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4012阅读
  • 0回复

文学的诱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清扬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1-12-22
文学的诱惑
/清扬

文学,从古至今都是社会上的一种上层学问。这种“上层”指的是精神上的。

文学,可以使人在不同的历史朝代中享受不同的意境诱惑。

初涉《诗经》,春天,游弋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间;夏天,看野有蔓草,零落清兮;秋天,叹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冬天,看雨雪瀌瀌,见晛曰消。

梦回唐朝,与青莲居士一起“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或者哀叹一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啊”;邀白居易窗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悄立杜甫草堂看“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听虞世南的蝉声里“垂緌饮清露, 流响出疏桐”;亦或随着刘禹锡一起高歌“自古逢秋悲寂廖,我言秋日胜春朝”!

穿越宋代,婉约的漱玉不仅只是会“憔悴损”,也会豪情万丈“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尽情领略晏殊、柳永、辛弃疾的人生三境界给我们带来的震憾:“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追忆元朝,关汉卿指点着窦娥在六月飞雪里大呼着冤啊冤,马致远令《汉宫秋》里的王昭君绝地拨琵琶惊落孤雁。王实甫《西厢记》里安排崔莺莺与张生约花,于是“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但家喻互晓的却是红娘。

再到明朝,唯唐伯虎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可以独步天下。

到了近代,文学巨匠鲁迅以笔为刀,在《狂人日记》里呐喊愚昧的人们清醒!巴金的《家》《春》《秋》鼓励新一代青年冲破封建枷锁,投身到革命当中去。

当代韩寒,为文学所诱惑,18岁出书,不挤高考独木桥一样为社会做出贡献。

中国的政治家军事家们也有很多受了文学诱惑。曹操在金戈铁马里却能大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东临谒石,以观沧海”;刘邦原本识字不多,却也能吟唱“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李世民自有君临天下的胸怀,发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警句;岳飞的壮志“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却被削在了风波亭,令人扼腕叹息。

而今社会和谐,百姓生活安定,但是那些经典的文学巨著却始终诱惑着人们,于是,把经典拍成电视剧成了一种时尚,《三国》、《西游记》、《水浒》、《红楼梦》一拍再拍,人们喜闻乐见,茶饭之余把新旧版本对照,再读一遍原著,这也算是一种文学诱惑吧。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