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4225阅读
  • 6回复

一个老名字让你想起了什么之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江中无水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10-19


步入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末尾,才突然发现好多东西已经成为怀旧的名词。许多记载着曾经过往岁月,曾经鲜活的在我们生活中出现的人已经成为了怀旧的代表。



赵雅芝,在《咏乐会》里,她的端庄和李咏的轻浮让我怀念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儿童时代那最美好的电视记忆。



乔丹,我知道了你,也就明白了篮球,开始放眼世界。每个男孩子心里都会有一个运动员的梦。



《千面飞侠》,一本我从来没读过下集的武侠小说,躲在被窝里偷看武侠小说第一次被老爸抓到,现在,我都在网上看那些没营养的起点小说了,我爱所以它存在。



《九阴九阳》,突然间发现金庸新写的小说还不错,大家在小范围里都追着看。



有线电视,现在都是机顶盒了,以前以为有了有线电视就天天看武打片了。



儿童乐园,恩,很好玩,5毛钱一张门票。



机器猫阿蒙,哆啦A梦是嘛玩意?



郑少秋,风流倜傥的奶油小生代表,绝对是现在的中老年妇女的杀手。

…………………

………….

…..

msn上遇到明珠有泪,闲聊了几句,她就匆匆下了。想来还是03年的时候刚上西祠就认识了她,那时就因为她对古典文学的喜爱而觉得网上还是有不少人可以成为知音的。于是就在西祠慢慢沉沦下去,荒废了自己大半个大学生涯。等到06年在苏州见到她,我陪她逛了虎丘、拙政园,还拉着伪一笑陪她一起吃了顿得月楼。而她那温柔的性子倒也真适合在江南待着。等她07年去了西雅图,孤身一人在外,自然在网上倒也聊的很多,归国后,她终于不排斥用手机了,把她手机号告诉我,一看,居然还是06年他老公给她的那个,我本来以为删了,原来还默默的在我手机里存着,只是许久没有联系而已。不由一阵庆幸,还好,我手机号也没换,不然如果这个世界网络消失了,我们还能联系到。



明珠总是古意盎然的,她喜欢李商隐,我喜欢杜牧。所以对她的印象总是有点幽幽暗暗略带幽怨的小女子。然而,按她自己调侃自己的话说,世界上有三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一种是女博士。当时我当笑话说出来,伪一笑同学莫名惊诧,因为他没见过女博士,这也是后来我为什么拉着他一起去见明珠的原因,当然,还有一点,那时我和伪一笑经常互相蹭饭吃。



说起伪一笑,当然,这几年和我处的较好的朋友都知道这号人,经常骚扰我,又经常放我鸽子的一个帅气的花心大罗卜兼忧郁装B的男人。当然,不知道是他的忧郁成就了他的花心还是他的花心成就他的忧郁,总之,这一年我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但是你总该给我来点茶叶孝敬一下吧:)自然,也不知道这个喜欢苏童的鸟人现在是不是被上海这个东方大魔都把锐气给磨平了,已经很少在论坛上露面了,难道,是要和某个新娘在婚礼上私奔?



季羡林先生去世了,我想起了当年在新华书店的一本书《季门立雪》,让我很是无语。只是03年苏大文学院钱仲联先生去世时,苏州日报以《昆仑万象,一代诗豪》来缅怀钱仲联先生,当时我们逃课去参加钱仲联先生的追悼会,看着自己所仰慕的一些老师泣不成声,心下惘然,我今生已无法知道这些秉承中国古代文人风骨的大师们国学或是在自己本专业的造诣有多深,然他们依旧让我从心底涌出那深深的敬重,对那个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学术时代的敬重。刚刚查了一下,钱老去世那天,好像是我的生日,我却已经忘记了,只是记得那年冬天一位尊敬的老人离我们远去。就像季羡林先生追悼会上的那些小孩子,或许,他们永远不会读季先生的任何一本书,然而,他们长大后也许还会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初夏曾经参加过一个似乎整个北京城都沉浸在悲痛中的追悼会。



欧文,曾经的追风少年在一个运动员最黄金的年龄居然没有球队要了,这对于少年成名的他又是怎样一种悲哀,其心路是否如再回首中一样,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自己是否走错了路,当曼联签下他时,也许全世界曾经在98-02年期间喜欢过他的球迷都在为他欢呼,至少,在中国,球迷表现出了那种应有的怀旧之爱,曼联队中,欧文之后,再无他人。他曾经带给我们的欢乐,是那么的青春和阳光,看着一个个正在向中年迈进或已经迈进中年的女人高举着欧文的画像,我们终于明白,我们永远不会淡忘自己的青春,一个符号就能勾出整个青春的记忆。一如科比之于现在的年轻人就像乔丹之于当年年轻的我们。



在尘世的追逐中,我们会忽略很多,也会淡忘很多,但是一个老名字出现的时候,你的记忆会突然鲜活,就像一些人成为同好,在网上共同追溯某个在现在已经过时的事物的时候,我们知道,他们其实是在怀念自己记忆里的青春童年。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人生之味
倚树而读
随风而荡
离线江中无水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10-19
一个老名字让你想起了什么之二
最近在玩豆瓣,看到好多熟悉的书的名字,不经意间,很多熟悉的感觉充斥在身体里,肆意奔涌着想跳出来冲着我大声嚷:“你终于把我给记起来了。”在豆瓣逛着,突然看到一本曾经熟悉的书,心中总是在想:哦,这本书也有人看啊,和我有相同爱好的人很多啊,于是就更加努力的寻找同好,顺便寻找当时阅读时的心境。



《百年孤独》,这本书说什么好呢,高中的一天下午捧着书慢慢读,读完此书时已是黄昏,看着天边的残红,我仿佛从南美大陆的那座小镇归来,途中路过了美丽却又充满凶险的热带森林,又沿着亚马逊河一路漂流直下,撞了无数次后终于看到蔚蓝大海的开阔感。是的,这本书魔幻厚重到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后来在美国的明珠一次和我聊天,说她看了电影《霍乱时期的爱情》,那本书我觉得讲的是爱情,她却鄙视我说,讲的是生活。当然,她结婚生子后总是在寻求生活的真谛,而我却一直在寻找爱情。我们的分歧由此而生,也许,这就是奔三的人和奔四的人的代沟。《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那段对诗人的描述很令我着迷,虽然我已经记不得原话,但是我一直深信着诗人是无所不能的,并标榜自己也是个诗人。呵,没读过马尔克斯,你就失去了一次在地球上空凝视美洲大陆的机会。



《悟空传》,这本书是我高二的时候在我高三班主任家的书店里买的,那时应该是1999年,当时正是网络文学当道的时候,什么书和网络联系在一起,就会热销。因为在我们那个闭塞的乡镇中学,根本没法接触到网络。于是对网络的神奇崇拜是从杂志以及这些网络小说开始的。我买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同学骂我无聊买这种书看,而我也只能回答,谁叫这本书写的是孙悟空呢,我就喜欢孙悟空,结果,这本书半个月后风靡我们两个文科班,班主任的书店也卖到脱销。我的同学也感叹说我选书的眼光非同一般,于是,同学对我的崇拜又多了一重。那时的今何在还没有开始九州,也没有认识大角斩鞍江南等人。那时的他还在为一只猴子构造爱情和伟大事业而狂妄着: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黄金时代》,这本书和《挪威的森林》我是一起买的,高三的那个春天,买《挪威的森林》是因为当时风风火火的新概念作文大赛里很多人都在说这本书好,于是我奔赴书店买这本书的时候,又发现了一本《黄金时代》,结果,当《挪威的森林》在我脑海中存活不到一个月,而《黄金时代》却深深的影响了我们很多人。有趣、幽默、思想、思考成为我日后的信条,而《挪威的森林》再次回到我的脑海是水边女孩说:《挪威的森林》里某个女孩子性欲旺盛的男友穿的是白色内裤。很抱歉,我已经不记得这一段了,我只记得两个人去电影院看A片,女人狂想电影院男人全是裸体看A片时,JJ翘起蔚然壮观的那段,也是我对《挪威的森林》记忆里的唯一一段。这两本书被我推荐给一个美女看时,被同学认为是变态,于是,我就变态到了现在。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2001年的七月九日,我们高考完毕,一个同学生日,我平生第一次喝了两瓶啤酒后,晃晃悠悠的骑着车到书店买了这本书。那个暑假似乎毫不炎热,申奥成功,高考结束,让我在读这本书时有着一种难言轻松——唯一让我觉得沉重的是,当时那个版本的序言是一个叫“木子”的人写的,哲学味很重,让当时的我觉得吃力。以致大学后我再读这本书,依旧没有体会到那种国家被占领,肉体的放纵与精神的煎熬之间的观念与行为相悖的痛苦,而是仍然沉浸在柏拉图与欢喜佛之间的思考。这也让我养成了凡事从下三路着眼的坏习惯。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许知远的这本书我是和《幽梦影》一起读的,这是我的悲哀。因为对于一个从小就向往老庄,正在世界观初步形成时期的人来说,读这两本书,并且深深喜欢这两本书,意味着你对你自己的人生之路憧憬是希望潇洒、风花雪月、诗情画意,却忽略了要达到这样境界的艰苦过程或是良好家世,最后将在现实和理想中由于自己的轻言洒脱而忽视自己的责任,缺乏坚持到底的坚韧,乃至最终一事无成。恩,以上这段话是我亲身实践后对这两本书的体会,谢谢!



《龙枪编年史》,龙枪系列拉开我了将看书的热情投身到奇幻文学的大幕,从龙枪到魔戒到黑暗精灵,才发现哈利波特确实是少年读物,真正的西方奇幻那严谨的世界观,多姿的文学形态终于以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征服了我,而我凭着一篇不知所云的《龙枪编年史》简述居然拿到系论文优秀奖更让我沉迷进去,以致日后一头扎进了号称东方奇幻世界的《九州》而不能自拔,毕业论文都是写的九州,可惜这次虽是高分,却没有拿到毕业论文优秀,当然,这或许因为我的导师不是我的现当代文学老师有关。



《九州》,冲着今何在的名去,先是被江南的缥缈录打动,最后在一个飘雪的日子里,窝在被窝里看着看着才发现,自己喜欢的其实是斩鞍,那美丽的四月,调皮的四月,有责任心的四月,那个该骂该打该死的界明城。美丽的九州大陆却承载不了那么多才气,于是,七大天神吵架了,分家了,本着谁说话谁大声的原因,我相信了今何在,而这群鸟人依旧热爱着的九州还在继续,只是在我们面前上演了一出少年到中年,朋友到敌人活生生的社会现象,这种偶像的现实事例比什么说教都更加震撼人心。我依旧希望,九州能成为承载国人奇幻梦想的世界,现在是中国奇幻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差的时机。



《在路上》,应该是在大三的暑假,欧洲杯刚刚结束的时候开始看的,当时还在看《追忆似水年华》。这本书比《追忆似水年华》还要难读,好歹《追忆似水年华》还有脉络可寻,这本书却写到哪算哪,不知不觉蹦出个人,然后那个人又没了,这让我很是抓狂,感觉整个夏天都莫名的燥热难耐了。我的天,每次读了三四卷就读不下去了,命真苦。黄昏的夕阳也变成了中午的烈日,唯有看《追忆似水年华的时候》,才感受到一丝平静和雍容,而家里高高的墙和昏暗的灯光也仿佛蒙上了还没有用上电灯的欧洲十八世纪贵族生活氛围。顺便说一句,自从译文出版社要把《追忆似水年华》翻译成《追忆逝去的时间》,我决定再也不看任何一本译文翻译的文学作品。



《史记》,最后成为了我的如厕专用书,可为什么我还是看不完。

《人间词话》,境界一词既出,现代中文遂大光明。

《西方哲学史》,中世纪开始之后,人文的光辉越来越晦涩,我实在读不下去了。

《中国思想史》,西方是哲学,中国是思想,可惜的是中国的思想秉承着今不如古的想法,思想的传承总是在前人勾好的框架内,或有异端,立马完蛋。

。。。。。。。。。

。。。。。。

。。。
人生之味
倚树而读
随风而荡
离线江中无水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10-19
一个老名字让你想起了什么之三
现在是九月,江南依旧炎热,然曾经的梨花若雪,盛开如女人的容妆,愀然凋谢时,又簌簌如雪下,那若有若无的香气,如萦绕在梦里的初恋,清新却无从触摸。无数曾经的名字已如那星空遥远而不可及,很多曾经的名字亦如梨花曾经盛开,如今却凋落成泥都作了土。



昨天是中元节,七月十五,鬼门洞开,众神回归。从刚刚去世的大傻,到张国荣、梅艳芳、黄沾、黄家驹、张雨生、邓丽君、翁美玲,曾经在无数人的青春中引起无数喜怒哀乐港台明星们,代表着国门打开后第一代能拥有娱乐时代的青年时代,他们的去世,在这个大娱乐时代,亦如那辉煌不再的港台娱乐,离大陆越来越近,却离那曾经耀眼光环越来越远。星生星落,我们在这个大娱乐时代能记得多少名字。一个崇尚古典的女孩子,前几天刚跟我说了一个古典美女明星的名字,说扮相和做人比赵雅芝还完美,然而,我现在已经忘记了其人是谁。



鲁迅,被那么多诘屈聱牙的文章折磨得无语问苍天的学生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迅哥儿终于听到群众的呼声,决然离开了学生的课本。只是,不知道若干年后, 博客论坛上是否还会出现模仿《纪念刘和珍君》《为了忘却的纪念》讽刺时世的文章。《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社戏》、《故乡》之类的文字是否也会离我们远去,这是个诗意消失的时代,还有多少人会热爱那曾经清新隽永的文字?



初二的时候,开始爱上看散文,捧着一本经典散文集装模作样的阅读,一个很有艺术感的美术老师,肥胖着,耷拉着长发,故作深沉的跟我说,余光中最经典的散文是《听听那冷雨》。我一看,我正好翻到了这一页,却没有读出多少的韵味。若干年后,在苏州大学的存菊堂里,人头攒动,人潮如涌,在这个曾经的东吴大学某蒋遗泽深厚的校园,数千学子静静地站立着,仰望着台上那白发如梨花一样雪白颤颤巍巍的瘦弱老人朗诵那首《乡愁》,那抑扬沉郁的声音在校园上空徘徊折返。突然就想起来赵传的《英勇勋章》,想起来苏大的校歌,将近百年的恩仇,在这六十年后,物换星移,时移世易,也该一笑泯恩仇了。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累积起来的人品,都被余秋雨在21世纪耗费殆尽。不可否认的是,《文化苦旅》触动了多少少年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热情,想起一位很牛逼的学长当年喜滋滋的说曾经给余秋雨倒过茶水,那一脸荣耀无限的样子。对比现在的是是非非,才恍然觉得,当人投身入社会巨大的名利场后,曾经高洁如梨花的思绪,也会变成那泥土中的落红。当然,或许,他也从没高洁过,高洁的只是那曾经耀眼夺目的中国历史文化。



近来常常被一些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文字感动,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对文字的抵抗力低了许多。枕边的一本《列子》两个月到现在才看了三四页,和同学聊起来,都说以前对经典的古文恨不得一次看完,现在却再也没有那种欲望。网上不知凡几的小说挑花眼之后,也觉得没有意思了,仿佛就陷进了佛家常说的知见障了:谓知见越多,越是妨碍开悟的点滴心得,引人惶惶不已。不由悲哀由心生,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自己却无法静下心来阅读了。



在网上找到了郁达夫所有的古典诗词,当时苦苦寻找这个个号称现当代作家中写古典诗词写的最好的家伙的古典诗词作品,恨不得跑遍了整座城,现在放在眼前,却已经丧失了年轻时的热情。那个“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误美人”的才子在我脑中已然消失很久了,那个东渡扶桑写出当时石破天惊《春风沉醉的晚上》的白衣少年已经魂留新加坡,在苍茫的大海那边如余光中般眺望着自己苦恋的故土。



舍甫琴科回基辅迪纳摩了,冠军联赛中,他将面对让自己年少成名的剑下冤鬼巴塞罗那,和被自己在米兰德比中克的死死的国际米兰。曾经意气风发仗剑天下的少年身着白衣,如梨花般高傲绽放在诺坎普、伯纳乌、老特拉得富德、圣西罗、梅阿查、阿尔卑。十年后在风雨的磨砺中成了沧桑郁郁的老枪的核弹头,面对实力已经是欧洲巅峰的两个老对手,他是否能发挥出老兵的最后一丝余热,如凤凰涅磐般重生。时间对人的戏弄莫过于此,在你的终点,却让你仿佛回到起点。



一个个的老名字,或许长存在脑海中,或许偶尔才能想起,或许不经意间遇到才会引发一丝幽思。那代表着人生的一个个阶段,或者对社会的认识,能回想起当时的感受,就是自己人生的财富,因为你不是过客,你是亲历者,并没有麻木不然的活着。



PS:从超女到快女,毕业数年,总结出:这是一个妖孽横生的时代。
人生之味
倚树而读
随风而荡
离线月儿明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10-19
看到月儿明,就想起了竹里馆么~:))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江中无水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10-20
看到月儿  我就想起杀人犯
人生之味
倚树而读
随风而荡
离线月儿明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10-20
引用第4楼江中无水于2009-10-20 07:24发表的 :
看到月儿  我就想起杀人犯


MS偶从来就没对你动过手~~~

要不这次馆庆咱练练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离线佳人舞点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12-31
现代学生的三大困扰:“一怕文言文,二怕些作文,三怕周树人!”
丑陋的一面,不是自然地被忽略,就是被人为地遮掩。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