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23636阅读
  • 22回复

诗词格律探讨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天石心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7-01-04
近来有一些对诗词格律的不同意见和争论.为不影响主帖,特另开此帖.专供讨论.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烟雨潇湘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01-04
偶搬小凳来学习:))
烟雨潇湘
离线乐木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7-01-04
这个贴子开得好,我先来一个,抛砖引玉。

    《简论格律诗的重复字》

  一首诗内,同一字、词重复地使用,有人视为诗之大忌。
  到底这种“重字之忌”起于何时,我没考究过,但若是视之为大忌,我个人看法,颇不以为然。
  所谓诗为心声,只要说出了想说的就好。若诗中有某些字、词重复了,在不影响整体美的前提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更何况,有时某些字、词的重复,还能增诗气、强意境!
  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是一首著名的诗,其中就使用了重复的字、词: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首诗纯以白描手法直抒胸臆,根本不事雕琢,可见其情之真之切。就以其为例,谈一谈重复字、词在诗中的运用手法。
  这首诗要注意的是第二句“人面桃花相映红”,在这一句里,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相当旖旎的画面,直接点出当时的情景,使读者如临其地,如入画中,如历其事。
  接下来的第三句“人面不知何处去”,首二字便重复了“人面”一词,此处的“人面”,我们读来不但不觉得多余累赘,反而觉得是很有必要的,那就是加强了读者对那个少女的印象,再接以“何处去”这样一个悬念,岂不令人对那个美丽的“人面”更加想念?如无第二个“人面”一词的出现,又岂能爆发出如此强烈的艺术效果?
  结句“桃花依旧笑春风”,首二字“桃花”亦是一个重复词,此处的“桃花”与第二句的“桃花”,在意义上是绝然不同的!因为“桃花”初现时,是与“人面”密切相关的,给人以浓情蜜意之感;而“桃花”再现时,虽景色相同,却已燕去巢空,离人落寞,我独相思,然此时的“桃花”依旧、春风依旧,问谁还能笑得出来呢?但“桃花”“笑”了,这一“笑”却笑得非常地无情!自然而然地令人联想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之句了。所以,结句“桃花”一词的重复,是以其之无情,强烈地烘托出前一个“桃花”的多情!
  诸如这种重复字、词的手法运用,在唐诗中并不少见。再举一例,如李商隐的《赠司勋杜十三员外》诗:
  杜牧司勋杜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诗。
  前身应是梁江总,名总还应字总持。
  心铁已从干镆利,鬓丝休叹雪霜垂。
  汉江远吊西江水,羊祜韦丹尽有碑。

  这首诗中便写有二“牧”字、二“杜”字、三“总”字、二“字”字,这么多字重了又重,并不影响诗的整体美,反而让读者加深了诗的印象。这种奇特的体制,在特定的情形下,亦能显出诗人的个性来。
  至于今日有些人视诗中“重字”为忌,也许各有各的看法吧。
一介网外闲人

http://blog.sina.com.cn/u/1280726903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7-01-04
晕死,快写完了重起~~~~白写了~~再来吧
本来不想多言了,但此帖因野人而起,故再多说几句,明天再写吧~~~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7-01-05
浅谈规矩

近来就做诗的规矩引发了些许争论,其实说是争论不如说是野人独论,有劳天石另辟此帖,本不欲再言,然“争”因野人而起,故自当再发一言,权做引玉之砖,以谢天石美意。

诗之道渊源流长,盛于唐朝,及至近代和现代,因现代文学的发展,和社会交往习惯的变迁,已逐渐成为普及教育中属了解的范畴。除少数专业人士精研外,大多数人是作为业余爱好在学习和创作。故于当代在国学诗词方面,研究者有不少,夸夸其谈者也甚多,然真正算得上泰山北斗,拿的出传世作品的好象还没,大都处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百家之言处境。野人做事比较实惠,尊崇以作品尊理念的原则,本身无象样的作品的谈家之观点,野人都持怀疑的态度。认为有理的受教,认为无理的弃之。按市场经济的观点就是:“不管黑猫还是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诗之道也是如此,野人认为除格律,压韵,诗贵其意外,应该无其他束缚,其中诗意只影响作品质量,不关乎作品的合格与否。下面就现如今诗之创作的几个流行观点举些例子,发表个态度。盖因许多初学者畏惧规矩之繁多,常常驻足困惑于各种先行者的专有名词前,以至进步缓慢,甚至放弃。或有从大流者,就干脆全部秉承下来,作为金科玉律继续发扬之。窃以为不妥!

论诗之创作的规矩参考,野人皆以唐宋诗的作品为参考,盖因此阶段是诗词创作的鼎盛时期,其他阶段皆无此二期的作品有发言权。
下面谈四个方面,一、合掌 二、重意 三、重字 四、用前人之句,有似曾相识之嫌

一、合掌之说属瑕疵否?
何谓“合掌”?合掌是这么定义的:即出句、对句的意义基本或大部相同,仿佛人的两个手掌。合掌又分为个别词合掌既狭义合掌和大部分合掌句意合掌,既广义合掌。

很多人把合掌作为对仗和作诗的大忌,推崇者远到李杜,近到毛泽东,不论大家小家,皆一身是错,唯有他坚持之合掌论调乃千古绝对!野人看后十分不解,似“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此等脍炙人口的佳句都能被冠以合掌瑕疵,想问那些推崇合掌一说的人,什么句子才算好句子?尔等如此会挑剔为何却默默无闻?是炒做还是在研究?
野人曾经举过些名联作为例子,这里再搬出来为例,供合掌之流驳斥。还是那句话,能流传的,被大众认可的就是好的。
狭义合掌:韩愈一联
生死一知己
存亡两妇人
其中“生死”和“存亡”为词义合掌
广义合掌:一祝福联
生意兴隆通四海
财源茂盛达三江
其中“生意”“财源”、“兴隆”“茂盛”、“四海”“三江”、上下句意皆为合掌。
再加两句诗: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为广义合掌,上下两句意思相重,皆为描写一个“静”字。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为广义合掌,其中词义,句意均相似。
此等美句被归为瑕疵,实在是笑话。野人认为合掌一说乃妄论,有吸引眼球的嫌疑。千百年来似乎很少有人用合掌来参考诗之好坏,我想这也是如许多名句能流传下来的原因吧。

二、重意
其实重意和合掌有相通之处,所谓重意就是在一首诗里有描绘同一事物的词语,有些人认为是多余,该更精简,或用其他词语让诗更加饱满。但野人不认为重意是瑕疵,因为一首诗的意境只要能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就是成功的,至于是否重复描述由作者根据思路决定,只要到位了就是好的。先人们作诗也是这样的,并没把重意当作必须遵守的原则来创作,举诗为例。
    春雪
    白居易
六年春二月,月晦寒食天。
大似落鹅毛,密如飘玉屑。
此诗相当典型,既有合掌也有重意,其中“二月”和“寒食”为重意。“大似落鹅毛,密如飘玉屑”为合掌。恐怕又有人要说这是唐代的诗,当时还允许合掌,重意。现在诗发展了,不允许了!想问持此论者,这鼎盛时期的作品不能当作典范,反而用些破落户的论调合适么?
再例:

        霜月
        李商隐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青女”“素娥”不都是女子么?这“月”“霜”“婵娟”不都是月色么?这“霜”和“无蝉”“冷”不也意重了么?可见一首诗中是否有意重的词或字是无所谓的,关键是诗意表达的如何,如果用了重意字还没表达好就不是好诗了。

三、重字
此事易论,仅举几个例子就可说明问题。
    溪中早春
    白居易
南山雪未尽, 阴岭留残白。
西涧冰已销, 春溜含新碧。
东风来几, 蛰动萌草坼。
潜知阳和功, 一日不虚掷。
爱此天气暖, 来拂溪边石。
坐欲忘归, 暮禽声啧啧。
蓬蒿隔桑枣, 隐映烟火夕。
归来问夜餐, 家人烹荠麦。

        柳
        李商隐
曾逐东风拂舞筵,乐游春苑断肠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

        无题
        李商隐
相见时别亦,东风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此类诗甚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四、用前人之句,有盗用之嫌?
这里挪一旧帖,以做论点。
起因是野人填的一词:
一剪梅·胭脂和花

今日红泥昨日花
香送春风
艳赠枝桠
娇妍不恋贵人家
贫入妆奁
富没黄沙

零落尘香魂也葩
百样容颜
一种嗟呀
此生总把世人怜
绝了年华
美了芳华

因独坐和隐者感觉此词原玉痕迹太重,故因出下面回复。

回隐者:
哈哈,先回你的。其实野人是很想和人探讨诗词方面的理解的。因为我也初习,但一直以来对国学就十分的崇拜和喜爱。但却从没花过工夫,在群下认识独丫头被她呵斥了几次后忽然来了兴趣,就研究了一下,近来试着填了几首,这几天正来劲呢!哈哈。感觉作诗填词之道不宜拘泥,应不论形式和内容。自古以来诗词多如牛毛,能表达的无非就是些悲秋伤月,感怀故国、亲朋离合等,家长里短,三教九流早被写绝了。所以引用和重复甚至模拟从古到今就一直存在,随便找了几个一会回在独丫头的回帖里。个人认为只要能有新意,哪怕只改一字也是好的,要知道每首诗词都是千斟万酌的,真的能改了一字就有了新意,也是诗圣一类奇才了。看了很多论坛人填的诗词,不管是评的还是写的,都太拘泥。很多为了求新,求特,结果写出来不知所云。生僻字满天飞,更多的是只有肉,没有魂,看了也就看了。所以也试着填几首,但发现还不如别人,哈哈,但方向坚信是正确的,只是功力未倒而已。

其实对词的理解关键要看知识面的丰富与否,因为好多古词都涉及到天文地理风土民情,甚至佛道人三界对同样的事物理解都不一样,如若不通这些,有些词就很难明其意。象苏轼和王安石关于“吹落黄花遍地金”“黄狗卧花心”“月在枝上鸣”等典故就是关于地理风土民情方面的知识。所以研究这东西还真长学问!不过看我的就不用这么大学问了哈,认识字就八九不离十了。
此词上片是写的通过胭脂想到了花,正如隐丫头所解,花无百日红,红颜易老,青春易逝!但是这首词主要的是赞花,二、三、四句都是赞花奉献自己,不贪权贵的品性。六、七写花在不同人家的不同遭遇。感慨下而已。下片开始是对花千资百态皆柔媚的赞叹,后几句仍是赞花牺牲自己美丽别人的品性,即使做成胭脂仍是美丽了那些风华正茂的姑娘。整片喻人。

不知道是不是有句抄了古人,反正就写出来了,哈哈,欢迎探讨呀,诗词不论做什么诗写什么词呀?

回独坐:
哈哈,丫头偶要和你辩一辩。长篇大论就不写了,摆几个例子自己琢磨。
    卜算子 咏梅
毛泽东       陆游
风雨送春归   驿外断桥边
飞雪迎春到   寂寞开无主
已是悬崖百丈冰 已是黄昏独自愁
犹有花枝俏   更著风和雨
俏也不争春   无意苦争春
只把春来抱   一任群芳妒
待到山花烂漫时 零落成泥碾作尘
她在从中笑   只有香如故

塞上听吹笛         清明
  高适             杜牧
雪净胡天牧马还     清明时节雨纷纷
月明羌笛戍楼间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梅花何处落     借问酒家何处有
风吹一夜满山关     牧童遥指杏花村

关山月             凉州词
李白             王之涣
明月出天山       黄河远上白云间
苍茫云海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长风几万里       羌笛何须怨杨柳
吹度玉门关       春风不度玉门关

丫头如能脱了规矩和形式,以你的古文功底,和灵性。你的联对和诗词该有长足的进步。你的词里有意,这是很多现在做诗词的人都没有或有但写不出的,但你有。

以上仅野人个人观点,仅给喜欢诗词的朋友做个参考,草草写就,不足不当之处望诸位见谅。赞同的不赞同的咱们都欣然接受,古人说:和而不同君子也!期待诸友高论。
[ 此贴被传说中的野人在2007-01-05 10:52重新编辑 ]
离线乐木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7-01-05
诗以魂为主。
一介网外闲人

http://blog.sina.com.cn/u/1280726903
离线杖藜人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7-01-05
《随园诗话》中收录金圣叹一首五绝《宿野庙》,诗云:
众响渐已寂,
虫与佛面飞。
半窗关夜雨,
四壁挂僧衣。

  四句都在写景,读来意境凄冷、清绝。这二十字对杖藜人诗作影响很大!但对于此诗的起、承、转、结,杖藜人看不出些许门道。还烦老师做进一步的分析。
[ 此贴被杖藜人在2007-01-06 10:21重新编辑 ]
花溪十里香沿岸
藜杖一竿人过桥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hangliren
离线乐木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7-01-06
引用第6楼杖藜人2007-01-05 23:04发表的:
《随园诗话》中收录金圣叹一首五绝《宿野庙》,诗云:
众响渐已寂,
虫与佛面飞。
半窗关夜雨,
四壁挂僧衣。
.......



随时诗语,见景为文,未必尽是寄托,亦无所谓起承转合了。如杜甫有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一介网外闲人

http://blog.sina.com.cn/u/1280726903
离线杖藜人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7-01-06
感谢乐木老师!杖藜人觉得正如老师所言。前些日子在别的坛子看见过关于诗的转句方面的一篇论述,其中就涉及到四句均写景的诗歌,可惜没有看到例证,现在又一时间上不去了。不知还有无其它的高见呢?
花溪十里香沿岸
藜杖一竿人过桥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hangliren
离线乐木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7-01-06
惭愧,别以老师相呼,若肯纾尊,称一声友,更爽!
诗者,心言也,唯美也。可以忧国忧民而寄怀,也可以风花雪月而即景,如何取舍,因人而异。我之为韵文(不敢说诗),灵感一起,即便下笔,却是管不了许多的,呵呵。下面这首旧作便是即兴的,也没有什么寄托。


芳草嫩溪泛野凫,
田头阿嫂戏阿姑。
牧童安稳骑牛背,
掩口调皮学鹧鸪。
一介网外闲人

http://blog.sina.com.cn/u/1280726903
快速回复
限4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