妇人会说,懂道理的人,不一定是脚踏鳄鱼皮的人才会说。司傅我为你脸红。  * ?/TSi0R  
0$_oT;{8  
司机走到我面前,激动:“师兄!借6块钱给我,下次我还你。” vK(i 9>;7  
~i@Y|38C  
我笑道:“风、流、浪、子,莫、叫、贫。”有几十人围观。 -<Hu!V`+  
]"+95*B  
一个30多岁,中等个子的男士,咬牙:“脱衣服,反正你也没有钱,老人不知道活几天,你拿6块钱来,老人还你的衣服。” b5,x1`#7k  
XIvn_&d;G  
围观者大声幺喝:“哦…… 哦…… 脱衣服……” ;?W|#*=R  
?aC'.jH+  
司机一看可能走不了,脱下了衣服随手一扔就把车开走了。围观者幺喝着:“司傅你有面子、你有面子。” f?oa"   
nM\eDNK  
我又开了一段,一个小伙子,骑着偏偏倒倒的自行车,小伙子仍然没有骑上去,只好下来推,我停下车笑着说:“小伙子,对不起!我挡着了你路。” ,\X@~ j  
RbCPmiZcH  
小伙子:“我才学骑。”走过之后回头。“哦!是我挡着了你,是我对不起你。”我笑着又开走了。 ,B08i o-  
_tSAI  
我刚过一户人家门前,我手机响了,停车把电话接完,旁边一位老的50多岁和一位小伙20多岁。老的看着我,玩笑道:“怎么啦,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2LNRtW*  
G+F#n6Vx  
我说:“接了个电话?” eFBeJZuE|  
$p#%G#T  
小伙:“开车的级别不够呀?开着车都可以接电话噻。” 4VHqBQ4  
.w> 4  
我玩笑道:“我怕电话的那头甜蜜的语言把我弄晕呐,注意不到方向,使我最大的器官破了。” dcLA1sN,  
fq5_G~c =  
小伙:“你是安全第一。” O@MGda9_;  
Ob}?zl@  
我说:“不!安全在心中。” 4&xZ]QC)O5  
8i|w(5m;  
老人:“注意安全是对的。”看着小伙“像你,开个车横冲直闯。” RG3l.jL  
8 %%f%y  
小伙:“看我没出事。” u)3 $~m~  
g8Q5m=O*  
老人:“你愿意拿你的生命当儿戏。” N>Eqj>G  
/EibEd\  
小伙:“那么严重?”突然想起,双眼一瞪“啊——?” NB\{'  
lZyG)0t,g  
我说:“懂起了嘛!” Ct2j ZqCDo  
UbEb&9}  
t<T[h2Wd  
AjJURn0`,!  
108  我店门口 夜  # {o!KhF:[  
:ml2.vP  
我开着车回店,大街上亮着灯。我看到两个妇女,牵着先黄医生敷药的那两个小孩,气汹汹地进了黄医生的诊所。 ~/8M 3k/  
`W dD8E  
< 'f dkW  
>w-;Z>3Q@  
109  黄氏诊所  # >$ NDv  
VOc8q-hK  
我漫步进了诊所。看到年龄大的那位妇女有50 多岁,气愤地把敷了药的小孩子牵来站在黄医生面前:“我的娃娃是你随便整的嘛?”诊所里几个人都看着她“现在我的娃娃是独生子女,你要给我搞清楚,我今天原凉你,不计较你,也不和你一般的见识。你不要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这点我们妇道人家都懂的道理,你还不懂。这个娃娃七岁了,不是风吹大的。算了,我高姿态,我们高姿态,原凉你。”两位女性气冲冲的牵着孩子走了,还念了一句“硬是点都不叫人。” #6AFdNy  
:8 jhiB)  
[画外音] 我看你的外表还是像一个人,戴着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还梳着头光光头。你还不错噻。   * yu6`66h)  
d"5oD@JG:  
我回头看着黄医生和吕护士。我们三个严肃的眼神,放松了,相互对视,突然我们仨哈哈大笑起来。黄医生笑着说:“鲫鱼,你说的多一点开心,少一点烦恼。” ;w6>"O$a  
rC.eyq,105  
{NPuu?&  
GK9/D|h4  
110 在我店   # :N<.?%Kf  
JCPUM *g8  
我在做清洁,一位身材极佳,20出头,烫着黄色头发,白白的瓜子脸,粉红色的口唇,洁白整齐的牙齿。的确有几分女性美。她说:“我拿一件纸。” z-@=+4~  
^K7ic,{  
国益:“12元。”国益收的钱,钱交后那位女性拿着一张纸条在认真地看。国益玩笑道:“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呀。” aWwPvd3  
a@@M+9Q  
那位女性说:“哦!你给我看一下这是写的什么。” @WQK>-=(3  
-pU|hSW*b  
国益接过纸条一看:“每人。就是每人。”把纸条还了她。 d{3@h+zL  
$`8Ar,Xz`  
俏女:“谢谢你,谢谢!” /^$UhX9v  
kM'"4[,nz  
我村企业家李想30多岁,矮个子,短发、圆脸。开着自己的奥的小车,非常热情地来到我店,一下车就笑着招呼道:“鲫鱼大老板,你好!很忙。” Ul_M3"Z  
28hHabd|  
我一看,笑着:“嗯!不忙,不忙,耍一会吗!企业家。” h'i{&mS_b  
nLwiCf e  
李想:“啥企业家哟,不值一提,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请教你,向你学习。” iweD @b  
L>!8YUz7p$  
我笑着:“别别别!我来拜望你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pS+/ZSi^  
^9_U Uzf\  
李想诚恳:“老兄我今天是专门来请教你,找你地麻烦。” *d(SI<j  
LuR,f"%2  
我笑着:“好呀!我今天得粘企家的气味。” _TUk(Qe  
uK ("<u|  
李想:“别!怎么办呢?你现在没有时间,中午,还是晚上,你安排一个时间,我今天地任务就是麻烦你一件事,要你当过两三个小时。” H{?9CxYa  
3IR ^  
我说:“真的?” 'q>2t}KG  
`k; KBW  
李想:“真的。” FG%j {_Ez  
X 6 lH|R  
我笑着:“现在你说一下中心思想行吗?” :s-o0$PlJ  
`p0ypi3hn  
李想:“哎!一会说不清楚。” wNNB;n` l  
B51kV0  
我看他是有什么事,我想了想:“那就中午嘛!” /ahNnCtu?1  
G\/"}B:(  
李想:“好!你忙。”走了。 1/ZR*f a  
mPPk )qy  
接着有两个人来买东西。客户一走,国益就忍不着笑,我看着国益。国益:“我早就要问你。” 85IMdZ7I  
y/? &pKH^  
我惊奇:“你现在问也可以呀!” tfkr+ /  
r7]"?#  
笑了一阵的国益:“你补零钱给别人……” 1ndJ+H0H  
W3&tJ8*3  
我忙:“啊!我补零钱给别人。” 4'Xgk8)  
J$9:jE-4  
国益:“你随便补就行了。” m-V02's  
G",.,Px  
我点头:“啊!我是随便补。” V% CUMH =U  
R4e&^tI@*  
国益:“我看你是把钱牵得整整齐齐地来递给别人。” !EF(*~r!9L  
&hV Zx  
我说:“是呀!本来就该那样嘛!我不感到好笑。” ~V)?>)T  
x`Fjf/1T*m  
先买纸那个20出头的俏女,带着一俊男还没进店门就指着国益:“就是她。” 8cm@a*2%  
b^`AJK  
俊男:“你为什么要嫉妒她,她就是我爱人”我和国益看着他两,不知所措“先前在你这里买了一件纸,你居然指责她美人。” Bmo$5$  
WW "i  
[画外音] 什么意思,该不是敲诈?   * \&}G]  
fP%Fyg^k  
国益感觉到奇怪:“我没有,我那里说了他是美人。” S<6k0b(,_3  
|G=[5e^s[  
男士:“你没有,你亲口对我爱人说美人。后来我爱人碰到她一起上班地一说,你这样一说使她们单位上班的几个人都要产生了矛盾。” Y/U{Qc\ 6  
h ?#@~  
国益:“我没有没有,我咋会去说别人是美人呢?任何人我都不会去说美噻。” dL;HV8z^  
kJ=L2g>W<.  
俏女:“你亲口对我说的美人。” yu&Kh4AP  
.Gb+\E{M  
俊男:“人家都说你地生意做得公道,我想以后买东西都在你这里来买,不知道你们的人品还这么差。” 45}v^|Je\  
BIWD/ |LQ  
我忙:“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了一个美人,都产生了那么严重地后果?” :kw0y  
eZF'Ck y  
男士对国益:“你今天得给我说个所以然,二道弄得她们几个人上班都矛盾重重,原来她们几个上班关系很好。” Q e1oT)  
5n:71$6[  
我把凳子拿到他俩跟前:“请!你二位坐。”我把开水给他们倒上“如果我们在语言上得罪了二位,我们理所当然要对所说地话负责。”我看了一下俏女和国益“你们重新做一遍说一遍,我看到了那时她们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都是两对爱人在一起,话说清楚了,我们也更了解呐,也可能我们会成为朋友。”我对俊男说“当时我在做清洁,没有注意她们两个女人的语言。” A['uD<4b  
IG.f=+<0  
国益:“就是她来买纸后,拿着一张纸条子在认真地看,我就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我就不该开玩笑。” Li`hdrO'ii  
a&/HSf_G  
我忙:“嗯!你不要说你该不该,你要说当时是咋说的,咋做的。当时也没有多的人。” pZ+j[!  
Q5E:|)G  
男士:“你今天不把问题说清楚,我对你还是不客气。”国益有点紧张。 hWGZd~L  
{y);vHf$  
我忙:“对!要把事情搞清楚。没有把问题搞清楚,大家心里都不舒服。”我对国益说“你就把当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来一遍。是严肃了还是不好说。不关事,就算咱们玩游戏。” fwmLJ5o N  
^o%_W0_r  
国益有点紧张:“我看她看那张纸条,看得认真,我是想和她开一个玩笑,我就说了个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后来她就拿给我看,她也和我开玩笑说你看上面写的啥。她递给我,我随手拿过来一看,我就说了个每人。” /GsrGX8  
jmW^`%;7  
男士站起来对国益:“你为什么要指责我爱人美,你为什么要说美人,你得给我解释清楚。” ` *9EKj  
irFc}.dI  
我深呼了一口气:“嗯!那张条子上写的美人,你的爱人拿着纸条问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当然是纸条上写的什么,就说什么噻?再说,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 'yT`ef  
ag]*DsBt  
男士:“问题就在纸条上写的不是美人。只有我才敢说她美。” &,uC9$  
+>E5X4JC  
我点点头:“对!是只有你才敢说她美。”我看着国益“国益纸条上不是写的那样的字,还是你不认识纸条上的字。” T8q[7Zn  
!V( `ZH  
[画外音] 麻烦了,未必是写的偷恋情。  * 7jezw'\=~  
8*k oxS  
我对俏女说:“你能不能把你那张纸条再给我爱人看一遍。” BD1K H;  
&|,s{?z2  
俏女:“我现在拿不出来。” 5`UJouHi  
~|=rwDBZ8l  
男士:“现在她在哪里去拿。不管咋说,反正你说了那个话。” jlRS:$|R0  
b3^R,6]x&  
我说:“我有一种乐观地想法。这见事,如果我们当没有发生,当我爱人没有看你们那张纸条,行吗?反正也没有多的人在,是女人同女人说。” 9L=;KtE1  
)=(n/vckM  
男士:“肯定不行,她们几个会都闹成一团糟了。相互指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有这样的后果存在,要不然我来找你们干嘛?” Q2R-z^pd  
I3ho(Kdi  
我说:“那我去给他们当个面,解释一下,道个歉?” p[;8  
KQW!\y?$"  
男士:“不是道歉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子说,这就是你的人品问题。” 5\+EHW!o  
|)';CBb  
我转了一个思路:“国益!那张字条上只写了两个字?” DrV0V .t,  
.='3bQ(UZ4  
国益紧张干脆地说:“就写了个每人38。” sVlZNj9i"  
Ahd\TH  
[画外音] 这个女人没有38岁,未必她画了妆,我看不出来。哦!未必是另外一个男人38岁,这事还不好办。  * X#Ak'%J  
Kd TE{].d  
国益看我没有招哭了起来:“我不信,就是那样一张纸条,我看她一直在瞧,我以为她视力不好,我才看的,上面就写了个38/人。我就给她说每人,会造成后果。” j`+0.Zlq  
v?%0~!  
我突然想到:“这样这样。”我去拿笔纸给国益“国益!你照猫猫画符,把它画下来。” +Gp!cGaAm  
xf[z EEt  
国益流着泪不高兴地写在纸上。‘38/人’。 JYl\<Z' {  
O '@m4@L   
我拿着纸条一看醒悟了,我乐观自言:“哇!是这样的,有意思,80岁的老人看不懂,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原来是这样。” rt,0j/o.1  
`Q+i-y  
男士:“怎样?”  =05iW  
Sn+FV+D  
我自语:“这个问题是得搞清楚。”我对男士说“嗯!不好意思,我可以问你一下,你看了那张字条吗?” f>?^uSpWH  
dp33z"<3  
男士:“没有。” Q Id"Cl)3  
e2q pJ4i  
我忙:“慢!”我自语:“我好像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但又不可能。”我看着这位俏女我还点了点头。 d"LoK,p#  
DXt]b,  
我问男士:“我可以问你爱人一个问题吗?” [}jj<!9A_;  
2Ti" s-  
男士看了我一眼:“你问。” <!$dp9y.  
ze*&*csO  
把国益刚写的那张38/人拿给俏女看。我问她:“是这样写的嘛?” d?Ia#K9 3G  
&S9f#Ui  
俏女瞧了瞧:“是这样写的。” y*y`t6D  
AlA h S<  
我拿着字条、看着男士:“对了。哎!我都不知道这该给你们咋解释。” FGV}5L  
s$js5 ou  
男士:“你这样说我的爱人是美人、漂亮就是嫉妒她或者说是在侮辱她,我们是夫妻,只有我、才敢说这个话。” 4!NfQk>X  
T_(qN;_  
我点点头:“老兄!我满分地佩服你,作为一个男人对自己妻子满分的爱。这件事我乐观地说,我看就是一张普通的便条,不存在有恶意。” i#CaKS  
!G+n"-h9'  
我眉头一皱,自言:“嗯!慢……就是一句普通的语言,咋会是这个结果呢?” E1$Hu{  
\[@Q}k[  
国益有点生气:“什么吗?就是一个38/人,倒汉才不知道。” # q0Ub-  
vgUhN_rK  
我这一下才豁然开朗,拿起笔写了一个38,对男士说:“你没有看过这张条子?对不起我问这位女士。”我又拿国益写的38/人,给俏女看“讲你读一下好嘛?”俏女摆头。我又拿了一个我写的38给她看,“请你读一下这是什么。” TBoM{s=.  
+Q@/F~1@6@  
俏女:“3,8。”瞧了瞧“3,8。” ,\\%EZ%a  
]+^;vc 1r  
我忙把写成38/人的给她看“讲你读一下。” v_?s1+w  
2N8rM}?90  
俏女说:“我咋读得来。” "N?%mCPI  
%igFHh?  
国益在一边大声:“有啥子嘛!就是那样一个问题,搞得哪么复杂。” aF; ]7i@  
TnbGO;  
我问男士:“现在你搞清楚了嘛?” <3i4NXnL2  
~!a~C~_  
男士:“我搞什么。什么我搞清楚了?” ``2QOu 1  
i6!T`Kau  
我说道:“我有了一个成熟的清楚。我来回答你的为什么。你们是我的客户、邻居,我们相互面熟,你的爱人拿出一张字条在看,要说我的爱人是不应该看别人的字条,由于有点面熟,又是属于同性、同龄,所以就随便地开了一个玩笑,说‘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当你爱人拿字条给我爱人看时,我们想肯定不是存折,我爱人看见字条上写的38/人时,就只说了一个每人,这时我也听道,所以,你一来说起这事我都成认我爱人说了这每人。我爱人以为你的爱人眼不好,所以就看了,且只是说了一个每人,mei 每、美同读三声,是完全同音不同字。在我爱人的心里,你的爱人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写每人38这个每,是指每一个人、每一年、每一天,我们每一顿要吃饭,的每。你的爱人美丽、美貌、甚至有人看了会美滋滋的。但给我们没有关系,我爱人地认为,对一个成年人,美貌的女人,如果要去把它读成是每一个人38的话。别人会感到这个人是个——注鼻子。难道一个美丽的女人,今天能被别人爱的女人连这一点小学都学过的,今天还值得去细说吗?所以我爱人就只说了一个每人,每个人、每天、每年的每,跟你说那个美丽的美是二回事、两回事,这两个字可能在小学二年级都学过。我这样说不知道你先生、女士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不知两位搞没搞懂。 b0~H>cnA  
y(aAp.S>  
国益在一边生气,眼匡里还有泪水:“不要给他们谈,真是个棒锤。小学都学了的,这种简便方法。全世界都通用,唯有你认不到。” N$=(1`zM=  
dy2_@/T7  
他俩没有语言,我又说:“纸条上就是那样写的,我的爱人就是那样说的,就是那个意思,你们也可以去问一下,请教一下其它小学生,如果我们有恶意,我们错了,我们该负责。我们虽然是租的店子,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搬家。” AF9[2AH=Y  
VuX >  
我又对男士说:“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猜想,你爱人一般、上班的有几个人,可能是要发点什么东西,或者要分点什么东西,为了使每,就是每一个人那个每,使每个人心中有数,所以简单的写了一个38/人”我把条了拿给男士看“你看嘛!是这样写的。由于你的爱人不认识。所以我爱人看了后说每个人的每,每人。你美貌的爱人就是为美丽的人。到你的身边就说了你先说的那些。嗯!还不对,如果你美貌的爱人手里那张纸条是一个女性写的,那别人的议论,也只不过是说你美丽的女人识字少了点。如果是一位男性写的,而且写的是个‘美丽的人’,其它人就有很多的猜想,最后我一个不太成熟的结论,是一场误会。不过我佩服你对你爱人地忠诚。”他俩站起来。 Z1)jRE2dl  
F #!@}K8  
男士说:“原来是这样的。”勉强“对不起。我们走。” XEvGhy#  
Dr8WV \4@  
二位一出门,国益:“鲫鱼!我现在才看清了,我看见个愚蠢,我还没有看见个这么愚蠢的人。” %-1BA *J`|  
h a,=LV  
我笑了笑:“不要被着别人说闲话,人家又不在你锅里吃饭。也好,也好,真使我们长见识。”我笑着“嗨!国益,这叫丰富多彩,这种戏是你在电视里看不到的。哇!上天给了她一个满分的身材,票亮。上天也给了她一个零分的大脑,弱智。嘿嘿!有意思,国益你不为这件事感到好笑吗?”我是大笑起来。 ] dm1Qm  
|1<]o;:  
国益:“好笑,好笑,的确好笑。嗯!你先有句话还是没有说得对,满分佩服。” > hDsm;,/  
Cu ['&_@  
我说:“我不说满分,我说十分,他还会说我没有说十一分,我说满分他才懂得起。不笑不以为道。嗯—— 以后你心烦的时候,想这个事,就会乐起来。” jE?\Yv3  
(^s&M  
国益:“嗨!还给我们带来了快乐,怪事。” /A[oj2un  
!ho5VA t  
我看时间11:50。 v3hQv)j)  
!%Hl#Pv}  
李想开着车来了:“国益一起去吃饭。” 9J2q`/6~e  
<.AC=4@V  
我说:“国益就算了。”我还想着好笑。 /]MB6E7&  
n }9Msen  
国益:“谢了!你们去吃。” iX>!ju'V  
O%fp;Y{`  
李想:“国益你不要去饭买饭,我马上给你送过来。鲫鱼上车。” $_URXI  
ulPrb>i  
evg 7d  
z|DA _dG  
111  胖哥餐馆   # o {Xw Li  
VhH]n yi7D  
一间有几张桌子的餐厅。 C#**)  
[oU+b(  
一进餐厅,李想就忙:“服务员好,请给我炒一个肉丝,我马上拿走,再给我切三两牛肚,我马上要拿走,服务员请给我打三两饭,等会我们一起结帐。谢谢啊!” e>vUkP y  
R26tQbwE  
我说:“不急。”李想:“鲫鱼!马上菜就好,我去把车发燃。” -t~B@%  
<Z_wDK/UR  
[画外音] 不急,何必争分夺秒。 * "$E!_  
|`(?<m  
李想送饭走了,餐馆里另有两桌人在吃饭,5号桌和8号桌,8号桌,有七男一女,5号桌,有三位男士。 /c$Ht  
q5\LdI2  
服务员招呼我:“你坐那位置,吃点什么。” "<.  
Er/5 ,  
我说:“等一下。”我去拿了两百元给收银台“饭后结帐。”  oRbYna?J  
`Z7ITvF>  
我在看墙上的字画。从8号桌传来一句男声:“刚才开车走那个人可能是个老板。”我看他们一眼, 6U>jU[/  
Bbt8fJA~  
一个坐上方,才大气粗的男士,40来岁,头发光亮,气质不凡,带有点普通话:“老板,什么老板我都见过,什么老板我都不怕,我要他出三个,他不敢说出两个,我怕这点权利和胆量都没有。”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8个人,坐8号桌,8,就是发,888就是发发发。”同桌哈哈一笑“嗨!我在这个地盘上,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噢!” 7 6i rb!-  
\(>$mtS:  
在同桌有一个声音:“主任嘛!实权派,我们会好好的孝敬您。” F;Xq:e8  
~oW8GQ  
主任:“你看!我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一说,都能得到别人的肯定。我在开会时,很多时候,说话根本不去想,随便说,下面的人都说我是对的、讲得好。”我又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 :D+ SY  
nog\,NT  
他同桌一位50开外,带有点落耳胡,低声道:“哎呀!你怕是算得上八面人物。” + $a:X  
HlL@{<  
主任:“有了我这个位置,靠别人敬供都得潇洒一辈子。”接着又抱着旁边20来岁,烫着头发,带着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的女人,吻了一下“以后你的化妆品,我包了,大不了我一个月给你一万块钱。我随便给弟兄吹口信都不只这点钱,”自豪“我这点面子都没有。”大家只有点头。 {O&liU4  
4tTZkJc  
女人笑嘻嘻把菜夹到主任嘴里:“帅哥,来!妹妹敬你一口,妹妹这一生都会伺候好你,使你能开心,满助您。”主任乐极了。 33KPo0g7  
[ rQ(ae  
这时从5号桌站起来一位普通的男士,中等个子,20出头,文质彬彬的走到8号桌的上方,瞪了主任一眼,抓住主任先就是一脚,主任倒在地上,左手把他抓起右手一拳,鼻血直流,有头有脸的主任倒在地上,无人言之。动手者喊道:“服务员!领班服务员,5号的费,由8号桌一起结帐。”三人无所谓的走了。 "xc*A&Sg  
e "adkV  
8号桌的人还在高兴中没有转过神来。我看着8号桌的人把满脸是血的主任扶起来,我看伤者的鼻骨折了,肿有鸡蛋大。左眼眶明显青紫,受伤者无法无力。同桌地人打120,围观者多,李想只好在店外看热闹。一个中年男子挤去看了后:“鼻骨是折了,眼球内出血。眼球都有可能保不着,少都有后遗症。” mV(x&`Cx  
YlcF-a  
有人忙说:“你咋知道。” ^57fHlw  
--%2=.X=  
中年男子:“我行了二十多年的医,这点都看不来,这么直观到的外伤。” IM5^E#-g7  
o>A%}YU  
有人说:“通知家属,给他家里打电话。” Y&Lk4  
!6/IKh`J  
有人说:“通知单位。快给单位打电话。” g+/U^JIc4l  
=i5:*J  
有人说:“就在这里拦一个车快点。”120来了,看了一下。 FHcqu_;J  
z57papo  
有人问医生:“怎么样?” DPxu3,Y  
x0;}b-f  
医生看了后:“鼻骨骨折,左眼球内出血严重。”用担架把主任抬上了车。同桌50开外的人横眉怒目:“服务员!我结张,我结张,你认我就是。”对围观者说“就是怪上午那个人。嘿!我给你们说嘛!被打那个是我们主任,这一下他才有头有脸。上午有个人送他五千块钱和吃饭时,他旁边那个女人。当时我都很不想来,主任还认为很潇洒,实际上就是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力,诈别人的钱,这种人这是一个社会上说地——穿鱼尾鞋的人。”  ;yER V  
XXwhs-:o  
歌词曲  《知道》 x7 1!r  
_]ttKT(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实在,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q4ko}jn  
=+=|{l?F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DJ [#H  
+;iesULXn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BBC  
zPkPC}f(O  
字数统计  6931   }R5&[hxh4t  
`6sQlCOnF  
场次   107 —— 111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09-09-28
第21集 E+Mdl*  
O~ 0 1)%  
歌词曲  《知道》 =e/4Gs0*  
O~OWRJ@p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DkKD~  
6l7a9IJ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N<(`+ ?  
DP]|}8~L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W)hby`k  
#7ZBbq3=  
JCfToFB  
|c/rHEZ  
111胖哥餐馆  #   =ApT#*D)o  
".<p R} qp  
同桌50开外的人横眉怒目:“这种人就是在社会上说地穿鱼尾鞋的人,自己还觉得很光荣,是不去诈别人的钱,回到家里吃饭多好!自己做饭自己吃,一家老小在一起,又有家庭的气氛,又有家庭的温暖,老人说你孝道,儿子说你是一个好爸爸。哎!老子说,在家里享天伦之乐,有的人就是享不来,什么东西。到处诈钱请我吃,我不成了和你空口同财了,所以老子讨厌他,把我当成他的拐杖。老子那天都想发他的火。老子看现在眼睛废了一个,这一下我又看你诈谁,谁又送钱给他。总之是自找罪受,活该。嗯!就算别人出钱医他,眼睛有意外呢?刚才医生说什么?内出血。眼内出血我们不懂,算自找苦吃,自找罪受,活该。嗯!他儿子读初中,要学英语,给别人说要一套音像设备,别人就花了八千块钱,送了他一套全新的学英语音像电视设备。结果呢?初中毕业,中考就考了两百多分,这算初中毕业吗?这个哇哇,读书不行,社会上的事晓得完呐。——敢随时、随问张叔叔、王叔叔拿钱。我原来想他儿子就是人渣一个,嘿!现在人说这个主任就是人渣一个了,活该。他以为他有能力,别人还有可能比他干得更好。他家两年多没有做饭了,到处吃老百姓。谢谢大家关心,今天这一幕他持早都要出现。活该。这种人有一个职业病,别人都不对。这种事我是亲眼看到过几次了。告诉天下人嘛!我敢说还有人走这条路。” rP4@K%F9jB  
BZshTP[`  
围观者说:“这到底是谁错呐?” wJkkc9Rh'(  
)^sfEYoA  
跟主任一起吃饭的一个中年人乐道:“这才叫鼻清脸肿、头破血流。”点头“嗨!还有可能妻离子散。” oP 0j>i,"&  
a<.@+sj{  
又一位同桌吃饭地乐着:“嗨嗨!欲话说得好。——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更有恶人收;恶人还要被王法磨。他有权去索取企业老板的钱,来逗我们乐,这叫报应。他还以为喊我们吃了,我们就要听他地摆布。哈哈哈……” V'/%)oU\"  
a $:N9&P  
旁观者:“主任头上开了花,结果不感去抓他;劝君一生要把握,存在世界才好过。” ^]gl#&"D  
_Y {g5t  
[画外音]  嘿!难道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主要是这些人的钱不是通过自己劳动所得,产生的恶果。所以有人说收了不是自己劳动所得的钱,是什么负面影响都可能出现。* _*I6O$/>  
yQ50f~9  
一位围观者说:“主任,人而不仁,还喝什么酒,共什么餐嘛?” Y))sk-  
cn:VEF:l  
李想走进餐馆:“鲫鱼!现在我们俩弟兄来慢慢吃,慢慢聊,我要麻烦你点事,来咱们慢慢聊。”服务员上菜。 xRN$cZC  
`,[c??h  
我一笑:“你老兄麻烦我,我都有能力不帮你,那是我的福份。” h%S#+t(Bf  
6suc:rp";  
李想微笑:“这次呀!这次是我听说你在城里还干得不错。” $@;[K \  
{*9i}w|2  
我忙:“嗯!你现在的企业是处在兴旺时期噻?” UxtZBNn8  
[y>.)BU  
李想收回笑客:“哎!企业是处在兴旺时期,可我现在没心干了。” XZGyhX7  
'QU ?O[CH  
[画外音] 哇!我哪知道是你还是家人出了问题。  * _A r ,]v  
Nl _Jp:8s  
我说:“别别别!我来先敬你一杯,算是我以后请教你,且不介意。” |0-L08DW  
+ aF jtb  
李想忙:“不不不!不介意,不介意。” nv]64mL3  
:9Pqy pd+  
我诚恳:“那就算是我们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相互帮助。”微笑“这样说都好最亲切哦!” {r)M@@[  
is$d<Y&F  
李想有点心事地表情:“好!干了。我刚才听了这句话,我心里的石头都轻了一半,说明你愿意帮我。我想到你,就是你接受过高中地学习,大学生离我远,所以我只能找你。” add-]2`  
A )cb  
我好奇:“你真有心事?” _guY%2% yR  
+6*I9R  
李想:“是这样的,从企业上说,我一切顺利,客户对我地平价我认为还尚可,五十个第一线安装工人,全是熟练工,就是别人说我没有文化,我心里难过。但我知道为别人着想,我对他们的要求不只是把门窗给客户安装好,而是说到了客户家,说什么言语,那些礼貌用语是必须说的。不能增加客户的一点负担,包括喝一盅水,而且安装完后地板都要给客户打扫干净才算完成。在同行业的基础上我多开三块钱给工人。嗨!一个月下来,我的效益还在上升,业务量增加了,客户对我的员工还满意,认为我这支没有文化的伍素质还挺高。安装工人不需要多高的文化,一个组有了一两个文化人就够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挺自豪。现在我存在的问题。你知道我没有文化,我的儿子李兵,今年12岁,小学6年级,现在是成天玩电脑游戏。” w=$_',5#Z  
qxx.f5 8H  
我突然哈哈大笑:“聪明,聪明,你的儿子聪明,我现在都不会玩电脑游戏。” l-rnDl  
VrK5a9*^  
李想忙:“可是他现在书都不读了。” P.Bk-#}$  
2RCnk&u  
我说:“老兄今天来就是谈这个事?” MNzq}(p  
14R))Dz"  
李想:“我现在没有招,只好来请教你,听说你有个哥们对教育很有研究。” y8@!2O4  
BJ5#!I%h  
我说:“哦,是!他办了一个私立小学,他对小学教育是一个行家。” mN`a]L'  
DI\sq8J^  
李想忙:“对了!这就对了,我找对人了噻。这要好好地干一杯。来干。” eMwf'*#  
7Fp2=j  
我笑着:“干呐,我要说一个但是,但是一个孩子的成长,只靠学校教育是不够的,还有家庭的温暖,逐步适应社会、了解社会。水有源,树有根,人人都有父母亲。能够得到父母亲关心是应该的,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才不会感到缺少什么。” ;1nd~0o  
)r~Oj3TH  
李想:“我李想没有文化,只知道实实在在地干点工作,对孩子的成长我从来都没有去想过。现在我觉得孩子不要像我没有文化,应该尽量地学,这个年龄不学文化干什么?我过去都只知道出钱,出钱就公道了,要别人把孩子给我教好。我没招。” va0 a4s1O  
@ h]H_  
我说:“嗯!你就是把希望寄托给别人,别人把孩子给你带好,你自己连天伦之乐都不享。老李,你只有简单两个字,读书,这是你在要他读书,是吗?你得改变这种思想。”我又说得认真“孩子有父母地关爱,使他能认识到自己要读、要学,问题就迎忍而解了,要做到这一步,难。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家长要摆好自己的位置,我的想法是,你应该始终处于一个比孩子大一点地引路人,时时有一些和孩子同龄地语言和口气,你看教学前班的有学前班的口气,这一段叫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有小学教育地方法,有同龄人的口气。中学阶段有中学阶段的教育。上次有一个报道,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给大学生讲课,在记者地报道里,只有一句话‘讲得一点都不好’。这是为什么,他只能去带博士。说近一点嘛!一个高中特级教师,喊他去教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他讲不好。” kAoai|m@R  
sIpK@BQ'  
李想听神了,服务员也过来听,我继续说:“你要使孩子感觉到,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什么话都可以给你说,你也必须理解他。如果他做错了一件事,你首先应该想到,是自己在这个年龄段,做错了希望父母怎样面对,你要带着这种心态去处理,结果会更完美,你的儿子会感觉到父母的伟大,用一种简单地话来说叫换位思考。这时候你所感受到的是享受天伦之乐。” ~>n<b1}W  
C6`8dn   
李想没有语言,我笑了笑:“其是呀!我观察到,有相当多的孩子,是他周围的人哄,哄成了一个过于调皮的孩子。把孩子当成宠物。” kL-+V)Kl  
z!%}0  
餐馆老板娘忙喊:“胖子(老板)你来听。” A{QS+fa/  
'&Ku Ba  
我又说:“孩子就是有他天真可爱之处,如果你老是以一种家长、管理者的心态来面对孩子,在你的语言中总会带有一点指责孩子地口气,这不对、那不对,孩子在这个天空里,这个大地上,他会感觉到没有一席之地。嗨!有很多人就是这样过来的,到了那个时候,想法就多,横想纵欲就油燃而生,这时什么结果都有可能。” 9SPu 4i  
5>HI/QG  
周围的人在增多,我又自豪:“所以说对孩子而言,就是一张白纸,能不能在上面写好字,画好画,家长有多大的责任呢?我想起有的家长怨老师,我现在想起来,实在不该,是你自己要把所有的希望寄托给老师,我现在想,老师能教好几十个人吗?他连自己的孩子还教不好,所以家长有责任。有人说别人的孩子家长没有管,仍然有作为,说得对,这里有一个方法问题,一是你管的方法本来就不对,不一定每位家长都会育好苗,在一百根树苗里,总会有几根树你不管它它能长好,也有可能你育的方法不对反而把一棵成长得满好地树弄成了无用之才(材),所以这个问题的难度大,很难把握好这个尺度,往往都要走过了,回头来看才要清楚点。”我笑着“所以嘛!要想育好一棵树就得从自我做起,要成一个可以育好树的人。”我还乐着对李想“对不起啊!我一高兴就话多。”我点头“多少也是我前些年地感受。”胖老板在一边听 Dz?F,g_  
TsQMwV_h  
李想只点头,不说话,周围的人也只是看着我,我又说:“我们应该反思一下,不要把我们儿时父母哪些地方理解我们,哪些地方理解得不够的、恶性的不能循环,我们去总结前辈地做法和我们儿时地想法,再把它融合起来,对于引导今天的孩子就有招了。为了养成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可能的用一些书面语和普通话和孩子交流。”我自乐着“怎么样!你安装门窗的一些计算方法,工人工资,你要扮演一个似懂非懂的角色,和孩子讨论还要有同龄人的味道,孩子会觉得你是他的好伙伴,感到学有所用,在知识的海洋里,要一点一滴的去了解去融化。就是从不满开始。你当父亲地会感到乐在其中。你看这样以来一家人和睦了嘛!” 1\Mcs X4  
i=ba=-"Mt  
李想抠抠头微笑着。我乐着:“再说孩子的成长,少不了家庭地温暖,家长引导孩子就是要站在对方的位置、孩子的角度来看待成长之路。”我更加好笑地说:“同志们!对不起,我的话多。” MI/1uw  
VioVtP0  
李想举起右手,瞪着眼:“不,对的!”我看着他,他深思后“有的学校非常重视素质教育?” &zZSWNW  
'BC-'Ot  
我的话从口里溜了出来:“什么是素质教育,在我读高中时,老师没有正面回答过学生,在我请教的教育介人士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答案。素质教育的标准是什么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我们的学校是怎样运作的,99朵玫瑰齐步走,人人都喊素质教育,人人有自己的答案。每一位老师都知道因材施教,两千年前我们的祖先都提出来了,到今天所有的人认可,在实际工作中又如何?同样一个小孩子,在不同的家庭成长,他的结果是不同的,别人的孩子有出息。这个有出息的孩子成长在另一个环境,就难说。对学校而言,教育者而言,适合自己能够人和的学校、老师对你就是最好的。要做到这一点难,就像我们成年人找老婆,有的离了几次婚都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总有一部份人常常爱说一句话,考出好的成绩。”我笑了笑“不好意思,这句话我多数时都是听到教育介人士说的。我的意思是,成绩是考出来的吗?不是,而是通过平时地闻、学、慧、悟垒起来的。每一个人获得的知识面不一样,各有所长。我天天考,不是就把成绩考出来了?什么是考试,我想的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独立完成作业。” iG ;6e~p  
2eNm2;  
围观者,微笑着。我笑着说:“嗯!我不知道词典上是怎样解释的,我还是认为一切从实际出发。有的用人单位洋气地说,我需要复合性人才,想法是对的,个个都是精英。我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就是城南小区,要算闹了一个大笑话。” Pw")|85  
<ANKoPNie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还愿意听,我说:“城南小区五栋房子,前面三栋,后面两栋。开发商请的全是高级工程师,复合性人才,把一切都交给高工。在房屋地建筑、施工方面是行家,先就把前面三栋修好了,城市的形像首先展现在市民眼前,开发商对三栋房子地建筑满意。高工有功劳。当修后面两栋时,才发现材料进不去,前面三栋房子赌死后面两栋房子修建地运输。这不是个大笑话嘛?农民兄弟修了多少房子,都是凭经验修,都不会出这种笑话。老板要的人是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上的事知道 一半,地下的事全知,可惜送子娘娘没有送这种人到人间。” DeUDZL%/  
 >4Lb+]  
李想:“那怎么办。” h3:k$`_  
"x{S3v4Rb5  
我说:“嗨!怎么办,又将刚修好的房子拆一个大洞噻。所以我说的是一个人不一定要从机关枪,了解到原子弹,熟读兵书的人,也不一定会打仗,叫纸上谈兵。我们要有一计之长,听点旁人的意见,或者把自己作为旁观者来看,会把问题看得清楚。用小米加步枪的人,有时也能打赢飞机加大炮,只要用得好。”我笑着“辣椒面也可当铀使用喔。” Uz0mSfBp  
7(jt:V6V  
李想:“哎!应该实用性的人。” w4OVfTlN  
.JzO f[g5  
我说:“是呀!我们厨房的天然气和电器开关,冰箱要起动,该如何设计,我就懂这一点,万一天然气泻漏,我设计的电路不会引起爆炸。火灾,据我的了解多数的火灾是能避免的。人往往有侥幸心理,要等到造成了灾难,那时去说是教训,是不是费话哟?” ISl'g'o  
|$D^LY  
李想:“嗨!今天是皇道日,算我找对人了。来来来!我们俩兄弟,我第一次给你喝酒,第一次敬酒,来三杯。”看着旁边的服务员“你们的拿手好菜,做两个来。” HJ2]xe09  
i_MDLS>-  
我忙:“慢……菜吃完了再来,馆了里吃饭,随时喊菜,菜都随时到。”我乐着“我们吃多少喊多少,只管吃好,不要吃得过饱。哈哈 ……” A >x{\  
9TF[uC)-2  
来了一位胖子,中等个,短发,拿着一瓶好酒:“服务员拿个酒杯来。”又对我和李想“两位好,我是这家餐馆的老板,我从来不和客人喝酒,今天我来向两位朋友学习学习,有点打搅两位的雅兴,不好意思。” 8]0^OSS  
#hai3>9|B  
我和李想一起说:“欢迎…… ” AVi|JY)>  
a9"Gg}h\  
胖老板:“那我先敬你们一杯。这顿饭算我的,你们吃什么说就是。” Y A;S'dxY  
c<e$6:|xM  
我和李想相互对视:“这不好吧。” 5!AzEB  
0n1y$*I4  
[画面]   我们相互介绍自己,握手。 kcQ |Zg  
PPohpdd)  
我一高兴:“费我交了,你老板出就不好了。” /$B<+;L!#  
(ttO O45  
老板忙说:“什么不好,我也没有文化,我和李老兄的情况差不多,我儿子刚进初中,不到一学期,老师都找了我两次谈话,我发觉我和李兄在孩子的问题上都有点模糊,从来没有去想过,就是拿钱进校,出钱就公道。看来钱不是万能的,我作不起那道题,你给我一万块钱我也作不起,必须通过自身的大脑,发挥作用,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把题作好这就是,和钱没关系。还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我开不来汽车,出了钱就开得来了吗?必须得自己去学、体会、感受、去试,才能掌握好驾车技术。我出一百万,把孩子送到世界上一流的中学,能起多大个作用,按鲫鱼兄的意思起不到作用,是外因,你不会的题你仍然不会,老师讲的课你更听不懂,自己反而还麻木了,成绩更差。”胖老板笑着对我说“是你先说的话激发了我,我这两句话是我说得最好的。哎!我写不起。你看我这个人还好自信啦。” ;X\!*Loe  
)2\6 Fy0S  
我笑着:“我写得起,我回去给你记录下来。说得好,该自信噻。一个学校一万个学生,有九千九百个都是好的,唯有一个差的,可能就是你的孩子。反过来,那个学校有一万个学生,有九千九百个差的,唯有一个好的,也可能是你的孩子。” *iYs,4  
[u~#F,_ow  
老板:“咱们兄弟间说话投机,我的话就多。对孩子而言,我爱说的两句话就是去做作业,读书努力点。其是这两句话起不到作用,反而使孩子反感。鲫鱼兄的意思是做好孩子的朋友和同学。” @$Y`I{Xf  
,cpPXcz?,  
李想:“是这个意思,我发觉有的老师都走进了这个误区,愿出钱给别人,叫别人把孩子给我管好。”想了想又自语:“这叫不自立。” sR#( \  
e`Yx]3;u(  
老板:“你鲫鱼比我年龄小,有这种认识,嗯!我不会说话啊!是什么意思?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你看我,山大无柴,树大无杈。” aG,N>0k8  
5 J 0  
我说:“今天是这样的,李想一谈到孩子的问题,我一不留神一下就说了那么多。只不过你两都说自己没有文化,但仍然有作为,实实在在的做自己的事业。对孩子来讲,一是要身体好,要培育、调理好肌体,加强锻炼,从功夫界来说要持之一诚,而不是持之一恒。二,学文不行就得学门技术,只要能占一头就好。” *!Xhy87%Z)  
0E bs-kP  
老板乐着:“对呀!是不是李兄,我好像有点明白,我听了这几句话,对我这种人的确对孩子没有招的人来说,起止值千金。所以先不说那么多敬二位两杯,我也爱好真心朋友,以后不介意我胖子的话,谁时请来,这顿饭我请,值不了千金。所以我都已经是赚了你们的钱了。经验来自积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有的人本来也可能不会传。我这个学期,两次到校,班主任都说,‘要管严点,不准孩子看电视,要督导孩子做作业。每天晚上不学习到十一、二点,你考什么大学哦!’我听了他这一说,两位兄弟,我真不想要我儿子读大学。所以我儿子一听说考试,连饭都吃不下,也睡不着,像被老师吓住了。我现在想的话,不一定每一个老师的子女,都能读大学,都吃笔墨饭。” #S QFI;zj  
w(s"r p}  
李想:“他还是要消费,还是有人要安门窗。” (/c9v8Pr(7  
sHKT]^7  
我对胖老板说:“考试,我认为是老师吓一下学生。什么是考试,我的理解是在一段时间内独立,独立的完成作业,就是那么回事,平时作题没有时间限制,可以讨论。哎!从一年级到高考要经过无数地考试。主要的是我们在平时要养成良好的、学的习惯,比如开始学几何的孩子,回到家里,我们以同龄人的心态和他一起画一张圆桌,方桌,把自己家住房的平面图画出来,门窗画出来。孩子会感到学有所用,学有所乐,自己要养成学习的习惯。孩子自己都会感觉到,哇!我还是个人才。乐在其中。” ?(hdV ?8)P  
pnDD9u-4;  
我笑了笑又说:“哪个学校好哟?开国之君不是毕业于当年的一流大学,而是师范,普通的师范。”我们都一乐“我还想说的就是我的几何老师,在上第一堂课几何就把我们封备了。他说‘几何几何,叉叉角角,教师难教学生难学,’后来我有点恨这个老师,什么教师难教,学生难学,你今天教我的几何,难道你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你懂几何。后来我根本不听他的课,我自学。在高考时我的几何题是作好了的。我们那个数学教师水平高,教的学生成绩差,就是把一个简单的题复杂化,可能在他的大脑里,我不这样给你讲你们还不知道我的水平比别人高。” LR}b^QU7  
9QZ;F4 r  
老板和李想:“实在,说得实在。”餐馆里每张桌子都坐得满满的,客人在吃饭。 *y7^4I-J  
O7:JG[tR*  
李想:“家长就是把老师看神了,绝对完美。” a&|aK+^8;  
A"p7N?|%  
老板拿起酒杯:“你看我们只顾说话,来来来干杯,干了。” KUZ'$oKg  
><5tnBP|+L  
我又高兴:“我们生活中,有人会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我今天有幸,李想瞧得起我,来到贵馆,服务热情,更有幸的是又认识到了你老板,在我们的语言中,能看出我们都是生活得实在的人,没有高学历文凭,在茫茫人海中,我们以什么人交往,对我来说是愿给行家提鞋,不和空口同财。我们的文化都不高,但多少目前有一点事作,实实在在地干自己的事业。我就是去做个清洁工,我都不折不扣地工作好。社会是多元化的,需要你安门窗的队伍,还要我开副食店的队伍,还要办餐饮这支队伍,我们都各自在自己的岗位实实在在地快乐着。” r=<,`_@Y  
]0g<][m  
歌词曲  《知道》 &R>x;&Gj  
HBeOK  
[旁白]  呵呵!你是一定是个好家长,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H 2\KI(  
KZJ;O7'`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E(%s=i  
 !3}vl Y1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3\G&fb|?}R  
r( :"BQ  
字数统计  6918   mRFcZ.7  
Sr/"'w;  
场次   111 ;)~loa1\  
gVl%:Ra%  
PL[7|_%  
8ZE{GX.m2c  
第22集 2/x+7F}w5  
:dLfM)8}  
歌词曲  《知道》 E_MGejm@  
xm6cn\e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G5 fB  
|#Z:v1]"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MO|q  
rB~x]5TH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8S"vRR  
S1.w^Ccy  
C2<!.l  
m\)z& hv<r  
111       胖哥餐馆  # M8oI8\6[  
KW ]/u  
我说:“社会是多元化的,需要你安门窗的队伍,需要我开副食品的队伍,还要办餐饮这支队伍,我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岗位实实在在地快乐着。” t-)C0<  
.;8T*  
老板:“十分说得对!能多学点文化当然好,如果他对XY,YX实在不感兴趣,那就学一门技术。我不懂这些道理,我们这些年就是实实际际的做生意,对于孩的事,我想今天我获得的可能也和李兄一样,还得满满消化,反复地琢磨,下一步有问题我们再来请教,对你们这种用心去研究的人,我还是要有所表示才合符情理。”                                                 GNlP]9wX  
2j+v\pjYC  
李想:“大家一说,我还有个问题,我们的教师都还有个问题,你看在广告上听到这样一句,‘我原来的成绩不好,现在我考了第一名’你聪明,其它学生又成了傻儿?或者说老师把这一个学生教好了,没有把其它学生教好?” @2yi%_ ]h  
<O>1Y09C/  
我说:“应该说这个学生有进步,现在能掌握书本知识的多少。你非要说这个学生不得了,对他扬言的话,没必要,尤其是高中,有多少人都是被吓傻了的,有的老师是每一堂课要说无数个高考,就是为考试而读书,什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就不相信十年不说这种语言,未必教育质量都会下降。把这个时间用在教学生更熟练的运用定理,更灵活地运用几个词语,成天地说考试学生就把不会地变会呢?59分就是地狱,60分就是天堂?我读过高中,参加过高考。社会上有很多的语言,就是把童年的智慧库封备了。” ,W;\6"Iwx'  
Kz:g9  
李想:“是!这种语言太多,尤其是高考前后,大街小巷,每一个人群中,都能听到这种语言。不仅使学生紧张,家长都紧张。难道是办学单位必说的语言?就没有一个轻松的分围。” QWp,(Mv:r  
C0|<+3uND=  
我说:“只不过还是得说明一下,有高学历,故然好。社会发展,人类进步需要文化。有这样的人,不一定都是高学历,拿破伦还不能做两位数的乘除。有人上了天,算英雄,我们每一个人不一定要上天,但我们每个人要吃饭,我会栽秧,打谷,每一个人都要吃大米饭嘛!”   /p+ (_Y  
~pWbD~aeg  
老板笑嘻嘻地拿一个红包递在我手里,我忙说:“嗯!这就不对了,见外了?” T0J"Wr>WY  
i Tg?JoE2  
老板说:“是这样的,我说明一下,鲫鱼兄是这样的,我给你解释一下,因为我儿子在我眼里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了,钱我拿来有什么用,生我都没有带来,死了我俩口子还带走吗?你看我每天每张桌子都满满的,我请的服务员,几年就没有走一位,我存百万、千万,儿子一年两年给我搞完,到时候杀我都有可能。如果儿子能有点出息,自食其立,不依赖别人,服务于社会,那我才是皆大欢喜。钱我拿给谁,我们换个位置来想,就是谁更理解我,解决心里的疙瘩,问题是我有钱,我在哪里去找一个你。今天你说的话,对我这个家庭的具体情况是投了机。说实在点是救了我的家庭,所以红包就算我的一个见面礼,这种话我不会轻意地说出,说出来了的,我就不会收回去。授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地谈话对我而言,是无法用钱来衡量,何况我今后还要请教你。因为我要了解的东西,你今天恰恰说来合了我的口味,我们今天的交往是真诚的,我绝不是虚捧你,说你多么伟大,我只是说你今天讲的对了我的味口,这个跟社会上的金钱交易不一样,我不会说话,咱们一回生,二回熟。如果我是虚伪的,你老兄当众骂我,我认了。” Hr |De8#f  
2| $  
老板娘走过来对我说:“你拿到,我们胖子是一个不会轻易和别人交往的人,今天我看他是最开心的,从来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你收下吧!”  c %w h  
uDJi2,|n  
我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嘛!我们把红包先放到这桌上。”我把红包放在桌上又接着说“我只是随便聊天而已,只要你心中有了孩子这根弦,自己作孩子的表帅,在我们人类社会里,就有一席之地。有的家长讨厌孩子看电视,我以后有了孩子,我就陪着孩子看,看了之后我就和他聊电视里的内容,再之后我就与同龄人的心态和他写,时间长了,总会写出一遍蓝天白云。拿回来的奖状,我会做一个像夹,给他装饰好。”我笑着说“以资鼓励,再接再励嘛!”大家都好笑。我又说“我把问题想得很简单,红包的问题,我先说情我领了,如果我收了,我一定会变质,我们何必跟钱过不去呢!我这个人看这类问题,就是这个定议。我还需要得到更多人的帮助,今天地谈话我也受益匪浅,我们就算扯平了。如果我们相互说的还投机的话,以后我们多交流。”我笑着指着红包说“现在、最后、所以……” {p&L wTnf  
gDU~hv  
李想:“这样好不好!以后我们互相帮助,红包的事,嗯!这样嘛!红包就放在胖老板这里,交给收银员,以后我们还要来噻,这样就解决了一个拿出来了不收回去,一个又不收的办法。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老板看着我瞪着眼,他只好点头。我和李想也点头,咱们,大笑起来“好,好了!你们不再说了,就这样定了,就这样办。”李想拿着红包喊“收银员,这个我们存在你这里,我们下次来吃。” }u8o*P|,  
n8n(<  
老板点头:“好朋友。” JY8wo5H  
{1,]8!HBJ  
我拿起酒杯微笑:“我们再次让我们的双耳享受一下酒感(碰杯)。” L8("1_  
{_t i*#  
李想看着我。老板说:“就是要碰响酒杯的意思。” *u^N_y  
{KYbsD  
我乐着:“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为我们实在的、勤勤快快的在地球村干杯。” ,y@`wq>O  
a "uO0LOb  
x;ym_UZ6e  
{-;lcOD  
112  我家的晚上    # lL_M=td8W  
3#o!K  
我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着窗外,国益从厨房门口向我走来,抱着我:“鲫鱼!谈点感想嘛!我觉得你好可爱哟!” F[uy'~;@  
HO%atE$>  
我看着国益:“谈感想,要我表扬你一番?” jkw:h0hX  
4X,fb`  
国益:“不,你骂我都行。” &(a#I]`9M  
gRA}sF  
我眉头一皱:“嗯!我还真有一个事。听了多久了,想了多久了,有时我在想,还真有道理。就是人们生活的一个习惯。” c#X9d8>  
_X5@%/Vz  
国益忙:“和我有关吗?” LnZzY0  
<8Y;9N|94!  
我说:“给任何人都有关,可以呼于世人养成一个生活习惯,有益无害……” 8Yfg@"Tn  
Pl(+&k`}  
国益忙:“什么生活习惯,呵呵!还呼吁世人?” @*Sge LeL  
am;)@<8~Q  
我说:“嗯!你别说,这是常老辈的发明,我上次跟你说说多了你记不住,主要是当时常老辈说了后我还没有完全消化。呵呵,国益!这个发明可得世界专利哟!” pMZKF=  
Z@ AHe`A  
国益摸着我的头:“有可能吗!有哪么多人在研究食品卫生,专门机构哪么多也,你还常老辈他拿出一个小学毕业证都不错。” ^3B)i=  
F ^& Rg  
我说:“对呀,不错呀。事实呀!我们老前辈的歌唱家,他们有多高的学历,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音乐专业。别人就有那么一点一计之长。服务于社会,我感谢他们。” cm^:3(yYX  
<-KHy`u  
国益:“这点你说对了,我初中时,老师说过一句话叫做……”国益想了想“哎呀!我想不起来了,意思给你这个差不多,就是什么东西有时会掌握在普通人手里。好了,你说!准奏。” :.5l9Ci4  
za{z2# aJ  
我看着国益一笑:“还准奏。嗯!我就觉得你这样可爱,我是全面的了解你,在我的灵魂深处认可了你,我才提出跟你结婚的,所以不管今后你成为一大胖子还是一个瘦子,我一样地一步三点头。” LB*qL  
h!# (.P  
国益:“哇,是嘛!”我点头“你说常老辈的世界专利噻。” ).aQ}G wx^  
Uawf,57v<  
我说:“好啊!我先捧你一顿。”我先是举起手,后又抱着国益转了一圈,放下后我去拿起一个碗,坐在沙发上对国益说“你看这个碗洁白,我们吃饭时拇指放在碗口上。” -1dbJ/)  
ZI"L\q=|0#  
国益:“对呀!不稀奇呀!” S |SN3)  
+-_71rJc.  
我说:“问题是我们吃一顿饭不可能自始至终都拿着碗不松手。” {z)&=v@  
/7WN,a  
国益:“对呀!没错呀!” H:9Z.|{Gv  
jwsl"zL  
我说:“吃一顿饭有可能把碗拿起、放下,又可能站起、坐下,又可能转个角度拿碗,手去接触其它后再拿碗,别人给你添饭,这个别人的手放在碗口的什么位置,你再去接碗时拇指又放在了360度的那一度。总之吃一顿饭人的口,要转动n处碗口。” !: e(-  
QoZ7l]^  
国益好笑:“你这一绕口令,你要说个啥子?我们现在本来就是这样做的。” xs<~[l  
jG($:>3a@  
我乐着:“我要先给你说个因为。嗨!我们知道算什么,要使世人都知道才算我们进了一步。” jDI)iW`P  
5~(.:RX:q  
国益:“你的世界专利就是所以?” sj;8[Xy's  
Hx;ij?  
我说:“我现在就要给你讲世界专利的所以。就是要在这个碗口上作一个迹号,在我们手拿碗时,拇指自始至终要放在迹号上,要如何才能使世人有这个习惯。” VAkZ@ u3'~  
eL)* K>T  
国益忙:“你的意思是说拇指上有细菌,我们吃饭时,手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要去消毒,在多次的不同角度的拿放,使整个碗口都粘满细菌,吃饭时人口又不可能不接触碗口,这就是我理解你的所以。” vfID@g`!q+  
|ocIp/ $  
我笑着说:“国益,你说得好乖哟!对,有了这个迹号,我们吃饭时留意一下,养成这个习惯有意无害也。”我点点头“这就是没有小学毕业证的世界发明专利。” ?Y6MC:l<  
,:yv T6)p  
国益:“你要去往这方面努力。” eIVCg-l}  
L #'N  
我说:“我是要想一想,成功了是人家常老辈的专利,我只不过是一个经办人而已。” 8o' a  
iUuG}rqj  
国益自豪:“就这样,你去办,准啦。” }7k!>+eQ  
a`}b'X:  
我站起来,举起手:“你拿我开心,准啦?”国益开跑,我又坐下失望的样子说“哎呀!你往哪里跑,我都把你追到了我的心里呐。” C N9lK29F)  
- w41Bvz0  
国益回到我跟前,娇气地说:“你还是该表示一下。”我给了她一个吻。我看着国益“你看着我干嘛?” s3m]rC  
BKoc;20;  
我说:“该你给我一个这样的表示吗?”我们哈哈地笑。 y w"Tw  
xl5n(~g)p  
国益:“我给你两个表示。”在我脸上吻了两下。 7mulNq  
S312h'K j  
我说:“这就是美好的时光,人就是要有自由与快乐。” a/@<KnT  
[BS3y`c  
国益:“就是!”我看着国益“你又要干嘛?” (]'Q!MjGa  
OCy\aCp  
我想了想:“这个我看该咋说呢?” 33d86H% ;  
6T6 S9A*nT  
国益:“想咋说就咋说噻。” '[shY  
2A3;#v  
我说:“不还是要有点技巧,要不然,要不然你会生我的气,嗯!本来一句话该这样说才好听,嘴那样说出来别人听了是没有那么舒服。” zUn> )#ZC  
t+0&B"  
国益:“好好好!你两样都说一下我看有什么不同。” cvn4Q-^  
fShf4G_w\  
我说:“好,第一种说法,嗨!你这个人咋不会漱口、刷牙呢!你那么大了,漱了那么多年的牙,不知你是在漱口,还是在刷牙。第二种说法是,漱口刷牙还是和一定的学问,我听别人讲,我觉得还是对,就是先漱口,先喝一口或两口水把牙缝里的残留的食物漱掉,然后再用牙刷刷牙,要不然把牙齿上的残食,弄到了牙缝里,会使在牙缝面的残食形成龋齿。你看怎样更好。” dfB#+wh  
I`h9P2~  
国益:“当然是第二呀!” & -  
GE$spx  
我笑着:“我说的就是第二。” *AXu_^^  
SsjO1F  
国益娇气:“哎呀……” ie$QKoE  
kr7f<;rmJ  
我抱着国益进卧室:“还哎呀!” 5YIi O7@4  
K5(?6hr;  
*iF>}yhe  
-tT{h 4  
113  黄氏诊所   # /vPh_1  
'<f4POy!  
我看吕护士在准备给一个五六岁的小妹妹打针,小妹妹哭着:“我不打,痛。” 8?W!U*0aS  
);$Uf!v4  
小妹妹的妈:“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小娃娃看着你们穿白衣服地都要哭。” pTZPOv#?Q  
%" $.2O@  
小妹妹:“痛,我上次打都痛。” !m pRLBH  
x Mtl<Na   
小妹妹的妈:“这个啊姨打针不痛,这个阿姨会轻轻地打。” %iIryv;  
KtHh--j`  
小妹妹:“妈妈!你上次还是那样说的。” I"3Qdi  
VS^%PM#:/  
吕护士空着一支手给小妹妹看:“小妹妹,乖,你发烧,我给你打一点点药,只有一点点痛,要不你的烧就退不下来,我小时候打针都要哭。”小妹妹的妈瞪着吕护士,“我们穿白衣服的人,是能使你身体好,知道了吗?”消毒“你看现在不痛,痛的时候我会给你说好嘛!”针扎进“好吗!你读书了,我给你老师说,小妹妹最勇敢,给你带上红领巾。”小妹妹点点头。吕护士把针拔了,小妹妹没有哭。 xk86?2b{)  
-$;H_B+.  
小妹妹的妈自言:“你咋会说打针痛呢?你这样说别把我的孩子吓到了,哪个打针的像你这样说。”一想“嗯!小妹妹没有哭呢,是咋的?” 6KhHS@Z  
J),7ukLu^  
[画外音] 嗨!本来打针都痛噻。咋会说不痛呢?过后小孩不觉得你说假话,是不是要把这个理说清楚,本来就痛。* 5 d|*E_yu  
'jcDfv(v<  
一大家子,六七个人,送来一个病老头喘着气,黄医生:“老人家坐,你有几年的病史了?” ezlp~z"_k  
@okC":Fw,  
一中年男子:“这是我父亲,得了这个病五六年了,我们一直都在医,昨天我们去看了,开了三天药,我一天就给他吃完了,还是没效。”黄医生看了他一眼, 'O]_A57  
m&,d8Gss^  
老人气悸,黄医生在给他检查、听了胸、腹,双脚明显水肿,查了血压。一中年高个子烫发女性:“我父亲吐的痰像脓样,很多,早上起床可能要吐一碗痰。嗨,医生!你能不能医断根?”我站在一边。又进来一个老大爷。 EBw}/y{Kt  
U_!"&O5lr  
黄医生摇摇头:“我医不断根,气管炎、肺气肿伴感染、肺心病……” ({![  
ci5ERv`  
中年妇女生气:“你医不断根,你给我医啥?算了,我们走。你要钱我给就是,还没有一个医生敢要。”几个人把老人扶走了“一个这种病都医不断根?” 黄医生摇头一笑。 )rhKWg  
A3&8@/6,  
看病的老大爷手里拿着一张处方说:“医生只医病,医不到命,照她那样说,世间上的人都不死了。”我们感到好笑,老大爷把处方拿给黄医生“哦!我服了这个药还可以。” M6 AQ8~z  
OdRXNk:k-j  
黄医生:“是!那天我看了你的病,在我的印象里,你服上一星期就可以了。” _w+sx5  
Sijwh1j*V  
看病的老大爷:“要得。”黄医生就把处方递给了吕护士执行就是。 ;^}cZ  
CJjma=XH  
我说:“先那个说断根?想法是好,心情可以理解。按他们这个思路,我把病人放在你这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你得还我这样一个人,你要多少钱我出。”黄医生点点头一笑。 3`#sXt9C  
#zrD i  
黄医生摇摇头:“病人他是不知道一个疾病要怎样才能医好,没有学个病理、药理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以为我有钱,你医生要多少我给你多少,目的就是你今天把药用上,明天明显好转,后天就是一个健康人。这是钱的问题。在这几年中他们就没有找到一个能给他医断根的医生。他不知道一个疾病它有一个前驱期、潜伏期、症状明显期、灰复期、转归期,这五个过程。医生是最不好干的一份工作。” Ca+d ?IS  
1$@k@*u\  
我说:“是吗?” 3KB)\nF#%  
~ ;)@a  
黄医生:“一个病人你得先对他的疾病解释一番。药,你得给他解释一番。说一个最常见的感冒,有几个找医生看的,都是各人凭自己的想像去买药。感冒中医分风寒、风热;西医病毒,都自己买药,人家就要买抗菌素来吃。过两天好了,是抗菌素的功劳。”黄医生摇摇头,“我们看一个病多少钱……” sPkT>q  
kf>'AbN  
我忙说:“五块钱有吗!” e[915Q_  
F8b*Mt}p  
黄医生摆摆手:“我们看一个病一块钱。” o,bV.O.W  
J;m[1Mae&  
我说:“理个发还要五块钱,买卖小菜转过手还要收一块钱。” , X$S4>  
X,O&X  
黄医生说:“是呀!理一个发,最简单我们认、该五块钱。当一个医师起码要上二本院校,读五年,出来后进医院还要老师带一年,才有处方权,这一块钱要这个医生追问病史,现病史,查体,书写病历,然后才处方,处方后还要对病人解释药物的毒、副作用。这一下来少半个小时要嘛?医生所得就是一块钱。” LfOGq%&  
3p!R4f)GN  
我瞪着黄医生:“欲话说,——隔行如隔山。” $C#~c1w  
Y0|~]J(B  
黄医生:“是呀!我们工作8小时,得16块钱,还是一个医师。” Z`b,0[rG[  
HaB=nLAT  
我说:“不对!要是那样的话你这个诊所就办不下去。” Kh<v2  
vU{ZB^+&6o  
黄医生:“惭愧,说起来惭愧!我们现在的生存是靠以药来养医,难道不惭愧嘛?每一个医师都不能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专家看一个6块钱,他一天看多少个病,得多少钱。所以大医院巧本,要不巧本就问心有愧,以营利为目的的推销药,以营利为目的的搞辅助检查。对我而言,看一个拾块钱,药就不要赚钱,我一天看16个人,我得160块钱,这是我的技术。反过来靠推销药,我就是得500块钱,我心里就不舒服,这不是我的技术所得。” ^Po\:x%o  
IeN!nK-  
我说:“你这一说还有点复杂,就算你说的是理,你也改变不了。” :Oq!.uO  
WHE*NWz>q  
黄医生:“是呀!据我的了解,在我们医生这个队伍里,要自己的子女报考医学类专业的极少。” G-"#3{~2  
lzS"NHs<g(  
我说:“为什么?” 'ARQ7 Q[`  
A*\4C3a'%  
黄医生:“除了我刚才说的以外,还是一个高风险行业。这个行业它不许你出一点错,在你一生行医中,不、得、出、一、次、差、错。”   .V/TVz!b  
8{?Oi'-|0  
我说:“也是。嗨!你干了这那么多年,对诊断疾病应该心中有数。” &rw|fF|]  
P7u5Ykc*  
黄医生摆摆手:“诊断?我话给你说斗一点,就是有的人死了,做病理诊断都还有找不到因果的,你把医学看得好简单,人体的秘密在有一万年你都还不能完全撑握,还不去说人与自然的生存关系。世界是物质够成的,物质分为阴和阳,一个病灶的出现,西医是治疗了能看得见的三维病灶,或者说那个阳性物质。我们可不可以破坏那个阴性的物质来达到健康的目的。”拿起笔,“我手里有了这支笔,它就有一个影子,西医是把这支笔消灭了,与它为前提的别一方——影子‘阴’也就消灭了。这就是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为前提条见,一方消失,与它为前提条见的另一方也将消失。反过来我们在治疗一个疾病时,可不可以消灭它的阴的部份,那么以它为前提的另一方三维病灶‘阳’也随之消失,就达到了目的。就说一个子午流注有几个人搞得懂,又有那个人去研究它。” 3%<ia$  
+hXph  
我说:“那么神迷。” ZV;#ZXch  
#XJYkaL  
黄医生:“是呀!中医所说的心,它不完全是只的心脏,还包括了人的思维,想,这个思维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微笑地点点头“所以我说人体这个保库再有一万年都还不能完全撑握其中的奥秘。还别说去探讨灵魂。” uu#ALB Jm  
lX5(KUN  
我看着他:“灵魂?” /tt  
P\N`E?lJL  
黄医生:“对呀!总有一个东西,物质不灭呀!”一笑,“学过物质不灭噻?你咋取名咋叫又是另一回事。它总有一个东些,今天我给你说清楚了,我说服了你,是科学。我,我没有给你说清楚,没有说服你,迷信。所以说就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去争论。争论到有一个新的能被更多人认可的结果,我们又进了一步啦。”我点点头“再说,今天的生命科学是探导看得见的,占有三维空间生命的运动变化。中医中的气、虚、血不养心,是用仪器等辅助检查能察清的,笑话。”笑着,“我对一个103岁老人地观察,穿吃没有特殊,我觉得有价值的就是他睡觉地姿势。” h+Dg"j<[  
lfj>]om$  
我微笑地面容:“咋了!找到了长寿的奥密?”  Nu9mK  
[eWB vAiW  
黄医生:“说一点,就是他睡觉地姿势,他是无意地动作,舌顶上腭,这个动作叫搭鹊翘,这个动作能使任督二脉通畅。口唇闭与不闭,牙齿分不分开跟自身都有一定的关系。这个养生之道属中医的认为。这不是西医讲的一个病员体,它站有空间。比如说,中老年人晚上口干,什么仪器能查到这个原因,只有中医才能调理,说多了人家不信。” ~f%gW  
/5yW vra  
我说:“我是太想得简单了,这一个理论只有你们医生才知道噻。嗨!你搞的西医,你对中医又那么感兴趣。” zyCl`r[}  
7~|o_T  
黄医生:“现在的人,要快,今天播种明天就要收。就说现在,怎样才算诊断准确,还不去说治疗的规律,我可以说现在的疾病百分之九十都没有准确的诊断。” ?'h@!F%R'  
:1.$7W t  
我说:“黄医生!你这就说不服我了,那么多的病人治好了。” vNJ!i\bX  
m! p'nP  
黄医生:“怎样才算?我们就说炎症,凭医生的经验选用抗菌素,二联、三联,这三联在一起能抗多少种细菌,而实际病人体内该是哪一种或哪几种。三联联起来又是主要抗哪几种菌。也可能诊断准了,一个疗程治好,你就是两个疗程治好了,你也会说我的诊断是准确的,理论上说可能一种药就医好。农村就有这种情兄,你医生说得复杂,我就不信我不医我就会死。要诊断准确得进入一个微观的领域中,这是不可能的。” GhpH7% s  
YToRG7X#  
我说:“嗨嗨嗨!前两天我听有人在谈乙肝。”我一笑“有人说是个笑话,给我说这个人要高考时说他是严重的乙肝,没有高考,二十年了他到各地去打工,没有任何异常,所以他就从来没有去医治,出了车祸后医生说他肝很好。”我看着黄医生“我,一个外行来理解,乙肝带菌者他就像大米里有沙子,我就是把它吃下去,我就不信就因为这一点我就少活一年。再说,那么多的乙肝病人都会死于肝病,未必目前世界上还诊断不清楚?” VnIJ$5Y  
"2=v?,'t  
黄医生:“我不是肝病医生,我说不好。” `7N[rs9|S  
B~~rLo:a  
我说:“会不会是在一些人体内这种乙肝病毒本来就是一个自生自灾的过程。” })"9TfC  
:_H$*Q=1  
黄医生:“做细菌培养,加药物敏感实验。目前不可能每一个炎症病人都去做这个实验,就算你诊断清楚了。”眼睛一瞪“我想人是一个活体,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fMLm_5(H  
},[j+wx  
歌词曲  《知道》 6Ajiz_~U  
c]xpp;%]  
[旁白]  呵呵!记录的小常识,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o'D6lkf0  
y f+/Kj< a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6o,, w^  
o.k#|q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lWOB!l  
;J?!D x  
字数统计  7288 W:0@m^r  
M{z+=c&w  
场次  111 —— 113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09-10-29
不是作者创新,而是如来。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09-11-23
引出一块玉来。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09-12-14
第23集 Ws.F=kS>h  
lc#su$xR>  
歌词曲  《知道》 CGny#Vh  
'+5*ajP<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y kwS-e  
*)H?d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05#/-Z=  
9;sebqC?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4*G#fW-  
ixp(^>ZN  
)lBke*j~  
DXsp 2  
113  黄氏诊所  # d 0$)Y|d>  
MG<F.u  
黄医生:“人是个活体,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发生。用药的准确性找到了,那只是试验室,具体到人体内又不完全一样。还别说非炎症性疾病。没有搞清楚的还多得很?就用我们理解的水平,制定的治疗方案。至于这个疾病它是怎样治好了的,一百年以后又会有新的说法。” yM=% a3  
fu"#C}{  
我说:“人体是还复杂。” I Bo)fE\O  
x?y)a9&Hm  
黄医生:“要是诊断得一清二楚,也可能用一位抗生素效果才是最佳,现在那一个用一种抗生素,就联几个月的小孩子都用头孢。” hL+)XJu^J  
:l'61$=  
我说:“头孢,什么概念?” v#8{pr  
)t0Y-),vA  
黄医生:“病都要快,恨不得一次用药就好,要不然你这个医生就没有技术。” ~$Xz~#~  
*G7/  
我说:“这样对病人不好?” {D={>0  
q5p!Ty"  
黄医生:“要不病人一天找一个医生,一天用一种抗菌素,还更乱套。” pIXbr($  
dmgoVF_qR  
我说:“复杂,复杂。” >WVos 4  
l c?9B  
黄医生:“抗菌素一进入人体,人体就要产生底抗,你不了解抗菌素的待点,不规律使用下一次这种抗菌素再进入你体内,疗效就大减。医生给病人解释,我还没有发现有病人听,医生也不可能去办一个培训班。我说这个是这个行业的复杂性。” )! Jo7SR  
]4^9Tw6 _b  
我说:“这也是。” S8(Y+jgk;a  
('hr;s=  
黄医生:“病人就要要求你百分之百,可能吗?”黄医生一笑“从另一个角度一说,每个人都是医生,我说吃什么药,你医生就给我拿什么药,我说吃几天你医生就拿几天。他们是‘上帝’。你咋去面对这一大部份人。”我还听傻了,黄医生转身拿了几个小药袋给我看“你看,这些没有打完的针药,都是在市各医院开的抗菌素,给他天了三天的针药,人家来打一次不打了,不要啦,你敢说人家什么。” p%/Z  
_lcx?IV  
我说:“好了他可以不打噻。” V^sZXdDNL  
P-[6'mw`  
黄医生:“不对!炎症性的疾病,使用抗菌素,是有一个全程的给药方法、用量、规律、地给药过程,要不就成了滥用抗菌素,要读几年书,还只是学一点基础,要当上一个漂亮医生还得虔心工作十年以上,哪里是任你随便想打一针就打一针,想吃药就吃药。我说的漂亮是心中有数,不一定都是医好了多少病人,你看刚才这个,游本昌都医不好,恐怕要济公才得行。” j *B,b4  
,UNCBnv1  
我说:“是应该有一个规律,就算我们农村烧柴火做饭,想烧一把火就去一把火,不规律,多烧了柴还有可能做不好饭,时间也去得更多。” }TI"j{(QJ  
2K[Y|.u8>q  
黄医生点头:“还可以那么理解。” Q"itV&d,  
Cak `}J 2  
我瞪着眼:“啊?” o/??w:'  
"ld4v+o8l  
黄医生:“刚才这个病人,我就不知道其它医生如何面对,医生也是人,所以心情有点不好,随便吹了点。” F6^Xi"R[  
#29m <f_n  
我笑着:“你是随便一吹,但对我有帮助。嗨!算是你给我一个人办了个培训班。”黄医生摆手“你干了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经验,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2I^ ;5r[  
@#m@ .   
黄医生:“我还是认可中医、草药,中草药中的奥秘无穷。西医认为的颈淋巴结核,一年它也医不好,一窝草,叫九子莲环草,加一斤白酒,一个星期就好,这一斤白酒和一窝九子莲环草要医好几个病人。还有经久不吻的伤口,有的几年就不能好,中草药面子一用就好。” v o<'7,  
O1]L4V1iH  
我说:“为什么没有人去研究这一块?” /&1FgSARK  
!(2rU@.  
黄医生:“现在的人都是用一种直观的眼睛去看,都要找到一种能看得见的东西,去消灭了另一种看得见的东西,才认为它是科学。” 4OX|pa  
"Bn8WT2?  
我说:“那怎样去理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nbd-f6F6  
w1>uD]  
黄医生:“对呀!这就需要若干年。”微笑着“你还以为科学到今天就止步了。” %?  87#|  
&}}UdJ`  
我站起来:“我给你做一个合十礼。谢谢!”我双手相合在胸前。 d!>.$|b  
l5; SY  
.:dy  d  
hJ|zX  
114  我店早晨     ## -]hk2Q0  
iG+hj:5  
我刚开店门,就来了一位30来岁,高大魁梧的落耳胡。我向他点了一个头,他忙:“你好!我买两瓶罐头。” * z85 2@  
e97Ll=>  
我说:“好!八块钱。”我给了他两瓶罐头。落耳胡给了我十块钱转身就是了。 5ub|r0&M  
cl,\N\  
[画外音]  哟!好有钱,我卖你十块钱呢?你就说我狠了你两块钱,这一下叫你让了我两块钱,你风格高。哎!其实打肿了脸也可以充胖子。  * ;YGCsLT<xt  
,76xa%k(U|  
国益笑嘻嘻的走进店:“鲫鱼!吃什么菜,我去买。” -2DvKW$  
cpLlkR O  
我乐着:“市场上哪么多的菜,我吃啥子。那就吃个便宜的!” tRC*@>I$  
9Ub##5$[,  
国益:“给你两个说,没劲。”国益去买菜,我做了几个生意。座机电话想了,我接:“喂,你好!我鲫鱼。” &AUtUp kOo  
Po B-:G6  
是余哥打来的,余哥说:“那两个人的事,现在已经出院了,这个事本来要通报表扬你的,他们有分歧。” Z.QgL=  
:o"9x,  
我说:“余哥谢谢你关心,对于那件事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上次给我讲解了以后,我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只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狠了点。” G>@KX  
#S4lRVt5  
余哥:“人就是要善良,面对不是得人的时候就要狠。(我只是笑)生意好吗?” HP,sNiw  
#OMFv.  
我说:“还可以,有你的关系、你的关心都做不好,就对不起你。” I,8f{T!O@"  
w ag^Sk  
余哥:“好!你忙。” %$Sm ei  
n Y)H-u^  
我说:“谢谢余哥!”挂了 #Ch*a.tI@  
{3LAK[ C  
又做了几个生意。先买我两瓶罐头那个高大魁梧的落耳胡,左手牵着用光亮的金属链,套着一条雪白的小狗,手里拿着空罐头瓶,还另有两个同伙进店,落耳胡说:“喂,老板?你先卖给我的两瓶罐头是假的,我吃了才发现,咋说。”我还没有转过神来“好说,在你这里买的是实事吗?五千,五千块钱就是。” K HO@"+  
R` HC EX)  
我接过他的空罐头瓶,反复认真对照了我进的一批罐筒,看不出二样,我闻了一下空瓶,又打开一瓶同批号的罐头来闻,没有二样。 QKB*N)%6  
tEam6xNf,  
国益买菜回来看道这个场面。 nDU=B.?E{O  
%a\L^w)Xn  
落耳胡:“你能闻出假的来嘛?你不赔我五千,好办。我举报你在卖假货。你这个小店就给你封了,你是生意人,看你怎样的损失更大,我有点不知所措。” `uh+d  
BN>t"9XpW  
[画外音]  难道上次工商部门来查没有查出来是假的?   * f`W)Z$fN5  
=bHS@h8N<  
跟落耳胡一路的一个矮胖子,左边脸上有一个明显横着的伤疤,招呼我,来给我说:“你最好给他五千算了,你也不少这五千块钱用,落耳胡是个刚放回来的劳改试放犯。” \ 9!hg(-F  
$*')Sma  
国益忙:“给他一千行不行。”我看了国益一眼“给你一千,我拿,我拿给你。” ?se\?q  
)q|a Sd  
落耳胡忙:“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乞丐?要赔五千,一分都不能少。”围观者有二十来个, ^:cc3wt'3[  
/?Y]wY  
同伙矮胖子:“老板你是明白人,给他五千,要不然他到医院去查一下,给你来个全面检查,你都不只五千,时间你也耽搁了,钱你还得多出,我是为你好,你看围着这么多人影响你的生意。这么简单的事。” ;@<Rh^g]  
t9eEcq Mg  
[画外音]  嗨!12315查过这批货,我的货12315常查,你落耳胡知道吗?嘿!五千,五万嘛!我好喊12315的出。  * 259R5X<V  
ss0`9:z  
我自豪地说:“这样嘛?我在这里,有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我是合法经营,你认为我是假的,你举报。” KD* xFap  
80GBkFjV  
落胡气汹汹:“我在你手里买的,我就找你,我现在肚子开始痛了,要到医院去检查。” HT%'dZ1  
*Roqie  
[画外音]  你刚才都说举报我,我喊你举报,你又不。   * <8iu:nR  
;k:17&:8ue  
国益冒出:“一千,不要你就去报警。” K41Gn  
Dq[Z0"8  
落耳胡:“你去报,你去报,我现在要去医院检查。” N?s`a;Q[=  
Wl0p-h  
我笑着:“哪里是去医院检察?应该是到检察院噻!我不会去报警,刚才说报警那个是我爱人,她说来吓你的。我去报警,降低了我的档次,我都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不就是钱吗?警察来不就是把这件事消灭在盟芽状态嘛!我想试一下。” G0Y]-*1  
b*)F7{/Z  
落耳胡一双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怎么试?” >&YUV.mLY  
XGb*LY+Db6  
我平静:“你知道王海吗?” lj /IN[U/  
D k<NlH zp  
落耳胡:“我为什么要知道王海?我在你这里买的东西,吃了我现在肚子痛,凭天下你这回就要出钱。” R ~"&E#C  
1c|{<dFm  
我一想:“我这样说,要这样做,你才有可能拿到更多的钱,好不好,我理解你噻。肚子痛不痛暂时不说。” pEp$J;   
*X /i<  
围观者笑道:“你要装肚子痛嘛?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拿一个手扶着肚子,做出一付痛苦的样子才像噻。” 7 MS-Gs|  
cV4]Y(9  
我对落耳胡说:“首先我理解你,我也同情你。” tx7B?/5D  
t{-*@8Ke  
落耳胡恨着我:“你要说啥?” l:+$Ks  
jG`,k*eUrJ  
我说:“你要我出钱,我不说你你咋能拿到更多呢!我的货就是假的,你聪明,其实你哪里才只进五千哟!把这件事好好地包装一下,包装好了就大发了。我也都出名了。这种事唯有——就是只有的意思,你才有这个能力。” d7G DIYH<  
_BoYy JQH  
渴望的落耳胡忙:“怎么包装?” pIHpjx  
0TaN#  
我说:“你坐!”我又喊:“国益沏茶。”我慢慢“要想包装好,发大财,你有这么几样事要做,你马上电话——电台,电视台,各报刊杂志社,能电到的都电到。”他们仨都盯着我。“一旦得道12315地认可。”我看他一眼“你坐下,你坐下都比我更高。”他坐下了“简直是各报张杂志,各新闻媒体都有你的光辉形像出现,因为你是打假英雄。这一下你才叫是发了。” n0QHrIf{  
`96MXP  
落耳胡:“发了?” M%Zh{  
}5AA}=  
我点点头:“对!发了。我早就想过这种新闻,人就是吹出来捧红了的,这点你很清楚噻。你一旦有了名气,很多很多的大型企业,都要找你打广告,做企业的形像代言人。在消费者心目,你是一个实在的人,消费者信得过的人。”我双眼盯着他“因为你不假呀?外表看你咋都是个人,是不是。”落耳胡点点头,认真听“打一个广告就是好几十万,还不说其它。如果策划得好,你一定穿不完,吃不完,你不管走到哪里,你就是一个有名气的人。” Q7]bUPDO  
mwutv8?  
落耳胡听晕了:“嗨!太好了,这一点我咋没想到呢?还要你来提醒我,我才是操得不好哦,哈哈!我咋那么笨呢?”落耳胡眉头一皱“嗯!这两瓶罐头是真的呀?” T"3:dkQw  
M(1cf(<+  
同伙一声:“哎呀!”落耳胡忙愣他两一眼。 \}J"`J\Q  
cB)tf S4)  
围观者有三十多人。我胸有成竹:“哦!这两瓶罐头是真的。” >Cam6LJ  
}.1}yz^y  
落耳胡还没有转过神来,我眉头一皱“嗯!只要你努力争取,一样的行呀!我给你说,你把事情搞大点,充分发挥你的聪明才能,能搞多大就搞多大,事情搞大了,有关部门就会介入,一旦,一旦有关部门介入,你看,那是什么价钱,你还愁穿吃嘛?吃国家粮。那时的落耳胡就不现在这个样子啰,肚子里装的是油哦,春夏秋冬都不愁。穿的是国家衣,吃的是国家饭。” ^CK D[s  
:F_>`{  
落耳胡没转过神来。围观者几十人轰堂大笑:“吃国家粮,吃国家粮。一分钱都不出的国家粮。” 6_&S ?yA  
V 4&a+MJ@  
我微笑地看着落耳胡,点点头:“我拿五千给你,你敢要嘛?” |]~],  
Aho-\9/x%  
落耳胡自言:“吃国家粮,吃国家粮,我劳动改造。” A;k#8&;  
u2OrH3E4E3  
围观者哈哈在笑。仨不好意思的溜了。 ?Y 5Vje[^  
J+T tM>  
NiMsAI@j  
)NK#}c~5  
115   我店午后   # =y>CO:^G%  
r$<M*z5q(\  
国益给我一张订货单:“鲫鱼!这张订单我写的,我都没有搞懂,你看一下,我写地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3:)_oHq  
$rJgBN   
我说:“什么意思哟?”我接过订单一看“嗯!这户人叫熊火明,我愿来送货他要过我的货。” !DUOi4I  
[{>3"XJ'  
国益:“他在电话里的意思是,他的祖母不行了,90岁的人,几天没有吃,现在他家里每一顿都有几桌人吃饭,他怕我们到时忙不过来,给我们一点空间。” 1p$*N  
gtIEpYN+  
我奇怪:“嗨!是有点搞不懂,万一老人活个来了咋办呢?” 7'gk=MQc  
$3g M P+  
国益:“你给他们少送点去嘛!90岁的老人几天没有吃饭,他一家人都放弃了治疗,还往哪里活哦!” e jR_3K^  
fCZ"0P3(  
我说:“好嘛!你去休息会,我傍晚给他送去就是。” [E+J=L.l  
l](!2a=[  
国益走了,又来了一位我小时候都认识的,叫五金,高个子,20岁出头,瓜子脸,勾着背,弯着腰,左手扶着腹部,精神欠佳。向我店走来。我忙给他一张凳子,放在能靠背的位置:“请坐!你怎么呢?我看你精神欠佳哟?小伙子,帅小伙应该朝气蓬勃。” Uw| -d[!  
aPRMpY-YC3  
五金:“我做了胃大部切除术。” KE~.f(  
C ^c <s  
我吃惊:“胃大部切除术,什么意思。你应该比我小噻?” VrWQ]L  
=A~5?J=  
五金:“我今年22, 我早就听说你在这条街开店子,我今天下午没事,想到这条街来转转,看能不能看到你,我明天准备出院。” _~ 'MQ`P  
n]7rHV}G  
我问:“嗯!你搞没搞错哦?一个大小伙,胃大部切除术?” q#1G4l.  
 ^6b5}{>  
五金:“是呀!都穿了孔,食物都漏出来了。” 9g# 62oIg  
(zxL!ZR<  
我说:“那医生给你说什么了嘛?” XfflD9M  
cP4C<UG  
五金:“没有说什么,把切除的部份给我哥们儿看了。” e&E7_  
:hcOceNz  
我说:“你以前胃痛过吗?” hTWZIW@  
F/,6Jh  
五金:“没有,我那天吃了晚饭,胃就痛,我都受不了呐,在当地打了治痛的针,输了液,反而更痛。后来只好转到市医院,医生一看说是急性胃穿孔,要开刀,是晚上,我们没有带那么多钱,我的弟兄把刀钉在医生的办公桌上,要医生立急动刀。” wp'[AR}  
g-,lY|a  
我说:“什么?拿刀钉在医生的办公桌上?” gI9nxy  
2 E?]!9T~|  
五金:“是呀!没有钱,救命要紧。” 2Nx:Y+[  
_zzT[}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点点头:“五金!你吃晚饭前,就是那天下午你干了什么事?” G(wstHT;/  
AZ4:3}  
五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干。” Z15 =vsV  
0M)\([W9&  
我笑着:“我心中有数,你什么都没有干,那你在家里睡瞌睡。” T XT<6(  
Yakrsi/jV}  
五金:“不!我在茶馆里打牌。” \ So)g)K  
}'86hnW  
我乐着:“你还干了些什么,这点事瞒得了别人,瞒不到我,因为你能想到的,该同志也能想到,你有一个大脑,本人也有一个大脑。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只要你做了迟早别人都知道。有一个说法叫,不说不报,日子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要报。这是几千年先辈总结出来的经验你居然不知。” 6xY6EC  
@P>>:002/  
五金羞涩:“不是,是我在打牌,一个妹子穿得十分暴露,我就控制不了,其实,我不是很坏。后来……始终……结果……” B5h)F> &G  
8zcS h/  
我说:“结果把别人强暴了,你的手段还高明嘛?” M,yxPHlN  
t-n'I/^5  
五金:“不,她的那种暴露地打扮,使我控制不了,我当时没有多想,我只认为这种女人,就是那个意思,我是男人,我都没有穿过背心和短裤出门,人家其它女人也不那样穿,其它我就没有去多想。” 7xY&7 x(v  
9i lJ  
我说:“嘿!你那是什么逻辑?我都说嘛!后来回到家里,多少有点无脸见家人,又正好吃晚饭,还要做出一个若无其事地样子,于是就要像平时一样,恨着自己吃两碗饭,菜照吃不误,对吗?” I 9?X  
[Jjo H1E@  
五金:“对,嗯!我只给你才说了实说,你不能告诉别人。” ~IPATG  
;Jb% 2?+=!  
[画外音] 我告诉别人?你自己去告诉别人才是对的。 * m(dW["8D  
keKsLrd  
我说:“我是清到是你的脉,我还想给你这种人聊一聊。五金!我知道你胃穿孔的原因,你信不信?” X+HPdrT  
3u 7A(  
五金:“你知道,医生都不知道。” ?' mP`9I  
EP<{3f y  
我说:“啊!你不信是嘛?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五金点点头“你首先是做了亏心事,心里紧张,不可能不紧张,当然也可以说心虚,这时胃就处于高度紧张、收索、痉挛、麻痹状态。人,一个人,只要做了亏心事,俗话说,——做贼的人就心虚。心就有紧张、焦虑、心悸、易惊、失眠、多梦等等一系列的症后群。脑血管有问题的还有可能使脑血管破裂。嗯!我说的多少还是有点依据。是我当年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楼上的老师在讲课我听到的。” )7-mALyW  
PI9aKNt  
五金:“你还多爱好学。” =h?%<2t9<  
tNOOaj9mw  
我说:“其实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学,像你就学赌钱。” l}T@Cgt  
7L6^IK  
五金:“哎!我只是打点小耍。” {j<?+o5A  
u[4h|*'"|  
我说:“嗨!我兴趣还来了,我还想分析一下你这种病的来龙去脉。我的意思是我们好心平气和,平心静气地活着,不要去找烦恼,我就是这个意思。” x%T^:R  
3j[<nBsn.  
五金:“请讲请讲,我也可以学点噻。” Y t_t>  
;*U&lT  
我说:“还是说你的胃子,平时我们心平气和的时候,各脏腑,各器官,都处于平衡协调之中,人地行为一旦不正,就打破了各脏腑的平衡。外来的因素,内在的因素都可能使这个平衡失调,本来在你做贼后都沉重,又在胃里大量地添食物,就助使了收索、痉挛、紧张、麻痹的胃胀了一个洞。所以有人说只要做了亏心事,晚上就有鬼敲门。你小子知道这个道理,就是要去试一下,结果负出了胃大部分地代价。” 7fd,I%v  
{ i4`- w  
五金:“是!这次是把我害惨了。” v}z^M_eFm  
3RD+;^}q 3  
我说:“你也把别人害惨了。” muBl~6_mb2  
)(1tDQ`L>  
五金:“这种事我再也不干了。” vS:=%@c>ta  
Wcl =YB%  
我说:“这种事你不干了,天下不可干的事还多得很。” uKJo5%>  
=%u=ma;  
五金:“是是是!我听你的。” naeppBo  
onS4ZE3B  
我说:“不是听我的,是我在楼下做小工,楼上的老师在讲课。我记得他讲的叫‘巴甫洛夫学说’。对胃溃疡的研究认为,除了食物引起外,还有一部份是由人的大脑皮层引起。”我叹气,微笑着“小伙子!有了贼心的人,在大脑皮层的作用下,易使人装食物那个东西(胃子),产生痉挛、掉转、变形。它自身难保,人又不可能不吃东西。所以,我们要有了好心态,还要管好自己的嘴。还不能说是控制自己地行为,应该说没有贼心盟芽。嗨!你看我说的还是有依据哟!” M0)ZJti  
>Il{{{\>  
五金想了想:“鲫鱼哥,我该怎么办?” f,3K;S-he:  
G!Y7Rj WD  
我说:“你最近在干什么工作?” SpEu>9g&  
/$FpceB!W  
五金不好意思:“没有干什么工作,耍。” wqX!7rD/g)  
q _:7uQ  
我说:“成了啃老族呀?嘿!我这种人还真想给你言语一下,你又瞧不起我。” 7Fb!;W#X  
>bO}sx1?  
五金:“不是不是,我不是那种人,我这种人从来就没有人给我讲过什么道理,所以就只好任其自流。今天能得到你地教诲,终身感谢。” lXnv(3j3*s  
Dk g-y9  
我说:“不!我这个人就是爱说,爱和别人交流,也爱听别人说,在这其中我总会获得到一点什么。” WxtB:7J  
zWF[cf>'  
五金:“我就是傻,没有去想这些。” 8Urj;KkD  
<*ME&c gh4  
我说:“你平时还是认为自己在社会上很不错。嗨!其实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不错。22岁的人哪,未必还要父母来养你。都说你打牌嘛,你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你咋不向你的父母、农民老大哥学习学习呢?居然你说没什么工作干,打牌耍,地球村多了你一个人是吗?劳动人民有一句这样话对你有帮助,你想听吗?” ^X:g C9  
5hlS2fn  
五金点点头:“想听,请讲!” -e*(+  
 LD}<|  
我说:“‘变成了狗,就不少屎吃’。话虽然朴素,但道理在。我记得你小学初中的成绩挺不错,我读书就是没有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学习上,就是爱去观察一些人间的为什么。你在我脑子里的印象还是很好的,现在你咋成了这个样子,还干了些什么事,看我能不能给你轻松一下。” 7X.B  
M-C>I;a  
五金:“没干什么,就是有时几个兄弟一起,去搞点小偷小摸。” zZPXI&,  
^F|/\i   
我说:“还几个兄弟?你就想这样发展下去。你的兄弟有脾,还有气,敢把刀钉在医生桌上。你家的条件还是算可以,有人说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我看你是有米也做不出饭来。乞丐都有当了富翁的,人家是怎么干地,你也会说你有能力。你聪明,你是金子,你就干不出点实实在在有意的事?我看阎王是白给了你一服帅气在人间,我说你你不多心嘛?” Cs^'g'  
4Jw_gOY&D  
五金说:“不多心不多心!任凭老兄教诲,从来就没有人讲这些道理。” MQo/R,F }  
q]P$NeEiZ"  
我一笑:“这算什么道理,人知常情的事。嗨!你至少在家族和村里 要有一个好的印象,这个要求不高,不可能好吃懒做还是理由嘛!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 E*}1_,q)  
/nNrvMt v  
五金有点感受:“不可能一辈子依耐父母。你说得对。” )zo:Bo .<  
?!n0N\|i]  
我说:“嘿!我还说得对,那你就得干点什么事噻。” 9?+?V}o  
[nB4s+NX  
五金:“有什么事我们干的哟?” ;2,Q:&`   
7JLjA\k  
我说:“这样嘛!你把你以前所做的事,到派出所去讲清楚了,看构没有构成罪。一、是求得公安机关地宽恕。 " VSma  
e/<'HM T  
歌词曲  《知道》 -Dr)+Y  
[d6TwKv  
[旁白]  呵呵!这个故事实在,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kB^~Wf  
Z WhV"]w&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T^ RYN  
M tBoX*"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4)$dQ59  
PKX Tj6hj)  
字数统计  6780 /jd.<r=_I  
'a=QCO 0  
场次  113 —— 115  *#sY-Gd  
!mu1e=bY>  
^eCMATE  
#PA 9bM  
#;s5=aH  
UO_tJN#X  
L~&r.81  
,qK3 3Bn  
/fC8jdp&  
v|;}}ol  
1\%2@NR  
A%% Vyz  
71OQ?fc  
0yBiio  
第24集 U6LENY+Ja  
|HA1.Y=  
歌词曲  《知道》 |)b:@q3k+n  
;&ypvKG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XW9+jj)/  
2~)r,.,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seOc],4  
dNT<![X\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9?4:},FRmE  
9]PMti  
Y3?)*kz%  
BFn4H%1  
115 我店午后  ## I9O%/^5^[w  
)5/,B-+O"  
我说:“一是求得公安机关地宽恕。二、如果要进去的话,好好改造、好好学习,回来后就踏踏实实的做人以后干事业心就踏实了,勉得心里提心吊胆。”我微笑着“气顺才和谐,心安才理得,要不哪个地方再穿个洞,就麻烦了。” F`RPXY`ux  
4s7&*dJ  
这时来了一个熟人,叫谢荣,男,30多岁,中等个子,小白脸,说话有鼻音。我招呼:“谢荣,你好,请坐!咱们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什么都可以说。”谢荣坐在一边。 O("13cU  
9 1ndr@*|  
五金没有介意谢荣的到来:“那我该怎么办呢?” @"O|[%7e  
] Wx?k7T  
我说:“我要说的话,人为天下贵,行为天下先,三军都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人格是比身份更重要哦!出了院,自己一点一点地去说清楚,使你的心健康,这时才能说,在这个自由、自在的社会里活着好也。地球村需要勤快人,在人和人之间,我们多少讲点仁爱,有多难?天生你是有用的。随便找个工作都能生活,至少在我们这座城市里,完全能自力,就不啃你老爸噻。” agp7zw=N  
tM3Q;8gB!  
五金:“大哥你这一说,我觉得什么病都没有了,我一定照你说的办,那怕是定我的罪,我都任哪,至少医了我的心病。” JbLHW26pl  
W>y &  
我笑了笑,点点头:“你看!人就是人,就是有人的本色,不管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善恶。你今天是人就像个人样,就要有一个做人的道德标准。是条狗就有狗的特点。在这个世界里,在这么多的物种里,我是一个人,我能成为一个人,我自豪。所以我们珍惜点自己。我们也可以理解点别人、同情点别人、爱护点别人、帮助点别人,我们能够做这一点,我们一样的潇洒。”谢荣微笑地点头。 9oTtH7%  
b;I zK'  
五金:“嗯!五金提个问题,对不起啊!是你说到这里。不!是你帮助我到这里,如果是性善恶,该怎么办?” JXF0}T)C  
%ZM"c  
我说:“有恶,又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的有两条路,控制不了,要去犯事。一、是人进山,进山之后通过‘仙’辈们的指点,把恶修了,剩余的就是善。”我笑着“所以说人旁一个山读仙呢!”大家一笑。 -xL^UcG0  
^:Fj+d  
五金:“还有呢?” -SUK [<=X  
h8hyQd$!  
我说:“已经犯了,就是劳动改造,要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即文明,又道德的人,也是修心的一种方式,你想啊!人都得用勤劳的双手,上天给你的智慧,用来改造世界呢?话大了点,至少要做点有利老百姓的事,至少不得去做坏事噻。哎!我给你一个简单的办法,你敢背一个篼去捡垃圾,只要你去捡七七,四十九天,因为白细胞的平均寿命是七天,你心安里得地捡下来,还得认识到服务于环保,服务于人民。要是你能去捡到过120天就更不错了。” L-1#n  
}0AoV&75  
五金:“什么原因?” sr-tZ^d5S?  
) m(!lDz3  
我说:“嗨!红细胞的平均寿命120天,你去捡到120天后,那就不是从前的五金了。到那时我鲫鱼认为你伟大,今后你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我看着五金“对你而言够呐。” A\ r}V-  
m"GgaH3,  
五金:“鲫鱼,真是这样!今天我什么说的都没有了,得到了你地教诲,实在实在” 2"IDz01ne  
L'u*WHj|v  
我忙:“别别别!我是话多。”笑着“要么,我听别人说,要么,我说给别人听。” !24PJ\~I  
S9%ZeM +  
五金双手合拾:“当涌泉相报,我回去得慢慢消化,今天我地收获太大,我一定好好做人,不辜负你今天的一番好意。我心也踏实。” /B)`pF.n  
lx:.9>  
我笑着:“我们抱着这种思想,和青山绿水同伴,阎王都会把你留。我们仨哈哈大笑。” BKKW3PT  
;e0-FF+  
谢荣:“有意思。” (Rh$0^)A  
uSUog+i  
我说:“嗯,别!我是随便一说,我呀!我是觉得你在小学时,老师经常表扬你,我认为你还不错。还有你20多岁的人,什么概念……?所以我一激,就说了这么多,反正我没有恶意,有对不起地你骂我就是。” bMB*9<c~  
%>Mcme>(W  
五金:“你们谈,我得回医院子,鲫鱼!我下次一定笑着见你,就是我对你地感谢。” 5O[\gd-  
\1<8'at  
我笑道:“嗨!你真的感谢我,就对了,说明我们有投机之处。”大家又一笑“好了,你打个车过去嘛!”五金点头。 ;e6L@)dp9  
3v ~[kVhoG  
五金乐着走了。谢荣说:“这种人,不能自力,我真想捧他一顿。这么好的年代他居然感受不到,360行,行行都是金光大道,他这种瞎子,我随便干个事都有效意。” = ( 4l  
M}]4tAyT  
这时我才给谢荣沏了杯茶:“刚才这个人,做了胃大部切除术,不能喝茶,就是,这个年龄爱打牌,我都想不到他大脑里是什么。他父母挺老实,一天都是脸朝黄土阳朝天。嗯!你哪个单位叫什么?称局,队,还是所?” mC} b>\  
QY c/f"9  
谢荣:“叫所。” E8L\3V4  
Qt>Bvu Q  
我说:“你就是所长哦!” )v\ A8)[  
NZz^*Ela  
谢荣:“现在还没有所长,就只有一个副所长。” <l5s[  
80K"u[  
我说:“我比较关心孩子,嗯!你的儿子读初中了吧?” 'LYN{  
o)+C4f[G4  
谢荣乐意:“这个学期读初三了,成绩还不错,他吃住就在外婆那里,到校只要几分钟,我每月给他500元零用钱……” Pq1j  
'EC0|IT)c  
我忙:“停!我听你说到这里,我还感道有点别扭?”我眼睛几眨眨,头几摆摆“这又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哟?嗨!……”我没有搞懂他的意思,勉强的笑了一下。 +/ ?oyC+Z  
Y>x3`f]  
谢荣自豪:“怎么了?现在对儿子的投入叫智力投资,投得着。值!” eOahr:Db  
Vi#[k n'  
我说:“是这样的。哎?咋了,你看我还不好开口说。”国益回来了,相互点头招呼了一下。 6Ev+!!znu  
WO$8j2!~#  
谢荣:“我们是知心朋友,你看我只要有时间都要在你这里来耍,我们两个,什么话都可么说。” ?}HZJ@:lB  
0-p %.}GE  
国益:“鲫鱼的话多,你说嘛!” Q)\[wYMt  
MAQ-'s@  
我说:“我那敢在所长面前多言。” -.K'rW  
!-t"}^)  
谢荣:“所长,所长怎么了,任何人都比不上任何人,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有一点成绩的人,去总结别人的长处,结合自身情况加以发扬光大。就更有成绩。”又微笑“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会,那些世界级的明人,他也吃五谷杂粮,他能种嘛?会修好车的人,造不出零部件。我对孩子还是比较重视。” ? M.'YB2  
*ZIX76y<!A  
我说话的兴趣来了,乐着:“是这样的,你说儿子吃住在外婆妈家,你的意思是除了生活费外,你另外每一个月还要给他500元是这个意思吗?” S<z8  
!Wj`U$];  
谢荣点点头:“对!500是给他他自己安排的,这个小子会用钱,每一个月他都计划得好。” =&PO_t5)z  
L s+zJ1  
我说:“还对,还计划得好!我不客气地说,你的儿子初中都毕不了业,你还智力投资。” *VaQ\]:d  
3Xy~ap>Y  
谢荣双眼瞪着我,国益看了我一眼:“话多。” #mD_<@@  
}{mS"  
谢荣眼睛一眨:“鲫鱼老兄你可以给我说个为什么吗?你这种肯定的口气还使我有点好奇。” $ago  
qDgy7kkQ  
我没有管着我的嘴:“可以,只不过是我一个不成熟地想法。你的儿子吃住在外婆家,几分钟到校,应该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你偏要去画蛇添足,每月给他500元,你说他怎样用,怎样安排时间用。可以说外婆都己经是无微不至了。吃饭打湿口,洗脸打湿手,可能在你的脑子里是,出500元,孩子的成绩都上高一个台阶,再出500元,就再上一个台阶。这和钱有关吗?搞不好在他大脑里就去想如何消费去了,在这方面用的经历比在学习上用的经历还多,还有可能去跟同学比那个的衣服更值钱,那个穿的鞋子是名牌,今天走一个超市,明天走一个超市。你不信你问他,超市里的情况,餐馆里的情况,有可能比你都更熟。我是说有可能是这样。如果我说的成立,ABC他是听不进了。我说的当然是要严重点,但有这种可能,我们为什么要去试一下呢?对不起啊!我还要说一点,谢所,如果我们换过位置,在这样的条件下,你怎样安排你的作息时间。怎样安排这500元。本来孩子都泡在了蜜罐里,你去给他添乱。嗨!你这叫智力投资?所长大人!” bK{ VjXF  
*VUJ);7k  
国益看了我一眼,谢荣没有想通地样子,我笑着:“在你的大脑里,就是今天在孩子身上越用得多钱,以后你的孩子就越有能力。”我乐着“别介意,我话多,只不过我想买一个粑给孩子吃是可以的,买两个给孩子吃,叫培养孩子好吃。哎,孩子作为的大小给花钱的多少不成正比。老兄的高见呢?” IFW7MF9V  
3 K q /V_  
谢荣一个好笑地摆头。我说:“在我心里,我都没有一套护养孩子的方法,所以我现在都还没有要孩子。” dh1 N/[  
A@-U#UvN  
谢荣:“鲫鱼!你这一说,多少还是有点道理,我现在还无法反对你,改天我请你慢慢聊,你今天说的有一定的可信度。” UzW]kY[A<  
s[VYd:}se  
国益:“你听他吹。” olKM0K  
@z:E]O}  
我说:“嗯!我们今天咋说到孩子的身上去了呢?” GNSh`Tm=#  
RL H!f1cta  
谢荣:“你这里有磁性,所以我一有时间都爱在你这里来。” #99=wn  
wO6>jW 7  
我乐着:“随时欢迎你地到来,你地到来使我蓬荜增辉。” ca5;Z@t$S  
X~/-,oV=A  
谢荣站起来,右手招呼我,乐着:“你没增辉,我地到来,反而我增辉了。我们又准备下一次的增辉内容。” Z$%!H7w  
\f=kQbM  
我乐着:“好……” f8G<5_!K_  
Spn)M79  
谢荣:“我今天下午在你这里已经超时了,我还有点事,我现在还只好打的去。” h iK}&  
4UK>Vzn  
我说:“好!我目送你。” F!w|5,)  
GkI{7GD:z  
谢荣一边走,一边乐着点头:“谢了……” Vv+ oq5hf  
`b%^_@Fb  
国益:“你这个人说话像发表演说样,人家以为你好大个人。” K@Xj)  
|C5{[ z  
我微笑着对国益说:“这是我的缺点,我说话的兴趣一来,就成了那个样子,我是得注意。谢谢你提醒我。我的话也多了点,我咋就控制不注我的嘴呢?以后我是得注意,人家是什么人嘛!” F? ps? e  
ej1WkaR8  
国益:“就是。”我突然笑起来,忍不住地笑“你笑啥子,你忍不住地笑,有那么好笑嘛,你说呀?” 0fK#:6  
BuUM~k&SY  
我笑着:“我说,我说。”我仍然感到好笑地在笑。 e E(+  
t:xTmK&vt  
国益:“你笑成那个样子,说出来我帮你笑。” =k;X}/  
^(@]5$^Z  
我哄了一声:“好!你说我发表演说、好大个人,我就想到,我这样随便一说别人都能感到是一番演讲,是还有一点好的话,我还觉得我长大了。” /LtbmV  
4W<[& )7  
国益:“我作为旁人,还觉得有一点那个意思,作为妻子……” M 9NT%7Il  
d/awQXKe7  
我忙:“怎么样?” 4ElS_u^cP7  
9e}%2,  
国益:“有点酸。” b! teSf  
x<@i3Y{[  
我说:“所以说看问题要站在多角度来看,旁人是看得最清楚的。嗯!我还有点自信了。” \< a^5'  
"L8Hgwg  
国益:“你是天天都自信。” !D V0u)k(  
f zL5C2d  
我说:“当然呀。实实在在地生活,踏踏实实地走过,不要自己折磨。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我们一起活。世界中的你,世界中的我,我们一起生活,你说,那点不好。” jl>wvY||  
}_H\ 75Iv  
国益:“得了!等会你又是一番讲演。” kf#S"[/E  
M&sQnPFH  
我说:“嗯,国益!他那个所长是要相当于镇长?” P{Q$(rOe  
1u(n[<WtT_  
国益:“我咋知道。” Hw6 2'%  
y(E<MRd8V  
我说:“哎!这点我都不知道。” {~G~=sC$  
?crK613 t  
国益:“你叹什么气嘛!你发表了那么好地演说,别人暂时都认可了,现在你地任务就是送货。”  ':DL  
9E4^hkD&  
我说:“是遵命,我鲫鱼下一个节目在国益的帮助下,送货。哎,国益!要是那位90岁的老人活过来了,好了,能自理生活了,我愿把货拉回来。”国益一笑“还有一个事。” G]mD_J1$  
"|R75m,Id  
国益:“什么事,直接说。” =EU;%f  
d#W^S[[  
我微笑着:“我遵了你的命,我喝口开水可以嘛?” NgF"1E  
ml!c0<  
国益:“鲫鱼!我要揍你一顿。” (uC@cVk P  
->7zVAX  
我喝了水:“该。我不说了,多说一个字要被揍。” 1s(i\&B  
%|>D{q6C  
国益:“鲫鱼,我发觉你这个人……” 6#\:J0  
#B#xSmak  
我忙:“越来越可爱。” 2 !9Zw$  
eZ0-O /_i  
国益:“去送货,回来我慢慢地收拾你。” 7@m+ y  
nE2?3S>  
|ZXz&Xor  
!\O!Du  
116  客户熊火明家   # mAJ'>^`^  
xO,;4uE  
车经过村小公路,开到了客户家门口,我按了两下喇叭,没有人,我喊:“老熊!货到了。”50多岁的老熊从屋里出来,没有做声,点点头就来帮我下货。 |WfL'_?$  
!4 lN[  
[画外音] 嗨!主人还满意,我第一车送的是烟、酒、啤酒、饮料,老熊认为是办后事中的大事,放心的进我的货。我得去看一下这位快离去的老人。 * Lw1[)Vk}E  
"<%J^Z9G  
我还未进屋,听到一位妇女,在用棍子在打一个小孩:“你还说不说,你才三岁,老子都管不了你,你敢说老娘放屁,跪下。” \w(0k^<7  
*/K]sQZa  
我在外面注意到小孩跪着、哭着:“妈妈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LnsYtkb r  
y0/FyQs  
我站在门外,不好意思进去,但我想听这一段。妇女一边打一边说:“你要给老子道歉,我老娘生你得下来,我就管得了你,你敢咋子,你要飞,老娘要打断你的翅膀。” SZ7; } r8  
ASr@5uFR  
我嘣的一声笑了,孩子哭着:“妈妈!我不说您放屁了,我错了,妈妈您打我嘛!” %L wq.  
3f~znO  
我在门外注意到,孩子跪着往前走,抱着妈的脚,继续往哭着:“妈!我在也不说您放屁了,我不说了。” '#.D`9YI<  
475g-t2"@  
[画外音] 嘿!三岁的孩子……当妈的也没有说一个因为所以呀。是我,我会语重心长的给孩子讲这两个字的用法,你这样打一顿,达到了教育的目的了嘛?我看没有。 * h^''ue"  
'* /$66|  
我走进屋,病危的老人在堂屋中,躺在一张木板上,没有人在她身边。 ,ei=w,O  
%=\*OIhl  
画外传来打麻将的声音,我随声音走去。我自言:“哇!都在打牌。”我回到俺俺一息的老身边,祥细看了老人的面容。我自言:“这种面容,他们为噻不守在老人面前呢?真有心娱乐。”有四桌人在别一间屋打牌,我走在一张牌桌前,没有人注意到我,我咳嗽一声后。 oL<5hN*D  
XdOntP*a  
身边的一位打麻将者,50多岁,斯文地给我说:“我都来了两天了,这两天我都花了千多块钱。”我点了一下头。 Mm9*$g!R  
m| 7v76(  
从厨里出来一位小女子,不到20岁,矮个子,一双做了饭的手还在胸前的布兜上擦了两下,乐着又讽剌:“田姑爷!您不该来。”我突然眼睛一瞪,不停的盯着小女子,和那位田姑爷。小女乐着“田姑爷、姑妈您们一来,所有的人都围着您转,陪您打牌,您们退休了有钱,财大气粗。您来的目的是看岳母娘,既然如此,您应该守在您的岳母娘身边,您认为您出了钱就敬了孝道,其实您的孽最大。因为我的姑爷没有为他的岳母娘的痛苦担扰,反而把为他老人担扰的后人拉去打牌。姑爷,岳母娘病危,您娱乐啊?” sBqOcy  
,q{~lf -  
[画外音] 这样霸道的女子,少。田姑爷没有语言,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得好好的学一学。  * h'_$I4e)  
^D9 w=f#a  
小女子:“田姑爷!您出了钱,不但没有做到孝敬老人的义务,还带坏了我们这个大家族的人,您来多了,不来最好。”小女子笑着“这句话重了,我知道,您们是对的话,您们不为娘家人做点什么,应该为你的娘做点什么吧?给你即将要离去的娘洗次脸,擦次澡,亡人到了阎王老爷那里,才不会贬您。” 2t45/:,  
b.kV>K"X3  
旁边几张桌子打牌的人也不打了,也不好走,只好听。田姑爷瞪着双眼,无话说,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另一位50来岁的女性,不服气的样子。小女子喊道她:“姑妈您好!对不起啊?昨天晚上,我要做四桌人的饭菜有点忙,我还是说姑妈您好,请您给祖母洗一下脚,您洗了吗?我把水都打好了,放在了您生命危在旦夕的、生你、养的妈面前。”小女子点点头“我亲爱的姑妈,您没有洗,最后还是我傻女子去洗的,您们不来我们这个家族的人都在围着老人转,你们有钱的人来了,所有的人都围着您们转,真风光。” P_75-0G  
bqx2lQf,_  
姑妈气急了,要发火了。小女子忙笑着:“姑妈您好!您不服气,不服气您现在就去给生您、养您的妈在临终前再给她老人洗个澡。老人去世后,给您作一张您是真孝子的祭文。”小女子幽默“田姑爷!小女子不会说话,嗯!您是当过干部的,知识分子文化人,今天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姑爷站在文化人的角度,当过干部的角度原谅小女子。我心中的田姑爷到了我们农村,除了要不折不扣的伺候好您的岳母娘外,还应该给我们讲点如何做人,或者说道德观,道德水准。我们国家的大政方针,具体到我们农民们如何做,给我们这个家族,这个村提出点希望和要求,这样的姑爷才是我小女子崇拜的,崇拜得五体投地。更多的话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小女乐着“就是国家的钱拿多了给您。嗨!不说了,姑爷还是姑爷,姑妈还是姑妈,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 )p:+!sX(  
`9P`f4x  
[画外音] 今天我收获不小,受益匪浅,我还得慢慢地去消化。人生就是美,今天就是意外地收获。  * $&Z#2 X.  
P7l3ZH( g  
pr,1pqiAf  
kXlI *h  
117  我家夜  # z3>4 xn{  
[~`p~@\+  
在客厅。我在写毛笔字,国益在看照片:“鲫鱼!我白娘说你。”我点点头“鲫鱼!我伯娘说你。”我点点头。国益大声地“鲫鱼我伯娘说你。” RUVrX`u*(  
6BEDk!  
我点头:“我点头就表示我听到了。” pZt>rv  
7m?fv Ky  
国益:“我伯娘说你不帅。” 8qxZ7|Y@  
r>CBp$  
我一边写字一边说““她挺关心我嘛!” 8=?U7aw  
ltNY8xrdGN  
国益娇气地说:“她是说你不帅。” z92Xc  
I#7H)^us  
我说:“啥子帅不帅哟!” Ra:UnA  
2t>>08T  
国益更气地跺了一下脚:“她说你丑,你听没听我说。” G{Uqp'=G  
:lmimAMt  
我放下手中的笔:“我听了的,你有一个伯娘,挺关心你,说你的专用品不帅、丑。是这样的嘛!我听了的。” Y@T$O<*  
W2M[w_~QE  
国益:“你没有反应。” P:1eWP  
ApplWa3  
我说:“我那里没有反就,我答就了你。” |8GLS4.]t  
&+ H\ST(/  
国益:“就是这样?” "1%k"+&  
lE8_Q*ev  
我说:“你的意思要我怎样。”我看着国益生气地样子“任何人都可以说任何人,别人咋说是别人的事,你何必要去管着别人咋说。” l\d[S]  
6wXy;!2  
国益:“她说你不帅、丑。” _.%g'=14f  
lh!8u<yv*  
我说:“嗨!我又不是长来哄别人的双眼睛,我爱和别人交流,我也不是哄别人的一双耳朵,我一生不会发出臭味去剌激别人的两个鼻孔,我就是用我获得的一点道、理,去和别人交流,在交流中又获得更多,使更多的人和谐。所以我要用好我的口,我就是要这样去做。嘿嘿!这是我的七窍。” .SSPJY(  
V!e*J,g  
国益:“和你话说没劲。” 在卧室。我躺在床上。 54RexB o  
BIg2`95F|  
[画外音] 呵呵!田姑爷。小女子还有点气魄,说的话对不对。嗨!还有什么说得对不对的问题,是说的实话,既然是实话就该说呀!那位姑爷又会怎么想,有可能别人就不去想。* =CCddLO  
'RNj5r  
国益在床的另一头:“鲫鱼!晚安。” KxfH6:\RB  
^W^Y"0y9`  
我走进卧室,哼着:“爱我的人是你是你还是你。”把灯关了。 yBv4 xKMH  
.v9i|E=<~  
?,[$8V  
2(Yt`3Go(  
118 我家早晨   # n:H |=SF{  
kb~ 9/)~g  
我和国益一起起床,我把床单拿到阳台上去亮晒,国益:“你不累,我反正不得拿。” [DTe  
!9j6l 0  
[画外音] 我每天都把床单拿到阳台上去光照,这是我的习惯,从来不叠被子,被子里容易生长螨虫,这一点是有很多报道,社区的卫生宣传专栏也有所载,使我养成了晒被子的习惯。* HPo><u  
c]ga) A(  
国益笑嘻嘻哼着:“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剌的玫瑰……” ,I,Zl.5  
:z|$K^)7Z  
我在一边认真听,没有打搅她。我自言:“这是你对我一点起码的要求。我也是一个男人,该做到的,是给男人们地警惕。唱得好,国益你好!” B>cx[.#!  
>: J1Gc  
4r7a ZDVA\  
u(ETc* D]  
119   店里   # yV&]i-ey  
)k `+9}OO  
我看店子。国益去买菜,买了好长时间才回来:“鲫鱼,你成天都在老实地做生意,我刚碰到一个生意人,她说她们的生意做得比我们大。但税还比我们交得少,我们要交那么多税,我还去看了几家,要数我们的税交得最多,有点不公平。嗯!要不你去疏通一下。” F0kQ/x  
>9<rc[  
我说:“国益!这个问题我给你说,我们该交多少就交多少,别去耍那些小聪明。我少交一千,我去贿赂他人500,你是这个意思吗?” Jr>Nc}!U  
M?['HoRo  
国益:“对呀!我还赚500呀!” 90H/Txq  
wvr`~e  
我说:“跟你说的这个人,他是想说他是很聪明的,他有社会关系,具体到税费的事,有可能是他设来说的,证明自己了不得。” LXR>M>a`  
.ffr2\'*  
国益:“他是老老实实地说的。” Ow-;WO_HQ  
a4q02 cV  
我说:“我对某些人我还可以说我咋天打牌输了几十万。” =v{ R(IX%  
A=*6|1w;  
国益:“你说那个话是啥意思?” |CBJ8],mT  
hm1.UE  
我说:“赌徒们认为我是有钱的人噻。” :a( Oc'T  
=]<X6!0mR  
歌词曲  《知道》 W:2]d  
XKT[8o<L  
[旁白]  呵呵!我在场地记录,实在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3b<;y%  
@\=4 Rin/q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B#tJD  
"YV vmCp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边。 ',6d0>4 *  
G4uOY?0N  
字数统计  6835   rFto1m  
!Jaj2mS.N  
场次  115 —— 119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0-01-12
第25集 x\5\KGw16  
F'njtrO3  
歌词曲  《知道》 z s[zB#  
[} "m4+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o4McV}  
G}'\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3O?[Yhk`.  
2 57q%"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oD%B'{Zs4  
^FK-e;J  
NO.5Vy  
?"T *{8  
119店里  #   bO+L#Kf  
#!]~E@;E  
我说:“赌徒们认为我有钱噻! ;VPYWss  
B..> *Xb  
国益:“反正少交税的还是有。” @}A3ie'w  
8Y~\:3&1<  
我冷笑了一下:“看来我得给你先疏通一下,我们不谈法律,不谈道德。我拿500给他,能给他带来好处吗?可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恶性循环。” <f@ A\  
O[HBw~  
国益忙:“什么,为什么,有那么严重?” lBO x B/`  
s"0Hz"[^=  
我说:“要搞那些游戏是别人的事。哎呀!我的国益,老百姓说的,捡到的孩子用脚踢,有了不义之财,就要横想,纵欲。如果今天有人来送钱给我,你国益都认为就该的话,下一步就有很多的猜想、疑问,夜都不眠。是不是自找烦恼。”国益双眼盯着我“是自己劳动所得的,用每一分钱都会珍惜。俗话说,人无横财不‘负’。就是说,人得了横财确并不幸福。得了横财的人,始终是负债累累,这种人最后还不是一生搞臭,家门亲戚都抬不起头,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我同情的那个小伙子臭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当时臭臭的父亲一定会认为是一件好事,现在呢?” Uy{ZK*c8i  
0|`iop%(n  
国益:“他一定会说是那些送钱的人害了他。” qUG)+~g`  
{3\{aZ8)  
我说:“是你,你还会去耍那些小聪明吗?你就原意让别人叫你的孩子,臭臭?” 3qrjb]E%}  
p/Lk'h~  
国益激动:“我肯定不会,那么帅的小伙子,世人叫他臭臭,是我的儿子那怕是个丑八怪,我也不准认何人那样叫。” ^a;412  
!R1OSVFp  
我突然一笑:“你看着店子,我去疏通一下,好少交点税。”说道我就站了起来。 9lSs;zm{Q  
`:EU~4s\  
国益忙来拉着我:“我错了,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嘛?”说时又忍不着笑。 (Z at|R.F  
"l 1z@  
我笑着:“有那种机会我还是去贪点吗?” ya/pn qS  
qJEtB;J'  
国益忙:“不要……我又不是傻儿,我才不会要你去贪那些便宜哦!” txe mu *  
U7d05y'  
我玩笑道:“你看国益,夫人之见,就懂这些道理,不简单。” 7>yb8/J  
y_f^ dIK*=  
国益:“鲫鱼你骂我吗!是我错了。” p"=8{LrO  
9l:vVp7Uk  
我说:“不不不,总有一部份人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只不过我懒,如果我得了这种便宜,先是激动睡不好,后又是公安机关来了解情况,又要积极配合,使我心里不安。明天检机关来调查取证,你得配合,使我心烦。后天周围的人议论我,我脸又要红。大后天周围的人指责我,我不好意思,活得累不累哟!我何必要把精力用在这些烦恼上,聪明人,是把自己的才能,把自己的智慧用在事业上。”国益翘着嘴巴瞪着眼“嗯,国益!上次李想给我谈他儿子读书的事,在胖哥馆子里,有一个什么单位的主任,别人送了五千块钱和一个女人给他,满意了嘛。哈哈! 就是在李想给你拿午饭过来的那段时间,那才叫我耳闻目睹了财大气粗的主任,被别人打得个鼻青还脸肿。在场的一位中年自称是医生,现场看了后说他的眼球保不住的可能性大。” $D(q  
>7nOR  
国益:“结果呢?” f&`yiy_  
EY'48S  
我说:“结果还给别人开了饭钱。你看是不是自找苦吃。每个人都会说自己聪明,但聪明过于了就是傻儿。” t-$Hti7Lk  
1F94e)M)"  
国益:“未必他打了别人就那样算了?” 84M*)cKR~  
F48W8'un  
我乐着:“我亲爱的国益,我要看着的就在这里止步,不管他最后结果,那个主任值吗?别人给他再多钱,能代替了这种痛苦,还是能买到一个眼睛呢!问题是这种他不是意外,是不该发生的。懂起了嘛!”我又感到好笑。 -v62 s  
55vI^SSA  
国益:“鲫鱼!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你的那种语气像是在逗我呀!”我好笑。 +{"w5o<CO  
lyQNE3   
来了个中年男子,中等个子,油头粉面。我给国益比画了一下(不说了)。我对来者点头:“你好!需要点什么吗?” 3\&I7o3V  
7 ?"-NrW~  
油头粉面的男子:“哦!我不要什么,我想处理点酒给你。” 8Hh= Sp^  
^ lM.lS>)  
我微笑:“我还没有过……” BZAF;j  
2N}h<Yd 9  
男了:“便宜点嘛!” q OX=M  
Ai.^~#%X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是便宜点的问题,我做生意的时间不长,我没有经验。酒又没有失效期。” TWT h!  
-{s9PZ3~_  
男子:“这要什么经验,我拿货给你,你付钱给我就是。” 3pI)  
%n:ymc $}  
我说:“我进的每一样货我都有票的,虽然我是个体,但我还是要有(指着国益)一个会计。” pJPP6Be<  
UWg+7RL  
男子:“是这样的,我收的,对半如何,你卖出去都要赚一半。” ]:F?k#c  
Q804_F F#  
我忙:“嗨!我有个办法,哦……”我眼一瞪自言:“不得行。”我点点头说:“你还只有别想办法,对不起。” ^fxS=Qs+  
0%>_fMaA  
男子:“没事没事!”走了。 -JfO} DRI  
XZ[3v9?&n  
国益:“你那个办法是啥子,一下就哦掉了。” !DNk!]|  
SH#!Y  
我笑着:“我差一点说出来了,你即然就是收的吗?…… P~7p~ke  
- {|  
国益:“你喊他拿去还人家。” |t&gyj  
` beU2N  
我说:“既然商品都能用,不假。”我看国益“嗨!你咋知道呢?该还人家。” $>!tpJw  
|aMeh;X t  
国益:“鲫鱼!你的心我多少了解一点。” D./3,z  
+a}>cAj*  
我乐着:“完了完了,我的心你就知道了。嗨!是呀?是我,我就还给别人,没什么。是违法的,就有条款处理,未必条文上写的另行处理。我笨,这些事我不去多想。” Onj)AJ9M0r  
V[baGNe  
国益:“你又会说,自找烦恼。” +tvWp>T+  
zTS#o#`!\  
我说:“是!得那种钱我还觉得有点下流。” Q<d|OX  
{ '1e?  
国益:“你这样不得罪别人才怪。” !0!r}#P  
7bC)Co#:   
我说:“咋会呢?像刚才这个又半价处理给别人又对呀?如果是人家送的,送东西的人都是知心人。嗨!别去说这事了,我们也没有东西拿给别人,别人也没有拿给我的。我下午去送货是,咋天去有很多感受,有时间我慢慢地给你回报。” XD$;K$_7  
L|A.;Gq  
国益微笑:“你给我回报,你的东西多。” i.G"21M  
;iT ZzmB  
我说:“哎呀,国益!你先说那个税钱的事,我这一下又想到一个我做小工时,双眼所见……” +N:=|u.g  
LQ3J$N  
国益:“你说,能说服我最好。” ^P}c0}^  
 D/]  
我说:“是一个冬天,有一个进一百平米的服装店,店主去找了有关人,每月只出十度的电费。” .l}oxWWoS  
l"app]uVZ  
国益:“就是送点礼也强,一个月他少要用百多度电。” k~HS_b*]d  
 - j_  
我说:“一个月他要用上几百度,由于同意了他只交十度。除了他一日三餐,各种电灶、电烤炉,一日三餐围着电炉吃饭,有一天吃饭,当他站起来时,将酒瓶弄倒在电炉上,——易燃也。” pA?2UZ  
@]xH t&j  
国益:“结果呢,严重吗?” @'fWS^ ;&  
_W^{,*p  
我说:“他买的全是易燃物,几分钟化为灰,消防车也不可能一分钟到,一秒钟将火消灭。店主俩口子在大街上泪流满面。有人同情他,有人骂他活该。” 8KyF0r?  
{&d )O  
国益:“你呢?” ]0@ 06G(y  
fs;pX/:FR  
我说:“我没有去想那么多,我只是想他为什么会这样。那个老板娘在大街上苦喊天,天爷都没听见。你说如果他每一度电都要自己出钱的话,他会那样用电吗?所以说这个店主是聪明过于了。” %% A==_b  
-G@:uxB  
国益:“傻儿。” 6qH^&O][  
4VrL@c @  
我说:“嘿嘿!你也知道哇!” X w_6SR9C  
+!Lz]@9K  
unN=yeut  
F=l.2t*9  
120 客户熊火明家   # S1G3xY$0  
6V^KOG  
还没到熊家,都听到了哭声。 mH)th7  
{H[3[  
[画面]  我和熊火明在清理我送去的货,我拿50元给丧家,在90岁老人的灵堂前磕了三个头,不同年龄的女性有10多人在哭。 * UV j1nom   
 3JcI}w  
我身边一位20多岁的女性,抱着一个两叁岁的小孩子好笑。我不满意的盯了她一眼。另一位中年妇女过来说她:“熊小妹!你把孩子给我抱,你得去哭一下,你是老人最小的孙女,平时老人最心疼你。把孩子给我嘛!” V H2/  
^dCSk==  
抱着孩子的女性奇怪的眼神看着中年妇女:“你要我去哭?”还乐着“我怎么要哭,怎么哭吗?那么笑人,哭。”中年妇女回头走了“那么笑么,人家要笑我。” FErK r)  
(3fU2{sm  
[画外音] 自己的老人,死了,有悲痛,难道还有笑声?我都笑不起来。我是外人在老人的灵堂前都磕了三个头。眼前总不值一乐嘛? * w;(B4^?  
8jz[;.jP",  
gt{$G|bi  
BLQD=?Q  
121  在我店  # Sw^-@w=!U5  
sksop4gu5  
在蓝天白下,我潇洒自如,在店里打里。突然看见工商所的老廖,50开外,花白头发,高个子,我招呼道:“唉!老廖,你好!今天咋穿便装?嘿!你这个人随便穿件衣服都精神饱满,气质不凡。” aB+B1YdY"  
<rAk"R^  
老廖:“不,今天星期,休息。” iz pFl@WS  
ajMI7j^G  
我说:“哦!欢迎光临。欢迎你的到来。欢迎你的指导。” 6K 6uB ~  
4bZ +nQgLu  
老廖:“你经营得很不错,我向你学习还差不多。” xPJ kadu  
|`i.8  
我说:“嗯!你别说,我还真有问题请教你。” Vj{}cL"MR  
<<:a >)6\  
国益提着菜进来看着廖老辈:“廖老辈!你今天有时间。” }2-p= Y:6  
- yn;Jo2-  
老廖:“来向你们学习。” *S$`/X  
}4M4D/=  
国益忙把菜一放:“鲫鱼!我刚才去看见一套衣服,你穿上肯定漂亮极了。” 8NS1*\z  
`GD>3-   
我说:“肯定漂亮,我还以为你说我的鲫鱼、随便穿件衣服都漂亮。” KB^i=+xr  
wBK%=7  
国益:“你今年还没有买衣服。” ;\gsd'i  
b+`mh  
我说:“我每年必须买衣服吗?我在有五年不买衣服都有穿的。” "TgE@bC  
>HH49 cCo  
国益笑着:“我去给你买一套明人明星广告的衣服,你穿不穿?” SWGD(]}uz  
/P-Eg86V'  
我说:“那个明(名),这个问题要问廖老辈,廖老辈是行家。每一个行业都有名人。这个明(名)我都分不清。” >S:>_&I`I  
]{<`W5 b/  
老廖:“我不是行家,只不过这么多年,对广告还是有点感受,我也没有学过广告专业,不知广告的学所含的内容,和实际情况是不是一至,成了认何一种东西,都可以用认何一种东西来包装。在外行的观察中,对广告地理解是有所不同的,我搞不懂的是一个广告猜迷,也就是说广告完了,听、看广告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还要你去猜。咱们吃多了,没事干?去奔走相告,逢人就说,去讨论广告。如果讨论的结果以广告一样,那这群人是傻瓜。只不过广告嘛?就有点像写说明文,我地想法是用最普通易懂,最简单的语言,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商品的来龙去脉,事实求是的告诉别人就行了。给画面上的人没有关系。” yHL5gz@k  
3h|:ew[  
我说:“嗯,老廖!如果真的要你来写一个广告词,你会怎么写?比如食品、药品广告。” L--(Y+vmf  
l[EjtN  
老廖:“我会写这个商品是谁,在什么情况下产生出来的。如果要人物形像,当然是这位带头人,或法人。水稻那当然就是老袁,还要有生产这个商品的生产过程的镜头,真实的展现给消费者。事实求是地说清楚,你那个商品就老百姓地可信度会高一点。”楼上人家的阳台在往下滴水。 rHWlv\+N n  
oIP<7gz  
国益对老廖:“就是何必要去夸张吗?嗯!楼上这户人老是意识不到,楼下有人,怕还是去给他打个招呼。” Q< q&a8~  
oT\u^WU  
老廖:“不管他如何夸张,在所有的人群中,总有一个人去信。不怕有一百个人,一万个人骂。我一个非专业人事地认为,要想得到更多人地口碑,只有实实在在,不折不扣的,赵妈的秘方。” u{o!#_o64  
oe:@7stG  
我乐着:“货真价实。” l`vb  
Hi 1@  
[画外音] 只不过有的人想的本来就不一样,一万个人中总有一个人上钩就够了,本来人家就是整一个算一个。 * -K_p? l  
M=hH:[6 &  
国益乐着:“广告得满好的一个商品,自己不用,自己的职工不用,才是大笑话哟!” y2U^7VrO  
v{}i`|~J  
旁边一位中年男士,也认识老廖,相互点头后就随口而出:“明人,谁是明人,谁不是明人,一个人在自己的一块、人群中,在自己的一个圈里是明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圈,我们要用明人这个词来赞扬一个人的话,也有人用夕口名。” aJC,  
}!i#1uHUH:  
我乐着:“老辈还有研究嘛!”我给他两各沏了一杯茶。 b$f@.L  
UtF8T6PKdW  
这位中年男士接着:“我生产了产品,我是厂长,我是法人,我的形像就敢出现在电视上、报刊上,我的产品假,我走到天涯海角,都会得到人民的审判。为什么不敢光明磊落,没有自信。自己都不信自己,去找别人给你打广告,我作为消费者我咋相信你的商品。我是法人,我的形像、我企业的整个生产线和我的员工,都敢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广告中。要么是自己看扁了自己,要么就是自己虚伪。你又不是这个产品的问世人,你就不了解这个产品的来龙去脉,你凭什么在电视、报张杂志上撒眼。是不是呀?这就是给了我消费者一个不真实感。由其是食品、药品、自己都是外行,还在电视上美恣了。不懂就不懂嘛?做什么宣传。反而别人把他看扁了。” @k!J}O K  
5;5DEMe  
我忙:“嗯!老人家,带有情绪哟!” Bw31h3yB  
]Fc<% wzp  
这位中年男士:“是呀!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找的是明白的人,还是图名的人。要不去用马克思的形像来打广告,那就所有的人都去买他的商品。由其是药品,我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要知道的是这个药品的直接问世人和了解这个药的作用和用途,功能和主治。” "i\rhX  
) /kf  
我看他说得认真,我乐着,他拿出50元钱,指着他要买的烟:“我拿一条。” G $TLWfm  
mZ^z%+Ca|  
我乐着:“老辈子,这个不打广告,这个是不打广告的。”这位把话说了,心里舒服了,回头就走了。 !TH3oLd"  
>[=fbL@N<@  
我笑着:“老廖!刚才这一说,我对广告还得留个心。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嗯!广告不就是要使别人知道你是什么吗?嗨呀!我的文化不高,我听我们的老前辈说,我们区是怎样解放的,就是来了七个解放军,拿一副标语《毛主席很好,大家做大家吃》走到区公所,区公所马上放鞭炮欢迎。简单易懂,文盲都听得懂。老百姓一听,五体投地,自然高呼‘毛主席万岁’。怎么样,老廖你比我内行,我有时间慢慢的请教你。” 2FxrMCC  
tSVN}~1\  
老廖:“嗯!我没有学过广告。外行。” |D %m>M6  
ze<Lc/;X~  
我说:“老廖!你有其它事吗?你是我的主管部门,我随时欢迎你。” !1tHg Z2\  
 :1q)l  
老廖一笑:“那里,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 &@O]'  
/Q4TQ\:  
我抠了一下头:“哎呀!我这个人只故说话,茶都没有冲。”我拿起茶杯去冲“咱们烟不抽,茶该冲噻。你来指导,感谢啊!嗯,我们是上下级关系,有了党的方针、政策,望及时给我们传达,你别等我犯了再来罚我的款哦!” j~(s3pSCo  
2NHkK_B1P  
老廖一笑:“不及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是要罚你的款?我的任务就是要急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为你们保驾护航,使老百姓放心。不然,我们就失职,我们不可能不向你传达,就来处罚你。那时你会请我坐被告席。” o5 UM)g  
la7VeFT  
我笑着:“别!我还没有那个胆量。” 7~@9=e8G  
O,`#h*{N  
老廖:“没有那个胆量,如果我们真的把上级部门的文件放在办公室,不给你传达,过一段时间来罚你们,我敢说第一个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就是你鲫鱼。”  2D;,'  
b'9\j.By  
我乐着:“我真的没有想过,我没有那个胆亮。”我眼睛瞪着老廖“嗯!真的是这样子的话,还是很好的锻炼机会。”老廖点头一笑。 (!72Eaw:]  
WoVPp*zlX  
我突然的笑过不停。老廖说:“你笑什么?” "HCJ!  
nRYHp7`  
我笑着说:“不好说。” R?)M#^"W  
H ?Vo#/  
老廖说:“嗨!还有小秘密?” k e'aSD  
v~f_~v5J!  
我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能上电视地广告,应该是比一个普通消费者的水平要高得多的人,怎么会犯一些低级错。比如广告植物油的,‘我的油不含胆固醇’。这不是笑话吗?他不知道所有的植物都不含胆固醇。难道他是要用这种语言来戏弄消费者。”我乐着。“我广告我自己,你们大家看,我是一个人。”老廖也好笑。 &cDLSnR  
!~+"TI}_%w  
老廖说:“广告就是个说明文,就是把自己商品的作用和用途说明就行。但总有一些是在浮夸,虚喊,喊完了别人还不知道它的商品是干啥用的。” Aofk<O!M  
S VCTiG8t  
我说:“可信度就下降。” toD v~v  
E8_j?X1  
国益:“鲫鱼!说现实的,我真的看见那套服务,你穿上很漂亮。” MKqMH,O  
ch|4"&g  
老廖:“你的爱人主动给你买衣服,你应该感谢才对。” T bMW?Su  
Y?ADM(j  
我心中有数的问国益:“多少钱?” |mx)W}  
>?-etl  
国益:“我没有问,不管多贵我都给你买。我给你说,你看到了那套衣服,你肯定喜欢。” <gvuCydsh  
n}KF) W=  
我忙:“停!对我而言,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有应该不应该。”我看了一眼国益和老廖“嗨,老廖!有件事我想了很久很久,今天我得请教你,老廖你帮我想考一下,国益非要我去买一套衣服激发了我,使我把这件事展露出来,很简单的事,但我以前没有做到。就是像我们这种门面,应该配消、防、器、材。个人家里也应当陪消防器材,这才是给我们的生命曾添光彩。”我点点头“怎么样老廖。” :<t%Sf  
EL*OeyU1l  
老廖:“可以啊!” *P\$<4l  
]>j>bHG  
国益:“消防部门都没有说你操什么心?” criQa<N"  
PxuE(n V[  
我说:“这个问题是关系到我自己的生命,我当然要操心,我自己去买消防器材都是。在一个人一生中,遇到一次就完了。”我点头看国益和老廖“同志们!我说这个才是现实的,把火灾消灭在盟芽状态的意识。” (u/-ud1p  
ORVFp]gG  
老廖:“有必要。” >XTDN  
GyirE`  
国益:“不可能,我们这种店不容易燃起来。” U +c ?x2\  
|p4D!M+$7  
我很自信,认为我的想法是对的:“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这一点钱值,换来的是我们自己的安全,就是邻居出现火情,咱们都有损害。”我乐着“你看,我们心的这种思维,想出来的才是把火灾消灭在盟芽状态,这才叫把损失降到了最低。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别人。当你看到火海时,你才感到生命的渺小。嗨!生命成可贵,安全价更高;侥幸心理在,小命即可抛。哈哈,国益!拨款事议——取消鲫鱼衣服一套,三日内购回消防器材。此致。” }> q%##<n  
??\1eo2gB  
咱们乐了起来,老廖:“你俩口子真快乐。” ;rp("<g:>  
){-Tt`0(u  
这时有两个尼姑打扮的来了,拿出一个有人出了钱的名单,给我看:“菩萨保佑你。” `S`,H  
+c7e[hz  
我琢磨着问:“两位仙姑,什么是菩萨。” 8i epG  
t@#+vs@  
仙姑:“能保你的。” A_8UPGh8  
z%FBHj  
老廖:“我认为你就是菩萨。怎样保佑法。” 6_G[&   
<0EVq8h  
我不理解:“嗯!我今天去抢银行,菩萨保佑我嘛?我今天给你20元钱是积德,后天我去赚大钱,就是空手出门,抱财归家,有这个道理吗?” UyFvj4SU  
A7`+XqG  
尼姑:“你出20 就可以在碑上给你嘱个名字。” ec8 iZ8h8  
=3~5I&  
我说:“20元钱你拿来干什么。” `\p5!Iq Q  
Jw+k=>  
尼姑:“修庙子和求菩萨保佑你。” 2|6E{o  
@IXvp3r  
老廖:“嗨!菩萨还保佑我,不出钱,它就不保佑我?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是菩萨。唉,你是哪路菩萨哟?” ;7:_:o[.  
j7(S=  
我问尼姑:“喂,仙姑!菩萨与众生的区别在哪里?” rtjUHhF  
S17iYjy#8T  
尼姑没有回答,老廖笑着:“我们不靠神仙皇帝,要活得自由解放,是靠我们自己,你走!” ;bYpMcH  
[-5l=j r  
我乐道:“退堂!” TPBL|^3K  
pu"m(9  
国益看了我和老廖后:“哈哈哈……菩萨也要用钱。” M?gc&2 Y  
3D}rxI8N  
我说:“我敢肯定的说这两个是假的。” B[$L)y'-;  
y/.I<5+Bu  
臭臭大步笑嘻嘻的向我走来,我看忙说:“臭臭!看样子你是专程在我这里来哟?没事,我们在闲聊。” hifC.guK  
a_T3<  
臭臭看了一眼老廖:“是专程来。” 9K:ICXm  
l-gNJ=l+K  
我说:“全力准备高考?” #5 %\~ f  
VF bso3q<j  
臭臭:“是呀!我本来一个好的心情被打破了。”说时又看了老廖一眼。 *SmR|Qy  
;irAq|  
我乐着:“臭臭!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廖自己人。老廖!这位今年高考的考生,我最好的朋友。” Hob n{E  
1sIPhOIys  
臭臭看着老廖点头:“您好!” Lz/{ q6>  
oc>N| ww:  
臭臭对我说:“叔叔!学校有保送生。我列在其中。” xbNL <3"a  
'}, 8x?  
我说:“好哇!不需要参加高考,直接读大学。” (:|rCZC  
n8.Tag(#  
臭臭:“哎呀!觉得搞得有点复杂。” $/FL)m8.3  
]Vm:iF#5P  
我说:“怎么呢?” Q3'L\_1L  
F@ld#O  
臭臭:“我给你说嘛!有人说这不可能绝对公平,所以搞得人心惶惶,我才无所谓。” >mW*K _~  
CeINODcT  
我说:“它还是有一定的条款。” nr?|!gj  
l Zz%W8"  
臭臭:“我想放弃。” 3Hi[Y[O`%P  
w{"ro~9o  
我瞪臭臭一眼:“什么,放弃?你怎么想的。” ] L6LB \  
<3fY,qw  
臭臭:“因为有人说这种做法本来都不对,说是一个腐败的温床,有人说去年有一个县,因为这事,处分了一些人。” 1wLEkp!~  
% pQi}x  
我说:“你有想法吗?” &Vy.)0  
DR(/|?k+  
臭臭:“所以我想放弃,搞什么保送嘛!把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为化地搞复杂了。我不管它出题有多偏,有多幽默,它必定是学过的,考生能想到的,我就是把平时学的知识发挥出来。出题的人他不会要我打满分,说在这里,我愿去读个二本院校都不想去读保送。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没有把本科作为我的终点,本科四年只是我路过而已。” giH WC%/  
`&jG8lHa  
我说:“你有这种想法很不错,有出息,那你只有参加高考?” V|vXxWm/  
sEHA?UP$<F  
国益喊臭臭喊不出口,直接说:“你,你不要听他的,你自己做主。” >9Z7l63+}  
#A 7|=E  
歌词曲  《知道》 BV)) #D9  
&l~9FE *  
[旁白]  呵呵!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7_~_$I~g*  
T_ga?G<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Wg=qlux-  
 ay,"MJ2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K6 c[W%Va  
_BI[F m  
字数统计  6884 : U,-v  
l9z{pZ\KM  
场次  119 —— 121 NL-V",gI-~  
ttY[\D&ZS  
/pL'G`  
D77s3AyHK  
第26集 SedVp cb+  
v9 8s78  
歌词曲  《知道》 A2''v3-h8  
y]}N [l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_yy0G  
ri h@(;)1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k+a-Tt  
9>/:c\q+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Vo%DoZg  
Uy<n7*H  
>AW&Lfw$  
11B8 LX  
121 在我店  # `V{'GF&[  
"QmlW2ysi  
国益喊臭臭喊不出口,直接说:“你,你不要听他的,你自己作主。 =D Tbz3<  
p/gf  
臭臭:“我不怕参加高考,英语四级我都做过几套题,数学我拿过省一等奖。对不起,我不是在这里说我有多不得了,但我自信,我不参加一下高考人家还说我没本事,我就是要去考一下我心里才踏实。” IZ@M K  
#kp +e)F  
老廖说:“是这个意思,保送的人在有的人眼里是更优秀。” +TN*6V{D  
KMXd  
臭臭:“我是这样想的,你是保送进了那所高校,我没有被保送,我是通过高考仍然进了那所高校,未必我就要比别人要小一点。还有,既然他都优秀,高考他都仍然能过关,何必要开这种小灶,就算是绝对的公平,家长、社会都会给你的满分。反而还害了一些自私的官员。如果说是特长生,就照特长生处理,就不应该有名额,够条件就送。” DI=?{A  
[fg-"-+:M  
我笑着:“这个事,我搞不懂。你这种成绩不存在考不上。嗨!我还发觉你有个好的心态。你完全可以自己作主,之后你会觉得你长大了。” aK--D2@}i  
:`Xg0J+P  
老廖:“要得,说不定你通过考试,对你以后的学习和工作都有好处。” S6{u(= H  
N a<);Pg  
臭臭:“好!谢谢两位。”我走到门口目送臭臭。 qsdgG1<  
"B0I$`~wu  
黄氏诊所的黄医生,背着药箱走我面前过,我点头招呼:“咋啦!还要出诊?” !"dAwG?S  
=gHUY&sPu8  
黄医生:“空走。” $t.M `:G  
)pG*_q  
我说:“嗯!那你为啥还要去?” /-Nq DRmJ  
4M P8t@z  
黄医生:“是去看一位老人,只要是我出诊看老人的,全是走空路。” 1B~[L 5p9  
[BFPIVD)h]  
我说:“怪事,你不如不去。” _c,{}sn  
c1 Hp  
黄医生:“喊我去,我到了就给我说,你要医得好你就医,医不好就不医。” | A# \5u  
V:2{LR<R8  
我说:“医生那理会包病医,看一眼都能定生死,他那样说,我现在要去住医院100年,我不是还要再活100岁。” C wwZ~2  
(PSL[P  
黄医生摆摆手:“这些就是走过场,我一转脚,他都说医生都不敢下药了,所以办后事,只要一个医生到了场,他不医老人的理由就成立了。” Wx|De7*  
YFeL#)5y  
黄医生走了,我点点头自言:“我是还嫩了点。” U|+ c&TY  
oq2-)F2/  
UL`% Xx  
ISg-?h/  
122  我驾驶空三轮回家的路上,夜  # kn}bb*eZ  
VUzRA"DP|  
天色已晚,黑色的天空,玄挂着几粒星星,从乡村公路行驶到大公路时,有两女一男,拦住我,我刚一停稳,三人一踊而上。50出头,中等个,短发的妇女,背着一个小孩。三人都心激地说:“司傅!麻烦你送我们到医院去,孩子发高烧,都烧了一天呐,麻烦你,麻烦你司傅。请你看在孩子发高烧的份上,我们求求你了。多少钱我们出,你说了就上算。” G x{G}9  
$j/#IzD1D  
[画外音] 大卡车送到医院是不方便。* drS>~lSxB  
*&~ '  
我说:“是这样的,我先答应你,我送你们到医院,只不过我这个车是货三轮,只能拉货不能拉人。” r)oR `\7  
eJE!\ucS2W  
30来岁的男士,拿一包烟:“司傅!请吸烟。” {}"a_L&[;  
ow*^z78M{  
我摆摆手:“如果交警碰上了,你们给他解释。” CQH^VTQ  
G' mg-{  
他们:“好好好!如果碰上了交警,他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嘛!” AU<A\  
Xr{ r&Rl  
我自语:“你们有脾气。” d)L,kzN  
tkW7wP;  
男士:“今天遇上了交警就更好,我要他的警车送我到医院。” |l:,EA_v|  
p%IVWeZnx  
我说:“上车。” yZ,S$tSR  
.J \i!  
我集中精力驾驶,我自言:“嗨!我这个车还没有拉过人。” T*92o:^  
cpM]APF-  
他们在车上争论。老妈背着孙子。男士是儿子叫兰平。女士是儿媳妇,比男人高一点。烫着长头发,在灯光下能感觉到化妆后的美丽。就是四个人,三辈人。 xmHW,#%ui\  
OZ}o||/Rc  
母亲说:“老子早上就给你两个说了,强强发烧,你两个听了嘛?一点不打主意,30 岁的大男人,还以为是小孩,还没有长大,还要妈管你到何年何月,成天你两个都只知道打牌打牌,你们不打牌会死人呢?我和你老爸都是傻儿,打不来牌,兰平啊!你给老子30了,没有老娘管你,给你捡烂帐,看你咋过。” R*VEeLx  
]s` cn}d  
兰平:“妈!你管我啥子哟?我还是一片好心,你咋就从来不理解我呢?我想过,等我存上10万后,你和老爸什么都不干了,天天耍。” + De-U.  
x/IAc6H~_8  
生气的妈:“你存10万,老子说你存10块钱都存不到,这么多年,你拿过一分钱在家里用吗?你打牌输了的帐老娘以前都不该给你出。从今天起老娘不得给你出这些钱了。” P7*?E*   
M>u84|`  
兰平叹息:“妈,哎呀!我不说,你又管了我多少哦?你还在我牌桌上来闹,伤我的面子,我都没有计较你,没有生你的气,你看那个的妈像你。” yXBWu=w3`O  
.5iXOS0 G  
妈说:“咋啦!你打牌还是对的哦?” oWBjPsQ  
?6 "B4%7b  
兰平低声:“妈!我不说了,算了,当时在那种场合我都忍了气,我不说了。哎呀!你老人家是对的,你老人家是对的话,你早晨该不该弄得村卫生站去打一针退烧针就不存在现在这种情况。就只有一里路,对你妈来说就那么难,也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UDV6 ##$  
`2n%Lo?_  
妈说:“兰平!你摸着你的狗肚子想一想,你30岁了,成天打牌,我和你老爸,一大早就起来卖菜,下午挑粪施肥,晚上我和你爸把菜收拾好了才睡,每天晚上都是十一、二点钟才睡。你是老人,吃了饭碗你老人家碗都不洗一个,我看,是老娘死了你这一辈子咋过。你俩口子萧洒,成天打牌,我还该弄强强去打针,你喂强强来又有什么用,你生强强来干啥?争气的东西。你是对的,你这个儿长大了给你一样如何?” M7//*Q'?  
@[~j|YH}  
兰平:“妈!你没有说点好的,我们强强读书,咋都要读到博士,要当科学家噻。妈说点话,点都不中听。” 9Rb tFwbn  
@Op7OFY%  
妈说:“不中听,你的娃儿生下来,你管了几天,到今天你俩口子管了几天。你有什么国家大事。成天的牌?” *OHaqe(*  
Q'0:k{G  
我自言:“你们别说了,你们一家四条人命,我拉着你们,心就怕。” J1Oe`my  
Y 9@ 2d  
兰平:“妈!我今天是赢了几十万的话,你就不会说儿子不对了,我还是想赢两个钱来你和老爸养老,你当老的应该理解当儿的才对,这点道理你就咋不懂呢?” Os1=V  
O@-(fyG  
妈说:“兰平!老子生你出来还没有看清你,以前我还把你当人看,我错了,当妈的错了,是我以前错把你当人看。” E|x t\ *  
{emym$we  
我减慢速度,大声说:“嗯!到哪家医院?” iy [W:<c7j  
gFr-P!3  
兰平:“司傅!送最好的。” bkIQ?cl<at  
!~te&ccPE  
#f }ORA  
_o{w<b&  
123   在医院里 夜   # j "e]Ui  
#=czqZw  
医院到了,我忙去看值班医生在哪里,好急忙把强强送到值班室,医生是一位中年女性,中等个子,急忙给强强查体温。 DVw 04ay%  
N==Y]Z$G  
[画外音] 哎呀!既然我都来了,我就玩一会,还难得到医院来一次。 * w %R=kY)o  
0> U7]wZKc  
医生:“去挂号,买个病历本。” J@o$V- KK  
]".SW5b_  
兰平看着妈:“妈!您去挂号,买个病历本。” _dwJ;j`2  
[cw>; \J  
医生问:“什么时间起的病。” !z"nJC  
!5K5;M_Ih"  
患儿的妈哭着:“就是怪他妈,娃儿今天早晨就发烧,他妈就没有弄去看。” oC|']r6  
+H "j-:E@t  
医生看着体温:“你们在干什么嘛?四十度、四,烧了那么长的时间,人都要烧焦。” \'>d.'d  
^) 5*?8#  
儿媳妇在走道里哭,老妈拿着病历本回来,老妈:“哭什么,我还带了点钱来。” /`b`ai8`8  
sdXZsQw  
儿媳妇:“妈烧到了四十四度。” NkYC(;g  
xQ>T.nP}1  
老妈大吃一惊:“啊!体温表才四十二度,我去问医生。”走进值班室。 UI74RP  
^2"3h$DJfS  
医生先瞪着她两:“四十度、四。” ]I(<hDuRp  
Io]KlR@!T  
老妈忙说:“是四十度四。” `0Xs!f  
6}?5Oy_XF2  
兰平激动:“医生,老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是我的心、肝宝贝。医生!再多钱我都出。” 3/EJ^C  
DQ%(X&k  
儿媳妇流着泪:“是我的强强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你看我儿子多乖。就是怪我他妈?” 我在一边感到好笑。患儿躺在观察床上,一个病重的面容。 $Sc;  
jl,>0 MA  
医生:“要补液,先去交费。” KfV& 7yi  
,*g.?q@W2  
兰平惊慌:“妈!你带了多少钱?” d%Nx/DS)  
j&"GE':Y  
医生:“交两千嘛!” @%rj1Gn  
.*nr3dY  
兰平惊慌失措:“妈去交两千。”我又在一边感到好笑。 Z2&7HTz  
8W}rS v+  
母亲擦了一下湿润的眼睛,诚恳地求医生:“医生!做个好事,我只带了五百,先交上,我明天上班前补上。我知道反正都要交,两千还不一定够,医生我求您了。”含着泪水给医生鞠了一躬。 l`?4O  
M`QK{$1p  
兰平在一边:“妈您才拿五百?五百咋医得好嘛!”母亲没有回答,只有泪水。 p9j2jb,qy  
x(y=.4Yf+  
强强住在儿科10病室,2号床,我就给着他们一路看。 7!^Zsp^+  
]RTK:%  
我刚又一笑。兰平说:“你笑什么?” NU.YL1  
Y!3i3D  
我把兰平拍一边说:“你问得好,我想揍你一顿。” *2r(!fJP=^  
Pv Vn}i   
兰平:“为什么呀?” .MW/XnCYs4  
1owe'7\J  
我说:“不为你妈,为你的心、肝宝贝。” i z dJ,8  
'2v$xOh!y  
兰平:“什么意思呢?” -ei+r#  
-59;Zn/  
我说:“你的儿子不是你的心肝宝贝嘛?” uEDvdd#V.  
I0(nRu<  
兰平:“啊,对呀!” `&g1`vg  
`lN Z|U  
我说:“早晨发烧,你俩口子仍然去打牌,打牌比你的心肝宝贝发烧都能重要吗?心肝宝贝什么概念,你30岁的大男人还好意思说妈的不是,你说这种人该不该被揍。” );L+)UV  
4/E>k <MA  
兰平忙说出:“该!” jQY^[A  
!k=~a]  
我说:“我要怎么揍你才能加深印象呢?” sH\ h{^  
y\}<N6  
兰平伸手档着我,瞪着眼,泪水流了出来:“老哥!改日我来拜访你。” H?)?(t7@  
# 3gdT  
我瞪着兰平:“好!我在新街《佳营副食品店》随时恭候你。”握手相离。 Oy~X@A  
2jH&@g$cl;  
$iOkn|~<@W  
e(Ub7L#  
124   在医院大门口 夜  # y<n<uZ;  
$d%NFc&  
我坐在我的三轮车上。 `zMR?F`  
GM>Ms!Y  
[画外音] 这家人是怎么回事,30岁的大男人。夫妻双双把牌打,是老人的问题,是儿子的问题。是我的心肝,是我的宝贝。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什么意思。既然都是宝贝,那早上为什么为去看,仍然去打牌。还是打牌更重要。(我乐着说)真好一笑哇,嘿!我打牌就是为了赢几十万来父母养老。天下也有这样的孝子。哈哈!这才是余哥说的,——养儿不如我,养他干什么。 * 1iIag}?p  
#GA6vJ4^s  
我抬头刚想开车走,见一位女性,从医院里哭得伸不上腰,两个女性扶着她出来,后面跟着几个男女。我一直瞧着她——熊小妹。 If%**o  
L6"?p-:@'  
我自言:“ 嘿!这个女人好面熟。嘿!上次90岁老人去世,一位中年叫她去哭,还说她是最小的孙女,熊小妹,我想起了,对,就是她。当时她说怎么去哭嘛!别人要笑话。怎么现在她不怕别人笑。不,我得多个嘴,去看看。” Ol1P  
oSB0P  
我走过去一问了一个男士:“喂,你好!请问她遇到什么事了?” >d#Ks0\&  
+B-;.]L T  
一位男士伤心:“她的小孩子死了。” ~Is-^k)y  
h,)UB1  
[画外音] 嘿!老人,自己的祖母90死了,感到好笑。哭,不好意思,别人要笑她,自己的儿子死了,满大街哭不怕别人笑,也好意思。嗯!我多事,回家。我觉得我经常都有这方面的收获,十年后回想这些都有意义,今天回家晚了点。应该好好解释一下。 * C4 @"@kbr  
4z^5|$?_ta  
h6C:`0o  
!nyUAZ9 :  
125  我家夜  # `=rDB7!$yL  
%2`geN<  
我一进门:“鲫鱼,你好你好!。”国益抱着我喊。 zHW}A `Rz  
#J)83  
我说:“我还第一次听你这样叫我。谢谢你向我问好,你这一下我不知道该说啥了。” PR*qyELu  
|!?`KO{  
国益:“我给你说,我给你说,市报所载,两个假尼姑的真像,你当时怎么把她试破的?” !L\P.FP7b  
XoqmT/P  
我说:“我没有看她的证件嘛!,她要说的就是菩萨保佑我,我干好事,干坏事它都保佑我吗?再说,菩萨听她两个尼姑指挥,是非不分,我出钱菩萨就保佑我,我不出钱菩萨就不保佑我,可能嘛?菩萨是什么级别,它是不转世了,为仙人,不轮回了,属于仙家,已经是跳出三介外不在五行中了。要钱,要钱要名利的,都不是菩萨。国际歌是怎么唱地,要获得自由解放的人们,不靠神仙皇帝,要靠我们自己。” 0w<qj T^U  
\,G7nT  
国益灰心:“哎呀,鲫鱼!我什么都不懂。晚安嘛!。” 3rQ;}<*M  
3QO*1P@q  
我笑了笑:“晚安,晚安,你说得才乖哟!”我走进卧室后又不由自主地回到客厅,盯着我那“仁爱知心爱人”。 =pR'XF%  
~q05xy8  
<zE~N~;  
l Vc':,z  
126  在我店  # >zY~")|R(  
Wo8.tu-2  
在我店里摆放了消防器材,地主在十多米远就道:“鲫鱼兄,鲫鱼兄你好!今天我专门来拜你。” NamO5(1C  
A%dI8Z,  
我说:“嗯!拜望我,大有作为了?精神爽爽的。” v$i[dZSN[  
j[y,Jc h  
地主:“来来来,吸支烟!” h`:f  
4c/.#?  
我说:“谢了!谈点你这段时间的感想嘛!” xh raf1v3\  
L:3  
地主:“首先要感谢你对我地教诲噻。” {&Es3+{A  
o$,Dh?l  
我说:“嗯!别。”国益在照看生意,我和地主在聊。 ]iL>Zxex  
4+j:]poYG{  
地主:“是真的,我今天,一、是来感谢你对我地恩典。二、是还得求你给我参谋参谋。” L-\o zp  
sLh %k  
我笑着:“听说你帮那个硫酸厂,工作还不错,老板还信任你。” &XE eJ  
&!pG1Fp9  
地主:“我在硫酸厂除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车间和厂区,我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老板都说我去了厂里的环境都变了。因为我吃住在厂里,有时间,以厂为家,不找点事做,时间还是浪费了。你上次说的,时间是最宝贵的,举手之劳,把自己的环境打扫一下。来的客户也多,要么我去说两句,老板还认为我可以,后来就要我带跑后勤,我发觉客户还是认可我。” c!})%{U  
~56F<=#,  
我说:“好哇!有出息。” 'z.: e+Q_  
@+`">a8} ,  
地主:“我现在厂里所有的工资共有壹仟陆佰多。” 5? rR'0  
V0!.>sX9  
我说:“还不错。” o}4J|@Hi|4  
=u^{Jvl[  
地主乐着:“对!不错,我也知足。我除了吸烟外,生活费,早上两元,中午叁元,晚上叁元。先别说工资多少,就是过着这种生活我心里就踏实。我掌握了硫酸地生产所有技术。” 7 ,![oY[  
wmf#3"n  
我瞧着地主:“地主!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不错不错。” Mm'q4DV^  
f<T"# G$5  
地主:“鲫鱼兄!现在我请你给我参考一个问题,对我而言也可能是一个机遇。” 4$=ATa;x-  
UPI'O %  
我说:“你说。” V.k2t$@  
l~v BA$,  
地主:“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死了,脑血管破裂,他三个女,完全可以把硫酸厂办好。可是三个女闹矛盾,把所有的经历都用在去分老人的家产,工厂停了。现在是我在给他顶着工厂地运转。我一在给她们说,工厂正常运转一年都好几十万,社会上的钱,她们不去争,来争老人这一两百万。嘿!她们三姊妹现在反而要把厂处理给我。法院已经调解了一下,一个女40万,厂处理的给老板娘,她们现在的意思是处理给我。所以我今天来请你给我把一下脉。” 6q!smM  
~wdKO7fs  
我说:“你不管怎么说,她们事后都得后悔,你先还是诚肯的和她们谈一下,最好是她们自已经营,老板都是本地人。” 82bOiN15  
!U2Wiks  
地主:“就是,老板娘没有能力,三姊妹又相互的不信任。” z]J pvw`p  
vid(^2+  
我想到:“嘿嘿!什么道理,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到了今天我们仍然做不到,她们也知道,说来条条是道,自己就做不到。唉!这个‘家和万事兴’。要算是一句格言,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 %wD<\ XRM  
F;&a=R!.  
地主点点头:“对的!不管它有多少年的历史,家和万事才兴,这句话是对的。” ~Ue t)y<  
a.5^zq7#!  
我说:“是呀!一家之计在于和,一生之计在于勤。我们在地球村,勤快。” &xGcxFd  
Nhm)bdv]  
地主:“对!我就是你教育了我,我现在觉得更有乐趣。唉!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真好!” -'9sn/  
%?7j Q  
我盯着地主,带疑问又好笑:“比赌钱要好点。” :$#"; t|  
I>jDM  
地主羞涩而微笑:“赌钱十个有十个都是带着一种想往去赢,走时是丧气而归。赢了钱的人是肯定把这个钱用在不正当的地方,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去了,最后一场空。有的把命都搭上了。原来我还是认为赌钱的人低俗,我就是迈不开那一步,所以我第一次和你见面,你几句话说来合了我的心,所以我宁原下跪,来痛改前非。我还是好在你对我地教育。” ]5=C3Y  
[7:(e/&  
我说:“那里!我都不知道那天为啥要说那么多,就是随便一说。” 3~%wA(|A  
sBo|e]m#  
地主喊:“国益!我是给你鲫鱼下过跪的。是我的恩人,我现在才改邪归正,我明天肯定会更美好,我肯定会报答你们。” zeZ}P>C  
F5#P{ zk|  
国益:“你给鲫鱼两个谈,他吹牛。” S1R:/9 z  
y^SDt3Am  
我说:“你能立志,还是很不错,有了机遇就要把握。我们要看清楚的是,是不是机遇。要正反两方面来分析。坏事把握好了,也会变成好事。本来是一件好事,你没有把握好,也会成为坏事。今天你赢了十万块钱,表面看是件好事,搞不好就是坏事,还把自己搞臭,还把命赔上的都有。” #!WD1a?L  
kdX ]Afyj  
地主一笑:“是!所以我来请教你。” 5V^+;eO  
-zq_W+)ks  
我说:“我知道那个硫酸厂老板烂酒。可能他只好60来岁吧?我给他吃过一顿饭。你这段时间地工作我多少都了解点。”我微笑着点点头“一个人有了目标,路就不远。但不能建力在别人地痛苦之上。如果你成认这个理的话,机遇总会比困难多、办法总比困难多。” 7:h8b/9  
F^v <z)x  
地主:“哇!谢谢你对我地关心。” LJ+fZ N  
iYyJq;S   
我笑着:“所以我说我要给这样的人交朋友。一个人实实在在地做事,你干的事是正当的,总会有人帮助你,支持你,且路越走越宽,自己也觉得更有价值。” uH6QK\  
3r)<:4a u&  
地主:“谢谢!谢谢!” !/6`< eQ `  
zuR F6?un  
我说:“我觉得你很不错,你敢在那种场合,用那种方法,你应该算是鼓起了勇气,下定了决心。我从前说的,把你的聪明才智,运用去为老百姓服点务,老百姓会永远记着你。我该不是哄你的嘛!像这样多好。”我微笑说的。 BAq@H8*B  
"2}E ARa  
地主:“哎!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 dh~+0FZ{A  
C>?`1d@  
我说:“你要感谢我吗?” wuv2bd )+  
k lRS:\dW  
地主:“是要感谢,但我,我就是不知道,也没想好用什么方式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d`z),A=  
?W%9H\;  
我说:“嘿!我感觉到你已经感谢我了,因为你现在堂堂正的做人,正正经经地干工作。感谢的,应该是我来感谢你。”  {ws:g![  
483BrFV  
地主:“为什么呀!” gUo L8~  
5df~] -=0Y  
我说:“因为我感受到了从前我说的,你接受了我的观点,你有了作为。我应该感谢你。如果我没有挽救到一个我能挽救的人,我也会自责。”地主一双眼睛瞪着我“就这样,你刚才说这个事,你要站在全方位的角度来看。就等于你的答案。强调一点,站在任何角度都不要有情绪。” w2!5Cb2  
vsjl8L  
)V}u}5  
.H,wdzg)  
127   我家的早晨  # %lw!4Z\gg  
$6ZO V/0  
我先起床,就开天然气做饭,国益从卧室出来:“鲫鱼!我洗头,你做饭。” f$lf(brQ:  
qc*z`Wz:  
我说:“你洗头,你会洗头嘛?” PKT/U^2X]  
 $)5F3 a|  
国益自豪地样子:“我不会洗头,我经常洗头,像你,一个星期还没洗次头。” K% ) K$/A  
'NM$<<0  
我说:“你经常洗头说明你不会洗,你洗一次只能管两天,我们是会洗头,所以洗来能管一星期。” 'g8~uP  
~*|0yPFg  
国益一边准备洗头,一边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痛。”  )"im|9  
?jywW$   
我说:“嗨!你别说,我多数时候说话都是站着说的。” #6[7q6{ 4  
AXV+8$ :R  
国益:“你完没完。” ^K4#_H#"  
~aK@M4  
我说:“没完,我看着你洗头。” /7$3RV(  
TSQ/{=r  
国益把头用水淋了后就用洗发露洗发,用水冲洗发。我说:“洗好了?” HWFI6N  
e}u# :ysj  
国益:“讨厌。” zV(F9}^  
aZ%  
我说:“你先说地是洗头,你只是洗了发,我观察过多人,洗的都是发,而没有洗头皮,反而还把头发上的垃圾存在了头皮上。”国益看着我自己在回想“想好了嘛!所以我洗头可以管十天半月。” o}XbFL n  
|OXufV?I  
国益:“你讨厌,早咋不说。” a'f0Wv0%"  
x)M=_u2 _  
我笑着:“早咱不说。今天不开店子,你今早晨慢慢地学会一门洗头的技术哪点不好。” fmDU  
hadGF%> O6  
国益:“你给我记着,你耍我。” 3YyB0BMW  
ZyBNo]  
我在一边乐着自言:“耍我,你耍我,哈哈。” :T5p6:  
*I0{1cST  
吃饭时(镜头,拇指放在碗缺处)我和国益一边吃早饭一边谈。国益:“今天余哥会安排你干嘛?” qRMH[F$`  
^c1%$@H  
我说:“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要我我在哪里。” gkdd#Nrk  
rs$sAa*f  
国益:“一下他不安排你呢?”我在笑“你笑什么?” "Jw6.q+  
#4. S2m4  
我说:“我想今天余哥真是发表一个演讲才好。” %k8} IBL  
krkRP%jy  
国益:“我们两个都不打牌,在那里像个傻子。” KsM2?aqwf_  
&DdFK.lt  
我说:“万一今天没有人打牌呢?嗨!不安排我,我就站在门口,来一个人我都点头说‘您好!欢迎光临。请在里面坐。’” =/@c9QaV B  
@q9uU9c  
国益:“人家不安排你招呼什么客人。” \>NjeMuWU  
OM!CP'u#{  
我说:“嘿!在余哥那里,我就是主人,我又不是客。”洗碗、漱口。 [\NyBc  
^7C?yC  
我们准备好了,国益还积极。国益:“走嘛?” ?pdvFM  
DXj_\ R(}  
我点头:“走嘛!”国益刚称手开门,我严道:“立正。” MF/359r)Et  
<lh+mrXm  
国益慢慢的感到奇怪地回过头看着我。我站得笔直的、全神贯注的:“目标,和平宾馆。出发。” g_Wf3o857J  
S/CT;M@W  
国益大笑起来:“你看我不揍你一顿。” GH2D5HVN  
O@ jW&-;  
我们就乐了起来。我一边躲,一边用《妹妹坐船头》的调,唱:“我就让你揍过够……” ,o-BJ 069  
:&Xy#.un  
歌词曲  《知道》 K1O0/2O  
)P\Vd #  
[旁白]  呵呵!这是我身边的事,也该是大家身边的事,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Wd'wL"6De  
w~>V2u_-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Two$wL/  
ot P7;l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4J*%$Vxv  
GkjTE2I3  
场次121——127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0-01-26
第27集 4)ez0[i$X  
}; !S2+  
歌词曲  《知道》 k8w }2Vw  
'"Q;54S**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W\gu"g`u  
]Ow A>fb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Hj"`z6@7  
g|8G!7O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WPiQ+(pt  
ax&,  
z/aZD\[_  
hSE\RX 9  
127  我家的早晨  # Oe=7z'o  
 Hrm^@3  
国益大笑起来:“你看我不揍你一顿。” BXy g ?  
>p Y0f }  
我们乐了起来,我一边躲一边用《妹妹坐船头》的调,唱:“我就让你揍过够……” \&|)?'8rS  
&wr0HrE\  
Vr0-evwfo  
21x?TZa  
128  和平宾馆    # ^c" wgRHc<  
-t2bHhG  
我在休息大厅见到余哥,今天他满40岁,没有特别打扮,给平时一样的朴实。我先招呼道:“余哥,你好!生日快乐。” HM ;9%rtO  
1>bG]l1//  
高兴的余哥:“鲫鱼、国益好!鲫鱼,你在门口给我接待。国益,你随便耍。” :r* skV|  
vfPL;__{Y]  
我说:“好!”我利用现在客人未到,先熟悉环境,有一个休息大厅,有几间小屋。在醒目的位置都写有‘尊敬的贵宾您好,相聚之际,敬请交流’。另写有‘11点钟主人演讲会。’我边看就在自言:“来的客人就接待到休息厅。餐厅呢?哇!20张大圆桌”。我走到宾馆大门,有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我坐着还真有点新鲜感。乐着,感到少了点什么,手也有点发痒的感觉,我乐着忙找服务员:“服务员你好,我要一张大红纸嘛?嗯!还要一支大毛笔和墨。” EEmYfP[3  
fOs}5J  
服务员:“好!” ;@ xSJqT  
N 0h* |  
另一个服务员招呼一个女士:“高总好!” dq[X:3i  
9B gR@b  
高总:四十来岁,中等身才,短发,淡妆。点头:“你好!” v?Q&06PMRc  
M:i;;)cq  
我看了一眼高总,自言:“高总,还是个女士。” QyN<o{\FD!  
]p C/6'  
我就在大门口的写字台上,写下了‘余波热忱欢迎您’贴在字台前。我看到吧台上有两簇花,我微笑的对吧台服务员说:“你好!服务员,我借你一簇花来放在我地接待桌上。” 服务员点头,递给我“谢谢呐!”我把花放在接待桌上,我坐在凳子上乐着。 H.#<&5f  
|c,,*^  
路人都点头一笑:“余波热忱欢迎您。” iX,| ;J|]  
w4w[qxV>  
10点钟后客人开始增多,我忙招呼客人。 t_cNH@^3<3  
I[u%k ir  
[画外音] 我带着热情的心,面带微笑地完成这次接待任务;我用我一颗真诚的心来迎接各位贵宾的到来,谢谢余哥给了我锻炼的机会,到时余哥地演讲肯定精彩。* AB92R/  
$A"C1)d;  
我自乐着:“嘿!我怎么认识了他(余哥)呢?真是我的福份。” ^ 'W<|  
*V}T}nK7  
余哥拿一张稿子,带一个小伙子,来到我面前:“11点钟开始,你去主持,你把这个开场白熟悉一下。这个小伙子来帮着接待。”我对小伙子乐着握手。 4 0as7.q  
i!5zHn  
我惊喜道:“哇!好!” 8bT]NvCA  
dJ~AMol  
[画外音] 余哥这么信我,我该熟背下来,嘿!还应该有微笑、自如、自乐、尽心、真诚,如果发挥得好,那是余哥的教诲,要是诈了,就是我平时学习不够,我要到一边去,先试一下,是有两百人的大厅。 * ? I7}4i7  
fX"cQ&  
我看了两遍开场稿后感道。 h8#14?  
"SGq$3D  
[画外音] 嗯!我想给他添一句。哦?时间不够了。咋去和余哥商量呢?算了,又不是电视台现场直播,多一句也无妨。这句话该是锦上添花。哈哈,就这样,我就超常发挥一次。我才不会开口就说‘请大家注意了,请大家不要说话了,请大家安静了,请大家坐好了。’嗨!我觉得我还行,重要的是口齿清楚。 * );-?~   
?J[m)Uo/ K  
我收拾了一下,照照镜子,挺自信:“天生我还是不错。” J${'?!N  
c8'a<<sj  
w"?H4  
OEMYS I%  
129   和平宾馆休息厅  # n."vCP}O+  
KY}c}*0  
一个小小的台子上挂着一副横标,《余波教师40岁生日宴会》。时间到了。余哥看着我手一挥,我自信的走上台,微笑着,拿起麦克风向全场鞠了一躬:“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我,并带着微笑。 c;X8: Z=ja  
SvE3E$*  
[画外音] 我成功了。口齿清楚是重要的。 * &d1|B`gL|  
y;oPg4  
我乐观地笑容:“先生们,女士们;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全场响起热烈地掌声。我向他们真诚地鞠了一躬。我微笑着:“人民的教师余波是大家熟悉的一位普通教育工作者,他创办了一所私立小学,——育才小学。作为教育事业的补充力量,他在传播知识,感悟人生,培育人才方面有独特地见解。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彼此交流。” >iE/t$%1  
K ?R* )_  
我看了余哥一眼后,慢慢地说道,我加的那一句:“我们的口,吃了禾苗、庄稼;就要我们用语、言、来、 比 、此表 白,知道我们地责任。” v[-.]b*5A$  
RRXnj#<g  
我注意了一下,看下面的人听出这两个字没有。一个小伙子用手比画了一下,突然鼓掌并大声说:“是 和谐 两个字,是和谐。”全场响起热烈地掌声,余哥也微笑着鼓掌。高总微笑地看着我。 QYl Pr&O9  
[diUO1p  
[画外音] 嗨!这句话我还没有添错。 * _[J @w.l(  
<]{$XcNm  
我微笑着说:“相互提高我们教与育的质量,拿出我们的经验,发出我们的光和热。余波的人生格言是‘为人类做贡献好’。下面我们就请余波为我们做《教与育,人才新思路》地演讲。” _c[Bjip  
VTM*=5|c   
全场自然响起了热烈地掌声。有人议论:“参加了那么多地宴会,嗯!这次真新颖。” #Tm^$\*h\]  
"$@>n(w  
[画外音] 我才不会说,我才不会喊大家欢迎,请大家鼓掌,掌声请出那个人。* {Y0Uln5u  
{0~ Sj%Ze  
余哥走上台,向大家鞠了一躬: (下面是余哥地演讲) -L zx3"  
h!@t8R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位,你们好! ]'  ck!eG  
c)L1@qdZ  
我校经上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从事小学六年地教育工作。教——传授,对我们来说主要是传授书本知识,传授做人的秉性。育呢?是培育,培育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更好地造福人类社会。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是要看我们教育者自身的能力如何,有人的本色,再服务于社会。按我们的思想家、教育家老子地话说叫渡人。我们要将一个个天真可爱的小朋友,从此岸引渡到彼岸,我们首先要为自己的本色打几分,家长、社会为我们打几分,我们是不是一个合格地引渡人。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ZeB"k)FI>  
pv LA:LW2  
我地指导思想是,首先引导孩子养成自觉学习地习惯,由家长要孩子学、教师要孩子学、改成孩子自己要学,树立孩子们以学为乐的思想,以学为玩,在玩中获得一定的知识。我给大家讲一个我一次社会调查的所见所闻。有一个家长,了解到自己的孩子咋都不会四则混合运算。结果,这位家长在饭后,利用饭碗、菜碗、大碗、小碗做教具,例出四则混合运算的式子,孩子是一次性学会,孩子还觉得有趣,是在乐中获得的,而我们呢? P|0dZHpT  
fv;3cxQp  
其次,我们自身要有良好地生活习惯,行、站、坐、写、谈吐、举止都该有所意识。我们都喜欢人民子弟兵的那种飒爽英姿,我们结合孩子们的不同年龄,多少借用那么一点点,总有一点合理的成份。在小学年龄地引导中,把我们本来都有的学习基础,加以重视,对更好地造福人类社会,又迈进了一步。小学生写字,应该有一个起码的标准,我们实际工作中是个什么情兄?家长们是怎样看待的?别人不重视,我余波重视。不知家长如何看待我的思想观念。我热忱欢迎家长们把你聪明可爱的孩子,以求学者的心态送来,我愿做你孩子地引导者。 U"SH fI:  
F},#%_4  
有的家长很有钱,我们要知道的是,钱是外因,其实我们大家都懂,就是跳不出这个圈。怎样做一个不左不右的人?怎样使一个孩子能成为一个实用的人?不是我今天给你两万,明天给你二十万就行。有钱的人给孩子请保姆,没钱的人去给别人当保姆,伺候别人。结果呢?结果是保姆反而文化成绩更好,适应社会的能力更强,自力性更强。有的人是把自己的孩子当作宠物来养,这就和人的本色不粘边了。不是在儿时他用得越多钱,成人后就越有作为。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家长们深思,我们引导者去想。 J #ukH`|-  
bQTkW<7gh  
我并不是说在我这里地求学者,都能以满分毕业,今后都能考上重点大学。在我们求学队伍的人中,也有为工、为农、为军的,那么就要我们地教育工作者,不折不扣的把知识转移到求学者的脑子里。 __B`0t  
@ OSSqH  
我没有去统计过不良习惯的比例情兄,但细心的人都会发现其中的不是,我不会要孩子们为了获得点知识,而成为一个‘病人’。眼镜问题是个什么情兄,是不是你那个学校的眼镜越多,该校地教学质量就越高,对社会地贡献就越大。我们可不可以从教室里的颜色、书本的颜色、灯光的强度和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去想一下,我没有答案,我抛出了这块砖,目的是能引出玉来。至于123,321的那点书本知识,我们是按照国家教育大纲传授,使学者感到以学为欢,以学为乐。所以我的任务是教、好我地教师。教师要教好学生,学好各门学科,包括品性、道德、勤快等等。我们还会制定一个标准,只要学生达到这个标准,我们都给予奖励。这里没有人数的限制,我们学校就是只要学生达到了我们的标准就拿奖。这就和传统的平均主义不一样,一个班三个、五个。在我们心中要求每个小朋友都能拿到。我们引导者处处引导孩子们进步,在我们的队伍里,对小朋友来讲,只有引导者,而没有管理者,更没有领导者。我们搞实实在在的,我们不搞走向极端的,如所谓的体育,为了名利,花上重多的钱,把一个健康的人弄残,国际拳击大赛,有几次没有打死人。先生们,女士们,这还叫体育吗? htgtgW9 ^P  
M&93TQU-  
台下一位小伙:“哪个国家的金牌越多,哪个国家的残疾人就越多。” lla?;^,  
"W"2 Y(  
余波接着讲:真不知道这些走向了极端的人,何时才会回头来认真研究体育、运动,这两个词的本来意思。 NZ{)&ObBRt  
5*~]=(BE  
我的收费是在国家标准内,偏高的,我最多三十个小朋友一个班,是为更好地把我要传授给受教育者的知识,传到他们的灵魂深处。听说发达国家的小学教育,一个班十多个学生。我们可以想象,要具有什么样地教育工作者,他的能量有多大,能够满足多少个受教育者在此年龄段所获得的一切。我们在坐的有识之士,你们对一个学生毕业的标准是什么?我们现在讲的是以学年为单位,而不是说你获得多少。现在大学开始改关,原定四年的本科,学得好,三年毕业,学不好可以五年毕业,小学呢?有一部份接受能力慢一点的同学,他们能获得多少知识,我们难道不可以给他一点时间,何必要一刀切,我就想来弥补这一点点我认为的不足。我们常说因材施教,有的小朋友本来接受能力就快,我当然要给他开小灶,提前毕业,何必要浪费人家的时光呢!我们为什么非要把重多的学生搞齐步走。到今天,我们做得如何,教学二十年、三十年,发现了几个求学者的长处,而将其发扬光大?那我们就应该祈求宇宙间万物之灵;来,诚救人类中百姓之疾。一个教师对每一位学生了解多少,六七十个,七八十个人一个班,这个教师有多大的能量,能对你的学生了如指掌嘛?所以我今天诚请各位有识之士来探讨教与育。 )(4.7>  
t9C.|6X  
我的经费开支欢迎各界人事监督,我喜欢别人监督我,监督是对我地帮助,如果我没有问题,我会很自豪,看我没有问题,我当然感到快乐。 V"A*k^}  
F]fBFDk  
我是一个怎样用钱的人呢?大麻布口袋装人参,你们买嘛?我要买,因为是人参,有它应有的作用和用途。一支人参两块钱,你给别人两块钱,别人给你一支人参就完了。如果有人做一个盒子,把这支人参包装起来,用绸缎把它包好,请一个所谓的名人写两个字,再贴上一张所谓名人的照片,同样的是一支人参,变成了五十元。请问它的作用和用途变了嘛?在坐的各位你买哪种? r2h{#2  
在场所者一口同声:“买两元的,当然是买两元的哟,它的作用都一样。” < 2 mbR  
VKZZTFmV2)  
余波接着讲:这支人参给某一个人和某一个人的照片有关系嘛? F4b$  
KscugX*x  
在场者:“没得关系。”有一位:“那不是买人参……” n7>L&?N#y#  
{S$]I)tV  
余波接着讲:嘿嘿!我们活得实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我们就实实在在地育人好不好!(来宾们微笑着鼓掌。) CogN1,GJ  
Dr_ (u<[  
余波说:我没有根据,但我要去做。我的教室和宿室里充满了赤橙黄绿青蓝紫。我所看到的所有教室都是黑与白,还包括国家级学校。时间长了,在这个黑与白的区域活动,对眼睛多少有点影响,甚至可能对大脑思维都有影响。至于要多长时间,有多大地影响,我没有依据,我想依据会在我们在坐的有识之士中找到答案。所以我想我们的有识之士行动起来,用一些节假日来进行交流。只要我们乐于工作,一定会有好地收成。如果我们地付出能换来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与快乐的话,那我们地付出值。我今天抛出的是砖,一定能引出一块玉来。谢谢大家! >QA;02  
-wdd'G  
余波演讲完了,向来宾鞠了一躬。全场响起了热烈掌声。 Y|3n^%I  
>Q-"-X1  
我微笑地走上台,举着双手向来宾表示致意:“下面请大家看育才小学家长会地录相。” CRh.1-  
SNUq  
录相没有人看,在对余哥刚才地演讲议论,一个中年男士:“嗨!真的三十人一个班,学生的全面素质要上一个新台阶,我上一年级的课80多个人一个班,哪里我教得好嘛,我反过来把任务分给家长,家长还认为我多对。教室里的颜色是有可能,这么多年咋没有人或机构来研究,这个是我们天天都面临的问题。” zP`&X:8  
?l/$cO  
一个五十开外的男士:“我早都对书白纸黑字有看法,纸是白的,但字的颜色不一定都是黑色。教室里的黑白是应该有所改观,什么颜色我们也不懂,至少不应该只有黑和白。” ~BbF:DS  
C1M @;  
又一个五十开外的男士:“哎!买人参,我就遇到过,四十八块钱一支,后来我看没有包装的,去了三块钱,我称了一下,重量是一样的。” Q)s`~G({P  
JNx;/6'd,  
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士,先一直没有说话,突然:“嗨!我对他今天讲地引导,而不是管教,有的教育家说要做孩子、学生的朋友也是这个意思,还有求学和读书是不一样呢!不同的思想观念,其结果是不一样,观念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这位女士扬了一下头左右一看,自豪地说:“嗨!别说,还没有想到,今天还有意外地收获。” nf2[hx@=U  
|jhu  
我看时间12点,我在台上微笑着:“女士们,先生们!先生们,女士们!请进餐厅入席。”都在议论着余波地演讲、点头慢步入餐厅。 0!5w0^1  
`0z8J*T]  
|z 8Wh  
qF? n&>YG  
130  在和平宾馆餐厅里就餐  # <l`xP)] X  
I #bta  
20张桌子坐满,国益坐在我的左边,和我们一桌的是老前辈,每一个菜最先动筷子的是国益,我有点不好意思,看了国益两眼,国益在菜里翻找,找好吃的。我主动帮她夹了一下菜来缓解这种状况。国益不以为然,使我难看,我深呼吸,站起来走一走:“各位老前辈!慢慢吃。” GU,ztO.w3  
Yp@i{$IUW  
余哥以全家福的阵容出现在我桌前,(妻子、儿子)来敬酒。余哥:“这是我走到的最后一桌,好,咱们慢慢地来喝。” ] v8.ym  
= ;z42oS  
我看到这一幕,把刚才对国益不满的心情全压住了,我认为,余哥能看起我,我还不错,喝酒的心情就油然而生。余哥拿起满了酒的酒杯:“对各位地到来表示感谢。”笑着“来一碰。” cxB{EH,2Um  
0Q)m>oL.  
[画外音] 哇!一句一杯,还是转个话题吧? * qi]"`\  
?}Y;/Lwx  
我问:“余哥!儿子余小平书生(高个子,小白脸,短头发)今年应是高考了吧?” C8bB OC(  
%h^ f?.(:  
余哥拿着酒杯:“对!弟你说对了,该喝一杯。”又对儿子说“来,儿子!敬叔叔一杯。” N_Q\+x}zq  
JIh:IR(ta  
周围围有几个客人,我自语:“我咋有心空而存有万物之感?嗯——!我咋有诗意感呢。”我好不自量“酒我该喝,我对余小平同学有希望。” ^)i1b:4  
XR@C^d  
余哥:“好哇!” 1c19$KHu  
C9Xj)5k@R  
围观客人:“好好好!欢迎你给这个未你的大学生提出希望。” Og E<bw  
7dq*e4z)  
我不暇思索大声冒出一句:“拿纸笔墨来。”围观客人笑嘻嘻地去把纸笔墨找来,余哥把它放好在我面前,把菜捡到一边。我乐着。 v$]eCj'  
UgC{  
[画外音] 我觉得余哥有点哄我的意思,不去管那么多,狂就狂一回。 * (-bLP  
I?~iEO\nh  
我说:“书生今年十八了吧!来,鲫鱼叔叔今天给你提诗一首。”由于我有点酒意,就毫不客气地拿起笔写到:“百梦一瞬来人间,时间过了十八年;不是江山没拿到,只是没到那一天。” 1 [D,Mu%E  
syB.Z-Cpd  
周围的客人鼓掌喊到:“好,好,好!” Dqg~g|(Q<  
.j l|? o  
我们都把酒杯举起,大家:“干杯!” i286`SLU  
Q3P*&6wA  
我感到有点酒意了,周围的客人越来越多。有地看热闹地喊道:“再来首,再来首。” ;RW0 24  
KL^hYjC  
我在客人地欢呼声中居然无所谓地眉头一皱,呈书道:“天下事情我来干,唤起工农千百万;不要只管吃和穿,实在为人做贡献。”围观的客人又开始欢笑与鼓掌。我用一颗真诚的心,将这几个歪歪扭扭地字双手递给余小平。 q-5U,!!W/  
+S C;@'  
这位书生点头非常激动地接了,并说:“我原来读书是专心不够,没有把经历万全用在学习上……” R A^-Pa.O  
k:sFI @g  
我忙:“读书?亲爱的余小平同学,你是在那里读书吗?我还没有看清你,我以为你是在求学。”这一下‘求学’二字才点到了这位高三学子的心里。“其实是你老爸先演讲时讲的,只不过我对读书还是求学这四个字感兴趣,你没有去悟,印象不深。尤其是从你老爸口中出来。” 2nkUvb%=  
qpZR-O  
小平恍然大悟:“哇!我以前地学习观念是不明确,自己也没有一个什么目标,平时说的目标,就是说说而已,没有把它变成一种精神,这一下我明白了。受人点之恩,当涌泉相抱,我老爸给我讲的我没有记在心上。”小平对老爸“老爸!您打我一顿我加深点我的印象。” ,#blY~h8^  
l/:23\  
我乐着:“小平说得对,有进步,来来来!我来喂你口菜。”说道我把菜夹到小平嘴里。 T/Fj0'  
")i>-1_H  
小平:“从文化课来讲,我能进一本院校,问题是我心里压力大,有点懵,总觉得获得的只是一点书本知识,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怎么来应用这些知识。实践少了,心里就没数。” (n {,R  
TW)~&;1l  
我乐着对小平说:“在该生这个年龄段,要获得的就是更多的书本知识,有了这个基础,在你步入社会时,你会感到处处有用,处处用,书到用时方才少。”我笑“你先把这个圣贤书装在脑子里,到时候是有用的;没有你先学这个书本知识的一个理论过程,到用时你拿不出来。这样的一份工作就只好让别人干了。”我笑着点头“我说清楚了没有。”  余哥在一边乐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2PVtyV3;  
$CP_oEb  
小平的母亲,中等个,朴实,大方,在旁边说:“小平快谢谢叔叔。” A2{s ?L,  
, 3p$Z  
笑嘻嘻的小平:“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围观的客人有地在笑,有地在鼓掌。 ;:#g\|(<+  
\$[; d:9j  
[画外音] 今天我狂了,控制不住自己,想到电视里专家们说的三大途径,嘿!我才不会说是电视里专家讲的哟!他们也不一定看到了电视里的这一段,就算是我给大家讲嘛!* = k7}[!T  
;rjd?r  
我说:“我在高中学习时,是个失败者,但我能找到其中的原因,不知扮演家长角色的父母们是怎样吸收经验来引导孩子们的。” 'pQ\BH  
Yfjp:hg/!  
[画外音] 嘿!我好像是个演员,在表演一番,都是酒造成的。 * o{I]c#W  
VyWPg7}e  
我把闻、学、悟比画(写)在纸上,我站在那里,精神饱满的,全身心的潇洒投入这三个字地演讲: lVR a{._m  
l.@&B@5F  
“‘闻!闻者,听也,包括收音机里,电视机里,各类讲座,那怕是路人的一言,我们能闻道别人说的,都是前人的经言。我们就站在巨人肩上起步,我们的社会发展得更美好,人类都会进步得更快。这些经言总会提供给我们,有作为的人才能捕捉到这样的信号,时刻准备着为百姓服务。这才是闻到了别人的点滴之恩。同君一句话。’ Yj/[I\I"m  
4y|%Oj  
‘学!我们再学一点,别人教我们、传授我们,我们要获得一点。所以我们的余波老师,在今天地演讲中,提到地求学,而不是读书。’” Ks_B%d  
M,(UCyT  
歌词曲  《知道》 _DAj$$ Ru4  
s?pd&_kOv3  
[旁白]  呵呵!该有点感想吗?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A[6D40o  
=&YhA}l\O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WO<a^g {  
6-!U\R2Z>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Pt^SlX^MM  
y)]L>o~  
场次 127——130 JK_(!  
t~(|2nTO5  
@M_p3[c\  
第28集 Yp(F}<f?  
.|Y&,?k| Y  
歌词曲  《知道》 lS!uL9t.  
.lE7v -e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z [9f  
W< sa6,$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iB0#Z_  
&w7Ev21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2n|]&D3V"'  
v"3($?au0  
130  在和平宾馆餐厅里就餐  #   XjINRC8^4  
b`yb{& ,?  
‘学!我们再学一点,别人教我们、传授我们,我们要获得一点。所以我们的余波老师在今天地演讲中,提到地求学,而不是读书。嗯!我们再次为余老师提出这个新的观点鼓掌。’ 围观客人听得认真,掌声响成一遍。‘我们一生的机会很多,有老师讲,朋友讲,同事讲,他们讲的都是经验和教训,使我们后来人少走弯路,——勇往直前。’ &U7INUL  
A$ Tp0v`t  
‘悟!有了闻到的、学到的再通过我们的大脑去想,去琢磨,就会悟出一个道来。融汇贯通了,加上自己的智慧,就会产生新的思想观念。再!再把它用到为社会中去。老百姓认可,自家心里乐。那么我们的前途会更美好。谢谢大家!(笑着)谢谢同志们!’” 我注意到大家乐意听,我就乐着在讲,客人们中有的听后在思索,有的在鼓掌,有的在感到新颖儿乐。我看到余哥鼓掌使我笑了起来。 wcW8"J'AH  
T\3a T  
余哥:“对这三个字,大家都熟悉,但我们平时都没有去总结,没有去深思。” BK;Gh0mp  
Oll,;{<O  
[画外音] 我觉得我多少还和他们有些投机的语言,对他们启发孩子还是有帮助。嗨!我也引用余哥的一句话来说,我抛出来的是砖,引出来的才是玉。 * _G0_<WH6  
!]*Cwbh. u  
围观客人喊道:“再来,再来提诗一首!我们欢迎你。”响起了热烈地掌声。国益坐在我的左边。 JDp{d c  
;FfDi*S7  
[画外音] 我哪里会什么诗哟!可能是这种场面激发了我吧,嗨!你别说我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 mMSQW6~j  
+p"}F PIK  
我“偷”喝了一杯酒,余哥眼神一转,也“偷”喝了一杯酒,余哥盯着我,我盯着余哥,不说话,突然我们哈哈大笑起来。我第一次看到余哥笑得那么开心,我拿起笔:“不好意思。” H.=S08c3kA  
x4=Sm0Ro|V  
余哥说:“鲫鱼!你今天尽情发挥。”余哥哄着我,把纸墨放好在我面前“写一个能激发学生们地学习热情。”余哥也有点酒意感。 oQ:.pq{T  
aTLu7C\-e  
我拿着笔都有点不听使唤,我写一个字,想一个字,凑成了“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崖乐在中。” 2*)2c[/0F  
VxA?LS`  
我还没有转过神来,围观者嚷着:“对,对的!‘乐在中’。对的,对的,就是欢乐在其中,快乐在其中。只有古人才会去‘苦作舟’。对!不要什么都,要学无悬崖的知识和技术。” |x#w8=VP-  
%pG^8Q()   
一个中年男士:“我们能够感受到‘书山有路勤为径,’我们获得了一定的知识,获得了思想,得到的当然是乐在其中!” ~OSgpM#O!T  
68 \73L=  
余哥:“鲫鱼!你今天就豪情一笔,尽情书。” d.3cd40Q  
l.nd Wv  
我在周围人地欢呼声中又狂了起来:“朋友们,我们要教、要育学龄人,有了一个学习环境,我们不要再去‘苦作舟’了,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茁壮成长,获得了知识,再把这些知识运用到服务于社会中去,我们感到无比地快乐,把我们地感受供人们分享,当然是学海无崖乐在中哦!” 5x?YFq6k  
w _ONy9  
一个围观老者:“‘苦作舟’是古人对后来者地鞭策,今天快乐的人们是应该有新的感受。‘乐在中’是把这个事看明白了。”这位老者点点头“是开悟者地感受。学海无‘涯’,也不能什么都学呀?这又是一个更高的层次。” xm$-:N0q  
UI%Z`.&  
我自言:“酒醉者。” M)6iYA%$  
D`NPU  
小平:“各位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受益最大,先是我老爸地演讲,刚才鲫鱼叔叔讲的一番话,我才感受到了同君一句话,胜读十二年书。有了求学两个字对我来说已经到了彼岸。” 7U647G(Sg  
+S6(Fvp  
我做一个声明:“各位前辈,先生们,女士们。小弟今天多喝了两杯,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原谅,日后登门赔罪。”我急忙:“服务员!捡碗。上茶。”围观者散了些。 ? dh  
z)Gd3C  
我的妻子坐在我的左边,拉着我的衣服,要和我说话。我勾着腰,妻子将口对着我的耳朵:“我不能动,你去给我买点纸。” -\[H>)z]RB  
e%_J O7  
我顿时愤怒万分,闭上眼,深呼吸:“哎?我还得去。”我迈步…… f>hA+  
d+o.J",E  
围观的朋友问:“什么事?我们去给你办。我们去。” /N9ct4 {^  
!*e1F9k  
我边走边说:“谢了……”我自言“大煞风景,大煞风景。” Lvd es.0|  
L+.&e4f'oj  
8vqx}2  
Bw/8-:eb  
131  我家夜  # g^: & Dh  
572{DC&T  
我坐在沙发上,注视着‘仁爱之心爱人’。国益向我走来。我激着要‘骂’她的心又突然平静地招手一说:“坐下!” Ji)Ys ebV  
3 63KU@`  
国益乐着坐在我右边,拉着我忍不着笑:“鲫鱼!你演的哪出戏,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你这样的台词和演技,你那个表情真优美,你那个招手真可爱,你说出的坐下二字真幽默。同样的字从你口中出来就大不一样。我们家还是去安装一个摄像头,把我们家里一瞬间记录下来,到那时我们慢慢地欣赏。” 2!Qg1hM  
iY*fp=c9  
我看着国益:“是嘛?” vzFo"  
Jo''yrJpB  
国益瞪着眼点头:“当然呀!” {n\Ai3F-  
43?uTnX/  
我说:“这叫什么?” ZM16 ~k  
WZM  
国益:“这叫找乐,自己找欢乐。”我突然笑着“这是你的主张值得一乐,而不值一笑。” $f?GD<}?7r  
c!ieN9^+  
我看着国益:“国益,你好!” X;]I jha<*  
bae;2| w  
国益娇气地‘打’了我几下:“鲫鱼你…… 我不知道咋说你。” M}e}3w  
<?>tjCg'  
我说:“这是在我们家这个小角落里,任凭你说都是给我的帮助。” Tq?7-_MLC$  
uJ`:@Z^J  
国益:“我说啥?” rf+Z0C0WYi  
f?$yxMw:@  
我微笑着:“你说啥?你脑子里有啥就说啥,很自然,不须要去多想,多想了就会像写书的人在有意地猫述什么。” &=]!8z=  
[,3E#+y  
国益把脸贴在我地肩上,温柔地说:“鲫鱼,你好可爱哟!” iPdS>e e  
V :/v r  
国益的手机响了,她接,我站起来深呼一口气后,倒了一杯开水。国益接完电话自言:“好我还是减肥。”看着我说“鲫鱼!我要减肥。” I? ="Er[g}  
p:V1VHT,  
我奇怪地看着国益:“你现在肥吗?” y+p"5s"  
Ma4eu8  
国益:“不!我看到我的同学吃了那个减肥药,说那个药的效果好。” CG;+Z-"X  
+ }$(j#h  
我说:“你那个同学有毛病,而且非常重。” U1`pY:P  
*cZ7?  
国益奇怪地眼神看着我:“你咋知道?” Tm$8\c4V:*  
v"o_V|  
我说:“知道,岂只是我知道哦!而且有传染,具体说你嘛!别人说减肥,你也跟着说减肥,你知道一个人的身高与体重的比吗?” W[R`],x`  
* mH&Gn1  
国益摆摆头:“不知道。” &@FufpPw/  
<Sr:pm  
我说:“那么减什么肥,你咋不说你要长胖呢?天生你这个样子是有用的,你咋和自己过不去,你以为越瘦就越美?就是你长到一百公斤(我指着自己说)我鲫鱼一样爱你到永远。亲爱的国益,你真是的。就像那个抹脸的样,我都跟你说过我老表,辉煌的时候,我表嫂一个月脸上要抹近万元,挺自豪,每次他都说我抹了这个效果好。后来呢?老表进去了,法院把房子拍卖了,连换洗衣服都不知道放在哪个亲戚、朋友家。表嫂的脸呢?我才仔细地看她的脸,还是那个样子。我发觉看一个人就是看一个大慨,那个看一个人去那么仔细地看,哪根眉毛长了,哪根眉毛短了。你也是,(国益双眼盯着我没有语言。)你们女人咋总是和自己过不去,一会要烫把头发,一会要把烫了的头发拉直,一会要把头发烫弯,一会要把头发拉伸、一会染黄、一会染黑。你是为自己而活,就有自己的主导权。我发觉有的女人是为男人而活,生活在一个被动的思想观念里。(国益傻着眼看着我)要说完美,每一个人都完美;要说不完美,每一个人都不完美。所以我从来不去平说任何人的外表,不以貌取人,天生他是有用的。哎呀!我一说话就多,有一个音乐指挥家,嗯?你知道舟舟吗?(国益摇头)这个人有智障儿童,后来成了一个指挥家。一个人体内的奥秘再有n年都研究不完, 我们今天能把自己的长处, 优点发挥出来就很不错呐。 大地都会有你而骄傲, 都会感动上苍。人那里是要么就美,要么就丑,地求村几十亿人要去画多少根线。我这一辈子都不去研究哪个人的美丑,我要看的、听的是那个人的行为。” &dPUd ~&EL  
9oIfSr,y  
国益:“我不说了,行嘛!” :|8!w  
!1%Sf.`!_  
我看她一眼就去炼我的毛笔书法了。 $&!|G-0'  
~k%XW$cV  
国益:“哦!我忘了,有一个叫兰平的,他说他是你的好朋友,你又不在,他就要了个你的手机号。” Vw3=jIQN:!  
K:A:3~I!NW  
我自言:“兰平?” M)U)Sc zHO  
(&u'S+  
国益:“他还拿20块钱,说是你送了他儿子上医院。” re,}}'  
B`gH({U  
我说:“哦!我想起了,是又那个事。” D^a(|L3;  
q&}+O  
国益:“我没有收,我喊他下次拿给你。” /EJy?TON*  
wz{c;v\J^  
我自言:“是他。”我摇摇头。 r i)`e  
# 2FrP5rC  
国益:“啊,是坏人?” a_]l?t  
#2lvRJB  
我说:“坏人一瞬间可以变好,叫立地成佛。好人一瞬间也可能变坏。”我在思索。 11 k}Ly  
=p7id5"  
国益:“你在想啥子?” Sn^M[}we  
.;S1HOHz4  
我说:“要是一个人,要是我能使一些歪邪的…… 把他搞正。” [>U2!4=$M  
j/F('r~L  
国益:“还是想点实在的嘛!” A`Rs n\  
=d iGuI B  
我说:“什么实在的?” 4?+jvVq  
dPxJ`8  
国益:“今晚你怎样过。” qq_ZkU@xg  
HIt9W]koO  
我抱着国益:“你说,怎样过。” ~w9`l8/0  
=6f)sZpPh  
/"8|26  
UR S=1+  
132  在我店  # kBnb9'.A1  
8H T3C\$s  
我在看商品的标签,国益吃着瓜子来到我跟前:“鲫鱼!我爸的生日,我拿的一千块钱,买了点东西,一下用了一千六。余哥生我还是拿的五百。” [Q\(k d*4  
D #7q3s  
我吃惊地看着她,国益不以为然地补充到:“上次我姐来,是在街上碰到的,她那个妹妹才乖。” *cCj*Zr]  
]=]MJ3_7  
我又转过神、沉住气:“咋了,羡慕了。” hy@b/Y![M  
?GtI.flV  
国益不好意思:“去你的,明年她读一年级,我给她买了一套冬装和夏装,两套才去180元,穿上真的漂亮。我都想喊她到城里来读书,住在我们家,后来我想我姐不会干。” JoZzX{eu"  
e 'F:LMX  
我发愣地念:“你姐?” c/:k|x  
O3%#Q3c>3  
国益:“啊!我表姐,我姑姑的女,比我大三岁。” q}0I`$MU  
+(z[8BJl  
[画外音] 我要去余哥那里赔个不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国益不但不会处事,而且自私。嘿!你以为生我者父母,那么一生养我者是谁呢!我只好近日到余哥家去表示歉意,都不好开口。* ue4 {h  
;O 5Iu  
国益给我一张订单:“这!他说和你是同学。” Twr,O;*u=  
VVpJ +  
我拿过条子一看:“王伟!30桌。这个人和我同了一个学期。嗯!他是什么事?” A/fM30  
f^F"e'1  
国益:“他不说我不好问,你和他不是同学吗?” sIl&\g<b  
4L4u<  
我一笑:“哈哈哈……”  -)KNsW  
1jAuW~  
国益:“嗨!我多嘴,你们同了一个学期的学,我还问你认识他。” =UWW(^M#[:  
)]<^*b>  
我笑道:“没事!我有时也要出这种情兄。他现在搞印刷。” eb6y-TwY  
=<zlg~i  
国益:“他搞印刷,印什么东西?” L|1~'Fz#w  
fA[T5<66  
我说:“小报。”一位中年男士顾客哼着歌走进店来,我点了一个头,他去自选货。 gw%L M7yQR  
/OMgj7olD  
国益:“就是街头撒那种小广告?” p6)6Gcx  
</SO#g^r<  
我说:“属于那种类型。” +%~me?  
qLKL*m  
国益:“可信度低。” nrXKS&6  
D5].^*AbZ  
我说:“什么可信度低?我现在给你说我蔸里能摸出一个金山来,信不信是你的事,你对这事好不好奇是你的事,你可以当耳边风不听,总有人要听、要信,一万个人中有一个人信,他都赚了。就像手机短信,和骗子网站一样,也就是说自己要有识别能力,很多时间不是别人的骗术有多高,而是自己贪,国益我给你说我一辈子都不会上这种当。” "-AFWWKtx  
Y`6<:8[?  
国益:“是吗!多对的人都要被骗。哦!你是一个两个耳朵都不进的人。” V>UlL&V  
+UTBiB R  
我说:“这些东西。嗨!因为我要骗人都能骗到,所以我才不会被别人骗。上次我大声叫你接电话,就是一个女流。” f}ch1u>  
02(Ob  
国益:“啊!……” $YJi]:3&  
3vQVk  
我说:“啊!什么。对那种人,她有不同的目的,你要动情情有好深,结果是愁有好深,家庭搞散,朋友面前抬不起头,自己一生整臭。我对这种人是麻木不仁。后来她打电话喊我……” M-F{I%Vx  
AI,E9  
国益:“干什么?” Gf9O\wrs  
o"A?Aq  
我乐着:“你别急吗!我慢慢给你说,她喊我陪她,她那知道我是四季豆,油盐都不进的东西,我就把她说那个陪,说成赔偿那个赔,我说你要想获得赔偿,你去加入保险公司,你会得到保险法的保护,一定会圆圆满满的赔你。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Wg8*;dvtM  
) :Px`] 5  
国益叹息道:“哎……她才不是个东西,后来呢?” _(8N*q*w  
?#nk}=;g8  
我说:“后来她生气了,她骂了我两句,把电话挂了。嗯!她生气了,我可是笑了,我想满满地在这根电话线上‘陪’她过够,结果她生气了。” %j{*`}  
oL!C(\ERh  
国益:“你这种人。” R+/kx#^  
T$;BZ=_  
我说:“对的!我这种人在你心里就是,不要说出来。” _=cuOo"!  
`>lY$EBG@[  
国益有点娇气:“鲫鱼!我想揍你一顿。” 77]lp mC  
o0dD  
我哄着说:“下班,下班后,让你凑过够。” YhN:t?  
`dl^)4J  
国益娇气地瞪了一下眼。我说:“我看短信,一是熟悉的号码,二是不熟的号码你就要先用全名介绍自己,否则我懒看。” @B?'Mu*  
CE| *&G  
国益:“怪不得我有时看你看短信晃一下就删了。” Q]dKyMSSA  
V,?])=Ax  
我说:“你知道我是一个懒人。”哼着歌进店那位顾客拿着一瓶酒,走了十多米远,我看国益刚盯着他,我忙:“嗯,别!我等会给你说,没事。”国益看着我,我摆手。 y`7b3*P  
@Yw42`> !s  
国益:“嗨!他们那样印刷不犯法?” _5OxESE  
R(f%*S4  
我说:“不知道他有没有合法手续,该印些什么东西。” 1].m4vC  
k? ,/om1  
国益:“他印啥子,人家咋写他就咋印,有合法的手续,做的不一定都是合法的事。” Ksk[sf?J&  
A+fXt`YNM  
我说:“就是!要不然,咋会有犯法的人,有知法犯法的人。哎呀,一个人嘛!受很多因素地影响,你看有的人非常普通,随便想一个骗人的方法,受骗的还是很高档次的人。” 7dR]$ ~+*e  
"wxyY^"  
国益忙:“嗨!我们还是去搞一个。” LF+E5{=:R  
V%`\x\Xat  
我看着国益:“你说话也不经过大脑,……” H}8kku>7  
`y{[e j  
国益感到错了:“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说了不说了,我把货清理出来。” /7ykmW  
iRV=I,  
我伸了一个腰:“国益我都有点爱去和别人吹牛。有很多时候,我出去都和别人吹牛,有时吹一两个小时,每次出去都想早点回来,一旦我和那些人吹起了劲,就忘了,回来也没有和你好好回报,还真对不着你。”我们一边把货搬到三轮车上,一边说。 crgVedx~}  
{GGP8  
国益:“别说了,作为女人,一、是要你出门平安,二、是要知道你在哪里,三是……哦!三就不说了,你已经做得挺好了。” Y+0GJuBf  
FU)=+m  
我说:“嗨!你又不提醒我,虽然人无完人,但我就是想得到别人地帮助,才会使自己更完美。我觉得心里才更踏实,有一种自乐感。我发觉多数的被别人骂的人其实是帮助别人,只不过是方法问题,要不然就是不了解别人。你看骂别人的人就是指责别人的缺点,别人不把缺点通过骂你的方式说出来,还加深了你的印象,自己就应该争气。咋就没有人骂我呢?” KvO5-g  
=yPV9#(I/  
国益:“真有人骂你你会跳丈多高。” \9}DAM_  
L}K8cB  
我说:“哇!丈多高,人上人。” &&zsUAkS  
#K/95!)  
国益:“我现在还是把工作干得很熟了。” v"_E0 3!  
ku#WQL  
我说:“值得表扬。” m@",Zr `f=  
s'BlFB n  
l4U  
hzA+,  
133  在王伟家  # E9' 2_e  
~{pds  
我车经过农村公路,开到王伟家门口,我喊道:“王伟,你好!” l]~IZTC  
O .jCDAP  
矮个子王伟在门口一看:“嗯!是你,你好你好你好!来,进屋坐。”王伟大声道“妈!我们的货到了,来一御货。” -Q|]C{r  
VL|Z+3L  
我把后车门打开。伯母60多岁,中等个子跑起来搬运,我忙:“你别!我一个人就能完成,这是我劳动锻炼的机会。” 3`Xzp  
!.499H3  
伯母:“你从城里给我们运到了家门口,这点就我们做了。” B#3Q4c$  
FB %-$  
王伟来忙把我往屋里拉:“来来来!茶都给你沏好了,等我妈慢慢拿,不关事,酒瓶子摔坏了算我的。” RNt9Qdr4y  
%l!- rXp  
我玩笑:“酒瓶子算你的,里面的酒算我的。”我们执着一笑。 fm!\**Q1  
ZX'3qW^D  
王伟拉着我进屋,我一看像家里有婴儿用了的衣服裤子。我乐着:“家中有喜事呀?” 20I/En  
^z51f>C  
王伟微笑:“添了一个小妹妹。” 7R5+Q\W  
F^5\w-gLY  
我说:“哇!两千斤了,大妹几岁了。” 2UxmKp[  
[GcW*v  
王伟:“三岁了。” ZH~Wn#Wp  
rbl^ aik  
我说:“你太能干了,我们的年龄差不多噻。” ux6p2Sk;K  
7xfS%'=y"  
王伟:“我满了26了。” \s!x;nw[  
#$F*.vQSs+  
我说:“哦!我小你一岁。哇!你两个孩子了,我还没有。” )KGz -!1c  
gEw9<Y  
王伟:“我是这样想的,我爱人在前两年还是挺累,那一段时间她每天做十多个小时。我想现在就等她带孩子,女人一生劳累辛苦,生儿育女不容易,我现在就想她该享福。等她享点福,我们男人在劳累,我觉得都无所谓。你看我们的邻居,才生一个,现在他就不劳动了,孩子都她母亲带,女性们都成天打牌。” nj1PR`AE  
}F|B'[wn  
王伟的大女儿摔了,女儿左右一看,王伟忙去抱她,女儿伤心地哭了起来,王伟哄着孩子。我感到好笑地说:“王伟!你当了三年的父亲,这个场面如果是我,我会不看她,说不定她会自己起来,还不得哭。” }daU/  
^x_$%8  
王伟:“是!”但任然哄着女儿。 YOUB%N9+  
p7HLSB2Rp  
[画外音] 咋才算享福啦?是不是享福享早喽,母亲给你带孩子,母亲也是女性呀?你想活过平均女性的年龄,那可是还有50年,就这样天天打牌打下去?这就是你王伟一生的规划。嗨!母亲60多了还没享福呢! * DO( 3hIj  
!Uv>>MCr  
我说:“王伟!这叫享福?(王伟点点头)我还没有当过父亲,我还体会不到。” f .$*9Fkw  
oxdX2"WwU  
王伟:“我是一个男人真好,一个男人都不体贴自己的妻子的话那真不是人。” #%w)w R3  
d8U<V<H<  
我认真听后说:“嗯!你这一说还提醒我,我还没有走到那一步,我没有当父亲,我还体会不到,我还是想过,只不过我地想法和你有点不一样。” wvxsn!Ao&=  
{'z$5<|  
王伟笑着:“请指点,可能就是你的那点不一样才是对的,指教指教。” ap2g^lQXq  
CxSh.$l  
我说:“是这样的,我有妈,有妻子,我的家庭和你不一样,所以我地感悟也不一样,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噻。” 9,JWi{lIv  
+L@\/=;G  
王伟:“可以可以,你指点就是。” ) .KMZ]  
rm-;Z<  
我的手机响了。我说:“对不起!我接过电话。”我接“喂,你好!我鲫鱼。” X *:,|  
i0J`{PbI  
对方:“我是兰平。” sZEa8  
dZI["FeO&d  
我说:“你有……” >#Xz~xI/I  
uGm?e]7Hx<  
兰平:“是这样的,谢谢你那天晚送我们到医院,钱都还忘了给你。我现在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 [;4;. V  
X$6QQnyR  
我说:“咋呐,我还没有揍你。” cbs ;  
!l Egta[Ql  
兰平:“老哥!我现在上班,没有时间,我有了时间,我会来让你揍一顿。” Tku6X/LF  
y7%SHYC p[  
我说:“你一个人?” i5&,Bpfo-  
ST;o^\B  
兰平:“不!我爱人也在这里上班。我把强强送到了幼儿园。我们拿一个人的工资来强强上学,拿一个人的来存。” =LKM)d=1  
Yl:[b{Py  
我一笑:“长大啦?” &%;n 9K  
iz{TSU  
兰平:“对不起!我有时间来跟你陪不是。” u6Wan*I?  
DEt!/a{X  
我说:“刚盟出的幼芽一定会茁壮成长。” %5DM ew  
SynRi/BRmw  
兰平:“谢谢!” BW}M/  
qvK/}  
我说:“要是能长成参天大树就好了。” Q\T?t  
6EO@ Xf7,  
兰平:“谢谢,谢谢!我们一定会好好地工作。” 5Pxx)F9]  
oif|X7H;  
我说:“OK!”我收好了手机。 I%GQ3D"=  
)tnbl"0  
我看着王伟说:“我们在这里说话你爱人能听见吗?” K"&^/[vMB  
cofdDHXfQI  
王伟忙:“没事没事!随便说。” tf|;'Nc6  
i3Bpim.  
一位中等个子,20多岁的女性,从另一间屋出来:“没事!你们随便说,你们是同学,就是随便说说的才是实话。” URg;e M#  
&;)B qqXc  
我看了一眼王伟,王伟说:“这就是我爱人晓英。” zy nX9t  
,UNk]vd  
我乐着:“爱人!就是一步三点头,走马转过楼中的独友。才是个爱哟!再加一个人就不简单了。” 4Orq;8!BW  
,\cV,$  
王伟微笑着:“什么意思?请指就是,我们两个还有什么话不好说。” _X mxBtk9f  
5J|S6x\  
我说:“一步三点头,你见到谁会一步三点头。” G &NK  
>u(^v@Ejf  
王伟:“最崇拜的人。” }LKD9U5;8  
S50}]5K  
我说:“对!再写一个秃宝盖,就是走马转角楼中的独一无二的友人。” mH0OW  
s%`l>#H  
王伟想了想说:“是一个‘爱’字,是一个‘爱’字,是吗?”我们都哈哈一笑。 sQkijo.  
"~._G5i.  
晓英:“大哥真会说话。” wWfj#IB;R  
]1Wxa?  
我说:“嗯!我就是会说,王伟先说的我都还没有搞懂。所以就是想你在场,要不然这个龙门阵就不好摆。” VPuR4 p.  
3S]Q IZ1  
晓英:“你们随便说,我们这些妇人,不懂大道理。” p9u*l  
/|P{t{^WM  
王伟对我说:“嗯!你有什么高见。” %;v~MC @  
"aCB}  
我说:“你先的一说我才想到一个问题。应该是我请教你。” =E%@8ZbK  
zIu/!aw  
王伟:“你说。” Z_xQ2uH$:  
>yXhP6  
我说:“你能想到做一个合格的丈夫,这一点我佩服你,我要说的是还有一点(我看着晓英)晓英就对不起了。” 2EZ7Vdz2  
0F%8d@Y2  
晓英:“没事!你实话实说就是。” `iM%R3&  
M9BEG6E9  
我说:“王伟老同学!你的妻子是不是接受了你地安排?(二人看着我)晓英女士!20多岁,真的就是开始玩一辈子的牌,这就是你的福份,你的父母亲60多了吧?我觉得她们都还在为你王伟操劳。刚才你都在安排你60多岁的妈来下货,她享了多少你的福。她未必不辛苦,她未必曾经没有辛苦过。(我喊道晓英)晓英!对不起了,我和王伟是好朋友,所以说实话,而且要当着你说。” w43b=7  
[f6BA|   
王伟:“你……我……我妈她……” Nc{&AV8Y_v  
:i?6#_2IC  
我说:“你的妈是个女人,你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我想的是20多岁也可以做一个好儿子和儿媳妇。” Y z&!0Hfd  
1G5AL2  
歌词曲  《知道》 `x#S. b  
0RMW>v/7kL  
[旁白]  呵呵!至少是发生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I[ \7Bf  
lGWz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9t)Hi qj  
g`S;xs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iJ^}{-  
rC_1f3A  
字数统计  6991 K;sC#9m  
tJ K58m$  
场次  130 —— 133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0-01-26
第29集 DoQ^caa@  
sYDav)L.  
歌词曲  《知道》 *izCXfW7  
)2ShoFF  
[镜头]  在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Ly8=SIZ   
Uvm.|p_V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G-9i   
lPxhqF5pP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F`GZ  
E-C]<{`O  
133  在王伟家  # i;C` .+  
zX*5yNd  
我说:“你的妈是个女人,你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我想的是20 多岁也可以做一个好儿子和好儿媳妇。晓英对不起了。我想的是,我们是好朋友,我们要协调好各种关系,少人咒骂。这是我要和你们谈的本来意思。现在我准确地说是我请教你们。” ux1(>  
TxF^zx\  
晓英:“你给王伟两个说,他是想其哪里说成哪里,多数时候说话是不经过大脑。”王伟闷了。 4y3c=L No  
PZqp;!:xz  
我说:“嗯!我是一不懂事,二是话多,我还得说一句,你今天有事,你都安排好了你妈,做这样,做那样。我的确要请教你王伟,如何实现你对你妻子地承诺,对你父母亲有没有承诺,我也是有一个伟大的母亲,我也有妻子。算是我请教你们,我想有一个和睦、温暧的家,要始终有一个良好地相处。做一个合格的儿子,合格的丈夫。” zCo$YP#5_  
_h ^.`Tz,  
王伟看了一眼晓英,眼睛一眨,激动地说:“母亲!母亲的确不容意,我都想不到,如果我是母亲,我该怎样面对儿子、儿媳妇,我居然把我的妈忘了。” ,}'8. f  
QK6_dIvDz  
我说:“晓英!王伟的妈伟大吗?” 4w ,&#L  
O-V] I0  
晓英:“母亲是伟大噻。” Q >[>{N&\  
co8R-AB  
我说:“你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你一样伟大。其实仔细想也很简单,人吗!将心比心,换位思考,问题就简单了。人都要生老病死,都要人相互照顾关心。” SzB<PP2  
lq_UCCnv5  
晓英:“哎呀!我现在才认识到,有一个孩子就够了,我在有钱不能确保孩子成才,我现在地要求不高,只要不去做伤天害人的事就够了,想到这一点,我还觉得责任重大,别到时帮公安机关喂。” Pd&KAu|<`  
M&/4SVBF  
我说:“我还没有做父亲。嗯!你们觉得喂儿、喂女一样吗?” tKUW  
akr2Os  
晓英:“一样,我们也没有去想过是儿怎样,是女怎样。是儿还是你的,是女还是你的。以后当了官是你的,讨口还是你的,我们现在想的是责任。说钱嘛!有万贯家产的,父母有地位的,这一部份人总有几个要给吸毒联系起来,儿时成了宠物,自己就成了贪懒的中心柱,以后哪里还有事业可成哟?我就在想有的人家,基本生活都困难,嗨!人家的孩子就有出息,社会就认可他。鲫鱼!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呀?还有人说穷不过三代人这个我可以理解。但他们说福不过三代人这个怎么理解?” +8Q @R)3  
*cWHl@4  
我边想边回答:“哎呀,咋说呢!可能是过于有钱的人,会有财大气粗,目中无人,盛气凌人地表现,如果是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社会的认可度可能要低一点。多数的,生活有点困难的,在平时的日子里,可能要勤快点。”抱歉地一笑。“对不起,我也说不好。”  N#9N ^#1  
;yN Y/  
王伟的邻居,王老辈,60多岁中等个子,吸着烟走了进来。我忙招呼:“嗯!王老辈,你好!(我眉头一皱对王伟说)王伟!你们是一个家族吗?” ({Md({|  
_ s}aF  
王伟:“是我二叔。” )=}qAVO8  
aE)1LP  
我微笑着:“就是二老辈哟!” ~ i+XVo  
``g  
老实的二老辈拿出一支烟,递给我:“呵呵!我抽的是这种烟,是最便宜的。” V*rLGY#  
rWJ5C\R  
我忙从包里拿出烟来:“来来来!抽我的,抽我的。”我给了二老辈一支烟,王伟也不抽烟。 {jYVA~.|Z  
0/DO"pnL@  
二老辈:“你的烟更好。” ~Sb)i f  
[7 PC\  
我说:“二老辈,别!您看我吸过烟吗?” 1SS1P0Ur  
YJ ,"@n_  
没有多话的二老辈拿出一张订单:“还有一个星期。” | X1axRO  
a_+3, fP  
我拿过手一看:“您上个月不是做了个20 桌嘛?” .zdaY, U  
"__)RHH:8  
二老辈:“那是我爱人,这次是我妈。我做不起大生,只能请实亲。” L;*7p9  
kdGq\k,  
我说:“哦,妈!应该做。” .9ZK@xM&?  
c0e[vrP:  
王伟:“二叔!我得向您学习。” |) ~-Wy  
ML|?H1m>  
我说:“我觉得你们都不错,只要心中有老人,能具体为老人做点什么,值得赞扬。” $2*_7_Qb  
|;|r[aU  
王伟看着我,指着二叔:“他不一样,这个妈是他捡到的第二个妈。”我眼一瞪“我二叔才30岁妈就死了,后来去捡个妈供了10多年,一样的像亲妈对待,年年都请亲戚朋友给她做生,我二叔自己生还没有做个,死了一样的安葬。” gzhIOeY  
S)ipkuj X  
老实的二叔:“呵呵!有啥子,我吃啥她还不是吃啥,只不过做菜时多烧两把火,煮熟点就是,这又不万难。” i75\<X  
8dx 7@y?z  
我说:“不万难?您那样想,其他人不那样想哟!还有的人生活中,还是自己的老人哪里都不对,就是多了的。” 5V(#nz  
<f:(nGj  
王伟问二叔:“这个您也供了十年了吗?” |PYyhY  
Q'^'G>MBJ  
二叔:“差不多。” q0ab]g+  
0@{bpc rc  
晓英:“看二叔还是生活得很好,二叔一家在我们村要算中等偏上的嘛!”晓英笑着:“二叔!您的房子修得那么多,您的存款不少于10万?” l%Ke>9C  
6v scu2  
二老辈:“管那么多干啥,做得就做点。哈哈!我满一百岁能挑担子上山的话,我还要去挑。做得哪点不好,未必耍着等死啊!” Qh8pOUD0l}  
}U>K>"AZl  
王伟玩笑:“您都百岁了,你还在哪里去找一个一百二十岁的妈来供?” /YPG_,lRA  
WQCnkP  
二老辈:“呵呵!是有那一天我还不怕。” POl-S<QV  
 s=:LS  
[画外音] 嗨!这个二老辈还是福有,有的嫌老人,把自己的老人当成了包袱,还不一定比这个二老辈过得好。对老人有分歧,应该要管老人地生活噻。 * pheu48/f  
z"  z$.c  
我说:“我的理解是,二叔一家想的是要劳动所得,为社会付出了,该得到自己的一小部份。有一部份人是成天在算计老人的钱,算计朋友的钱,就没有把眼光放远一点,在我们服务于社会的同时,也能获得自己的一小部份。” 5FB3w48  
 \>"Zn7  
二叔乐着:“哈哈!钱就在泥土里,一年四季都找不完。” b(U5n"cdA  
Av n-Ug  
晓英:“二叔!您笑得最灿烂。”大家都一笑。 ?r)>SB3(e  
^Ar1V!PFk  
我说:“谢了!”我站了起来。 5IzCQqOPgX  
;^E\zs  
我把车发燃,王伟跑来对我说:“嗨!我现在印的就是奥运地广告图,我给你拿几张来帖在你店门口,很多人要。” 9_svtO]P  
F&7Z(  
我说:“谢了!” &a\w+  
3zfiegY@wm  
王伟:“很多人要。” *b{Hj'HaH  
8(NS;?  
我说:“没有用。” &q-P O  
A$\/D2S7!  
王伟:“帖在厂门口。” nip*Y@-F  
lxD~l#)^ln  
我说:“没有用,买东西的人,我想他不会因为我没有帖那一张而不买我的。”我笑“要是全城都帖上的话,路人看到的是讨厌。 P9`CW  
YGyw^$.w  
9"D t3>Z  
6 AY~>p  
134  去余哥家的路上,夜  # eln$,zK/b  
J7EWaXGbz  
公交车上,只有几个人,一位20多岁的女性在吃水果,我看了她一眼,连吃的动作都是小姐味。 x>K,{{B)X  
cF9ZnT.  
[画外音] 你不可以到了家吃,或下了车吃,也可以在上车前吃,吃得讨厌。* p@DVy2,EY  
5Em.sz;:8  
我注意着她,是在认真吃,皮扔在车上,吃好了,叉着双手,还左右前后地看。我多嘴:“你吃好了。” u  XZ;K.  
:c}PW"0v  
那位女性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嘿!不吃了。” wB[ JFy"E  
Bbb":c6w0  
我看着她叉着手地样子,我带着可笑地脸,递了卫生纸给她,她笑了一下:“谢谢!” Kp;<z<  
nhm#_3!6A  
我点头一笑:“车上要是有点自来水就好了。”女性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S_u  
TEK#AR  
[画外音] 家里吃为啥不可。这些陋习是多了点。 * \`/ P*  
CRzLyiRvU&  
"6%qi qt  
`J{{E,y @  
135  余哥家  夜  # }U%E-:  
us:v/WTQ  
我一进门,余哥忙:“来来来,请坐,请坐!”我坐在沙发上,余哥“你还行,表现还不错,我都感到新颖,客人走时都喜笑颜开。我往次去参加宴会,走时连哭的都有,因为他们赌钱输多了嘛!我们有那么一点力量,来扭转他们的思想,使客人随我们地意识而走。娱乐是可以的,赌钱是低俗的,我敢说那天仍然有人带着赌钱地想法来,只不过被我们地闹台吸引了。每个人都会唱,谁不会乐呢!虽然每个人地节目时间短,我敢说都是现场尽情发挥,谁都没有准备,纯粹是现想、编。” S!R (ae^}  
+).=}.k  
我抱歉地说:“那天我喝多了,没有完全感受到,” g'-hSV/@}@  
6k7x7z  
嫂子拿着光碟:“这,放那天的碟子嘛!我都还想看。” `Y '-2Fv  
4;IZ}9|G  
余哥急忙放:“我把它调到吃饭后的那一段。” O]25 {L  
yaI jXv  
光碟放出的第一个是矮个子,偏胖,有二十多岁的女性唱:“我的名字叫方红梅,今年刚满22岁,一心想把大学上,我落榜了一回又一回。哦……”《我的家乡并不美》的调。 q}"HxMJ  
$z@nT.x5  
我和余哥边看边聊。我说:“嗨!真快乐。” JJ_KfnH  
qV$0 ";d  
余哥:“现场想出地节目,也没有稿子,还非常的自然,没有一个人说要玩牌,他们都是发自内心地在乐,这些都在我地意料之外。我是想可以搞,不会所有的人都来参加,我一直都在观察,所有的人都还认可了这种搞法。”余哥指着电视对我说“好!下面出来的就是我们小平把你写给他的那首诗拿上去朗诵。你看嘛。” s"wz !{G4  
IPY[x|  
光碟里的小平:“百梦一瞬来人间,时间过了十八年;不是江山没拿到,只是没到拿一天。”小平大声“我一定能把我学到的知识发挥到最佳。”台下的客人们为他鼓掌,他乐着“天下事情我来干,换起工农千百万;不要指管吃和穿,实在为人做贡献。”客人们笑着为小平鼓掌,小平高呼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崖——我们欢乐在其中。”整个场面热闹。 <z wI@i  
eTtiAF=bW  
余哥边看边对我说:“嗨!不过你提出的学海无崖乐在中还是有道理。但愿这个学海无崖乐在中,能流传在世,启发后来人。”我盯着余哥,脸都红了。 gF~ }  
C*Y0GfW=  
[画外音] 什么呀?那天不是我多喝了两杯,高兴就随便一说,我可没有去深思,没有去多想。* t..@69  
g3(?!f  
余哥说:“就是那个呀,学!学什么?我们不能什么都学,无涯、无崖?”(自语:世界好语书说径。)嗨! <ou=f'  
d\ Xijy  
余哥边看边说:“他们又想起了上午我们的录相,上午他们基本上没有看,在议论我地发言。” "[ >ql1t{b  
H]0(GLvH  
这时电视里显示,客人们在看育才小学家长会的录相,家长们在自由地传递着话筒说。 0n)UvJ  
hl+ T  
第一位家长:“我的孩子现在更有礼貌,更尊重人了,环境塑造人。一个人就是要不段地学习别人的优点。” %bTXu1  
QnH~' k  
第二位家长:“我的孩子没有原来的那些陋习了,学习成绩明显好转,不要大人监督他的学习。嗨!字都比原来写得好多了。” 8{-bG8L> 5  
3.04Toq!  
第三位家长:“我的孩子在写字时拿笔地姿势现在都很好,我看到我孩子写字地样子,我心情都舒畅。” %e=UYBj"  
?uE@C3 e  
第四位家长:“我呀!是我孩子的改变而改变了我,我现在也不出去打牌了,过去打牌我感到是娱乐,现在想到是惭愧。我们这种三十多岁的人,天天打牌,是娱乐嘛?真惭愧。现在看到孩子有希望,我们夫妻关系也好了,真不好意思。过去我没有想过怎样教育孩子,把孩子转到育才学校后,看到了孩子有希望,反过来才使我感受不少,惭愧。” @IBU{{  
@0%^\Qf2  
第五位家长:“大家不要笑话我,原来我们不知道怎样引导孩子,是我们家长要孩子读书,现在我们认识到孩子是求学,这一步等了多少年,在我儿时读书,也是父母强加的,而没有对我们进行正确地引导,没有感受到求学带来地快乐。育才学校迈开了第一步,以后有更多的家长来引导孩子求学,我们更多的家长不是从事教育工作,我们就利用更多的时间与学校联系。学校也可以搞点这方面地讲座,使每一位家长与贵校接触一段时间后,家长们又去把这里地感受传递给亲朋好友,大家都行动起来,使受教育者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来面对学习,面对人生,使我们的家庭更和睦,社会更和谐。” &PEw8: TX  
G^w:c]  
我和余哥边看边聊。我对余哥说:“这个人是当官的哟?说来条条是道。”。 !r_2b! dy  
R<8!lQ4s  
余哥:“这个人有点文化,是有点高看我。” ^/Frg<>'p  
4p/d>DTiM  
我微笑着:“哎,余哥!你本来都不错。” nx`I9j\  
'Y-Y By :  
光碟放出家长们说: ;rh@q4#  
8Jf4" ;  
“我的孩子身体比较差,每天早上都要哭,又爱吃零食,顿头上又不吃饭,现在一个学期下来,身体好了,不吃零食了,爱哭的毛病,也纠正了。” ^$F1U,oi  
@EB2I+[  
“我不仅是在观察我的孩子,更是在观察所有育才学校的孩子,因为我爱孩子,我有时间还在观察这群引导者,我观察的在我心头,我偷着乐。我是一个星期要到学校两三次,我们感兴趣的家长,不妨向我学习一回。”是一位60多岁的大爷说的。 h-RL`X  
R;2 Z~P  
我们又聊。余哥:“这其实我是想给他们一点提示,这些家长(光碟中的家长)对这次我生日来的朋友多数都相互认识,就是让他们去做更多地了解。”余哥看我一眼“嗯,鲫鱼!你别说小平那天地表现还不错。” #vvQ 1ub  
!qVnziE,,  
我忙抱歉:“余哥实在对不起,我喝多了点,这里一下,那里一下,我还没有看到。” $r= tOD4;  
.t|B6n!  
余哥:“没事!有碟子随时放就是。嗨,鲫鱼呀!我听了我儿子的诗和他在台上的表现。我觉得我儿子长大了。” '"Y(2grP  
JG!@(lr  
我说:“他是怎么写地。嗨!我当时就没有看到这一幕。” G![JRJxQ  
T0P_&E@X  
余哥:“不过,可能是受到了你吃饭时写给他那两首诗地启发。”余哥指着电视机:“下面马上就是。这是他三次上台。” R8<P}mv  
"iTi+UZxe  
我笑着不好意思:“我哪理会写什么诗哟!” )*n2 ,n  
<;nhb  
电视里显示余小平拿着一本书走上台:“父母生我在县城,要想成才书中寻;手持一部求学书,前途无量余小平。”台上的小平表现得幽默,台下的客人笑着鼓掌。 YhNO{4D  
$[DSe~  
我乐着:“他还挺自信。” * k ^?L  
_G=k^f_  
余哥:“鲫鱼!你还别说,就是这一下,大家又乐了起来,小平那种稳重,像所有人都在他所渡之例。后来朋友们都争着上台表演。” &S+o oj  
uiIS4S_  
显示一对男女青年拿着话筒乐着:“我的家乡并不美……你也美呀,我也美呀 ,你也美呀,我也美呀;天也美呀,地也美呀,你我都美……” lcYjwA  
-7:_Dy  
余哥:“我看时间不多呐,都六点钟了,客人们应该回到自己家的时间了,嗯!我想了一首打油诗来作结束语。” C(kIj  
2VyJ  
我说:“什么打油诗哟?我还没有听说过。赐教,赐教!”我渴望的表情。 tKKQli4Mn4  
&pZn cm  
电视里显示,余哥刚走上台,客人们大声说:“余老师!您上午那个演讲打印点出来,我们一人一份嘛!” d/Y#oVI  
A 2Rp  
余哥在台上笑了笑,挥挥手:“笑我满腹非文章,全是粪土填胸膛;信口开河何所惧,只凭管见写篇章。见者摇首难中读,满纸荒唐费思量;聊凑歪诗作结束,敬请斧正赐佳章。”  c 1o8   
XPQY*.l&.  
我说:“余哥你太谦虚了。” (N :vDq'  
W 2.Ap  
余哥欣慰:“他们走时一个个都笑嘻嘻的,有地哼着‘你也美呀,我也美呀;你也美呀,我也美呀!天也美呀,地也美呀!’地回家,我更加高兴。有地琢磨你那个‘学海无崖乐在中’。你还很不错嘛!”余哥把电视关了。 7F@#6  
o{?Rz3z  
我笑着:“我那里行哦!那天多谢你,喝助了就乱整一通。” @UCr`>  
] g]^^  
余哥:“你那个学海无崖乐在中,还是一个很好是口号,格言。” Ny2. C?2  
{ZIEIXWb2  
我乐着:“怕会换起工农千百万,把学有所乐,这种乐在其中地思想观念,被人们接收了,还会推动整个教育事业地发展。” J_rb3  
^^Te  
余哥:“要说是有可能哟!” >JckN4 v  
,Vr-E  
我乐着:“我好不自量。余哥你哄我呀!” xfK@tLEZ-1  
G3_HX<|f*  
余哥:“哄你,嗯!你那两个菜是咋想到的?” V Bv|7S  
*BFG{P  
我说:“就是香蕉做的,它那种甜味纯真。(我笑着)这个口味对他们新鲜。这些人可能还没有吃出来。” H=v=)cUe[  
>&%#`PKT  
余哥看着我说:“看来我以后还少不了你哟!” PJ3M,2H1b.  
:^H2D=z@  
我笑:“余哥你又哄我!”余哥点点头在想什么“我现在想来,还是有些地方做得有点欠佳。” 5VZZk%oy  
uyDPWnYk  
余哥忙:“那一点?” 5/YGu=,  
X([p0W 9V(  
我说:“客人走时,我们该在大门口握手告别,谢谢朋友们地光临。” kr>4%Ndm7  
V 0z`p"  
余哥点点头:“对的!我们就是该那样做。” K;j0cxl  
GW,RE\Q:  
我惭愧:“是我那天没有把工作干好,我那天多喝了,是我的错,我一直只想到上午的事,是我幼稚。嗯,余哥!我还有个事今天我是来给你赔不是的,(余哥看着我)有些事我托国益办,我想她应该办得好,我就没有去多想,但是她没有办好,还望余哥见谅,我以后……” {L/hhKT  
as3*49^9  
余哥严肃:“鲫鱼!我只要你在这个城市生活得自在、还要勤快,更要仁爱,如果你把握不好,被公安机关抓住了,那时我不会为你求半点情来从宽你,你也知道我跟公安系统的关系。我一个亲戚,要我到公安局去讲一下,嗨!他居然还说给我一万块钱,他犯的事是明知故犯,小朋友都懂的道理,我咋给你说情,他说我都说不服。后来我回答他,要我去说,简单,罪加一等。我地意思是,我们生活在人群中,不伤害别人,举手之劳帮助点别人,无所谓。鲫鱼!是这样的话我看你我才是没有看走眼。”余哥看着我,点点头,把手伸来搭在我的手上。 jG["#5<?  
%Hu?syo  
我真诚:“余哥!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希望,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我母亲也是这样要求我的。我是有一点违规的话,我妈还不去死了。我觉得任何人都没有必要去做一点违规的事,这个世界就是人间天堂。”我和余哥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IN7Cpg~9%  
,{2= nb[  
sWv!ig_  
9%Qlg4~<s  
136  在我店里   # ~yiw{:\  
V@o#" gZ  
国益递给我一张订货单:“给! 订单一张,大房子的农民老大哥。” oLIgj,k{*  
EslHml#  
我一看:“嘿! 这个大房子村, 我都可以当村长了。” j: E3c\a  
@Y !Jm  
国益:“什么! 你当村长?” 7:e5l19 uI  
%l[]n;*$  
我说:“我是基本上熟悉这个村的村民,我哇! 到这个村去要饭我都要得到来吃,三天五天饿不着。” wC?>,LOl  
L$6W,D  
国益:“你那个鲫鱼咋喊起的,叫郑权多好。” G@P+M1c  
\+j:d9?  
我说:“就是一个人的代号, 我小学初中时的老师同学都那样叫。” +CN!3(r  
4s 6,`-  
国益:“有人还以为你姓季:” zZ94_8b  
5,J.$Sax  
我说:“有可能上次常老辈都以为我姓季:” M|fC2[]v B  
fd$nAE  
国益:“你咋说。” 9[R+m3V/`  
p z\8Bp}yo  
我说:“我不知道他识不识字, 我给他说水里游的鲫鱼。” nK}-^Ur  
j'`-3<k  
国益:哈哈…… .对!” g@Pq<   
P9W?sPnC5  
我说:“我不那样说, 未必我去和他知乎也者。嘿! 本同志发觉了一个问题。” 5zOC zm  
Qb|@DMq%  
国益:“准讲! ” Mm;[f'{M)  
\5}*;O@  
我说:“呵,准讲! 应该请讲。” !j%u wje\  
/>wE[`  
国益:“我往回就说请讲,我说一回准讲不可以嘛?” L;WFHIE  
3$S~!fh  
我说:“可以可以! 我是觉得事物真是对立的,你看,有内就有外。我去进货送货算是外,你看店子,接电话,收订单就是内。内离不开外,外离不开内,共存,谁都离不开谁,这就是福。” a(kY,<}  
^1yD&i'q  
我瞪着眼,点点头:“哈哈哈!幸福。” 1 @i/N  
"'C5B>qO  
我说:“国益!我们一个月要开支多少钱?” .>Qa3,v5  
^7a@?|,q8  
国益:“我们家里面的生活开支800左右嘛!” $z`l{F4eMf  
N>CNgUyP  
我说:“好好好!这样就差不多,要多用几百块钱,我还懒得去动那个脑筋,去费那个神。”我乐着“我们呀!心好,就过着太好地生活,所以就叫心太好。” ZQ>Q=eCs 1  
a?xZsR  
国益:“你明天送去吗?” n5z|@I`S_  
)7p(htCz5  
我说:“要得!” jYvl-2A'  
4;Vi@(G)  
国益:“要得,嘿!乡村公路不好找,你有没有找不到路或走错。” GG"6O_  
j+rY  
我说:“我的优点就是爱问,问一下就多一个熟人,我就认识了别人,别人也有可能认识我们。”我笑着“有时我能找到我都要有意地去问。” 0wCQPvO  
A!Tm[oqu  
国益:“你为什么呀?” [H{@<*  
Kr[oP3  
我说:“这就叫要表现,在群众中加深印象。”我笑着“以一种尊重别人,和谐可亲地问。请问老人家,请问老大娘, 请问哥子,请问大姐,请问老兄,请问老弟,我怎么样怎么样,多亲切呀!” 4H NaE{O4  
+prUau*  
国益:“你这种人……嗨!我的一个同学鹏青,她俩个要离婚。” _8!x  
7&9w_iCkV  
我一笑:“人家两个要离婚,是件好事呀!” ?rA3<j  
q6ny2;/r  
国益:“鲫鱼!是离,不是结?” #kh:GAp]  
|f/Uzd ~  
我一笑:“对呀!你说,那两个人要离婚,就说明他两个想好了,离了以后对双方有好处,那当然是好事。” P]TT8Jgw  
!Z 0U_*&  
国益:“是那个男的要离。” ,i Y:#E  
jD%|@ux  
我说:“管他的,人家两个的事。”我一笑“嗨!你要去听别人说,你始终都感到新鲜。” &]GR*a  
K&zW+C b  
国益:“是咋的?” %-$BtR2@o  
=@S a\;  
我说:“这个俩口子就是一会说好,好得不得了,一会又是‘故人’,爱中有恨,恨中也有爱。人家两个人的事,别人不操心。人家都是酉时相好,卯时仇。” <h;_:  
rS+) )!  
国益娇气地说:“你呢?” a+\<2NXYD  
j S[#R_  
我说:“呵呵!我就简单,心里、心中、有你、你在我心中有那么一点点位置,使我迷迷糊糊地过一生,知足也。” q |FOU  
dJ#go*Gn  
歌词曲  《知道》 ^< ;C IXo  
j7QK8O$XL  
[旁白]  呵呵!有点感想吗?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3;"$P  
YM6 J:89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x0jaTlU/  
w-2#CX8jY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fQ~TZ:UrU  
UP$>,05z6  
字数统计  6809 k52IvB@2  
#ACT&J  
场 次  133 —— 136 EI7n|X a1q  
GlTpK^.  
S9] I [4  
E?czolNl  
第30集 -CuuO=h  
F[SZwMf29  
歌词曲  《知道》 :Yn.Wv-  
W]DGt|JP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Bpm COA  
tgl(*[T2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3)ox8,{%}  
_z8"r&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Z"Z5e`  
ib#rT{e  
136  在我店里  # 0%%U7GFB5  
VevG 64o  
我说:“呵呵!我就简单,心里、心中、有你、你在我心中有那么一点点位值,使我迷迷糊糊地过一生,知足也。 gd]S;<Jh  
Q~qM;l\i  
国益娇气:“鲫鱼!一点点。” egSs=\  
j5" L  
我乐着我瞪了她一眼:“可爱。”国益娇气着。 G4*&9Wo  
Yl>Y.SO  
m"/..&'GC  
:Ae#+([V  
137  送货的路上   # {<@ud0A:\  
^67}&O^1 ,  
我刚进乡村公路,,一群年青汉子,用箩筐抬着一个人在拼命地跑,我把车停在一边,120车的警笛声传来。 -,+C*|mu  
NJgu`@YoI  
[画外音] 120该是来救这个人的吧?这群人中有的我还是面熟,嗨!什么叫第一时间, 你看,病人抬上公路,120就到,我还是去打过招呼。* 2ua!<^,  
fh3uo\`@  
我走进他们,病人一抬上车,医生立即抢救。车也开走。汉子们坐在地下喘着气。围着一大群不同年龄,有的坐在地下的,有站的。不同性别的人在闲谈: =v?P7;T  
GiX3c^V"1  
有人说:“一个有30多岁的人就这样一命乌乎?”  R*2N\2  
+DX P &Q  
有人说:“他咋去吃农药嘛? 喂! 他究竟吃了好多?” C]8w[)d[`;  
6q8}8;STTY  
有人回答:“至少吃了100ml,我知道少都有二两。” DJ<+" .v!  
{[tmz;C  
有人说:“死定了。只怕阎君不肯放回来,只见儿女哀哀哭,只见女儿哭哀哀。嗨!他以为是酒,一口干。”玩笑到“哪个跟阎王老爷熟,去通融一下。” .U=x2txb  
/ 7\q#qIm:  
有人说:“嗨! 他要吃的那一瞬间,可能是没有闻到农药味.。” iTq&h=(n  
oF>`>  
有人忙:“不可能,我们用了农药后的桶,洗几次还有农药味,要不你去尝一点。”大家哈哈…… y3 b"'-%  
tmq?h%O>  
有人说:“人是一个活体,一旦进入那种状态,有可能闻不出,吃不出味来。比如我们吃酒,平时喝不进,好起了性,就能多喝几倍的酒。” qQ^CSn98J  
`<d.I%}  
有人说:“我还在读书时,走亲戚家,他家来了一个得了一点别人贿赂的小官,官被罢免了,他说他吃饭都没味。嗨嗨!他说的是‘我一日三餐是茶不思来饭不想’怎么会这样呢? G!sfp}qW  
9uWg4U  
有人说:“你有不是官,又没有人送钱给你,你当然体会不到。” ]58~b%s  
[ !#Dba#  
有人说:“现在的农药,吃不了10ml就只有死。” jQm~F` z  
~Yg) 8  
有人说:“嘿!他咋吃得下那么多,他是不知道,还是真想死。” \RR` F .7  
?2da6v,t  
有人说:“你会去想死嘛? 在穷的人都会舍命。”玩笑道“有没有人想去死的。”大家哈哈一笑。 -hW>1s<  
*9r(lmrfj  
老实人:“他走到这一步,想不通有啥子办法。” G \MeJSt*  
= FV12(U  
有人说:“对对对!想不通的人吃农药是香的,要不然他能咽下?” %La7);SeY  
+C7E]0!r  
有人说:“这些医生算才急救,车一开门,医生就拿起胃管洗胃。” 0nCiN;sA  
^j${#Q  
有人说:“我给你讲个成语,这才叫争分夺秒。” mMXDzAllB  
C^,b aCX  
坐在一边的老实人:“你们别说,他走到这一步,还是有他的难处,我们要理解他。” iOEBjj;C  
a@jM%VZ  
有人说:“我们当然理解他,要不然我们有那么急时地抬他出来,还急时的通知120。” '@+q_v@Jl  
d9S?dx  
有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把烟一扔站起来:“他这种人死了好,真的死了好,只不过我感谢大家出了这份力,他这种人,大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说出来。他这种人已经害了几个家庭了,他这一生不知还要害多少人,说个实在话今天不是你们来,我会睁一支眼睛,闭一支眼睛。他公开的把那些野人带回家,还得要自己的妻子笑脸相迎,做得过余了嘛?你觉得自己的妻子不好,你正离正取,今天弄个女人回来,明天弄个女人回来,时间就这样混过了,你们知道吗?他是一个非常非常有能力的人,要是他把一半的精力用在事业上的话,是多大个人物了,全市人民都要公为他。你们别看他帅的帅气,说话文质彬彬的,是在是烂帐一个,还已为他是一个老板,有那么大一个摊子,租有一个厂房,有几台设备。其实他早就是负债垒垒, ——还瓦片装稀饭,要不完了。这种人成了害人虫。”转过身又说“是呀! 你是人,别人也是人,我是要说他的妻子和他的一个工人扯上了,你都可以有无数个,无数次,别人一个就不行?所以他就无脸,想离开这个世界,拿起农药,放开喉咙,喝!其实这种人死了未必就不好。”扬起头“哎呀!如果你是隐私,你就把它隐好,不要将嗅味散发出来,制造嗅闻。” ;`pIq-=  
"}1cQ|0a  
周围的人瞪着眼,各自说:“走,走,我们走,回家。” /KC^x= Xv:  
s?m_zJh  
有地说:“收兵。” 4Ol1T(J#  
3=oxT6"k  
有地说:“撤。” [Q8Wy/o Q  
m%})H"5  
[画外音] 是这样,找死。 * z7XI`MZN^  
9#1?Pt^{<  
有人喊:“鲫鱼,走! 送哪家?” HU/4K7e`  
eP:\\; ;  
我玩笑:“请上我的专用车。我送梁平家。” X6Z/xb@  
cE`qfz  
他们说:“算啦,算啦!我们这么多人,比你的车都还重,谢了我们走路就是,梁平就在前面公路边。我们又不同路。” {na>)qzKP  
9eHqOmz  
我说:“好,谢谢!”他们走了。 MtPdpm6\  
{ g[kn^|  
我自言:“要是真有几个人上我的车,我还不好意思喊他下来。其实他们很懂理。” |P& \C8h  
<>$CYTb  
O86p]Lr  
p ]jLs|tat  
138  顾客梁平家     # A9]& w  
J Bq6Qg  
我停在有几户小楼房人家的公路边,没有人,我自言:“是这哪一家呢?” |BhL.  
f$5pp=s:n  
就在我前面的一户人家传出:“你行!你还不错。” N<4 nb  
1'p=yHw  
我自言:“嗨!未必就是这户人。” <6;@@  
#b)`as?!1  
我走到这户人家门口,又从屋里传来:“你有一个家的概念嘛?” IIGx+>  
3:#6/@wQ  
我停下脚步听,有一个人在屋里走动,晃到了我:“鲫鱼,进来! 就是这里。”是一位中等个子的中年男士。我小心意意地走进去。 \i-CTv6f  
; }T+ImjA  
[画外音] 你就是梁平吗? * NLx TiyQy  
>iG3!Td)y  
中年男士:“你是送的梁平的吗?” :|ah u  
B:UM2Jl   
我说:“是!” "Vl4=W)u  
=E!Y f#p+q  
中年男士:“你等一下,他是我兄弟,稍等一会他不回来就放在我这里,往次他有事就在我这里办。没事,下得我这里你就认我。” (`#z@,1  
mqsAYzG  
我说:“要得!”旁边坐着一个20出头的帅小伙子,穿着雪白的衬衣,打着领带。 ='+I dn#5  
-(lP8Y~gFY  
中年人转身给我沏了一杯茶:“喝茶!你坐一会。” 9I<~t@q5e@  
umnQ$y 0  
我说:“好,谢谢!” CSW+UaE  
z>y# ^f)r  
中年男士对帅子说:“你对!你敢和我赌气,我看你是大四的人啦,我是在你这十多年读书中,我就没有说你个不字,我都是赞杨你,人家说孩子需要表扬,我是过于地表扬了你,这就成了纵容,这个尺子还不好掌握,你也自性地上了重点大学,学习成绩优秀,但我心里还有一肚子地火要发,我有一百次要说你的缺点我都忍了,自行消化了,也相信你会改正你的缺点。你学了辩证法,你在别人心目中,就是那么完美嘛?别人对你无限地忍让、宽容,到一定时候它要爆发,反过来也成了情有好深,仇有好深。当然,我们不存在仇,因为我们是父子,在你儿时每次有错,我都加深点你地印象,痛打你一顿,你可能考不上重点大学。但,你会更为社会所用。欲话说——黄荆棍子出好人。你还没有享受过,你今天要不要享受一回。”帅子看了老爸一眼。 q o^mp  
a%kvC#B  
[画外音] 可能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段,对事物有不同地感受,所以再好地教子方法也不能用于所有的人。我今天还想,要是我妈打我一次才好。* Np$&8v+en  
-L6CEe  
中年男士:“有人说叫家庭暴力,有人说初暴,我原来就是这种认为,我今天地认为是不一样了,叫加深印象,要不然你记不住,要忘掉。”问我“你小时挨过打吗?” /!;v$es S  
:06.b:_  
我看了一眼帅子,侧身面对中年男士:“惭愧!我没有父亲。”男士瞪了我一眼“说实话,我还真想我父亲打我一顿,前段时间,我和我妈谈心,我都说我妈无理的打我两次,都是我的福。” 7mXXMm  
z'1%%.r;FM  
男士:“打也好,说理也好,认何一种方法都是对的,问题是看你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孩子。你在好的方法也不能用于所有的人。我这几年观注,就是一个教育家,他不一定能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最好,一个心理学家他的孩子,不一定就自始至终,完全没有心理问题,我原来为我是一个合格的家长打满分,现在我只打30分了。” S|@/"?DC  
xqY'-Hom  
我溜出一句:“是吗?” 帅子与父亲侧身坐着。 -z-yk~F  
(jyufHm  
男士指着帅子:“你跟老子赌气,两天不回家。有多大一个事?就是我的侄儿在这个暑假里,喊你力所能尽的给他讲点书本知识,和你读书地一点感受,拓宽一点他地视野。其实我的意思,你不一定要动多大的脑筋,就是提高一点他地学习兴趣,要他知道初中不是目标,还有更大的一个蛋糕等着他,这就够了,主要还是靠他自己,我们要尽到我们的一点责任。对你来讲,帮助了别人,锻炼了自己,很简单的一件事,何乐而不为。” uHmvHA~/c8  
 -K8F$\W  
我一笑:“对!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我看着男士“嗨!你还很不错,还是有学闻的人嘛!” |sFd5X  
ir{ 4k  
男士:“一个人多少有点感恩,其实有这种人就是先受益的都是先为了自己,然后才去为别人,感恩是别人曾经帮助过你,你给别人地回报,我要说的是当别人没有帮助过你,数不相识,你会不会帮别人。” EN/t5d  
$YY{|8@kjv  
我忙说:“对!说得好,应该是这样。这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高了一个档次。”我微笑着“我得好好向你学习。”我点点头“这才叫做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抱。”我微笑着“嗨!我在你这里坐这一会,太值了。有言千里来相会;无言书山不相逢。”(有言:投机的语言,无言:自身人品差,在多书你也学不进,在多人也劝不了。) m`q&[:  
m0h,!  
男士:“是呀!别人来了他天天去逛街,有什么重要事急办,而且天天去,人家走了,他不去逛啦。我们在困难的时候他家,主动地给了我们很大地帮助,作为我来讲我内疚,总觉得欠人家。”看着儿子点头“书生!你主动地帮助过别人吗?我看你这种满腹经文,社会是不大认可你哟!你这种人发展下去的结果就是,——一个人走路都要开挤。我对你有所了解,就激发了我对我自己地反思。我以前觉得只要你能考上重点高中,一切我都认了,你还争气,考上了重点高中,拿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周围的人都为我高兴。我的第一印象是,为你做牛做马都是我的福份。我今天看到你地行为,才使我想到为什么有人说读无字之书,这个无字的书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有人说——读书千万卷,不如行万里路。”吞了一口气,点点头“儿子是我错了。是我把你引导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书呆子。可笑。我想在你上大的第一堂课,你的老师应该给你讲什么,我没有进个大学,我一个中年人地想法他应该给你讲,要报父母恩、要如何做人、还有——不变质。儿子!我不客气地说,你安装一个灯你都安不好,你虽然熟读兵书,但是你打不好仗,能打仗的人不一定读过兵书,你学历史,你比我懂。我敢说你这次回来,在买车票时你脑壳里想的,就是回来父母亲该给你准备好什么好吃的,还应该给你买什么穿的,全家人该怎样为你服务。”指着儿子“我敢说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回家为这个傻老头做点什么。我想在你凭优秀生中没有这一条。”点点头,可笑着“小伙子!照这样发展下去,还不虽要签合同,老爸给你当一辈子奴隶,你明年大学毕业,找到一个工作,该要一套房子,这个要求不高,该老爸负责。结下来要成家,该老爸出钱,有了小孩,老人给你带,天经地义,你无忧无虑,你潇洒。你潇洒,我不潇洒。到了我行动不便时你想的是,这个老头多余的,阎王要你的命,你就去死嘛!你学的行政管理,如果一年以后,工作对了口,你就是管理者,我今天想不到你学到了什么超人地本事,用什么心态去传达上级地精神,如何跟下级沟通,开口就能使人服。对我们这种半罐水都不到的人来讲,一个管理者就是人民地勤务员,为老百姓服务的。你有没有一点实实在在的在人群中有点仁爱的心。我是一点不信你的老师教你要去管到谁,你把自己摆在一个高高在上的领导者中,感到自己有权利。”点头“我教你嘛!一切权利都属于老百姓,你必需不折不扣地挟着尾吧做人。”儿子不服气地看了老爸一眼。“你不服是不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勤务员、公仆,就是一个为公众服务的人。你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官的位置是吗?如果是,我劝你去割一个春夏秋冬的牛草,改变一下你的心态。官字头上是一个什么东西,你小子把它当成了一颗金专,是吗?老爸把它当成的是一颗炸弹,这颗爆弹的导火线就在老百姓的手里,同样约束你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国家的一切权利都属于人民,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哪理会容你乱说乱动。这些道理你比我懂,你就是没没摆正你的位置,你小子不悬崖勒马,你不碰一个头破血流,你就不知道什么是老百姓的力量有多大。中国的历史你系统地学习过,比我更清楚,开国之君地看家本领是什么?”盯着儿子,点点头。“你这种人,在考卷上你回答得好,我今天问你,你的确答不上,因为你现在只能纸上谈兵。你在有十年来回想你大学毕业时的一切,你会觉得那时是嫩了点,人都是站在前人地肩上起步,前人告诉你的是经念、道理,人生在世为何因;只为调和人与人。” 0#uB[N  
%3t;[$n#  
我傻着眼看着男士,显露出微笑,男士看到我笑他哈哈一笑:“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只求先生来(他儿子),为你一生补。我今天不给你讲点道理,你还以为我百来人间一次。” uCuB>x&  
ohe[rV>EX  
[画外音] 什么叫做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今天地劳动人民就是有这种素质。我还没有想到,我惭愧。我会好好学习,力求做人。* a.?U $F  
>35w"a7S  
我瞪着男士,微笑:“嗨,你很不错哦!我与后还得好好请教你。”我乐着“我来贴兄弟(男士的儿子)回答你一个问题。”男士笑着点头“人生在世有何难,我才顶了半边天(我还没有完全成熟);虔心走进道家(有道理的人家)门,好学一生更为仙。”我和男士笑着,帅子背朝着我们。 O_.!qk1R  
eu_ZsseZ  
男士对儿子说:“你不服气?你叔叔明年要修楼房,我去跟农电工说,喊你这个曾经感动过上天的骄子,去安装室内电路,初中生都学了的,那么点交流电学知识,你有那个本事嘛?你就是外行,你得好好向工人们学习,摆什么管理者地架子。我不是万事通,我也只是坐井观天。我知道一点,人们生活中人知常情的事我知道一点,我绝对不会像上次电视里报道的,把别人的东西,拿进了自己的腰包,在接受人民审判时,呵呵!他说——我法律意识淡薄。居然社会上有这种蛀虫。你更是坐在井里,看到了簸箕那么大一个天,你还以为你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下的事全知?我永远都不会把你看得那么神。你在学校优秀,你就在学校当一辈子学生。我看你就是妖地妖精的,成天打着领带。”看着我“鲫鱼!我说他,他还说要和世界接轨。嗨!你有本事你就让世界和你接轨噻,世人都向你看齐。你何必去与别人接轨。老爸今天说一句要不得地话,你,大学毕业就不一定有鲫鱼那么一点地实用。”我瞪着眼,摆手“我们这个村的人就信这样一位实在的人,我就没有看过鲫鱼打过领带。”对儿子说“小子!做什么就像什么,背着书包就是学生,拿起锄头就是农民,拿起斧头就是工人,拿起枪就是军人。你装腔作势的,你以为你是老总?什么是实用性人才,你觉得你实用在那个岗位,问题是你是不是比别人干得更好。你给我赌了两天气回家,什么意思?我不和认和人赌气,只不过我把你这位大学生看扁了。”站起来冲了茶后“你那天惊叫一声,什么意思?不就是晒的衣服掉在地下了嘛!心里多少有一点数的人,随手捡起来洗净再晒就是,你这突然地惊叫,是说天要垮了,还是说要我来捡。我内心真想揍你一顿,又忍了。我对你一直就面带笑容,难道你这个蜜罐一直就那么甜?你也过于自信了这一点。我今天说揍你一顿就是想加深你的印象。嗨!你行政管理,你一旦工作对口,你所管理的人不是我这种土包子,我还为你有点担心,我想过一百遍,你即将成为要管理别人的人,我这个普通的人都给你打不了几分,所以我还得教育你一番,给你一个有得于不败之地的思路,使你有点醒悟。养儿不教父之过,我也不能说我今天说的全对,我本想说两句就算了,鲫鱼来了,激发了我,我才有了胆量来说,因为我很多时候还是怕你,我当儿时不知道,我爸怕不怕我。我今天是爸就怕儿,我怕得罪了你。如果我们换个位,放假回家,做一遍家里的清洁,祖母行走不变我伺侯一天,倒两次便盘,每天洗一次脚,抹两次澡,喂三次饭。在你的大脑里,从来就没有这个印象,你从小到现在,你在家洗过衣服吗?包括你自己穿的,这不怪你,我望子成龙的心切,我现在想什么是龙?小岗村的农民全是‘博士’?他们敢向中央提出土地下放到户,结果中央采纳,这些农民算不算成了龙?呵呵!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时,我才在电视里看到,感动了中国,刚当上小岗村村长的那条龙,成家后还要过饭。所以我为什么要在你小时什么都要争第一呢?多余的。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重点大学?我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所有的开国之君都是重点的大学生,为我们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全是重点大学生。我回想这些年,对儿子地监护,我走向了极端,我可能把儿子自由发出的能量压制了,而又没有完全挖掘出你潜在的能量,结果成了今天只能在试验室工作的机器,人味少。” 我瞪着眼。儿子一直背朝着老爸,没言。 #s\kF *  
[ @"6:tTU  
[画外音] 这话说重了点。我怎么也听傻了,没有话说? 说什么,怎样说,我咋听懵了?这叫什么呀!叫讲经说法,讲禪理?嗨!总有一句对我有帮助。* L'aB/5_%  
7(tsmP  
男士喝了一口茶,站起来对儿子说:“你昨天感动了上苍,今天脱离了百姓你管理什么,一个企业,脱离了工人,你管什么?你看不起工人,你又要去管理工人,这不是自相矛盾?我今天所感觉到的是,企业地产品是你做出来的吗?是工人,一颗螺丝是工人做出来的,大米是农民大哥做出来的,我敢说你小学学的一年24个季节,哪个季节种啥,吃啥你都不知道。要使你不变色,你毕业后去诚心地做一年清洁工,你看不起一个清洁工,但你又需要一个清洁工来为你做清洁,你是什么眼光来看待这个人间的这一小角落。”点点头“一个兄弟,你举手之劳,帮助一下别人,对你就那么难吗?你未必还要别人给你的钱,你存在的问题多,我说的也不是药,可做引子。你还可以这样想,就是老爸可以对我发火,而我当儿的就不可以发老爸发火。今天鲫鱼在这里,我还想说两句,一个想干点事业的人,要做出点成绩,必须从不自满开始。你获得的可能要多一点,大海,能容纳百川,就是因为它最低,在平时地生活中,我们尊重别人、理解别人减少自己的矛盾心里,多学别做人的优点,你用这种心态去面对你周围的人。再反过来,把你获得的,又应用到你地生活工作中去,你不管在任何一个群体,都有你的一席之地,才有你完美的人生。我平时在你面前说的话,都是对你有帮助的,你可能有时感觉不到,生在福中的人,是不知福的。我往往都是在给你制造一个学习份围,使你在有意无意中获得一点东西。比如,你高中不能翻译——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我在看电视时,记录下来,丰富了你的知识,你上大学了,不知道里氏几点几级地震。我给你找答案,我觉得多少对你有点鼓舞。文化课上去了,做人的素质下降了。哎呀!你是不是响鼓,你知道,我是把多年的话说了一点出来,我用的是不是重锤你明白。作为我自己来讲,是以最大诚意跟你谈,我的本义是好的,没有说清楚那是我的水平不够。我讲这一番话如果要给它取个标题的话,就是要我的儿子《永远力于不败之地》”儿子两手在动“更重要的是不要带有任何一点情绪到工作中去。” 5%fWX'mS  
r`EjD}2d  
[画外音] 我还觉得有很多地方讲得不错,我回去从头记一遍,能写出来就更好。* &zEBfr  
u1#(~[.  
儿子转过身来,在遮挡脸地纸上写着——老爸!对不起!!我错了!!! jg{2Sxf!c  
c@}t@k  
我站起来微笑地给男士点点头,再用手示意:“我出去一下!” </xf4.C  
"gm5 DE  
男士点点头招手:“好!” ;i?2^xe^~c  
U Xpp1/d|e  
我站在门外,听男士说:“上次电视里说那个……叫什么呢?——光荣属于祖国,成绩属于人民。我们可以把他当作圣人,既然是圣人说的,我们都得去想一想。人家就能换醒他人,有聚集力。你以后能换醒你哪个群体,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业绩?” ;sAGTq  
dc1Zh W4  
[镜头] 我和40 来岁的男士梁平,在三轮车前下副食品,付我的钱,我开车离开梁平家。 J!5b~8`v  
`Z5dRLrd  
DQXcf*R  
S1y6G/e9  
139  我家 夜   # v3M$UiN,:  
G bclu.4  
我进屋,国益的同学鹏青坐在沙发上哭着说:“他对我说话都是大一声小一声,经常个人到处走,有时还喝酒。他还说我不做饭,”我到洗手间洗手,国益在一边扶着她“不洗衣服,他出去耍凭什么我做,我是不跟他活了。” w"dKOdY  
YCxwIzIR  
歌词曲  《知道》 Khc^q*|C)  
`t)9u^[<(  
[旁白]  呵呵!有点感想吗?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R*lq7n9  
@Bhcb.kbq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7/QK"0  
>jIn&s!}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BYM6cp+S  
kVKAG\F  
字数统计  7492 pl1CPxSdO  
>&S}u\/  
场  次  136 —— 139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0-02-23
老子留下五千言, a0sz$u  
主张就是这样篇; fuUtM_11  
百姓细心等待哟, Sf*v#?  
搬上荧屏那一天。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0-03-20
第31集 d[3me{Rs  
= exCpW>  
歌词曲  《知道》 Ie^Ed`  
:zKW[sF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6mK<A,/  
"{D/a7]lC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J2VPOn  
}/1^Lqfnz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ouoRlb/  
La1:WYt  
139  我家夜  # n&;JW6VQS  
; D<k  
鹏青坐在沙发上哭着说:“他不洗衣服,他出去耍凭什么我做,我是不跟他活了。” 9/0H,qZc  
`S|F\mI ~  
我在洗手间自言:“说落了一个生字,我不跟他生活了。” ~wW]ntZm  
Bn&P@C$7  
国益:“算了,你们都有孩子了,何必。” sX~E ~$_g  
_9lMa 7i  
鹏青流着泪:“他妈我也看不惯,看着我都生气,又没有工作,在城里做点小生意,我上个月忙,喊他妈给我充50块钱话费,她还说我上次充了还没有拿给她,50块钱好大个事,她还要拿来说,说得我冒火。” \UK}B  
-&2Z/qM&!  
我从洗手间出来认真瞧了她一眼。国益说:“鲫鱼!”我比划着(可不可以打开电视)国益摆手,又指着鹏青。我倒了一杯水来喝。 wL),/i&<  
ZzE(S  
鹏青流着泪:“他老爸的钱没有拿过一分钱给我用,你说我在他们家还活得下去吗?”国益对她在我家流泪有点不满,用手指着我,要我劝鹏青。 }XBF#BN  
I*a@_EO  
鹏青流着泪:“我咋都要跟他离婚,我父母亲都同意我离婚,我在他家两年了,我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p+=zl`\=|  
kQ\ $0=6N9  
我喝了一口水,叹了一口气对鹏青说:“我是国益的爱人,国益是我的爱人,你和国益是同学,我对你还有点‘同情’。我可以问你一下你在哪里上班哪?”  ?pEPwc  
_WWC8?6 U  
鹏青:“我没有上班,我老公养我。” r[Pp[ g-J  
Lld45Bayb  
我自言:“老公公养你。” A` _dj}UF  
_?"y1 L.  
鹏青:“是呀!我在他家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p)B /(%  
Wd;t(5Xl  
我说:“我觉得你还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你做出地决定值得佩服,一个人要想对某一事做出一个李想地决定,难。所以你聪明,有远见,对于你的同学国益应该支持你。”国益瞪我一眼。 G$Mf(S'f  
D@uVb4uK  
鹏青:“我要跟他离婚?他喊我洗衣服,我洗了,他又说我没有洗干净,又说我没有把衣服牵伸(展直)来晒。你们说我咋活。” %l&oRBC  
JR `$t~0t  
我说:“好,祝贺!”鹏青抬起头,我才看到她的光辉形像,浓妆,妖女。 >|%3j,<U  
pl r@  
国益:“鲫鱼,人家她要离婚啦。” ldTXW(^j  
n[DRX5OxR'  
我说:“是他自己提出的,人家同意嘛?人家同意了,遵重你地意见,就是你的目的达到了,是该祝贺,我说错啦?” vcQl0+&  
yrEh5v:  
国益指着鹏青:“人家‘她’不离。” `G!HGzVx;j  
o A2oX  
我说:“嗨!‘他’不离,遇到了你这个聪明地同学,还有什么办不好的。” BmpAH}%T  
o7E|wS  
鹏青看着我不停地点头:“是我不离。” Rnwm6nu  
Vc5>I_   
我瞪着她:“嗨,刚才不是你说要离吗?你说了他一切一切的错,你还说他妈不给你充话费,他爸不给你的钱用,在他家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两年啦,居然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我都给你打这个抱不平。我生活在这么好的社会里,我觉得我们天天都过着美好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你哪里还能生活得下去,你写一个起诉书,法院很快就作出判决。别难过,法院是会公正。” +:^l|6%}  
J(}PvkA  
国益:“你听都没有听清楚,说那么多。” '/qy_7O  
\}h   
我忙:“我哪理没有听清楚,不就是你的同学来告诉你,她做出了一个决定,解除她这两年来的压意,从新过上好的日子。” &u&WP  
b|.Cqsb  
国益干脆:“不是!”我微笑着看着国益“是鹏青的男人要和鹏青离婚。” u_NLgM7*  
A{\?]]/  
我看着鹏青:“不是你说你的男人存在着很多很多地问题吗?你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上,咋又是他要给你离婚。” B0|W  
_Vp"G)1Y  
鹏青:“他是有很多毛病,就是在我跟他理嘴后,我发觉有其它女人接近他。” } .045 Wuu  
}kQ{T:q4  
我忙:“那不是更好吗?他的毛病多,是你跟你吵架,你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上,趁这个机会就离了噻。其它女人看上了他,跟你没有关系,还正好合你的适,合你的心。” #%QHb,lhl  
}I uqB*g[t  
国益心激:“哎呀?是,不是鹏青要离,你听了半天还没有听懂。” nxhlTf>3  
:AlvWf$d  
我看着鹏青:“是吗?” 鹏青点点头。 Z:^#9D{  
o}QP+  
国益:“现在懂起了吗?” =5*Wu+S4r  
XgX~K:<jt  
我说:“嗯?在你这位女性中,你不是对你的男人有很多意见。” &!4E3&+2m  
c6 &k?Puy  
鹏青点头:“是!” rK'Lvt@w  
o@gceZuk  
我说:“嗨?男人就是不之你女人的心,就是一大堆的对男人不满,男人的父母不满,还从你娇气的口里吐出了离婚二字,你的内心又是不离。”我瞧她一眼“我不知在哪一年听到这样一句话——口善心不善,木器敲烂(和尚念经用的一种木器)。就是说口跟心不一直的人,去求佛,和尚给你求佛敲那个木器念经,口念破了,木器敲烂了,佛都不应。你的男人去雇一车的人来每天研究你的心里,反过来把你当成笼物。”我看着鹏青,“你那个男人是不是瞎子。” .*YF{!R`h  
vC>2%Zgf-  
鹏青忙着说:“不,不不,他不是!” Ox#vW6;)  
F-zIzzb&O  
我说:“你们咋就结合在一起啦?” >6yQuB  
l4i 51S"  
鹏青:“是我们自己谈的。”国益起来给我倒了一下开水,又去哄着鹏青。 rfVQX<95=/  
'gor*-o:wu  
我喝了一口开水:“你这种人呀?”我叹息,“国益在你身边,我们才敢说这个话,换一个位说,我是你的那个男人,我就跟你离了。”国益瞪着我“你就是一个麻烦人的人。我的语文水平差,你说你不活了,未备你要去死?我想你是不是说落了一个生字,你不能跟他一起生活了,是吗?这么关健的字你会把它说错,说明你自己还是有一定的缺点。” 3'x>$5 W  
Kkovp^G  
国益:“对,两个人相互谅解,什么大不了的事。” ^_3Ey  
x[};x;[ZE  
我说:“要吵,看是因为啥子。你刚才说那些,我认为你是在赞扬你的男人,一是你没有把衣服洗干净,你本来就没有把衣服牵伸来晒,因为他能看到。这个问题要别人来说你已经是给你的面子了,这么简单的事都还要别人来说你,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来说。那你这句话是到我家来赞扬你的男人?鹏青同志,衣服天天都要洗,一家人,哪个有时间,哪个洗,人在家里都是平等的,不至于你这二十多年你都没有时间吗?”我喝了一口开水“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你忙于国际大事。你这种女人,哪个男人与你生活哪个男人倒霉。”国益瞪我一眼“我还不去打听任何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女人,你说,你有点什么能力,你二十多了,还居然说出老人公的钱不拿给你用,你是个人还是个妖精,你还不能自实其力?要是我能代表所有的男人的话,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你脸红。” 国益眼睛瞪着我。 #tA9`!  
{+#{Cha  
国益:“不说了,鹏青!你还是回去。” D+;4|7s+  
7/a7p(   
我说:“回去干啥?好吃的人就懒做,勤快的人都节约。基本上是成正比,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你是哪类人。你嫁多少男,就有多少男人讨厌你,你居然还嫁落了,你以为男人都是要你成天画妆打扮,每天给你钱,你就是为男人而活,成为一种艺术品,别人天天来欣赏你。世界上咋会有你这种女人呢?算我见识少。真正的男人是不会把你作为妻子,知道男人对你女人地表白了嘛?” wxcJ2T dH  
4|&/# Cz^Y  
鹏青:“帅哥!……” Sak^J.~G[  
_Ycz@Jn  
我忙:“呸,啊呸,帅哥?你以为你有魅力,迷人。迷人,你就是迷人,把男人都迷住了,所以你的男人都分不清你是个啥子了,麻木了,是人、是鬼、是妖精都不知道了。还帅哥?我帅不帅无所谓,人人都爱美,你知道什么是美嘛?一切美来自自然。我在这个世界不是哄别人眼睛的艺术品,该干啥还得干啥。到了闭眼那天,总算没有白来人间。”鹏青刚要说话,我才注意到她的口唇鲜红“我看到你我就生气。” 国益把她扶起“还好意思说我要离婚,我看你是脑壳晕。”国益把她扶出了门。 XdThl  
~Yc~_)hD  
国益回头对我:“你那个话也说重了。” \y?*} L  
5@1h^w v  
我说:“她能自己做主离婚,到我们家来哭说干嘛?”国益走洗手间去“国益!你做得最好,把他送走了,你听懂了她地意思吗?她是说她男人对还是不对。” MOB4t|  
6_" n  
国益从洗手间出来:“不关我们的事。” qspGNu  
A@|Z^T:  
我自言:“我也是,去说那么多干嘛?” p_BG#dRM  
KB~1]cYMp  
我学了一个女人地动作:“讨厌!”国益‘打’了我一下“你看,在我的身上,流下了你多少的烙印。”国益娇气地跺脚,我乐着抱着国益“来我们一起跳。” 16eP7s  
6!0NFP~b  
cd,'37pZ  
='D%c^;O8'  
140  在我店门口    # gNxv.6Pp=  
L|APXy]>  
一个30来岁中等个子的男士,和一位50多岁高个子男士在我店门口说着。50岁的男士将手中塑料袋里的猪肉,拿给30的男士:“这个肉你拿回去吃……” 9$v\D3<Z  
Y<POdbg  
30岁的男士心一急,不满意:“哎呀!岳父大人,你一看到我就给我一坨肉,使我感到讨厌,你能自食其力,你要吃什么,你自己做,你退休了没事,你就是照料好自己的生活,我们有我们的生活规律。” hoBFC1  
_5n2'\] H`  
岳父:“我退休了,生活过得去,我是想你们工作忙,我买点肉在你那里吃,改善一下生活。” l2W+VBn6  
OO/>}? ob  
女婿不高兴:“改善生活?我们生活得很好,你一年到头都只知道吃,你要咋吃,你咋吃。我都感觉到你是好吃的人,你都给我说‘病从口入,要得一身轻松,腹中要空。’老是去增加胃肠道麻烦,其实就是哄了一下嘴巴。很多疾病都是好吃所得。”看了一下老人“当然你说那个空应该包括心里的踏实。” Bi fI.2|  
< q(i(%  
岳父:“我们没有事,给你们改善一下生活,这是我想的。” M.5F|7  
YRZw|H{>t  
女婿:“我们已经生活得很好,生活不只是吃,你把肉拿到我家做,要浪费我两三个小时。现在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丰衣足食了,再去谈论吃都感到别人笑话,人家说你上辈子是饿死了来转的世。该谈的是工作!你咋就没有点这种眼光呢?不要去想胃子里装什么。” p=[dt  
R-n%3oh  
岳父:“那我……” P[H`]q|  
9VaSCB  
女婿:“那什么?要想到脑子里装点什么,该做点什么。穿的、吃的、大街小巷,城市农村琳琅满目。哎?十年前我们地区都达到了小康生活水平,你居然还为吃而操心,去为吃而发愁,自找苦受。哎呀,老人家?现在的农民都不去谈论穿吃啦,想要干的是一番事业。我就有点怕见你你老人家。” ;QuxTmWp^  
24InwR|^  
我笑了笑走到跟前点头:“二位好!”老人吃惊地点了一下头。女婿笑着,自豪地样子,拍了我的肩膀表示友好。我说:“来来来!二位请坐,”我给二位各沏了一杯茶。 _`QMEr?  
sdXchVC  
老人坐下:“哎!我是处处,在为你们着想,假期里我把孩子接到我家,就是想你们好好工作……” HWoMzp5="3  
< :eKXH2  
女婿忙说:“亲爱的岳父大人,我哪年都想给您说,我还是没有那个胆量,今天我提前完成了任务,又跟酒两个碰了嘴,今天是个机会。本来我是想在这里来买点东西,结果又遇到了您老人家,这次我们可能是一个在X柱,一个在Y柱碰到了交点,把心里地话碰出来了,算是我们地沟通嘛!” ZPM7R3%V)z  
<5]_u:  
老人忍着气:“你说我哪些地方对不起你。” -$s1k~o  
[uie]*^  
女婿笑着:“不是哪些地方对不对得起我的问题,就说你的外孙嘛!假期,您主动给我照看儿子,我要生他,我就能抚养他,我一点不会依赖您,您成天给孩子除了吃,还是吃,难道您要培养您的外孙一辈子好吃?在过去生活困难,谈论点吃,还可以理解,现在是我一见到您,您就是谈吃这样,吃那样,您就是要我们好吃嘛?” rf$[8d  
)tV]h#4  
老人忙:“我是想……” S#+ _HFUK{  
K24y;968  
女婿大声:“停!”又小声地说:“您想得太多了,您想得太宽了。我的儿子,您的外孙,户口都上了几年的名字呐,您就是讨厌,您要重新取个名字来喊。想到这些我就恨您,您是显得您有能力吗?我见到您就想回避。” *Z"Kvj;>u  
c:z}$DK&'  
老人:“我是想你们的钱要存点,平时工作忙,假期在我家补补身体。” qy\SOA h  
/KvpJ4  
女婿乐着:“费话,哎!或者说您不会说话,算了,这样说嘛!您出钱平凡地买给我儿子吃,我反对。一个外公如果要管,管什么,该是观察他的长处给一点启发。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我们百姓看不出一个所以然,而我国一位女士进美国世界上排在第一位的大学哈佛读博士时,该老师给她讲的第一堂课是如何做人,这一点使这位博士感到意料之外。幸好我认识到这一点。因为您老人家还为人欠佳,我要我的孩子远离您,我安排我的孩子去参加他喜欢的事,那怕是培训班。所以就不和您在一起,您的那些常常爆露出来的牢骚、厌气,就会少传染给别人。” Z-U3Tr SI  
`n|k+tsC  
老人:“一个人嘛!是为吃为穿……” $[=`*m  
R<h0RKiM@  
女婿抢言:“打住,打住,哎呀!岳父大人,你在人间只是为了讨口饭吃,我都为您感到惭愧,原来您生活得那么被动,您的女婿我应该同情你才是,只不过您那些话,在屋里关着门个人在家里说。我要信的是,有的人是没有钱来治病而死了,但绝对今天没有人饿死、冻死。您是没有一点眼光。(乐着说)今天的人们富豪了,想的是用自己的智慧,勤劳的双手,坚持不懈的工作,服务于社会。在自己平凡地工作中,创造出更好的成绩。您知道李素丽吗?算了我不给您说这些。” NVC$8imip  
@iz S_I,  
老人只是点点头。我也不好插话。 &E k\  
\BsvUGd  
潇洒的女婿:“噢!您当然不知道,您知道地只是吃嘛!亏您还在单位工作了几十年,学了几十年,没有那一次有你在您没有说吃,每一次在你家、在我家您没有少说一百个吃字。您就是上一辈子饿死而来到今天的世界,您地思想应该改观了,所以我不想见到您,您说您这几十年做一点实在的,有一点意义的事,不一定要有多大的成就,只要努力都行。” yNx"Ey dk`  
<* PjG}Z.  
老人双眼盯着女婿,没有语言。我给了他们一人一支烟。 [qt^gy)  
1 gRR  
女婿:“嗯!这一点是您定了性的,一辈子您都感受不到,我原来三五天来看您老人一次,现在我怕见您,除了您说吃以外,您还不段地说您的哥兄姊妹不对,您的内弟不对,原位单的人不对,邻居也不对,是这样的吗?他们都不对,只有您自己才对。再说,既然他们都不对,您也实在不应该在您的女婿面前平凡地说呀,您的意思还是要我给您一样地眼光去看他们,或者要我用这种眼光去看周围的人,还是要我恨他们。不可能一个人有十全十美,我们用自己那双明亮的眼睛,去多看点别人的那一点点的优点好不好,所以我怕见您。其实您老人家地牢骚话也多了点,您和别人闲聊时,在你的言语中,总要说些难听的话,指责别人的不是,难道您没有反思过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对。不客气地说,我都对你有点意见。” zgpPu4t  
]}0+7Q  
老人生气:“那是我,我的错,我还错了?” R91u6r#  
]@1ncn7N  
[画外音] 嗨!我看老人不理解女婿;女婿也改变不了老人。* 0$nJd_gW_  
:(x 90;DW  
我怕他们吵架,我微笑着:“嗯!是这样的,老人有老人地生活方式;后人有后人地生活规律,你们说出了心里的话,敢面对面地交流,这一点是很多的人家都做不到,我都羡慕你们,不管怎么说,你们这个家簇地生活都是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我乐着:“祝你们家庭和睦,前途一片光明。”老人勉强地点头,女婿盯着老人自信地微笑着点头。 b}q,cm  
%}&9[#  
女婿:“老人家!别多心,我今天是喝了点酒,但是是好事,我鼓起勇气把我前想地说出来了,要不然以后会爆发。不对的老人批评就是,以后可以好好地来沟通。” xhMdn3~U  
Y!s/uvRI  
WqU$cQD"  
*m]%eU(  
141   销售部   # {k~$\J?.  
ck<4_?1]  
我进了货,付款时,收银员女士:“你是鲫鱼吧?” <$9AP  
vqxTf)ys  
我点点头:“是!” `0 F"zu  
A><%"9pZ  
女士:“我们销售部负责人找你。”  L_Ai/'  
en~(XE1  
我有点吃惊:“找我?” Yc5$915  
n:!J3pR  
收银女士看着我:“是,对,就是你,去嘛!” a+BA~|u^  
!kKKJ~,;  
我敲销售部的大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我一进门“您好!我是鲫鱼,请问你们找我?” y! 1NS  
(c*Dvpo1  
一位打着领带,油头粉面,香水味特浓,仪表堂堂的中年高个子男士:“你坐!我们销部需要一位销售员,二十五岁以下的女性,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五官要端正。哦!身高与身重要成比例。……” )*JTxMQ  
O@Kr}8^,  
我说:“你希望这位销售员在贵部工作多长时间?” 9VY_gi=vL  
t[ MRyi)LF  
负责人:“三五年嘛。” BzUx@,  
hP#&]W3:  
我说:“女性退休年龄不是在五十五岁吗?” %`\{Nx k  
J/*[wj  
负责人:“这个你不管,你给我找一个这样的人就是,我不会亏待她。有可能的话可以多找几个,最后我来定,我会给你的报酬。” +%~g$#tlJo  
<z4!m/f [(  
我站起来看着这位男士:“谢谢你对我地信任,话就到此嘛!” !%(B2J  
\5l}5<|  
[画外音] 鬼话,以貌取人,我才是把你看扁了,你这种人我没必要和你多说一个字。* v>P){VT  
1|89-Ii]  
xMh&C{q  
n(+:l'#HJ  
142  在我店早晨  # 0&-sz=L  
Y#5S;?bR  
我还未开门,一男士的声音从我后面急忙传来:“喂,鲫鱼!你咋在这里?” +$'/!vN  
(^4%Fk&I-  
我回头一看,是我在初中时,学校旁边小卖部的陆纯。30来岁,中等个子性格内向,有气无力,即悲伤又紧张。我大声:“陆纯!你咋这个样子,你吃了早饭没有?” 5-QXvw(TH  
/L 4WWQ5  
陆纯伤心地摇摇头:“我的儿子可能被人绑了。” 'huLv(Uu  
/ u{r5`4  
我感到惊讶:“儿子,被绑架了?(陆纯点点头)嗨!我以为电视里说地是演戏?小孩,绑孩子干嘛?还要拿饭给他吃。嗯!你咋知道是绑架呢?”我一边开门一边说。我进门后给他一张凳子“你坐!慢慢说。”我转身给了他一盒牛奶“那你报警了吗?” "869n37  
:U> oW97l  
陆纯拿着牛奶:“谢谢!还没有报警,是昨天中午点和我走掉了,是绑架的话,他应该急时打我的手机找我。不知道报警好,还是不好,今天上午没有消息,怕是只好报警。” 1&<@(S<  
_V?Q4}7d/  
我抠了抠头:“如果是绑架,你会怀疑谁?” 1XKk~G"D  
}R x%&29&  
陆纯:“我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些,这事居然发生在我的头上,你知道我向来都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 z=U!D `]v  
a*8}~p,  
我给他一袋蛋糕和一盒牛奶:“你还是在家做生意?” |"< I\Vs:  
uI[*uAR  
陆纯:“是!做点小生意。” GwULtRa/  
:KLD~k7yA(  
我说:“陆纯!你要有清醒的头脑,不要乱了张法,这种事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d w|0K+-PH  
JNz0!wi  
陆纯泪汪汪:“我现在还有什么头脑,我连不活地想法都有了。” -G 'lyH  
v=>Gvl3&U  
我忙:“嗯,别!你儿子几岁了,家里人都知道嘛?” v#FUD-Z  
96avgyc  
陆纯:“六岁了,家里的人我还不敢说。” u"jnEKN0y  
/ ["T#`  
我说:“你该打个电话问122嘛!看有没有交通事故。” ,Mc 2dhq  
EoeEg,'~F  
陆纯:“昨晚打了,没有消息。” P$Q&xN<#)  
?r<F\rBT7*  
我眉头一皱:“嗨,别急!绑孩子的都是干滚农,哪个会靠绑架孩子来发家。”我自言:“如果他真是因经济崩溃而走这种极端,只要他没有伤孩子,话说得好,情况述实,还是可以帮助一点,帮助一下别人也无所谓,以后别人有了成就,自己也会心情舒畅,事物都是变化的嘛!”我问:“你儿子从前给你打过电话吗?” Ev16xL8B  
I\~V0<"jI  
陆纯点点头:“打过。” (/U1J  
3D0I5LF&  
我说:“这事咋办呢?嘿,嘿嘿!敢说今天上午无论如何你能收到你儿子的电话,你现在当务之计是要把手机的电充好。这事好办,绑匪要的是钱,陆纯呀!千百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做贼的人心虚也’。我敢说绑匪昨晚他一样紧张头晕。时时他都感觉到警察在他身边出现,枪口对准他。”陆纯把手机拿出来充电。 (T01hR&  
v"+EBfx  
陆纯:“还是有可能,哎!听了你地话心里好了点。多谢你的早餐。鲫鱼!我听你的,你给我作主。” d ] ;pG(  
pt#[.n#f  
[画外音] 听我的,如果是绑了,他是认为孩子都是宝贝,所以好诈钱。嗨!那个去绑老头呢?嗨!还有人遗弃孩子的,你要钱,你不敢杀人,你一旦杀人,迟早你死定,找钱地渠道多的是。人嘛!怎么都还是有人性。拉登也不会见人都杀吧?呵呵,好事中有坏事,今天有了横财,明天就绝对用得不正当。今天我去买了个官,明天绝对要乱用权力,人人都知道的道理,还有人绑架孩子来试一下,这样也好,反而锻炼了这个孩子,不是说观念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吗?我想还可以试一下。* kVv <tw  
k;5}@3iQ  
我说:“陆纯!如果等一会绑匪来电话你咋说?” Gu).*cU  
w ZAXfNA  
陆纯摇摇头:“我没有法,麻烦你,我求你了,我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你给我作主。好吗!” {6sfa?1j  
".?{Y(~  
我摇摇头一笑:“你还真认为旁观者清呀!嗨。世间上的事,无奇不有。” qGCg3u6  
CaBS0' n  
国益走了进来:“什么无奇不有?” FOi`TZ8  
5FI>T=QF  
我给国益介绍:“哦,国益!这位是我初中时,天天要路过他店前,多亏了他当年对我地照看。我有点事和他说,你照看好生意就是。”陆纯点头。 c&-$?f r  
x~^I/$  
国益:“好嘛!” 6~W E#z_  
V&v~kzLr+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士走在我面前,指着牛奶对我说:“我拿两件牛奶。” %)Dd{|c  
|LE++t*X~  
我说:“好!五十。” e622{dfVS  
1o78e2B  
站在这位男士旁边的一位中等个子的同龄女人,激动,气愤地指着那位男人:“你是不是要买,你敢买给你妈吃,老子要和你离婚,你看老子敢不敢。”男士没有说话,拿了一张五十的给我,国益递了两件给你,男士拿着就走了。 mp3_n:R?  
}Xv1KX'  
那女人大声地朝着男人:“老子喊你滚,老子要和你离婚。” a&Du5(r;!  
z %E!tB2o  
歌词曲  《知道》 G!%XQ\a!  
9mphj)`d;#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0#q!H,X  
_)2TLA n3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N:6wZ7<f  
]},Q`n>$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1e&b;l'*=  
14!a)Ijl  
字数统计  7204 I} fcFL8  
vqz#V=J{  
场 次  139 —— 142 t0d '>  
E/$@ud|l"  
6@;L$QYY-V  
ikG9l&n  
第32集 LY:?OGh  
qS}RFM5|  
歌词曲  《知道》 j{Jc6U  
Qwo9>ClC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s R0*  
{^5<{j3e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uNZ>oP>  
XAxI?y[c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S Y>,kwHO  
7  cP[o+  
1S]gD&V  
:Z]hI+7  
142  在我店早晨  # bo!]  
{G1aAM\Hz  
男士走了。女人大声朝着男人:“老子喊你滚,教参子要跟你离婚。” \g:qQ*.  
+IO1ipc4cE  
这位女人走了,国益还盯着她:“呸,什么东西!” +6M+hO]  
ji)4WG/1  
充电的手机响了,我说:“陆纯!你的手机响了,你看是不是你熟悉的号码?” H0b6ZA%n  
B 6'%J  
陆纯紧张地看了看:“这个号没有见个。鲫鱼!你给我接,如果是绑匪,一切你给我作主,麻烦你。我是没有招了。” uyRA`<&w  
s!;VUr\  
我无所谓:“好嘛!”我接电话“喂,你好,请讲!” E,D:D3O  
eo*u(@  
传来一位男士的声音:“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T[9*6Kt  
1s}NQ3  
我忙:“不知道,既然你都知道我的号码,那我们应该是曾经友好过,或者说我们今后会友好。” & kjwIg{  
@FdCbPl$  
对方:“不说那些,你的儿子在我手上,你拿十万块钱,你的儿了就可以回家。” <X I35\^  
q'Pz3/mk  
我哈哈一笑:“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就是我地包袱,哎呀!你也是那么的笨,如果这个儿子是我的宝贝,就不可能落在你的手里,我现在正在和我新爱的人在床上热恋。嗯!她还是一个老板哟!她发誓要和我海枯石烂。现在我是成天保护着她,她成天伺候着我,我们都忙不过来。你要那个孩子,你就拿去,反正我们离婚拿着这个孩子还是个包袱,。我现在这个老婆才22岁,我们都商量好了,今后我们要生一个聪明的孩子。如果老兄说个经济上有困难,你开口就是,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几颗子儿。 t3#H@0<  
tC@zM.v%  
对方:“那好你打五万在我的账上……” Q(;B)  
ss0'GfP  
我忙:“慢慢慢!你说得好乖哟?不客气地说,你是人还不鬼我都还不知道,你不像江湖豪杰。” +/!=Ub[:U  
SC $`  
对方:“对不起!我说笑的。我是没有钱的人吗?”挂了。 @X|i@{<';  
$uFh$f  
我自言:“嘿!挂了?我还是说过对不起,我是个多话的人。” <jRFN&"h}  
{r].SrW9s9  
国益:“鲫鱼!你那样说得不得行?” Mi/ &$" =  
:Hf0Qx6  
一直看着我的陆纯:“我是一点都没有听明白,鲫鱼!会是个什么结果。” g<rKV+$6  
Oa}V>a  
我说:“什么结果?搞不好现在他那着这个孩子才是个包袱。弄不好他给你扔在那个街头。旁观者就看得清楚噻。当事人往往会带有情绪和偏见。你越求他,他越诈你。” [C+Gmu  
r}y[r}vk  
陆纯瞪着眼:“我现在怎么办?” N7~)qqb  
jI{~s]Q  
我说:“对不起!刚才只是我个人的意见,这种事,十个人,有十个主意,对方也没有一个绝对的主意,他是诈多少算多少。你也可以去报案。” F[7Kw"~J  
?9(o*lp  
陆纯:“不不不!你说下一步绑匪会咋办?我出一两万还是可以。” }l}yn@hYC  
[j=,g-EOA  
我说:“在这个时候有可能他认为你是一个流氓、烂账。说不定他把孩子给你扔在一个人少的地方。这只是我一个简单的想法,六岁的孩子他不可能弄去卖。” @m/;ZQ  
>9.5-5"   
[画外音] 人嘛!就是事到头来不自由,往往会有情绪,成为过后方之,事情过了才知道,哦?原来如此。不能站在旁人的角度看问题。嗨!这可能是我的优点,就说这事嘛?如果我去绑了一个这样的孩子,我怎样向对方要钱,当我打电话给对方,得到地回答是这样的,我该咋办。还有我的手机去停了,什么电话我不接,就当我没有手机,他就把人给我杀了,他能得到过什么? * 4{*tn"y  
L8bI0a]r"*  
陆纯的手机响了,陆纯说:“兄弟!这事我只有托你办了。” EREolCASb  
43J\8WBn@  
我拿着手机问他:“这个号你熟吗?又是个手机号。”陆纯摆头。我挨着陆纯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请讲。” X/E7o92\  
3qAwBVWa  
对方响亮的声音:“你是陆纯吗?” $>'")7z  
yV J dZI  
我还带有点普通话地回答:“对呀!” XDpfpJ,z"}  
q:Y6fbt<7  
对方:“你好!我是城东区派出所。” 2ec$xms  
*t#s$Ga  
我忙:“你好你好你好!” >Lw}KO`  
VX^o"9Ntl  
派出所:“你的孩子在家嘛?” p{ @CoOn  
XMN?;Hj>  
我说:“昨天出去了没有回来。” :W.jNV{e\F  
[F/^J|VMV  
派出所:“你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 *'9)H 0  
:vc[/<  
陆纯在旁边对我说:“陆强,六岁。” |'V DI]p&  
~lzdbX  
我说:“陆强,六岁。” ]ZzoJ7lr  
xab]q$n]k  
派出所:“我们是得到110的指令,赶到现场地,我们核实了你和孩子的身份,你现在在哪里。” o {=qC:b  
kAZC"qM%i  
我说:“在新街。” V#ndyUM;  
"sF Xl  
派出所:“你现在赶到城东派出所来认领,我们现在还在现场,马上回所里,你到所里来领人就是。” Qs|OG  
Dh2:2Rz=#7  
我乐着:“十分感谢你!”我在说时它挂了“哦!挂了。”陆纯双眼瞪着我“你的陆强在城东派出所你去认领,你赶快打的去。” Y%<`;wK=^  
#*!+b  
陆纯双眼瞪着我:“不对哟,他首先应该打电话给我噻?” ![^EsgEB*  
x}tKewdOSe  
我一边站在路边招呼出租,一边对陆纯:“你真地是糊涂了,你的孩子相当聪明,他一旦离开绑匪,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保护。”出租车我招停了,我忙:“来来来,快快快。”我忙拿二十块钱给司机:“城东派出所。”我把陆纯牵上了车“如果不是他打地你转来。” z^4KU\/JK  
 f>.4-a?  
我回到店里哈哈一笑。国益对我说:“你笑啥子哟?人家说的还是有道理,小孩离开了绑匪他应该打电话给他父亲。” F\>oxttS1  
K!3{M!B   
我乐着:“亲爱的国益!在这个时候,是我们的人民警察最亲,在这种情况下的人,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保护,他把电话打给他父亲又怎样,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算见到了父亲,就能保护他了嘛?打个110,110得到求救后,立急向求救者辖区派出所下达命令,派出所接到命令后,是无条件的在第一时间赶到求救现场,孩子就见到了救星,得到保护。整个时间就是几分钟。懂起了嘛?” blJIto '  
p/r~n'g$  
国益:“是不是哟,你咋知到这些?” y L*LJ  
4\p$4Hs}  
我说:“什么是不是?咱们百姓心目中的110,人民警察就该是这个样子。人民的警察人民养,他们就得服务于人民。” vG Y!4@[  
p3g4p  
国益:“他不呢?” Mv|vRx^b  
./$ <J6-J  
我说:“这没关系呀!他不适宜干这个工作他不干就是,那么多的工种,干其它就是。造成了后果,人民且能容忍他。再说他干到那天他都得尽力地干好。我当年要报考的第一志愿就是警察。人民的警察是人民所养,再服务于人民,这点你都不懂。” 53B.2 4Tm  
EPc!p>  
国益:“我就是不懂嘛!” XZ} de%U1  
XJe/tR  
我说:“哎呀!说到这理。……” cv3L&zg M  
r,5-XB  
国益:“你要干嘛?” _*Pfp+if  
IWQ&6SDW$z  
我说:“多年前我听说有一位真人。……” cn$5:%IK  
C1 W>/?XC  
国益:“你又要去?” djUihcqA`  
h%' N hV  
我说:“对!知我者国益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批准。” sH%&+4!3  
#zxd;;p3  
国益吃惊:“还要批准,找谁批?” V{!lk]p}a  
^]VcxKUJ  
我说:“你批!只要你批准了就行。” L/BHexOB  
P@C c]Z  
国益:“我不懂那些,你要去你去。” zhX;6= X2  
W,Ty=:qm*  
我是:“哈哈,就算你勉强批了。” K5{{:NR$  
Tw x{' S  
国益:“鲫鱼!你讨厌。” Uj,g]e 8e  
mf}\s]_c  
我点点头:“讨厌的本同志,哪天合适的话是要去拜访这位真人。” 8 }-7{  
w,Q)@]_  
国益:“你知道他在哪里?” c}%es=@  
zj{(p Z1  
我说:“这种人对我来说都会去把他追问清楚,此人叫熊德忠,下车后要走二十分钟的小路。嗯!我要耽搁一天,又有点对不着你。” -,^WaB7u\  
.U 39nd  
国益:“你才一点对不着我,你有一半都对不着我,所以小女子就顶了这半边天。” as(*B-_n~  
Oxv+1Ub<Dv  
我乐着:“哎呀!我等会给你一个吻。” !Av1Leb9$  
EL7T'zJ$  
国益忙:“还要等一会,这下差不多。” @V$I?iXV  
3p_b8K_bG  
我突然想起:“唉,慢慢慢!”我把手机拿出来“国益你等一下,我想先派出所打在陆纯手机上的号是……哦!我试打一下看,好像是这个号。哦?不对,我们不有个便民电话本嘛?” z?kd'j`FG  
D"cKlp-I6|  
国益:“我才知道在那里。”国益将电话本递给我。 D-pX<0 -y  
cz#_<8'N  
我一拨就通了,对方:“你好!我城东派出所。” &hI>L  
yp p4L|R  
我忙:“喂你好!我是先接陆纯电话的那个人,我现在请问一下,陆纯到没到、是不是他的孩子,谢谢!” =&2$/YX0D  
MtUY?O.P2  
派出所:“是,他正在办领手续。” c|lU(Tf  
q`^3ov^</  
我说:“我可以和他说句话吗?” >)^N J2Fd  
2h )8Fq_"  
派出所:“可以。”接着是陆纯的声音。 1i'Z ei)  
4.Z(:g  
陆纯忙:“是是是,谢谢,谢谢,谢谢你!” :!O><eQw  
3]^'  
我说:“不谢!你现在赶紧把孩子带回家。” Rg&19 }BU  
:Fw?{0  
陆纯忙:“是是是,谢谢,谢谢,谢谢你!” bMmra.x4L  
B\[-fq  
我说:“不谢不谢!好了。”挂了。 EwQae(PpA  
v9rVpYc"  
国益:“你帮了别人,人家看没有来感谢你。” y]'CXCml)  
FJwt?3\u5  
我微笑着:“啊!你慢慢慢!说快了我反应不过来。别人已经说了六个谢了。他今天是给我出了一道题,考了我一下。哈哈,你看我想的,即是和绑匪吻合,又和办案程序相吻合。嘿嘿!亲爱的国益,一个人有那么一点点地去帮助别人,其乐无穷,能斗过犯罪分子其乐无穷。这种内心的充沛,是什么物质都无法比的。”我笑着。 @9vvR7{P  
wyw<jH  
国益:“你对,形了嘛!该你笑。” XWtiwf'K  
hVUIBJ/5(-  
\Y e%o}.{  
lKWr=k~  
143  公交车上   # oZ:{@ =  
W:O0}   
我坐在最后一排,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妹子站着,指着一个三十来岁,站着打着领带的高个子男人,大声道:“你给老子要干啥子?还来。” 5UO k)rOf  
Uh}X<d/V  
男子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tjxvN 4l  
Qq3fZ=  
小妹子:“老子揍死你娃儿,老子二十多块钱你都那么下流,你有本事去抢银行。” G{o+R]Us  
yX! #a>d"H  
男子:“对不起,对不起! /U*yw5  
rk,p!}FqL  
[画外音] 嗨!你的老爸怕是公安局长。 * _7@z_i_c  
l>7r2;  
车站到了,小偷忙跑下车,小妹把头伸到窗外:“你的老师是哪个,老子都是小偷出身。”说时小妹自己都笑了起来。车上的人突然笑了起来。小妹乐着:“这种人我不恨着他,他就要恨着我。” 2xTT)9Tq*  
V@Wcb$mgk  
一中年男士笑着:“小妹!你还是个学生吧?” |C D}<r(N  
4#:\?HAu!  
小妹乐着:“我,现在求学于中学。” (WE,dY+.  
(q~0XE/ a  
我说:“小妹!你是住在公安局吧?”车开走了。 )ooWQ-%P  
,4Y*:JU4  
小妹潇洒:“我住在广阔的天地里。嗨,种情况呀!我老师讲的邪不压正” $bGD%9 z  
*48IF33&s  
又一位中年男士:“初生牛犊不怕虎。” 0M8.U  
o:UXPAj  
小妹自信:“我们为什么要怕虎?人才是最高级的动物,只有人可以改造世界,这个小偷又不是人。要说虎的话我就是老虎。” R2LK.bTVn  
xo WT*f  
我说:“小妹!他不还你,你咋办?” B*,?C]0{  
2jA%[L9d^  
小妹瞪着双眼:“我肯定打他。” <v$QM;Ff  
Gzm$OHbn  
我说:“你能打赢他嘛?” ez*jjm  
( v@jc8y  
小妹乐着:“我打赢他?我自始至终都是赢家。哪里有他出手的机会。”车上人都笑了。 n )K6i7]xk  
B*@6xS[IL  
一老者说:“你不该叫他去抢银行。” 7>-yaL{  
QIV%6q+*R  
小妹:“找死,这就叫他找死,我给他找一个死路,要不然他要去害哪些没有本事的人。” k/lFRi-i  
np6HUH  
我自语:“你有本事,你有本事,算你有本事。” sR*Nq5F#9  
Y\?j0X;  
|F!F{d^p  
CV^c",b_  
144  去,熊德忠家的农村小路上 # AS;.sjgk  
+R[4\ hC0Y  
我站在乡村公路边,一位拿锄头的中年、中等个子的男士,在小路上往公路上走。我乐着:“喂,拿锄头的老大哥,有个叫熊德忠老前辈住在这哪里?” #@Y/{[s|@  
]d'^Xs  
这位男士回头指着一个高个子中年男士和一个小伙子说:“他两个都是去熊德忠家。再往前走不足50米的第一个大门。” nyhMnp#<  
"=|t~`  
我忙:“谢谢!”我就跑去跟前面两位一起走进。 ek)Xrp:2  
JBcY!dy-d  
一位个子不高、花白短发的老人正向我们走来,高个子中年男士:“熊老辈,您好!我们这次我没有走错。” 2Q ayM?k8  
#":a6%0Q  
[画外音] 哇!他就是熊老辈呀! 59!)j>f  
\&q=@rJp(z  
熊老辈:“是你们,好!屋里坐。” {}\CL#~y  
b!a %YLL  
n Ga1a  
E $6ejGw-  
145  在熊老辈家的堂屋(客厅)里   # kuS/S\Z5K  
T *P+Fh"  
熊德忠个子不高。我们四人坐在堂屋里聊了起来,高个子:“熊老辈!上次您把我们拿来的东西又还我,我还是要来。这次我就没拿。”熊老辈是一个人。 oR %agvc^^  
lrys3  
老人:“来好哇!说明我们还是有共同地语言。(大家一笑)你送东西给我,会干扰我的生活规律。”老人去拿茶杯和茶叶。 h%1Y6$  
Hed$ytMaGz  
我乐着:“老人家!我来,我们自己倒好吗!喧宾夺主。”说道我去倒茶。 V}9;eJRvw  
\P?A7vuhLs  
[画外音] 嗨!我喧宾夺主?您老人家这一说我还不好办,我本是要拿点钱给您,你们这一说我还不好办。只有看他们俩,他们拿多少我拿多少。他们不拿我也只好多谢了。* Tf-CEHWD  
-p8e  
高个子:“上次我们谈了一天,时间是一会都过了,今天又来请您老辈子赐教。” bK=c@GXS  
!_^g8^>2(  
老人:“嗯?别说赐教,咱们就是顺其自然地闲聊,我们在生活中能顺应自然是很不错了,还别去谈达到自然。有多就有少,有大就有小,有输就有赢,有贫就有富,我们没有必要去嫉妒别人,只不过我们要如何把握,要知荣辱,我们是人,就要做一个人,做一个好人。感到自己一生有滋味。(我们大家都乐了起来)一个人要正确认识事物就得摆脱情感欲望地影响。所以说大自然是无私智、无私意、无私欲、无私情、行所无事的。无私者心宽也。宽容于别人,不自大,没必要去争名利。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就行了。一个有智慧,懂得自然规律、品格高尚的理想人,才是一个潇洒者。我们今天就是要净化自己,服务于别人,削弱争逐名利的欲望,增强我们自食其力,强我体魄的思想观念。”我听傻了。 Z"tQp Jg  
/`+7_=-  
我们一笑,我更不知说什么好。老人乐道:“君子之交淡如水。水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不喜欢的低洼的地方,而为人所用。” sh6(z?KP  
l)8sw=  
高个子:“我上次回去就把官辞了。” abWl ut  
(I=6Nnt'  
我不加以思索地看着高个子:“为什么呀?” MsjnRX:c3u  
detLjlE  
高个子:“算,是我拿钱去买来的,别人也干得好,或许别人比我干得更好。现在想来真傻,惭愧,要不是得到您老人家地指点,照我原来发展下去,真要到了断头台才悔之已晚。” t)I0lnbs  
=Ahw%`/&}]  
我乐着去拿起水瓶给大家冲了一下开茶。 Z[} $n-V  
p>p'.#M  
[画外音] 哇!这位老人在我的眼里应该算一位政治家,思想家。未必是教授级?我第一次来,算是我遇巧了,不敢插话。 * OCW+?B;  
SDc" 4g`  
老人:“人间的烟火养育了我,我们就要珍重自身,自己要制订一个适合自己实际情况的作息时间表,不能任其自流,一个人要持之一恒,贵在坚持。(老人乐着)要有谨慎、严肃、洒脱、融和、纯朴、旷达、浑厚等人格修养,处事为人,不自满,才能去过更新。嗨!知足的人就是富有的人。坚持力行的人就是有志者。不迷失根基的人才能长寿。我原来不多话,我去年满了90岁话就多了,想把几十年的经历与别人交流,或许我能帮助别人,或许别人能帮助我,就是别人一句话不说,我也能感悟到一些。哎!我现在地话是多了点。” sXB+s  
>&hX&,hG  
高个子:“嗨!我们几十里远到您这里来就是想得到您老人家地教导。哎!我们也不好意思,您又不要我们的东西。” w3bIb$12  
YMu)  
老人:“嘿嘿!拿了东西,得了东西的,是不能长期友好相处,你拿东西给别人就是要图点别人什么,别人也有压力,对双方都不好。我90岁了,我得了你的东西就是我死了,心里都不踏实。平水相缝,不去想那些,我们就是随便聊,显得自然。” },PBqWe  
fn1pa@P  
我乐着:“您在活30年没问题,才120岁。” s.y}U5Ty?P  
FpzP #;  
老人:“我对生和死无所谓,只要没有白白的走过这几十年。没有损害别人的利意。没有欺负任何一个人,就没有遗憾。就是来得舒心,死得踏实。” EcW1;wH  
Wk[)+\WQ?  
我说:“您能悟道不迷失根基的人才能长寿,说明你在思想上深化了,达到了一个高度的境界,您再活30年才120岁。” B01^oYM}  
t w!.%_1^  
小伙子:“有可能哟!你那么神一个人。现在看你6、70岁嘛!” U;gp)=JNT  
Nza; O[  
老人:“嗨!言规正转,我们来讨论两个字,您们可能学习得更理论化。” JS7dsO0;  
*?N<S$m  
高个子:“我们学的都是表面的东西。” )ddsyFGW  
xid:"y=_&  
老人:“我就不客气了。” <gcmsiB|  
owM mCR  
我们乐着:“老人赐教!” \`gEu{  
CB]l[hM$  
老人:“别那样说,我们用平常心来聊,我也不会写文章,我这个年龄人说话往往会和古人联系起来。” :#SNpn=@  
s##Ay{  
高个子:“其实我还是非常崇拜古人。” .K7C-Xn=  
/e<5Np\X  
老人在他的一个抽屉里随便找了一本农民历书:“你看!上面记载的日食、月食、和今天天文台的一样准确。”说道老人找到了一个日偏食:“你看!和今天天文台的一样准确。” b,Lw7MY}[  
k<O y%+C  
高个子看了看:“嗨,九几年?是九七年吧?我记不太清了,我不很关心这个问题,反正有那么一回事,那天我大天亮了都还没有起床,我孩子喊我看太阳咋成了那个样,我还第一次看到,我的第一印象就看农民历书,古人一样地有记载,七至九点钟日偏食。后来我打开电视机,几个台都在直播日食。古人的智慧可见一般。” Y)OBTX  
_ n_sfT6)B  
老人:“是呀!古人认为万事万物都有一个总的规律,我们得知晓,就是这个‘一’。这个一就是包括了万事万物,万事万物又有总的规律,这些规律实际运用过程中就有变化,我们得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它。比如说我们人,就不能说是由老人和小孩够成了我们人类,应该是男人和女人够成了人类,不是一个简单的一分为二。对每一件事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就在上面加两点,显得这个‘二’的重要,这个二就使我们难把握,夫妻之间闹矛盾,敢不敢开口说离婚,离还是不离,三五年后又如何看待过去的一段婚姻,难把握。今天要提你当官,是好事,其中有没有坏事,会不会晕头,三五年后又会不会搞臭。一个兴旺,与它对应的另一个就开始,也就是说,如果你地兴旺之日没有把握好,那就是你倒霉之时。”我点头。 h0XH`v  
f9F2U )  
高个了:“我上次来了,回去后就把职辞了,当一个工作兵,下次我能不能选上我无所谓,把本职工作干好就行了。(老人点头笑)我听了您这一段就更清楚了。” GLcd9|H  
* gHCy4u{  
老人:“官字头上的一点有几种说法,有人说那一点是盏灯,自始至终照着你,要你规规举举。有人说是一个钟,随时在提醒你,要你实实在在为百姓办事。没有把握好、栽了跟头的人说是一颗炸弹,你不老老实实的为百姓办事,有邪念它就要爆炸。”我开心地笑了、乐了起来。 4cB&Hk  
;NG1{]|Z  
[画外音] 嗨!我也存那样认为,说明我有同感,只不过我和您老人家相比,差得太远了。我得好好学习。走遍天涯海角,在蓝天下自在,在地球村勤快,在人群中仁爱。这才是一生潇洒在人间。 * mt^`1ekoY  
cD8Ea(  
老人:“有人可能是把官字头上的一点看成了是一沓钱,有这种认为的人嘛?(我们仨都摆头)这就是一个人的认识观,今天别人送你一万,他能去获得了十万,到时再送你五万,他能去获得五十万,他再把五十万都给你,你再给他提供方便,他又去获得五百万,到哪里是个头呢?到了断头台才止步了。有贪得无厌之说,就必定有贪得无厌这种人。”我们点头 P57GqT  
-p^'XL*Z  
我说:“我们还可举一反三,把它看成是不务正业的人。” ^Po,(iIn  
N"~ qoJO  
老人:“就是,一个人要把握好就难,我90岁的人认为,我们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是到了福地了,你们年青,干点正事,不要奢侈,生活在当今,有了一个不断学习的心,就有一颗永不老的心。也就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嗨嗨!我说的意思,可能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要‘自’己把握好,你才有利于不败之地,能和所有的人相处好。我们把先说的‘一’一个总的规律的一,和一分为‘二’的二,两点,和这个‘自’,自己把握好的自,就合成了一个‘首’字。” 0V7 _n  
p}BGw:=  
我们仨都在比画着点头:“是!是的,是个首。”我还瞪着老人点头。 R9r)C{63S&  
 feN!_ -  
[画外音] 哇!你真神呢!你是什么学历,哦!90岁的人了,在上个世纪初,能读两年书也不错。他讲的应该是几十年悟到的。 * |Q6h /"2  
!U[:5@s06  
老人:“一个群体的首领,他所考虑的问题,就是更全面。”我们仨乐着比画那个首字。 2_.CX(kI  
S[sr 'ZW  
高个子:“您这一说使我大开眼见,所以我把我的职务辞了,不要被顺利晕了头,最后整个身败名利。(点头说)今天又得到了更多。” \H[Yyp4  
qzHU)Ns(_  
老人:“在这个‘首’字的基础上,我们再给它加一个走之,(我们的眼睛都看着老人,老人突然笑了起来)这就成了一个‘道’字。” *F..ZS'$[  
n5\}KZh  
歌词曲  《知道》 > '.[G:b  
_1\poAy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VS 2M #f  
SlT7L||Ww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hWm0$v 1p  
df yrn%^Ia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3jS7 uU  
~9bv Wd1D  
字数统计  6786 +dJ&tuL:S  
eZ A6D\  
场 次  142 —— 145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