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25406阅读
  • 25回复

[本版公告]原创64集电视集剧本《人。素》第1——64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0-04-13
观众们想要看到的作品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0-04-26
这里只有身边的故事,没有戏言。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0-05-05
[第33集 /bk} J:QRg  
{IwYoRaXa  
歌词曲  《知道》 rvO+=Tk  
Y[,C1,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Ms3/P|{"p  
x B[# a*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fE}}>  
h UDEjW@S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8Ix&d3F  
^PszZ10T  
h|Qh/jCX  
Wc[)mYOSuO  
145  在熊老辈家的堂屋(客厅)里  # K~G^jAk+  
`R;XN-  
老人:“在这个‘首’字的基础上,我们再给它加一个走之,就成了一个‘道’字。我们平时说的道理、道德的道。(我们听傻了,老人乐着)加个走之就是能走遍天下,因为它能把握好事务,处理好人际关系。走到哪里都受别人欢迎。”我们仨人相互对视有恍然大悟之感。 d1TG[i<J_  
Yr@@ty  
[画外音] 哇!是这么回事,这才叫做同君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在我家进门醒目的位置我都写着“道德”二字,我没有理解到那么深、悟得那么透彻,嗨嗨!这就是广泛求师学,学问凭车载,对我儿言是学有所乐,学有所得呀!哈哈!你看我我自豪。 * 35et+9  
_uacpN/<|  
老人:“一个人要用好自己的大脑,每个人的大脑就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就像你们今天用电脑软件的系统。要用好、保养好每一个零部件。” sj2+|>  
:PJjy6,1  
高个子:“老人家!您的知识面真宽。” 7IR n  
#4?3OU#  
老人:“我们当年在鸡婆窝(最简单学习的地方)地方读了两年书。在什么时候我都认为我是幸运的,当年我们也吃野菜我都不悲观,要用好自己的七个窍。 Z_/03K$q  
n"vI>_|G  
我又惊奇地看着老人。老人看着我说:“你不知道人的七窍?” |/Z4lcI  
O,PHAwVG%L  
我们仨都摆头,老人乐着:“一个人有两支眼睛、两支耳朵、两个鼻孔和一个嘴吧,加起来就是七窍,两个人就是十四个窍,加起来就该等于一个心。(我感到好笑)嗯……!什么意思? &3M He$  
3@SfCG&|e  
我们仨都笑了起来,没有搞懂什么意思。老人:“一个人七个窍,两个人‘十四’个窍,所以我们写了一个双人旁嘛!有十四个窍就写个十四。心应该只有一个,(我开始比画)再写个‘一’,再写一个‘心’。(我点头笑)知道了吗!就是个‘德’字。我们经常都能听到别人说德,这个字的本来意思就是人和人的相处,通过了解、交流,达到一个心,就像做生意,你就得实事求是的介绍你的商品,别人根据自己的所需,给你一个价,最后答成供实。就算有德。问题是你不能骗别人。这就是我说的‘道德’二字的本来涵义。一个有德的人,是不在于表现为形式上的德,这种人的行为是持久的被别人认可。顺任自然而不故意表现自己。一生乐也。” bK7DGw`1  
}z6HxB]$  
我们听傻了,老人乐着:“所以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才若存若亡。……”他们笑了,我没笑,在回忆老人讲的一切。 F{S.f1Bsp  
$onliW|  
老人想了想说:“我始终觉得,一个人来到世界应该做点什么。” 7}MWmS^8j  
6$Y1[  
[画外音] 嘿嘿!道和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多少人理解到它的意思,我们又做得如何,我读了12年的书,咋没有老师这样讲呢?这算不算今天的素质教育,其实我做这点小生意也是这样的,我当然得赚它10%呀,人和人不一样,照熊老辈讲的自我运转好“道”,也要有和别人同心的“德”,和余哥谈话脱开我地视野。今天使我受益匪浅,终身难忘。这种好事咋我赶上了呢!我得回去慢慢消化。 * OXo-(HLE  
uM$=v]e^ 4  
hsh W5j  
OpfFF;"A'  
146  在我店   # j"]%6RwM]  
Aka`L:k  
国益乐着:“上次、上次那个事,我忘了跟你说……” mDhU wZH  
pc #^ {-  
我盯着国益:“你说话可以简单点。” pa7fTd  
*Z(qk`e.b  
国益:“上次拿酒走那个人,你刚转脚走,他就转来说对不起,问我多少钱,我有意地说十九元,结果他拿了一张贰拾的,喊我不补了,还连声说对不起。” M&L"yQA  
*| 'k  
我说:“这不是对了吗?一、他不是有意拿我那瓶酒。二、我还是发现过有人拿别人东西的,能清眼看到别人拿我的东西,我还感觉到乐。国益我谢谢你。” W cnYD)  
H]-nm+  
国益:“谢我什么?” Jx_4:G  
@#p4QEQA  
我乐着:“在很多问题上你还是听我的。” d-4u*>  
{.ph)8  
进来一位小伙子和一位中年男士,穿着制服,俩都从工文包里拿出有照片的证件给我看。我一挥手:“欢迎光临。” ~96"^%D  
5<61NnZ  
两位到处看,没有说话。中年男士把手伸到我货柜最高层的角上,摸到了点灰尘,点点头把灰尘给我看:“罚(发)款。” d 1z   
L^22,B 0  
国益在一边,看了我一眼。我说:“发款?我不要,我拿款来干啥,该同志属个体工商户,我每月准时上交国家税,剩下的全是我的,我不要款。”国益在一边瞪着双眼。 fK[9<"PC0  
kb>9;-%^JK  
中年男士:“是罚(发)你的款。” v / a/  
0GB6.Ggft  
我一笑:“我在可能的情况下,都有可能捐款给别人,发什么款嘛!你要发我们的款,你不如少收点我们的税,你们这样不是多事吗?农民连皇粮都不交了。以前的老百姓就是交壹佰圆,入国库都只有捌成,再反回来用于农业就只有五成了,就是这五成真正用在点点上,实际处又少了一半。所以老百姓不交,国家还少很多事。”国益看一眼我又看一眼他俩。 %j'lWwi  
REa%kU  
中年人:“不是得,不是(布什)……” YO=;)RA  
nC z[#t  
我笑:“布什?还总统呢?” Vi]D](^!  
z*FlZLHY  
中年人:“是!我要罚你的款。” 2)G ZU  
Z:'2pu U+?  
我忙:“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发我的款,说土一点就是钱嘛!你代表的国家行政部门是吗?(他俩点点头)我是一个普通的公民,我一定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我乐着)欢欢喜喜,做一个合格公民。” i+2J\.~U#G  
D}:D,s8UP  
他俩摆头:“哎!” 3>;U||O  
Drg'RR><  
我忙:“嗨!什么钱呀,款呀!我的东西,就是国家的东西。国家的东西就是人民的东西。我还觉得我是一个热血男儿,时刻听从党召唤。” [QeKT8  
4((Z8@iX/  
中年人激:“你咋就听不懂我的意思?” %e _WO,R  
u+{5c5_  
我忙说:“我没有必要听懂你的意思,我是个个体户。生活充满阳光,不需要政府来发我的款,我这种正在希望时期的人,就该是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哪里要你们亲自跑路。哎呀!这两句话我们男子汉咋会说不清楚呢?不说这些道理都是清楚的。” (33[N  
7%JXVP}A  
中年人:“是你不卫生。” Y~Zg^x2  
B} &C h  
我说:“嗨!我咋不卫生?跟你发款有关嘛?” \2 W( >_z  
)Y)7p//  
中年人又去擦一点灰尘给我看:“这是什么?” guBOR 0x`  
aX0sy\Z]j  
我说:“我的视力好,能看出是灰尘。这一点点我想是有的,且每一个店子都存在,我不需要照顾。再说,你发了款给我,我不是要去请一个人来做清洁。再说你家也不一定就一尘不染?” O#9Q+BD  
zS.7O'I<'  
中年人说:“我们、要、罚(发)、你、的、款。” d`^j\b>5(  
H.'_NCF&;L  
我说:“我、们、好、好、的,不、需、要、你、发、款,你、给、其、他、人、好、嘛!” iTD{  
RL($h4d9  
小伙子:“下次来。” )5&Wt@7Kj`  
ARslw*SJ  
中年人:“好好好!算了,算了,算了,下次来,走。”他们走了。 5PdC4vI*+  
;0 @"1`  
我朝着他俩乐道:“嗨!我还不信,我不要都还脱不了首。” }**^ g:  
!SVW}Q=5#  
国益在一边突然大笑起来。我说:“笑什么嘛?笑还是那么大回事。” ^fH]Rlx  
P%.9g  
国益:“怕人家不是那个意思。” D4_D{\xhO  
] 5c|  
我说:“管他啥子意思哟!” 76xgExOU?C  
tWD*uA b  
国益:“你们都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7M5HIK6_  
<4^a (Zh  
我说:“你说我是秀才也是这个样子,你说我是兵我也是这个样子。(我看着国益)哎呀!国益,我是不是多懒的一个人?” *j8w" 4  
:'#B U:  
国益:“你才知到呀!” % kKtPrT  
& 9IMZAo  
M`A bH19  
UIbVtJ  
147  我家晚上  # l0Y(9(M@  
ai#0ZgO  
刚吃了晚饭,我说:“我给我同学卢伟打个电话。哎呀,国益!我要么又有点事,要离岗,我自己在你面前都有点不好意思。”  6 5qH  
eRC@b^~  
国益:“鲫鱼!女人的心眼更小,只要你把握好一个度,不去做……” IN),Lu0K  
0p:n'P  
我乐着:“嗨!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已经充满阳光,我就是想和别人交流,在其中获得点什么,我和常老辈聊,增长了见识,开了眼见。我和熊老辈聊,好像是把我从井里拉到了地面。我们是同频率共枕眠的人,我们的心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枝节问题不纠缠,原则问题不让步,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什么人,我们一辈子也没有原则问题。” [G4#DP\t>p  
t~gnai  
国益乐着:“哎呀!你是说得那、,那么的经典。我早就说过,你做啥我就不拦你。” UP%X`  
{H"xC~.  
我拿出手机:“我为要打电话,得到同意而乐。”我打卢伟的电话号码,手机里传来:“喂,你好!我是卢伟,请讲。” ExV>s*y  
.#EmE'IP*  
我一笑:“本同志是你高中的鲫鱼同学习。” 5=5~GX-kr  
wIL5-k,  
卢伟:“哦,你好,你好!最近工作忙吧?” wQ@@|Cj4L  
#W'jNX,h  
我说:“不好意思,我想来看你。” ,]1K^UeZ  
3x.|g   
卢伟:“欢迎,欢迎!来耍就是。”我走到写字台前。 a{,EX[~b  
M*{ EK  
我说:“嗯,卢伟!我是这样想的,平时来咱们没有时间聊噻,你定个时间,我的时间充助。” -.i1l/FzP  
#Z(8 vA^@  
卢伟:“那样嘛!星期六,星期六晚上我要回家,我两个老人还在农村。” w~X1Il7A  
@y{Whun~  
我说:“谢谢你对我的理解,我们这种差生当年没有考上大学,今天还是谈点感想嘛!” "{ AS5jw  
B7_:,R.l  
卢伟:“好嘛!就这样,你直接到我农村老家就是。” VO/" ot  
kce+aiv|u  
我说:“好,好嘛!”关机。 E;9SsA  
n<y!@p^X  
国益:“你那么爱写字,谈点感想嘛?” 00n6v;X  
`4g m'C  
我写了一个‘深探自身潜能’。我说:“怎么样?能得到你表扬一下嘛!” gNo.&G [  
LezM=om.  
国益一笑:“对不起我还不知咋说。我写不来,没识别能力。” aKhI|%5kA  
%7z  
我说:“写好了字,还是很有成就感,内心的充沛才有满足感。” .COY%fz  
zgJ%Zr!~  
w<tr<Pu'  
`$fwLC3j  
148  在我店 # k#w[G L|T  
:(!il?  
进来一位30多岁男士,中等个子短头发,文质彬彬。我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亲切地说:“鲫鱼,你好!我叫火生,你听说过吗?” 9=&LMjTQ  
yo#&>W  
我感到抱歉:“嗯!对不起……” "P~0 7  
#7/_Usso  
火生文雅:“社会上的兄弟们叫我火火。” x$cs_q]J  
4M}u_}9  
我点点头:“请坐,请坐!” N;9@-Tb  
R]0awV1b  
[画外音] 你有来头,来者不善。嗨!邪不压正,管他是人是鬼。 * w<lHY=z E  
{r#2X1  
火火慢道:“上次,我,兄弟们,来跟你说了一下,可能是他们没有跟你讲清楚。有,这么,长的时间了,你心里应该有点数。上次你没有表示,弟兄们本想来给你表示一下。”要打我的意思。 NgaX&m`  
f|cd_?|  
我也有点紧张:“嗯!我就住在这座城市,要打我很简单,随时都可以。要是揍我一顿能成为英雄豪、木字下面四点(杰)的话,呵呵,我还愿意作出这点付出。”火火瞪着一付煞气的眼睛。 [ft#zxCJ  
S2HGf~rE  
[画外音] 嗨!这时我看你咋像个强盗,哦?我想起来了。 * 1l"A7 V  
pE[ul  
我说:“哦!我想来了,想起来了,是有这个事。哎呀!那点事小事一桩。这样嘛!你,定一个时间,带上你的兄弟,你说一个地点,肯定是算我的噻。我还想你们、想向你们学习学习,在你们地帮助下,看看我们美好的前景。” 8&7LF  
NX4!G>v  
火生凝视着我:“你什么意思?” Em N0K'x  
>%h_ R:  
我疑视着他:“什么意思就是想向你学习学习。说不定能得到帮助、指点、教诲,那才是荣幸,还请火兄别把我当外人才是。有一个学习的机会为谢。”我看着点点头。 #joGIw  
CLg;  
[画外音] 我就是想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拿一个月不算来认识你一下。你真是一个英雄豪杰,山中的老虎,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懂了嘛?* h3$.` >l  
: |#Iw  
火生:“今天晚上如何?” %=xR$<D  
)q&=x2`  
我乐观:“任凭火兄吩咐。”这下我不紧张了。 HF" v \  
7SE\(K=<%  
火生边想边说:“好嘛!今天晚上,我到时通知你。” t,4q]Jt  
lpQsmd#  
我说:“一言为定。”我微笑着,站在离火生两步路处伸出右手。 ( {ads_l  
gQ %'2m+  
火生站起来走了两步路伸出右手:“一言为定。”我们把手握在一起。火生想说点什么,没有说出来,勉强地转身走了。楼上人家阳台上的水滴在他身上,他没有反应地走了。 "Sz pFw  
D^W6Cq5\  
我幽默道:“嗯!我给你的手机号。” ,i lVt  
`c ~Va/Yi  
火生摆手说:“我有。”我在门口目送火生时,他还有另外两个同伙在外面等他。 rlqn39  
4# MvOjA5[  
进来一位小伙子,看了他一眼,问我:“你跟你是……” PsU.dv[  
3 [: x#r  
我说:“我和他是两个人,我是想和他沟通。” }A3(g$8KR  
qRT1Wre 3  
这位小伙:“嗯——!你知道他嘛!他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狗东西哟?” ^B8%Re%  
^o}!=aMr  
我说:“我不了解他。” &2C6q04b  
.<} (J#vC  
小伙:“信好我正碰上,要不然你还会落在他旋涡里。” #m{K  
4SIi<cS0  
我说:“哦!你需要点什么?” Wly-z$\  
t<mT=(zt*  
小伙:“我买条烟。” Z[<rz6%cB  
gq~>S1  
我说:“你不可以卖五盒?” Vb*q^ v  
rK )aR  
小伙:“为什么?” e@"1W  
6*9hAnH  
我说:“你可以把剩下的钱,买点其它的食品给家人吃,有了这个志,家人对你会另眼看待,嘴吧不只是哄着它吃,而且它还有和人交流、沟通的本事。” aRPgo0,W1  
?3~]H   
小伙:“嗯!我试一下,剩25块钱给我妈买吃的。” P -0  
XF(0>-  
我看着小伙:“你买五盒?”小伙点点头“烟25就不说了,你买给你妈吃的我得优惠你两块钱。”我给他打包,收钱。 ,=whwl "tA  
OBaG'lrZy  
小伙走了两步回头对我说:“先那个人,是个地皮”。我点点头。 $BKGPGmh  
roT$dL P)w  
[画外音] 嘿!我不信,今晚他就敢把我吃了,我今天晚上就是带上中国人民银行的人民币,我输了我当然认他。哦!谢谢你提醒我。一个小妹子都能对付一个大男人。我想没那么严重,我们会交流得很好,我也不是他的仇人。我和认和人都没有仇。管他的,不去想那么多。我与笑脸相见,雷都不打笑脸人。别自己吓自己。 * ]4wyuP,up  
?JO x9;`  
进来两位20来岁的披头发的女子,在前面那位女子双手捧着一本杂志激着说:“叔叔我有一个亲戚在这顶楼,行道门关了,我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嘛!给他打个电话。” ~`)`Ip  
COPH)Bdq.  
我顺手把手机拿在手里:“多少号?” dx}) 1%  
1sx@Nvlb  
站在后面的女子:“师哥!你把手机拿给她打嘛!” LdxrS5  
8sb<$M$c  
我收回手机:“我,不为你服务,也不能帮你。(两女子看着我)我,是在这里执行任务。” 两女子回头走了,我这时看到座机电话自语:“嗨!她懵我是哦?她该说电话噻,她直接说手机,懵我是哦。” u:#+R_0#97  
pJ35M  
国益走进店里:“鲫鱼!刚才出去那两个女人干嘛了?” 8xs}neDg*  
jo 0 d#  
我说:““她借手机打电话。” u[nx?!  
q =sEtH=  
国益:“你借了?” al>^}:  
A9Cq(L_H  
我说:“没有,她说她走顶楼亲戚家,我问她号码,她要我把手机拿给她。” X"_,#3Ko!  
}uWIF|h~  
国益:“外面还有两个男人,我看到了,她们是一伙的。她走亲戚家,我要走亲戚家,我未出门就得先和他联系,她这样咱解释都难使人们信。(我突然笑了起来)你笑什么。” j{k]8sI,H]  
/^_~NF#  
我说:“我说我不为你服务,我在执行任务。” [O)(0  
_dQVundH  
国益笑着:“你也会扯谎。” CjtBQ5  
},r30`)Q  
我瞪着眼:“我扯什么谎,我是在这里站好每一班岗嘛!完成我们的任务,是得该不折不扣的执行噻。” n~~0iU )  
j1/.3\  
国益娇气:“鲫鱼!你多笑人。” Ns?qLSN  
mOiA}BGw  
我说:“我不说了就是,” h#_KO-#.[  
*Uq1 q  
国益:“你再说。” m417=wf  
Fh2$,$ 2  
我说:“你看我还是多爱人。” e,j2#wjor  
)ro3yq4??  
国益:“鲫鱼!你很笑人。” y"N7r1Pf  
,&+"|,m  
我说:“是你喊我说,我才说的,我在你面前都只有规规矩矩,哪里会乱说乱动呢!” 66A}5b4)]  
eN*=wOh  
国益走在我跟前,小声:“你看我不给你一个够。” W lD cKY  
LW+a-i  
H{XbKLU  
-)cau-(X  
149  包间里的晚上   # .MoOjx?  
~3]ZN'b\  
我走进火生订的包间,火生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两位保镖。我瞟了他们一眼。 &b!L$@6  
Eqx2.S  
[画外音] 吓谁讶!能吓别人,还吓得了我好汉。嗨!* T{9pNf-  
I` `S%`h  
我看着火生心平气和。我微笑地点头后对坐在沙发上的火生:“火兄好!今天咱们尽情欢,欢歌还加笑语。具体事议任凭火兄安排。” +sN'Y/-  
qN5 ru2  
服务员送来饮料、瓜子、苹果、香焦、牛奶、卤鸭、凉吃牛肉、啤酒、火酒。火生心平气和地说:“老兄!最近业务如何,你喜欢做那个生意嘛?” zDEX `~c  
M:%6$``  
我带笑容:“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要有一个事做就行,现在只是比原来做小工要好点。” |I; tBqN{u  
"6[a%f#Q  
火生:“老兄如果感兴趣的话,我随时欢迎你成为我的一员,你现在的生意仍然照做,就像是多一份工作,多一条路。”我和火生边吃边聊。 B8XW+U  
s& INcjC  
我一笑:“你还是要有一定的条件噻。” 7(ni_|$|  
,r=9$i_  
火生看着我:“有呀!找个皇道日子,去庙里求菩萨保佑就是。” +XaRwcLC.  
&m=GkK  
我一笑又没笑出来:“菩萨什么人都保佑嘛?其实!我还把你老兄当成了菩萨,” o'oA.'ul  
)K=%s%3h<  
[画外音] 什么是菩萨?菩萨是什么都保佑?菩萨要是真的能保佑人的话,凡间就不死人了。嘿!菩萨。 * *w H.]$  
/G{;?R  
我有点疑问:“那老兄现在的情兄如何,是要壮大队伍?” H@+1I?l  
7H$I9e  
火生高兴道:“嗨!我这支队伍能发展到今天,没有一个因为所以是不可能的,这一点谁都知道。公安机关不敢弄我,我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公安机关未必不知道,那它才是失职。就是由于当年公安机关把我当成疑犯,关了我两天,还给我铐上了,把枪指着我,这一点我咋都不服。一个公民胁助公安机关地工作,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我一在和它们解释,它不信,给我铐上了。出来后我就是要对着干,时间长了,就有了气候,现在我有了一个得力的后台,我不知不觉的就成了今天的规摸。没办法,走到了这一步,兄弟们都是在血盆里抓饭吃。” 6MewQ{hi  
y4@zi"G  
我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鲫鱼是该向你看齐。你是韭菜脑壳。” i6S5 4&^!  
\wJ2>Q  
火生:“嗯,我是经过了久经考验的哟!” ce3UB~Q  
=:w]EpH"  
我说:“哦?酒精考验,那你是海量,海量。在这一点上我满分佩服你。” t2L }  
\ oY/hT_  
火生乐观:“我当然是两个脑壳!要不然我咋这么聪明。”我微笑着点头,“我们俩兄弟算是有‘缘’,能够谈到一起。来,喜欢吃什么自己拿。”说时给了我一个香焦放在我面前。 cEdf&*_-'I  
cuw 7P  
[画外音] 什么意思,香焦,相交?是这个意思吗?* S'%|40U  
[NxC7p:Lo  
我左手拿香焦,右手给了他一个苹果:“我们有‘言’。要得我们的关系好,首先要把这个(言)融解了。”火生点点头,我们各自吃着。 K@f@vyw]  
L:.z FW,  
火生:“哎!一个人这几十年该咋过呢?” 8Q{"W"]O7  
%Tv2op  
我看了火生一眼:“要不来点花生米(子弹)。” bpr  
X7bS{GT  
旁边的胖子马仔开门对服务员说:“来两袋花生。” '%H\ k5^  
<M y+!3\A  
[画外音]  哈,我说的花生米是子弹,别犯了死罪。* u~C,x3yr  
D2y[?RG  
火生倒了两杯啤酒,举起酒杯:“来,干了。先干为敬。(痛快地干了)我的朋友你最像,我们今天愿喝哪样就喝哪样。(指着火酒瓶)这里就只有这种酒。” } SNZl`>  
(^G @-eh  
我一笑:“已经高挡了,我那里还没有卖这么高挡的。”火生看着胖子马仔,头一扬,马仔出去了。 f?qp*  
j;MQ_?"iN  
火生笑着:“要得我们的关系好,女人少不了。哈哈……” +W%3VV$  
4:I'zR5  
我也笑道:“好,好哇!今天除了吃以外,还得向你学习学习,(火生微笑着摆手)学点你地生才之道,养生之道。你是一个有智慧,有能力的人,就别把我当外人噻!我总想给你学点什么。” svaclkT=  
m]?C @ina  
马仔回来了,带了两位20来岁的女子,都披着浴巾,一个女子微笑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帅哥,你好!”就把浴巾解开,整个身体裸露在我眼前。 :~{Nf-y0`1  
m ]h<y  
我瞪着眼认真的把他从头到脚地欣赏了一遍:“我帅嘛?你是小姐?” 3J_B uMV  
Z1y=L$t8  
女子闭着眼睛点头。坐在我一边,用浴巾遮了点,天下所有的人都帅。” vTl7x  
4G_At  
小姐:“大哥你真会说话。” CX}==0od  
J Q% D6b  
火生:“老弟她今天晚上就归你了,她一切听你安排。” L)z`  
+B&,$ceyaJ  
我一笑,小姐忙挺着嘴向我脸上伸来,我用手挡住她红红的口。我乐着:“哎!这个我见过,我也享受过,工龄不长。我了解到,只有两百零六块骨头,六百块肌肉,八大系统。中医说的五脏六腑。” >]}c,4D(  
i",7<01  
歌词曲  《知道》 /wX5>^  
BW x=Q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嘛?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Ub4A\  
wj2z?0}o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O%)Wo?)HM  
};;k5z I%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_]t^F9l  
#oD;?Mi  
字数统计  6592 He)!Ez\X  
z=6zc-$y 9  
场 次  145 —— 149 sW&5Mu-  
61W[  
/size]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0-05-20
[size=4 \Hw*q|  
,/&|:PkS  
第34集 ^<_rE-k  
歌词曲  《知道》 mWU d-|Ul  
[镜头]  一个大处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NjO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7K1_$vd  
[旁白]  故事可能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rV|{@J `  
fmD~f  
149  包间里的晚上  # $)$_}^.k  
我一笑,小姐忙挺着嘴向我脸上伸来,我用手挡住胸部,一手搭在我肩上微笑着:“帅,大哥!你真帅。” G#ELQ/Q  
我笑着:“帅!你说的是假话,我这样都帅的话她红红的口。我乐着:“哎!这个我见过,我也享受过。工龄不长。我了解到,只有两百零六块骨头,六百块肌肉,八大系统,中医说的五脏六腑。” ke k/C`7  
马仔从紧闭地口中冒出一句:“你……?” =!)x`1j!S  
火生连忙头一扬,眼一愣:“你两个下去。” .[+}nA,g%~  
这时我才看到火生,生气后的那种横筋与凶气,两个马仔忙出了门,的确是能吓到人。抱着火生的女子温柔地给他一个吻:“帅哥,你真好!”  tN.$4+  
[画外音] 天下的男人都是帅的话,那就全都不帅了。小妹子,身体健康人安乐,心里健康天地宽。嗨!下一步又来一个什么节目。 * _2{2Xb  
我倒好两杯啤酒:“来,火哥!咱们今天尽情欢。(我笑着)我是初出的茅驴,得一点一滴的向火哥学习。” SYh>FF"  
火生心平气和:“老弟!社会实在复杂,我看任何人都不敢说很话,我从来就没有想个要做一个黑社会的老大,是由于公安机关错关了我两天,两天的时间难道我去找它赔。所以我就到了今天的地步。现在我有了后台,下一步我要扩大队伍和装备。” ! ?>I  
我笑着点头:“对的!一个人就是要有目标,有奋斗方向。(我乐着)好好的干一番事业。(我振作精神)嗨!火哥我唱支歌给你听。” ,f@j4*)  
火生:“好好好!今天我们以歌会友,提高了我们会见的档次,今后以文会友,以智慧会友,那我们的价值就更高了。老弟!尽情欢,尽情唱,我洗耳恭听,洗耳恭听。” V5p^]To!  
他们鼓掌,笑着:“欢迎欢迎!” Vl3-cW@p  
我忙:“慢!欢迎,欢迎我,就是你任可我啦?” @6Lp $w  
火生:“当然任可哦!咱们是兄弟一场。” xm5?C>vu(  
我乐着点头:“那我说的话你们还是任可哟?我还是站起来,这样气更畅通(大家哈哈一笑,鼓掌,我抠抠头)我唱支哪方面的呢?流行的,还是给我们一点力量的。” KyQTrl.qdl  
小姐忙:“唱一支给我们一点力量的噻。我的帅哥才好大干一场。” OT(0~,.GJ  
我哼出一句:“人民战争就是……”我看了他们一眼,他们没有反应“好我就先来青唱一首《邓玉华唱的,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时间两分三十秒。突出强调句,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抵地力量、哪怕敌人称凶狂、咱们摆下了天罗地网、要把那些强盗豺狼全部埋葬。我认真地唱了。    他们笑着为我鼓掌:“好!唱得好。” olr-oi`4C  
我说:“人间烟火把我养大。春满人间,福满门。” +43~4_Oj  
火生的小姐说我:“帅哥!你唱得真帅,真潇洒。” l`uMtv/Wp  
我身边的小姐围着浴巾来抱着我:“我们潇洒一回?”  U ^nv)  
我坐在沙发上:“我还没有醉。” \RtFF  
[画外音] 嗨!你们咋知道我唱的是什么意思。* 22;B:  
我喊道:“火哥!我心里有一个结,很长时间没有解开,所以我想你给我一招。” fwmXIpteK  
火生慢慢地吐出两个字来:“你说。”我眉头一急皱,看着火生,我还未开口“你现在在想什么?” uF1&m5^W  
我沉重:“我的前辈牺牲了。(火生双眼一鼓煞气盯着我,我也盯着你)成千的前辈是为了我们今天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牺牲了。现在的我不知咋办。”我笑了一下。“其实这是我儿时带红领巾时说的,我觉得儿童时期真好,天真,矛盾心理少。” mkfDDl2 GP  
火生一边吃瓜子一边说:“是人就有人性,今天做点好事、善事,做点有利于大家的事来补上,我的弟兄们有困难我一样地帮助。” 1k^$:'  
我做了个江湖上地拥拳相抱(右拳与左掌心相接触):“谢谢,谢谢!谢谢火哥指点。”我也拿着瓜子在慢吃。我说:“火哥!你吃粽子嘛?” ?|pP&8r  
火生:“我吃,每年都吃,我今年还买来发给我的手下。” BsL+9lNue  
我说:“我不完全了解屈原。” 8TG|frS  
火生:“是个爱国者,有使所有的人平等,天下为公的思想。” h?$J;xn  
我说:“他也是,为何去投江嘛?” x^ `IZ{!  
火生:“我知道,至少不是为了自己而死,是为天下人捐躯。所以千百年来我们要纪念他。” Jw#7b[a  
我说:“你看!我还是嫩了点。”我看着火生,点点头“火哥!我问你个人?” &5.J y2hO]  
火生:“你说。” KhP_U{)D  
抱着火生的小姐:“嗯!你不能再给我的帅哥介绍女人哟!”摇了摇火生后,给了他一个吻,对火生说:“是不是呀,帅哥!” Rkp +}@Y_  
我沉着气:“天皇。” Kv9FqrDj  
火生把小姐推开,瓜子一放:“不吃了。”喝了口饮料“天皇!在二战时给世界各国带来沉重灾难……嗨!现在我泱泱大国,谁敢侵略我国一寸土地,老子叫他有来无回。我敢说有百万大军,进入我泱泱大国,算什么?嗨!有这种机会,我都敢指挥千军万马。” )q.ZzijG/  
我开玩笑地口气:“嗯!你先说兄弟门在血盆里抓饭吃……” , s otZT  
火生忙:“是呀!” q@~{ g[   
我看着火生慢言:“你说今天的社会,如果,如果有人把血盆给你打烂了呢?你说!难道咱们都不能生存了嘛?” Ju&FwY+  
火生:“不存在哟!现在哪里还有饿饭的。” Qa\,)<'D:  
[画外音] 看来你的本质还不坏。可救也。* wnK6jMjkSf  
火生喊他的小姐:“倒酒!就是这样,有一点酒意,慢慢的喝,要得我们的感情深,就慢慢焖。在这基础上才能说关系好,慢慢找,找那种感觉。(抹了一下小姐的脸)是不是呀!”小姐给了火生一个吻。 7ku=roPoF  
我给我旁边的小姐附耳:“你出去,我有事叫你。” v=+3AW-|v  
火生乐着:“咋啦!要开始(对小姐)进攻了。”  I{ki))F  
我乐着:“要开进攻了”大家哈哈一笑。——我要切入正题了, xK)<7 63q>  
火生:“没事今天你就尽情地乐。” lrwQ >N  
我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是叫小姐去等待我地命令。” y\(xYB>T  
火生微笑着:“好好好!”小姐出去了,我们三人哈哈一笑。 `IJ)'$pn  
我说:“嗯,火哥!是笑一个人一生要把握得好,才有出息。哈哈,抓住机遇,把握未来。有人认为是机遇来了,有人认为那不是机遇而是陷阱。是不是试别机、机遇还是有点难。” )db:jPkwd  
火生:“对!是这样的,只要你把握好了,你遇到的是坏事,也会变成好事。你聪明过余了,明明是好事,也会是一个坏的结果。” -3 ANNj  
我感到好笑:“这个天皇咋就认识不到这一点呢?要不是二战,现在它有多么地发达。它就是不信中国人能发出多大的能量来。” 6V ncr}  
火生精神爽爽:“这点你就不知,它是想要称霸世界,它是侵略它国领土,以人民为敌,不败才怪。是发生在今天我要亲手抓到他。二战一爆发,我们就说最后胜利属于人民。哈哈,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我乐着双眼瞪着他,他更自豪)你看!我还懂历史,了解一个开国之君的思想。”我鼓起了最响地掌声。 mPqK k  
我说:“对!一个人的‘本能’就有感恩的心,比如这次汶川地震,幸存下来的几岁小朋友,看到每天源源不断的物资给他们送去,他的天性与本能指挥着自己,在就地找出一些废纸写出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来放在公路边,——辛苦了,谢谢!来表达自己地感恩之情。”我瞪着他,“嗨!这不是导演导出来的?” n qx0#_K-E  
小姐对火生说:“帅哥!你经通历史,那么有本事,你一定会干出一番大的事业。”给了火生一个吻。 Ayv:Pv@  
我笑着:“天皇是不是没有抓往好机遇,聪明过余了,以人民为敌,又遇到了毛大爷的人民战争想思,要把哪些强盗豺狼全部埋葬。” );y ZyWDV  
火生:“对呀,就是呀!今天谁敢来侵犯,老子敢把中国的国旗插在他的脑壳上。” 0v9i43[S|J  
我有点怕火生翻脸,我还是笑着潇洒道:“我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就是应该把我们的聪明才智运用在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去,用在为百姓服务中去。火兄你一定能干出一番伟大而崇高的事业,你这个年龄的人,去研究一个开国之君思想的人,少。能成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开国之君,我们应该高呼他老人家万岁。” =hd0Ui>x  
火生自豪的样子:“应该!完全应该。你看,我们都能谈道这个份上,怎么说我们都是有点水平的人。” +5I'? _{V  
我两手一拍:“嗨!你这一说我应该给你鞠一躬。”我站起来给他鞠了一躬,他当然不知道我的意思。他美滋了。 dZ8ldpf8  
火生伸手拦着我:“嗯,别别别!我们是扁担挑水——平般人,咱们是与弟兄相称,亲切。” (v KJyk+Y  
[画外音] 对了!我的目地应该达到了。 * o2bmsnXQ  
我倒了两杯酒:“火哥!我敬你一杯,凭你刚才这句话,我得敬你三杯。我现在才体会到,一字千金,一言九鼎,来。”这时我递一杯酒在火生面前,我将我手中的酒拿在我和火生的眼中间,火生也把酒举起,我乐着,唱着:“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高高地举起杯,挺胸膛,扬起眉。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啊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高高地举起杯,挺胸膛,扬起眉,光荣属于我们现在的这一辈。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我哈哈大笑起来,火生一笑就转变了笑容。 I$x<B7U  
火生醒了。以一种被我懵了的眼光看着我:“好哇?”双眼一直不眨地看着我后“好哇,你敢套我?” p:$kX9mT&  
我也双眼不眨地盯着他:“没有哇!我还想要在你门下干个事。” 9z{g3m70@  
火生:“你敢和我对着干,给我下套,否我,是不是?” ZR%$f-  
我观察着他:“咱们不是随便聊,尽情欢嘛?(我看他气得脸色都变了)我,我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尽管批评就是,我本来就是来向你学习的。咱们有言在先!我任凭你老兄教诲就是。” (UhJ Pco"  
没有喘过气的火生,眼里闪灼着过去的不是,强行收他人地保护费,欧打他人,用刀威胁他人等,点了一下头在自言:“我不是在以老百姓为敌,得到世人地咒骂,在本地区遗臭万年,难道我真是要臭名于世?我是个男人,我咋不知不觉地到了这个地步?后台?后台他又算什么?这个后台他就有问题,我就是一个害民的人,他不但没有帮助我,叫我回头,反而支持我干,继续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他咋用老百姓给他的权利反过来害民呢?他得到了我的小费,就以人民的利益而不顾,来支持我,人们到时候怎样看他这个半边人脸、半边狗脸的东西。我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一步?我咋去干这些遇蠢到了极点的事,我们没有靠神仙皇帝,就有今天,就是有一百万个火生都翻不了天。哎哟!今天遇到了鲫鱼,要不我到了断头台都还没有醒悟。如果我要为企业打广告的话,我的广告词就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BzH0"xq^  
火生激红了双眼,注视着我,哭笑不得。手轻轻地拿起了酒杯,干脆地一口咽下,喘了一口气后将酒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两个马仔开门而入,只是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火生盯着他俩。傻了一分钟,再用右手指着我说:“你说!我下一步怎么办?” 1zG6^U  
我恍然大悟的样子:“嗯!金光大道哇!下一步就是金光大道噻。” W1Fhx`  
他旁边的小姐去抱着他:“帅哥!你……” JUj.:n2e  
火生双眼盯着她,右手指着她:“滚!你们都给我滚。”小姐和两个马仔都忙出去了。 yiXb<g+B  
[画外音] 你是醒悟了,还是仍然与百姓为敌,你不要真的到了断头台,才认识道粗茶淡饭过一生,平平淡淡过一世才是最好的人生路。 * ^c9_F9N  
火生喘了一口气,拿起一个香焦,把皮扒了,微笑着,城垦地把香焦递给我:“老兄!我们重新相交。” 1JdMw$H  
我喜悦道:“相交!我是初出茅驴,需要老兄多多帮助才是!” ]bmf}&  
火生严肃地指着我说:“你再唱支歌给我听。” 7fzH(H  
我笑道:“我呀!是脸皮厚了点。” PX0N7L  
火生大声:“服务员!拿盆洗脸水来,要一张新的洗脸帕。” Z%LS{o~LK.  
我看着火生认真地样子。我说:“我曾经想过,大家就是命,不能由着自己的性(性子)。大家就是命,要有人的人性。我使用一身的邪术去所得,但都逃不过百姓的手心。我一个人做案,就有十人、百人、千人、万人、盯着我,到时就没有地蓬来我钻。还不如就在人间嘻嘻哈哈过一生算了。人间肯定是不可能多了我一个人噻。我想任何一个人做了那么一点点损人利己的事,或者说别人损了你,迟早就要爆露于世。所以我还是想踏踏实实地存在人间。(我观察到火生像认可了我地说法)我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来了,我觉得我生活得快乐,跟任何人都能相处。” ) ?B-en\  
服务员拿一盆洗脸水进来,忙放在火生面前:“请用!” 4 #KC\C  
火生忙说出:“你用?鲫鱼哥用。再去打一盆来。”服务员出去了,火生看着我。我没洗。 F Pjc;zNA  
[画外音] 洗个脸还是好,可以调解一下气氛。哈哈!我的脸皮是厚了点,洗一下也好。 * -^t.eZ*|  
第二盆水打来,服务员:“鲫鱼哥请用!”我动手洗脸,火生也洗脸。 7QZy d-  
火生:“洗一下是要舒爽点。”服务员把两个脸盆拿走了,火生看着我,我看着火生,突然地哈哈开怀大笑起来。笑了一会。火生:“你再唱一首歌。我该用什么眼光看你。” 5 8L@:>"  
我说:“我只能唱,我小时候我妈教我唱的。” /X0<2&v  
火生忙:“没事你随便唱我都为你鼓掌。” <^Y #q  
我说:“那我就唱两句?”火生闭着嘴,点点头,微笑着。 `s\[X-j]  
我唱:“《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 7h!nt=8Y  
火生笑着:“看来我还得把你看成长者哟!我该咋说呢?是玄之又玄,还有玄之一绝。” nGK=Nf.5  
我忙:“嗯!别别别……” uh#E^~5S  
火生伸手挡着我,不要我说,他思索着:“你把我说懵了,你把我唱醒了。” <;>k[P'  
[画外音] 咋了?看来你成人呐。想成仁。 *  xiQc\k$  
双眼注视着我的火生亲切:“鲫鱼兄!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还有路可走嘛?” /#"9!8%V  
我说:“火哥!你现在的情况,有十人会出十条路,包括你先说的后台,这个后台呀?看咋说,我有时就想,十三亿人就是我的后台,因为我融入在其中了。所以你先说的后台,我还没有必要知道他是哪路神灵……” bO6cv{>x  
火生伸手挡着我:“现在、我,只听你说。” |F'eT 4  
我点点头:“那好!首先我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世间上生活的人们都是在相互地服务,当官的他在为百姓服务,是人民的勤务员。嗯!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ygm6(+  
火生瞪着眼睛,亲切地说:“你不知如何说起,就说明你说的多,见识广,能济世活人,使我重新活得新生。你慢慢说,今天晚上的一切我负责,你慢慢说。” qh&KNJ>1  
我看了看他点点头:“嗯!这样!就是我们生活在人间几十年,后枕窝是摸得到,而看不到,每一个人都能给自己定一个未来,有利于咱们老百姓。有了目标,路不远。但往往是,到了不同的时期,就有可能产生纵欲,结果就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了。只途方便于自己,这样的人往往盛气凌人,这样不仅害了自己,更是害了那个群体,孩子还没有步入社会,就财大气粗,目中无人。”火生看着我点头“嗨!你也可以做个将军,你觉得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将军这个人如何?” f*hnzj  
火生:“他家庭是吃得起饭的,当时要算是个富裕家庭,我有点爱关心我国历史,如果我是当年抗日战争的一员,我会怎么样?朱老总算是富裕的家庭,要不然他能出国学习,他在一渡赤水时说。‘只要革命能成功,建立一个新中国,区区我一个朱德又算啥。’老兄觉得这是……” jJ@@W~/)B  
我微笑地点了一个头:“火兄!你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学习。” ]d%Ou]609  
火生忙:“这个问题我们下一步慢慢来研究,了解过去,了解一个国家的过去,对自己是有帮助的。其实我想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就老是有一些乱七糟八的事出现在我眼前。” XgKYL<k?S  
我忙:“嗯!这就是要我们修,把握主流。” >Rdi]:]Bv  
火生念道:“修——,修——,修——?”我瞪着他,我俩哈哈地笑了起来。 kDE:KV<"c  
我试着说:“我们生活在大自然中,万一,你、我被洪水围困、存于废墟之中,这时我们会咋想。假如我们现在就在摸拟一番,我们在思想上就进入那种状态。万一我、你困在了火海中那一瞬间我们会咋想;万一我你处在废墟中,一个昼夜没见到一人,后来看见一架直升飞机来了,我们会咋想。” 9!2$?xqym  
火生忙说:“咋想!我会痛哭一场,那是救命!” nSZp,?^  
我说:“对!大家都是命,何必过于人;做事留根线,日后好见面。”我笑着“遇上一个或轻或重的天灾人祸,咋办,还是要靠我们人与人的相互帮助。我们本来就能想向到,何必非要到了鬼门关后才去知当初呢!我们明天会不会遇到,人在家中座,祸从天上落。到那时如何去抓那根救命的草。又万一发生在从前的‘仇人’面前,他会不会伸手相救。所以在我的心目中,和任何人都可面对,人家又不要你供养他,何必去产生矛盾心理,所以我就没有仇人。”他没有反对,我乐着“小康生活我们早就达到了。但我们也不去奢侈。嗨,古人!跟我们今天一样,说的话仍然多,能流传直今的应该是经言。如助人常乐,知足常乐,利他利己。” yTe25l{QaF  
火生:“对呀!我没有去总结过,我都不知道我过去在想些啥。” =M4wP3V/  
我说:“嗨!咱们不说法律那个条款太多,我们再去学四年的法律,也不一定都把法律搞懂,不去犯法。我哇是一个生活简单的人,往往都是想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随便找份工作,我一家人都能生活,因为我的生活不高。我仍然能感受到人间美好。黄金地地确确是在泥沙里,你不去劳动怎么会得到呢!先那个小姐,对我而言谢了,如果要去贪,就会、就会无止,有了贪心,就会成欲、壑、永、远、填、不、满。人呀!还是一个黄皮臭也脓,抛尸露骨荒山去,和不回头早悟空!我懒得去为她动心。就是嫦娥,下一步也会给你带来很多、很多的烦恼。” u8<Fk !  
火生:“你咋知道这些呢?我从来就没听说个这些,我觉得还是有道理。” @Y(7n/*  
我一笑:“嗨呀!愿后树上对对滚,眼前嫦娥不动心。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那才叫做个爱人。”我们俩笑了起来“据我一个不成熟地了解,有的青年人,能力非常强,结果没有得出个因为所以,事业地成功率就下降了。”我盯住火生“火哥!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对你的下一步我还得给你个一二。” xs "\c7pC  
听晕了的火生,瞪着我:“今天你说的一切还没有使我反敢,请赐教!” @}+B%R  
我不客气:“如我是你,明天我个人在家,在一间房子里,什么人都不见,吃点干粮,喝点水。想想过去自己、前辈,想众多数百姓都认可的人物,我们不去想做一个多么高尚的人,我们就想做一个既为我也,也为他人。”  Spo[JQ%6  
歌词曲  《知道》 #0#6eT{-  
[旁白]  呵呵!有点感想噻。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G"vEtNoV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NB(  GE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9N) Ea:N  
字数统计  6632 )^E6VD&6  
场 次  149 —— 149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0-06-08
第35集 fEyc3K'5V  
歌词曲  《知道》 s! sG)AR.J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jP 0Z#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B :1r;8{j  
[旁白]  故事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r TWMl'  
"LVN:|!  
149  包间里的晚上  # 45Q#6Bt E  
我说:“我们不想做一个我么高尚的人,我们我们就想做一个即为他,也为他我也。即为他人又为我的人,少别人讨厌,不被别人讨厌的人。再想,我们怎样去负出,用自己地劳动和爱心来为别人做点什么。朋友哇,来到世界,做点什么?我们能得到自己的那一小块,要不我们不成了保食中日,不干正事,好吃懒做的在人间走过。我们来时肯定欢喜,去时、去后还被别人咒骂。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还不如不来不回去,也不欢喜、也不被人骂。嗨!当年我们的娘子军做出的成绩,你以为是文学家笔下地描写?” YzAGhAyw  
火生真心地一笑:“我们先不是说过吗?把,我们地聪明才能用在服务于社会中去,” L0xh?B  
[画外音] 所以说助人常乐,帮助的是别人,快乐的是自己。哈哈,朋友试一下! * O'W[/\A56M  
我乐着:“天生我们是有用的哟!” 0a v2w5>af  
火生大声:“哥子!我过去谈什么?说的都是打、诈、抢之类的人流,是不像人所做,我不管你今天是有意地改变我,还是无意地改变了我,我明天早晨起来再说。同君一夜话,我下次还找你,请教你我都感到层次不够了。我现在内心地充柿是来自于什么?是来自于和你以文会友。不对!还应该说是以智慧会友。我和过去地人谈,是在地狱里说话。现在我感觉到的是人间天堂。”我看着他微笑地点头。火生也瞪着我“嗨!鲫鱼兄!你看我像一个人嘛?” 7!8R)m^1[  
我瞧瞧他:“你现在像一个人。” 9 J~KM=p  
火生大声“来人。”两个马仔进来,火生瞪着两个马仔,指着我“他,鲫鱼,老兄!以后见到喊大哥。” 4p`z%U~=u  
两个马仔:“是!”给我鞠了一躬。 ]B-3Lh  
火生对马仔:“今天晚上的费,按我们最高标准的两倍支付,今晚地消费现金支付。”火生以一双渴望地眼神看着我“老兄!后会有期。”火生点点头,一个马仔双手给我一个红包。我还有点奇怪地看着火生。 p!cNn7{;  
马仔恭敬:“这是我们的行规,请收下。” 'Z^KpW  
我忙看着火生:“嗯!你现在不是直了……” eP|hxqM&9  
火生傻着眼看着我:“对呀!”我把红包给他看。他瞪着马仔“底欲。” 0kld77tn 2  
我微笑:“我们是好朋友哇!”马仔收回了红包。 ~`Rooh3m  
火生:“好好好好好!老兄!后、会、有、我、请。”手一招“谢!”点头退两步而离去。 .^?Z3iA",  
我看着火生离去,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眉头一皱自言:“嘿!立地成佛啦?”我感到好笑,站在那里“你恨着气走了,是行道被炸了,还是要起新路。”一乐“哈!借别人一句话。‘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只请本人来,为你一生补’。”   fmk(}  
           n'Z5rXg  
150  去卢伟家的农村小路   # u]QG^1.qYe  
我拿着录音机,听着曲,刚走到农村小路上,走在一户三间屋的楼房,有围墙的独户人家,有一群人在议论什么,有中年男女大声:“死了,死了。都死了。” T#R*]  
中年女子:“人都死了,咋办呢?” VWE`wan<  
中年男子:“咋都死了呢?报不报警,还是报警吗?” fhQ}Z%$  
我四处观看,左右两边还在来人看热闹,一位中年胖子边走边:“天大的事,不应该去吊死。咋么会去吊死呢?” .&c!k1kH  
一个中等个小伙子说:“他这种人,做了无脸见人的事,人就是一张脸。”乐着“脸都没有了他不上吊就是个死人。” >W@3_{0  
一个中年人,吸着烟:“命还是更重要。” 9TOqA4  
小伙回答:“嗨!话是那样说,实际上有些多哪样的人,就是在一气之下干出笨事来。” Gw}b8N6E  
一个矮个子缺牙老人:“一个人脸都没有了,就是死了没有埋的人,人就是一张脸,树就是一张皮,树没有皮它能活?我们就要保护好自己的这脸,阎王给你的这张脸。何必要去做乱七糟八的事?” "Bbd[ZI8  
小伙了乐着:“死了还是好,免得人家咒骂他。哦,人家一样地骂,只不过他听不到。” }VXZM7@u  
我自言:“说些啥哟?我还没有听懂。” u1i ?L'  
一位花甲女性:“他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上有老,下有小,孙都晓得喊爷爷了,何必去强奸她嘛!把命都搭上了,不值不值。” Z"g6z#L&  
围观者越来越多,丧家把门关了,不要人进。一中年女性:“自己死了就算呐,一家人都抬不起头,无脸见人,为了一时的需要,自己短命都还不算,你看,儿孙都得被动地生活几十年,这种事能告知天下人才好,使每一个男人都知道。” /c-%+Xd  
小伙子乐着:“知道了又怎样,有夫妻双双坐牢的,有一家坐牢的,天下人都知道了,今后还不会有人重犯?” -&_;x&k /  
一个吸烟的小伙子:“还是该报警。” 5NAB^&{Z<X  
气愤的一位年青人,穿一件补丁衣服,卷着裤、袖、骂到:“报警,咋报?一个人在家,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上吊?噢!是由于强奸别人,被人发现,无脸见人,人格都没有了,还要什么命呢!所以吊死了,该!” c9N5c  
小伙玩笑到:“何必!一个人堂堂正正做人,有的是机会,哪里会没有机会,机会多得很。自己有老婆,慢慢地想受你的夫妻生活。生活充满着阳光。”周围人哈哈地笑了起来。 !mRDzr7  
一个中年人指着小伙:“就是你地话多。” F6 c1YI[  
穿补丁衣服的年青人:“我们想一下,如果他是个女人,别人不择手段强拍她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就是对别人地侮辱,自己人格都没有了,就是死有余姑。”笑着说“现在死者家属最大的愿望就是求人能帮他把短命者送去吃火化霉素(火葬)就不错了。怕出钱都没有人帮他。嗯!其实他还是个明智的,死了最好,世人骂他,不知道。” 8 n)3'ok  
我左右一看:“哎哟!有百多人吧?” `z!?!"=  
[画外音] 我大概听懂了你们的意思,我还有事。 * qx\P(dOUf  
?>o|H-R~5Z  
151 卢伟家的田间   # uNRT@@oCq  
我还未到,看着农村广阔的天地,我哼着:“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p*S;4+>#  
画外传来:吵架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有一百米远,是卢伟一家。卢伟,高个子光亮的头发,拿着刀,大声到:“老子砍死你,你对的给老子过来,你看老子敢不敢砍你,你这个老娼妇,你这个老寡妇,你真是寡妇心肠,敢把你土里地草扔在路上。”我盯住卢伟和被骂者。 Pi:=0,"XOp  
[画外音] 哇!我看清楚了,是卢伟和父母在一起,骂的人是二姑妈(过了花甲)。我还是站在这里,远远的侧对着你们,我还不好意思跟你打招呼。 * `tZ`a  
我在远远的路边蹲着,卢伟的父亲高个子,气势汹汹:“上面就是老子土,你把草扔在路上,以后我土里的草就多,你老娼妇白活了几十年。” 2w? 5vSv  
我自言:“呵!你骂你的是你二姐,那样骂?” 0] $5jW6]  
卢伟的父亲骂到:“你只途自己舒服,不怕别人痛苦;只途自己满意,别人还是很累。” 0I@Cx {$  
我自言:“哎呀!这样子骂人,流氓行为,姓卢的,你在自己的老姐子名下耍流氓。我记得你的老母亲应该还在。只有你才骂得出口,也只有我才能这样骂到。” `SSUQ#@  
卢伟的二姑:“兄弟!这个草我要拿回去,晒干做饭用,往年大家都是这样做的,你们还不是把草扯来扔在路上,然后拿走,这个草我刚扯的。兄弟!你认为我不对,我改就是。你骂我无所谓,别把老妈气着了。” bv8GJ #  
卢伟的父亲骂到:“改,怎么改?草米子已经掉在了我的土里,咋改。” !`F^LXGA  
卢伟的二姑:“草在路上,没有在你地里,你看吗!” hz_F^gF  
卢伟:“当然是在路里,是在我地里老子不杀你。” O:3DIT1#>  
二姑:“这个草哪里有米子哟?全是我刚才出土的嫩草。” bZsg7[: C  
卢伟的父亲:“你想吃嫩草,我才是想吃嫩草。” f.SmCgG  
我蹲在那里自言:“哎呀!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还当了几天干部,组织培养了你几年,退休后咋成了这个样子?” ]w[T_4 l  
卢伟的父:“你还以为你是嫩草,是嫩草我都不要。你以为我小时候你背了我,抱了我,喂我的饭,今天我都要瞻养你。你这个老娼妇。” fnm:Wa|,%|  
二姑气得流泪:“兄弟!老母亲还在我那里哟?你那样说你的姐子,妈只喂了我们两姊妹。姐子六十多岁的人了,随便你骂,无所谓。你还记得起你小时候我背过你,组织培养了你那么多年,你是有觉悟的人,你那样说,看你把老母亲放在什么位置。” C2 ] x  
卢伟尖嘴发出骂声:“你寡母子,你的男人死了这么多年,我一家人帮助你少?你这么不懂事,你给老子祖宗三代都不懂事。” 3?R QPP  
我突然一笑:“也包括了自己。” .JkF{&=B  
卢伟的父:“你给老子搞怪了,越来越不像话,老子好久都想骂你娼妇一顿。” uuMHD{}?}  
卢伟的二姑擦了一下泪水:“兄弟!我是你的姐哟?你都是六十岁的人呐,骂自己的姐子不该这样骂,再说老母亲都还在。” >ey- j\_v  
卢伟的父亲:“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兄弟,你就不应该把草扔在这个路上。” ^  M4-O~  
姐子:“你扯的草还不是把它扯在了这路上,今天你一家人又闹鬼了,老母亲还在,你骂我不要仅,你们把老母亲放在哪里。” {l-V  
兄弟:“老子不是看到老母亲名下的话,房子都要给你狗日的翻转。” 8^Ov.$rP  
[画外音] 我该回去吗?嗯!也不对。算了,再看看,他们真的是因为那小事居然连几十年的亲姊妹都不认了,还把老祖宗都骂了。* `F<[\@\d5  
我站起来,慢步走近他们,我更多的时间盯着卢伟的姑妈,当她看着我时,我给她挥了手,二姑妈拿个筐,把路上仅有一大把草捡起就走了。 9&`ejeD  
卢伟的父:“你看老子不收拾你,今天,今天算了,老子是还不服气,在这个地盘上,你还把我恨着了。我才是这个地盘的地皮。” >av.pJ(>  
我自言:“还是流氓。”我摇摇头。 -'OO6mU  
卢伟的父:“这个地盘我说了算,你算啥子。妈我都不认的。哪个敢在我面前撤眼。” h8MkfHH7{  
我一摇头好笑地自言:“你看我好大一个人,天下就只有我敢这样骂我的姐。” JrdH6Zg  
卢伟父:“你敢和老子对嘴,今天我高兴想骂你一顿。”卢伟的姑妈回家了,吵骂声停了。卢伟家人也回家,我走近了这个群体,在卢伟侧身时,我咳嗽了一声。拿着砍刀的卢伟才看到我在后面。我给卢伟挥手。 1#3 Qa{i  
卢伟:“鲫鱼,你好!” SLze) ?.  
$ (gR^L  
152  卢伟家  # D< 4!7*9%  
[画外音] 我实在不知说啥好,我的情绪还没有调整过来,成了相识无言。* !7K-Kqn  
吃饭时,边吃边说。卢伟的父亲还是很热情地对我说:“小伙子!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xt*(j&}  
卢伟:“做什么工作?当老板了,我们一起读书的我才是一个帮帮匠,那么多考上大学的不一定有你的收入高。” P00pSRQHD  
我微笑后:“个人的收入标准不一样,有的人获得的是人民币,有的人获得的是书本知识,有的人获得的是思想,做人。” 42m}c1R  
卢伟的父亲热情:“对对对!一个人一生主要的就是要学会做人,要做一个好人,一句话,同样一句话,从一个人口里说出来,就可以定乾坤。从有的人口里说出来不但起不了作用,反而使人家看你不起。比如,说个‘你好’,从有的人口中说出来它就是更中听。不同的场活,有不同的心情,但你说的话要使人中听,千万不要带情绪,要会尊重别人,就是别人骂你,过一会打个招呼仍然面带微笑。也就是说,别人可以骂我,我没有必要骂别人。”我盯着他点点头,认真听“别人说你好,也好。骂你也好,他不一定非要把你怎么样,所以你何必去认真呢!” O<x53MN^  
[画外音] 嗨,很有道理嘛!我听你说得,我听了先你像流氓一样地骂你二姐,和你现在说这两句,简直是两个人。哇!有人说——半边人脸,半边狗脸。可能就是这种人吧,管他的哟,取其别人的长处。 * d">Ya !W  
卢伟的父亲:“如果招呼领导要说‘领好!’这又要高一个档次,这点你还不懂。” plY`lqm  
我点点头:“谢谢指导,一字千金。” '*KP{"3\  
卢老辈:“就是普通人同样办一件事,有人一句话就办好,别人这句话它就有那么中听,那么地感染人,人家会尽心尽力为你办事,还不要报酬,就是使人感到可爱,所以人家愿意给他办。这里不仅要有说话的水平,而且还有说话的艺术。有的人出很多钱还把事情越办越复杂。别人有困难,真心的帮助别人一下,千万不能伤别人的自尊心,有的人先帮助别人很好,然后一句话就把事情搞糟了,这就是祸从口出,话不投机半句多。哎呀!我跟你们年青人在一起,话就多,总想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使你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做得更好,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是自己会尊重别人。做好事不一定是钱和物,很多时候就是一句话。伤人一语犹如刀割,一句话也可唤醒一个人。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你给他一百块钱,那不是好事,反而使他更加依赖。如果我们语重心长的把问题帮他解决了,能把他变成一个勤劳的人,这样所带来的才是一生的财富。所以我们不要做什么东西都用钱去开路,有时候你给别人的钱,别人也认为你虚伪。”我看着他点点头“小伙子!一个人说话是一门很好的、艺术哦!” M\s^>7es  
我点点头:“老辈‘说’……得十分的好,佩服!授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听到你的前前后后,给我地感觉,我听了你这一段,像一个有帝王才,而不求帝王位的人。你真有本事。” ~"*;lT5KX  
卢老辈:“你是个体老板,处处要站在客户的位置去买回来、卖出去,你所得的是那么一小块,要把自己与客户融为一体,你有了这样的思想。在客户面前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才表现得自如,使客户感到亲切、可信、可交、反过来你的事业就兴旺发达。” r]=3aebR.  
我微笑着:“万般皆下品,唯有求学高。谢谢!谢谢老前辈地指教。” kPVP+}cA  
[画外音] 这话说得实在,这话怎么从你口里说出来呢?先前你骂你的亲姐姐,你什么都骂得出,是仇人也不会那样地乱骂噻,我还只有用两个眼睛来看你。* cg,_nG]i  
卢老辈拍拍我的肩,亲切的说:“小伙子!要多干工作,少说话,才是上上下下都喜欢的,工作不是说出来的,是要靠人做、做出来的,你看卢伟在他们单位,干地工作就是比别人干得好。一个人,本职工作都干不好,任何人都讨厌你。”点点头“小伙子,记着吧!我说的,没得错得。” R<!WW9IM  
卢伟自豪:“我老爸到处都去过,原来在单位说话都是有份量的,我老爸说话很有道理。我们企业原来三个中层干部干地工作,现在我一个人干都轻松。所以我在我们企业说话还是有份量。” iK"j@1|  
我看了他一家人还是带有点情绪。我说:“刚才听了卢老辈的话,是个人;不,是个行家,值得敬佩,值得敬佩。” Ccocv>=Q&J  
卢老辈:“你们年青,你们要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处理得好,大事可以变成小事,反之易然,是不是。有时办事就是一个动作,一个微笑,就把事办好了。一个人在社会上生活就要尊重别人,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激动,这样的话,有时会造成严重地后果,没必要,反而使自己生活在烦脑中。” /rNY;qXM  
我点点头:“谢谢!我准备走了。” +M\*C#  
卢伟:“晚上不走。“ 1?(mE7H#  
我说:“晚上走更感觉到大自然的美好。”我多谢了他晚上我就走了。 ?nFT51 t/4  
[画外音] 我还没有搞懂这家人,说理说得条条是道,他又痛骂乱骂,像流氓一样对待自己的姐姐,看当时的场面姐姐还更懂理。算了我还是回家,嘿!我还是要去想一下。 * ;D/'7f7.}  
omV.Qb'NS  
153  我晚上一人慢步在大街  # b)u9#%Q  
我慢步在郊区城南街上,想:“卢伟、你一家人的故事与众不同。”  <C4^Vem  
四位青年壮汉过来把我围着:“兄弟!没事,哥几个今天还没吃晚饭,想请兄弟考滤一下。” <EI'N0~KG  
我才抬头一看,周围没有其它人,我摆了一下头,感觉没有清醒的样子,转过神来:“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一个问题,哥几个刚才说的啥?我没听清,如果需要我帮助的话,请再说一遍好嘛?” IEzZ$9,A5  
矮个子小伙手里拿出一把刀乐着:“没什么!给点烟钱就是。” e<^tY0rR&  
我说:“你找对人了,我,鲫鱼,外地人。在贵地做生意,我就是卖烟的,要多少?” Iw"?%k\U  
中等个子说:“伍千,伍千就不要我们动手噻。” 8IC((  
我多少还有点紧张:“是一个人伍千,还是四个人伍千。” @D"1}CW  
他们争着说,高个子伸手拦着他们三人,对我说:“一个人伍千,听清楚了嘛!” 7$GP#V1r/  
我反而不紧张:“那我只好打电话喊‘它’送来。” "`:#sF9S  
中等个子有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忙说:“哪个送来?” }7$\F!R  
我说:“1(幺)。我家人。”我指着自己。“我,鲫鱼的家人。” _@jKFDPL  
中等个说:“幺啥子?”我一下笑了。 2$NP46z}  
[画外意] 我的家人,啥子家,国家。1(幺)啥子,幺妹。* q@(N 38D  
我微笑着一边按下了录音机地录音键,一边摸手机:“我幺妹,就是家人,比我小五岁,所以我叫幺妹。” j7-#">YL  
我刚播手机号,高个子说:“你,现在把钱拿出来,就是一个人伍千,如果你要打电话送来,我们一个人两万。听清楚了嘛?” % wRJ"T`Tt  
我微笑:“我身上只有点零钱几百,我打电话几分钟就到。我的钱都放在家里,存银行还误了我的时间。我是外地人,在贵地做生意;有了钱,用钱也费神。钱财如粪土,仁义重千斤。”他们点头。我有意地背着他们自言。“哎!不知他们肯不肯交我这个朋友噢?”按了个110,我侧身看见他们四人在点头,我微笑了一下:“喂,老婆!你马上给我送八万块钱过来,我交了四个朋友,你马上打的送过来。…… 是,是我救,求兄弟们办事。”是我站在四个家伙面前打的电话。“救我,的生意。”四人点头,我笑道。“噢!对不起!我,鲫鱼,亲爱的国民,向你请示。好了,等会我给你赔个不是,亲爱的。听到了我地陈述就知道了噻,我在城南加油,前一百米,要带上东西(枪)。…… 噢!我这个穿白衬衣的矮个子男人会恭手相迎。OK。”我按了一下手机个空位,手机仍然开起。 of& vQ  
矮个子小伙:“嗨!你俩口子还多幽默。” dm$:xE":  
我说:“我们(110)是,不好意思。” .yWdlq##  
中等个:“你也气管炎。” udc9$uO  
我说:“没办法,很多时间我都怕它(110),有时候少不了它。” 00pHnNoxW  
中等个子的络腮胡指着我:“哈哈哈!他怕老婆。”他们四个都哈…… !#iP)"O  
中等个:“嗯!刚才你说国明?” jv0e&rt  
我说:“对!国民是我家的主任,个人各地方的称呼不一样,我怕它,这样喊更好。” >Ft jrEB  
高个子:“兄弟!我看你还是个明白人。嗯!你说话地声音咋像本地口音?” FpRK^MEkG  
我说:“我在贵地生活了快十年了。十年了,喜欢这座诚市,就爱模仿这个诚市的点点滴滴,有了两个子儿,还是想交两个朋友。” hV8A<VT  
[画外音] 110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咋办,它至少应该知道这里发生了治安事件。我得注意说话,在有两分钟不到我咋办。我靠近他们。 * I3s}t$`y(  
高个子:“这样嘛!你干脆给我们十万,以后你有什么事,我们给你摆平就是。在这个地盘上,我们说了算。” 3YT _GW{  
我拿开起110手机的手擦脸:“我拿十万块钱给你还是可以,如果是十万块钱交你四个朋友值,我前几年就只故找钱,还没有一个朋友,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孤单。” eB]ZnJ2^=  
中等个:“先该得你屋里去拿。” ^$#Q_Y|  
我说:“就是,该在屋里去拿,可以做个客喝两杯噻,这次就算了,好嘛!我们交个朋友,只要你四位哥们不闲气我,我们后悔有期。” 2=3iA09px  
歌词曲  《知道》 Vk_L*lcN  
[旁白]  呵呵!请谈点感想。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zu|pL`X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Q'=!1^&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4*dT|NU  
字数统计  6888 1%=,J'AH  
场 次  149 —— 153
离线廖政权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10-08-26
第36集 nAYjSE  
歌词曲  《知道》 D *tBbV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KD07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Tld{b  
[旁白]  故事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n#R!`*[  
St3~Y{aI|  
153  我晚上一人在慢步大街 # &0"`\~lA  
我说:“就是,该在屋里去拿,可以做个客喝两杯噻,这次就算了,好嘛!我们交个朋友,只要你四位哥们不闲气我,我们后悔有期。我现在就喜欢喝酒。你们先拿到八万用上,算我欠你们两万,该可以。”小伙子点头“电话我都打了,未必我又重打。问题是现在它(110)已经带着东西(枪)出们了。钱我放在家里的立柜底层伸手就拿到。” TvP# /qGgG  
中等个子眉头一皱:“嗯!不,你马上通知她到郊区,市郊村小公路上。” oa4}GNH  
我忙:“它哪里知道市郊村在什么地方?” E0|aI4S4  
高个子:“对!她不是打的出租嘛?司机找得到。对,马上通知她,我们马上走。” N$+"zJmw&  
我一笑:“好好好!是一会事。”我假按了一下手机,还是110的号。“喂!我鲫鱼,我先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现在在哪里。…… 哦,你上了车,你不知到。你给司机说我弟兄有点事要到市郊村,你直接到市郊村。”我放下手机问“市郊村什么位置。” %|I|Mc  
高个子看了一眼他们:“上小公路就是。” 4>W`XH  
我拿起手机:“懂起了噻。等一会,马上到。好。”我假关手机,自言:“等一会马上到什么意思哦。” ~,:f,FkSQ  
高个子在招停了一个出租,手招呼大家:“上车,上车。”小伙把刀放进了兜里,我们五个挤上了车。 Uwp +w  
#.@=xhK/  
154  市郊村乡村公路上   # `#]\Wnp~y  
车在大小公路的三叉口停了,我拿出钱来,有意地摊在手里给他们看,只有点零钱,我递了一张贰拾圆地给司机:“司傅不补了。” 1m0':n Vdu  
能见度不助五十米,他们带我往小公路走,我多少还有点怕了,我拿着开起110的手机擦脸说:“其实没有必要,在这个小公路上,和大公路是一样的,我每说一句话你们都听道。” RD4)NN6y5}  
络腮胡子:“你不准给我耍心眼。” yV8).4  
我说:“你们扔我在这里,我就得饿死。” EI;\of2,  
我们走了离大公路有30米远,来了一两出租车我看了一眼后就不敢在看了,高个子强拍我打电:“问是不是她。” }:%pOL n  
本来就开起的110我假拨了一下:“我鲫鱼,你到了哪里。哦!我们刚到小公路。好嘛!”我跟他们说。“它到了我们先那个城南加油站。” dd$N4&  
出租车开过来,他四人在公路两边,小伙子右手握着刀把车拦下,车还未停稳,我喊道:“我鲫鱼,都来啦!”四人围了上去,车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姓司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姓。 y AWDk0bx  
司机说:“我家就在前面,本村,我们回家,你们走哪里。”高个子招手要她走。车慢慢走了。  >4\xcL  
我说:“是、不是它们,它们在加油站,过来一样的要几分钟。” w.8~A,5}Dh  
络腮胡子:“幺妹,小心点噢!看活鬼吻你。” ]VvJ1Xn0  
小伙子对我说:“我以为开车那个是你老婆哟?” 82X.  
我说:“我的老婆是老态婆,她哪里会去学开车。” "|.(yN  
小伙子说:“该把这两个女人拿下。” Trrh`@R  
络腮胡子“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ir,8  
来了一辆农用车,快速开来急煞在我们跟前,车厢里站起来几个人:“不准动,警察。”啪啪两声枪响。我惊呆了,他四个也惊呆了。远处又传来啪啪两声枪响。警察:“手抱头。”周围都是警察。我一边举手一边看他四人,四人也只有抱头缴械“谁是鲫鱼。” .H"hRYPC?  
我忙挥手:“我,我是!” a5-\=0L~  
警察从车上跳下来,喊四个家伙:“站一边去,好家伙!” a%dx\&K  
我站在一边,刚才开出租的女司机和三十多岁的女士,拿着枪出现在我眼前。警察问我:“几个。” b5DrwX{Ff  
我说:“就这四个。”又赶来几个持枪武警。 HhL%iy1  
察警:“好全部落网,铐上。” V%ch'  
[画外音] 嗨!就这样结束战斗?嗯!就完了。* K +~v<F  
察警找出了小伙子身上的刀:“你胆子不小。” f[I c hCwX  
四个从高到矮站成一排,在车灯地照亮下,我才看清了四个的模样。我的口嘣地一声:“慢!这四个人在车灯的照亮下,你们看!横看山顶侧成峰,大小高矮各不同;今天晚上遇见我,生死就在一念中。”警察突然笑了起来。 ]lUu%<-;  
女司机:“你还有兴趣作诗?” RY{tX`  
我感到好笑地对四犯:“这就是我给你们说那个1 yao,110的1。只要一‘邀’就来。嗨!一邀就到。我还喊它(110)带上东西,这些话你就是听到的。”我指着警检“你看他们带来了。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呵呵!”一警察给了我一个微笑。 hptuTBD  
察警:“带走!”我也一起上了中巴警车。 K_QCYS.  
Y9;Mey*oW  
155  警车开回的路上   # spJ(1F{|V  
一个警察招手要我上他的车,我说:“我就跟他们一个车,好好好!我就上这个车。”跟罪犯一个车。 PAHlj,n)  
戴上手铐的高个子:“警察!我可以说话吗?” F :S,{&jB  
警察:“说什么?”警察们互相对眼后。“你说!” 7g)3\C   
高个子对我:“嗯!你咋……这个办法,是咋的。” CeTr%j  
我说:“我哪里有办法哟!在两小时前学了点,我才回家就在慢慢地想、琢磨、悟。刚想到我会不会做你们做的这种事,如果我来做这个事别人会怎样,会用什么办法。我就换了这样一个位置来思考,刚想到这里,你就来试一下,我们合作就表演了这一场。就算你比我聪明点,你逃脱了我的目光,哪里是你的容身之地?”我指着警察说。“未必到那里(狱中)去过一生。” $]kg_l)  
高个子低着头:“惭愧。惭愧。” FE}!bKh  
我感到奇怪地眼神看着他:“惭愧?什么意思?” n5.>;N.*  
高个子:“没脸见爹娘。” |l xy< C4V  
我瞪着眼:“没脸见,什么意思?” `fZD%o3l  
高个子:“无脸。” 9Yyg}l:  
我说:“哦!没就是无,无就是没;没脸就是无脸,无脸就是没脸;无脸没脸,没脸无脸;无就是没,没就是无;没脸无脸;无脸没脸。哎呀!都是一回事。” AxlFU~E4  
警察笑着说:“你说的哪个绕口令。” wkD:i2E7  
我说:“其实是一个意思,我的语文水平差,一时还转不个弯。” jJZsBOW[8  
8/"|VE DOr  
156  我家的晚上  # abeSkWUL(  
我一进门看见国益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忙:“对不起回来晚了。”国益不高兴,没有答应我。我走在写字台前看到纸笔墨,我拿起就写,写道德,仁爱之心爱人。我激了“国益!我又年青了十岁。” T-C#xmY(  
国益来到我跟前:“哈哈……你写的什么字,我第一次见你写字都不像这个样字。” .dT;T%3fO  
我说:“是啊!我十年前写毛笔字就不像这个样子,所以我说我年青了十岁!” 87KrSZ  
国益笑着:“你是心不在焉,老实说,你这两天干了什么亏心事。” E[.tQ|C  
我玩笑到:“我招,我招,我全招,我招还不行?” -fJ@R1]  
国益“揍”了我一下,微笑:“说!干了什么事,你就是背着我一个人出去。” cTd;p>:>m  
我说:“我的确是看到、听到。哎?我都说不出口。” PgLS\_B  
国益:“什么?照你平时地逻辑,就是曾长了见识。” [fi'=Cb  
我鼓起勇气:“嗨,国益!一个人,把扯的草扔在了路上,且下班后要拿走,是六十多岁的人,结果被六十岁的亲兄弟一家臭骂、乱骂了这位打了二三十年光棍姐姐。侄儿还拿着刀,要砍死这个姑妈。而且是什么粗话都说得出来,父子俩就像流氓一样。” |<-F|v9og  
国益:“流氓,还一样?你想不通。” rAWl0y_m  
我说:“我想不通,只是因为那么一点点小事。不至于?嗨!一会吃饭时,卢伟的父亲给我讲人理,讲得个条条是道 ,只听那么一点,如果他也是那样做的话,我还觉得他是一个高尚的人。这个人是个好演员,不需要在表演系去学习,表演的教授都演不出来。” S tnv>  
国益:“真的!他那么好地表演天赋?” T_?nd T2  
我说:“就像你喊他嚎啕大哭,他哭来分毫不差。你马上喊他开怀大笑,他会笑得满分地开心。” HDVl5X`j'  
国益:“世上什么人都有,有什么奇怪的。你何必去纠正别人的想思。” pP* ~ =?  
我说:“我有那个本事去改变别人,不成了大同世界了。应把握好自己的一根底线。” u=;nU(]M '  
国益:“是啊!是有根底线,越过了做人的底线就有法律条文哟束,有什么奇怪,世界个国都这样。” ^YR|WKY  
我琢磨道:“我想不应该说法律条文,就该说过了那根底线就会有人来教你如何做人。人是自由可贵,今天的人们,我的认为是丰衣足食了,反而产生纵欲。” kq~[k.  
国益:“人家是找刺激。” ,LW+7yD  
我说:“要刺激你不能伤害伤他人噻。嗨!我这个软件(大脑)。” [OZ=iz.  
国益忙:“你的软件与众不同。” - SS r  
我说:“是呀!要刺激背上一块石头,跳河就刺激。” [z%?MIT  
国益:“鲫鱼!我第一次听你说这样带情绪的话哟?” "6N~2q,SW  
我唱:“人生本来,苦脑就多;人生本来,快乐就多。看你如何去把握哦。” s`=/fvf.  
MJ*]fC3/  
157  在我店  # oU0 h3  
座机电话响了,国益接:“鲫鱼!你的电话。” a-5HIY5  
我拿起电话:“喂,你好!我鲫鱼,请讲。” pAil]f6  
“喂,鲫鱼兄!我是地主。” <s/<b*T ^  
我忙:“你好你好!现在咋样?” (+UmUx=  
地主:“我把硫酸厂买下了,一切手续都办好了。” ~#"7,rQp  
我说:“好哇,祝贺你!” N xb\[  
地主:“鲫鱼兄!我改邪归正,我就能面对一切。在你的帮助下,我痛改前非,我就能以实际行动,得到别人地信任。在朋友们地帮助下,我找到了做一个人地快乐。所以我想特请你搓一顿,肯定忘不了你这个大恩人,” :,NFFN  
我语重心长:“我的意思,没有必要,或者说是多余的,你以后要做地工作还多。真正的用户你请他吃一顿又怎样,主要是你以后的产品质量,是不是合格,价格是不是合理,你还得把好原料地进货质量,你才会生产出合格的产品。你的工人每一个环节是不是尽职尽责,你得收服职工的心,你和职工的关系是相互相成的。你给的工资工人是否满意。这些才是你要细心考虑的,上不能进次品,下不能抠工人,要不然就成了掐头去尾。要考虑多方面的利益,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qsihQ d  
地主:“哦!我没有去想那么多。” H+VO.s.a  
我说:“工人才是企业的主人,是因为工人在第一生产线上,亲手生产出来的产品,交给了你,通过你转交给用户。所以你要知道工人在你心中的地位。不是得民心者得天下,而是天下本来就是属于民众。你还要关心到工人地点点滴滴,你应把精力用在这些方面。个个都说自己是一流地企业,一流地管理,一流地服务,就连倒闭了它的广告牌都还仍然挂着一流。到了别人手里,人家不去吹,实实在在地干,就有利可途,多方有利。你还得有长远地打算,在理论上一年有五十万的利,你可不可以求三十万,这个三十万你可能近十年,二十年。如果你要掐头去尾、眼光短浅的话,往往是兴旺之日就倒霉之时,下一步就无路可走,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6#cDrK  
地主:“听懂了,听懂了,我是想得太简单了,你说的我会慢慢想,想不到的我再向你请教。” `M?v!]o  
我笑着:“嗯,别!我们随时都可以相互交流。” 1iJ0Hut}d  
地主:“鲫鱼兄!我到今天我主要还是觉得欠了点你什么,因为是我在复杂的思想斗争中遇到了你,你给我讲的道理感染了我,所以我当时立即给你下跪,痛改前非,才有了今天正常人地生活。我咋谢你呢!” ,$h(fM8GC  
我说:“嗯!我们都还年青还要活几十年,要走的路还多,我们都还得去好好把握自己。你要把工作做细,要安排好时间学习,这样我想你才会笑到最后。” X_u@D;$  
地主:“鲫鱼兄!我听你的。嗨!我今天才感觉到我是个人,像个人样。” r+{d!CHq}  
我说:“知识也好,真理也罢,都不一定要别人教,很多时候是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场合感受到的。” Dc.n-ipv$  
地主:“哇!我该说什么好呢?” hIVI\U,  
我说:“喂,我说讶!你不要说你说什么,应该说我们应该做什么,做点实在的,能被别人认可的。是这样的话,我想你一定有所作为。喂!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去计较吃点什么,要途吃点什么才想和你交朋友的,那就朋不起来。” jVad)2D  
地主:“鲫鱼兄!我只好谢谢你了,咱们来日方长,我就是成了富主也有你的一半。” v Zb|!#I  
我说:“我们多交流,好吗?我说的有九十九句是错的,只要你记着那一句是对的就行了。” >-5td=:Z  
地主在电话的那头:“哈……” V(;55ycr  
我说:“那!我们就拜拜?” W?qpnPW  
地主:“拜拜!” VY/|WD~"CW  
我们挂了电话:“乖乖!” 48tcgFg[  
国益:“你说点话那么认真,像作报告样,我都不知道怎样说你。” `]`=]*d  
我一笑:“嗨!我这样那点不好,出口成章是个褒义词哦!”我乐着“我哪理有那个水平哟?你高看我了,亲爱的。只不过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能使一个赌鬼,在短时间内能把他改变成一个今天……哎!我感到惭愧的是,眼前仍然有这种人,我无能为力。” =U4f}W;  
国益:“你的意思你是一个正人君子。” 5LQk8NPh  
我说:“什么正人君子,我至少不会做那些不利于百姓的事噻。” WI1T?.Gc   
国益:“看来我还没有嫁错人哟?” UrO=!Gk  
我笑:“国益!等一会我给你笑一个。” bz{^h'  
座机电话响了,我接:“喂,你好!我鲫鱼,请讲。” <nDNiM#  
“我是你余哥,你生意好嘛?” dqqnCXYuW  
我说:“哦,余哥呀!你好你好!生意还可以。” F:M>z=  
余哥:“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到音乐茶房去休闲一下,你有其它事没有。” X=v~^8M7%  
我忙:“没有没有。” wgY6D!Y   
余哥:“叫上国益嘛!我爱人也要去。” [34zh="o  
我说:“好!” Wrmgu}q  
余哥:“你也要多方面地接触社会,又更要站稳自己的立场。” ]SFWt/<  
我说:“好!谢谢余哥关心。” GI4?|@%vD!  
余哥:“就这样嘛?” vqq6B/r@Fu  
我说:“好好!” \UQ9MX _  
我自言:“经风雨,见世面,千锤百炼,还久经考验。” /"=29sWB  
隔壁做生意的女性过来站在我门口问:“那天来罚款地罚了你好多。” q75ky1^1:  
我忙:“管他哟!他还是有一个标准噻,该发多少就发多少,他不会为我一个人制定一个政策噻。” s(teQ\  
那位女性说:“罚了我两百。” NX?}{'f  
我说:“还是可以。”她看着有人进她店,她就转了身。 ?TDvCL  
国益自言:“发给我们,我们没有要。” 'X9AG6K1  
:-z&Y492  
158  我家吃晚饭  # a$d:_,\ "  
我和国益一边吃一边聊,拿碗的手放在碗的迹号处。国益:“鲫鱼!我想说你……算了。” aX|g S\zx  
我笑着:“你这不叫自相矛盾,应该……” !X-9Ms}(d  
国益:“应该什么?” [w!C*_V 9  
我说:“嗨!你这一问我才想起了,就是反问句。‘鲫鱼!我想说你’。提出一个问题,反过来要别人来回答。”我看了国益一眼“哦!我来回答,我来回答。对不起这个在理论上应该是我错了,我咋一开口都说成了别人呢?” T/ik/lFI  
国益:“很简单就是对我不忠。” AcKU^T+  
我说:“那样说不严重了,我只是随便一说。” alFNSRY  
国益:“你还说一步三点头。假话,骗人。” :vpl+)n  
我说:“你那样说就更严重了,我是尽量做到。”我乐着“你也应该理解到,我不可能每走一步给你点三下头噻。” 6,X+1EXY  
国益噗的一声笑着:“你就是该,你说的我使你一步三点头,走马转角楼中的独友,(爱)。我当然是理解为你每走一步都得点三下头呀!自己说话不算数。君子说话,驷马难追。” c S4DN  
我说:“哇!你把我当成君子,高看我了,我是一个普通,普普通通的公民,在你面前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有一颗一步三点头的心,在家这个概念中你的独友。” .46#`4av  
国益:“好了!我是说人家说你做生意做得那么低三下四。” }MP>]8Aq  
我说:“还有呢?” )IHG6}<  
国益有点生气:“还有,这还不够呀?人家说低三、下四。” O$^xkv5.  
我说:“说我这个人挺有文化。” Zae.MO^C!  
国益:“什么意思,你不信?” H9U .lb  
我说:“我是说他用了一个成语来形容我,低三下四。” @Gt`Ds9=  
国益:“不只一个人那样说你,我都不好意思。” m^<p8KZ  
我自言:“低三,还下四。嗨!我没得那种感觉。” {?Od{d9  
国益:“你在客户中就是有点……我说不出来。” 9YD\~v;x  
我说:“尊重别人是应该的,未必我说一个你好,慢走,你需要什么我给你送来就是。这就叫低三下四?” t8P PE  
国益:“我说不好,我只是听别人那样说,我听到不舒服。” kO1}?dWpa  
我说:“这个呀!应该这样说,别人是在关心我,想帮助我,我应该首先给这些人说声谢谢。” M diw Ri  
国益忙:“哦!就是这样,你就是这样,人家说你什么你就这样的先捧着别人。” 1fH<VgF`  
我看着国益:“国益!我从来不捧任何人,但我尊重任何人,每一个人都值得我尊重,每一个人都有一滴优点值得我学习,我就是这种心态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在我的软件(大脑)里存的都是别人的优点。所以我感觉到的都是人间的美好,每一个人对世间的看法不一样,别人关心我,我谢谢!” Tg0CE60"  
国益:“又来了!” Ke!'gohv  
我说:“嗨!我对他说一声谢谢,我就低三下四呐?” dxK9:IX  
国益:“不是!” 1yM r~Fo  
我说:“对了!多一点开心,人不老。” b5<okICD  
国益站起来捡碗筷:“算了,我洗碗。”我也跟着去洗我的碗和漱口。 lj4o#^lC  
我说:“我只有紧贴在你身边。你说,是左边,还是右边。” ?{6s58Q{  
国益:“去你的哟!” i7w(S3a  
我说:“国益!如果有一伙人在犯法,我助公安把这伙人抓到了,我都还想跟他交流两句,我有可能的话我还到监狱去跟他交流,我不信他走出监狱就来杀我。”国益洗碗我在她一边说。 {e"dm5  
国益:“你的东西多。” rQb7?O@-  
我自言:“嗨!东西南北,上下左右,天上地下,人群中哦。” _[t8rl  
yz8jU*H  
159 开心超市门前   # 4t*so~  
在茶房边的一个超市门口,有一个搞了消售活动的一颗钉子还在路中,我看了一眼自言:“要是一个老人遇到了,就麻烦。”我看了一下超门口,一个女性工作人站在那里,我不好意思地走在她面前,指着那颗钉子说:“您好!那颗钉子,是你们搞活动钉的?” v+xB7w  
女性工作员:“是!” "g0(I8  
我说:“我的意思是怕绊倒人。” Hr^3`@}#1  
pDl3!m  
160  音乐茶房   # ,eRQu.  
我和国益,余哥和嫂子,我们坐在茶房音乐台的最后处,几十人各个喜笑颜开,台上有一对三十来岁的男女在唱:“《妹妹坐船头》。” ,[e\cnq[  
余哥:“这里的档次要高一点,我这次是第二次,今天我就是想喊你带着国益来休闲。” Z6Fp\aI8@  
走上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帅男俊女。在唱:“《夫妻双双把家环》。” esX)"_xf  
余哥:“台上那个男的,我咋想不起来姓什么,反正是个科长。” fQdK]rLj  
旁边一位饮茶小伙:“是吕荣,是个科长,他爱人是会计,叫宋方。”小伙指了一下台上“这个女人是那种人,一会这个,一会那个她也不累。” Gh\q^?}  
我一笑:“你对这些人还很熟。” +?dl`!rE  
跑上去一位高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仪表堂堂,气质不凡。笑嘻嘻的在一边。旁边小伙:“这个是个局长。一个局长,一个科长,一个女人出一台戏。” ;+/o?:AH  
这对男女刚唱完,拿着话筒的局长,用普通话说:“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来和台上这位小姐合唱一首《牵手》,大家说好不好。” Ef)yQ  
台下响起了一点掌声,局长向女子走去。台上的女子盯着这个局长就是一耳光,“啪”地一声。在场地人惊讶,更多的人在认论:“局长挨揍了,局长挨打了,局长挨了一耳光,是科长的情人打的。” "@/62b  
局长没有感言,台上的女人牵着吕荣,指着局长说:“你给老子搞清楚,这(位)是我的老公,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算什么东西,老子想捧你娃儿一顿。” 'xE _Cj  
局长冒出一句:“你不是那种人?我们不是过过吗?” yN6>VD{F  
这时灯闪了两下,灯熄了。手电筒亮了,蜡蛀点亮了。一位中年男士,高声:“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这个音乐茶房的老板,现在是我的电线线路出了故障,要维修一段时间,我向各位尊敬的贵宾朋友表示欠意。在出门的地方,我们的服务员,在给各位一点点的补偿。请大家支持,谅解。我对不起大家,请尊敬的各位有识之士原谅,在这里我给大家鞠躬了。”老板鞠了一躬。 ,xfO;yd  
[画外音] 这是演的哪出戏哟?没有搞懂 * !EIjN  
U;q];e:,=}  
161   我和国益、余哥、嫂子在大街散步 晚  # %$5H!!~o  
我们在大街上散步,前面一首《傲包相会》的音乐,男女声唱起。我说:“余哥!这首歌应该有几十年了吧?” ~Z'w)!h  
余哥:“有!这首歌写得好,有爱情的悬念,使人回昧。” {{yZ@>o6  
国益:“这个应该是碟子哟?放那么大声,有点影响别人。” j+-P :xvP  
余哥:“搞写作的人,有的一生也没有写出作品来,有的一瞬间就是一个作品。红楼梦写了一生,百万字。” .6f%?oo  
国益:“字数最少的作品,是《祝你生日快乐》。”国益数着手指“祝你生日快乐,六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 / JkC+7H4  
我们走到了有一群人围在一团,《傲包相会》的音乐响起在唱,我挤在里面看,是一个小伙子和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性,我瞪着眼。 De&6 9  
[画外音] 哇!是两个盲人在用电子琴演唱,我都还以为是碟子。* !\Xm!I8  
歌词曲  《知道》 2L?!tBw?1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E"GX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引出一块玉。 G 2!xPHz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FP5`:PfL  
字数统计  7082 ^ vilgg~  
场 次  153 —— 161 :GpDg  
NKb1LbnZ*y  
第37集 e [_m< e  
歌词曲  《知道》 R:Q0=PzDi#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uvP2Wgt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 Z0r>.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29CINC  
jO*l3:!~\  
161  我和国益、余哥和嫂子在大街上散步 晚  # @c9^q> Uv  
[画外音] 哇!是两个盲人在用电子琴演唱,我都还认为是碟子。* B/~%h|  
我在中间傻着眼,完整地听了一遍。点点头。 \.YS%"Vz  
[画外音] 这么好地声音,唱得这么好,简直敢和原声唱相比。* %1}K""/  
有人拿五角、一圆,我又看了这两位盲人一眼,点点头,我拿了拾圆,就退出来了,边走边聊。 w }Uhd ,  
国益:“你这个人什么事都那么认真。” s*U1  
我说:“余哥你想不到里面的场景。” `Qr%+OD  
余哥笑了一下,国益:“你别给他两个谈,他那个人,这些事有什么值得那么认真的。” AL#4_]m'  
我对余哥说:“是两个盲人,一个小伙子和一们四十来岁的女人,我地感觉敢和原声相比。” EBz}|GY;  
余哥停下脚步:“是个盲人,我都还以为是碟子?” 9z)5Mdf1j  
我点头,国益:“你白去听了?” dT,o=8fg  
我说:“那里!我拿了拾块钱。” E dZ\1'&/9  
国益忙:“拾块,五块也差不多。” !,V{zTR  
嫂子在一边笑了,余哥看了国益一眼,国益笑了起来:“就是,五块都差不多。” "HE^v_p  
余哥:“这也是人才!每一个人都是人才,所以我从来不歧视任何人,我也不奉承别人。” x#Sqn#  
嫂子说余哥:“你这种人就是懒,不爱去关住别人。”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 a5a($D  
我看到两个中年女子在溜狗,我们路过之后我再回头一看,我对余哥说:“我发觉有的人对狗比对自己的老人都更好。” S[WG$  
余哥:“你知道狂犬病是怎么回事?” #>Zzf  
我说:“不知道,一点不知。” @E:,lA  
余哥:“我所了解到的,多年来,在我们国家因狗咬伤后死亡的人,排在异外死亡的前十位。” E@7J:|.)R  
我说:“什么概念?” 0RoU}r@z4  
余哥:“就是有好几万人以上死于此病。” /0Ax*919j  
我傻着眼:“还多年来,没人重视?” S)D nPjN{  
余哥:“怎么重示,狗和人是能建立感情的,所以总有人爱养狗,一个狗做了一个去动作,都会使养狗的人乐好久。” dAy?EO0\7  
我说:“未必狗比人都更重要?” w K}T`*k  
余哥:“嗨!我小时候在我们院子里,就有一个打鸟枪的爱好者,他和狗的感情就深,他想的就是,不喂狗就不喂人。” S\;V4@<Kn  
我说:“有的人对狗,比对自己的父母都好,他把狗当成了祖宗。” p|!  
余哥:“在每四狗被咬的人中,如果不打疫苗就有一个得死。这个狗一旦开口咬人,就说明它已经狂了。所以发病率高。” *c2YRbU(  
国益:“是鲫鱼这种懒人都有闲心养狗的话,嗨……!” x9JD\vZ  
我说:“我为什么要去养?我还得去学这方面的知识。要不然我拿自己的生命来赌。”余哥指着我好笑。 @H=:)* ;  
国益去买四个雪糕:“来一人一个。” ,k;^G>< =  
我忙:“大街上咋吃?收拾起来。” 6ZP"p<xX  
国益:“大街上那么多个吃。” (=om,g}  
120警车响起,我们台头一看,开心起市门前围着几十人,一个老太婆被绊倒在地。120把老人送走了。一个壮汉抓住超市的一个负责人出来:“你说,这颗钉子是不是你们钉的。” OOo3G~2r  
这位负责人点头:“我们负责。” Eq j_m|@  
;'cN<x)% |  
162  我家晚上  # }F#okU  
我们一进屋就去洗脸,坐在沙发上,国益也坐了下来:“哎呀!逛街好累哟?真扫兴。鲫鱼!下次我不去了。” l`f/4vy  
我站起来去倒开水:“嗨,国益!逛街是你女人的强项,你还是成了懒人呢?” : qd`zG3  
国益躺在沙发上自语:“逛街吸灰尘,家中两个人;诺要有邪念, 一掌打男人。” q!|*oUW  
我转身盯着国益:“行了,国益!你作诗来骂人,你有本事。”我拿着一杯水给国益“那我还得敬你一杯白开水。” F9,DrB,B{  
国益坐了起来:“什么意思?” ~Vr.J}]J  
我说:“表示我们清清白白。”我突然想起,跑去拿两颗糖,乐着,玩笑道:“亲爱的!吃颗糖。” s T}. v*  
国益也笑着:“你什么意思?” Z$/xy"  
我忍俊不禁地站在国益面前:“我们!我们糖糖,我们堂堂正正,还甜甜蜜蜜,诺要有邪念,一掌打……” ~f$|HP}  
国益忙:“男人。” e&&53?  
我说:“一掌打邪念人。”我们都乐着“你行,你行!你还会作诗。” JvVWG'Z"  
国益:“我,作诗。” HTX?,C_  
我说:“你刚才不是说了一首嘛?” (>nGQS]H  
国益:“我刚才说什么了?” &L'Dqew,*  
我说:“忘了!我还记着了。逛街吸灰尘,家中两个人;要是有邪念,一掌打男人。” >n'o*gZM  
国益笑嘻嘻:“是我说的。” "@iK' c^  
我说:“对!是你说的,你说得对。余哥本想喊我们去见视各种场合,余哥在电话里特别强调要你去。” `4=^cyt+  
国益:“真的呀?” &,{fw@#)_  
我说:“当然是真的!你看他也是把嫂子叫去了嘛!是给你们一颗定心丸,要不然我挨那么一耳光,只有死了算了。” _`&m\Qe>  
国益盯着我:“嗨,真的!我爸说有一个副局长,在开大会时,讲到一个土地、环保问题,就在主席台不知什么原因就被人一耳光,是事实,后来一年左右死了是事实。” Rwz0poG`WG  
我说:“今晚上这个局长,最近这段时间也难过,这些人自找苦吃。我一点不信今天他挨揍,他感到是光荣、是潇洒。”国益愣着眼。 :~Wrf8 UQ  
国益:“哎呀!我爸买了一个收藏品,是两个打火机,说是古希腊是火的起源地,所以制造了两个有非常意义的珍藏。”我看着国益“去了壹万捌,全球都只有两千套,我爸单位有一个人买了三套。” oX30VfT  
我瞪着眼:“我去买十套,她也会说只有最后十一套了;我说我买十五套,她也会说只有最后十六套了。”我点点着“骗局。” gOSJM1Mr3  
国益:“报上广告上蹬的,人家各种手续齐全。你不要吓我啊?” =P't(<  
我瞪着眼:“骗局。” Yc_8r+;(  
国益:“你咋那么肯定?你又不懂收藏,人家是各种证件都有。” 2 ^h27A  
我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听清楚,全球两千套,稀奇。还要在报上广告,可能?在我们这里大量地广告,笑话。全球两百万套能轮到,老爸。买的人幼稚,迷到的是‘姓贪’的人。” 7%Gwc?[x  
国益:“我爸单位的人一下买了七套。” g jDh?I  
我说:“稀奇是有可能,笑话的是老爸这样的人。”国益看着我“对呀!你买多少他就有多少,你买一百套他都有。”国益点点头“你别忘了,全球两千套,能落在你手里,还以为真是天上的陷饼。”国益傻看着我“你说老爸买了一套,去了壹万捌?” o<BOYrS  
国益拿出手机。我说:“你干啥?” YIoQL}pX  
国益:“我给老爸说。” w$zu~/qV2  
我说:“说什么?你给他一说,他今晚就睡不着。算了,还在卖没有?”  oM2l-[-  
国益:“就在老街,在卖。” I&}L*Z?`  
我说:“睡!我明天去会看一下。” JTO~9>$ B  
国益:“你,你,拿……” Dz>^IMsY  
8!O5quEc  
163  老街售收藏品店   # [$0p+1  
我在老街四处一看,就只有在一个店门上写有《售收藏品》四个字的店子,我一进店子,有几个精美的盒子,上面写有《古希腊火种收藏记念品》玻柜里摆放着各种证书。两位二十出头的美女。美来我都不敢瞧她。一号美女普通话:“先生!喜爱收藏?” q rJ`1  
我点点头微笑着:“我喜欢收。” O#:$^#j&  
一号美女:“先生请坐。”把我招呼在一边的一个小客厅,我老实地傻坐在她豪华的凳子上。 WIC/AL'  
二号美女给我沏了一杯茶,甜密地说:“先生!请用茶。” C7lH]`W|/  
我第一次得到两位美女地接待,我还有点紧张地说:“谢谢!” {> eXR?s/  
一号美女说:“我们是独家专销,希腊火种收藏品。” }zkHJxZgE  
我惊讶:“西拿、火种,东拿、水源。” dgR g>)V  
二号美女普通话:“希腊是个国家,属欧洲的一个国家,面积一十三万多平方公里,一亿多人口,是世界上、人间、火种的发源地。是普罗米修斯与智慧女神雅典娜,共同创造了人类。世人为了记念、启示后来人,由古希腊历史专家倡导的,《古希腊火种收藏记念品》全球两千套,纯金制成。火的价值起过了黄金,它所包函的意义超过了黄金价值,对全世界人了解火的起源,给我们带来的光明,是无价的,全球发行两千套,也是给世人一个悬念,让世人不断的去讨论,就是加深世人对火起源的印象。所以它又是一个宣传品。” G18F&c~  
我说:“哦!是这样的。” $?Yry. 2  
一号美女拿出各种证书给我:“你看这些是我们的证书,工商的、物价的、最高权力机关的鉴定书……”听到这里,我看了她一眼。 Dv|#u|iw  
我说:“我不太识字。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意人。我买几套可以吗?” k;K)xb[w|  
两位美女相互对视后,一号美女说:“先生!是你要我们可以给你考虑。”我点点头。 LLk(l#K*  
[画外音] 哦哟!我还好伟大。第一次在店面里得到美女捧我,还没有其它人,我不晕头才怪。至少你先能说服‘姓贪’的人。* h1B? 8pD  
二号美女:“大哥!是你要,我打电话请示我们总部。大哥!我给你增取。” &+Z,hs9%  
我笑着:“好哇!只要帮了我的话,我也可能帮你,我也不会巧待你。” jN{Xfjmfv  
[画外音] 我帮你早日改邪规正。少骗他人。* F_w Z"e6  
一号美女:“帅哥!你要几套。最多的原责上一个要……五套。要上五套我们要请示总部,还有可能给你争取一点优惠,必定收藏五套的人不多。” N4^-`  
我说:“好嘛!今天能拿到货吗?” q$I;dOCJ,  
一号美女说:“能拿到,只要总部一同意就可以拿。” K{&mI/ ;  
二号美女:“帅哥贵姓。” _-q.Q^  
我说:“哦!你问我吗?” YLqGRE`W  
二号美女:“是问你噻,帅哥!” L^E[J`  
[画外音] 哎呀!我听到咋像包间里的小姐哟? * -}nxJH)  
我幽默:“我姓金。” 13=A  
一号美女:“这个性好呀!金木水火土,你就站了第一个,世间上你都站了五分之一,你一定会干一番大事业,有了钱可以在世界各国开办企业。我们这个收藏品,一年,两年后就有可能翻十倍,几十倍。帅哥你有远见。” v25R_""~  
我说:“文化不高,我能做点小生意,我还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 "S8uoSF`>  
二号美女:“帅哥!你刚才说你叫啥名呢?我记一个下来。” wN@oYFoL  
[画外音] 捧人也不看对相,嗨!我都帅,这才是鬼话,我就是丑又怎么样,我就喜欢我这个模样,老天爷给我的,我自在,何必要和老天爷过不去呢?哈!也是送子娘娘地安排。 * 'Q|M'5'  
我笑了笑:“我的名字有点不好听。” (\\eo  
一号美女主:“帅哥的名字肯定很有个性。” {_7 i8c<s=  
我笑了笑:“我叫金、刚、钻。” CnpV:>V=  
二号美女听成:“金高赞,这个名字好,就像你样这样帅,有眼见的人值得高赞。你一进我们店,就使我们感到高不可攀,又光彩照人。” >pU$wq|i  
我哈哈一笑:“是吗?”两美女点点头“我还是有那种感觉。好!我下午来,现金交易。”我站起来走,两美女伸手和我相握,我点点头“一言为定。” D&od?3}E  
我转身一走,两美女议论,有意说来我听:“看他就像干大事的人。” N*"p|yhd]  
[画外音] 当然!我大脑里是装的豆渣,是下午点,未必我还带有九万块钱现金。 * tX5"UQA  
cv?06x{  
164  老街派出所  # ZIf  
我走进派出所的大门就把身份证拿在手里。进接待室警察说:“你好!有什么事?” /I1h2 E  
我说:“有!”我把手里的身份证给警察“这是我的身份证。” )k\H@Dy%$  
警察看了:“好,你坐!慢慢说。” KV}FZ3jY  
我给警察讲了我所了解的一切 4A8;tU$&  
回放收藏匿品店的镜头。…… S0B|#O%Z  
我说:“就是这样。” Q9~*<I> h;  
警察自言:“这个我得联系工商。” GNgKo]u  
我忙说:“啊!还要去联系工商?在你的辖区,我普通人事都知道了,不铲除,我感觉到是我们这个城市的耻辱,大笑话。” ukIQr/k  
警察:“她的行为涉计到了工商,我们就要同工商部门合作;涉计到税务的,我们要联系税务部门,联合治法。只要有人反应,有涉计到人民群众利益的,我们是无条件的,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好务。有违法行为的我们决不手软。在我的瞎区内有这种事我们还没有了解到,我感到惭愧。你举报的这个问题,我们谢谢你,剩下的事,我们会给市民一个满意地答复。” GR +[UG  
我站起来握着警察的手:“谢谢!” j"}*T  
警察说:“谢谢你!”警察点点头,我转身走。 W~zbm]  
警察自语:“惭愧,在我的瞎区,居然有这种事,我还不知道,居然还要别人来举报。” lhYe;b(  
kddZZA3`  
165  我家夜   # }RzWJ@QD<  
我在家做饭,国益进门乐着,大声道:“鲫鱼,鲫鱼!我要吻你一个,给你一吻。” uehDIl0\[b  
我乐着:“国益,你啥子哟!有喜呢?” tZ'|DCT  
国益:“去你的,讨厌。老爸那个是假的,销售那个人都被抓了,老爸的钱都退了。” v:!Z=I}>  
我瞪着眼,玩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谁呀,那么有眼光?一眼就把它识破了这个人肯定不‘姓贪’。” S#MZV@nGF  
国益娇气:“你还要我表扬你。” {l>yi  
我说:“我不要你表扬我,就要你刚才说那个。”  Of"  
国益:“你想得美。” 2>cGH7EBD  
我忙:“我没有想,是你说的。”我想了想“没什么,很自然,也应该呀?(给我一个吻)” v-#Q7T  
国益:“我说了就止步了。”娇气“看你说还没有说个。” e4!:c^?  
我眨眨眼:“我给你说,我在老街看到那个《售收藏品》的牌子,我都觉得有点含蓄,一进店子,两位美女,美来我都不敢看她。” $ {O#  
国益:“你还是看了她,后来呢?” $"FQj4%d  
我说:“是我要去了解地工作,我当然得悄悄地瞧她哟!虽然看得不仔细,但那个模样还能认识。” @ o3T  
国益:“你悄悄地瞧人家?” )+[ gd/<C.  
我说:“要不我怎么说话。嗨!还不能说我看她,只能说我感觉她是一个女人。” *pSQU=dmS  
国益自言:“哎!我老爸咋就上当了?都说老姜辣。我老爸咋就上当了呢?” + Af"f' )  
我说:“有很多因素,当自己的生命轨迹,和人间中的另一个人的生命轨迹生产交点,就会有一个新的结果产生。” kS_(wp A  
国益:“什么意思?” s$cK(S#  
我说:“社会就是那么复杂,就像宇宙间的星星,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碰闯,造成什么结果都有可能。” EK;YiJ  
国益:“你那样说我咋懂得起。” cd(GvX'  
我说:“人间事务还不是那样,你遇到不同的人和事,对你都有影响。影响的结果就难说了,具体到老爸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有可能。” V!lZ\)  
国益:“什么有可能。” KVT-P};jy*  
我说:“就是在预料之中。” Bwa'`+bC  
国益:“你什么意思,我一点都没有听懂。” i+p^ ^t\  
我说:“我说地你不爱听。”我把饭做好了放在一边。 mS~o?q-n  
国益坐在沙发上:“你说我爱听。” d/BM&r  
我拿张凳子,坐在国益面前说:“你想!自己有了点不义之财,就要横想,捡到的孩子,用脚踢。自己就拿钱去搞这些,所以一旦有人诱导他,一下就跳下去了。还有一种是想发横财,贪图的人,到头来……” ~\Hc,5G  
国益:“怎么样?” <kGU,@6PF  
我说:“叫——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老这种人有时又去得点别人的钱财,有了点呢纵欲就产生,又被别人骗了。这种事一点不奇怪,有可能他以前出现过,经后还有可能出现。嗨嗨!我这样说可能才更清楚,老爸是得了点小恩小贿,那两个女人是骗,这两个女人一样的还要被别人骗,一生就是这样在玩这种钱游戏。” %kS(LlL+6  
国益:“你咋知道 他以前出现过?那我好好给老爸说。” 6^eV"&+@  
我说:“你别!” 8,C*4y~  
国益:“为什么?” T)H{  
我说:“我再验证一下我地想法。” q35f&O;  
国益:“那老爸来做试验。你这种人。” 4)A#2  
我说:“我这种人的头脑简单,难得去费那些神。” ]j`c]2EuP  
国益:“你刚才说什么?诱惑他,那两个女人诱惑他?” SKkUU^\#R`  
我说:“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咋知道,我只能说我噻。” n 2)@S0{  
国益傻着眼自言:“我怕像那个局长样。” f@Zszt  
我说:“哎呀!你何必去想那么多,有的人是——明知山有虎就不上虎上行,就的人是——明知上有虎是偏上虎山行,有的人也是误到虎山。” V:VO[e<e  
国益:“你说那个局长是怎样到了虎山,挨了一耳光。” n ~shK<!C  
我说:“就是!对自己、家庭、社会影响都不好,是为了一个‘情’字。”我和国益对视着,同声说:“至于嘛?” 2/"u5  
我到沙发上一坐:“嗨,国益!去把字典拿来查一下,那个情字是怎样解释的。” G/7cK\^u  
我闭上眼睛,国益去把字典拿来,在一边站着念:“向鲫鱼同志报告,新华字典第375页所载。‘情’qing读二声,(1)感情,情绪,外界事务所引起的爱、憎、愉快、不愉快、惧怕等,的心理状态。(2)爱情。(3)情面,情分:说情,求情. (4)状况:实情.,真情,军情. [情报] 关于各种情况的报告。[情况] 事情在进行中的情况:报告大会情况。[情形] 事物的情况和形势:根据实际情况逐步解决。”我没有注意听到了她念。 [8T^@YN  
我说:“完了!” 2zs73:z  
国益:“哦!报告完毕。” v^d]~ !h  
我说:“什么人都有,也感到更有乐曲。” (O.d>  
国益:“还有什么人,不可能说有人愿意挨那一耳光?” &e#~<Wm82  
我说:“不、一、定,还有可能有人说,要是我能当一天局长,我挨两耳光都值。” vb<oi&X  
国益惊奇:“真有那种人?” f;W|\z'  
我说:“世事如棋局局新,世间上的事哟!就像下棋,每盘都不一样,我们该怎样把握呢?哈哈,少一个贪,贪心,就得少一大堆地麻烦。” 8B\2Zfe  
^/\Of{OZ-  
166  农贸市场  #                                                                                               A Q'J9  
我到农贸市场所买菜,正好有一群工商人员穿着制服,在整顿市场,收了有一百多斤蜻蛙。我在一边看,工商人员交给了一个旁边的高个子、30多岁的将军肚说:“拿出去放了。”将军肚把蜻蛙装在了一个货三轮车上拉走。 Gn ~6X-l  
我好奇地跑到公路上,忙招呼了一个的士,我给司机说:“给着前面的货三轮就是。”货三轮开进了另一个农贸市场,我下车给着他,将军肚高兴极了,喊了几个人帮他。 e\!0<d  
我先背着他,后来我买了两斤菜来挡住我,买蜻蛙的买主放在秤上一称:“哥们!153斤。” $5ak_@AC  
将军肚乐着:“何必那么认真,拿千块钱就是,该可以。”我看着他进钱时高兴的样子“嗨!有的人是找钱难,我现在是成了用钱难。钱要来找我。” )qo {c1X  
[画外音] 这就是人无横财不‘负’。我觉得你不要这个钱更好,有了这种钱的人,反而做些人们讨厌的事来。哎?将军肚,你好!我再见到你的可能性小。* +n{#V;J  
CGY]r.O*  
167  在我店  # q*_/to  
小勇,不到30岁,1.70米高,三.七分的油发,瓜子脸,洁白的牙齿,穿一身工商制服。一进我店门就说:“我现在的权利大了,我现在可以直接抓人。全市的商字都在我手中。” 925|bX6I  
我顺口说:“好哇,好!” KKiE@_z  
小勇:“现在这座城没有我摆不平的事。” eZIhEOF  
我点点头,否他:“好哇,好!” ~Y|*`C_)  
小勇:“以后你的什么事,带个信,我就出面给你摆平。” DU5c=rxW  
我说:“嗯!你老爸还没有退休?” k1{K*O$e  
小勇:“没有!还有十年,我爸才是老兼,多对的人都要来拜他。” /s@oZ{h  
我说:“我还得向你们学习。” e4HA7=z  
小勇:“今天星期,我来给你说一声,我的事多,我忙,我现在还要到化工厂去一下。我去了之后一走是要拿东西走的。上次一个算八字的说我是空手出门,抱财归家的命。” xv(9IEjt0  
我一笑:“你行!”小勇自豪地走了。楼上人家的阳台在往下滴水,滴在他身上。 BK)$'AqO  
国益:“鲫鱼!我们是不是去送他点东西,他有那么大的权利。” DW5Y@;[  
我说:“送东还是送西,管他的哟!再说所有的每一个人都去送他,就成了每一个人都没有送他,每一个人都去找他帮原则之外地忙。” YKH\rN6X  
国益:“哎呀!人家还年青,以后还有可能升官。” o0ifp=V y  
我有点奇怪:“他!还有,可能升官?我看他随时都有可能摔跤,摔碎,官字头上的一颗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6`sMJ  
坐机电话响了,国益向电话走去:“好了!不说好,你这种人。”拿起电话“喂,你好!……哦!三十桌?好!今天下午。好好。”国益在电话傍写了下来。“今天就打来三个电话要货。”国益把三张订货单给我。“你咋安排,三张订货单。” (tIo:j  
我接过三张订单一看:“现在就去噻,要是等一会再收到两张,不是累积更多。反正都要送。”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噢!开战。” 3RYpJAH  
歌词曲  《知道》 e1%/26\  
[旁白]  呵呵!谈点感想,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 [N7{WSZ&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xe{ !wX  
[旁白]  下一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01K  
字数统计  6831 q U%/W|LY  
场 次  161 —— 167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